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大撕裂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有一段時間,長明子呆在一個小小的山廟裡,這廟裡就一個老和尚,法名釋圓,釋圓很老很老了,整天就只是打坐念經,又沒有徒弟扶持,地方又偏,自然也就招攬不到什麼香客,也就是沒什麼願力積累,長明子本來是不願意呆的,但釋圓念經時,有一種特殊的魔力,長明子聽了,非常的舒服,要知道他吸收的願力太多太雜也太亂,根本化不掉,都積在了身體裡,雖然他無心,可身體裡於積著無數願力,也有些憋悶啊,他之所以到處亂跑吸收願力,就是給憋的,自己沒辦法,便想著再吸其它的願力看能不能化解,只不過他這方法錯了,好比肚子脹的人,想靠拼命吃東西來治,可能嗎,不過也不能怪長明子,他本就是個無心的妖怪,除了吃,他也不會別的啊,而在這山廟裡聽了釋圓念經後,那些翻騰的願力竟彷彿就平息了下來,身體裡就不那麼憋了,所以他就呆著。

  有一天,廟裡來了個黑衣人,這黑衣人個子高大,披頭散髮,看不出年紀,但一雙眼睛卻是精光四射,極其凌厲,長明子雖然是個妖怪,居然是不敢與他的目光對視,實在是太兇了,長明子跑了不少地方,也見過不少高手,卻從沒有任何人的眼光能帶給他這麼大的壓力。

  釋圓老和尚卻是漫不在乎,始終就坐在那裡念經,眼睛好象都沒睜開過,長明子懷疑,老和尚之所以不害怕,可能是根本沒看到黑衣人的眼光,不過黑衣人身上的壓力並不僅僅是從眼光中發出來的,他全身上下,每個地方都在釋放著無邊的威壓,老和尚即便不睜眼,也應該感覺到啊,難道老和尚因為太老,感覺已經完全退化了?[]

  黑衣人圍著釋圓轉了幾圈,忽地一抬手,廟頂給掀掉了,長明子嚇了一大跳,黑衣人的手很怪,一般的佛道高手或神異魔道施法時,都是放出罡氣靈力,黑衣人不是這樣,他一抬手,手居然變長了,他就用這隻變長的手,一下子把廟頂掀掉了,特別的怪異。

  廟頂沒了,釋圓卻仍然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眼皮子都沒抬一下,如果不是他念經的聲音一直沒斷,長明子真要懷疑他是不是圓寂了。

  掀掉廟頂不理,黑衣人怒了,雙手齊推,廟兩邊的牆報又給推掉了,小廟簡陋,就修在一座山岩下,後壁是一塊整的山巖,廟頂一掀兩邊牆壁一推,這廟其實就等於是給拆掉了,釋圓卻仍然一動不動,他越不動,黑衣人就越怒,兩隻手再往外伸,廟兩邊栽得有大樹,其中一株銀杏,年齡估計跟長明子差不多了,要七八個人才能合抱過來,黑衣人一隻手伸過去,竟象藤一樣纏在樹身上,然後嘶聲怒吼,竟把那樹連根撥了起來。

  撥樹的時候,黑衣人身體還是站在廟裡的,就是手伸了出去,從他站立處到大樹之間,約有十餘丈距離,然後他的手還在樹身上纏繞了兩圈才發力,這麼算下來,他的一隻手,幾乎是有二十多丈長了,而且特別的粗大,大胳膊處,幾有水桶大小,如果長明子不是親眼看著黑衣人手臂變長變大,他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人的手臂可以變得那麼長那麼大,那還是手嗎?簡直就象一條大莽蛇啊,還沒有這麼大的蛇,應該是龍,太驚人,也太不可思議了,還有一點,也太怪異了,手大,身子就顯得小,小小的身子舉著那麼長那麼大的一雙手——真是要多怪異有多怪異啊。

  除了手長,還有異象,隨著這人的手伸長,先是有風,再是有雲,最後竟是電閃雷鳴,恍若雷神施法。

  驚心動魄,怪異絕倫,這就是長明子的感覺,可老和尚釋圓卻仍舊是視而不見,甚至念經的聲調都完全沒有半絲變化。

  這種平靜讓長明子佩服不已,黑衣人則是越發的憤怒不己,撥掉了樹,他的手竟然還可變長,雙手伸出去,滿山亂掃,便如兩條巨蟒在山中打滾,風捲雲湧,雷電齊轟,把一山的樹木山石盡皆掃平,最後,他居然把一座石山給舉了起來,那是一座山啊,比廟的後壁還要高呢,少說也有十幾萬斤吧,給他雙手托著,放到了廟門前面,等於把廟給封死了。

