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黃金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他身法快,但這些北蠻護衛不但是箭術好,同時也是受過特訓的,有對付玄功高手的經驗,數十名北蠻護衛下半身不動,上半身卻跟著金百萬的身子轉,金百萬才撲近十丈,又是一撥箭雨射來。

  若是弩,第一撥箭雨過後,以金百萬的身法就可直接撲過去了,弩勁力大,但上弦慢,不可能再有上弦的機會,所以青銅甲士對上王子長,一箭不中,立馬把弩掛到了腰上,撥刀硬幹了,但弓不同,弓射速快,蠻夷本長於射術,這些北蠻護衛又是精中選精的神射手,發箭的速度快得異乎尋常,根本不給金百萬機會。

  金百萬眼見箭到,當然不會硬闖,故枝重施,忽地右閃,箭雨再次落空,不過他再次撲擊時,進不到十丈,箭雨又來了,這次金百萬卻是陡然撥高,一衝數十丈,再又一個倒栽蔥,猛射下來,便如老鷹撲雞,只是下面的不是雞,而是射鷹的北蠻武士,眼見離著馬車頂還有三十丈不到,巫靈箭又如飛蝗般射了過來,金百萬早有準備,一個跟斗,斜裡翻開,再又撲擊,如此連環十餘次,北蠻護衛的勁力終於消耗得差不多了,雖然還能射,勁力反應卻已差了很多,這其實已是相當不錯了,換了禁軍,沒幾個人能夠用這種強度連續開弓七箭以上,僅以箭術而論,這些北蠻護衛至少要比禁軍強一倍。

   金百萬哈哈一笑,忽地猛繞圈子,北蠻護衛本來勁力就消耗得差不多了,再這麼一繞圈子,頓時就亂了陣腳,金百萬忽地一個猛撲,終於衝近,隔著二十丈,他一聲怪笑:「你們這些蠻子射得爺爺也夠了,且看爺爺手段。」

  雙手齊揮,十餘道金光打出,其速如電,這些北蠻護衛中自然也有不少練過魔功的,但大部份只是普通護衛,除了少數幾人或閃或格,至少還有七八人正給金光打中,慘呼聲中,眼見是不活了。

  金百萬雙手迅快無倫,幾乎是前一撥金光才出,後一撥金光又至,連發了三四撥金光,至少打倒一二十名北蠻護衛,才又迎來一撥箭雨,這一撥箭雨少了許多,也弱了好些,金百萬這次不閃不避,左手從懷中掏出一物,居然是一把金算盤,只見他平託算盤,右手連撥,竟然是打起算盤來,於異遠遠看著,又是好笑又是驚奇,這帳房先生的功夫,難道對付得了巫靈箭布成的箭雨?

  卻見金百萬五指連撥,快得不可思議,每撥一下,算珠上便串起一道金光,那算珠竟然是黃金打製,箭雨射到他面前時,他至少撥出了數十道金光,在身前布下一道金色光幕,巫靈箭撞上光幕,便如撞上金牆,竟是射不過來,紛紛跌落。

  金百萬邊打算盤,邊往前衝,二十餘丈距離,只是一個跨步就到了,身子一近,金算盤一晃,金光連閃,面前的北蠻護衛齊給金光打飛,眼見再無阻隔,便在這時,後面一輛馬車上突地跳下六個人來,這六人竟也和那些青銅甲士一般裝扮,一下車便列成陣勢,各端強弩,為首的人叫一聲射,六枝雷箭齊射金百萬,此時距離即近,雷神弩又是強力無倫,再加射的又是上品雷箭,只是一眨眼,六枝箭便射到了金百萬眼前。

  金百萬似乎也沒想到這馬車中還藏得有青銅甲士,大吃一驚,這時方顯出他的真本事來,只見他手往懷裡一掏,再一揮,眼前忽現一道金光,卻不是金色的算盤珠,而是一個巨大的銅錢,那個銅錢擋在金百萬面前,金光閃閃,把夜幕似乎都撕開了一片,銅錢外圓內方,裡面一個錢孔,足有大腳盆大小,六枝雷箭齊齊從錢眼中穿過,說來應該還是要射到金百萬身上的,奇怪的是,六枝雷箭一過錢眼,線路居然就偏了,斜著從金百萬身前掠了過去。

  於異看得稀奇,叫道:「不愧是金百萬,出手就是錢,到古怪,怎麼雷箭鑽了錢眼就偏了呢。」

  彭越在一邊道:「任何東西只要鑽了錢眼,就必然走歪路。」

  他這話本只是一句感嘆,但卻還真給說中了,金百萬這銅錢,名為見錢眼開,心法便從世態中悟來,見錢眼開,拿錢消災,只要鑽了錢眼,便是雷箭也要改道。

  眼見雷箭無效,為首的甲士一聲厲喝:「殺。」反手掛了雷神弩,撥刀出鞘,身後五名甲士同時撥刀齊喝:「殺。」

  隨著喝聲,六人身上忽地射出銀光,銀光成圈,卻比前面甲士的青光圈大,有近兩丈方圓,銀光圈互相融合,融成一個十餘丈的銀光圈,遠遠看去,只見一片銀白,彷如天邊初升的月亮。[]

