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青銅斗神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那個無所謂。」金百萬搖頭:「趁著夜色,摸近了快速突擊,不等他們列成箭陣就給他衝亂了,再一巴掌拍死忽牙喇,搶了和約就走,也就是三兩句話的事。」

  白道明王子長齊齊點頭,王子長雖是太守之尊,卻似乎沒什麼坐性,道:「我去看看禁軍大隊到了哪裡,你們在這裡等老七。」

  金百萬道:「我也去。」

  兩人說著御風而去,白道明到是不性急,一個人坐在那裡慢慢的品酒吃燒雞,於異本想等那個萬丸紅來,看看到底是不是真是那個風流浪子,不過又擔心白道明突然發心回去看彭越,到時不見了他,只怕起疑心,便也悄悄摸回來,順手在草從中打了隻兔子提了回去,對彭越道:「彭大人,我打了隻兔子,反正禁軍要來還早,我們且吃著兔子慢慢的等。」

  彭越到有些猶豫,道:「不會給禁軍中高手發覺吧。」

  「那不會。」於異搖頭:「遠著呢,而且禁軍中就算有高手看見,也只以為是山中哪個獵人燒野火,不可能有別的懷疑。」說著生起火來,把兔子烤了,同時留意著空中,卻始終不見另有人飛來,心下便想:「莫非那萬丸紅真給陷在女人堆裏出不來了?」

  傍黑時分,禁軍大隊到了夾山鎮外,彭越興奮的叫:「來了,來了。」

  他一個書生,對打鬥卻似乎很感興趣,於異有些好笑,卻想:「不知那萬丸紅來了沒有。」

  禁軍大隊兩千餘人,前後拖出裡餘,便如暮色中一條逶迤的長蛇,於異想:「若是我,便不等他們進鎮,釘著忽牙喇馬車所在,直接衝擊,效果更好。」

  他這個念頭才起,對面山頭忽地竄起三個黑影,淡淡的暮色中,仿若三隻晚歸的宿鳥,但於異眼光尖,卻知那不是鳥兒,而就是白道明三個,心下暗叫:「好,不愧是老江湖,果然會抓機會。」卻又想:「那萬丸紅看來是真的沒來了?」

  白道明三個一竄起,便直撲禁軍腰部,那是忽牙喇馬車所在,其勢有若閃電,便如撲雞的老鷹。

  但禁軍也有防備,幾乎是白道明三個一現身,罡氣一動,便給禁軍中高手發覺了,但聞一聲厲喝:「敵襲,戒備。」喝聲中,一人飛身而起,居然迎著白道明三個衝了上去,正是先前和於異對了一招的那禁軍軍官,顯然便是曹震了,很明顯,曹震是看出白道明三個都是高手,撲擊速度太快,怕手下來不及佈陣就給衝亂了,所以要先行迎上纏住白道明三個,只見他身到半空,猛地裡厲聲一喝,雙拳連擊,剎時擊出十三道拳影,每道拳影都有冬瓜大小,前後疊加,恰如一隊悍勇無比的猛士,擊向白道明三個,拳勁撕裂空氣,居然發出沉雷般的悶響。

  於異暗叫一驚:「想不到這人的震山拳如此剛猛,看來先前和我對招,還是沒用全力了。」

  白道明三個本是並頭齊進,一見曹震迎上,白道明厲叫一聲:「來得好,且讓老夫看看,禁軍三校尉之一的震山拳曹震到底有多少斤兩。」同時猛然加速,超過王子長兩個,雙手過頂,手中同時凝成一把風刀,那刀有一丈餘長,刀面寬及尺餘,其色青黑,有若實質,於異所隔山頭約兩裡有餘,仍看得清清楚楚,不由暗嘆白道明修為之深,還在他想象之上,或許還比不上柳道元,卻絕對強過李道乾,基本能與薛道志齊平。

  白道明三個都戴了鬼面具,白道明是銅面,金百萬是豹面,王子長是銀面,鬼面都是青面獠牙,猙獰之極,於異之所以分得清楚,是看三人身形,白道明矮,王子長瘦高,金百萬胖壯,否則還真不好認。

  白道明一刀狂劈,正迎上曹震拳勁,兩勁相撞,轟然巨震,山鳴谷應,其勢之威,恰如天地間打了個炸雷。

  曹震為了掩護手下有反應的時間,這一拳用了全力,白道明為纏住曹震不使他騰出手再纏著王子長兩個,這一刀也用了全力,卻是半斤八兩,誰也沒占便宜,兩人同時悶哼,齊齊後退,一退數十丈,白道明身形稍凝,復又撲上,口中狂叫:「再來。」

