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斷頭相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王子長給青銅甲士困住,青銅甲士雖遠不如白銀甲士,但勝在人多,以三抵一,到也輸人不輸陣,其實三個青銅甲陣互相配合,還真是一個陣,名為三才陣,六人合一人,三人成三才,王子長筆點魁星勁道雖強,卻是點不破三才之勢。而那六名白銀甲士也同樣是一個陣,名為梅花陣,只不過金百萬太強,梅花陣沒什麼變化了,就是死扛,可死扛也有死扛的用處,金百萬黃金掌金算盤全都出盡,不但打不破白銀甲士的銀光圈,銀光圈反有往外漲的架勢。

  而在外圍,禁軍亂了一陣後,終於也反應過來,到底是訓練有素的職業軍人,不說戰力有多強,至少起碼的應變能力還是有的,在各級軍官的指揮下,兩千禁軍迅速布成陣勢,即圍內,又禦外,起不起作用先不說,樣子是擺出來了。

  起碼彭越是唬住了,捶胸叫道:「都給圍死了,這下怎麼辦,昏君啊,居然把天帝賜給的鬥神甲分了一半出來護送蠻狗,昏君啊。」

  於異也皺起了眉頭,白道明幾個的情勢明顯不好,這會兒莫說殺忽牙喇奪和約,只怕自己想要全身而退都有些難了,這讓他想到白道明口中的鷹七,想:「那鷹七莫非真的是給女人纏住了,沉迷女色,算什麼英雄好漢。」忽地又想:「七鬼面不是有七個人嗎?鐵鬼面死了,還有六個啊,聽他們的說法,金百萬是銀鬼面老二,白師叔是銅鬼面老三,王子長雖是太守,只做到老六,然後鷹七是萬丸紅,那麼還有兩個呢,老大金鬼面又是哪個?還有個老五虎鬼面,到哪兒去了?」

  於異只想到剩餘的幾鬼面沒來,卻完全沒想過自己要下去幫忙,當然,面對禁軍已然佈下的陣勢,貿然往下衝要冒一定風險,但問題是,於異腦子裡根本就沒起過這個念頭,因為薛道志李道乾的卑鄙,他對白道明始終心懷疑慮,雖然柳道元生前對白道明頗多讚譽,雖然白道明是七鬼面之一,於異心中的好感卻始終不多,雖然白道明口口聲聲為國為民,他卻只是冷眼旁觀,最終結果出來之前,於異不會真個信他的話,當然也不會把自己給繞進去,為國也好為民也好,哪怕你為天為地呢,於異就只是袖手看著,當然,這也與他打小受過的教育有關,狼屠子就沒教過他國與民的觀念,為國為民,他熱血就沸騰不起來,太虛了,不實際,只除非是實實在在的人做出了實實在在的事,例如柳道元為了阻止精鐵走私,連本門派的面子也不給,最終死在了本派掌門人的陷阱裡,這才讓他佩服,這才讓他憤怒,也才讓他熱血沸騰,戾氣狂湧,不惜自殘身體毀了風雷神罡,只為要與風雷宗劃清關係。至於眼前的事,雖然一個巨富一個太守居然不顧一切與朝庭作對,他也只覺得稀奇,並沒有感動,有的,只是一個看戲的心思。

  外圍的於異彭越都看出形勢不妙,內中的白道明三個更是心知肚明,白道明暴吼如雷,風雷神罡運到十二成,一把風刀如瘋似狂,猛砍猛劈,但曹震功力不在他之下,雖然略取守勢,卻是絕不落下風,白道明想要打敗他去給金百萬幾個幫忙,短時間內基本沒有可能,王子長金百萬兩個也都差不多,兩人都使出了全付本事,但斗神甲最大的長處就是它的整體防禦,數千年來,魔界出了無數驚天動地的大魔頭,卻也全都拿斗神甲的這個特性毫無辦法,惟有創出魔神甲,以甲對甲,金百萬王子長又有什麼本事破得了斗神甲布下的陣勢?

  白道明情急之下,霍地裡縱聲長嘯,他這嘯聲,不是助力發刀,而是想召喚鷹七萬丸紅,然而枉自山鳴谷應,卻並沒聽到鷹七的回應。

  王子長雖官到太守,卻是性子急燥,忍不住就大罵起來:「鷹七你個王八蛋,你就死在女人堆裡吧。」

  金百萬叫道:「只怕是我們先死吧,不過人生百年,先死後死,也沒什麼區別。」說到這裡,他忽地也縱聲長嘯起來,邊嘯,身子忽地急速轉動,越轉越快,轉到極速,身子忽地凝住不動,然而腦袋卻沒停,仍是高速旋轉,脖子剎時就擰成了麻花,而腦袋卻急速脹大,只是一眨眼,他腦袋突地大了至少三倍有餘,他腦袋本來就大,這會兒更是奇大無比。

