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同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卻聽前面銀玲兒道:「娘,你拿到了證據,爹可以回家了吧。」

  她娘道:「當然可以回家了。」

  銀玲兒歡呼了一聲,卻看見了城門邊上的小糖人,叫道:「我要小糖人。」她娘給她買了個小糖人,小丫頭也不吃,在手裡把玩著,一路進城。

  於異跟在後面,想:「原來她們是來救她爹的,看這樣子象一座邊城,她爹怎麼給關在了這裡?」

  於異先前跟著,只是閒得無聊,這會兒到是起了心,一直跟下去,見母女倆到了一座衙門口,門子通報進去,不多會便引母女倆進去了。[]

  於異遠遠看著,也不知這是什麼衙門,邊上不遠處恰好有一家酒樓,他酒癮上來了,上樓叫了一罈酒一盤熟牛肉,且就吃著,又叫小二把葫蘆灌滿了,半罈酒下去,仍不見銀玲兒母女倆出來,於異耳朵尖,似乎還聽出有些不對,他心念一動,結了帳拿了葫蘆,出來,繞到衙門側後,果然聽到裡面有打頭聲,他翻身上牆,卻聽得一聲尖叫:「銀玲兒,快跑,去找叔公。」

  叫聲是銀玲兒她娘發出的,倒在地下,身上給罩了一張網,她雖然在網中拼命掙扎,卻是掙不出來,邊上已有兵丁圍了上來,拿刀指著她,還有不少兵丁圍向銀玲兒,銀玲兒小小的身子卻是靈活之極,四下跑動,時飛時縱,雙手連連發符,那些兵丁一旦中符,立刻身子僵硬動彈不得,看來她只會畫定身符,聽得她娘的叫聲,銀玲兒尖叫道:「娘,我來救你。」左一縱右一竄,忽地往空中一跳,隨即便如一隻乳燕般直飛下去,卻有數張弩對準了她,她娘失聲尖叫:「銀玲兒,小心弩箭。」

  於異也大吃一驚,這麼近的距離,要給弩箭射上,銀玲兒小小的身子非給射穿了不可,方要放出風鞭把銀玲兒扯過來,卻聽得一個男聲喝道:「不要放箭。」

  隨著話聲,一個黑衣男子現身擋在了銀玲兒前面,黑衣男子二十多歲年紀,身量高挑,下巴微抬著,神情冷傲,他本是背著雙手,看銀玲兒撲下來,他右手忽地伸出,爪上發五道勁氣:「小丫頭,下來吧。」

  不想銀玲兒年紀雖小,身子卻是靈活之極,黑衣男子手剛一動,她忽地一個轉折,小小的身子斜飛開去,有若乳燕穿林,黑衣男子那一爪落空,以為銀玲兒要逃,不想銀玲兒身子忽地往後一仰,上半身竟而倒折回去,那小腰兒,竟跟沒有骨頭似的,同時雙手齊揮,打出兩張定身符。

  黑衣男子沒想到她小小年紀身法變化卻如此滑溜,一時不防,兩張定身符已到身前,他到也不慌,反是冷笑一聲,屈指連彈,將兩張定身符一一彈開。

  銀玲兒上半身後仰,整個人還是在往前飛,因為眼睛在往後看,可就沒看到前面的於異,眼見就要撞上了,於異伸手去她小腰上一託,銀玲兒乍驚之下,猛地失聲尖叫起來:「呀。」

  於異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小丫頭嗓子會這麼尖,聲音會這麼大,而且恰好就在耳朵邊上,耳朵幾乎都要給她震破了,慌忙塞耳:「別叫了,別叫了。」

  「咦,青蛙王子。」銀玲兒這會兒立定了身子,也看清是他,訝叫。

  「你索性就叫我癩蛤蟆吧,個臭丫頭片子。」於異暗罵,一呲牙:「我是青蛙王子,不過看來你這天鵝公主情形不太妙啊。」

  銀玲兒喘了口氣,眼珠子滴溜溜亂轉,她的眼珠子又大又圓,這麼快速轉動的時候,就如珠子在銀盤裡轉,特別的好看,於異甚至是有些擔心,太轉快了,別掉出來了才好,他知道銀玲兒拿不準他的來意,轉心思呢,也不吱聲,到看這精怪丫頭還有什麼花樣變出來。

