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胳肢窩裡找洞洞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葉夫人本來坐在桌邊抹淚,於異突然闖進來,她驚呆了,眼見於異揪著葉曉雨頭髮提了起來,情勢不妙,這才醒悟過來,往前一撲,抱住了葉曉雨雙腿,就勢便跪了下去,對於異叫道:「賢婿息怒,賢婿息怒,她便有千般不好,你也看我面子上,千萬息怒啊。」

  於異確是滿腔怒火,不過葉夫人這一哭叫,想著葉夫人對他確實不錯,一時到有些猶豫起來。

  葉夫人久歷世情,立眼便看出門道,伸手狠命在葉曉雨屁股上便打了一板,一面叫道:「養不教,父之過,可憐我家那天殺的早早撒手,我一個寡婦人家,就這一點骨血,看得嬌慣了些,其實是我的錯啊,賢婿你要怪,就怪我好了,要不你先打死我吧——天啊,我的命好苦啊,好不容易得了個好女婿,這孽障偏偏還不知好,我先打死你。」說著又在葉曉雨屁股上狠狠打了兩板,可憐葉曉雨從小到大就沒挨過打呢,這時又痛又怕,也是嚎做一團。

  但葉夫人這作派,卻把於異心中的火澆熄了大半,尋思:「岳母待我是不錯,也是,這婆娘三戳五弄,其實就是缺了管教,打少了。」心下有了計較,對葉夫人道:「你放心,我不殺她。」提了葉曉雨便往自己新房裡來。

  葉夫人本想跟來,又怕激起於異怒火,不過於異那話讓她稍稍安心,她是個精明的,便就在背後喊:「賢婿,給我狠狠的教訓她,打得她起不了床最好,明日我辦好酒慰勞你。」自己的寶貝女兒,真要給打了,她當然心痛,可於異怒氣沖沖,一個不好,說不定葉曉雨性命堪虞,她這麼說了,於異衝她面子,最多也就是把葉曉雨打一頓完事,所以說這就是她聰明的地方。

  於異也不應她,提了葉曉雨進新房,往床上一丟,葉曉雨呀的一聲叫,趁勢想要往床裡面滾時,忽又覺身上一緊,隨聽得嘶拉一聲,卻是衣服給於異扯掉了,天熱,她就穿著一件薄羅紗兒,裡面一個肚兜,於異兩把一扯,上半身立身便清潔溜溜了,一雙雪玉也似的鴿乳在夜色中不絕顫抖。

  葉曉雨失聲尖叫,雙手護胸,她身材苗條,胸乳卻頗為豐滿,一時間哪兒遮攔得住,想要往被子裡鑽,腰肢兒卻給於異按住了,又不敢死命掙扎,一張粉臉脹得通紅,心下暗暗叫苦:「完了,那天多說了一句,這蠻漢識了風了,必是要佔了我身子去。」此時掙扎不得,也只有閉眼認命。

  果然,手上一緊,給於異抓著手臂,把她手提了起來,玉乳見光,也沒辦法,過了一會,卻並不見於異來揉.搓她胸乳,也不覺有什麼動作,到是奇怪起來,微微掙眼,看到一幅奇景,於異偏著頭,對她珠圓玉潤的雪乳視而不見,卻盯著她的胳肢窩裡在看,葉曉雨又是古怪,又是害羞,想:「這蠻漢又在玩什麼花樣?」

  於異在玩什麼花樣呢?呵呵,不是玩花樣,而是在認真琢磨,他娘說他是從胳肢窩裡摳出來的,他這會兒就當了真,所以來葉曉雨的胳肢窩裡看,看在葉夫人的面子上,他並不想撕了葉曉雨,葉曉雨不是說沒有夫妻之實嗎?那就摳個孩兒出來,把夫妻之實做成了啊。

  葉曉雨的胳肢窩很漂亮,白白嫩嫩的,略有幾根腋毛,淺淺的捲曲著,有著一種異樣的誘.惑,不過於異對這種誘.惑同樣是視而不見,他瞪著眼睛,看得很細,不是因為誘.惑,而是在找,找什麼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葉曉雨卻給他看得害羞起來,她這時一隻手給於異提著高高舉起,半隻雪乳便嫩生生的坦現在於異眼前,可她反而不覺得羞了,卻覺得於異這麼看她的胳肢窩讓她異常害羞,想要把手收攏來夾著,可於異力大,哪裡掙動得了,只覺全身起了一種異樣的反應,呼吸竟然就急促了起來。

  「要生孩子,該有個洞啊什麼的,可怎麼什麼也沒有呢?」於異可沒去注意她的異常,眉頭皺起,實在是迷糊了,鬆了葉曉雨左手,便又把葉曉雨右手提了起來,再去看她右邊胳肢窩,葉曉雨這會兒只覺得身子發軟發熱,左手雖然鬆下來,索性胸乳也不去攔著了,就那麼坦著胸膛,呼吸到是越發的急促了,眼皮兒半開半閉的,已是星眸欲醉,若換了其他男人,到這會兒,還不捨身撲上,可於異卻是不解風情,去右邊胳肢窩裡看了一會,也是什麼洞也沒找到,忽地就想:「娘說我是摳出來的,莫非是要摳?」

