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金百萬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白道明交代完了,往東飛去,於異突地起心,在白道明轉身時,微運神眼,照住白道明影中離魂,念動咒語,施展了咒影術中的追影。

  所謂追影,就是可以借人的影子追蹤人,一旦中咒,無論被咒的人走到哪裡,施咒的人都可以追蹤得到,當然,有一個距離限制,功力高的,可在百里之外生出感應,於異所有藉願力練成的功夫中,就只咒影術成就最高,只要白道明不離開他百里之內,他就能知道白道明的確切位置。於異之所以對白道明施咒,是看白道明突然要離開,估計其他鬼面可能藏在另外的山頭上,他對神秘的七鬼面非常的感興趣,想偷偷摸去一睹真貌。

  他運勁極微,又是大白天的,紅光極為微弱,幾近於無,白道明即沒發覺,彭越就是面對面卻也沒看到。

  白道明御風而去,於異對彭越道:「彭大人,你在這裡稍待,我去去就來。」也不說做什麼,彭越當然也沒道理阻攔他,難道說我怕鬼怕狼怕老虎,你陪著我?彭越這人雖是讀書人,到偏有幾分硬氣,只是沖他一笑:「可莫誤了觀戰。」

  於異笑道:「放心,禁軍要來,起碼還要半日。」御風而起,卻是飛向與白道明相反的方向,免得彭越生疑,飛過一個小山嶺,落下來,施展咒影術,把自己咒成了一條狼,這中間他一直凝著心神,感應著白道明的離魂,白道明果然只飛出十多里就落了下來,恰就在對面的山谷裡。

  即化了狼,於異可不敢飛了,萬一一個不小心,給白道明發覺做狼精打下來,那就要命,四肢著地,翻山而行,化狼而施展狼行術,那速度比真狼還要快得多,不過到隔著白道明離魂兩三里左右,他就把速度放慢,輕手輕腳溜過去。

  轉過一個山腳,遠遠的一個小山谷,白道明就在山谷中,他面前還坐了兩個人,放了幾樣熟食,卻在那兒喝酒。

  「不是只死了鐵鬼面,還有金銀銅虎豹鷹六個嗎?怎麼只到了兩個?」於異心下思忖,藉著樹木掩護,又潛近了百丈左右,細看那兩人。

  兩人都有五六十歲年紀,一胖一瘦,坐在白道明左手的是個胖子,坦著胸,一身的白肉兒,脖子下也是一圈肥肉,顯然是養尊處優之輩,但看到這人的耳朵時,於異突地一愣:「金百萬?」

  金百萬的大名於異不知道,只知道這人家資鉅萬,富甲一方,因此人人都叫他金百萬,於異也沒直接和金百萬打過交道,只是在三年前遠遠見過金百萬一面,當時金百萬為孫子百日大擺酒席,狼屠子帶於異剛好經過,也給相熟的江湖朋友邀著往賀,那場面之大,是於異平生僅見,因為金百萬擺了個十里長席,以東海郡著名的長鯨樓為中心,東西擺開,剛好十里,任何人,只要抱拳說一聲恭喜,便可入席大吃,席之長,人之多,場面之熱鬧,看得於異目瞪口呆,後來聽人說,僅那一天酒,花了金百萬十萬兩銀子,金百萬之富,又何止百萬。

  因狼屠子有點兒名聲,所以不是在街上吃的,而是進了長鯨樓,於異便見了金百萬一面,金百萬面有異象,一對耳朵格外的長大,有如佛耳,所以於異雖只看了一眼,還是牢牢記住了金百萬的樣子,其實就算沒有那對特異的耳朵,於異只要看了一眼,也絕不會忘記,那酒席,太誇張了啊,但這會兒於異卻硬要看到金百萬的耳朵才認出來,卻是因為想不到,那富裕到一席酒花掉十萬銀子的金百萬,怎麼可能坐在這山谷裡呢。

  「難道金百萬居然是七鬼面之一?這到是怪了。」於異心下怎麼也不能相信,只以為自己看錯了,可金百萬的樣貌他記得清清楚楚,絕不會忘,這個席地而坐和白道明喝酒的胖子,就是金百萬,絕不會錯。

  於異直著眼睛看了金百萬好半天,這才能轉開眼睛去看旁邊的瘦子,而這一看,他可又猛揉眼睛了,揉了兩次,看了半天,沒錯,這人認得,居然是朱林郡太守王子長,為什麼認得呢,因為狼屠子的老巢,就在朱林山上,於異經常下山給狼屠子打酒,他又好看熱鬧,每年秋季處斬犯人,他是一定要去看的,而王子長這個太守每次都會去監斬,如果說於異只見了金百萬一面就記住了,見過王子長四五面難道還會記錯,不可能嘛,可堂堂一郡太守,怎麼也到了這裡呢,難道也是七鬼面之一,那怎麼可能,七鬼面名氣雖大,不過是江湖人物,王子長可是官呢,而且是不小的官,太守呢,正四品的高官。

