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葉家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山賊,哪來的山賊,我不認識啊,招他們來做什麼?」

  這話說的,山賊還能來做什麼,搶錢搶糧搶東西啊,不過葉老根其實也就是咋唬他一下,葉老根天天給他送飯,他天天在床上睡著,兩隻胳膊腫得老大,怎麼可能把山賊招來呢,聽了他這話,葉老根便道:「你休想蒙混過關,走,去見夫人小姐,我跟你說,乖乖的啊,若有半絲不老實時,哼哼。」

  於異脾氣不太好,可受不得威脅,不過說到去見那葉小姐,他到有了個想頭:「到要看看,那葉小姐是不是嫂嫂。」

  大撕裂手發功時可長達百丈千丈,收了功,也就和常人差不多,說是差不多,還是有些差別,於異這時的雙臂,比平日大了將近一倍,長了差不多三成,手垂下來,幾乎可以摸到腿肚子了,葉老根幾個看著於異起床,一雙手如此怪異,都皺起了眉頭,葉老根其實心善,本不想說,到底忍不住,道:「你老老實實的,呆會兒老漢或可幫你跟夫人小姐求個情,延個郎中幫你看看手。」

  於異看他一眼,呲牙一笑,葉老根不樂意了:「你小子別笑得那麼滲人行不行,老漢這一身汗毛都豎起來了。」於異卻又回他呲牙一笑,葉老根索性不看他了。

  葉家庄極大,一路過去,到處都是跑動的莊丁,看來是真來了山賊,於異道:「這莊裡人丁不少吧,幾個山賊慌什麼?」

  「幾個山賊?」葉老根嘿的一聲:「這股山賊是老熊窩來的呢,賊首熊瞎子外號八臂金剛,不但自己習有邪術刀槍不入,手下更有近萬刁賊,幾個山賊,虧得你說。」

  他說得邪乎,於異卻只是撇撇嘴:「幾個小毛賊而已。」把個葉老根氣得啊,都不知要說他什麼好,歪著嘴,淨剩下哼哼了。

  正走著,卻聽腳步聲轟隆,一大群莊丁跑了過來,個個執刀拿棒的,最奇的是,中間還夾雜著一群女子,手中也明晃晃的拿著刀劍。

  葉老根道:「啊呀,小姐親自出戰了,夫人也出來了,快閃到一邊。」拉著於異便往一邊閃。

  聽了他這話,於異拿眼細看那幾個女人,中間一個女孩子,面相有些熟,正是那天撞他的那個,顯然便是葉老根口中的小姐了,那天晃眼看去,這葉小姐與嫂嫂極象,今天細看,確有幾分像,但其實還是有差別,張妙妙二十四五,同樣是瓜子臉,卻有著少婦的圓潤,而這葉小姐頂多十七八歲年紀,雪白的瓜子臉,美是極美的了,卻帶著幾分淡淡的青澀。

  葉小姐旁邊,跟著個中年美婦,三十來歲年紀,也是一張瓜子臉,豐韻猶存,給人一種極為精明厲害的印象,應該便是葉小姐的母親葉夫人。

  葉小姐母女帶了兩三百莊丁,到也有幾分氣勢,一哄而過,等大隊過去,葉老根道:「小姐親自出戰,我們也跟去助戰。」從路邊順手拿過一根棒子塞到於異手裡,道:「這個你拿著,即便手上不得勁,幫幫氣勢也好,小姐開恩養了你這些日子,良心可不能給狗吃了。」

  於異撇撇嘴,懶得說,便就拿著,卻道:「看葉小姐嬌嬌怯怯的,難道還會武功?」

  這下葉老根到是有話說了:「小哥可別看走了眼,我家小姐樣子嬌俏,可是玄玉門的高徒,何止會武功,還會飛來飛去的道術呢,等閒江湖漢子,可是經不起她一根指頭兒。」

  「哦。」於異點頭,玄玉門,到也聽說過,算得上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門派了。

  聽他哦了一聲沒了下文,葉老根不得勁了,翻著老眼道:「你小子哦什麼啊?」他的意思是,是不是覺著我家小姐很厲害啊,那你說出來啊,咱老人家跟著得意一下再吹噓兩把啊,可於異是個愣子,偏就不接腔,把個葉老根氣得啊,鬍子都歪了。

  莊門打開,葉小姐帶了數百莊丁一湧而出,葉夫人沒出去,上了院牆觀戰,葉老根到是個忠心的,緊緊護持在葉夫人左右,於異也跟在一邊,拿眼往莊外看。

  莊前烏壓壓擠著一群山賊,也不成個陣勢,人數到是不少,不說上萬,一兩千總有,看著葉小姐帶人出庄,山賊中擁出一伙人來,為首一個,全身黑毛,五大三粗,如其說是個人,不如說是一隻大黑熊,於異只瞟了一眼,便想:「這毛人想必便是那什麼熊瞎子了,到真有個熊樣兒,不會就是老山熊成精吧?」

