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縛風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陽風凝劍,果然了得。」於異大喝一聲,雙手發力,猛地將閻公業砸了出去,正迎向那一道風劍,一看風劍的聲勢,他便猜了出來,這人十有八九是閻公業的師父李道乾。

  「我只是做做樣子,不過你要是一劍射死了你徒弟,卻與我沒鳥毛相干。」於異呲牙偷笑。

  便在這時,側後風雷聲忽起,於異不要回頭看也知道,是他師父柳道元出手了,本來一砸出閻公業,他便想振翅飛開,他雖野,卻也還沒自大到認為自己可以抵擋得住風雷四子之一的李道乾,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風翅全力展開,柳道元即然追不上,李道乾也絕不可能追得上,風雷四子,一柳當先,可見李道乾雖是師兄,較之柳道元這師弟卻也還是要差上一截的,不過身後這風雷聲一起,他改主意了,凝身不動,只是斜眼冷視,到看自己師父與李道乾哪個更厲害些。

  他心思轉得快,背後風雷更快,幾乎在他身子一滯之時,柳道元的風雷槍便到了,正迎上李道乾的風劍,轟的一聲炸響,便如兩道電光交擊,山鳴谷應,風雲變色,還有就是閻公業衣裳破裂,差點兒把光屁股都打了出來。

  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柳道元這一槍是為了救閻公業而攔在李道乾風劍前面的,槍劍相擊時,閻公業差不多也撞了上來,於是槍劍相擊炸起的巨大風力幾乎全給閻公業承受了,他便如旋風中的螞蟻,給遠遠掃了開去,而槍劍之風不是凡風,乃是凝結有如實質的罡風,閻公業身上的衣服如何承受得住這種罡風炸裂的割掃,自然就是如條如縷了,還好一則隔著還有一段距離,二則他本身的護體罡勁也有了一定火候,若是普通人,給這罡風一掃,五臟六俯只怕都要給掃碎了。

  於異可沒去看閻公業,即便是個光屁股也沒什麼看頭,他就盯著相撞的槍劍,一撞之下,風劍煙消雲散,柳道元的風槍也撞去了一截,但整體形狀仍在,也就是說,他的風雷槍,果然要強於李道乾的風劍,或者可以叫風雷劍。

  「果然是師父要強得多。」於異暗暗點頭,轉頭看去,柳道元立身在側後百丈外的空中,正抱拳施禮:「三師兄。」

  於異轉頭,前面百丈開外,站著一個老者,一身紫袍,身材高大,白髮如銀,怕有五六十歲年紀,這時一張臉沉得象上了漆的門板,冷哼一聲:「柳師弟,果然是你,你是存心與我為難了?」

  「這老傢伙就是李道乾?看起來比師父可大得多啊,功力卻差著老大一截,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卻還牛皮哄哄的,哼。」於異冷眼看著,也不吱聲,長輩說話,他這會吱聲,找抽呢,可沒那麼傻。

  「三師兄。」柳道元又行了一禮:「不是我存心想找三師兄麻煩,我只是想問問,這一行車隊中裝著的,是什麼貨物?又是要運到哪裡去?」

  「這個你管不著。」李道乾一張臭豆腐臉越發板得嚴實了,手一揮:「起車。」

  他完全不給柳道元半點面子,師兄師弟,相對卻有如仇敵,而柳道元一時卻似乎也有些進退失據,嘴唇動了動,卻不知說什麼好,似乎想阻止,卻似乎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會兒,於異偏就靈泛,他知道輪到自己上了,眼見車把式揚起了馬鞭,他驀地裡仰天狂笑起來,笑聲一收,叉腰叫道:「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一人兩片兒。」

  這一人兩片兒是什麼說道?若換了其他地方其他人,肯定不懂,但在這地方,這些車把式和武士們卻全聽懂了,明擺著呢,小鬍子和光頭,血淋淋的四片,不就是一人兩片兒嗎?[]

