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定身符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見那小女孩蹦蹦跳跳過來,他便僵坐著不同,假做是中了招的樣子,臉上也扮出害怕驚慌的神情,逗小丫頭玩玩,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其實他也就一小孩性子,愛遊戲多過愛美女。

  小女孩過來,圍著他轉了兩圈,又瞪著他臉上看上看下,於異自然也瞪著她看,先前從水裡倒影看,只覺得這小女孩粉粉嫩嫩的,這時正面近看,小小的瓜子臉,黑鑽一樣的大眼睛,肌膚白嫩得真如剛出鍋的豆腐乳,那份嫩滑,蚊子落上去只怕都要跌一跤,忍不住暗讚一聲:「這丫頭,真不知怎麼生出來的,竟就跟個雪娃娃一樣。」

  小女孩見於異盯著她看,卻是惱了,小臉兒一板,小指頭一點:「咄,你這妖怪,中了我的定身符,還敢不老實。」她小指頭白生生地,就如一根蔥管兒,指人的時候還微微往上翹,顯出兩個白嫩嫩的肉窩兒,好看煞人。

  「原來是定身符,想是這小丫頭自己畫的,到也不錯了。」於異暗想,忙就點頭:「老實,老實,我最老實了。」

  「難道你是老實妖?」小丫頭眼珠子轉動。

  「我就是老實妖。」於異很憨厚的點頭。

  「原來你真是老實妖啊。」小丫頭手指收回去,點著自己左頰,那裡有一個圓圓的小酒窩:「你老老實實的,我不打你。」

  「我老實,我老實。」於異點頭不迭。

  「老實就好。」小丫頭略略轉身,忽地往後一跳,小小年紀,居然已有御風的本事,懸停在了空中,右手從腰間的小香囊裡掏一道符,如一道電光般向於異身上打來,正中胸口。

  於異只覺胸口一痛,那力道竟是不小,而且透體而入,又不知是道什麼符,不過符上靈力不是太強,入體三分,便給於異罡氣擋住,不能侵入經絡,不過於異還是吃了一驚,先前小丫頭眼珠子轉動,他便知道這小丫頭心眼兒多,不想竟是說打就打,而且還先知道用言語穩住他,不由暗覺好笑:「個毛丫頭,到會哄人。」面上卻故作驚痛道:「啊呀,你怎麼打我啊?」

  「誰叫你不老實來著?」小丫頭哼了一聲,一臉小得意。

  「我哪裡不老實了,我很老實啊,我就是老實妖,平生最老實了的。」於異還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露出破綻了。

  「你還說。」小丫頭哼哼兩聲:「我先前明明用的是定身符,可為什麼你的腦袋能動,還想騙我。」

  「原來破綻出在這裡。」於異明白了,卻就嘟起嘴巴:「我也不知道啊,可我就是能動啊,你看你看。」又把腦袋亂扭一氣,剛才那符的感覺和先前的差不多,他估計也是道定身符。

  小丫頭這會兒傻眼了,花蕾兒一樣的小小嘴巴張開來,一臉錯諤:「不可能啊,我明明用的是定身符啊,你腦袋怎麼能動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人家最老實了的。」於異暗笑。

  「那——那——你身子能不能動?」小丫頭有些不甘心。

  「身子啊,我看看。」於異作勢抬手:「啊呀,我的手怎麼動不了了,還有我的腳,也動不了了,這是怎麼回事呢?」

  見他真個動不了的樣子,小丫頭得意了,小手拍拍胸膛:「我說定身符怎麼不靈了,原來還是靈的。」落下地來,又站到於異面前,小手兒背著,一臉老氣橫秋的樣子:「你老實交代,你是個什麼妖?」

  她小大人的樣子讓於異看了很想笑,道:「我就是老實妖啊。」

  「你不老實。」小丫頭鼓起眼睛,裝出兇巴巴的樣子嚇唬他,不過她這樣粉妝玉琢的小人兒,再怎麼裝,也不見其兇,到更顯可愛,於異越覺有趣,道:「我真的是老實妖啊,我最老實了的。」

  小丫頭有些無可奈何了,眼珠子一轉,忽地鼓掌:「啊,我知道了,你是隻大青蛙成精的?」[]

