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算計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於異回來,一身血腥味,張妙妙一直等在門口,見他現身,喜迎上去,道:「小叔,你回來了,沒事吧?」

  「能有什麼事。」於異呲牙一笑,撕了人,血氣便平靜下來:「我把霍家父子都撕了,想來以後再沒人敢打嫂嫂主意了。」

  張妙妙顫了一下,情不自禁念了一聲佛,卻又怕於異生氣,道了聲謝:「辛苦小叔了。」

  「一家人,說的什麼兩家話。」於異複又呲牙一笑,道:「我去洗個澡,若有酒時,給我備上兩壇。」

  「好,好。」張妙妙一疊聲應,看於異進去,她才合掌念佛:「佛祖在上,小叔都是為我,一切罪孽,都因妾身而起,妾身死後,願入無名地獄,受一切折磨,請佛祖莫要怪在小叔身上。」又把佛號念了三遍,這才去給於異備酒。

  於異洗了澡,喝得半醉,不管不顧,便睡一覺。

  便在他睡覺時,張重義卻回來了,聽得高氏說了這幾天的事,更聽得於異憑一己之力,竟然掃平了落馬幫,生撕了霍遠圖父子,不免駭然驚呼:「竟然生生把人撕做兩片,老天,這是哪裡鑽出來的殺星。」

  高氏卻道:「先不管他,即然霍遠圖父子都死了,你便趁勢並了落馬幫,我義字幫必聲勢大振。」

  張重義點頭:「有理。」立馬便帶人去了落馬湖。

  霍遠圖父子俱死,落馬幫剩下的人眾也給於異生撕活人的兇態嚇落了膽,張重義一去,不等開口,盡竭拜伏。

  張重義回來,和高氏說及這一趟的威風,高氏沉呤道:「當家的,我有個想法兒。」

  高氏為人精明,頗有遠見,義字幫雖是張重義一手所創,背後其實離不了高氏的影子,對她的看法素來重視,便道:「你有什麼想法?」

  高氏道:「那於異凶橫絕倫,用得好時,實是一大助力,但妙妙回來時,卻是拿了休書回來的,據說她那丈夫實是不堪。」

  她話沒說完,張重義道:「你不是說於異還承認妙妙是他嫂子嗎?休書都給於異撕了。」

  「是。」高氏點頭:「但我另有個想法。」她看張重義一眼:「即然於石硯是寫了休書的,妙妙與他便已絕了情份,那於異對妙妙卻極為著緊,我的想法,何不就讓妙妙嫁給於異。」

  「這?」張重義有些猶豫:「怕是不行吧?」

  「為什麼不行?」高氏看著他:「那天你不在場,不知道於異對妙妙的樣子,我冷眼看著,只怕是為她上刀山下火海都肯的,小叔對嫂嫂,真有這麼深的情份,只怕未必吧。」

  「你是說。」張重義有些吃驚:「那於異先已喜歡上了妙妙。」

  「絕對如此。」高氏斷然點頭。

  「可妙妙那邊。」[]

  「妙妙能怎麼樣。」高氏撇了撇嘴:「於異為她,怒髮衝冠,生撕活人,她便是鐵石心腸,也該動情,而於石硯又是休了她的,難道她還該為於石硯守著?」

  「有理。」張重義擊掌,想了一想:「那我去袁氏房裡,讓她去說。」高氏哼了一聲,不應聲。

  張重義到袁氏房裡,袁氏年近四十,姿色已衰,又只生得個女兒,在家中更沒地位,近兩三年來,張重義幾乎就沒進過她的屋子,突然到來,到把袁氏嚇一大跳,這時天熱,袁氏屋裡又少人來的,她在屋裡便只著了一件紗衣,半掩著懷,不想張重義見了,竟是心火大動,先不說於異的事,摟了袁氏上床,先做了一場,袁氏白白嫩嫩,身材雖有些發胖,卻更覺綿軟,竟是暢快淋漓,一時事畢,張重義摟了她道:「爽快,不想你年紀大了,反是另有一般妙態。」

  袁氏這會兒彷彿還在夢中,小兔子一樣縮在張重義懷中,膩聲應道:「但求老爺憐惜。」

  「嗯,不錯。」張重義撫著她豐潤的肥臀,道:「我以後會常來你房中,對了,跟你說件事,妙妙不是給於石硯休了嗎,我想把妙妙另許給。」

  他話沒說完,袁氏先就驚跳起來:「老爺,千萬別理妙妙的事,那於異可是凶神降世呢。」

  她驚坐起來,豐頤的身子妙態畢現,張重義忍不住去她胸乳上抓了一把,袁氏久不與張重義調笑,竟是頗為害羞,忙又伏下身子,張重義哈哈一笑,道:「我知道那於異著緊妙妙,我的想法,就是把妙妙許給於異,你看行不行?」