  李道乾勃然大怒:「小子找死。」隨著他喝聲,手中凝成風劍,於異這會兒看清了,他的風劍劍長成丈,寬約半尺,比普通的長劍可要長大得太多,雷聲隱隱,聲勢駭人。

  不過於異還真不怕,左手叉腰,右手便對著李道乾一指:「你個拉屎不擦屁股的老王八蛋,你這放的什麼臭氣呢。」

  這個太無禮,不過他是故意的,若在平時,這純粹是找抽,不要李道乾動手,柳道元就會抽他個半死,但這會兒不怕,他就是要激怒李道乾,或者說,他就是幫柳道元下決心——撕不下麵皮嗎?我來給你幫忙好了,有事弟子服其勞嘛。

  李道乾果然就氣得三屍神暴跳,呀的一聲叫,一劍便射了過來,於異躲得懶得躲,他就不信柳道元不出手,這場面,不論他躲不躲得開,柳道元都不會任由李道乾追著他刺。

  柳道元果然就出手了,風雷一起,一槍幻現,正迎上李道乾的風劍。

  「豈有此理。」李道乾暴跳如雷,風劍轉而劈向柳道元,剎時間連劈十餘劍,山谷間草木倒伏,轟隆的雷聲震耳欲聾,整個車隊人人變色,一些車把式更是雙手掩耳藏到了車子底下,馬兒也驚著了,亂嘶亂跳,一時亂作一團。

  便是於異,看得也有些兒驚心,練了這麼久的風雷神罡,他從沒想過,兩個練成了風中雷音的高手交手時,聲勢會如此驚人,象他的絕狼爪,或者玄玉三青她們的寒冰指,即便練到再高的境界,交手時也不會有這樣的聲勢啊。

  到是柳道元的反應有些平淡,他也不動,也不還招,只是把風雷槍橫著,風劍左來他左擋,右來他右擋,不來呢,當然就不擋,絕不還擊。

  李道乾這十餘劍,有些堵氣的味道,也沒什麼變化,就是橫砍直劈,十餘劍劈不開柳道元的風雷槍,他收了劍,氣鼓鼓瞪著柳道元,點頭道:「老四,你好。」

  這是當年在風雷山上,柳道元跟著李道乾一起練功時,李道乾常用的稱呼,李道乾雖然入門早,但悟性不夠,進境遠慢於柳道元,兩人拆招,往往輸給柳道元,然後他就會這麼惡狠狠的說一句,似乎是生氣了,但過後又是一樣。

  這四個字,勾起了柳道元心中的回憶,他有些動容,道:「三師兄,對不起。」

  李道乾哼了一聲,道:「你真的要攔我的路。」

  「我不是要攔師兄你的路。」柳道元一臉誠摯的搖頭,一指車隊:「我要攔的,是這支車隊。」

  「那還不是一樣。」李道乾暴叫:「肖家堡請我給車隊保鏢,你攔了車隊的路,還不是攔了我的路?」

  柳道元不吱聲,但也不動,他只是用一種略帶著一點傷感的眼神看著李道乾,當年的三師兄,曾象親哥哥一樣護著他,其實薛道志陳道坤也一樣,他們就象三位兄長,然而,曾幾何時,關係會變得那麼的僵硬呢。

  李道乾也看著他,眼神卻有幾分凶狠:「老四,你說,你還認不認我是你的三師兄。」

  「認。」柳道元毫不猶豫的點頭:「你是我的三師兄,永遠都是。」

  「沖在這一聲師兄面上,你給我讓開。」李道乾狠狠的指著他:「否則,你永遠莫要再叫我師兄,我也不再認得你是老四。」

  他這一指,象一把利劍,直刺柳道元胸口,又彷彿一座大山,狠狠的壓在柳道元背上,於異站在側面,那一瞬間,他好象看見柳道元的背駝了下去,只不過,很快就又挺直了。

  「三師兄,如果事情只涉及到我,無論什麼事,我都可以讓開,但是。」他停頓了一下,掃了一眼那支長長的車隊:「這車隊涉及的,不只是我一個人,我知道,這車隊中有十萬斤精鐵,至少可以打造一萬五千把彎刀,而當這一萬五千把彎刀蜂湧入侵時,死在刀下的,絕不會只是一萬五千百姓,而是三個,五個,甚至十個二十個一萬五千,不,不。」他痛苦的搖頭,身子甚至因激動而有些顫抖:「我絕不能放這支車隊過去,絕不。」