  怪事年年有,沒有今年多,於異看看王子長,再看看金百萬,看看金百萬,再又看看王子長,整個人都有些傻了。

  如果他們不是七鬼面,怎麼在這個時候和白道明坐在這裡等待,如果他們是七鬼面,可一個太守,一個百萬巨富,又怎麼會做了鬼面呢?而且要截殺蠻使,逆天而行,這要是一旦洩露給朝庭知道,王子長的官帽子即保不住,金百萬的百萬家資也同樣保不住,這代價可也太大了啊。

  這時王子長似乎有些不耐煩了,站了起來,四下望了一望,道:「老七怎麼還不來?不是說他收到消息了嗎?」

  「是收到消息了。」白道明點頭:「我見到了老七留的暗記,卻不知為什麼這會兒還沒來。」

  「老七,難道是鷹鬼面?」於異心下思忖:「難道他們這一個太守一個百萬,竟真的是七鬼面之一。」

  卻聽金百萬呵呵笑道:「那個風流浪子,怕又是給哪個小娘們纏住了吧。」

  王子長哼了一聲:「很有可能,若誤了事,看我怎麼收拾他。」

  「應該不會。」白道明看看天色:「其實還早,天傍黑再動手也不遲。」

  王子長點頭:「那到是,天一黑,禁軍箭陣威力至少減半。」

  金百萬卻笑道:「你們說,老七是不是真的採了一萬個女孩子的紅丸。」

  王子長撇了撇嘴:「誰知道。」

  白道明也笑著搖頭:「這個確實不知道,不過上千該是有的,那風流浪子,是真有幾分勾引女孩子的本事。」

  金百萬笑道:「那該叫千丸紅啊,叫萬丸紅豈非名不符實。」

  白道明卻道:「這麼多女孩子,我只替他累得慌。」

  金百萬道:「也是啊,女人多了真是煩,我有時候睡到半夜醒來,硬是想不起邊上的是哪一個。」

  「哈哈。」王子長本來板著臉,聽到這裡也忍不住一笑,白道明更是笑噴了。

  於異卻沒笑,他又有些傻了,因為萬丸紅這個名字他聽過,乃是江湖上著名的美男子,也是聲名狼藉的風流浪子,他姓萬,但本名不是萬丸紅,萬丸紅的意思,是說終他一生,要採一萬個女孩子的紅丸,一萬個呢,便是一夜睡一個,也要三十年,不過這人確實討女孩子喜歡,身邊常年圍著數十個女孩子,所到之處,香風陣陣,當然也淫風陣陣。

  「難道那個只會睡女人的風流浪子居然是七鬼面中的老七鷹鬼面。」於異只覺腦中一陣陣發麻,幾乎是轉不動了。

  太守,巨富,風流浪子,這樣的一些人,難道真會為了所謂的為國為民而不顧一切?

  這時王子長問起了另一個問題,道:「老三,禁軍中有什麼好手,你查了沒有?」

  白道明道:「來了個曹震,其他的沒什麼用。」

  「曹震。」金百萬皺了皺眉頭:「禁軍三校尉之一啊,這傢伙的震山拳頗具威力,有點兒棘手。」

  一聽到震山拳,於異頓時便想到了先前那禁軍軍官迎擊他的一拳,暗想:「莫非那人便是曹震,嗯,有可能,白師叔的功力最多也就和那曹震在伯仲之間,自然不可能再有更高的高手。」[]

  白道明道:「到時我來對付曹震,你們三面撲擊,殺了忽牙喇,搶了和約。」

  「行。」金百萬很直快的點頭,王子長卻皺著眉頭,道:「北蠻使團中有什麼好手沒有,聽說蠻酋與九天十地十大魔窟中的大魔頭都有結交,魔界沒派高手隨行?」

  「那怎麼可能?」金百萬叫:「兩國和談是一回事,派上魔界的大魔頭公開來朝庭招搖,神界的面子往哪裡擺?」

  白道明點頭:「是啊,魔界中魔頭悄悄溜進人界,在江湖上走動是一回事,北蠻公開派他們為使可又是另一回事,真要有大魔頭混在使團中,無論神界還是佛道諸派,非鬧翻了不可,不過我在京中打聽過,那忽牙喇本身有一定的功力,勉強可躋身二流好手之列,隨從中也有不少練有魔功的,不過功力不高,但箭術都極精,而且帶的都是上品巫靈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