  這麼想著,便伸出一個指頭,去葉曉雨胳肢窩裡摳了幾下。

  葉曉雨還是黃花女兒之身,特別怕癢些,而這胳肢窩恰又是個癢癢窩,於異這一摳,她頓時就咯咯嬌笑起來,她這時裸著上半身,這一笑,身子扭動,雪乳輕顫,當真是說不出的嫵媚動人。[]

  雖然於異答應不會殺葉曉雨,葉夫人還是不放心,隨後也跟了來,先聽得衣服撕扯聲,她懸著的心便落了三分,男人只要肯扯女人的衣服,殺心便換成了色心,到洩了火,估計也就沒事了,而當她聽到葉曉雨的笑聲,一顆心徹底就落了下去,卻就笑罵:「個死丫頭,左也不肯右也不乾,男人一摸,不就笑起來了。」

  到這會兒,她也就放心了,後面的事,她經歷過,不適宜聽,而且她是寡婦睡覺上面無人,也不敢聽,說來她也不過三十來歲呢,正是虎狼之年,雖辦得一個角先生,終究不抵用,真要給勾出火來,可是難過。

  只是她怎麼也猜不到,於異在裡面唱的,完全是另外一出,葉曉雨笑,在別人眼裡是無盡的媚惑,於異看了,卻反勾出火來,暗罵一聲:「你個欠揍的婆娘,還敢笑,不收拾你一頓是不行了。」

  把葉曉雨身子一翻,腳一扯,葉曉雨呀的一聲叫,身子趴伏在床上,下半身卻落到了床下,雙腳著地,屁股向天,於異又把她裙子褲子盡數扯脫,她頓時就成了一隻大白羊,這個姿勢,對葉曉雨來說,極為羞恥,屁股向著於異呢,什麼東西都給看到了,若換了其他男人呢,這姿勢也是極其誘.惑了,葉曉雨確實是難得的美人,又是養得嬌的,而且是練過武的,身材好啊,小腰兒盈盈一握,翹臀兒雪嫩肥碩,這麼趴翹在床沿,臀線兒難描難畫,胯彎裡一抹嫩紅,便恰如春四月的桃兒剛著了新紅,說不出的鮮嫩。

  可惜啊,於異只是看了一眼,詫異了一下:「女人和男人還真不同啊,到也是,公狼和母狼好象也是不同的?」嘿,這會兒他居然想到了公狼和母狼,也真是個人材了,不過想到公狼母狼的時候,他腦子裡閃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時卻又沒把握住,他是個懶得費腦筋的人,想不到就不想了,手一揚,啪啪啪就在葉曉雨屁股上狠狠打了幾巴掌。

  給於異剝光了反按到床沿,葉曉雨雖然羞極了,也怕極了,卻也隱隱有幾分期待,她對男女之事是有一些了解的,知道男人會對女人做些什麼,即然反抗不了,而且無論如何說,於異都是她拜了天地的正大光明的男人,於異真個要她身子,那就給他好了,那一會兒,她甚至回想起了那天早晨偷看到於異那話兒的情形,想象著那錚獰的巨物刺進自己最嬌嫩的所在,她情不自禁的顫慄起來,卻再想不到,迎來的,不是於異的兇物,而是兇狠的大巴掌,而且打的非常狠,她忍不住就大聲痛叫起來。

  這時葉夫人還沒走遠,遠遠的,先聽到啪啪聲起,明顯是皮肉撞擊之聲,然後便聽到了葉曉雨的痛呼聲,葉夫人是經歷過洞房花燭夜的,那啪啪聲,她只以為是於異的大力撞擊聲呢,至於葉曉雨叫痛,那不稀奇,女兒家破身,於異又這麼大力,能不痛嗎,葉夫人聽到這聲音,完會沒去擔心女兒,卻是覺得腹下一熱,當年自己洞房花燭夜的情形閃電般從腦中掠過,一時只覺下身麻酸酸的,腰熱了,腿軟了,還好扶著了月洞門,否則只怕站都要站不穩了,她根本不知道,屋中其實是全然不相干的另一幅情形。

  於異打了四五巴掌,心火稍洩,叫道:「你個不守婦道的婆娘,記心了沒有,以後還敢不敢了?」

  葉曉雨的屁股本就生得嫩,於異打得又兇,葉曉雨只覺整個屁股都痛麻了,偏生於異蠻野,打她時,一隻腳居然是踏在她腰肢上的,想掙動半分都不能,只能哀叫哭泣,這時聽了於異的話,忙就哭叫著點頭:「奴家再也不敢了,郎君且饒了我,嗚嗚嗚。」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