  說到最後兩個字時,他眼中的光芒是那般的堅決,或者說,執拗,這種眼光,李道乾非常的熟悉,在山上練功時,每每碰到越不過去的坎兒,就會在柳道元眼中看到這種目光,風雷四子,一柳當先,他的成就,也許正來自這份執拗,然而世事不是練功,不是執拗就一定成功的。

  李道乾心中輕輕嘆息了一聲,道:「你是不認我這個師兄了,那我也沒辦法,但是老四,你總還認自己是風雷宗弟子吧。」

  「我當然是風雷宗弟子。」柳道元眼睛微微瞇起,帶著一點疑惑之色。

  「認自己是風雷宗弟子就好。」李道乾臉上居然有了一點笑意:「我還以為你十年不回山,是不再當自己是風雷宗弟子了呢。」說到這裡,他從懷中摸出一物,向柳道元舉著:「這個你還認識吧?」

  「原來師父十年沒回山了,我還說他帶我回風雷山呢,到是奇怪,為什麼呢?」於異聽柳道元十年不回山,大是奇怪,再見李道乾掏出個東西,不由瞪大了眼睛:「那又是什麼,好象是塊玉佩?有什麼用?是什麼寶貝嗎?」

  卻聽柳道元一聲驚呼:「風雷令。」

  「你還認識就好。」李道乾冷哼一聲:「柳道元,現在我命令你少管閒事,抱著你的酒葫蘆,灌幾斤貓尿,隨便到哪兒歪著去,不要攔我的路。」

  「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李道乾暴怒,兩眼圓瞪:「柳道元,你想違抗掌門令牌而給除名嗎?」

  「不。」柳道元給他一喝,退了一步,於異以為他真的就要就此退開了,不想他卻又站住了,眼光猶疑,一臉掙扎,最終卻還是挺直了身子:「三師兄,掌門令牌怎麼在你手裡,大師兄怎麼會把風雷令交給你呢。」

  「不是大師兄給我的,難道是我偷的?」李道乾冷笑。

  「你就是偷的。」遠處忽有一個聲音傳來,這聲音先細後大,初起時只是微微的一點聲音,到後來卻越來越大,到最後幾乎聲若雷鳴,這是風雷宗的大雷音術,能以聲攝人,練到極處,聲中起雷,可在十數里外以音破音,震碎人的五臟六俯,極為霸道,大撕裂手風雲雷電四象中,最後一象的掌心雷練到極處,也可以雷傷人,但那是掌心雷,其實還是罡勁,而風雷宗這大雷音術卻是凝音成雷,威力不一定過之,卻更加玄異。

  隨著話聲,一人急掠而來,聲起時只是一個黑點,聲落時人已到面前,也是一個五六十歲左右的老者,同樣鬚髮如銀,只是身材瘦小得多,然氣度凝然,往那兒一站,便如站了一座山,端凝厚重,威儀逼人。

  「大師兄。」柳道元慌忙躬身行禮,又對於異叫道:「快叩頭,拜見掌門師伯。」

  「原來他就是風雷宗的掌門人薛道志啊,聽說修為還比不上師父,不過這架子到是端出來了。」於異心下暗暗思忖,忙就趴下叩頭,百忙中還不忘偷眼瞧一下李道乾,卻見李道乾已是面色大變,心下想:「看來並不是整個風雷宗都在給走私販保鏢,是這李道乾攬的私活兒,到也了得,居然把掌門令牌都偷出來了,這膽子麻麻辣辣,不比我的小啊,風雷令,那玉片兒叫風雷令,有什麼玄異嗎?」

  「這是你收的弟子?站起來我看看,叫什麼名字啊?」薛道志不理李道乾,卻看著於異,臉上微微帶笑,居然是一臉很和藹的樣子。

  「弟子名叫於異。」於異站起來,裝出一臉恭敬的樣子。

  「不錯,不錯。」薛道志誇了兩句,轉頭看向柳道元,臉卻沉了下去:「十年不回山,老四,你行啊。」

  「大師兄。」柳道元臉色有些激動,似乎有很多的話,卻又不知道要怎麼說,於異偷眼看著,蠻稀奇的。

  薛道志哼了一聲:「呆會跟你算帳。」瞟一眼李道乾,道:「家醜不可外揚,都跟我來。」

  後面這一句,聲音雖輕,卻是威勢十足,說著當先飛起,柳道元於異幾個慌忙跟上,於異還偷瞟了一眼李道乾閻公業師徒,怕他們跑呢,不過他們都乖乖跟著,顯然比他想象的膽子要小得多,也是啊,師父叫站住卻反而越跑越歡的,也就是他一個吧。

