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烏鐵翼果然筆直進了鋪子,左右一張,對水志遠道:「打鐵的,能不能打刀子。」

  水志遠站起身來,道:「能,不知客官要打什麼樣式」。

  烏鐵翼從腕底翻出一把短匕,道:「照這個樣式,再打一把。」將短匕遞到水志遠面前,水志遠伸手欲按,異變突生,烏鐵翼手腕一昂,短匕脫手飛出,直射水志遠咽喉。

  水志遠猝不及防,急使鐵板橋,匕首帶風,從鼻尖堪堪削過,再要變招,腰椎上一麻,已給烏鐵翼拿住了穴道,頓時動彈不得。

  水志遠又驚又怒,喝道:「你這客官,憑仟麼好好的就動手打人。」

  烏鐵翼嘿嘿冷笑:「你這鐵匠還扮得真象,若不是先前你在鋪子外面橫持鐵鎚,露了一手,老夫可真要給你瞞過了,不必廢話,包括方才黃巾盜那一路,老夫輾轉三千里,先後已收拾了十七拔人了,你又是哪一路的,免得滅唐匕未得,卻做了無名之鬼。」

  「原來我先前的樣子竟給他看見了,老賊好毒的眼睛。」想不到偶一不慎露了風,自己卻未發覺,以致為老賊所算,水志遠一時間又驚又悔。他武功較烏鐵翼還略有不如,但若平手相鬥,三、五百招之內也輸不了,況且這時近身看得清楚,烏鐵翼身上至少有五六處帶傷,顯然說輾轉三千里苦戰十七路人馬之說並非虛言,老賊傷疲之下,功力定然大打折扣,若盡力而為,自己說不定還能贏,這時卻只有枉自空嘆了。同時心中一凜,想:「滅唐匕,什麼滅唐匕?莫非便是數十年來,鬧得武林沸沸揚揚,傳聞其中藏有一個極大祕密的那把滅唐匕,多年不出,怎麼突然落到了老賊手裡。」

  正自驚疑,里間門簾子一打,水杏兒倒竄而出,拍手歡叫:「大笨牛又上當了,大笨牛又上當了。」顯然她不知怎麼又捉弄了李傳燈一下,逃竄出來,卻未發覺水志遠已然受制,抱住水志遠胳膊,叫了聲爹。

  水志遠身子受制,口舌還能動,先前變故猝起,沒來得及叫李傳燈帶了水杏兒快逃,不想水杏兒反倒送上門來了,急叫:「杏兒快跑,到村裡去喊人來捉賊。」

  但這會兒喊,哪裡還來得及,烏鐵翼手一揮,又早點了水杏兒的穴道。不過水杏兒這個樣子,也叫烏鐵翼另生出想法,尋思:「莫非真的只是個打鐵的,雖然會武,只是碰巧。」

  這時候門內腳步聲響,追出來一個憨頭憨臉的少年,正是李傳燈,李傳燈跑得急了,在門框上一絆,一跤摔倒,直摔到了烏鐵翼腳跟前,竟就哇哇大哭起來,兩腳打地,叫道:「我不來了,我不來了,師妹又欺負大笨牛,說雪球兒放到肢胳窩捂著就能變元寶買糖,我捂了好多雪球兒,都沒有變過來。」

  他這個樣子,全然一個傻小子,水杏兒本來要哭了,這會兒卻看呆了,搞不清他弄什麼鬼。水志遠一呆之下,卻立馬明白了,知道李傳燈是發覺事情不對,卻不象一般人一樣上前拼命,知道事不可為,索性便利用水杏兒口中那大笨牛三個字來裝傻,以圖另舉,小小少年,能於瞬間想到這般計策,實是了不起,心下暗喝一聲彩:「傳燈平日鋒芒不露,關鍵時刻,卻總不教人失望。」張口叫道:「客官手下留情,他只是個傻小子,什麼也不懂的,你莫打他。」

  事實上李傳燈一跤摔到烏鐵翼腳跟前,烏鐵翼還真有點摸不準,沒順勢照頭一腳,反倒退了一步,細看李傳燈,粗手大腳,粗眉大眼,尤其是一對比常人厚得多的大嘴唇,更是憨勁十足。如果李傳燈精眉細臉,這般做作便讓人難以盡信,但李傳燈這副形狀,天生就是副傻小子的模樣,傻是一點不稀奇,說不傻倒反沒人信,任烏鐵翼是成了精的老江湖,這時也信了個十足十,呵呵笑道:「雪球兒捂肢胳窩裡能變元寶,你可真是傻到家了,傻小子,我教你個乖,你別捂肢胳窩裡,放屁股底下,包準就變過來了。」

