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風雷神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傳功之前,先傳了門規,沒規矩不成方圓,這個任何門派都有的,風雷宗是神道宗派,講求義理,不過柳道元性子懶散曠達,並不太看重死規矩,尤其他知道於異胸腹間戾氣未散,壓狠了會反彈,所以只強調了一句話:以義殺人,不可以私慾害人。

  就是說,殺人還是可以的,不過要講一個義字,或者說要佔一個理字,若出於私欲去害人,柳道元卻容不得,於異本來炸著毛兒,聽到可以殺人,心氣到還勉強平復下來,只是心下冷笑:「殺人就是殺人,以義殺人,狗屎。」

  隨後傳功,風雷神罡有五大功境,稱為五大神風,每一境,都有景有象有驗,第一境:丹風,功成後,丹田生風,此風不是凡風,乃是真陽丹風,由丹田起風,其風雖微,卻是綿綿不絕,可吹遍四肢百骸,令通體舒泰,如沐春風。

  練功之人,有避風如避箭之說,但這丹風卻相反,千金難求,練成丹風,不說有多大功夫,至少終生不受風寒所侵,一般的人,幾乎人人有點兒風濕什麼的,只因人食五穀雜糧,受寒熱風雨,無論如何也避免不了風寒入體,最多也就是程度的輕重而已,但若練成了丹風,風寒入體,給丹風一吹,立刻吹得無影無蹤,也就絕不會得風濕。

  第二境:罡風,功成可呼風,所謂呼風喚雨就是這個了,體內風成,但一人之力,終究勢微,便要借天地自然之風,第一境丹風只能護體,到第二境,風凝罡勁,便可以作用了,象柳道元先前凝成的風雷盾,到第二境便可施展,當然,以第二境的功力,不可能有那麼強,更不可能有雷音。

  第三境:陰風,民間有陰風慘慘之說,似乎不是個好東西,其實誤會了,修行之人,先凝罡,後成丹,再出陰神,再出陽神,最後陰陽混一,成就元神,陰神可是要丹成之後,而陰風就是陰神護體之風,可見陰風之難得,陰風成,可出陰雷,風中也就隱隱有雷音了,算是真正入了風雷宗的門。

  第四境:陽風,陽風成,可成陽雷,至於威力,看柳道元的風雷槍就知道。

  第五境:雷風,人只聞雷響,不知雷起有風,人只知轟雷掣電,千里萬里,說打就打,說到就到,卻不知雷能行遠,就是因為借了風勢,象柳道元剛才那一槍,千丈之外,一轟而至,其實已隱隱帶了雷風,他十七歲就練成了陽風,今天四十七歲,卻只勉強帶了雷風,雷風之難得,可見一班。

  風雷神罡真若練到雷風隨體的至高境界,並不比大撕裂手的最高境界差,其實大撕裂手也並不就是天下最強的功法,無論神界魔界,好功法多如牛毛,真練成了,都可翻天覆地,只不過自古到今,真正能登臨頂點的,沒有幾人而已,所以一派出一個了不起的人物,這一派立刻就聲勢大振,這人一死,整個門派說不定就跟著衰落下去,是功法失傳了?甚至說突然失效了?不是,只是後代弟子練不出來而已。

  柳道元將風雷神罡大致介紹了一遍,隨後傳了他第一境丹風的練法,於異聽完,前後想了一遍,不明白的地方當場就問,大致都清楚了,便不管不顧練了起來。

  柳道元暗覺好笑:「這小子,心氣兒到足,不過太野,好好磨一磨,到是個不錯的苗子。」喝了一會兒酒,盤膝坐在山石上,也打起坐來。

  於異為什麼這麼急著練呢,一則是實在不甘心,明明有天下絕頂的大撕裂手,卻不能練,反要來練什麼風雷神罡,豈有此理嘛——他始終認定大撕裂手威力天下第一的,哪怕是見識了柳道元那一槍。雖然胸腹中的憋悶都給柳道元說中了,但於異卻還是懷疑,不一定就是大撕裂手的戾氣,也有可能是願力無法發散造成的,因為長明子也有這種現象,長明子可沒練過大撕裂手,那個怎麼說?二則是練大撕裂手時的神奇進境刺激了他,正常的練習,要練到臂長十丈,最少也要三到五年呢,可他不到一個月時間就練到了六丈多長,即然大撕裂手可以飛躍前進一日千里,風雷神罡呢,打即打不過柳道元,說也說不過,可如果能以最快的速度練成風雷神罡的第二境,那時柳道元必然無話可說,只得收了龍虎雙環,那時即可以練大撕裂手,又多練了一門風雷神罡,打草摟兔子,一舉兩得,所以他就急不可待了。

