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黑冥神針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此時白銀甲陣已毀,六名白銀甲士雖還有三名活著的,都受了傷不說,甲還有損傷,雖還能用,已是靈力大減,即便勉強衝出來也起不了什麼作用了,而曹震已死,真正還有點兒戰力的,只有十八名青銅甲士,這些青銅甲士也知道忽牙喇身上干係重大,真要是讓白道明等人斬了忽牙喇,他們也全都是抄家滅族的大禍,沒辦法,為首的青銅甲士一聲喝叱,一隊六名甲士纏住王子長,另兩隊十二名甲士便衝出去救忽牙喇。

  忽牙喇也知道能救他的惟有這邊的青銅甲士,也是直奔這邊而來,十二名青銅甲士斜裡兜出,放過忽牙喇,截在白道明和於異前面,於異是兜尾追來的,只差一步就趕上了忽牙喇,卻給青銅甲士截住,心下大怒,口中怪叫,雙手絕狼爪齊發,腋下風鞭同時抽出。[]

  一隊青銅甲士護著忽牙喇往後走,另一隊挺身攔截,見於異絕狼爪抓來,為首的青銅甲士揮刀一劈,後面五名甲士將刀搭在他肩頭,以六對一,竟將於異十二成勁力發出的絕狼爪力一劈兩半,但於異的風鞭也到了,於異自練成風鞭,便屢屢建功,這會兒野心大,一傢伙將六名青銅甲士全圈在了風鞭中,猛力一旋,不想六名青銅甲士六力合一,竟是旋不動,有若枯藤纏老樹,纏是纏住了,卻是無奈大樹何。

  於異先前只是遠遠看著,雖覺得斗神甲確有獨到之處,不負千年威名,卻也並不太放在心上,到這會兒親身對上,這才知道斗神甲的難以對付,一旦凝成一體,就彷彿是個烏龜殼,本事再大,想破殼而入,卻也絕不容易。

  這時白道明也衝了過來,護送忽牙喇的六名青銅甲士沒辦法,只得挺身攔截,六名青銅甲士要攔住於異足足有餘,想要攔住白道明這樣的一流高手卻是絕對不夠,雖然白道明受了傷,可他心痛萬丸紅之死,風刀狂呼亂劈,有若癲狂,六名青銅甲士雖然六刀合一,仍給他劈得步步後退,苦不堪言。

  忽牙喇一看不對,忙從側後夾擊,這才堪堪抵住,可那面還有個王子長啊,六名青銅甲士又如何攔得住王子長,王子長一聲長嘯,魁星筆上星芒大漲,逼得青銅甲陣一退,他斜里跨步,便向忽牙喇後背殺來,那六名青銅甲士大驚,不顧一切追來,不想王子長官當得久了,心中血雖熱,手腕卻已在官場中磨練得極為圓滑老練,辛辣無倫,他這一撲,竟然是計,六名青銅甲士這一急,陣腳自亂,他忽地回身,魁星筆狂點,那六名青銅甲士猝不及防,勁力散了,未能形成整體的防禦力,硬挺了兩筆,到第三筆,終於給震散,甲陣一散,區區幾個不入流的甲士,如何能是王子長這一流高手的對手,他筆尖一顫,剎時間連點三人,都是額頭中招,星芒透腦而入,把腦子裡面震得稀爛,三名甲士連啊呀也來不及呼一聲,翻身便從半空栽了下來,餘下三名甲士魂飛魄散,掉頭就跑,王子長到也懶得追這幾隻小雜魚,回身一筆,點向忽牙喇後背。

  他破青銅甲陣,只是呼吸間事,忽牙喇再沒想到會這麼快,一時無備,忽聽背後風聲倏然,大驚下回爪急格,不說慌忙中勁力未能凝實,即便凝得十成勁,他也遠不是王子長對手,爪勁格上王子長星芒,直如螻蟻撼樹,根本擋不開,惶急下忙要閃時,哪裡還來得及,王子長筆上星芒如電,正點在他側背上,忽牙喇啊的一聲慘叫,給擊得跌飛出去,而王子長左手一抓,一股無形勁力已將忽牙喇背上匣子給抓了過來。

  忽牙喇慘叫跌飛,掩護他的六名青銅甲士大驚,一慌之下,陣腳鬆動,給白道明一刀狂劈,竟把甲陣給劈散了,白道明回刀再一掃,剎時連殺四人,餘下兩人忙掉頭就跑,有一個甚至連手中刀都丟了,接連破了兩個甲陣,擋著於異的那六名青銅甲士也嚇住了,為首的甲士虛劈一刀,叫聲走,帶著身後五名甲士斜里逸走,更不回頭。