  李傳燈不哭了,半張著嘴巴看著他,道:「師父說大人說話不騙人,但你有鬍子沒頭髮,我又不知道該不該信你了,而且我不是傻小子,我是大笨牛,我力氣最大了。」

  「你是大笨年不是傻小子。」烏鐵翼哈哈大笑,轉眼向水志遠父女兩個臉上一瞧,道:「看來你真不是衝著老夫來的,但你先前不知道滅唐匕,現在知道了,你內力不弱,老天卻不能饒你,你認命吧。」雙爪一揚,便抓向水志遠父女兩個的喉頭。這時他背後的李傳燈忽地翻身爬起,向輔子外面奔去。烏鐵翼老奸巨謂,他雖是信了李傳燈是個傻小子,卻並未全信,他這雙爪一揚,以背對著李傳燈,似乎對李傳燈全不提防,其實只有三分心在水志遠父女身上,卻有七分心提防著身後,李傳燈只要是裝傻偷襲他,立馬會遭到他的全力反擊,但李傳燈向外跑,倒有點出乎他意料之外,轉身喝道:「傻小子,站住,你到哪裡去?」

  李傳燈回身看著他,鼓了腮幫子道:「我說了我不叫傻小子,我叫大笨牛,我方才想起,你沒頭髮是老得頭髮掉光了,師父說老爺爺不騙人,所以我去團雪球兒放屁股下面坐著,捂元寶買糖。」

  烏鐵翼一愣,忍不住大笑起來,點頭道:「你真的只是頭大笨牛,不是傻小子。」這麼一笑,殺心頓減,叫道:「大笨牛,你輔子裡有酒沒有,拿酒出來喝,我給你大元寶。」說著從懷裡掏了個銀錠子出來。

  李傳燈點頭:「有酒,師傅最愛喝酒了。」卻又搖頭:「師傅說,當得清客人喝酒,但不可拿客人的銀子。」說著話,回身進了裡間。

  背過了烏鐵翼眼睛,李傳燈全身一鬆,張開拳頭,兩手裡汗津津的,滿是汗水。他心細,先前水志遠與烏鐵翼對話時,水杏兒沒留意,他卻聽到了,已知事情不對,水杏兒跑得太快,他沒攔住,隱身房裡,眼見師父師妹齊齊受制,心急如焚,卻知道若衝出去拼命,自己武功太低,不過是枉送性命,靈機一動,便借了水杏兒口中大笨牛三個字,索性裝起傻來,希望暫時騙過烏鐵翼,再圖他計,一跤直摔到烏鐵翼腳跟前,實是冒了大險,若烏鐵翼順勢一腳,他立馬完蛋,但這條捨身餵虎之計,反打消了烏鐵翼的疑心,裝傻成功。隨後烏鐵翼想害水志遠兩個,以背對著他,那會兒似乎是個機會,烏鐵翼全不提防他,他若暴起發難,或許可以殺得烏鐵翼,救下師父師妹,然而剛一動念,心中立時泛起一種凶險至極的感覺,急轉念頭,改向外奔出,果然剛一起身,烏鐵翼立馬就轉過身來了,真若貿然發難,師徒三個都是死路一條,這中間險之又險,當時只管做去,並不知害怕為何物,這時才覺得背心發冷,雙膝打戰。

  深深的連吸了兩口氣,雙腳戰慄稍止,想:「老賊要喝酒,這是救師父師妹的惟一機會。」搬了一罈酒,從櫃子裡摸出一包蒙汗藥,全撒在了酒裡,這包蒙汗藥來得湊巧,是前不久一個江湖客遺落在鋪子裡的,水志遠叫他扔掉,水杏兒卻偷偷的叫他藏起來,以後好玩兒,他拗不過水杏兒,真個藏在了自己的衣服堆裡,不想這會兒倒做了大用。

  另裝了隻燒鵝,連酒一起端了出來。他拿了兩個碗,倒了兩碗酒,對烏鐵翼道:「老爺爺,你喝酒,吃燒鵝。」另端了一碗酒給水志遠,道:「師父,喝酒」。

  他是故意的,若只給烏鐵翼倒酒,烏鐵翼說不定會有疑心,同時也給師父倒一碗,烏鐵翼自然就不會懷疑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