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夫妻之實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青萍師太搖頭:「一時半會死不了。」

  青蓮師太笑道:「怎麼?又擔心他的死活了,我說曉雨,你到是說清楚,這男人你到底是要還是不要,真不要,我們就往死裏收拾,若是餘情未斷呢,那就趁早開口。」

  葉曉雨臉上微微一紅,搖頭道:「什麼餘情未斷,我跟這野蠻人能有什麼情了,都是娘口快,他又野蠻逼婚,我才不得已,但無論如何說,是他從熊瞎子手中救了我,所以我不想害了他性命。」葉老根常誇他家小姐如何心善,到這會兒,才算是顯出來了,這嬌嬌女確實還是有幾分善心。

  青茗師太點頭:「恩是恩,怨是怨,你這個想法很好。」

  青萍師太道:「那你現在到底是怎麼個想法?」

  葉曉雨略一沉呤,走到於異面前,先福了一福,道:「於異,謝謝你從熊瞎子手裡救了我,但你我實是無緣,求你放過我吧,我願出重金,替你多娶兩房媳婦,好不好?」

  於異給凍住了,她本不盼望於異回答,不想於異心中有燈嘴中有火,咬牙切齒一掙,嘴巴竟是能動了,咬牙叫道:「你跟我拜了天地,便是我媳婦, 我不寫休書,你永遠都是我於家人,想我放手,別做夢了。」

  沒想他能開口,葉曉雨到是嚇得退了一步,見於異只能動嘴,身子掙動不得,始才放心,聽於異說得兇惡,又有些怕,又有些惱,一時便撇了小嘴道:「什麼叫我是你媳婦?本來這婚姻我就不願意,是你強逼的,而且有名無實,更是算不得數。」

  「什麼叫有名無實?」於異大怒:「你和我拜了天地,那麼多人見著了,難道你想賴?」

  葉曉雨也是惱了,嘴角一挑:「你以為只要拜了天地就是夫妻啊?」[]

  這話落在於異耳裡,當真出離憤怒了:「拜了天地還不算夫妻,那怎麼才算夫妻?」

  葉曉雨先前只是猜,於異可能是不懂男女之事,聽了這話,立即便知道自己猜對了,一時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忍不住就要笑不笑的瞥了於異一眼:「拜了天地,只是夫妻之名,夫妻之實,可是要生孩兒的,你知不知道?」說到這裡,她卻是害羞起來,不敢說了,扭身跑到了青萍師太身邊。

  於異可就傻眼了:「夫妻之實,要生孩子,這個,對啊——?可這孩子怎麼生呢?」

  他不說還好,這一說啊,三青都撐不住大笑了起來,到是葉曉雨羞得受不了,把頭埋在師父懷裡,叫道:「師父你看,這就一傻小子,你叫我怎麼受得了他。」

  其實何止她羞,於異更是羞惱不已,一時間咬牙切齒,體內願力翻騰,罡氣暴長,雙臂震動,冰柱居然發出咯咯的聲響,三青齊吃一驚,青茗急去池中一指,引一股水復又澆到冰柱上,將冰柱凝得更加堅實,心下卻是暗叫:「這野小子年紀不大,功力卻是好生渾厚,雙臂居然可以變長,且隱含風雷之聲,又不知是什麼玄功?」

  於異掙了一陣掙不開,只在冰柱裡呼呼喘氣,一般人裹在冰柱裡,悶也悶死了,他卻還氣呼呼的,三青各自駭異,青萍師太看一眼青蓮青茗,道:「這野小子蠻勁兒不小,且凍他五七日,挫了他氣性,再來與他說話。」

  青蓮兩個點頭應了,三青帶了葉曉雨迴轉前殿,於異自在冰柱中生悶氣,心下想:「居然給幾個老尼姑笑話了,沒臉了啊,沒臉了啊。」

  又罵:「你個不守婦道的敗家子娘們,莫等我出去,我出去了啊,不抽爛你屁股,便不是頂天立地的漢子。」

  罵了一氣,卻又琢磨:「也怪啊,那娃娃是怎麼生出來的?」怎麼也想不明白,到是記起小時候問過他娘,問他是哪兒來的,他娘說他是從胳肢窩裡摳出來的,說是胳肢窩裡癢,摳啊摳,結果他就掉出來了,當時他還好奇怪,還扯著他娘要看呢,笑鬧了一陣,後來就扔到了一邊,這時就想了:「難道真是從胳肢窩裡摳出來的,那我要是要孩兒,也是要從那婆娘的胳肢窩裡去摳,夫妻之實,莫非就是要去摳她的胳肢窩?她一癢,還不笑死?」

  想想似乎有些不對,卻又是想不明白,不是他傻,只是這事兒真是太神祕了點兒,夏蟲無以語冰,從來沒見過,怎麼說得清?

