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妖 騷 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兩尼狂追於異,青萍師太白虎道人則對上四妖,酒壯妖怪膽,四妖這會兒也發了狠,各施妖技,對上一道一尼。

  於異展開風翅疾飛,冷眼卻瞟著後面,眼見只是青茗師太青蓮師太追來,心下暗喜,身子忽地一拐,似要右竄,卻把風鞭悄悄揚起,先捲而不舒,眼見青蓮師太追近,他風鞭忽地彈將出去,便如狂蛇撲鼠,青蓮師太急要閃時,哪裡來得及,身子早給風鞭裹住,青蓮師太大驚之下急要運功將風鞭震開時,卻已遲了,風鞭裹著她身體便是一通急旋,青蓮師太立身不穩,頓時便如一枚陀羅給猛抽了一鞭,急速旋轉起來,這一旋,頭昏腦脹,自然是什麼玄功都發不出了。

  於異一鞭得手,更不容情,回過身來,迎向青茗師太,卻不出絕狼爪,而是風鞭一帶一扯,帶著青蓮師太砸向青茗師太,青茗師太追得急,於異這一下又砸得狠,青茗師太避無可避,其實真要避也是可以的,但她不知道青蓮師太到底是個什麼情形,萬一昏了頭,直接摔下去,這可是半空中呢,那就不是青蓮,而是蓮子羹了,摻肉的,不得己,收了寒天缽,雙袖一揚,發一道白光,這白光純是一股柔勁,想要托住青蓮師太。

  她卻不知道,這種應對,正中於異下懷,她柔勁消了青蓮師太飛砸的勢頭,堪堪接住青蓮師太身子,於異風鞭卻也裹了上來,將兩尼一起裹住,猛力一旋,青茗師太立身不住,頓時抱著青蓮師太就旋轉起來,於異吃過三尼的虧,知道三尼功力了得,這一旋可是用足了勁,風鞭狂轉,也不知把兩尼旋了幾百轉,這才扯到身邊,以絕狼爪封了兩尼脈絡,就以風鞭扯著,掉頭飛回。

  那一面四妖對上一道一尼,卻正打得熱鬧,虎猛子鹿道人對白虎道人,蒼狼大王熊居士對青萍師太,四妖單個的功力不如道尼,但以二對一,到也不落下風,青萍師太一面打,一面還留意著於異這面,只不過於異風翅快去得遠,打鬥的場面沒看到,忽見於異飛回,青蓮師太青茗師太跟在後面,雖然姿勢有些怪異,她也沒多想,指上寒芒一長,把兩妖逼開,轉頭便向於異射來,口中還發一聲厲叱:「不要走。」

  一看她那架勢,於異便知道她還沒搞清楚狀況,嘎嘎一笑,看看接近,身子忽地一停,風鞭急帶,扯著青蓮師太兩個就砸向青萍師太。

  這一招,全然出乎青萍師太意料之外,而她的應對卻幾乎與青茗師太先前的應對一模一樣,也是雙袖施出柔勁,想要接住青蓮師太兩個,兩股勁力一撞,到是成功的化掉了於異這一砸,可於異的風鞭也上來了,她便也如給裹進漩渦的螞蟻,身不由己的轉動起來,頭昏腦脹中,給於異封了脈絡。

  白虎道人眼角餘光自也留意著這面,他先前的想法和青萍師太一樣,還以為於異是給青茗師太青蓮師太追回來了呢,心下正高興著,忽地情勢大變,不但青茗師太青蓮師太兩尼早著了於異手腳,便青萍師太也給制住了,頓時大吃一驚,他反應到也不慢,白虎劍猛地一划,逼開兩妖,扭頭就跑。

  於異到也懶得去追他,哈哈大笑:「多管閒事的老牛鼻子,有本事再叫幫手來,小爺在這裡等著。」

  四妖先只是鼓著膽兒給於異幫手,其實也看著風頭,萬一於異不敵,給兩尼趕跑了,甚或是給兩尼拿回來了,那他們就要撒丫子開溜,不想於異神通廣大,竟反是拿了三尼,頓時妖氣大長,也跟著哈哈狂笑。

  降下雲頭,於異把三尼往柴房裡一丟,不管了,也沒法管,他還真不知道拿三尼要怎麼辦呢?殺是不好殺的,也不是要看葉曉雨的面子,葉曉雨在他心裡就是個欠抽的賤婆娘,沒面子,但要顧忌柳道元的反應啊,雖然他對柳道元以義殺人的說法極為反感,但雙環在手,再反感也得聽著。

