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烏鐵翼果然全不懷疑,他早已又累又餓,一見酒,兩眼放光,一口將一碗酒灌進了肚子裡,抓起燒鵝便大啃起來,對李傳燈道:「大笨牛,倒酒。」

  烏鐵翼一碗酒下肚,李傳燈懸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叫道:「師父,你喝酒啊,你怎麼不動了。」眼睛與師父眼光一對,卻轉向水杏兒,眨了一下眼睛。

  水志遠對他的機智冷靜早讚許不已,但他眨眼睛的意思,水志遠並不明白,心下還在暗暗著急:「傳燈雖成功的蒙過了烏鐵翼,但老賊吃飽喝足後,還是要下毒手,傳燈武功遠不如老賊,卻怎麼能置老賊於死地。」

  他擔心,水杏兒可不擔心,早在李傳燈進去倒酒時,她便想到要李傳燈在酒裡撒蒙汗藥,只恨不得叫出聲來,這會兒李傳燈一眨眼,她自然立即就明白了,心下大樂,對李傳燈甜甜的扮了笑臉,卻突地想到一事,想:「啊呀,原來師哥這麼會裝傻,那麼平日不是老在裝傻騙我,好啊。」想到這一點,忍不住狠狠地對李傳燈瞪了一眼。

  李傳燈裝模做樣的只要水志遠喝酒,烏鐵翼笑了起來,道:「大笨牛,你師父這會兒得了硬脖子病,不會動了,你先來給我倒酒,待我喝得高興了,把你師父脖子扳過來,自然就會喝了。」

  李傳燈依言轉過身來,嘟嘟囔囔:「師父怎麼好好的就會得硬脖子病呢,敢情是凍的。」端起酒罈子給烏鐵翼倒酒。

  烏鐵翼端起碗剛喝了一口,臉上神色忽地一動,從左後方有馬蹄聲傳來,他老而成精,心中凝思:「這麼大雪天趕路,敢情又是衝著老夫滅唐匕而來,哼哼。」冷哼一聲,眼球急轉,已有了主意,從懷裏摸出兩個瓶子,倒出兩粒藥丸,一粒紅的塞進自己嘴裡,一粒黑的卻丟進了酒罈子裡,對李傳燈道:「大笨牛,坐到灶邊拉風箱,呆會來了人你就叫我爺爺,爺爺高興了,不但給你師父治硬脖子病,還給你元寶買糖吃。」說著話,將水志遠水杏兒一手一個提進裡屋,又順手點了啞穴,將身上大紅綿袍一脫,拿水志遠掛在牆上的衣服換上,出來,圍裙一系,棉帽一扣,再在臉上抹了兩把灰,儼然就是一個老鐵匠。

  李傳燈內力不夠,未聽到馬蹄聲,但他聽了烏鐵翼的話再見了他的舉動,立即便明白了:「老賊發現了敵人,想喬裝改扮蒙混過關或搞偷襲,散在酒裡的必然是毒藥,自己預先服了解藥,來人若象他一樣要酒喝,便正中他奸計,啊呀,他的解藥不知能不能解蒙汗藥的藥性。」心裡擔憂,口中應了一聲,到灶邊扯起了風箱。

  烏鐵翼夾起一塊鐵,錘了幾鎚,尖耳一聽,臉上掠過一絲陰笑,他從來騎馬鞭抽過空氣掠起的急風裡,聽出來的乃是武林中人,將鎚得彎彎曲曲的鐵塊往炭堆裡一插,大聲對李傳燈道:「加把勁,午飯之前,得把活計趕出來送過去呢。」說著坐到桌邊,喝酒吃鵝肉,斜眼看著門外。

  他是故意放大了聲音,說給來人聽的,說話間,兩騎馬已到舖子前,馬上兩個年輕人,前一個二十七八歲左右,穿一件藏青夾襖,揹上斜背了一枝長劍,後一個二十五、六歲左右,穿水湖綠緊身勁裝,也背了一枝長劍,兩人都是神氣飛揚,氣勢迫人。