  葉曉雨住了一夜,想著還要把這事跟她娘說清楚,第二日便回去了,於異給凍在冰柱子裡,青萍師太每日早晚來問一句,他服還是不服,不服就繼續凍著,於異卻是那種死也不肯服人的性子,哪裡理她。

  三青這玄玉寒冰指,乃是因水之性而修成的一門陰功,沾在人身上,不僅僅只是結冰而已,其寒氣可透骨而入,滲入人的經脈之中,寒氣糾結,人的經絡氣血都給凍住了,再強的玄功也無法運轉,寒天缽自也一樣,缽中白光本就是三青師祖修練而成,若是一般人,只要著了三青手段,休想憑自己本事掙脫出來,但於異卻不同,他心中有一盞燈,四肢百骸雖給寒氣裹住,心燈卻始終亮著,帶動願力緩緩流動,於異等於還是在練功,雖然進展緩慢,但平時練功,練一陣歇一陣,而這會兒卻是時時不停,所以加起來的進境並不比平日低,甚至更為精純,因為還要與寒氣相抗啊。

  如此凍了五日,於異等於練了五日功,雙臂上罡勁積聚,但胳膊又給凍住了,不能伸展,便越積越厚。

  這日早間,青萍師太卻沒來後殿,其她兩青也沒來,到晚間也沒出現,於異心下奇怪:「這老尼姑原來也會偷懶啊?」

  本也懶得多想,卻忽地想到這是個機會啊,青萍師太為防冰柱融化,每天早晚問他的時候,總要順手給冰柱加水的,這一日不來,也沒加水,冰柱可就融了不少,或可掙脫也不一定。

  「別等那三個老尼姑醒過神來。」於異心下暗念,默運心法,猛地一聲低嚎,罡勁暴發,雙臂竭力一掙,臂上罡勁本就積了五日,再這麼拼力一掙,只聞咯嚓一聲響,冰柱竟然就裂開了,於異狂喜,再又一掙,冰柱徹底裂開,終於身得自由。

  這時庵中女尼也聽得響動,便聽一片叫聲,於異雖得自由,但給凍了五日,也餓了五日,覺得身體有些泛力,另外對三青的玄玉寒冰指也頗為忌憚,何況還有那鬼缽子,雖然深恨三尼,這時卻也不敢逞強,心下想:「我這會兒肚中空空,手腳也麻麻木木,可不是三個老尼姑對手,萬一再給凍住就要老命了,好漢報仇,三年不晚。」把身一縱,且出了玄玉庵,身後雖是雌聲粥粥,卻不見三青追出來,原來三青今日有事,都不在庵中,於異算是逮著了個好機會。

  於異在山中跑了一陣,聽後面沒有風聲追來,便就停下,只覺肚中空空,恰看到一隻出來吃夜草的兔子,肥肥胖胖,怕不有六七斤,順手捉了,找了條小溪洗剝乾淨,烤熟下肚,肚中有了熱食,力氣盡復,心勁兒便又上來了,咬著牙想:「三個老尼姑凍了我五日,卻也可恨,不折了她廟,出不得胸中這口氣。」

  想自想,卻還是有幾分忌憚,且反過來又想:「這事根子還是出在那敗家子婆娘身上,竟然屢次三番算計自己丈夫,簡直豈有此理。」越想越忍不得,跳起來,便就趁夜往葉家庄來。

  大撕裂手心法獨特,趕路時,是以雙臂輪動,兩隻手臂掄動便如兩個大車輪子,罡勁驅風,當真風馳電掣,雖然於異修為還較低,也只用了個多時辰便趕到了葉家庄。

  悄然進莊,自己新房裡黑燈瞎火的,葉夫人院子裡到還點著燈,於異摸過去,遠遠聽得說話聲,是葉夫人的聲音,有些高亢:「——好好的丈夫你不要,怪得誰來?你說你是黃花閨女,也要別人信才行啊?」

  「不信就不信,我一輩子不嫁人還不行了?」是葉曉雨的聲音,有些兒堵氣的味道。

  葉夫人似乎給她氣著了,哭叫道:「你個天殺的死鬼,半截子拋下我就走了,千辛萬苦養大這孽障還不聽話,只是來氣我,天啊,我命好苦啊。」

  「你就知道哭,再逼我,明天真個削髮跟師父修行去。」葉曉雨說著往外走,於異卻到了院中,一腳踹開門,閃身就站在了葉曉雨面前,葉曉雨抬眼看清是他,呀的一聲尖叫,反身就跑,於異如何會給她跑掉,手一長,劈手揪著頭髮,便就提了起來。

  「啊,饒命,別撕我。」葉曉雨身子給提在空中,雙手護著頭髮,雙腳亂踢,越踢頭髮越痛,心下又怕,哇的一下就哭出聲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