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於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於石硯心中一股無明火,本不應該發在張妙妙身上,幾巴掌打過,他心中就有些後悔了,這時張妙妙委屈相就,更讓他心中羞愧,猛一下抱住張妙妙,號淘大哭起來。

  有些男人沒品,外面受了委屈,就回來打妻子出氣,於石硯其實不是這樣的男人,他這所以突然這樣,是因為完全沒了辦法,官印落在了巴衙內手裡,又有押條,巴衙內老爹又是現管的太守,可以說,刀把子已經握在了巴衙內手裡了,若不答應,他必定奪官去職,身敗名裂,家破人亡,可要把自己妻子送去給別人玩弄,他心裡又實在過不得,所以才一時失常。

  他哭得傷心,張妙妙可就心驚膽顫,急道:「官人,你莫心急,這事沒什麼大不了的,你放心,必然能好的。」

  她越是溫柔賢淑,於石硯越覺羞愧,搖頭道:「不是這樣,是巴衙內害我,當日悔不聽你之言啊。」便把巴衙內設計害他的事說了,張妙妙聽了也是又羞又怒:「這人怎麼這麼無恥?」

  見張妙妙身子顫抖,於石硯知道她心下驚怕,摟著她道:「你放心,我便是死了,也絕不受他訛詐的。」

  丈夫真心維護,張妙妙心下感動,卻擔心道:「可萬一巴衙內真個把押條和官印送去衙門中,卻又如何是好。」

  這話,有如當頭一捧,把於石硯堪堪挺起的腰骨兒又打折了,他怕的就是這個,若是上任太守,他便直說是中了計,然後重重送一份禮,最多是持身不謹,受一頓申斥,不會有太大的事,可現任太守是巴衙內親爹啊,他能說嗎?他便說出來,巴太守會信嗎?即便巴太守心裡信了,面上也不會向著他啊,坑害朝庭官員,這罪名可不輕呢,巴太守就這一個獨子,難道為了他於石硯,把自己獨子送入大牢,太陽從西邊出來差不多。

  看著丈夫雙手揪髮,腦袋深深埋在腿中,更想到他剛才的失常,張妙妙便知道,這個難關,丈夫邁不過去。

  「難道,難道真要受那淫賊汙辱?」她心下顫抖,但看著丈夫滿臉痛苦的樣子,心中更痛,百轉千迴,想:「這麼些年,我也沒給夫家涎下一男半女,換了其她女人,早就給休了,官人不但沒一句閒話,連小妾也沒納一個,官人恩重,這事也是因我而起,便用這個身子,替官人平了這場禍事吧,最多一死而已。」

  她卻是個有剛性的女子,雖然自憐自傷,一旦拿定了主意,卻是輕易不肯動搖,便道:「官人,要不就依了巴衙內。」

  於石硯身子一顫,猛地抬起頭來:「你說的什麼渾話?」

  張妙妙已有主意,道:「官人休要擔心,妾身已經想好了,他能詐,我也能騙,先把押條和官印騙到手中,然後再詐言脫身,必不會吃他的虧。」

  「那巴衙內心計歹毒,如何會輕易上當?」

  「巴衙內只是個紈絝浪蕩子而已,這計策只怕是白規理給他出的吧。」張妙妙不知真相,但女人的直覺,卻讓她猜到了真兇。

  於石硯還在猶豫,張妙妙便好言哄勸,信誓旦旦,必不會吃了巴衙內的虧,於石硯半推半就,終於是答應下來。

  其實於石硯心底知道,張妙妙一個弱女子送到巴衙內身邊,巴衙內便再傻再好騙,也鐵定會吃虧,但如果張妙妙不去,眼見就是一場天大的禍事,只能讓張妙妙去,只能相信張妙妙,哪怕心裡千萬個不信,這時也絕對不能去想,所謂掩耳盜鈴,並不是真傻啊,只是自己騙自己罷了。[]

  見於石硯終於點頭,張妙妙心下也不知是喜是悲,面上強笑,又當著於石硯的面換了一條厚實些的小褲,更打了個死結,道:「官人放心,妾身必不叫巴衙內沾身的。」

  心若無節,腰帶打千個死結又有什麼用?但於石硯卻就點頭,咬牙道:「那巴衙內若真敢放肆,我必要親手殺了他。」他下身仍舊光著,這麼咬牙切齒,那話兒到是抖了兩抖,卻仍是軟搭搭的。

  天黑後,於石硯取一頂軟轎,把張妙妙送到巴衙內宅中,白規理早在門口等著,掀起轎簾看了一眼,便就笑得一張臉稀爛,對於石硯道:「都管果是個眼光遠大的,以後必定步步青雲,還望多多關照。」

