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雷神弩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金百萬身子本來頗為胖大,這會兒的屍身卻瘦了一半不止,最古怪的是,他脖子雖整齊斷開,卻沒有多少血流出來,原來金百萬這一門功夫,也是出自巫門,名為斷頭功,乃是將全身的血氣運到頭上,然後猛然炸開與敵協亡,身體裡的血都給抽乾了,所以身子即顯得小了許多,斷脖處也沒有多少鮮血可流。

  聽萬丸紅哭了一陣,白道明道:「好了,老二雖死,破了白銀甲士的梅花陣,也是死得其所,只要能殺了蠻狗取得和約,老二在天之靈也不會怪你。」

  萬丸紅騰地站起:「走。」順手戴上鷹鬼面。

  於異本不願插手,這時受金百萬感染,心下一衝動,叫道:「白師叔,我也去。」

  白道明搖頭:「你就不必去了,護好彭大人就成。」

  這時王子長已當先飛起,萬丸紅隨後,白道明說完,也飛速跟了上去,於異心下有些不快:「瞧我不起是吧。」不過事實擺在那裡,白道明幾人都是一流高手,他還真沒叫板的本錢,只好嘟著嘴跟上去。

  這時禁軍大隊還停在鎮外,一則是時間不長,二則也是曹震特意如此,鎮外開曠,更利於箭陣發揮威力,一聽到風聲,他立刻狂叫起來:「敵襲,箭陣準備。」

  王子長本飛在最前面,這時萬丸紅突地一聲狂嘯,猛突向前,一下子反而超到了前面,狂撲下去,只聽禁軍中叫聲不絕:「射,射。」

  一時箭如飛蝗,千箭齊射,發出滾滾雷音,聲勢駭人已極,於異跟在後面也著實嚇了一跳,他知道雷箭威力極大,但從來也不知道,千箭齊射時,竟是如此威勢,萬丸紅真若硬闖這樣的箭陣,功力便再高一倍只怕也要給射為齏粉,這就是雷箭與普通箭枝的不同,若是普通箭枝,不要什麼玄功高手,就是普通軍漢頂一張重盾,也不會受傷,而在雷箭之下,就是柳道元那樣的風盾,也絕對經不起百箭齊射,至於普通鐵盾,絕對是一箭一個洞,最多十箭便會崩裂。

  萬丸紅雖然心中痛悔,到並沒有迷失心神硬闖箭陣,箭雨一來,他身子陡然撥高,沖天直起。

  禁軍箭陣受過對付玄功高手的訓練,早有準備,第一陣落空,第二陣立時轉向,跟著射向空中,萬丸紅身子在空中卻又突地一轉,一個倒栽蔥直栽下來,這是斜栽下來的,又拉近二十丈距離,但禁軍第一陣卻又搭上了箭,這就是弓與弩的不同了,弩強,弓快,又是一撥箭雨射來。

  在於異想來,萬丸紅或許要跟金百萬先前對付北蠻護衛一樣,逗著禁軍射上十幾二十箭,力盡身疲了才衝近,不想萬丸紅心下痛怒,竟是不願等待,他這一栽,直栽到地面,恰有一塊巨大的山石,怕不有千斤上下,他先是往山石後一蹲,躲過那一撥箭雨,隨手捧起一捧土往上一拋,他拋得極快,外面又裹以靈力,夜色中,禁軍又看不清楚,只以為他是又一次沖天而起呢,第二陣頓時就仰天急射,藉這一個空檔,萬丸紅驀地一聲狂喝,身子猛地從山石後衝出來,閃電般撲將出去,竟是如瘋似狂。

  禁軍箭陣一時反應不過來,只有一部分射出了箭,大部份卻還在發呆,便是那些射出的箭,也受他瘋狂氣勢所攝,大半落空,真正射到他面前的箭,不過七八枝左右,但他雙手凝成罡氣,卻是一張罡盾,七八枝箭還射不散他的罡盾,盡給擋住。

  萬丸紅一衝近箭陣,雙掌齊推,雄渾的罡勁如海濤狂捲,剎時將面前的禁軍一捲而空,他衝進陣中,雙掌不絕狂推,便如虎入羊群,禁軍箭陣頓時給他沖得七零八落。

  白道明王子長本在外圍遊走,萬丸紅一衝破箭陣,兩人同時急掠過來,其勢有若勁箭,剎時衝進陣中,三人便如三頭猛虎,將禁軍箭陣徹底衝破。

  「休要發狂,看拳。」曹震沒想到自己精心準備的箭陣且又是有心防備,居然還是這麼輕易的給衝破了,一時暴怒若狂,迎著萬丸紅急衝上去,一拳轟出,白道明卻從側裡迎上來,口中哈哈狂笑:「還是老夫陪你玩玩吧。」手一起,三刀劈出,風刀捲起十餘丈罡勁,攔在中間的兩名禁軍箭手瞬間給斬成四段。