  葉小姐閨名葉曉雨,長得嬌俏,膽氣到足,上前兩步,一抱拳:「足下便是熊寨主嗎?我葉家庄與你黑熊窩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熊寨主何故率人來犯?」果然受過高人傳授,依的是江湖規矩。

  她有規矩,熊瞎子卻沒規矩,不是熊瞎子不懂規矩,而是他看傻了,瞪著一雙老熊眼,傻愣愣就只顧盯著葉曉雨看,口角的涎水都下來了,那情形,真如一隻大狗熊看到了金燦燦的蜂蜜兒。

  葉曉雨給他看得又羞又怒,嬌叱一聲:「咄,你這黑貨,太也無禮,再不退去,休怪本小姐刀下無眼。」

  她左手中托了一個小小的葫蘆,莫看葫蘆秀氣,裡面可藏著飛刀,百丈外可斬人首級,心有倚仗,膽氣便壯,她生得嬌俏,這一發怒,到也有兩分煞氣。

  給她這一喝,熊瞎子到是醒過神來,仰天狂笑:「早聞葉家庄葉大小姐千嬌百媚,乃是罕見的大美人,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來來來,便給某家做個押寨夫人,上山快活去吧。」說著邁步過來,便要來扯葉曉雨。

  葉曉雨本來的想法,是想套點兒江湖情份,再把師門搬出來,不動刀槍就退了山賊,最多再送點兒錢糧吧,不想熊瞎子根本就是衝著她來的,眼見一隻大毛掌伸過來,頓時羞怒交集,一聲嬌叱:「找死。」

  撥了塞子,葫蘆中射一道白光,光中一把小小的柳葉飛刀,二指寬,五六寸長,迎風卻長,眨眼長達五六尺,照著熊瞎子一刀劈下,刀發異嘯,卻也驚人。[]

  這飛刀是葉曉雨的師父青萍師太傳給她的,還是青萍師太早年間行走江湖的護身之物,也算得上是件寶貝了,在葉曉雨想來,斬一個毛賊熊瞎子,那還不是刀出頭落,手到擒來,所以刀一出,她眼睛還微瞇起來,為什麼瞇?小丫頭沒見過血,有些些怕呢。

  熊瞎子雖然色迷心竅,但他是江湖上滾老了的,反應到也不慢,葉曉雨一摘葫蘆蓋,他便知道有異,眼見白光一閃,到也不懼,忙將手中棍一舉,祭在胸前,原來他還不是一般的毛賤,卻也學得一手道術,名為八臂瘋魔棍,他八臂金剛的外號就是這麼來的。

  那棍在他胸前,風車也似舞動,舞成一道棍牆,葉曉雨那刀劈下,卻給棍牆擋住了,竟是劈不下來,葉曉雨急了,捏個訣,指揮那刀圍著熊瞎子打圈,左一刀右一刀前一刀後一刀,到是好煞氣,少也劈了七八十刀,只是刀道弱了點,卻是劈不開棍牆,也是她功力太弱,若是她師父青萍師太祭刀,一刀也就夠了,她卻是不行。

  這一通劈下來,沒劈開棍牆,葉曉雨卻有些氣喘吁吁了,一時紅霞上臉,胸前更是顫顫巍巍,熊瞎子躲在棍牆後面,看得yu火上衝,再忍不得,忽地使個手法,棍一揚,一棍砸在刀上,但聞錚的一聲,那刀給一下子砸飛了出去,霍地變小,又成了二指寬五寸長一把小飛刀。

  葉曉雨大驚,急把葫蘆口對著飛刀,把刀收進來,她怕傷了寶貝,還在往葫蘆裡看呢,卻不防熊瞎子跟著飛刀便衝了過來,熊瞎子步子大,熊步一跨,兩步就到了葉曉雨面前,毛手一伸,夾腰帶手,便把葉曉雨夾在了腋下,葉曉雨猝不及防,只尖叫得一聲,便落到了熊瞎子手裡,雙手給夾著,葫蘆也掉了,雙腳亂蹬,卻哪裡掙扎得脫,反是惹得熊瞎子哈哈狂笑。

  葉夫人在院牆上看得分明,眼見葉曉雨落到熊瞎子手裡,身子一晃,差點兒栽倒,葉老根則是大呼小叫:「啊呀夫人,小姐給那賊首拿住了,如何是好?」

  葉夫人精明厲害,在這一帶是出了名的,但眼見女兒落到熊瞎子手裡,也自慌了神,聽得葉老根叫,她哪有什麼主意,只想:「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咬牙叫道:「誰救得小姐回來,我把家產分他一半,更把女兒許配與他,絕不食言。」

  於異本是光著眼睛看戲,他可不是個濫多情的人,雖然在葉家莊住了堪個把月,他心裡可沒有什麼感恩戴德的想法,兩方相鬥,與他無關,他就看著,可惜無酒,若有酒有雞,那還要叫一聲好,除此絕不伸手,待得聽了葉夫人這話,卻就起了心思:「嫂嫂說,娘過世前,還在念叼我,說沒來得及把我找回來給我娶房媳婦,死得不閉眼呢,而且這葉小姐長得到有三五分象嫂嫂,若娶了,到也不錯。」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