  先前青銅甲士身上都是一片青光啊,而且光芒也遠沒有這般耀眼,於異還沒明白,邊上的彭越卻猛地罵了起來:「昏君,昏君,豈有此理。」

  看著他痛心疾首的樣子,於異突地明白了,忍不住失聲驚呼:「白銀斗神甲,這昏君還真是捨得下本錢啊。」

  天帝為了維護天子在人界的尊嚴,特賜了一批鬥神甲,其中青銅甲六隊三十六幅,白銀甲兩隊十二幅,為天子皇宮禁衛及出行之儀仗,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狗皇帝為了討好蠻使,不但派出了三隊青銅甲士,還派了一隊白銀甲士護送,天帝賜給他的鬥神甲,居然分出了一半。

  就是金百萬,似乎也沒有想到,竟是在那裡呆了一下,那隊白銀甲士便就衝了過來,為首甲士一聲狂喝,一刀劈下,刀罡如龍,長達十餘丈,狂捲而來。

  金百萬驀地裡仰天狂笑:「好,好,好,白銀甲算什麼,看你爺爺我的黃金手。」笑聲隱含悲憤,聲震山谷,笑聲中單掌一豎,一掌推出,掌一出,陡然變大,化成一個巨大的金手掌,正撞中刀氣。

  青銅甲士中,為首的青銅甲士只是三流身手,其餘十七人不過玄功初成,而這六名白銀甲士身手就要高得多,普遍能挨著三流的邊,為首這人更是已足可躋身二流之境,然而金百萬修為已到一流之境,心憤皇帝老兒為護蠻狗居然派出了白銀甲士,這一掌,出盡全力,不但一掌撞散刀氣,更狠狠的擊在那銀光圈上,金光與銀光一撞,銀光圈往後一退,卻未破散,而金光卻一分為二,順著銀光圈的邊沿散了開去。

  金百萬這威猛無鑄的一掌,竟爾無功。

  「再接爺爺一掌。」金百萬大步跨進,復又一掌擊出。

  為首的白銀甲士同樣一刀劈出,與先前一樣,刀光給金光撞散,金光卻撞不散銀光圈,金百萬連劈十餘掌,都是如此。

  看到這裡,於異終於明白了,斗神甲最大的功用,不是單個的防禦力有多麼逆天,便如雷箭,箭上靈力再強,單枝箭也不過如此,要想威力大,必要借箭陣,鬥神甲也一樣,單幅的甲,防禦力再強也有限,三流高手穿上斗神甲,單打獨鬥也一定打不過一流高手,甚至不一定就贏得了二流高手,鬥神甲的長處,就是可以藉甲上靈光互聯互接,形成整體的防禦力,兩幅甲,便是合二為一,十幅甲,便是合十為一,百幅甲,便是合百為一,神界每次出戰魔界,最多一次也不過出動了兩千斗神甲,但兩千斗神甲融成一體,卻是無往而不勝。

  金百萬掌上金光其巨如山,其重如雷,照著銀光圈不絕狂轟,卻始終無功。

  金百萬這巨掌,就叫黃金掌,黃金柔中帶剛,金百萬這黃金掌也是一樣,一掌之出,力如怒濤,但白銀甲士的銀光圈卻有如大海,再大的浪濤打過去,都會給大海的柔勁散去,金百萬一時焦燥起來,黃金手忽地一收,左手取金算盤,右手猛地撥動起來,其聲清脆如珠落玉盤,隨著他的撥動,金光連閃,一道道金光如利箭般射向白銀甲士。

  他這金算盤可不是普通的金算盤,乃是他祭練多年而成的一件法器,盤上金光,名為財源滾滾,金光好看,聲音好聽,名字更是非常討喜,但射出來的金光卻是極為厲害,尤其是在短距離內,連綿不斷的金光比箭雨更可怕。

  但黃金掌即轟不開銀光圈,金光也一樣,金光一起,銀光圈便飛速旋轉起來,便如一個巨大的銀盤子,將打來的金光通通彈開,於異在遠處看得暗暗咋舌:「這白銀甲果然了得,青銅甲要十八人人才能困得住王子長,這邊六個人就把金百萬擋住了,一個可抵三個。」

  這時白道明給曹震纏住,半空中刀來拳住,半斤八兩,誰也勝不了誰勝,即便能分出勝負,至少也要千招以外。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