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脹尿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只除非一條,真個跟師父出家去,青燈古佛伴一生,可她口中說著逼急了出家,心裡其實千萬個不願意,也不能嫁,也不願出家,那就只有賴在於異身上了。

  「那個不怕。」葉夫人到是不擔心:「即便他賭氣不回來,娘也可以叫人幫你去找,他有名有姓的,又是大有本事的人物,找他不難。」

  不說葉曉雨母女倆的打算,卻說於異,趁夜離了葉家庄,一時到是無處可去,殺了巴衙內父子,浣花城是回不去了,回去也沒意思,嫂亡兄逸,回去找誰?卻想起玄玉三青凍了他五天的事,有些兒牙根發癢,但想著三尼本事,又還有些兒畏火,想:「這些老尼姑死不要臉,居然依多為勝,我自己送上門去,萬一又給拿住了,那賤婆娘見了,卻又給她笑話。」

  他是個蠻要面子的人,之所以在葉曉雨屁股上寫賤人兩個字,其實還是因為他不懂男女之事,給葉曉雨笑話了,起心報復而已,想著萬一再給三尼拿住,生死無所謂,給葉曉雨再笑話了,這臉面可就掛不住,便不敢起心去報復三尼,只是胸中一股氣出不得,左右一想:「對了,火雀道人那個老牛鼻子,居然打了我一火雀,不能就這麼算了,找他去。」

  還是要回浣花城來,不過這會兒又有新麻煩了,他不知浣花城在哪一方啊,夜又漸深,路上也沒人,便想:「也不急,先進城去,找家店子睡一覺,明兒個吃飽了,問清了路,再動身不遲。」

  葉家庄東五十里是和縣縣城,於異入城去,找了間客棧,先要了兩隻雞一罈酒,大吃了一頓,說起來他先前是吃過一隻大肥兔的,這肚量,也難怪啊,一雙撕裂臂已經長到五丈多長了呢,肚子裡沒貨怎麼行,隨後要了間上房,他跟葉夫人說時,沒錢辦彩禮,是事實,不過袋子裡三五幾十兩散碎銀子還是有的,吃吃喝喝住住客棧還是不愁。

  進房,往床上一躺,閉上眼睛,將睡未睡,卻聽隔壁一個聲音道:「哥,你說那女人啊,到底是個什麼味道呢?」

  女人的味道?於異一個激靈,兩眼頓時就睜開了,兩耳也豎了起來,沒辦法,才給葉曉雨笑話了,而且折騰半晚,也沒從葉曉雨胳肢窩裡找了答案來,心裡反是越發迷惑了呢,要他去問,臉面上下不來,不好問,但有現成的聽,到不妨聽聽。

  另一個聲音道:「女人什麼味道,還不就是女人的味道?」

  這個答案讓於異有些愣神,想:「女人什麼味道?」咬著指頭想了一會兒,平時也沒留心,這時就一腦瓜子漿糊,只想到一點:「香,是了,女人身上總是有股香味兒。」卻又記起以前闖江湖的一個印象:「不對,有些女人是狐狸精變的,身上好重一股狐騷味兒。」

  那弟弟不滿足:「到底是個什麼味道嘛,我聽人說,女人身上有風流竅,進了竅,可比吃回鍋肉也要美味三分呢。」

  「風流竅?」於異又是一迷糊:「風流竅在哪裡?還要進竅?怎麼個進法兒,整個人塞進去?那怎麼塞得進?而且也沒見哪裡有什麼竅啊,那賤婆娘的胳肢窩裡,可是什麼也沒有。」

  那哥哥道:「嗯,差不多吧。」

  於異先還疑,那哥哥這麼一應,他就傻了:「真是這麼回事啊?真有竅,這個怪了,卻在哪裡?」

  那弟弟道:「可我就想不明白,怎麼能有那麼美味呢,哥,你給我說說好不好?」

  「有什麼說的,回頭你娶了媳婦,自然知道。」那哥似乎還有些不好意思。

  「哥,你就說說嘛。」那弟弟卻有些纏人。[]

  那哥哥給纏不過,似乎又不知道怎麼說,吱喔一會兒,靈機一動,道:「你脹過尿沒有?」

  「脹尿?」那弟弟有些奇:「脹過啊,那一次爹罰我跪了一下午,剛好喝多了水,把我脹了個半死。」

  「那你撒完尿後,是什麼感覺?」

  那弟弟道:「那感覺,別提多痛快了,真個比吃回鍋肉還痛快。」

  那哥哥笑了起來:「好了,射女人的味道,就跟脹了半天尿後撒出來的味道是一樣的,痛快,特別的痛快。」

  「真的嗎?」那弟弟興奮起來了:「真要是那種感覺,那確實不錯,難怪世間男人都愛女人,原來這般美味啊,對了,哥,我聽說在床上有一百零八般花樣呢?是不是真的啊,怎麼玩得出那麼多花樣?」

