第九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蘭花婆老眼朝她上下一打量,道:「你姓肖,肖重是你什麼人?」

  「是晚輩家父。」

  「原來你是肖重的女兒。」蘭花婆扁了扁嘴:「肖重那小伙子還不錯,當年對老身甚是有禮。」

  肖重已死多年,若不死,算來也有七十多了,蘭花婆竟說他是小夥子,肖紫衣哭笑不得,但心下卻鬆了一口氣,因為聽語氣,蘭花婆對她爹印象不錯,該有兩分故人之情。

  她一口氣還沒呼出來呢,蘭花婆卻忽地厲聲喝道:「但你這女娃兒是怎麼回事,流雲劍派也算名門大派了,你學了劍術卻用來對付一個不能動彈的小娃娃,就這般沒家教嗎?」

  肖紫衣一驚,忙道:「不是,這小賤人是害死我爹爹的仇人的女兒,所謂殺父之仇不共戴天,自不必管什麼規矩。」

  「原來肖重死了。」蘭花婆點了點頭,斜瞟著肖紫衣道:「可我剛才聽這小丫頭說,你似乎是因情生妒,而並不是要報什麼殺父之仇啊。」

  肖紫衣臉色一變,道:「這小賤人在放屁。」

  「你才在放屁。」水杏兒毫不客氣的回罵:「你又醜又毒,不但我爹不要你,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我相信都不會要你。」

  「給打成這個樣子還敢回嘴,小丫頭膽氣可嘉。」蘭花婆看著水杏兒,眼中露出欣賞之色:「你叫什麼名字」。

  「回婆婆,孫女叫水杏兒。」

  「孫女,」蘭花婆一愣,驀地裡仰天大笑起來:「好個精乖的小丫頭,再叫聲婆婆來聽。」

  水杏兒竭力爬起身來,恭恭敬敬的跪下叩頭:「婆婆,孫女水杏兒給你老叩頭了。」

  「杏兒怎麼會這樣」。旁邊的李傳燈看得目瞪口呆,蘭花婆的事他聽水志遠說起過,知道這是一個性子怪僻兇名赫赫的老怪物,水杏兒理當畏而遠之,怎麼還這麼恭恭敬敬的叫婆婆呢。

  蘭花婆又是一陣大笑,老臉上甚是歡暢,笑道:「老身一生沒個兒女,沒想快要入土倒多了個孫女,很好,衝你這三個頭,老身今天為你做主,你說,想要把這女人怎麼樣?」

  肖紫衣沒想到情勢突地逆轉,大吃一驚,急退兩步,擺了個劍式。

  「多謝婆婆。」水杏兒欣喜欲狂,轉頭看著肖紫衣,小小的眼睛裡,彷彿有火噴出來,卻是久久無言。

  她先前這種眼光,肖紫衣不但不怕,反有一種貓戲老鼠,老鼠越怒越好玩的刺激,但這時卻給水杏兒看得心驚膽戰,因為現在水杏兒只要開口,蘭花婆就會為她做到。

  水杏兒會用什麼法子來折磨她呢?肖紫衣越想越怕,驀地裡舞個劍花,同時束身急退,向身後的窗子直撞過去,希望穿窗而逃。

  「在老身手底,你如何逃得了。」蘭花婆低哼一聲,屈指連彈,肖紫衣連擋她兩枚繡花針,第三枚卻再擋不住,正打在腰間穴道上,撲通一聲落下地來,再不能動彈。

  肖紫衣武功已到一流好手之境,平手相鬥,百招之內,蘭花婆未必傷得了她,但她攝於蘭花婆的凶名,心怯逃跑,慌張之際應對蘭花婆的繡花針,能連擋兩針,已是十分繞幸,蘭花婆平生三大絕技:玉女蘭花劍,白衣蘭花指,素手蘭花針。名字好聽,卻無一不是詭異辛辣、動輒傷人的絕學,尤其她的素手蘭花針,小小的一枚繡花針上,蘊含了極大的勁力,高速射出時,實在是難於防備,早年間有不少好手,就是不明不白的栽在了她的繡花針下。