  於石硯恨不得照臉一拳,卻咬牙忍了,道:「官印押條呢。」

  白規理道:「都管放心,明天一早小娘子回來,自然都帶回來了。」

  於石硯也知道必是如此,而這時轎子已抬進宅中去了,於石硯張嘴想喊,話到嘴邊,終於滑落下來,只是暗暗咬牙:「蒼天有眼,於石硯就此立誓,報不得此仇時,天打雷劈也罷。」

  不說他怏怏回頭,卻說張妙妙一直給抬進內宅,下轎,自有丫環引進內室,卻見巴虎子早在等著,一見張妙妙,頓時就眉花眼笑,喬摸喬樣先做一個揖:「小娘子請了,這些日子,可是想煞小生了。」說著便要上來摟抱。

  「且慢。」張妙妙忽地從袖中摸出一把剪刀,對準了自己喉頭,巴衙內吃了一驚,退了一步,急道:「小娘子,你這是做什麼,快快放下剪刀,切莫胡來。」

  張妙妙手心本有些發顫,看他驚慌,心中反是穩定下來,想:「不過一個無行的浪蕩子,怕他什麼。」定了神,道:「我丈夫的官印和押條呢。」

  「在這裡,在這裡。」巴衙內忙從懷中掏出官印押條。

  「給我。」張妙妙伸手。

  巴衙內本有些慌神,一見她伸手,到又清醒了三分,道:「先說好的,小娘子,只要你好生陪我一夜,明兒一早,官印押條全給你帶回去。」

  「你休想。」張妙妙又羞又怒,握著剪刀的手緊了一緊:「你真要癡心妄想,便只能看著我一具死屍。」

  想不到她弱弱怯怯的樣子,卻是如此強硬,巴衙內一時有些傻眼,卻聽外間一個聲音道:「你是來救你丈夫的,還是來害你丈夫的。」

  卻是白規理進來了,去張妙妙手上一瞧,嘿嘿一笑:「小娘子,你可想清楚了,你死容易,卻是害了你丈夫一家了。」他早看得清楚,於石硯即把張妙妙送來,便已是屈服了,張妙妙即肯來,自然也有救夫的心思,如何就肯輕易走上絕路。

  張妙妙只是強撐,她對於石硯說的話,雖有七分哄騙的意思,也有三分僥倖,若真個能以死相脅,逼得巴衙內不敢侵犯她,那就是最好,不想巴衙內這酒囊飯袋慌了神,白規理卻是眼亮,知道無可倖免,死死盯一眼白規理,對巴衙內道:「巴衙內,你且發個誓來,若遂了你意,明日一早,真個將官印押條還我嗎?」

  「當然當然,我要的就是小娘子,拿著官印押條有什麼用啊。」巴衙內連連點頭,當即鄭重作誓。

  「罷了。」張妙妙心下慘然:「待拿回官印押條,便是一死而已。」閉上眼睛,眼淚滾滾而出,剪刀也鬆手落地。

  巴衙內白規理相視大喜,白規理一抱拳:「恭喜衙內得遂心願。」

  「多謝多謝,你的功勞,本衙內都給你記下了。」巴衙內嘿嘿淫笑,全身火熱,一雙色眼,只盯在張妙妙身上,哪還有心思來跟白規理廢話,揮手讓他快走。

  白規理到退著出去,方到門口,剛要轉身,屁股上忽地一痛,一股大力傳來,他身子騰地飛起,猛栽進房中,恰如惡狗搶屎。

  巴衙內搓著雙手,堪堪走到張妙妙面前,猛見白規理撲進來,到是一愣,可就變了臉色,幹嘛呢這是,急著領賞?不過隨即知道不對,白規理身後,走進一個人來,這人十六七歲年紀,身材單瘦,頭髮有些發黃,還沒梳齊整,幾根毛向天立著,生似街頭打混的野小子,而最野的是一雙眼睛,盯著人看的時候,那種狂野,生似荒野中的獨狼,便要擇人而噬。

  與他眼光一對,巴衙內竟情不自禁打個寒顫,忙錯開眼光,叫道:「你——你是什麼人,快滾出去。」

  這紈絝也真是紈絝了,白規理明明栽了個狗搶屎,來的會是好路數嗎,那少年咧嘴一笑,到是好一口白牙,只是笑得有些滲人,他身子往前一跨,一閃就到了巴衙內面前,手一伸,只一手便將巴衙內劈胸提了起來,反手往後一甩,那姿勢,便如甩一個破袋子,可憐,巴衙內嬌生慣養到二十多歲,哪受過這待遇,只覺著轟的一下,給這少年從身前甩到身後,全身彷彿都給甩開了架,耳中嗡嗡叫,眼前金星跳,全身四肢百骸,從裡到外,更是無一不痛,趴在那裡,一聲不吭,一動不動,不是忍得痛,是摔傻了。

  白規理這時到是翻身坐了起來,頓時尖叫出聲:「你——你是什麼人,來人啊,來人啊。」

  張妙妙本來閉著眼睛,聽得響動不對,忍不住睜開眼來,一看那少年,頓時喜叫出聲:「小叔。」這少年正是於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