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七回 逆親還叛教 禍生蕭牆 天涯願隨君 陳詞悽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玉筆俏郎範青萍見卓天龍倒地不起,仰面發出一陣得意長笑,清越的笑聲中挾著干雲豪氣,直洩長空……

  一陣笑過,回身一個縱躍,到了深坑口處,探首往坑中一望,只見十來丈深的坑穴中,藍劍虹摟著受了傷的邱冰茹坐在坑底,有若井底之蛙,幽幽待斃!

  突然,藍劍虹一仰面,見坑口外現出範青萍一張俏面,心中一喜,大聲喊道:

  「範兄,你是不是依小弟之言,把卓天龍那老魔頭毀在手下了?」

  原來,卓天龍見範青萍雙筆一掄,筆挾透骨寒風,有如萬千條靈蛇飛舞,一味的朝自己猛攻猛點,心頭不禁一震,暗道:

  此子武功超絕,自己若不施殺手,恐要栽在他的手裡!

  心念及此,立展毒技,掄動一百廿八轉襲魂魔鞭抵敵。

  初轉時較為緩慢,範青萍尚未覺出什麼?一對翠玉雙筆仍著著點向他的要害。

  但卅轉一過,旋轉速度漸快,但覺寒風縷縷中,發出聲聲噓噓怪叫,兩丈之內冷風襲人!

  藍劍虹內功精湛,耳目靈敏,人雖困陷在深坑中,但坑外的噓噓怪鳴之聲,仍隱隱傳入他的耳裡。

  他一聽這怪叫之聲,登時驚覺,知道自己的人已遇上了九陰毒爪卓天龍這老魔頭,而且他在施展一百廿八轉襲魂魔鞭鞭法!

  以前,自己在米靈鎮郊,也遇上這老魔頭,對自己施展這套絕毒鞭法,若非自己深參玄門奧秘,一條命哪裡還會留到今日。

  目下卓天龍對自己的人,重施故技,頓時想到了當時破解一百廿八轉襲魂鞭法的心法。

  於是,他酌量老魔頭,鞭轉七十招左右時,在坑底仰面大聲喊道:

  「趕忙定氣凝神,練神還虛,使心朗如萬里睛空,默然無物,待魔鞭轉過一百廿轉之後,如未倒下,即可獲勝……。」

  當他喊出解破魔鞭心法之時,卓天龍的襲魂鞭正轉至七十轉左右,玉筆俏郎範青萍已是通體冷汗淋漓,雙筆已失控制,不但筆勢零亂無章,且覺出似有一股無比勁力,緊扣著自己心弦,愈扣愈緊,心將暴裂,隨著牆頭上沙石進飛,淒迷一片……

  淒迷中,范青萍只好緩緩移步,徐徐後退!

  退若丈許,即聽到了藍劍虹的喊聲。

  當時他雖然無法分辨出這喊聲是劍虹所發,但卻依言而行,同時運功行掌,雙筆挾在左脅之下,左掌護胸,右掌平推而出。

  果然,卓天龍的襲魂鞭,轉過一百廿八轉之後,陡然停住,雙目如電望了范青萍一眼,見他並未倒下,隨即震天大吼一聲,身形朝範青萍躍撲過來!

  哪知,范青萍早已運功行掌,蓄勢待發,見他有如瘋虎般撲來,知道已是生死關頭,那裡再敢怠慢,陡的一聲怒吼,穿雲掌吐手而出!

  這一掌,關於自己生命,是以他用盡了全身真力,掌風迅如閃電,勢若排山,迎著卓天龍一個撲來身軀劈去……。

  但聽蓬然一聲,如擊敗革,隨之九陰毒爪卓天龍一聲悶哼,就此倒地,再無聲息!

  再說範青萍聽藍劍虹在坑底,仰面望著自己大聲喊了這兩句話,心中不禁一怔,暗道:

  原來那破解襲魂鞭的心法,是他告訴我的,當時若沒有他那幾句心法,我範青萍定然要碎屍那老魔頭的絕毒鞭下了,照這看來,我要救他……。

  心念剛剛轉此,陡的一另一個惡念,又如閃電般湧至心頭,續暗自忖道:

  我若救了他,那金龍二郎木飛雲的全部遺物,豈不是無法得到,既得不到這些罕世珍寶,又怎能成為當今武林中第一號奇人……何況那自己延頸企踵,夢寐顛倒的易蘭芝,尚未投入懷抱,我拼涉奇險,隨他來燕湯山,就是為了這兩件事,心願不達,何以得安,再說自己一番心血,豈不是白費了麼……。

  忖思至此,惡念如潮,殺機隨起,俏目射出兩道異光,望著坑底中的藍劍虹冷冷一笑,答道:

  「小弟果是聽了藍兄的話,才收拾了那老魔頭,免遭殺身橫禍!」

  藍劍虹見他冷笑如冰,心裡雖然一怔,但未疑有他,俊面上泛起欣慰而又祈求的笑容,道:

  「如今小弟與茹姊姊陷困深坑,性命操於敵手,范兄,你得設法救救我們……」

  話的餘音,尚在深坑中回蕩,範青萍陡的一仰俏面,縱聲一陣長笑……。

  笑過,一低頭,說道:

  「我救你,我救你,捨我之外,還有誰救你呢?」

  話聲中,已暗運功力徐徐抬起右手,中指微彎,朝準坑底劍虹的面門,就要立施「彈指開碑」神功,把藍劍虹碎屍坑底!