  而在他與曹震硬拼之時,王子長金百萬卻已左右散開,繞過曹震,射向禁軍大隊,白道明的目地,就是要死死纏住曹震,不讓曹震有回頭的機會。

  在他如此狂猛的撲擊下,曹震也確實回不了頭,兩人功力半斤八兩,曹震便竭盡全力,也只是與白道明拼個平手,若分心截擊王子長兩個,便絕對擋不下白道明的全力撲擊,一旦落了下手,再想板回來可就難如登天了,必給白道明一路追殺到死,只除非他能挺到白道明力竭,他當然不會把自己置於這種絕地,這時他有兩個選擇,一是不顧一切,盡全力與白道明拼鬥,二是索性回頭,放棄攔截白道明三個的想法,自然也就不必與白道明拼命,然而這兩個選擇都有害處,他若與白道明死鬥,禁軍中可再沒好手能攔得住王子長兩個,而此時禁軍箭陣並未布好,根本攔不住王子長兩個的撲擊,只要給王子長兩個撲近,箭陣也就沒什麼效果了,非給沖得大亂不可,而若是回頭呢,其實也差不多,反會亂了軍心,所謂將是兵之膽,他一招便輸,手下兵丁可就更亂了。

  於異一眼便看破曹震所處的窘勢,心下也替曹震作難,若換了他來,還真不知要怎麼選擇,心下暗叫:「白師叔三個這一撲還真見了效,只要王太守兩個衝近,這事便成了,不能布成箭陣,普通禁軍再多也沒什麼用。」

  但事實卻出乎他的預料,眼見白道明撲來,曹震竟也大聲叫好,雙拳左右齊出,迎上白道明風刀,全然不顧王子長兩個對禁軍的撲擊,禁軍確實有些亂,但亂的只是頭尾,腰部卻沒亂,一群禁軍飛快的圍成一圈,將一輛馬車圍了起來,王子長兩個撲到百丈左右時,這一群禁軍中忽地衝出十餘人,於異眼尖,發現這些人衝出前,有一個小動作,這些人身上本來都披了一件青綢披風,出來前,都把披風解了,動作整齊有致,解一個披風,竟彷彿是經過訓練的,然後同時從背後取一個頭盔樣式的軟帽戴在頭上,這才衝了出去。

  普通禁軍不列陣死守,居然還衝出去想迎擊王子長金百萬這樣的高手,簡直就是找死,於異正覺奇怪,猛然瞪大了眼睛,這些人身上突地冒出青光,隨後竟就騰空而起,穩穩立在空中,並布成一個陣式,六個人在前,十二個人在後,成一個錐形,彷如一隊南飛的青雁,每人手中持著一張弩,穩穩對準王子長兩個。

  讓於異驚訝的不是弩,而是他們身上發著青光的衣甲,他仔細盯了一眼,才終於確定,情不自禁驚呼出聲:「青銅斗神甲。」

  斗神甲出於神界,是神兵的標準裝備,因防禦力的高低,分為三大類,第一類是最低級的青銅甲,裝備普通神兵,第二類是中級的白銀甲,裝備校尉一級的軍官,第三類是最高級的黃金甲,裝備神界大將,黃金甲之上,其實還有七曜沉雷甲,不過七曜沉雷甲只有一幅,由神界七曜合力祭練而成,算得上斗神宮的鎮宮之寶,每次出戰,都由斗神尊者親自披掛,若斗神尊者不出,則此甲亦不會輕出,只不過有傳說,七曜沉雷甲莫名其妙遺失了,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斗神宮是關了三百年了,否則北蠻西夷也不至於這般猖狂,還不是魔界支持的緣故。

  神界鬥神甲和人界的盔甲不同,人界的盔甲,製造的材料無非是皮料或銅鐵等材料,而斗神甲雖有青銅甲白銀甲之名,製造的材料卻即不是青銅也不是白銀黃金,之所以這麼叫,是因為運功時甲上迸發出的不同的靈光所致,製造斗神甲的材料,要比人界製造盔甲的材料複雜得多,僅配比的靈石就有十多種,要由神匠反復祭練,再經靈獸之血煅洗,最終才能成甲,因材料難得,一些靈石極為稀少,價格昂貴,成甲不易,所以神界裝備的斗神甲並不多,青銅白銀黃金三種甲合到一起,也不過三千餘幅,其中青銅甲最多,有三千幅左右,白銀甲三四百幅,黃金甲最少,不到百幅。

  論功用,斗神甲和人界的盔甲到是差不多,都是對身體起防護作用,當然,斗神甲的防禦力要比人界的盔甲強得多,另一個特色就是,斗神甲可以禦風,當然,斗神甲還有其它功用,那就不是於異所知道的了,只是聽說七曜沉雷甲積七曜靈力,有翻天覆地之威,不只能防而,而且能攻,魔界最強的神魔甲在七曜沉雷甲面前,就如一張破紙,這當然有些吹,不過七耀沉雷甲很強,卻也是天下公然的。[]

  一個戰士,有甲與無甲的區別非常大,而對修練玄功的人來說,有甲與無甲,區別也同樣非常的大,當然,這甲是斗神甲或者神魔甲,不是普通的鐵甲皮甲,狼屠子曾嘆息過,他若能得一幅甲,名頭至少要大上一倍,可靈石難得,尤其是五種斗神石,產量極為稀少,且產地都給神界霸佔了,看管極嚴,外界很難得到,即便偶爾能得到幾塊,也不夠煉甲之用,狼屠子便有三塊,僅能打得一片甲頁,能做什麼,也就是日常拿著把玩吧,後來到了於異手裡,一直放袋底里,差點都忘了,這會兒一家夥見了十八幅青銅甲,他的眼睛可就一下子瞪大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