  「可能吧,我不知道,反正我沒玩過,其實要那麼多花樣幹嘛,我最喜歡女人屁股,邊玩邊摸,高興了還可以打兩板,呵呵。」

  他笑,那弟弟也陪著笑,道:「你最喜歡屁股啊,那不是後入式,就跟公狗幹母狗一樣。」

  於異雲裡霧裡的聽著,聽到這最後一句,卻如一道閃電,直打入他腦中,他突然就明白了:「公狗幹母狗,是了,原來風流竅在那裡,可娘為什麼說小孩子都是從胳肢窩裡摳出來的呢?」

  他沒見過男女做事,男女做事避人啊,可畜生做事不避人,公狗幹母狗,公狼幹母狼,他可是見得太多了,其實他先前打葉曉雨屁股時,腦子裡也想到了一點,只是一閃而過,這會兒隔壁的話一點醒,他立馬就醒悟了,而且同時想明白了,娘的話是逗他玩的,因為他見過狼下崽,不就是從那洞裡生出來的嗎,人當然也一樣。

  「啊呀。」他忽地想到一事,剛才去葉曉雨胳肢窩裡掏摸:「那賤婆娘又要笑話了,這可怎麼好,沒臉了啊,真是沒臉了啊。」

  他羞憤已極,忍不住在床幫子上重重拍了一板,這一下重,又是夜裏,啪一下傳出好遠,隔壁好兩兄弟給驚著了,以為是他們亂談女人隔壁有意見,忙就閉嘴,不說了。

  任何人對男女之事的了解,都是在慢慢長大的過程中,從鄰居玩伴兄弟那兒雞零狗碎的攢來的,於異跟狼屠子在山裡呆了十年,便缺了這個過程,隔壁這兩兄弟,可說是給於異上了生平的第一場性教育課,然而於異這一掌拍得不好,男女之間有一個最關鍵的,他沒弄明白,然後那做哥哥的脹尿的比喻也沒打得好,於異不知道這只是個比喻,直聽到了心裡去,於是又杯具了。

  有句俗話叫知恥而後勇,於異惱了一陣,便就想:「不行,今天學了個乖,得去試一試,免得以後出醜。」腦子裡閃過葉曉雨先前光著屁股翹在床前的模樣,想:「那賤婆娘若敢笑我時,我就弄母狗一樣弄死她。」

  不過這會兒不是找葉曉雨去試,還沒把握呢,當然有地方試,他也隨狼屠子在江湖上走動過的,男女之事他不摸風,其它方面的經驗卻不缺,知道有地方可以光明正大的試這事兒:妓院。

  雖到半夜,但妓院在夜裡是不會關門的,於異很容意便找到了家妓院,進去,鴇母迎上來,於異也不跟她廢話,腰囊中掏一塊最大的銀子出來,約摸有四五兩的樣子,拋在桌上,道:「叫最紅的姐兒出來。」語氣架子,似模似樣,都是走江湖時看了別人的作派現學來的。

  其實只要有銀子,沒架子無所謂的,鴇母眼中銀光一閃,臉上便笑得粉撲籟籟的落,揚聲叫:「小紅,出來接客了。」

  小紅十五六歲的樣子,瓜子臉,水蛇腰,與葉曉雨當然沒得比,但也不錯了,只是臉上粉太厚,進來嬌嬌嬈嬈打了個招呼,引了於異進房。

  於異見過嫖客招呼妓女的作派,卻沒見過嫖客與妓女進房後的情形,這時隨小紅進了屋子,四面先瞧一眼,也沒什麼特異之處,只是香粉太多,他忍不住大大的打了個噴嚏,那小紅咯咯一笑,卻不知於異面上儼然心下忐忑,就見不得她笑呢,臉一板:「笑什麼笑,到床上去,自己脫了衣服。」

  有錢就是大爺,而且於異一幅兇樣,小紅嘴嘟起來,便自己脫了衣服,睡到了床上。

  她身材不錯,豐ru肥臀,白晃晃的,燈光下尤其勾人,可於異其實沒開竅,斜眼看著,下面那鳥兒卻是無動於衷。

  於異要脫衣服了,這才想著不對:「這不對啊,這軟搭搭的,可捅不進去。」不過他有辦法,心神一凝,把氣血往那兒一運,那話兒立時充血脹起,心下自得,想:「這下差不多了。」

  小鳥準備好了,他卻還沒動,腦子裡拼命回想,想什麼呢,不是想男女之事,卻是去想往日見過的公狗幹母狗的情形,這一想就野了,他山野裡混了十年,各種野物的交合見得實在太多,一時便就信心滿滿——不就是那麼回事嗎,師父多著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