  突然,身後響起一聲嬌喝,道:

  「你要幹什麼?」

  范青萍聞喝,心頭猛然一驚,趕忙曲肘轉身一望,只見百毒教主韋倩,不知什麼時候,已來到自己身後,一聲嬌喝之後,雙目盯住玉筆俏郎,唇角間泛起微微冷笑……

  范青萍見是韋倩,更感大駭!他知道這位女魔頭的武功,已在自己之上,若不搶制先機,定然要遭她毒手,死於非命!

  心念就這麼轉了兩轉,曲迴的右肘,陡然一伸,中指向外一彈,「彈指開碑」神功,猛朝百毒教主韋倩面門彈去!

  他原就運蓄指頭,準備一擊坑底藍小俠的開碑神功,雖聞嬌喝,驚縮回去,但功力並未散去,如今伸肘問,倏下殺手,且距離又近,心想:

  這一下勝算已是穩操,這女魔頭定然無法逃過,骨肉成灰而死!

  誰知,事情大繆不然,但覺紅影一晃,輕紗飄盪,韋倩嬌軀已橫飄出六尺以外,神情傲岸,把秀眉一蹩,冷然說道:

  「你能會禍起蕭牆,變生肘腋,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向自己人突下殺手,這種心腸狠毒的人,我韋倩還是第一次見到?」

  人未見動,最後一句「見到」二字,竟似在範青萍面前所說,一隻玉手,五指齊舒,快得幾乎分不清來勢,已向肩頭抓到!

  范青萍早已知道,百毒教人人手指餵有奇毒,一旦被她抓中,決無生理!

  情急中,一晃肩,退後五尺,人雖逃過對方一抓,但已驚出一身冷汗,呆立當地,望著韋倩,半響沒有說出話來!

  好在韋倩並沒有存心要把他毀在手下,探臂抓空,並未再度出手,只是望著玉筆俏郎一泛冷笑,橫跨一步,左腳在坑穴口一塊凸出的青磚之上,用力一踏。

  隨著聽到坑內傳出「呀」的一聲!坑底右壁間,登時現出一張高不及人的小門,門外即是一片短草如茵的草坪。

  藍劍虹原本是個極端機智的人,一見坑壁間突然顯出一張小門,可通莊外,心中大喜,也無暇去思索,是怎麼會突有生機,使自己能逃活命?

  只是雙臂一探,把茹姊姊抱在懷中,躍出小門,往一片廣大草坪奔去。

  剛剛奔出未及廿丈,眼前突覺紅影一閃,心頭不禁一驚!

  就在這一錯愕間,已停住急奔之勢,定睛一看,只見百毒教主韋倩,嬌立面前,唇角泛起一絲淺笑,攔住去路。

  藍劍虹見是韋倩攔住去路,心中登時火起,一低頭,先望了望懷中受傷沉重,生命垂危的邱冰茹,然後猛一抬頭,喝道:

  「你既然要我離去,何以又來攔住我的去路,難道你言而無信麼?」

  韋倩搖搖頭淒苦一笑,道:

  「范青萍這人心狠手辣,對他,你要深懷戒心才是!」

  藍劍虹一剔劍眉,答道:

  「範兄與我相處時日不短,我對他的為人知之甚詳,你不要挑撥他。」

  韋倩又搖了搖頭,幽然一聲嘆息,道:

  「你茹姊姊傷得不輕,必需要早些放血去毒,我這裡有本門祖傳特製解毒丸一顆送給你,你先找個避靜地方,替她療治了毒傷再說。」

  藍劍虹道:

  「此舉大可不必,我們有冰蟾,可以替茹姊姊療治傷勢。」

  韋倩道:

  「可是,冰蟾目下並未在你身上,遠水難救近火,難道說你忍心眼看著你的茹姊姊就這樣毒發死去麼?」

  這幾句話,果然收了奇效,藍劍虹激動的神情,逐漸平靜下來,低頭看冰茹傷勢,半條小腿都已開始紫腫,心中不由得大吃一驚,轉頭向了百毒魔莊的黑色圍牆上一看。

  只見姚宗鴻等人,仍在和百毒教人搏鬥,且正在生死關頭!知道要用冰蟾急救茹姊姊,目下已是不可能。

  這才徐徐轉過頭,望了韋倩半響,才低聲道:

  「既然這樣,就請把解毒丸借我,先替茹姊姊療治毒傷。」

  韋倩一聽,芳心大喜,趕忙探手入懷,摸出一顆龍眼大小,通體紅色的藥丸,交給劍虹,道:

  「前去若五里路,有個黑石巨崖,地勢隱避,你趕緊到那裡去,先以泉水替她把傷口洗淨,用布包紮好,再把這顆藥丸給她服下,就不礙事了,我先去把你的同伴一一救出,隨後即來……。」

  藍劍虹聽的一怔,正要問她,你還來做什麼?韋倩已在三丈開外,緊接著幾個縱躍,往莊中如飛而去,但見紅紗飄盪,躍縱生姿,極為美妙。

  劍虹見她去遠,也就不願追趕,望著她的背影搖了搖頭,一聲長嘆!把邱冰茹往自己右肩上一伏,舉步如飛往韋倩告訴他的黑石巨崖走去。

  他走了若一頓飯的時間,估計路程,五里路應該早就到了,何以還沒有見到那黑石巨崖?

