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白虎道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收拾停當,一人四妖趕赴謝家庄,為免引起佛道中人的注意,五人一出山,便就收了妖風,走路出去,於異本不耐煩,不過看四妖都陪著笑臉,也就依了。

  謝家莊在山南三十里,雖是不駕風,以一人四妖的腳力,那也不過是小半個時辰的事情,到莊子裡,問到謝家,其實不要問,就那一家最熱鬧呢,然後送上紅包,說起來四妖都窮,洞裡有的也就是幾張野物皮子筋角,可拿不出手,便是於異墊付,他到是有做老大的覺悟,直接就包了五個金錁子,把個禮賓嚇一大跳,要知道這謝家莊也就是山外一個小村子呢,隨禮吃酒,有十文錢就是個很象樣的紅包了,十兩金子,值一百兩銀子,這個大數不說,這小山莊裡的人,就沒幾個人見過金子的,一時驚動一莊人,指指點點,鹿道人到會打交道,只說都是胡九妹娘家兄弟,老大一直到老五,於異面象最嫩,理應是老五,也就不出聲,只悶不響兒等著喝酒就行,當然,還要看新娘子——小孩子就愛這個不是?

  裡面胡九妹得信,卻就嚇了一大跳,悄悄讓人引了鹿道人去,問得清楚,也不知是驚是喜,老遠看了於異一眼,於異感受到她眼光,扭過頭來,四目相對,於異一呲牙,胡九妹忙陪個笑臉,到底是狐狸成精,這一笑雖然勉強,到也不失妖媚,不過這笑起得急也去得快,原來狐狸心多,忽地就想:「啊呀,說這撕天王蠻野,功夫又高,別給他看上了,發蠻想要搶親就麻煩。」迴轉內間,一顆心仍是懸著,她卻不知,於異對女人,還是有些迷糊呢,懂了不少,好象就還是有那麼點兒不懂,不感興趣呢,便有興趣,也只一個——這女人到底怎麼個玩法兒呢,便如老虎逮了個烏龜——這老烏龜到底要怎麼吃呢?

  吉時到,新人出來,禮賓高呼:「一拜天地。」

  門口忽傳來一聲厲叱:「慢著。」

  包刮於異在內,所有人都扭頭看過去,卻見門口立了一個老道,五六十歲年紀,穿大紅八卦衣,背一口劍,三縷長鬚,相貌兒到是不差,不過這會兒一臉兇厲,卻是不招人愛,只見他向胡九妹一指:「大膽妖孽,敢為禍人間,還不現出原形。」

  這一指,卻不是虛指,指尖發一道白光,射向胡九妹,胡九妹遮著紅蓋頭呢,而且女孩子出嫁嘛,總是又喜又羞,腦子裡亂哄哄的,哪裡還想到去提防,這一下恰中胸口,給打得飛了起來,撞在牆上,再又跌翻在地,紅蓋頭也飛了,啊呀叫著,一時卻是爬不起來。

  道人那一下太過突兀,所有人,包刮於異在內,都沒反應過來,直到胡九妹給打翻在地,眾人才醒悟過來,一時就亂作一團,謝秀才忙就去扶胡九妹,卻也有人叫:「白虎道人,是白虎道人。」

  而鹿道人幾個臉上也變了色,蒼狼大王甚至退了一步,低叫道:「是白虎道人,這下糟了。」

  於異卻不識這道人來路,叫道:「這白虎道人是隻什麼鳥?」

  蒼狼大王有些慌,道:「白虎道人是七十里外的白虎觀觀主,法力高深,沒想到居然來了這裡,這下糟了。」狼眼四下亂溜,卻是在找出路了,熊居士幾個也差不多,到是鹿道人較為鎮定,反是冷眼看著於異。

  白虎道人並沒發現於異幾個,腳一跨到了堂前,又向胡九妹一指:「妖孽還不顯形。」

  「不要傷了我娘子。」卻是謝秀才挺身出來,雙臂一攔,遮在了胡九妹前面。

  白虎道人眼一瞪:「什麼娘子,這是隻狐狸精,讓開。」

  「我不。」這謝秀才到是個硬氣的,反把胸脯兒一挺:「就算是狐精,她也是我娘子。」

  「嗯?」白虎道人三角眼瞪了起來:「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他罡威一發,謝秀才情不自禁退了一步,觸到身後的胡九妹,一股勇氣卻不知又自哪裡生了出來,竟又把身子一挺:「九妹於我有救命之恩,不論她是人是狐,總之她就是我娘子。」

  「好。」這話豪氣,於異忍不住就在心裡誇了一句:「有恩必報,是個爺們。」

  白虎道人卻是勃然大怒:「我還以為你只是迷糊,原來是給狐狸精迷了心竅,卻是容你不得。」他左手中抓著個拂塵,一拂塵便抽過去。

  「相公當心。」胡九妹這會兒回過氣來,卻知謝秀才絕對當不得白虎道人這一下,急抱著謝秀才身子一旋,將謝秀才拖到了身後,卻以自己後背硬擋了白虎道人這一拂,只聞刷的一聲,大紅喜服給抽得稀爛,連帶裡面的小衣也給抽爛了,露出了白玉也似的肌膚。

