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洞房與杯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一扔力大,少也出去了百十丈,若是一般人,這麼遠摔下來,那也是肉餅了,草風子有道術在身,到是沒事,不過輸了仗又毀了寶,一時也不好意思露面,索性遠遠躲開去了。

  一路回來,葉曉雨躲在馬車中哭哭嘀嘀的,葉夫人撫慰不住,也就惱了:「你自己沒本事,什麼師叔也不過如此,還要怎麼樣?真哭得他惱了,把我娘兒倆都撕成肉片兒,你就開心了。」

  「總之,總之,我死也不嫁他的。」葉曉雨仍是不肯鬆口,卻已經是有氣無力了。

  回到莊裡,葉夫人便當著於異的面布置下去,撥了一座大院子給於異做新房,張燈結綵,隨後換了新衣,兩人拜堂,牽進洞房,看著葉曉雨不情不願的給於異牽進新房裡去,葉夫人也自有些心傷,這心傷卻不是因為葉曉雨的委屈,而是另外一種思緒,好不容易養大個女兒,卻給別人牽了去,任何父母在這會兒都會有幾分感概的,隨後就轉開心思,想:「雨兒現在雖然委屈,過得幾日也就好了,有這一個女婿,哼哼,以後看誰還敢欺我寡婦無人,就這生撕活人的兇名兒,也叫他們腿肚子打顫。」

  她想到後來已經是得意洋洋了,葉曉雨這會兒在洞房裡,卻是全身打顫,想著這個生撕活人的大魔頭呆會兒就要在自己身上胡作非為,當真從骨頭縫裡冒出冷氣來,可又反抗不得,到也咬牙想硬氣一下,暗藏把小刀在身上,到時以死相拼,可想想於異的可怕,殺於異殊無把握,萬一刺不中,激起於異孽火,那後果,實在是她無法承受的,便拼著自己死,可還有娘呢,想著可能會拖累娘親給這魔頭撕成兩片,她也就嚇住了,只好暗自流淚。

  於異掀了她蓋頭,見她嚇得一縮,滿臉淚水,便就一笑:「好了,你已經是我娘子了,還哭什麼哭?只要你謹守婦道,我也不打你,也不撕你,有什麼哭的,累了,睡吧。」

  聽到個睡字,葉曉雨整個心兒都抽緊了,身子更是崩得跟床梆子一樣,但出乎她意料,於異並沒有上來抱她摟她,更沒有來脫她衣服,而是自顧自脫了衣服,往床上一倒,喜宴上他喝了不少酒,也是半醉了,不一會居然打起了呼嚕。[]

  葉曉雨沒想到是這個結果,一時間又驚又喜,幾乎是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不過反過來一想,怕是於異喝醉了,所以沒來打她的主意,一時便想趁這個機會跑掉,但隨後想想不行,能往哪裡跑呢,自己跑了,娘怎麼辦?帶著娘跑,娘可捨不得葉家庄這份家業,翻來覆去一想,便又掉淚,不想於異突地睜開眼睛,瞪他一眼:「你這傻婆娘,還在那哭哭嘀嘀的做什麼?睡了睡了,別惹得老子火起,抽你屁股。」

  葉曉雨嚇一大跳,忙站起來,不自覺應聲:「要睡了,你先睡。」

  還好於異並沒起身,打個翻身,呼嚕聲又起,看著他攤手攤腳的睡像,聽著他粗魯無比的呼嚕聲,葉曉雨心下那個委屈啊,想她打小就是個嬌嬌女,自負美貌,更還拜得名師,學得異術,對自己的將來,揣著的都是最甜蜜最美麗的夢想,再想不到,到頭來,自己嫁的居然是這麼一個野漢,不但生撕活人,而且粗魯不文,以後的人生,苦過階前雨,黑過窗外夜啊。

  可她還不敢哭久了,這魔頭野蠻無比,說要打屁股,只怕會真打呢,不得已,把外面大紅喜服脫了,畏畏縮縮爬上床,急拿被子裹緊了身子,卻又哪裡睡得著,時刻留神聽著於異動靜,只怕他爬過來施暴,還好於異這一覺直睡到大天亮,卻只苦了葉曉雨,一夜提心吊膽,熬得滿眼血絲。

  大公雞一打鳴,於異的呼嚕突然就停了,隨即就爬了起來,葉曉雨一顆心猛然一縮,把身子死命的縮進被子裡,眼睛閉著,耳朵卻幾乎是直立了起來,她心中認定,醒了酒的於異必然是獸性大發,撲上來掀她被子脫她衣服,但事情卻再一次超出了她的意料,於異並沒有爬到她身上來,而是直接穿衣起床,隨後就出了門,然後便聽到院子裡呼呼喝喝,竟是在院子裡練功了。