  「青蛙王子,你幫我好不好?」銀玲兒似乎認定於異沒什麼惡意了。

  「幫你,好啊。」於異點頭:「不過你給我什麼好處呢?」

  「路見不平,撥刀相助,還要好處的啊?」銀玲兒小鼻子一皺,還想僵住於異:「說這樣的話,你也不嫌噁心?」

  於異可也會裝傻,四下一看:「路不平嗎?沒有啊,很平啊,不信你打兩滾看平不平?」

  銀玲兒知道他是裝傻,生氣了,細白的牙齒咬著下嘴唇,有一種異樣的可愛,於異斜眼看著,到看這小丫頭還有什麼招。

  銀玲兒回頭看一眼她娘倒臥處,顯然是沒招了,道:「那你要什麼好處,救出我娘,我給你一百兩銀子。」

  「銀子我不要。」於異搖頭。

  「那你要什麼?」銀玲兒急了。

  於異將她上下一打量,呲牙:「你知道癩蛤蟆最想做什麼嗎?」

  「癩蛤蟆最想吃天鵝肉啊。」銀玲兒想也沒想,衝口而出。

  「對了。」於異暗笑:「你不是叫我青蛙王子嗎?青蛙王子就是癩蛤蟆吧,所以我要的好處就明白了,我要吃天鵝肉。」

  銀玲兒知道自己拐著彎罵於異的事給於異知道了,眼珠子又急轉了幾下,這小丫頭年紀小,皮到厚,當場揭穿,小臉兒卻紅也不紅一下,反是哼了一聲:「開個玩笑也不行?你這麼大人了,還跟我個小孩子計較嗎?」

  「開玩笑?」於異故作驚訝:「誰跟你開玩笑,我就是青蛙王子啊,最想吃的就是吃天鵝肉。」說著做出一幅垂讒欲滴的樣子,舌頭還伸出來,在嘴巴邊掃了一圈,銀玲兒顯然給他噁心到了,退了一步,回頭看一眼她娘那邊,猛一咬牙:「好,只要你幫我救出我娘,我就給你咬一口。」

  「哈哈。」終於把小丫頭逼急了,於異大樂:「說話算數,不許賴皮。」

  「當然,我銀玲兒說話,從來一個鈴鐺一個音,絕不賴皮。」銀玲兒一臉信誓旦旦的樣子,不過於異實在是有些兒懷疑。

  「那好,看我的。」於異點頭,扭頭看向那黑衣男子,他兩個說話,黑衣男子只是背手而立,並不追過來,神情倨傲,顯然自重身份,看於異走過來,他冷哼一聲:「哪來的野小子,找死。」手一揚,虛空現一個爪影,一爪抓來,爪尖射出青光,劃破空氣,發出刺耳的異嘯,爪力相當不錯。

  「爪子不錯啊。」於異哈的一聲:「看我的。」手一揚,一爪迎上,三個爪影連環擊出,這黑衣男子傲得象只打鳴的小公雞一樣,但在於異眼裡,卻還不夠格,用不著一爪八影,三影就足夠。

  兩股爪力相撞,發出怦一聲炸響,卻是半斤八兩,那黑衣男子臉色一變,眼中發出銳光:「小子不錯,報上名來。」古怪,他居然沒能認出絕狼爪,不過各門各派爪功本來就多,一時認不出來也不奇怪。

  於異呲牙一笑:「你沒聽我兩個說話嗎?本人青蛙王子。」說話間,運起大撕裂手,雙臂猛然脹大,一下不夠,連鼓了三下,真如青蛙鳴叫時兩頰鼓起一般,邊上銀玲兒樂壞了,咯咯一笑,道:「你這人有趣兒,我有點兒喜歡你了。」

  「才一點點啊,我可是愛死你了。」於異說著又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巴,一幅恨不得抓著銀玲兒咬一大口的樣子,銀玲兒尖叫一聲,咯咯嬌笑。

  於異轉頭看向黑衣男子:「你呢,你又是哪裡來的癩蛤蟆?」

  「小子找死。」於異語氣過於輕佻,黑衣男子怒了,厲叱一聲,霍地吸氣,空氣中發出一聲異響,他左手前忽地凝成一塊盾牌,右手上卻凝成了一枝槍。

  「風雷盾。」於異眼睛陡然睜大,這黑衣男子居然會風雷神罡,也就是說,居然是他同門,這實在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了,而看了黑衣男子右手中的風槍,他更忍不住低呼出聲:「風雷槍。」

  「你到識貨。」黑衣男子下巴一抬,一臉傲然:「速速束手就縛,或可饒你不死。」

  他不知道,於異之所以驚呼,不是怕了他的風雷槍,而是這樣的一個傢伙,居然也學柳道元凝風雷槍,其實正因為柳道元以風雷槍名動江湖,所以風雷宗中凝風雷槍的後輩弟子非常多,這黑衣男子名叫閻公業,正是風雷宗第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

  於異眼珠子轉動,不自覺受了小丫頭影響,心下思忖,到底是幫小丫頭,還是亮出同門身份,把小丫頭給拿了,眼光去銀玲兒臉上一掃,又去閻公業臉上一掃,霍地就拿定了主意:幫銀玲兒。

  原因有幾個,一是銀玲兒很可愛,二是閻公業臭屁的樣子很討嫌,三是他對柳道元限制他的大撕裂手總是心有怨望,幾下綜合起來,他決定先不露身份,把閻公業這風雷宗同門打成個豬頭再說,至於以後同門見面會怎麼樣,一則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二則即便成了仇敵又怎麼樣?他只想練成陰風後讓柳道元取了龍虎雙環,然後就練大撕裂手,就沒想過要和這些傢伙做一世同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