  胡九妹啊的一聲痛叫,往前一栽,倒在了謝秀才身上。

  「娘子。」謝秀才痛叫一聲,反手摟著她,一迭聲叫道:「娘子,你沒事吧。」怒目瞪向白虎道人:「你這道人,好不講理,就算我娘子是狐精,卻又礙著你什麼事了,她又沒害人,反而是救了我,而且就算是害人,也只害我一個,我樂意,你管得著嗎?」

  「是個硬氣的,我喜歡,比我哥強。」於異再次點頭。

  白虎道人則是越發暴怒:「人妖苛合,有背天條,你頑冥不靈,今日本真人便大開殺戒,以為後來者戒。」說著拂塵一揚,對著謝秀才兩個摟頭蓋臉便打下去,拂塵帶起的罡風撕裂空氣,發出刺耳的怪嘯,看來他是動了真火,這一下也是盡了全力,安心一下就要將謝秀才胡九妹同時收拾了。

  「你個吃飽了撐不死的老牛鼻子。」卻是於異出手了,他先前不動手,就是要看謝秀才兩個的反應,若胡九妹一見不對,棄了謝秀才就走,他也不管這閒事,若謝秀才聽得胡九妹是狐狸精而顯出厭棄之色,那他也最多是帶了胡九妹走,但謝秀才兩個的表現,男有情女有意,尤其謝秀才在知道胡九妹是狐狸精的時候,仍然深情不棄,雖然害怕卻仍擋在胡九妹前面怒斥白虎道人,這就大大的合了於異脾胃,喝聲中風鞭一揚,把白虎道人一捲一揚,直扔上了半空中。

  白虎道人全無防備,一下給拋上了五六十丈的高空中,不過他修為確是了得,腦袋只是昏了一下,立時清明,玄功展開,藉勢一翻,穩穩立在了空中,同時拂塵急揚,護住身子,這才瞪眼看下來,厲聲叱道:「何方妖物,敢暗算本真人?」

  胡九妹本自付必死,她雖修成個人身,也有點兒法力,但與白虎道人比,完全不是個兒,更何況先還受了一指暗算,肚腹中一點兒罡氣亂作一團,根本無法凝聚,哪裡受得住白虎道人這含怒一擊,她到也是個癡情的,只是盡全力護住謝秀氣,心想拼著自己一死,也要護得謝秀才周全,她死了,白虎道人或許怒火也就熄了,不會再傷害謝秀才,不想等了半天,白虎道人拂塵沒下來,人卻上了半天,一時間又驚又喜,忍不住睜著一對媚眼兒呆看著於異,過於意外,竟是謝字都不會說一個了。

  於異卻不看她,反是抬頭看著天上,他抬頭還和一般人不同,是歪著個腦袋的,下巴斜指著,牙一呲,叫道:「小爺我大號撕天王,乃是胡九妹的娘家人,今天是我家九妹大婚之喜,便就饒你一命,怕死的,趕快給小爺滾得遠遠的,否則休怪小爺不客氣。」

  白虎道人這下看清了,原來是一窩妖怪,又驚又怒,不過於異剛才那一下,力道極大,他也知道輕視不得,怒叱一聲:「朗朗青天之下,你們這些妖類竟敢結夥為禍,真是不懼天威嗎?本真人今日便為民除害。」

  對著妖怪,扯上天威,乃是個貍假虎威的意思,但這虎皮也確實有用,至少對鹿道人幾個有用,聽了這話,四妖都是面上變色,惟獨於異不當回事,只見白虎道人捏一個訣,喝一聲疾,他背上寶劍突地飛將出來,懸在半空,白虎道人再把手對於異一指,那劍便對著於異疾射過來。

  「來得好。」於異手上沒兵器,大撕裂手又用不得,不過到也不懼,手一揚,絕狼爪出手,正迎上長劍,寶劍給絕狼爪抵住,刺不下來,白虎道人面上變色,在半空中捏了個訣,再又一聲大喝,那寶劍忽地一旋,竟化成一隻白虎,張嘴發一聲厲嘯,狂撲下來,原來他這劍中封有白虎之靈,他白虎道人的名號也因此而來。

  不過白虎雖兇,卻衝不動於異的絕狼爪,要知他的絕狼爪可是練到了第八層呢,出到第六個爪影,白虎便給按住了,枉自咆哮,寸步難進。

  白虎道人驚怒交集,他卻是個不知進退的,竟自己沖了下來,拂塵舞得呼呼風響,要來打於異,胡九妹新婚大吉,於異本只想把白虎道人趕跑就算,這白虎道人如此不知進退,他可就真個惱了,呲牙一笑:「不給你個教訓,你這老牛鼻子是不知道馬王爺幾隻眼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