  這樣的巨力,已完全出乎長明子想象之外,他千年的修為,也算是有點法力了,一點火光射出,也能碎石如粉,但是,搬起這麼大一座山,天啊,他簡直不敢去想。

  黑衣人似乎也很得意,終於收回手,背在背後,看著老和尚,老和尚釋圓卻還是一點反應沒有。

  看著黑衣人的樣子,長明子一顆心懸了起來,不出他所料,黑衣人徹底暴怒了,大吼一聲:「你還是看我不起,還是看我不起,你有什麼本事?」叫聲中,猛地伸手,一把扣著釋圓的光頭就往上扯。

  如果長明子能閉眼,他一定閉上眼睛,釋圓的光頭,怎麼經得住黑衣人那移山撥樹的巨力,不過他是燈芯,燈不滅,他就閉不了眼,也幸虧沒閉眼,因為他看到了奇景。

  黑衣人一扯,把釋圓的脖子一下子扯長了,黑衣人手掌大,釋圓腦袋扣在他手掌裡,便如扣了個雞蛋,他手長,越往上扯,手伸得越長,然而釋圓的脖子居然跟鴨脖子一樣,也跟著變長,不對,鴨脖子還不能比,黑衣人扯到後來,那手直入雲中,幾乎看不見了,何止數十百丈長,哪隻鴨的脖子能扯那麼長啊。

  奇怪的是,老和尚的脖子給扯成了超級鴨脖子,卻並沒有斷掉,還是在念經,照理說他的脖子到了數百丈高的雲端,聲音應該是聽不見了,可念經之聲卻彷清清楚楚的迴盪在廟中,就彷彿他還在廟中唸經一樣,語氣平穩,聲音平和,完全沒有半點變化。

  這老和尚是妖怪,這是長明子當時心裡的想法,雖然他才是貨真價實的妖怪,可他這真妖怪卻實在是給釋圓這妖異的脖子嚇住了——人脖子能扯這麼長嗎?

  黑衣人又是一聲吼,另一隻手也伸了出來,掐著釋圓的脖子,而且他居然還把釋圓的脖子在手臂上挽了兩下,這是挽繩子還是挽面條呢,看得長明子那個膽戰心驚啊,挽好了釋圓的脖子,黑衣人嘶聲用力,將釋圓脖子盡力拉伸。

  老和尚的脖子並沒有多少抗力,黑衣人左手伸到天上數百丈,右手扯出去了有數百丈,都伸到山對面去了,可老和尚的脖子就是不斷。

  長明子見過一個做長壽麵的,一團麵給拉得,又細又長卻怎麼也不斷,而眼前的情形,黑衣人彷彿就是那個做拉麵的,老和尚釋圓就是那團拉麵,這拉麵真韌啊——長明子也只能這麼感嘆了。

  黑衣人那雙不可思議的怪手用盡了一切辦法,拉、扯、絞、崩、掙,可老和尚的脖子就象一條牛肉筋,就是不斷,到最後,黑衣人沒辦法了,一聲狂吼,突地張嘴,一口咬在了老和尚脖子上。

  黑衣人這一口咬得兇,兩排牙齒咬下時,竟然迸出了電光,看得長明子燈芯也顫了三顫,狼也沒這麼兇啊。

  老和尚的脖子已經給拉得非常細了,黑衣人的嘴又大,脖子到他嘴裡,彷彿成了一根黃瓜,一口咬下去,喀嚓一聲,電光狂閃中,血花飛濺,脖子給咬成了兩截。

  黑衣人愣了一下,霍地裡哈哈狂笑起來,一邊笑,雙手一邊抓著釋圓身子又撕又扯,釋圓脖子一斷,似乎就破了功,單薄的身子給黑衣人扯得稀碎,便如扯一本老舊的經書。

  扯碎了釋圓身子,黑衣人大笑著走了,長明子先前給嚇呆了,這會兒也想跑,卻覺著廟中有一種古怪的氣味,不似血腥味,而是一種香味,檀香的味道,聞著這種味道,覺得身體裡空爽爽的,非常的舒服,他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估計可能是老和尚釋圓的血的原因,傳說佛道高人修為有成,全身血液盡化白光,釋圓的血雖然沒能化成白光,不過也是好東西了,靈力非常的強,於是便留了下來。

  也不知過了多少日子,那黑衣人居然又來了,長明子提心吊膽,黑衣人卻沒來理會他這個無心的燈芯怪,而是在釋圓經年盤坐的莆團上坐了下來,也不知坐了多久,黑衣人從懷中取了一本書,一頁頁翻開,翻到最後,長嘆道:「我可以撕皮裂骨,我可以撕魂裂魄,我可以撕天裂地,但我撕不裂人心啊。」

  嘆息聲中,他將那書一頁頁撕下來,就著長明子的火頭,撕一頁,燒一頁,長明子看得清楚,那是一本書,寫著大撕裂手四個字,象是經書,又象是玄功秘籍。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