  「啊。」這話過於意外,袁氏吃驚之下,再一次坐了起來,卻是顧不得害羞了,道:「嫂嫂再許小叔,這個,行不行啊?」

  「為什麼不行啊?」張重義反問:「於異對妙妙這般著緊,僅僅只是小叔對嫂嫂的感情?怕是不止吧,何況於石硯又是正兒八經寫了休書的,他們已不算叔嫂,如何嫁娶不得。」

  袁氏想想,這話也有理,道:「老爺即然拿了主意,那妾身去和妙妙說說看。」

  便穿了衣服起來,去張妙妙房中,把意思說了,張妙妙一聽,又驚又羞,忙就搖頭:「不行,不行,那怎麼行?」心下卻是怦然大動。

  如果說第一次給送去巴衙內那裡,她對於石硯還有幾分餘情的話,後來一次,於石硯就讓她徹底絕望了,所以才讓於石硯寫下休書,正是情斷義絕之意,而於異屢次三番相救,為了她,先不惜殺了巴衙內父子,那可是一郡太守啊,然後又殺了霍遠圖父子,那份真情,那份血勇,她怎能不感動,又怎能不動心?女人有了這樣的男人,便隨他死了也罷——只怕不是自己的。

  袁氏道:「為什麼不行,雖然以前你們是叔嫂,但於石硯不是寫了休書嗎?於異對你,明顯又特別看重,只要你點頭,他一定會答應的。」

  「啊呀,我說了不行的了。」她越這麼說,張妙妙卻反而越是搖頭:「我都二十五了,他才十七歲不到,別的不說,光這年紀就差著一大截啊,不行的不行的,娘,你就別操這個心了,是大娘出的主意是吧。」她到是聰明的,一下就猜出了幕後之人。

  袁氏反是沒想到,愣了一下:「是你爹說的,難道是你大娘在背後。」

  高氏的精明厲害,素來讓她畏懼,這時便擔心,是高氏在背後弄鬼,雖不敢說出來,卻也不再勸張妙妙了,自回房來,跟張重義說了,道:「妙妙不願意,而且妙妙年紀也比於異大得太多,大七八歲呢。」

  張重義也想到了這點,點頭:「嗯,到也是。」便回高氏房裡來,高氏一聽,卻道:「年齡大點有什麼關係,妙妙恰當妙齡,長得也不錯,至少能讓於異戀上幾年,只要生得一男半女,還怕他跑了。」眼珠子一轉,道:「你請於異喝酒,這麼跟他說。」便密密交代了。

  等於異一覺醒來,張重義便派人來請他喝酒,於異也不推辭,兩下廝見了,分賓主坐下,張重義先不入正題,只是勸酒,他為人四海,酒量也了得,幾巡下來,於異對他到是大有好感。

  看看有七八分醉意了,張重義再舉杯,詳裝醉意:「姻姪,來,老夫敬你一杯,你是好樣的,那巴山樵可是一郡太守啊,說殺就殺了,換我張某人,不一定敢,就衝這一點,我敬你。」

  「張伯言重了。」於異舉杯與他一碰:「郡守又如何,欺兄霸嫂,換任何人都是忍不得的。」

  喝了一杯,張重義卻忽地一拍桌子,道:「不過我對你哥哥,也就是我那女婿,卻實有些看不起。」話說到這裡,他卻不往下說,他是裝醉,酒杯送到嘴邊,卻是冷眼瞟著於異。

  張重義久歷江湖的人,一雙老眼歷練得銳利無比,與於異喝了這一通酒,他發現,於異雖蠻野,天不怕地不怕,但不是完全不講理,或者說,他有他自己的一套道理,他的道理與世俗理法不完全相融,但有相通之處,而只要合了他的理,或者與他的理不是衝突太激烈,他還是講理的,所以張重義試著把話說出來,不過要一步步試,這時冷眼看著,對他這話,於異只是皺了下眉,並無太激烈的舉動,心下便是一鬆,想:「果然,以他的性子,對他哥的軟蛋性兒也是瞧不起的。」

  摸得準了,裝做氣憤,酒也不喝了,把杯子往桌子一頓,道:「哪有這樣的,你說,哪有這樣的。」

  於異只是哼了一聲,悶頭喝酒,也不答話,於福雖然說得不是很清楚,但有些東西,於異便是猜也猜得出來,打心裡說,他也確實不齒兄長的舉動。

  他不吭聲,張重義又進一步:「一次也算了,妙妙也是這麼說,不得已,可第二次又把自己的女人送出去,太過份了,太過份了。」說著,他狠狠的拍了板桌子,拍得碗筷一跳,他心裡其實也跳了一下,萬一於異惱羞成怒,跳起來一下把他撕做兩片,那可就偷雞不成蝕把米了,還好,於異沒有動,只是仰頭向天,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