  又逃過一劫,葉曉雨出了口長氣,也不敢再睡了,忙溜起來,自有丫環進來服侍她梳洗,於異打完了拳,進來見了她,到也有個笑臉:「起來了,睡得還好吧?」

  他一笑,葉曉雨可就心肝打顫,忙也勉力擠個笑臉,嗯了一聲,隨後一起去葉夫人那邊吃早餐。

  葉夫人可不知昨夜洞房中的情形,只以一個過來人的經驗猜測,自然是新人好合了,所以看了葉曉雨有些憔悴的臉,還只以為是於異貪戀美色把自己女兒給折騰苦了呢,這也沒什麼話好說的,到是滿心裡兒高興。

  眨眼過了一日,到夜裡,葉曉雨先就上床躺下了,於異練完了功夫回來,眼見他脫衣上床,葉曉雨想著今夜是無論如何逃不過了,但過了昨夜,她也就豁出去了,咬著牙關,閉緊眼睛,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再一次出乎她意料,於異脫了衣服上床,沒有來碰她,竟又是自個兒睡了。

  這一下,葉曉雨真就有些兒摸不著頭腦了,藉著夜色,偷瞟於異,想:「他怎麼不碰我,莫非——莫非他是個天閹?」

  胡思亂想著,竟是睡著了,一覺醒來,天光早已大亮,於異又起床練功去了,葉曉雨爬起來,梳洗了,於異練完功,再又一起到葉夫人這邊來吃早餐。

  如此過了十多天,於異一直是這樣,葉曉雨徹底放下心來,卻是越來越奇怪了,她先以為於異是天閹,後來有一天早晨,她不知怎麼驚醒過來,看到一樣奇景,原來於異睡覺就只是穿個大褲頭的,晚上睡覺又不怎麼老實,翻翻滾滾,褲頭滾鬆了,褪到了大腿根下面,而男人睡著了,會有晨勃現象,葉曉雨看到的,便是於異那向著晨陽高歌的鳥,而且不是小鳥,是大鳥,這跟於異練的大撕裂手有關,大撕裂手的罡勁鼓筋脹胳,脹大的不止是雙臂,身上其他部位也脹大了不少,包刮於異的身高,也包刮胯下小鳥。

  葉曉雨一眼看到,慌就扭過臉去,一張俏臉兒燥得通紅,把頭埋進被子裡,再不敢露出來,但這一眼,至少讓她明白了一件事,於異不是天閹,不但不是天閹,而且本錢非常大,如果換成她娘葉夫人,說不定是要心肝寶貝愛個不了,她是黃花閨女,卻是嚇著了,因為她知道,那話兒是要插進她身體裡去的,回思那一眼的猙獰,她情不自禁就夾緊雙腿,那要是插著身體裡去,天啊,那還不把人撐成兩半?一時股栗萬分,然而這邊明白了,那邊又迷惑了,於異即然不是天閹,為什麼不碰她呢?如果不想碰她,為什麼又要強娶她呢?

  葉曉雨百思不得其解,其實真相很簡單,而且非常好笑,於異對男女之事,七竅通了六竅,恰就是一竅不通,在於異腦中,討婆娘,就是拜天地,拜了天地,這婆娘就算討到了家裡,至於把婆娘討到家裡後再要做什麼,他就完全不知道了,所以進了洞房,他就把葉曉雨拋到一邊,自己睡自己的,再也不管了。

  有句俗話,子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怠,在教育問題上,父母師長的態度只有一個,惟恐不學,沒有不教的,若說有例外,就只有男女之事,那是父母不言,師長不教,不但不教,還不能問,問得煩了,便是一巴掌,於是在小孩子眼裡,這件事就蒙著非常神秘的面紗,當然,一般的小孩子,總會在無意中接觸到這些事情,一些見聞,一些玩笑,甚至是一些漫罵,慢慢的接觸多了,自然也就慢慢的了解了,即便如此,真正到成婚時,也往往還是一知半解,所以一些大戶人家嫁女,便會讓長輩告知男女好合之事,即便如此,常常也還會鬧很多笑話,有人婚後長年不育,一檢查,還是處女,為什麼?打錯洞了,為什麼會錯,咱不知道啊,不知道為什麼不問?這事好問嗎?能問嗎?問誰呢?還要臉不要了?這就是臉面下的杯具。

  於異和一般小孩子還不同,他六歲給狼屠子帶了去,六歲的小屁孩,自然是什麼都不知道了,而在跟隨狼屠子的十年時間裡,基本上是在山野裡渡過的,雖然偶爾也在江湖上走動,但時間非常少,接觸面更是非常窄,別的小孩子做遊戲廝打漫罵,什麼你爸跟你媽什麼什麼的,你娘被怎麼怎麼了,從這些對罵中,對男女間的那點子事就有了了解,然後還有大人逗小孩的玩笑,昨晚你爹跟你娘那啥了沒有,諸如此類的,也是一種間接的了解,而於異呢,他根本沒有這樣的機會,也就完全不知道,男人和女人,還要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他只是浮光掠影的知道,男人要討婆娘,兩公婆是一床睡一屋吃飯,死了好象還要埋在一起,其它的,他就一腦瓜子漿糊了,他又是那種較為粗野的性子,不喜歡亂琢磨,對一些蛛絲馬跡也從不留意,於是就徹底杯具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