  薛道志飛了兩座山嶺,在一處山谷裡落了下來,柳道元幾個跟著落下,於異站在柳道元身後,閻公業則站在了李道乾身後,左右分立。

  薛道志背手而立,臉一沉,於異立覺一股威壓如山而立,這種感覺有若實質,不由暗暗咋舌:「好傢伙,這比一般官老爺的官威還大啊,卻看他是清官還是昏官。」

  薛道志喝道:「三師弟,你還有什麼話說?」

  李道乾躬身低頭:「我無話可說。」雙手將玉牌舉過頭頂。

  薛道志手不動身不移,只是微運神意,一股輕風捲出,將玉牌拿了過來,怒道:「身為風雷宗弟子,竟敢偷竊掌門令牌,本已罪在不赦,但若只是這一點,我可以不計較,可你居然替奸商保鏢,你知不知道,那車隊中的精鐵若走私到蠻夷,打造了兵器,將會給我朝百姓帶來多大的禍患?」

  李道乾頭垂得更低了,卻不應聲,柳道元卻有些不忍了,道:「大師兄,三師兄也是一時糊塗,你。」

  「住嘴。」不等他說完,便給薛道志厲聲喝止:「什麼叫一時糊塗,小事糊塗可以,這種大事也糊塗得的嗎?你是不是也糊塗了?」

  柳道元給他訓得一聲不吭,於異偷眼看著,暗暗佩服:「師父這黑面雷神的外號一點也不象,反到是大師伯真象個雷神了,正宗兒的黑面,而且是一點情份也不講。」

  薛道志將柳道元訓了一頓,從懷裡掏了一根帶子出來,是一根綢帶,色作淡黃,約三尺長,二指寬,上面畫滿了符,靈力逼人,轉眼看向李道乾,厲聲道:「李道乾,伸手。」

  李道乾乖乖伸手,薛道志手一揮,綢帶飛出,在纏住李道乾雙腕時,剎間縛緊,而且還自己打了個結,於異偷眼看著,暗暗稱奇,他知道這綢帶名為縛風索,柳道元跟他宣講門規時說過,對犯事的弟子,風雷宗有獨特的法器緝拿,就是這縛風索,風雷宗弟子的風雷神罡因風而來,而這縛風索上的符卻可以定風,莫看這縛風索只是小小一根帶子,任何風雷宗弟子只要給縛住雙腕,一身風雷神罡便給束縛得死死的,再莫想使出半分功力。

  「跟我回山,宗規門法,自然會懲處你。」薛道志說著,又看向柳道元:「你也跟我走,十年不回山,豈有此理。」

  「是。」柳道元忙應了一聲。

  薛道志當先飛起,忽聽得李道乾一聲厲叫:「我不回去。」

  薛道志霍地轉頭,眼發厲光:「李道乾,你想作反。」

  「要反早反啊,手上都綁了縛風索,還反個屁啊。」於異是個惟恐天下不亂的傢伙,這下可就叫了,不過只敢在心裡叫,公開這麼叫,豈非找死。

  李道乾身子顫抖,不敢與他目光對視,卻轉頭看向柳道元,叫道:「老三,我這樣子,你很高興是吧,那就給你看個更高興的。」說著突然從懷中抽出一把短匕,一聲狂叫,猛一下刺進自己腹中,身子同時跪下,俯身倒地,腦袋垂在了地下。

  柳道元沒想到他居然會自殺,驚駭大叫:「三師兄,不要。」反身撲出。

  薛道志似乎也同樣沒想到,也叫了一聲:「老三。」同樣回身撲出。

  於異則是完全看呆了,他本來只想看場好戲,沒想到這戲居然刺激到見血,一時可就傻在了那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