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三千相思三千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一變故,突如其來,不但遠處的於異看呆了,身在場中的萬丸紅王子長也都有些料想不到,兩人齊聲怒吼,王子長魁星筆光芒狂漲,筆如流星,只是青銅甲士先與他鬥了一場,卻是摸到了他的路數,退而不散,仍是死死的困住了他。

  萬丸紅則是捨了忽牙喇,回頭猛撲向曹震,一拳重傷白道明,曹震心下得意,他算定萬丸紅必然回救,再次施計,裝出要追殺白道明的樣子,待萬丸紅撲來,卻陡然回頭,口中狂喝:「你也死吧。」迎著萬丸紅胸膛一拳猛轟過去。

  這一拳雖快,萬丸紅要閃,還是閃得開的,最多是落了後手,給曹震一路追著打而已,但怪異的是,萬丸紅竟然不閃不避,不但不閃,反是敝著胸膛迎了上來,曹震這一拳,結結實實轟在他胸膛上。

  這不是自己找死嗎?不說別人,就是曹震也完全摸不著頭腦,忍不住看了萬丸紅一眼,想要看清這人到底是瘋了傻了還是癡了,不想這眼光一對,他忽地一愣,萬丸紅雙眼空濛濛地,不象兩隻眼珠,到象兩道深淵,曹震眼光一送過去,就彷彿落進了萬丈深淵裡,陡然陷了下去,而且那深淵中還帶著巨大的旋力,不但是他的眼光,甚至他整個人都要給拖進去。

  曹震一驚,他到底是一流高手,知道必是萬丸紅施展的某一門古怪功夫,可不能任由心神陷進去,一運功,心神急凝,不想就在他這一愣之間,萬丸紅頭上頭髮忽地無風自散,萬千髮絲疾射過來,一下子裹住了他前擊的手臂,更隨著手臂飛速往上長,那情形,彷彿是繞樹而上的毒蛇,只是一剎,髮絲便纏滿他右臂,纏到了肩膀處。

  曹震大吃一驚,一聲怒吼,右臂急縮,左手同時並指如刀,橫裡斬向髮絲,不想萬丸紅這髮絲竟是堅韌之極,曹震這一手刀,凝足了罡勁,便是鋼條也要給斬斷了,髮絲卻只是斷了數十根,可萬丸紅的髮絲何止千數,餘下的仍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纏繞盤旋向上,只是這一斬的功夫,竟一下子纏上了曹震的脖子,然後越纏越緊,越纏越緊,曹震不但吸不進氣來,更覺頭昏眼花,胸悶氣短。

  曹震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萬丸紅竟有這樣的奇門怪功,而且他這會兒也看清了,萬丸紅挨他那一拳,鮮血狂噴數丈,傷勢還在白道明之上,敝著胸膛挨他一拳,竟就是為了用髮絲來纏他的脖子,是個以命搏命的打法。

  曹震驚怒交集,他反應極快,一刀斬不斷,立時改斬為扯,左手五指如鉤,鉤著萬丸紅髮絲急扯,這一扯見了效,一下便扯斷了數十根頭髮,再一扯,又扯斷數十根,再要扯時,不想萬丸紅頭上分出一蓬髮絲,竟向他左臂纏來,這左臂要也給纏住了,那真只有束手待斃了,曹震大驚之下,急一甩手,還好發絲剛剛纏上,竟給他甩開了,可他也不敢再去扯右臂上的髮絲了啊,這時脖子處髮絲越纏越緊,勒得脖子生生作痛,曹震伸左手去扯,那髮絲在脖子上纏得極為緊密,竟是手指都伸不進去,曹震一時無法可想,胸中怒火上衝,也不扯髮絲了,左手握拳,照著萬丸紅胸膛就是一拳轟過去。

  這時兩人隔得近,曹震要打萬丸紅固然方便,不過曹震只一隻手,萬丸紅有兩隻手,照理說他可以擋開啊,可萬丸紅卻仍和先前一樣,不閃不躲不擋,那一雙手垂在身側,軟搭搭的彷彿沒了骨頭般,任由曹震一拳轟在胸口,他又一口血噴出來,而髮絲纏得曹震卻是越發緊了。

  曹震心下急怒,頭腦也有些發昏了,不顧一切,左拳一拳接一拳,照著萬丸紅胸膛不絕狂轟,連打七八拳,他打一拳,萬丸紅噴一口血,噴到第八口,卻只是噴出點兒血沫子,彷彿他體內的血都噴乾了,而怪異的是,隨著他一口血噴出來,本應是血幹氣散,力道喪失,可他纏著曹震脖子的髮絲卻反是越來越有力,越纏越緊。