  心念剛剛轉完,人已來到一座山坡頂上,他正要再往前走,突見坡頂如切,已沒有了去路,低頭一望,心中不禁大喜。

  原來這個山坡後面,已無去路,是一堵立壁如削的斷岩,岩下是一個佔地不大的幽谷,西南面矗立著一座黝如髹漆的巨大石岩,谷中滿生千年巨松,要不注意,很難看到這幽谷中,尚有這麼一個黑石岩洞。

  藍小俠卓立坡頂,俊目凝神,向幽谷裡仔細的打量了一番,心中暗自忖道:

  韋倩口中所說的黑石巨岩,想必定然就是這裡了,可是,立足處的這堵峭壁,最少也有廿來丈高,若是平時的話,當可施展醉僧師伯週天時所授絕頂輕功,飛躍而下,但此時右肩上負著受了傷的茹姊姊,就不敢冒然行險了……。

  心裡有了這麼一個想法,隨即重下山坡,由坡的右側一條滿生山草的小徑,繞坡腳往谷底走去。

  他的輕功原本絕佳,加以入谷路程又不遠,饒是他肩上伏著邱冰茹,也不過是一盞熱茶的工夫,已到了谷底黑石岩前。

  他彎腰探臂在地下拾起一塊碎石,揚腕向岩洞中擲去,但聞叮的一下清越的響聲之後,洞中並無異狀,這才放下心,大踏步地往洞中走去。

  入洞若兩丈左右,尚有光亮,於是,他找到一片平地,把邱冰茹一個嬌軀,平放在洞中地上。

  這是邱冰茹生死存亡乾鈞一髮的時候,他哪裡還敢怠慢,依韋倩所言,立即動手,先用雙手在茹姊姊腳傷處用力捏擠,擠出不少紫黑色的毒血,接著在自己包袱內找出一塊白巾,飄身出洞,將白布巾在泉水中淨濕,替冰茹把傷口洗抹潔淨,用白布紮好,然後再把韋倩送給他的獨門解毒藥丸,用泉水替她灌下……。

  這時已是日落西山的時候,五顏六色的晚霞,一條一條的連接起來,布在半天,好像是一幅五色旗,平鋪在天空似的;又有點像雨後的彩虹,將半規放直,條幅放寬,晴空異彩,照耀幽谷,煞是好看!

  可是,此時的藍小俠,哪裡還有心情來欣賞這醉人的景色……。

  他沒有眼淚,也沒有痛苦悲傷的神情,可是上半身靠著洞口石壁,木然坐著呆呆的望著服下解毒丸,神智尚未清醒的邱冰茹姊姊……。

  突然,漆黑的岩洞中,火光一亮,把藍劍虹從夢中驚醒,霍地裡挺身站起,喝道:

  「誰?」

  喝聲中,一個嬌脆的聲音接道:

  「是我,韋倩!」

  原來藍小俠斜靠洞壁,坐在地上,呆呆的望著躺在地下的邱冰茹出神,不知在什麼時候,自己竟沉沉入睡了,韋倩來時,他渾然不覺,直到韋倩走近他跟前,揚燃火折,才被這突然一亮的火光,從夢中驚醒!

  藍劍虹一聽是韋倩,心頭不禁一震,仰面望了洞外天空一眼,但見夜空如洗,繁星羅布,天已經不知黑下多久了……。

  再看韋倩時,她已左手捏著一支粗若兒臂的紅色蠟燭,右手火折正在燃點燭蕊,心裡不由得又是一震,忙道:

  「天已黑下,你還來做什麼?點燭幹嗎?」

  韋倩秀目轉珠,斜瞟了劍虹一眼笑道:

  「我說話從不食言,我說來就一定會來的,幽谷石洞你茹姊姊又沒有清醒過來,我來陪你呀,洞中這麼黑,怎能沒有光亮呢?」

  藍劍虹聽得微微一怔,道:

  「承你關注,盛情心領,但我要陪伴茹姊姊,你還是走吧!」

  韋倩臉色突然一變,微現怒容,但僅剎那之間,又緩和了下來,微微一笑,道:

  「在你茹姊姊未醒轉之前,我們閒談一會不好嗎?我有話對你說,洞口露冷風涼,請隨我來裡面另一石洞吧!」

  語畢,左手高舉紅燭,蓮步輕搖,走近冰茹跟前,向她臉上打量了一眼,然後轉過頭望著劍虹嫣然一笑,這一笑笑的很甜,很美,燭光下風情麗質,若天人,饒是藍小俠心清志潔,也不由得心頭微微一跳!

  韋倩像是看透了他的心,又是嬌媚一笑,一回頭往石洞右壁問走去,走到跟前,右手在壁上輕輕一按,但聽呀然一聲!一張石門應聲而開,韋倩嬌軀一扭,已隱入另一個石洞中去了!

  藍劍虹見這岩洞中有,另有秘室,心中一驚,暗裡忖道:

  這岩洞吸石門秘室,真是太奇怪了!莫非我上了她的當……。

  心念剛剛及此,韋倩那嬌甜的聲音,從石室傳出,喊道:

  「藍相公來呀!」

  藍劍虹原來覺得這幽谷石岩裡另有石室,異常奇怪,此時聽她一喊,一顆心頓時為好奇所驅使,雙腳也不由自主的往石門跟前走去。

  人到門口,往裡一看,只見石室中桌椅矮榻俱全,但這些東西全是用黑石雕成,腳連洞地,無法移動,韋倩已將紅燭插在石桌上一個小小孔穴中,人卻斜坐在榻邊,望著劍虹不住淺笑。

  藍劍虹一看這室中景物,更是驚的呆了一呆,忙把面色一沉說道: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是你們百毒教另一殺害武林中人的一秘密所在麼?」

  韋倩搖搖頭,道:

  「這是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只知道這洞裡很好玩,時常一個人跑到這裡來玩玩而已。」

  藍劍虹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珠,在長睫毛中轉了兩轉,冷冷一聲,道:

  「我藍劍虹不是三歲小兒,何必以謊言相欺,若不是你們百毒教的秘密所在,這張活門隱秘機扭,你怎麼會曉得的?」

  這句話到的確問得韋倩呆了一呆,過了一會,才嬌然一笑道:

  「我不是騙你,只因為我太喜愛這岩洞,所以我每來玩時,都要用手在石壁間撫摸,有一次我突然摸到一塊突出的小石,不自覺的用掌心在小石上輕輕一按,驀聽呀的一聲,一張石門應聲而開,現在這個石室,當時我還真的嚇了一大跳,藍相公,我不但會開這張石門,而且還會關它……」

  它字尚未說完,但覺紅影電閃,人已到了劍虹面前,探臂一抓,快逾疾電,待藍小俠驚覺不對時,自己一個身子,已被人家拉入石室中,接著呀的一聲!石門已經關上!

  她這迅快奇奧的身法手法,直把個藍小俠驚的呆若木雞,站在室中,過了一會才憤然喝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

  韋倩卻甜甜一笑,道:

  「我有事要和你談。」

  劍虹道:

  「咱們非親非故,有什麼好談的,你幹嗎要這樣逼我,孤男寡女關在一室,一旦傳言出去,豈不要汙你百毒教主的名節?」

  韋倩幽然一笑,道:

  「在未見到你之前,我是百毒教主,而且曾經下令門人弟子,務要生擒活捉你藍劍虹,但見到你之後,我已自認不是百毒教主了,同時我已蕭牆生禍,抗拒各位叔叔,袒護相公……」

  藍劍虹未待她的話說完,一聲冷哼,截住道:

  「你所說的是什麼意思?我全然不懂!」

  韋倩面泛憂傷,輕輕一聲嘆息,答道:

  「你未目睹事情經過,當然不會明白,我告訴你吧!」

  稍頓又道:

  「為了救你和你的同伴,我已不惜觸犯先父手訂禁規,打傷師叔及派中不少弟子,如此逆行,派律怎能容得,所以我……我已不能再回百毒教中去了……」

  話說到最後,已是聲音顫抖,淚珠滾落,乘劍虹不備之際,陡的往前一撲,一個嬌軀半倒在藍小俠胸前,淒泣不止!

  藍劍虹聽她說為了幫自己的忙,打傷叔父及教中不少弟子,已是不能再回教中去了,本已吃驚,此時復見她突然撲倒自己懷中泣哭,更是大驚,登時感到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愴惶不安的當兒,驀的,一個意念湧至心頭,暗驚道:

  不好,她十個指頭之上,均藏有巨毒,她這突來的舉動,定是想藉此向我倏下殺手!

  心念轉此,雙臂運力往前一推,冷笑一聲,沉面喝道:

  「你好狠毒的心,想以眼淚來激動我的感情,使我死在你的十隻毒指之下麼?我藍劍虹還不是一個易上當的人!」

  韋倩正在傷痛悽泣,根本就沒想到對方會有這麼一著,何況藍小俠這雙臂一推,已運足了六七成真力,所以他話剛說完,韋倩一個嬌軀,已被他推出五六尺,拉樁不穩,一屁股坐在矮榻之上!

  百毒教魔韋昌齡,只有韋倩這個獨生女兒,視若掌上明珠,從小極為寵愛,韋昌齡死後,她自任教主,掌門神聖,更是沒有人敢對她有絲毫侵犯,今日被藍劍虹這用力一推,跌坐在矮榻上,在她說來,這還真正是第一次受這種奇恥大辱,哪裡能忍,一挺嬌軀,躍下矮榻,氣憤得已是慘白的瞼上,滿浮殺機,一面緩緩抬起右手,一面徐徐迫近劍虹,怒道:

  「我有什麼不好?告訴你,我雖然繼承了先父的衣缽,掌理百毒教門戶,但我的所作所為,並非與先父一樣,何況我還是冰清玉潔之身!」

  說完話,人已迫近劍虹身前,僅差兩三尺,劍虹哪裡敢有絲毫大意,陡的一抬右掌護住門戶,喝道:

  「你說的雖然不錯,但我此來的目的,只是想救我師妹易蘭芝,其他我根本不想知道,也不願知道,若不停步,別怪藍某無禮了!」

  了字剛出口,韋倩玉腕微振,中食兩指,已朝劍虹胸前點到。

  藍劍虹側身一閃,讓過點來玉指,右臂乘以掌一招「毒龍吐霧」,擊中韋倩右臂,這本是金龍秘笈中絕招之一,威力奇大,只因他招發一半,乍唸韋倩放他逃出魔莊之恩,陡把功力減去一半,拍出去的掌勢,威力已是大減。

  但韋倩卻沒有看出他的心意,只知他這一掌來的勢急力猛,玉臂倏運奇功,堅若鐵石,硬接一掌。

  藍劍虹一掌擊在韋倩臂上,不但沒有傷到她分毫,而且倒把自己震的晃了兩晃。

  但他奇奧的閃避身法,和出乎意料的減去掌勢威力,卻把韋倩驚的呆了一呆,眨了眨鳳目,放聲格格一陣嬌笑道:

  「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口是心非的人,嘴裡說得那麼硬,心裡卻又難捨下手!」

  兩句話,激動了劍虹的真火;兩聲冷笑道:

  「你說此話,真似不知人間有羞愧廉恥四字!」

  語畢,一咬牙右手拍出一招「天外來雲」,猛向韋倩面門擊去。

  韋倩皆是一個何等聰明的女子,知他真火已起,更是不敢輕敵,嬌軀一晃,斜飄數尺,退至矮榻,也冷笑兩聲,喝道:

  「你可真是要和我分出高低麼?」

  藍劍虹打鼻子眼裡冷哼一聲,道:

  「別不可一世,接掌吧!」

  話聲剛落,厲掌已出,一招「力劈華山」,朝韋倩當胸劈到。

  韋倩看掌勢威力奇大,倒也不敢硬接,當下又一晃身,但見紅紗閃動,人已向右飄出數尺。

  藍劍虹想不到自己盡用金龍秘笈中的絕妙之學,都被她晃身躲過,心頭更是火起,也不說話,雙掌交錯,一連攻出三掌,掌掌擊到韋倩要害,心想:

  她再有通天澈地之能,這奇奧三掌連環劈出,她不死也得身受重傷!

