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見人撕人,見鬼撕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師父。」到興頭盡了,於異才落下地來,到柳道元面前,喜滋滋的叫。

  「盡興了?」

  「盡興了。」

  「開心了?」

  「開心了。」

  「我就想不出你有什麼好開心的,跟個長臂猩猩一樣。」柳道元板著臉瞥他一眼,卻終是撐不住笑了,於異也跟著傻笑。

  「對了,你胸腹間感覺怎麼樣?有憋悶的感覺嗎?」

  柳道元不問,於異還真沒想過這事,這時細一回味,點頭:「胸前感覺很舒服,但以顫中為中心,前胸四面有微微的憋悶感,就象纏著一團絲一樣。」

  「嗯。」柳道元點頭:「風雷神罡起自顫中中丹田,看來是起作用了,至少震空了中丹田,腹中下丹田呢?」

  於異又運氣下沉,卻覺於塞異常,彷彿一腳踏入了爛泥塘裡,以前雖也有憋悶感,好象沒這麼嚴重啊,難道隨著雙臂的變長功力的增長,這種憋悶感也會增強,於異一時就有些鬱悶了,見柳道元眼光熠熠看著他,知道柳道元是出於關心,也不撒謊,苦笑道:「於塞得厲害,好象塞著一團爛泥巴一樣。」

  「這麼嚴重啊。」柳道元皺了皺眉頭,伸手握著他手腕,搭了一下他的脈,雙眉深鎖:「這大撕裂手的戾氣比我想象的還要嚴重得多,全積在腹中了,而風雷神罡與一般的玄功不同,一般的玄功起自下丹田,風雷神罡卻起自中丹田,所以中空而下於,不過也沒關係,等陰風一成,沉雷一起,慢慢的也就震開了。」

  「嗯。」於異點頭,心下卻想:「只怕不是什麼大撕裂手的戾氣,而是長明子那個老燈妖太貪吃,吸多了願力,他空肚子無心都覺得憋得慌,何況是我這個有心人。」不過願力的事他一直瞞著,這時自然也不會說,柳道元搭脈時,他還悄悄回想釋圓念經時的情景,迷惑柳道元。

  其實到今夜為止,他對柳道元的好感已是越來越強,可不知為什麼,他就是不願意把自己的心事完全坦開。

  這時天差不多也亮了,回到寺中吃了早餐,柳道元讓於異收拾一下,隨後與智能大師告別,兩人御風而起,於異道:「師父,我們去哪裡?回風雷山嗎?」

  提到風雷山,柳道元似乎愣了一下,好一會兒才回答:「不是。」卻沒說去哪裡,於異也懶得問了,而是新奇的四下亂看,他性子好動,在五福寺後山一呆小半年,實在是呆得悶了。

  這一飛就是一天多,於異突然覺得下面的景象有些眼熟,到看到一座山城時,他才想起,這是西夷郡,上次隨銀玲兒來過。

  「對啊,一直是往西飛呢,到是沒留意。」於異心下暗暗奇怪:「不回風雷宗,跑西夷郡來做什麼?」他性子野,有些沒大沒小,也就不忌諱以最大的惡意來猜想:「莫非師父也是個大走私販,這是帶我來給那什麼肖家保鏢來了?」

  走私不走私的,他到也無所謂,不過偷偷看向柳道元的眼光裡可就帶著幾分挪揄了:「什麼以義殺人,不以私慾害人,哈哈,滿口大道理,卻原來也是說一套做一套。」

  柳道元並沒有進城,而是又往西飛了近百里,這才在一座山嶺上落了下來,對於異道:「到附近找找看,有什麼略寬敞些的山洞。」

  不進城住山洞,難道是為了省錢,於異道:「我身上還有點兒銀子,要不。」

  柳道元掃他一眼,於異感覺得出,柳道元心情不太好,慌忙閉嘴,在附近找了一圈,還真在一處岩壁上找了個不大不小的洞子,方圓四五丈左右,若用來躲風避雨還是相當不錯了。

  於異收拾了一下,把一些鳥糞啊什麼的打掃乾淨了,又找了些乾的松枝來輔在地下,柳道元進去,也沒說什麼,於異便也懶得跟他說話,自去打了兩隻野兔來烤了,自己一隻,柳道元一隻,柳道元只撕了半隻兔子腿就不吃了,酒到是灌了不少,於是於異又有了一個任務,打酒,其實還得進城,動身前,柳道元招呼他:「打了酒就回來,不要御風,更不許生事。」