  風雷神罡第一境丹風的練習並不複雜,甚至可以說極為簡單,功力的進展相對來說也不快,但一步一個腳印,卻極為堅實,可以說深得大巧若拙的真謫,若是正常情況下,無論於異多麼性急,三五幾十天內,都不會有太多進展,哪怕他是柳道元這樣的天才,丹田凝氣,也至少要一百天,而說句實話,於異不是柳道元這樣的天才,但問題是,他體內有渾厚到化也化不盡的願力,功法一運,願力立時隨著經絡運轉起來,運轉的次數越多,跟著流轉的願力就越渾厚,忽覺尾巴尖子上一麻,一股熱力轟的一下湧上夾脊,運轉一週天,隨後散發到四肢百骸。

  於異在功境中感覺到一樁異象,整個夾脊彷彿都空了,成了一隻大風箱,隨著呼吸,風箱一下一下的拉動,拉一下,便有風嗖嗖的吹出來,吹向全身,所到之處,便如春風吹拂,只是練得一會,全身十萬八千毛孔便覺得舒服無比。

  「這好象是丹風成就之象啊。」於異心下疑惑:「可再快也不可能快得這個程度吧。」

  雖有大撕裂手的例子在,他還是有些難以相信,睜眼想了想,閉眼再練,一運功,夾脊或者說整個督脈立時就空了,隨後就有風颳起來,隨著呼吸刮向四肢百骸,與柳道元所說的丹風之象一模一樣。

  「應該是成了,不會錯。」他睜開眼睛。

  柳道元雖在打坐中,周遭的動靜卻瞞不過他一點靈光,察覺到於異的異常,他睜開眼睛,道:「怎麼了,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嗎?」

  「我練成丹風了。」於異這話到了嘴邊,卻又生生吞了下去,他人小鬼大,暗藏了一個鬼心眼,道:「師父,第二境罡風是怎麼個練法兒。」

  「怎麼了?」柳道元眉毛一收。

  於異可不在乎他的臉色:「現在教我好不好?」

  「還沒學會走,就想要跑了。」柳道元臉色越發的不好了。

  於異只當不見,卻是一呲牙:「我是飛的,不要走也不要跑。」

  他這呲牙的模樣兒,柳道元到不太反感,但反感他這態度,怒氣兒上衝,不過隨即又忍住了,他知道大撕裂手戾氣重,於異能把一雙撕裂臂練到六丈長,可見戾氣積累之厚,想:「這小子刺毛兒太多,得慢慢捋,可能是第一境練不出感覺,所以想練第二境試試了,也好,再讓他試試,徹底死心了,再慢慢捋他的刺毛兒。」

  「那你就試試。」柳道元拿定了主意,便又把第二境罡風的練法傳給了於異。

  於異閉上眼睛,又開始練習第二境,第二境和第一境指印訣法不同的,所以柳道元一看就明白,心下暗笑:「為師我號稱風雷宗千年不出的天才,第一境也用了一年時間,你小子半個時辰就練成了?嘿嘿,我且看著,你小子到底鬧得什麼玄虛兒。」且不管,又閉眼打坐。

  第二境的罡風就是將督脈中丹風凝聚起來,形成罡力,發揮作用,於異一運功,督脈中罡風立聚,發出啪啪啪啪的輕微炸響,這響聲清脆無比,便如甩著一掛響鞭,罡風越聚越厚,炸響越來越濃,忽地一動,氣走雙臂,從手上射了出去,一射數丈,刺破空氣,發出嗚的一聲怪嘯。

  柳道元給這嘯聲一驚,霍地睜開眼睛,一臉驚訝,因為這聲音他比較熟,應該就是罡風外發造成的炸音。[]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