  於異到是奇了:「為什麼我是大青蛙成精呢?」

  「你瞞不了我。」小丫頭半歪著腦袋:「我見過青蛙的,青蛙叫的時候,嘴巴邊就會鼓起來,剛才你雙手就鼓得好高的。」

  原來她先前看見了,於異道:「可青蛙是嘴巴鼓,我這是雙臂啊。」

  這個小丫頭不管,道:「成了精當然到處可以鼓的。」

  有這道理?於異無話可說了,道:「還有什麼理由沒有?」

  「還有啊。」見於異承認,小丫頭開心了:「你在河邊偷魚吃,也是我親眼見到的,你可賴不掉。」

  於異奇道:「我沒賴,不過青蛙不吃魚的吧。」

  「青蛙怎麼會不吃魚,那它吃什麼?」小丫頭小鼻子一皺:「告訴你吧,我以前餵過一隻青蛙的,我還捉了小魚給它吃,不知吃得多香呢,一口全吞下去了。」

  於異想象著小丫頭捉著青蛙,將小魚強塞進蛙嘴裡的情形,不由有些後背心發寒了,只得點頭:「那麼好吧,算你有理,青蛙是吃魚的。」

  「那你承認了,你是青蛙精?」

  「捉魚都給你看見了,不承認也不行啊。」於異頹然點頭:「我是青蛙精。」

  「那你是不是王子?」

  「啊?」這問題怪,於異有些摸不著頭腦了:「什麼王子?」

  「青蛙王子啊。」小丫頭一臉興奮的樣子:「我媽媽跟我說故事,都說有青蛙王子的。」

  原來從她媽媽故事裡聽來的,看她一臉好奇,於異便湊趣,道:「是啊,我是青蛙王子,就住在這大河裡的,不想給你捉住了。」

  「原來你真是青蛙王子啊,難怪臉這麼長?」

  這好象不是什麼好話啊,於異有些暈了,小丫頭的套路太怪,有些摸風不著,道:「我臉不太長吧,怎麼臉長了?」

  「臉還不長?」小丫頭哼了一聲,而且用手比劃了一下:「那麼老長。」她動作優美,但真的很誇張啊,於異突然就覺得,自己的臉,是不是真的很長啊。

  「你知不知道,你的臉為什麼那麼長嗎?」

  「為什麼?」於異還真不知道。

  「因為你想娶天鵝仙子啊,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知天高地厚,所以臉長啊。」

  原來在這裡等著呢,於異那份鬱悶啊,居然給個小丫頭罵了,卻還回嘴不得,垂下頭,嘟起嘴,看了他那樣子,小丫頭卻咯咯笑了,這時遠遠傳來叫聲:「銀玲兒,你在哪裡?」

  「我在這裡。」小丫頭一下子跳了起來,對於異作個鬼臉:「我娘來了,不跟你玩了。」說著御風而起,飛了出去,於異忙叫:「你給我解了定身符啊。」

  「一個時辰自解。」聲未落,人已杳,只餘一串笑聲,在水面上輕輕蕩漾。

  「個黃毛丫頭。」於異自然也不可能去追她,躺在草地上,不由有些想笑,忽地起念,到河邊對水自照,摸著臉:「這臉是不是真的有些長啊。」

  遠遠的天上,卻又傳來一聲輕笑,是銀玲兒的笑聲,於異抬頭,遠遠的天際,銀玲兒正牽著一個女子的手,御風而行,於異心念一動:「不知是哪家丫頭,跟去看看。」

  待銀玲兒母女倆飛出十里左右,只餘兩個小黑點了,於異風翅一張,飛了起來,遠遠跟在後面。

  在天空中跟蹤,有兩大難點,一是天空中無遮無攔,身形無法遮掩,二則是飛行時的掠風聲沒法子掩藏,但於異跟得巧,遠遠吊在十里之後,這麼遠的距離,人看上去就和隻鳥兒差不多了,就一個小黑點,是人是鳥,還真不好分辨,至於掠風聲,於異的也不同,他的是風翅,一張百丈,一扇數裡,卻是輕飄飄,也不是沒有風聲,但沒有那種強行催功身體劃破空氣的聲音,一般人若不注意,不可能聽得出來。

  銀玲兒嘴巴挺多的,一路都在跟她娘說話,於異功力高耳朵尖,到是聽了個清清楚楚,卻是越聽越鬱悶。

  「——我先打了他一定身符,不想這蠻子功力極高,定不住,我故意裝出很可愛的樣子出去,然後又補了一符,但還是定不住,但他想哄我,我就逗他,裝出是給他騙住了的樣子,這蠻子練有怪功,雙手臂能脹大,吹氣泡一樣,我就說他是青蛙王子,哈哈,他還不明白,不知道我繞著彎子罵他是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咯咯咯——後來明白了——咯咯咯咯。」

  聽著這銀玲般的笑聲,於異又好氣好笑:「原來這毛丫頭早知道我沒給定住,卻假作不知道,裝傻出來罵我呢。」

  若換成葉曉雨那樣的大女孩,於異這會兒就追上去了,敢戲弄本大爺,玩不死你,不過小女孩就算了,反到覺得挺有趣。

  前面銀玲兒母女倆飛了數百里,在一座山城前面落了下來,於異便也落下,看著母女倆進城,他跟著進去,想:「看來這毛丫頭是住在這裡了,卻不知是什麼地方,很偏僻的樣子,莫非到了邊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