  哪知,事情卻大繆不然,只見閃閃紅影,在呼呼的掌風中一陣如電飄忽,韋倩仍是安然無恙的閃避過了藍劍虹的奇厲三掌。

  此時藍小俠已是心將暴裂,一個縱身,躍撲過去,怒道:

  「這等取巧閃躲,算不得是什麼真實的本領,看來你們百毒教除了借重毒物殺人之外,所謂絕世武功,也不過是徒具虛名而已!」

  韋倩吃藍劍虹拿話一激,果然不打算再以矯捷的身法,躲避對方攻勢,上前一步,左掌護胸,右掌直立,冷笑一聲,道:

  「你不要用話來激我,不管你划出什麼道子,我都奉陪,不過,你得賭點什麼?」

  藍劍虹道:

  「賭什麼?你說吧,任憑怎樣,我都答應。」

  韋倩欣然一笑,道:

  「真的嗎?」

  「嗯——」劍虹輕應一聲,道:

  「藍某人說話一向不打誑語,你說吧!」

  韋倩笑容突斂,變得滿面幽傷,淒然一嘆,道:

  「好!要是我輸了,決定削髮為尼,永伴青燈古佛,了此殘生!」

  藍劍虹聽的心裡一怔,但面上卻無絲毫驚異之色,一挺胸慨然答道:

  「我若輸了,當下自斷一臂,遁跡深山,從此不履江湖!」

  韋倩幽幽的搖搖頭,道:

  「這倒不必,若是輸了,只要准我跟你走就行了。」

  藍劍虹聽她這樣說,更是大為震驚,一時間呆在當地,沉吟難答,但他對自己的武功,卻是懷著極大的信心,呆了一陣,想道:

  自己經數位名師指點,又參悟得一代怪俠金龍二郎的絕世之學,就算不能勝她,諒也不會敗在她的手裡……。

  心念轉此,勇氣倍增,昂然喝道:

  「那麼接招吧!」

  話聲剛落,右手呼的一掌,平胸直擊過去。

  藍小俠適才已經用話激過她,韋倩當然不便再施展飄忽閃避之術,躲過這一厲掌。

  但劍虹這一掌猛擊,掌風潛力,湧滿一室,威勢驚人,機敏絕倫的韋倩,心裡登時驚覺,如果真要硬接他這一擊,勢必要吃大虧!

  於是,趕忙一吸丹田真氣,身子向後微躍,同時雙掌平胸推出,先護住前胸,以免被對方強勁的掌力擊中,震傷內腑。

  她應變雖然速快,但因雙方距離過近,再加上藍劍虹這一掌,乃是全力施為,韋倩只覺護胸的雙掌被一股疾來的潛力一撞,本來向後躍退的嬌軀,速度大增,有如離弦之箭,使她失去了主宰自己之能,砰然一聲,整個嬌軀撞在石壁之上。

  就在這時,石室中的燭光突然一暗,另一團紅色光芒卻陡然一亮,待燭光暗而復明時,紅色光芒卻又已不見!

  原來藍劍虹這一掌不但把韋倩給擊撞在洞壁上,同時這湧滿全室的潛力,也把插在石桌上的一支巨燭火光,擊得搖晃欲滅。

  韋倩被劍虹掌力震撞在石壁之上,只震得內腑中血氣翻動,頭暈目眩這眼前金星亂冒。

  總算她全部武學,得自父親百毒人魔韋昌齡的真傳,功力深厚,又及時的施出千斤墜的身法,減少了許多向後反撞的力道,雖被堅硬的石壁,碰得耳鳴眼花,但神志並未暈迷……。

  見適才燭光暗時,室中現出一圍紅色光亮,心中不禁大感奇異,藉暗而復明的巨燭火光,轉身一看,只見自己撞擊的石壁間,顯出一個深不及五寸寬長卻有四五尺的方洞,洞中嵌著一塊光滑可以鑑人的青石,上面刻著一道道有如群峰矗立的花紋,就在一個兩峰交接處,嵌著一顆顏色鮮紅,通體透明大小有如茶杯的寶石。

  她自幼在富有的百毒教中長大,瞧到過的珠寶古玩等名貴之物,雖然很多,但就沒有看見過這樣大的,顏色這麼鮮豔的,不由得逐使她動了好奇之心,也不顧自己正在和人動手拼鬥,強敵卓立身後尚未離去,竟先伸手向嵌在石板上的紅色寶石摸去。

  只覺寶石觸手生寒一股冰冷之氣,循臂而上,不禁心頭大駭,慌忙縮回玉臂,退了兩步,瞪鳳目望著那顆紅色寶石發了一陣呆,然後轉身一望藍劍虹。

  只見他已解下了背在背上的金龍寶劍,連鞘捧在胸前,俊目射出兩道驚訝之光不住溜動,看看那塊刻有花紋的石板和石板上的紅色寶珠,又看看自己手中捧著的劍鞘,神色凝重,這就更使韋倩感到驚惑不解。

  她對藍劍虹原本就不但無絲毫敵意,且情愫深植,愛之入髓。

  於是,她微微地蹩了蹩柳眉,緩搖蓮步,走近劍虹身邊,引睛往他雙手捧著的劍鞘上一望,然後移目洞壁間那塊青石,不由得鬥然大吃一驚!

