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烏鐵翼身子壓著尹棋身子,口中猶在呵呵而呼,李傳燈撿起陳鋒的劍,一劍從他背心插落,烏鐵翼痛呼回頭,口鼻中皆有血流出來,形若厲鬼,傑傑狂笑:「傻小子,你殺了我了,可你也得不到滅唐匕,誰也得不到滅唐匕,哈哈哈。」狂笑聲中,身子往前一栽,一隻手竟插進了鐵鍋裡,又是焦臭撲鼻,李傳燈呆了一呆,回身急奔到水志遠身邊。

  水志遠內力深厚,受傷雖重,不至於一時就死,勉力睜開眼睛,眼見李傳燈淚眼淋淋,點了點頭,道:「傳燈,你很好,師父不行了,扶你師妹出來。」

  「師父。」李傳燈先以為師父死不了,一聽到這句話,立時淚如泉湧,勉力抑制悲痛,也不知從哪兒生出一股力量,站起身,到內間將水杏兒抱了出來。

  水杏兒身不能動口不能言,但耳朵是聽得見的,早急得淚花在眼眶裡打滾,出來一見水志遠一身鮮血躺在地下,那眼淚便如陡漲的洪水,一下子決堤而出。

  水志遠奮起餘力,替她解開穴道,水杏兒立時哭叫出聲:「爹爹,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杏兒怎麼辦。」

  摟著女兒嬌小溫軟的身子,看著她吹彈得破的臉蛋,想著從此就要變成無父無母的孤兒,風吹雨打,卻再不能替他遮個一星半點兒,水志遠也自覺虎目含淚,強抑悲痛,道:「好杏兒,不哭,不怕,爹沒了,有師哥呢,你師哥是個有大聰明的人,他必能遮護著你。」說到這裡,他看向李傳燈,道:「傳燈,我把杏兒託付給你了,你莫教人欺負了她。」

  「不,師父,你不會死的。」李傳燈悲叫。

  「你答應我。」水志遠眼巴巴的看著李傳燈,看著師父的目光,李傳燈一顆心直沉了下去,用力點頭道:「師父,你放心,我就是性命不在,也絕不教任何人碰師妹一根手指頭。」

  「不,我不要師兄,我要你,爹爹,你不能死啊。」水杏兒放聲哀叫,淚如雨傾。

  水志遠緊握著她的小手,心下直如刀割,道:「爹也捨不得你。」忽覺胸口一緊,略一定神,知道快撐不下去了,對李傳燈道:「傳燈,你呆會兒搜一下烏老怪身上,若有一把刃身上刻了滅唐兩個古字的匕首,那便是滅唐匕,傳說匕首中藏得有昔年夏王竇建德為李世民擒獲前,暗埋下的一大批金珠寶貝和弓箭武器,另有獨步江湖的武功祕芨,只不過百餘年來流落江湖,從未有人猜得透匕首中的秘密,你猜一下看,若猜得出,可與杏兒共享秘密,若猜不出,你便帶了匕首去浙江西天目山下的流雲山莊,見流雲劍派的掌門人寧劍仁,他是我的師弟,你把匕首給他,說出我的名字,他自會收留你和杏兒。」說到這裡,氣息漸弱,水杏兒搖著他身子,放聲痛哭,水志遠霍地眼光一亮,似乎想起了什麼,去腰裡摸出一塊貼身繫著的玉佩,遞給李傳燈道:「師弟師妹對我誤會極深,他們只怕會對你們不好,實在有那過不去的坎兒,就把玉珮拿出來,他們自然就會理解當年。」說到這裡,眼中露出猶豫之色,忽地裡身子一挺,撒手而去。

  李傳燈水杏兒大放悲聲,哭了個昏天黑地,在李傳燈心裡,水志遠不僅僅是師父,其實和親生父親無異,心中的悲痛,實不亞於水杏兒,但他心思細密,這半天所發生的一連串慘劇,使他意識到烏鐵翼身藏的滅唐匕牽涉實在太大,若放著這爛攤子不及早收拾,說不定便有不測之禍。強抑悲痛,先將水志遠屍身搬到床上,然後去烏鐵翼屍身上搜索,果然搜出一把式樣古拙的匕首,然後在雪野裡挖一個大坑,將烏鐵翼三個做一坑埋了,再將尹棋兩個的馬摘了馬鞍,兩鞭打進山野裡,馬鞍也埋了,這才回來,將水志遠換了一身乾淨衣服,去挖了個坑,卻不忍就埋。這時天色已黑了下去,水杏兒哭得昏昏沉沉,伏在水志遠屍體上睡著了,醒來又哭,李傳燈怕她哭壞了身子,自己只有強忍了悲痛,溫言勸導水杏兒。