  王子長一把抓著了匣子,本還想要給白道明幫手呢,不想白道明也破了甲陣,揚聲叫道:「和約拿到了。」

  白道明喘了口氣,瞥一眼跌落在地下噴血的忽牙喇,道:「打開匣子看看,是不是和約。」

  「好。」王子長依言打開匣子,下面的忽牙喇一聲嘶叫:「不要。」忽地飛身而起,猛撲過來。

  王子長兩人自不把他放在眼裡,白道明只是斜裡跨了一步,攔在前面,他本就要殺忽牙喇,真要自個兒送上門來,那是最好,一刀了斷,兩人都沒注意,忽牙喇眼中閃爍的一縷異光,堪堪離著還有十餘丈左右,忽牙喇右手捏訣,忽地對著匣子一指,王子長剛把匣子打開,看到了裡面的一個捲軸,堪堪伸手要拿呢,眼前忽地黑光一閃,那匣子猛然炸開,無數細小的黑針從匣子外殼中射出,王子長全然無備,離得又近,哪裡躲得開,整個臉上,包刮胸腹間,一時也不知給釘了多少細小的黑針,雖有鬼面具,眼與口卻都有縫隙,那針又細,竟是一蓬蓬的射了進去,他啊的一聲叫,仰天就倒,急運玄功時,那黑針上卻還是沾了毒的,一口氣竟是運不上來,跌落地上,身子挺了一挺,再站不起來,就此嚥氣。

  白道明一眼瞟著王子長拿和約,另分半眼瞟著衝來的忽牙喇,忽牙喇捏訣指出時,他便覺出不好,卻是來不及提醒,突見匣子爆炸王子長中針,他驚怒交集,一聲狂喝,風刀一揚,忽牙喇揚爪急擋時,負傷之下,哪擋得住白道明這狂怒一刀,連手帶腦袋,齊給削落,無頭屍身栽落地面。

  他們在空中打鬥,下面十數里外的人都看得清楚,早在曹震死青銅甲陣潰散,下面的禁軍就已經亂了,只是忽牙喇還在,勉強維持著不敢逃散,曹震死了沒關係,只要忽牙喇不死,和約不丟,大家就不至有抄家滅族之禍,因此甚至還有一些低級軍官喝叱手下佈陣,想以箭陣掩護忽牙喇,突見忽牙喇給白道明一刀斷頭,所有禁軍的腦袋彷彿也從脖子上飛走了,哄的一聲,徹底潰散。

  於異白道明當然不可能去追殺這些禁軍,白道明口中嘶叫,急撲向王子長,於異隨後跟去,王子長跌落地面後,是向天躺著的,於異過去,一眼看到王子長,卻是忍不住低呼一聲。

  只是這短短一剎,王子長整個頭臉的肌肉竟全部化掉了,只剩下一具骷髏,臉上戴著的鬼面具也因少了皮肉撐持而鬆鬆垮垮的歪在了一邊,露出半張皮肉還未完全化盡的骷髏臉和一隻眼睛,眼珠整個兒化掉了,深深的眼眶裡是一眶黑色的血水,恐怖至極,除了頭臉,脖子和胸部也在腐化,不過衣服遮著,看上去要好上一點點。

  造成這幅慘景的,當然是忽牙喇那匣子上爆出的小黑針,先見王子長中針,無論是於異還是白道明,都只認為王子長最多不過身受重傷而已,尤其他臉上還戴了鬼面具,爆出的針又主要是射向臉上,說不定針給鬼面具擋住了,只是小傷都不一定,卻再想不到情景會如此之慘,王子長不但當場斃命,連血肉都給化掉了。

  原來忽牙喇匣子裡射出的這針,不是普通的繡花針,而是黑冥老妖在魔功大成前護身用的黑冥針,針上有奇毒,中則必死,即便黑冥老妖自己也沒有解藥,若是中在手腳等肢節之地,有識見又下得了決心的,立刻上移三寸斷手斷腳,那就還有得救,只要稍一遲疑,便是閻王爺也救不過來,象王子長這樣針從眼睛嘴巴脖子處射進去的,那根本是無法可想。

  但讓於異震撼的,不僅僅是王子長化成骷髏的慘象,還有另一幕情景,王子長雖然身死肉化,他的一隻手卻是高高舉著的,手裡緊緊攥著那份和約,而且和約上靈光隱隱,星芒形成一個尺餘大小的圓圈,護住了和約。

  於異幾乎不要想就明白了,王子長是情知中毒無救,更感覺到黑冥針的奇毒會腐化血肉,害怕和約也連同著手臂血肉給化掉,所以奮起餘力,將所有靈力全部集於抓著和約的手,然後還高高舉起,避免和約受汙。

  不惜生死,也要保住和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