  他的神情有些怪,於異點頭應了,心下暗忖:「莫非是要給人當保鏢不高興,也是啊,堂堂黑面雷神,居然給人保鏢,而且是給走私販保 鏢,還是向蠻夷走私的,換我也高興不起來,不過為什麼他要接這任務呢,莫非是掌門師伯壓下來的。」

  柳道元這一代,成名的師兄弟共有四個,號稱風雷四子,柳道元排行第四,卻以他名氣最高,掌門人是大師兄薛道志,那個閻公業的師父叫李道乾,排行第三,還有個老二陳道坤,卻是乾在坤後,蠻怪的排名。

  於異先飛了一段,離城十餘里才落下風頭,走路進城,找了間酒樓,先大吃了一頓,自己烤的,哪有酒樓裡專業廚師好吃啊,想一想,又買了幾大包熟食,自己吃飽了,也給柳道元帶點兒不是,當然,如果柳道元繼續胃口不好的話,他還是可以代勞的嘛,然後又買了兩大罈子酒,是那種五十斤裝的大罈子,沒辦法,柳道元是酒鬼,他也同樣是酒蟲呢,一罈五十斤,管個七八天至少不成問題——從柳道元讓他找洞子這一點猜測,估計不是呆一天半天的事兒,天天來買,煩。

  出城十里,復又御風而起,回到洞中,把柳道元的酒葫蘆灌滿了,又把幾樣熟食擺出來,柳道元也沒吱聲,更沒誇他,自顧自喝酒,熟食到是看見了,偶爾拈一片牛肉到嘴裡,慢慢的嚼著,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他不想說話,於異自也不會去撩撥他,又不傻,閒著無聊,就去山谷裡練大撕裂手,隔了小半年不練,這會兒練起來,那叫一個親切啊,這才想起,臂長十丈,已是達到了大撕裂手第一層撕皮裂骨的境界了呢,功效也相當讓自己滿意,本來他身上最強的是絕狼爪,其次是風翅風鞭,這回試了一下,卻是大撕裂手最強了,絕狼爪一爪發出,即便是一爪八影,也只能一下擊斷水桶粗細的大松樹,而大撕裂手卻可一下撕裂合抱粗的大松樹,強得不是一點半點。

  「我就知道,大撕裂手果然是最強的。」於異暗暗得意。

  而隨著大撕裂手的放開,風翅風鞭這兩樣輔功居然也有了長進,風翅又各長了十餘丈,兩翅張開,差不多有近兩百丈了,風鞭的力道也在增大,不說旋力,就是一鞭橫掃,也可抽斷大海碗粗細的樹幹,讓於異頗為滿意,反是風雷宗的功夫沒什麼長進,風雷盾風雷槍都是老樣子,不過也正常,風翅風鞭本是大撕裂手的輔功,大撕裂手強,它們自然也強,而風雷神罡走的是另外的路子,成丹處就不一樣,在中丹田呢,自然不可能亨受到大撕裂手解禁帶來的好處。[]

  在山中呆了好些日子,於異這人有些馬大哈,還真不知年月,只記得去買了三回酒,這天,柳道元到山外溜了一圈回來——這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課,過午時分到山外溜一圈,把於異叫過來,道:「北面十里,有一個山口,你去那裡等著,看著一支大車隊過來,打肖字旗號的,攔住他。」

  他說到這裡停了一下,於異性子急燥,等一會兒不見下文,叫道:「攔住車隊做什麼?打搶?碰上保鏢的怎麼辦?能殺人不?」

  柳道元明顯的怔了一下,內心中似乎有一絲猶豫,霍地眼光一凝:「可以。」似乎下定了決心,他抬眼看向於異:「你不是喜歡撕人嗎?給我撕,敢反抗的,見人撕人,見鬼撕鬼。」

  他眼光中突然暴發出的那股殺意是如此強烈,於異甚至都給他嚇了一跳,試探著道:「師父你——不會生氣吧。」

  「你好多廢話?」柳道元不耐煩了。

  「也是啊。」於異突然想明白了,柳道元放開他大撕裂手的禁制,不就是讓他撕人嗎,頓時就雀躍起來,叫道:「交給我了,師父你就看好吧,看我撕他個鬼哭神號。」可以撕人了啊,回想那種撕人的感覺,他幾乎是有些急不可耐了,一個跟頭就翻了出去,都不是用跑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