  「這是什麼奇門怪功。」於異大是奇怪:「不是急瘋了心,抽瘋了吧。」

  不但他奇怪,便是擋著金百萬的六名白銀甲士也非常奇怪,個個眼鼓鼓瞪著,但王子長白道明兩個卻似乎知道金百萬的這門功夫,白道明急轉:「老二不可。」王子長也叫:「先退回去找了鷹七再來,不可玉石俱焚。」

  金百萬腦袋卻是急轉不停,剎時又大一圈,驀地張嘴:「寄語大哥,斷頭相見。」說了這句,他雙手張開,身子霍地反向一旋,口中同時一聲悶哼,隨著這一聲哼,他脹大到極點的腦袋突地炸裂,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炸響。

  這一聲炸響,脆利暴烈,如天公發怒,當頂炸雷,震人魂魄。

  隨著這聲炸響亮起的,還有一道金光,驀然炸開,便如突然躍出山頂的金陽,光芒萬道,猛一下轟在了銀光圈上,黃金巨掌狂轟也轟不開的銀光圈,這會兒卻如枯木朽紙遇上了驚天洪濤,一衝而散,六名甲士齊齊飛跌出去,白銀斗神甲組成的銀光圈,居然就這麼破了。

  只是以生命為代價。

  那一剎間,於異完全呆住了,腦子裡一片空白,什麼也不能想,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金百萬居然會以如此悲壯的手段來破陣,他以百萬巨富之身,要什麼有什麼,不惜冒暴露的危險來與朝庭作對,已經讓於異有些想不通了,這會兒竟然以生命為代價,他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真的值得嗎?[]

  彭越也呆住了,而白道明王子長卻剎時瘋狂起來,兩人同聲悲叫,出手如狂,白道明不顧一切,連劈三刀,根本不管曹震的拳頭,曹震不知是受他氣勢所攝,還是震驚於金百萬的血勇,竟就閃過一邊,白道明一衝而過,在金百萬屍身倒地前抱住了他身子,而王子長也衝破了青銅甲士的圍困,衝了過來。

  白道明叫:「走。」

  王子長道:「跟我來。」兩眼通紅,銳光如電,當先衝出,白道明抱著金百萬屍身隨後跟上,曹震和三隊青銅甲士來不及阻攔,眼見兩人狂衝出去,而外圍的禁軍受金百萬腦袋爆炸的巨響所震,一個個都傻了,也沒一個人放箭,山谷內外,數千雙眼睛,眼睜睜看著兩人一屍逸走。

  兩人飛出鎮外,曹震也沒追,只命禁軍嚴密戒備,自己去撿視白銀甲士的傷勢,金百萬這斷頭一爆,力道猛惡之極,六名白銀甲士中前三名給血肉打擊臉面,當場死亡,後三人也受了程度不同的輕重傷,而六幅白銀甲也全都受了損傷,六幅白銀甲組成陣勢的整體防禦力極強,但白銀甲士一受傷昏迷,不能運轉靈力互相融合支撐,整體的防禦給打破,單幅的白銀甲防禦力再強,可也撐不住金百萬腦袋的劇烈爆炸,因此也全部受損,曹震一時間叫苦不迭,若白銀甲沒受損,即便六名白銀甲士全死了他也不至太擔心,從青銅甲士中選六人來換上就是,效果相差不會太大,但白銀甲一受損,可就去了一大助力。

  直到白道明兩人身影消失不見,震驚中的彭越才醒過神來,一臉激動的感嘆:「好個斷頭相見,真正千秋義士,有此忠良,國朝不絕啊。」

  於異心中也是激盪難平,卻不太愛聽彭越這種有些兒文皺皺的話,道:「彭大人,你且躲在這裡,我去看看。」

  也不管彭越答不答應,飛身而起,不過他還是留了個心眼,先往後飛,繞一個大彎子才往白道明兩人落腳處飛去,免得給禁軍中高手看見,到這山裡來搜,把彭越搜出來就不妙了,而感應白道明的離魂知道,白道明飛不過十餘里就落了下來。

  這一次不必變狗,直接就飛過去,遠遠的便聽見一人放聲哭嚎:「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是我害了二哥啊。」聲音有些生疏,好象即不是白道明的聲音,也不是王子長的聲音,於異心下奇怪,筆直飛過去,卻見除王子長白道明外,還有第三個人,這人是個三四十歲左右的男子,身姿欣長,五官俊朗,長相極為俊美,打扮也極為花俏,竟真的是那個風流浪子萬丸紅,這會兒萬丸紅跪在金百萬的無頭屍身前,卻是號淘痛哭,白道明王子長兩個站在邊上,也都是一臉的淚,白道明聽到風聲,看一眼是於異,又扭過頭去,於異落下風頭,走近去,卻也不知說什麼好,只是看著金百萬的無頭屍身,深深感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