  傷痛一夜,天色漸明,李傳燈知道遲疑不得,背了水志遠屍體去先前挖好的坑裡,牙一咬推土埋了,水杏兒呼天搶地,李傳燈也痛哭一場,跪在墳前,暗暗叫道:「師父,你放心去吧,我會帶師妹去流雲山莊,好好地照顧她,保證絕不叫任何人欺負她。」

  將水杏兒勸回鐵匠鋪,收拾了兩件衣物,鎖了門,動身趕赴流雲山莊,出門不遠,前面十幾騎如風而來,馳過兩人身邊,到鐵匠鋪前一停,復又前奔,隱隱傳來話聲:「奇怪,尹師弟明明說跟下來了,怎麼烏老怪沒出現,他自己也失去蹤影了。」

  這十幾騎,原來是天南劍派接應尹棋的人馬,李傳燈兩個若遲動身得一刻,天南劍派的人到鋪子裡一問一看,非出大紕漏不可。

  到前面集上,李傳燈租了一輛馬車,他在烏鐵翼身上著實搜出些金銀,倒不缺錢用,水杏兒坐車裡,他和車夫同坐,一路上見著不少武林人物,惶惶如沒頭的蒼蠅,自然都是為滅唐匕的事。眾口一詞,烏鐵翼太鉸猾,帶著滅唐匕,不知藏去了什麼地方。

  李傳燈側耳聽著,厚厚的嘴唇緊閉著,所有經過的武林人物自然都要看他一眼,卻也就是一眼而已,對這樣一個憨頭土臉的鄉下少年,實在是誰也沒有興趣看第二眼,誰又能想得到,凶名赫赫的紅衣惡鷲,就是死在這個憨頭土臉的少年手裡。

  在路不止一日,進入了浙江境內。

  水杏兒終是年少,漸漸的便忘了悲痛,她是第一次出遠門,經過那熱鬧繁華之處,不免樣樣好奇,李傳燈對她千依百順,兜裡也有錢,但凡她愛的,都買給她,看著她笑魘如花,自己心裡便也如吃了蜜糖,分外甜美。

  這日水杏兒偶爾想起父親,哭了一回,在李傳燈勸慰下,慢慢收入淚水,要李傳燈把玉珮拿出來,那玉佩和一般玉佩不同,形狀象是一枝令箭,中間還有一根血線,象是生在玉中一般。翻來覆去看了一回,道:「爹爹那天的話沒說完,想不到他竟是七大劍派之一流雲劍派的大弟子,卻怎麼隱去那小村子裡打鐵,他說他師弟師妹對他誤會極深,卻不知是什麼誤會,師哥,你知道嗎?」

  李傳燈搖頭:「不知道。」這些天,他也一直在琢磨水志遠臨死前的話,水志遠似乎是因為一些什麼事,引起了師門的誤會,所以隱居雙龍村做了鐵匠。那誤會似乎和玉佩有關,而且,聽水志遠話中的意思,玉佩可以解釋當年的事,可他又說要到那實在過不去的坎兒才拿出玉佩,這玉佩上藏著的,是個什麼樣的故事,他為什麼不肯輕易拿出來呢?

  「師父為人,先人後己,重情重義,他絕不會做對不起師弟師妹的事,當年的事,一定是他師弟師妹誤會了他,這玉珮就是個關鍵,若有機會,我一定替師父解釋清楚,他是流雲劍派的弟子,排名還在掌門師叔之上,早年必定聲名赫赫,我可不能讓他就這麼默默無聞的埋骨荒野。」李傳燈暗下決心。

  流雲劍創自唐初火雲道人,劍勢綿密流暢若行雲流水,卻又於平淡處暗藏殺機,當年火雲道人仗此劍法縱橫天下,實是劍道中一門了不起的絕學,近百年來,流雲劍派雖再未出過火雲道人那樣的頂尖高手,卻也根基漸固,終躋身七大劍派之一。流雲劍派這一代掌門人叫寧劍仁,一手流雲劍爐火純青,已是武林一流高手,夫人叫肖紫衣,是上一代掌門肖重的獨生女兒,劍術據說不輸於夫君寧劍仁。夫婦倆也只有一個獨生女兒,叫寧鳳,劍術不錯,身世驕人,芳名赫然便列到了風雲十七劍之中,弟子中,肖紫衣族侄肖乘龍也名列風雲十七劍。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