  蘭花婆哈哈一笑,道:「好了,乖孫女,現在她是你的了,要殺要剮,隨你的便。」

  水杏兒驚喜欲狂,騰地站了起來,咬牙叫道「多謝婆婆。」她話是對蘭花婆說的,看的卻是肖紫衣。肖紫衣身不能動,神智不失,與她陰狠的目光一對,心臟不由自主的抽緊。

  眼看水杏兒一步步走過去,李傳燈心裡大是著急,忍不住叫道:「師妹,不可傷她。」他害怕水杏兒一怒之下會殺了肖紫衣。」

  蘭花婆斜瞟他一眼,道:「這憨大個兒是誰。」

  水杏兒道:「他是孫女師兄。」

  蘭花婆哼了聲,道:「畏首畏尾,婆婆我可不喜歡,乖孫女聽婆婆的,盡著你心意做去,天塌下來,婆婆給你頂著。」

  「是。」

  水杏兒呼吸發緊,驀地裡狂叫一聲,縱身騎到肖紫衣身上,雙手如輪風車一般,便在肖紫衣臉上打了起來。肖紫衣穴道被點,即無法反抗,也無法運氣護身,給水杏兒數十掌打下去,雪白一張瓜子臉剎時間又紅又腫。她一生哪受過如此屈辱,激怒得直欲昏去。

  「師妹這禍闖大了,以師嬸的性格,如何肯和師妹干休。」李傳燈在一邊暗暗擔心,蘭花婆卻哈哈大笑,點頭道:「好,痛快,乖孫女,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

  水杏兒霍地跳起來,轉身下拜:「婆婆即喜歡孫女,便請了了孫女的心願。」

  「你有什麼心願。」

  「孫女白天受辱於這賤人時,曾於流雲山莊門前發誓,它年再到流雲山莊,必叫流雲山莊雞犬不留,但孫女武功太低,悟性也不太好,雖有滅唐匕在手,卻悟不透匕中玄機,無法學成武功,實施心願,所以請婆婆收留孫女,傳授武功,孫女願獻上滅唐匕,以表孝心。」

  「滅唐匕在你手裡。」蘭花婆一直半閉著的老眼倏地大睜,精光四射,半驚半疑道:「不是聽說落在烏鐵翼手裡嗎?怎麼到了你手上?」

  肖紫衣也睜開了眼睛,同樣滿臉驚疑。

  「烏老怪死在我師兄手裏,所以我們拿到了滅唐匕。」

  「這傻小子殺得了烏老怪?」蘭花婆大是不信:「烏老怪我知道,邪魔道後起一輩人物中,可著實算得一把好手,這傻大個兒只怕連他一招也接不住。」

  「不是硬拼,我師兄是裝憨用計殺了他。」

  滅唐匕收在李傳燈身上,水杏兒說著話,從李傳燈懷裡把滅唐匕掏了出來。

  「真是滅唐匕。」看見匕首,蘭花婆眼光更亮,禁不住深看了李傳燈一眼:「原來你小子外憨內奸,婆婆倒看走眼了。」

  「我師兄其實是那種真正的聰明人,誰若看他的外貌小看了他,必定要吃苦頭。」水杏兒把滅唐匕雙手獻給蘭花婆,續道:「所以,婆婆,孫女請求您,把我們師兄妹一起帶在身邊吧,我們一定會好好孝敬您的。」

  「原來你拼命幫你師兄說好話是在打這個主意。」蘭花婆哈哈大笑,拿過滅唐匕前後細看,點了點頭:「是滅唐匕沒錯,這份心意婆婆十分領情,但這憨大個兒婆婆不喜歡,就你跟婆婆走吧,窺破匕中秘密,婆婆將你培養成武林第一人。」哈哈一笑,一拉水杏兒手腕,一晃,兩個身影驀爾消失。

  「師兄,保重,我會回雙龍村找你。」

  夜風裡,水杏兒的聲音遠遠傳來,李傳燈心裡彷彿突然掉了一個什麼東西,眼淚情不自禁迸了出來,喃喃叫道:「師妹,你要聽話,莫要叫婆婆打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