  曹震心下即驚怒又駭異,直到這會兒他才突然發現,萬丸紅噴出的血,沒有散落到地下,而是全部噴在了髮絲上,到髮絲上也沒有滴落,就那麼透進了髮絲中,到彷彿那髮絲能吸血一般,而他眼角卻真的閃過紅光,有些髮絲,居然真的由黑變紅了,先只是少數的髮絲紅,到後來,幾乎所有的髮絲都變了色,透出詭異的紅光。

  「這——這是什麼功——功。」脖子受箍,氣血不暢,曹震左拳已經無力再打,但給萬丸紅一蓬頭發制住,卻也死了也不得閉眼的,忍不住發問。

  萬丸紅竟是一笑,輕呤道:「君知否,三千相思三千血,胭脂紅是離人淚。」

  萬丸紅這門功夫怪異絕倫,卻又有一個好聽的名字:相思血。卻是他從男女相思中悟得,男女相思,最是大害,一但起因,只除非有情人終得相見,否則怎麼也去除不了,萬丸紅悟此心法,一縷相思,一根髮絲,因此這髮絲一纏上了,也是越纏越緊,不死不休,而他噴出的血,全給髮絲吸收,化成了那股纏勁,卻是一寸相思一寸血,血未盡時思無絕,所以他胸中血雖乾,髮絲卻越纏越有勁,而之所以雙手下垂不擋,就是要藉拳勁噴血以助髮絲之纏勁,血盡相思,以命相思。

  這中間說來羅嗦,其實也不過眨眼間事,萬丸紅的髮絲纏繞固然是快如閃電,曹震那七八拳也如山洪暴發一拳快似一拳,但白道明的反應也不慢,他雖受傷,還承受得住,心急形勢,更是血氣沸騰,突見曹震居然給萬丸紅的髮絲纏住了,萬丸紅又連挨數拳,吐到血幹,一時目呲欲裂,狂嚎一聲,一掠過來,還在十丈外,風刀便已揚起,只是一劃,曹震一個腦袋便飛上了空中。

  萬丸紅纏在曹震脖中的髮絲一鬆,頓時血出如漿,隨後倏地變白,幾乎是眨眼之間,滿頭烏絲,盡為白髮,相思盡處是白頭啊,萬丸紅身子搖了兩搖,已是御不起風,便要往下栽去,白道明大吃一驚,一把抱住他,嗔目叫道:「老七,老七,你撐住。」

  萬丸紅展顏一笑:「寄語大哥,斷頭相見。」

  「不。」白道明狂叫,一夜之間,七兄弟中去了兩個,他無論如何也承受不住,心情激盪,壓不住傷勢,竟也是一口血噴了出來。

  萬丸紅卻不再看他,眼望遠空,滿眼溫柔之色,似乎在看某個心愛的女子,口中低呤:「胭脂淚,留人醉,幾時重。」聲音漸低,雙眸微閉,卻忽地睜開,掙聲叫道:「來世我為花間客,賞盡百花未肯眠。」聲落頭垂,臉上卻仍是一臉沉醉之色。

  「老七。」白道明大叫,搖著萬丸紅身子,萬丸紅卻再不能應他,那一面王子長也嘶聲狂叫:「老七,老七,老三,給我斬了那蠻狗。」

  曹震給白道明一刀斷頭,忽牙喇大吃一驚,四下一望,轉頭往南衝去,北去萬里迢迢,他一個蠻夷,絕對逃不掉,竟是抱著回頭的想法了,其實他這想法相當有理,來的一路上,都有官員接待,也就都認得他,只要和官府接洽上,他就不怕朝庭不另派人來護送他,可比獨自北去安全得多。[]

  只不過他沒想到外圍還有一個於異,於異先前拿著架子,到白道明給曹震一拳轟得狂噴鮮血,這才急了,忙衝過來,但禁軍外圍的箭陣這會兒又重新佈好了,硬沖可衝不進來,正想主意呢,突見曹震反給白道明一刀斷頭,到讓他驚喜不勝,他雖見萬丸紅給曹震打得噴血,卻不知萬丸紅是以命搏已是血幹氣盡,只以為萬丸紅出了奇招,與白道明聯手殺了曹震了呢,最多是重傷吧,沒什麼了不得的,再見忽牙喇要逃,他想也不想。展翅急追,他本在外圍繞圈子,身在西南方向,忽牙喇南逃,他斜里一兜,風翅快啊,便就截在了忽牙喇前面,口中怪叫:「蠻狗,哪裡走。」

  忽牙喇忽見有人攔截,年紀雖然不大,身法竟是快得象鬼一樣,這一驚著實不小,再不敢前衝,翻身回跑,這時白道明也放下萬丸紅追了過來,眼見前堵後截,忽牙喇魂飛魄散,失驚狂叫:「救我,救我。」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