  原來那石壁間嵌著的青石板上的花紋,與他劍鞘上所刻的花紋完全一樣,那顆紅色寶珠的位置,與劍鞘上精嵌的一顆小巧通體紅亮的寶石,也是分毫不差……

  韋倩年紀雖然不大,但天生聰慧伶俐,機智絕倫,登時想到這柄十餘年前,屬於百毒教的鎮山寶劍,與這石岩奇洞,定有著極為密切的關係,但眼下這柄寶劍,都是在自己心愛的人手中,不便妄動,也不想妄動!

  藍劍虹全神貫注在金龍劍鞘與壁間青石板上,心裡陡然憶起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他在五台山天龍峰墜身白鳥谷,在金龍二郎木飛雲坐化的石洞中,得他遺書,大意說:

  「金龍寶劍,雖是奇刃,能裂金碎玉,削鐵如泥,且隱有無比神威,但比寶劍更為貴重的是金龍劍鞘,此鞘我已藏在石洞之中一極其險要之處,君雖仁厚,但要獲得寶鞘,仍須勇冒奇險,若能不慘死於獲取寶鞘的奇險之下,不但能成為當今武林中第一奇人,而且那價冠天下的重寶也可垂手而得……」

  想到此處,昔日那飛入蛇穴拔取金龍劍鞘的奇險經過,似又活生生的呈現眼前,周身不由得機伶伶的打了幾個寒顫!

  韋倩看他神情,由呆滯變得全身顫抖,還以為他著了什麼道兒,芳心一急,脫口叫聲:

  「你怎麼了?」

  藍劍虹精神全注在回憶往事及眼前的奇異情景之下,故韋倩已近自己跟前很久,仍渾然不覺,如今聽她叫聲,才如夢驚醒,轉面喝道:

  「我們勝敗未分,誰削髮?誰斷臂?尚不知曉,少說廢話,接招吧!」

  話聲剛落,右手已刷的一聲,拔出金龍寶劍,一招「天外來雲」,朝對方胸刺去。

  所幸藍劍虹在說話時,韋倩就已窺破了他的心意,早有防備,劍鋒刺到,嬌軀電閃,橫飄三尺,讓過一劍,否則,這樣近的距離,韋倩縱有通天澈地之能,也要被對方長劍透心,濺血當地!

  倩姑娘的確是在深愛著劍虹,他這太過無禮的鬥然刺來一劍,她不但沒有生氣,且望著他深情的一笑,說道:

  「咱們也不要分什麼高低,賭什麼勝敗了,我看金龍劍鞘上所雕刻的圖案與壁間青石板上的花紋無異,尤其是那兩顆寶珠,大小雖是很懸殊,但所嵌置的位置,卻是一樣,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這石室與金龍寶劍,定有著深切的關係,我們何不把這關係找出來?」

  藍劍虹聞言一怔,心裡不由得有些佩服韋倩的心機聰慧,她所猜測果然不錯,這劍鞘上乃是一幅藏珍圖,亡師所留下的重寶,就藏在這石室之內,但在室中占何處?尚不得而知……

  想至此處,對她糾纏自己的厭惡之心,登時減去不少,一曲右肘,將金龍寶劍納入鞘中,俊目圓睜,凝注著韋倩,但不說話。

  韋倩見他對自己面色緩和了許多,日不轉睛的望著自己,倒登時感覺到有些難為情起來,兩片紅霞頓飛雙頰,一低頭望著自己的腳尖,無限羞意的低柔道:

  「你怎麼這樣看我?」

  一語甫落,猛聞室中響起了一陣琮琮的響聲,宛如鳴金叩玉,其聲清越悅耳。

  兩人同時驀地一驚,劍虹心中忖道:

  亡師金龍二郎最工心計,莫非他怕那重寶為惡徒邪類盜去,禍患人世,在這石室中伏佈著絕毒機關,果真如此,我們還得趕快退出石室才是!

  心念及此,忽然又想到白鳥谷金龍二郎在鐵盒中暗裝毒箭之事,心中餘悸猶存!

  韋倩到底年青幾歲,一聽這聲音,好奇之心立動,定了定神,目光橫掃,四下搜望了一下,說道:

  「真是奇怪?這岩洞石室中哪來的這種聲音,且以前我來玩時也從未聽見過!」

  好奇之心一動,說完話立時側耳傾聽,果然那琮清脆之聲,竟是由那塊刻有花紋的青石板後,隱隱傳出。

  這時藍劍虹也已聽出那悅耳琮之聲,是從那青石板後傳出,心中又是一震,當下懷著一顆疑懼之心,走近青石板,貼耳細聽。

  他的內功本極精深,耳目又異常靈敏,一聽之下,立即辨出是一種清泉的流濺之聲,淙淙水聲,不絕於耳,音波均勻,似是一條小溪,伴著這面石壁而過,不禁一皺劍眉,轉面望著韋倩,說道:

  「這洞壁之外,可是一條小溪麼?」

  韋倩搖搖頭,道:

  「這石室位處黑石岩最深之外,壁外決不可能有什麼溪流。」

  藍劍虹,又道:

  「你以前來玩時,可發現過這石壁間所嵌的這塊青石板及紅色寶珠?」

  韋倩又搖了搖頭,道:

  「從未發現過!」

  「哦——」藍小俠輕哦了一聲,道:

  「那就奇了!」

  心中疑竇既生,萬千揣想俱來,心想:

  那稀世重寶,莫非就是藏在這塊青石板之後?不管自己猜測對與不對,怎生想個法子,把這塊青石板打開瞧瞧才好。

  心念及此,目光投注在那青石板上所嵌的紅色寶珠之上,只見寶珠雖然通體透明,但在燭光照映之下,並無光輝放出,在黑暗裡,卻是光華四射,有如明燈,不禁好奇之心大動,緩緩伸出右手,在寶珠上用力一按。

  在他心裡想來,如果這石洞真是什麼密室機關,那麼這顆紅色寶石定是機扭,只要按動它,室中密門當可應手而開。

  誰知,他用力按了一下,寶珠竟然紋風不動,驚奇之下,手掌按在珠上左右轉了一轉,仍是無有絲毫動靜,不覺暗道一聲:

  「奇怪!」

  正要縮回按在珠上的右手,只聽一陣軋軋連響,青石板忽然自動分裂成一座石門,剛供一人出入。

  藍劍虹乃生性易於衝動之人,一見有門而入能探隱密,心中大喜,也不考慮一下,轉面望韋倩一笑,舉步就跨了進去。

  定神一望,眼前是一條黑石隧道,直向裡面通去,道的右側,用青石砌了一條水溝,從隧道遠處,直達石門內右面一個丈許寬窄的水潭,溝中尚有細細水勢,徐徐流入潭中,但已聽不到那淙淙流水之聲,同時潭中積水,也在很迅速的下沉,不到半盞熱茶工夫,已現潭底,底中央一個光滑異常,形如石磨的巨石,平置其間。

  劍虹正在大感奇怪,潭中積水何以會在頃刻之間流漏乾去,耳際間,忽又響去一陣軋軋之聲,二人同時回頭望去,那青石板裂成的石門,已然重又合在一起。

  歸路既斷,兩人只好索性放膽向前走去。

  他們各懷著不同的心情,藍劍虹見青石板上的花紋寶珠與金龍劍鞘上所刻的圖案寶石無二,已斷然知曉這是金龍二郎藏置重寶的所在,他冒險進入隧道,目的在尋覓寶物。

  韋倩卻有兩種目的,第一,她已下定決心,從此要隨著劍虹,他到哪裡,自己既跟到哪裡。第二,她由劍鞘上之圖案,與青石板上花紋,兩相吻合,已猜出這岩洞與百毒教定有深切關係,莫非是歷代祖師坐化所在?或其他重要處所?但從未聽先父及各位叔叔提起過,為了探出究竟,所以隨著劍虹,深入奇洞。

  兩人直往前走,轉了兩個彎,韋倩似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問道:

  「藍相公,你以為剛才那張石門,是你按動寶珠打開的麼?」

  藍劍虹雖然由於欽佩她的機智聰明,對她印象已有好轉,但言語神態,仍舊略現冷淡,聽她這樣一問,淡然答道:

  「我並未能按動寶珠,難道說,你知道石門是怎樣啟開的麼?」

  韋倩竟自微微一笑,道:

  「如果你沒有按動寶珠,石門是怎樣開的,我只能猜得出一點點,但不知道是否正確?」

  藍劍虹對她的聰敏智慧,本已心存欽佩,如今聽她這一說,心頭不由得一震,道:

  「你說說看?」

  韋倩道:

  「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當你一掌把我震得後退,身子撞在洞壁上時,已觸動了奇洞機紐,所以先有青石板及紅色寶珠出現,繼之有淙淙流水之聲……」

  「哦——」藍劍虹未待她說完,輕哦一聲,打斷她的話,問道:

  「怎麼?這溝中的流水,與開啟石門有關係麼?」

  韋倩點了點頭,道:

  「這條水溝,隨隧道延伸,顯然水頭是由外面引進來的活水,在我身撞石壁,壁上現出一塊青石板的同時也觸動了控制水門的機紐,故急流水勢,源源而入,注入那個積水潭中,所以我們在外間能聽到淙淙水聲。」

  稍頓又道:

  「潭底那磨形光石被,乃是控制壁間石門的機紐,待流水積到了一定的量度,磨形光石吐水的重量一壓,即往下塌,石門登時裂開,待人入隧道,水門自動關上,水源既絕,溝中流水自是逐漸減少,直至沒有,是以,淙淙水聲,已不再聽到。」

  藍劍虹聽她說得頗有道理,不禁大驚,對她絕世聰明,更是佩服,不過,尚未能全部了解,遂又問道:

  「那麼,潭中積水何以會在極短的時間中全部漏光?壁間石門又是怎麼重行合上的?」

  韋倩道:

  「據我想,水門,潭底磨形光石,與壁間石門,全有著連環控制關係,潭中積水有了一定的量度,壁門自開,而水門卻自行並閉,由於水門的關閉,可能又觸到潭底另一個要紐,開一巨洞,使積水在頃刻之間,全部漏乾,磨形光石沒有了水的壓力,又自行彈起,漏水巨洞重閉,壁間石門也就因此而重行合攏。」

  她滔滔不絕的把話說完,藍劍虹覺得她聰智超人,敬佩之心,更是倍增,不由得轉過頭,笑道:

  「你真是一個絕頂聰明的女子,藍某人敬服萬分。」

  韋倩聽他讚自己聰明,心中高興已極,不由得眉飛色舞,秀面之上含笑如花,深情目光注視著藍小俠,徐徐說道:

  「小妹愚智蠢才,蒙誇獎哪裡敢當!」

  藍劍虹聽她突然改口,自稱小妹,心裡猛然一跳,緊接著一個意念如迅電急流般湧自心頭,問道:

  「我的同伴可全都安然脫險了麼?」

  韋倩道:

  「我拼著逆親叛教,打傷師叔,為的就是救你的同伴,當然他們全都脫險離去,我要他們在離此百里地的惡狼坪等候我們,然後再計議今後打算。」

  「嗯——」藍劍虹輕應一聲,又道:

  「我師妹易蘭芝呢?」

  韋倩聽他又問到易蘭芝,芳心陡起不悅,面上笑容頓斂,嘟著嘴答聲:

  「她麼……」

  藍劍虹一震,急道:

  「她怎麼樣了?」話聲中猛一轉身,滿面焦惑,望著韋倩。

  韋倩見他急成這個樣子,心裡更是起了一種莫明的酸意,朱唇兩角,泛起一絲妒冷的笑意,故決拖長著聲音,冷冷說道:

  「要是你那寶見師妹還囚禁在百毒教中……你打算怎樣……」

  藍劍虹倏停雙腳,猛一轉身,大聲答道:

  「我要重返你百毒魔莊,救她出來!」

  韋倩冷哼一聲,道:

  「百毒教人人武功高強,尤其是我那三位師叔,更是藝冠天下,今日白天之事,若非我助一臂之力,幾無一倖免,能逃得出那堵黑色圍牆,如今你一個人回去,自問有把握能救她出來麼?」

  藍劍虹聽得呆了一呆,心中暗自忖道:她所說的雖然全是事實,絕非聳耳危言,但我來燕湯山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救蘭芝,總不能因她的一番恐嚇之詞,使我廢然離去,不救師妹,這不但在恩師悟玄子面前無法交代,更非大丈夫行為。

  心念及此,昂首慨然答道:

  「來燕湯山營救師妹,是我的心願,此願未了,就算骨化灰塵,粉屍魔莊,也不就此罷休!」

  韋倩縱聲格格一陣長笑,笑的聲音雖然是那樣的甜美悅耳,但其中卻含著令人心悸的嫉妒怨毒之意。

  藍劍虹聽她笑聲特異,心頭不禁一懍,道:

  「你笑什麼?」

  「哼——」韋倩止住笑音,冷哼一聲,秀目妒光未歛,道:

  「我笑你太傻,太痴,也太不相信人了!」

  劍虹道:

  「藍某還不是善疑小人,照你這樣說蘭芝師妹可也脫險離去了麼?」

  韋倩點點頭,淡淡一笑,道:

  「和你同伴一起到惡狼坪去了。」

  「是真的嗎?倩妹!」藍劍虹喜形於色:「那我真是太感激了。」

  韋倩幽然一笑,道:

  「我們已是兄妹相稱,成了自家人,何必客氣,只希望你能允我隨你走就行了。」

  藍劍虹見她對自己一片真誠,也就不好再拒絕,於是,俊目中流露出溫和的光,凝注韋倩,半響才點了點頭,表示答應。

  韋倩見他答應允許自己和他同行,芳心大喜,拍著玉掌跳起來笑道:

  「虹哥哥,你不會騙我吧。」

  藍劍虹搖搖頭,轉身往前走去,道:

  「我生平從不謊言欺人,也最恨說謊話的人。」

  韋倩聽的一怔暗道:

  還說不是善疑小人,到如今還不敢相信我的話是真的。

  說話間兩人在洞道中又拐了兩個彎,眼前突然大亮,一片寶光,耀如白晝,狹窄的洞道,至此也突然開朗,並排三間石室攔住去路。

  藍劍虹,韋倩同時一驚,趕忙一陣緊走,到了石室跟前,遊目一望,只見三間石室一明兩暗,中間那間放射寶光的石室,四壁光滑如鏡,一片潔白,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砌成,再經嵌在室頂上的兩顆白色寶珠一照,閃閃華光四映,不但滿室中光亮如雪,就是兩旁暗室及曲折長長的洞道,也被寶光照的十分明亮,藍劍虹這才想到,難怪洞道中不見天光,又在深夜裡,哪裡來的光亮?原來是這石室中的寶光映照。

  藍劍虹和韋倩並肩站在門外鑑賞了一陣,只覺這間華光閃閃的寶室,和室頂嵌著的兩顆白色寶珠,是生平未見之物,藍劍虹好奇之心,不覺頓生,轉面望著韋倩,笑道:

  「這是一個曠絕天下的奇洞,如果我想的不錯,這滿室光華,全是由那室頂上的兩顆寶珠所放,看出這兩顆白色寶珠,定然是價值連城的珍品了!」

  韋倩徐徐地點了點預,接著突然問道:

  「虹哥哥,你想得到它麼?」

  藍劍虹面色一沉,略帶薄怒,道:

  「奇洞重寶,自有其主,怎麼能夠隨便奪取,再說我藍劍虹也不是貪心重利之人。」

  稍頓又道:

  「我們到這邊看看。」

  幾句話雖然不是訓斥,但聽在韋倩的心裡卻是怪難受的,粉面頓起一層愧疚之色,一低頭默然跟在劍虹身後,走到右邊石室門口,向裡一望,不禁大吃一驚!兩人呆在門口好半晌誰都沒有說得出話來。

  瀟湘書院圖檔,chzhjOCR,瀟湘書院獨家書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