  再又喝酒,到下午,胡九妹跟謝秀才走親戚回來了,柴房裡見了三尼,胡九妹卻是識得三尼的,大吃了一驚,心下想:「不想這便宜拜的大王如此神通。」

  又有些喜,又有些驚,喜的是於異神通了得,驚的是玄玉三青都給拿了,這禍是越闖越大,後面還不知會有多少高人接踵而來呢,於異再了得,終究翻不了天,最終只怕還是要落個沒下場,因此想到後來就有些發愁了,謝秀才見了,到是夫妻情深,忙問原因,胡九妹把自己的顧忌說了,謝秀才也自發愁,兩人商量,不能這麼鬧下去了,恰好捉了三尼,不如卑詞拜求三尼,許他們成婚,然後放了三尼,或許有個轉圜的餘地。

  胡九妹看出於異對謝秀才的觀感不錯,便讓謝秀才跟於異去說,於異其實拿著三尼也撓頭,便就應了,胡九妹大喜,先將三尼扶出來,請三尼在堂中坐了,然後跟謝秀才兩個拜倒,說自己乃是感謝秀才之恩,所以捨身相報,決沒有害人的心思,而謝秀才也把自己重病無救,是胡九妹以內丹救回,所以願娶狐妻的心思說了,求三尼看他兩個心誠,成全他們的婚姻。

  三尼中,青萍師太心最軟,看他兩個說得聲淚俱下,到是有心成全,青茗師太性子卻硬,而且居然失手落在於異手裡,正自一肚子火,斷然拒絕:「人妖成婚,有背天條,你這狐精,速速束手就縛,或者得保小命,繼續逆天而行,必將死無全屍。」

  青蓮師太也是支持青茗師太的,青萍師太便不開口,無論胡九妹兩個怎麼求,青茗師太只是不肯轉口,於異雖在外面喝酒,耳朵偏尖,聽得不耐煩起來,咬牙道:「把那三個光頭給我拖出來。」

  「遵命。」那虎猛子是個猛的,熊居士是個憨的,蒼狼大王也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應一聲諾,一妖拖一個,就把三尼拖了出來,胡九妹大驚,跟著出來,叫道:「大王,三尼都是佛門高人,還望大王高抬貴手。」她因情而忌,實在是害怕於異殺了三尼,那就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於異不理她,只把一雙怪眼在三尼身上掃來掃去,三尼卻不怕他,也全都怒目看著他,於異哼了一聲道:「小爺我再問一句,胡九妹的要求,你們是應還是不應吧。」

  「阿彌陀佛。」青萍師太高宣一聲佛號,閉上了眼睛,青茗師太卻怒目而視:「人妖成婚,有背天條,你逆天而行,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於異仰天狂笑:「死了要葬身之地做什麼。」戟指向三尼一指:「即便我死,你們三個至少也要先死。」

  胡九妹大吃一指,撲通一聲跪在了於異面前:「大王不可。」

  一邊惱了虎猛子:「胡九妹,你怎麼這樣呢,大王可是為你出頭呢,你一點擔當沒有,豈非冷了大傢伙的心。」

  胡九妹轉頭看一眼謝秀才,一臉為難,若是就她自己時,便捨著一條命跟隨於異鬧到底,可卻不能害了謝秀才,反是謝秀才是個硬氣的,過來扯了胡九妹的手,道:「你我夫妻同體,天地不容,無非一死而已,你不是說,若無我,五年前你已為雷所亟,而我若沒有你,半月前也早命赴黃泉,此時便死,已是落了便宜,又有什麼可怕的。」

  「相公。」胡九妹為他真情所感,珠淚滾滾而下,心中情絲百結,卻是開口不得。

  於異極不喜歡她這婆婆媽媽的樣子,不過到也理解她的苦衷,其實就算沒有胡九妹,要他真個殺了三尼他也是不敢的,不過看著三尼牛皮哄哄的樣子,心中卻實在是火,腦子裡一轉,忽地想到個惡作劇,嘎嘎一笑:「人妖成婚有背天條是吧。」

  說話間風鞭一揚,一鞭把三尼盡數裹住壓翻,卻從腰囊裡取筆沾了蚊血,就在青萍師太光頭上寫了一行字:老發騷,愛上妖。[]

  再在青茗師太光頭上也寫了六個字:妖妖妖,要要要。

  又在青蓮師太光頭上寫了六個字:騷騷騷,叫叫叫。

  寫完端詳一陣,忍不住哈哈大笑,虎猛子幾個看得有趣,也跟著狂笑,只有兩個人沒笑,一個鹿道人,心下暗自駭然:「居然在佛門高人光頭上寫這樣的字,這人膽子也太大了。」

  而胡九妹則是心下叫苦:「如此侮辱佛門高人,可比殺了她們還要過份了,這下完了。」剛想要出言勸於異一句,卻聽於異叫道:「你們在冰柱中困了我五日,我就在你們光頭上寫六個字,算是扯平了,給我滾吧。」風鞭一揚,把三尼扔出了院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