  經過輔子前,前面那騎把馬一帶,後面那騎一縱而過,急把馬一帶,兜過馬頭,叫道:「尹師兄,怎麼了,咱們得加快,可別叫烏老怪溜了。」

  那尹師兄一揚手,道:「陳師弟,稍待一下。」眼光如刀,向輔子裡看過來,烏鐵翼與他眼光一對,心下一驚:「兔崽子年紀輕輕,內力竟大是不弱,姓尹,難道是風雲十七劍中的尹棋,若真是他,那姓陳的必定是陳鋒了,想不到俠義道竟也聽到了風聲,也來湊熱鬧了。」

  大唐四分五裂,皇權衰弱,昔日助李世民打下大唐江山的少林派也日薄西山,老少和尚每日關在少林寺裡敲木魚,再沒有半分武林第一大派一呼百應的氣勢。其餘佛道四派也學足了少林高僧的烏龜勢,緊鎖觀門深閉院,少有現身江湖,五大派縮頭,卻自有伸頭的,數十年間,大江南北,先後崛起七個最有影響力的門派,全稱七大劍派,風雲十七劍,便是江湖上對七大劍派最新一代弟子中風頭最勁的十七個人的全稱。若論真功夫,所謂的風雲十七劍沒一個人能到一流之境,但藉著師門之勢,再加上彼此呼應,風雲十七劍的名頭卻是好生響亮。

  烏鐵翼是薑桂之性,老而彌辣,心中微凝,面上卻全不動聲色,迎上尹棋目光,陪一個笑臉,道:「年輕人,這麼大雪的天,怪冷的,進來喝碗酒,向向火,也做成老漢一筆生意,加塊馬蹄鐵兒。」

  他猜得沒錯,這兩個年輕人正是風雲十七劍中的尹棋和陳鋒,兩人偶爾聽到滅唐匕出世,落在了烏鐵翼手中,黑道邪魔大出動,回下圍殺的事,便一路跟了下來。

  尹棋冰冷的眼光直射著烏鐵翼,一點頭,翻身下馬,對陳鋒道:「這老鐵匠說得有禮,跑了這大半日,便討碗酒喝吧。」

  陳鋒有些急,道:「尹師兄,若烏老怪叫別人截住了……。」

  他話沒說完,尹棋便打斷了他,道:「烏老怪狡猾得緊,追了三天,影子也沒見著,我倒懷疑我們是追過頭了,你別急,該是我們的,就一定跑不了,否則急也沒用。」說著跨步進了輔子,陳鋒只得下馬跟了進來。

  烏鐵翼本是以退為進的話,沒想到尹棋真進來了,照道理尹棋最多是問他一聲,有沒有見穿紅袍的老頭子過去,然後急追下去,因為滅唐匕實非等閒之物,沒人不急欲到手的,但進來了也不怕,他早做了準備呢,複拿了兩只碗兩雙筷子出來,一面倒酒,一面便招呼兩人坐。

  其實烏鐵翼是歪打正著,原來尹棋三天前知道滅唐匕出世的消息後,已偷偷地通知了師門,他師父尹長昆必定親自出馬,在前路堵截。他是天南劍派的弟子,陳鋒則是龍遊派的,他可不想陳鋒來和他爭,他卻沒想到,因這一點私心,半隻腳便踏上了鬼門關。

  尹棋全沒疑心烏鐵翼,一則烏鐵翼扮得像,二則任何人都難以把那處在追殺中的烏鐵翼和這路邊鐵匠鋪裡的老鐵匠聯想到一起。他兩個人大馬金刀坐下,烏鐵翼倒酒,一邊的李傳燈一顆心可就提到了嗓子眼。如果尹棋兩個喝了毒酒,那麼最終他和師父師妹也會死在烏鐵翼手底,但如果貿然出言提醒尹棋兩個,他又擔心烏鐵翼狗急跳牆,先竄進裡屋害了師父師妹,然後越窗而走,因為烏鐵翼正向背對著裡屋,一退就可進去。他心裡盼著蒙汗藥趕快發作,但不知是藥放久了失了效還是烏老怪內功深厚,半點沒有發作的跡象。

  眼見尹棋端起酒碗,李傳燈百無一計,猛地張口念叨道:「滅唐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