  「那就先斬了你。」曹震身子一轉,迎著白道明刀勁便衝了上來,卻不發拳,眼見刀勁就要斬在他身上,他身上忽地射出銀光,那銀光形成一個丈餘大小的光圈,白道明一刀斬向銀光圈,如匹的刀勁居然一滯,彷彿給什麼東西絆住了一般,雖然最後還是斬在曹震肩頭,曹震身子卻只是略略一頓,隨又衝了上來,竟是形若無事,衝到十丈開外,猛地雙拳齊出,狂轟白道明胸膛。

  因為給白道明拒絕,所以於異沒有跟著衝進箭陣,只是遠遠看著,一見曹震身上突地射出銀光,不由咦的一聲:「這是什麼,能發光,而且那麼沉重的一刀砍過來,竟然不閃不避就這麼硬扛了,難道也是斗神甲,發銀光,白銀甲?他哪來的白銀甲?先前沒見他披甲啊?」

  疑惑之間,他留意了一下曹震的裝扮,卻沒看出多少異樣,曹震本是禁軍軍官,身上本就是披甲的,於異又是個大大咧咧的人,對細節不太留意,自然看不出來,但有一點至少他注意到了,先前曹震與白道明廝鬥,可不敢以身子硬扛白道明風刀,這會兒卻敢硬扛了,明顯是多了倚仗。

  他心下疑惑,便不去看如瘋似狂的萬丸紅和再一次陷進青銅甲士包圍的王子長,而只是盯著白道明與曹震的打鬥,只見曹震不閃不避,硬接一刀,雙拳猛轟,拳罡一擊十餘丈,如巨浪撲堤,白道明顯然沒想到曹震身上有甲,措手不及,回刀格擋時,已落在下風,一時給曹震雙拳轟得連連倒退。

  先前白道明與曹震打了個旗鼓相當,真個拼起命來甚至還能略佔上風,這會兒卻是一招就丟了先手,隨後更給曹震壓著打,這前後的變化實在太大,於異到這會兒完全可以確定了,曹震身上披的,就是斗神甲,發銀光,那就是白銀甲,至於光圈比那些白銀甲士的小,不是他功力低,而是光圈凝得更厚實,才能硬扛白道明的風刀。[]

  他猜得沒錯,曹震身上,確實是披了一幅白銀甲,哪來的呢,不是皇帝單賜了幅白銀甲給他,而是曹震在撿查那六名白銀甲士的時候,發現六幅白銀甲雖各有損傷,但傷損處並不相同,斗神甲是軟甲,而且是五件套,上身胸甲,下身戰裙,左右護肩加一對靴子,最後再加上頭盔,頭盔最重要,必要戴上頭盔,甲上的靈力才能形成一個整體,而這六幅甲,有的傷了衣,有的傷了裙,有的傷了頭,但總有沒傷損的,而把沒傷損的湊一起,竟就給他湊成了一幅白銀甲,天帝賜下的斗神甲極少,管理也就極嚴,本來沒有天子旨意,曹震是絕不敢披甲的,但他估計白道明等人不會死心,必然會去而復來,而萬一防不住傷了忽牙喇或丟了和約,他還是個死,所以一咬牙披了白銀甲。

  斗神甲最看重整體防禦,但並不是說,單幅甲的防禦力就不行,那要看什麼人披,這個其實和人界的鐵甲差不多,一幅絕世的寶甲,若是披在一個武功平平的小兵身上,最多防護力強一點,並不能讓這個小兵成為絕世猛將,可若披甲的本身就是一個絕世猛將呢,那就叫如虎添翼,而斗神甲穿到一流高手身上,恰如絕世猛將披上了超級寶甲,斗神甲所有的潛力頓時都給激發了出來,所以曹震身上才形成丈許左右的銀光圈,所以面對同是一流高手的白道明的刀勁,他也不閃不避,敢挺著肩膀硬扛,斗神甲帶給曹震的,並不僅僅只是防禦力的提高,而是整體實力的大幅提升,因為他可以放手進攻,而不必防守,一個人只攻不守,實力至少提升三成以上,而一個一流高手實力提高三成,那就是非常恐怖了,所以曹震一個不防就搶得先手,隨後就步步佔先,壓得白道明氣也喘不過來了,只不過斗神甲給他增強的只是防禦的實力,進攻的力量並沒增強,所以他雖佔到上風,想要白道明性命,卻也不是一時半會間就能做到的。

  萬丸紅一衝亂箭陣,立時便衝向最中間的三輛馬車,那三輛馬車成品字形停放,也不知忽牙喇躲在哪輛車裡,也無所謂,三輛車全掀開看看就知道了,至少萬丸紅是這麼想的,看看離著不過十丈,忽聽得一陣機簧聲響,三輛馬車上同時射出雷箭,每輛車上都是六枝箭,而且勁力極強,速度極快,不是弓,而是弩,看這勁力,還是禁軍裝備的人界最為精良的雷神弩。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