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沖天一怒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於異一愣,低頭去看時,卻突覺手上傳來兩股大力,托著他雙手猛地向天舉起,而且越舉越高,或者說,雙臂越伸越長,隨之而來的,還有巨大的異嘯,是兩種,一種是虎嘯,一種是龍呤。

  於異看得清楚,龍虎雙環上同時發出紅光,形成丈許左右的光圈,光圈中可見一龍一虎,盤旋跳躍,咆哮吼叫。

  「這是什麼?」於異一時間想不明白,但他意識到了一點,手上的禁制好象解開了,試著一運大撕裂手,果然全無滯礙,而且特別暢快,便如山洪爆發,大河決堤,雙臂往上狂長,無滯無礙,而本是用來禁制大撕裂手的龍虎雙環這會兒反成了引領雙臂狂長的前鋒,呤嘯向前,帶著雙臂直入雲端,到後來,於異幾乎是看不清雙手了,只看到兩團紅光,不過感覺非常清晰,就好比閉上眼睛,也能感覺到手指腳趾一樣,不至於失去控制。

  到雙臂停止變長時,於異估摸了一下,雙臂至少有一百一二十丈長,甚至可能有一百二三十丈。

  「臂長十丈,撕皮裂骨,臂長百丈,撕魂裂魄,我豈非練成了大撕裂手的第二層?」於異驚喜交集,猶是有些難以相信,收回雙臂,再運心法,雙臂立時暴長,與以往不同的,是雙腕上同時冒出紅光,形成丈許方圓的光圈,就中龍虎盤旋,龍呤虎嘯,於異心中更生出一種感覺,雙手舞動時,不再是一對手爪,而是龍虎之爪,左手是龍,右手是虎,充溢著無窮無盡的力量,他猛地揮爪抓向百丈外的一處山峰,爪到處,山石碎裂,一座石峰竟給他一爪抓去半邊,山石碎裂中,伴隨著狂猛的虎嘯。

  以前於異用大撕裂手,只能撕人,雙爪上的功力其實還遠不如絕狼爪,可這一爪,威力之強,簡直不可思議,絕狼爪若與這一爪比,真如瘦狼比猛虎,完全不是個頭。

  「還真不是作夢呢。」於異揉揉眼睛,卻猶是難以相信:「怎麼突然之間不但解了禁制,還一下長到百丈長呢。」

  凝思間,他突地記起先前插穿胸口時,血洞中透出的紅光,低頭看時,胸前的五個血洞都已經閉合,雖然血肉模糊,到不至於再有紅光射出來,不過於異已經明白了,那縷紅光,是他的心射出的光,他以前練功時,通過內視,看見自己的心如一個琉璃燈盞,以前還猜疑是幻視,這會兒到是得到了確證,燈妖果然就住在他心裡,他的心,果然就是一盞琉璃燈,要是外面的皮肉破了,燈光就會射出來,便如牆壁破了人家的燈光會溢出來一樣,只是射出來的燈光不但解了龍虎雙環的禁制而且讓雙臂暴長百丈,卻是完全讓人無法理解。

  「莫非是師父在天之靈也氣憤無比,所以不但替我解了禁制,還讓大撕裂手更進一層?」於異仰首向天,繁星點點,他彷彿看到了柳道元晶亮晶亮的雙眸。

  他卻不知,心血相印至於極處時,任何禁咒都要失靈。[]

  「我知道了,師父,你放心,明日我就去撕了謝和聲那狗賊。」

  於異在山石上坐下來,解下酒葫蘆喝酒,柳道元這酒葫蘆頗具靈力,看模樣也就能裝五六斤酒的樣子,其實一次可裝五六十斤酒,於異每每一次裝滿了,足夠喝半個月的,他也懶得去打什麼山雞野兔了,就那麼喝著光酒,至於胸口的傷,那更是小事,理都懶得理,直到東方微白,他把葫蘆往背後一背,便往京城飛去。

  京中高手如雲,且佛寺道觀林立,內中更不泛高僧異道,於異不敢孟浪,離城十里便收了風頭,本來就這麼飛進去也無所謂,好端端的御風而行,不會有人來管,但他所謀者大,不想生出任何意外,所以寧可早早收風,便如猛獸撲擊之時,往往遠遠的便貓下身子收斂爪牙。

  奔到城牆前,天還沒亮,自然不可能開城門,他翻牆而入,隨即又把自己咒成狗,直奔謝宅,到謝宅門前,他卻又停了下來,心下想:「我若這麼跑進去撕了他,別人不知,且不解恨。」

  便不進謝宅,只是在謝宅前門巷口蹲下來,靜靜等著。

  天濛濛亮時,謝宅中門打開,一隊親衛僕役擁著一乘大轎出來,大轎以紫呢為面,八人相抬,雖然於異並沒看見謝和聲,但也知道這必是謝和聲的轎子,看著轎子往皇宮去,他便在後面遠遠跟著,謝和聲轎子前後護衛多達近百,內中不泛高手,不過還是那句話,沒人會來注意一條狗,尤其在於異把所有罡氣盡數收斂,沒有絲毫靈力外洩的情況下。

  於異一直跟到皇宮前,這時的宮門前非常的熱鬧,所有趕著上朝的官員都要在宮門前下轎,人多轎子擠,偏偏天還沒亮,黑燈瞎火的,你叫我嚷,不象百官趕朝,到彷彿是菜市場賣菜。

  「相爺到,讓讓,讓讓。」謝和聲的護衛在前面一通趕,八抬大轎直抬到宮門前,轎簾打起,謝和聲走下轎來。

  這時的謝和聲,與於異見過的謝和聲又自不同,於異見著的謝和聲,還只是侍中,雖然清貴,卻無實權,而且是對著於異白道明這樣的江湖人物,所以沒有半點官架子,雖有貴氣,卻清和而文雅,恰如一句古話,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而這時的謝和聲,卻已高居相位,位高權重,臉還是那張臉,卻板得如釘著大銅釘的宮門,眼還是那雙眼,看人時,卻不再是溫柔的眼波,而是逼人的寒芒。

  他就那麼一站,本來喧嘩如菜市場的宮門前竟是一肅,剎時間鴉雀無聲。

  上位者的威嚴,在這一刻顯示得淋漓盡致。

  但在於異眼裡,卻恰恰相反,以前的那個謝和聲,讓他心生好感,隱隱的敬佩中甚至帶著微微的自卑,自卑的不是出身,不是官階,不是權勢,而是那種溫潤斯文,讓人如沐春風的氣質,那種氣質,就是打死於異,他也學不來。

  而現在的謝和聲,官架子端著,看似威嚴,落在於異眼裡,卻只是一條仗了人勢的狗,別說敬佩,別說自卑,甚至是化狗都不願與其為伍,所以於異一念咒,立刻變回人身,口中同時大喝:「謝和聲,慢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