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六回 冰蟾療奇毒 述訴前事 窺寶起謀心 玉人膽寒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藍劍虹道:「在下姓藍,字劍虹,這幾位都是在下好友,不敢請問姑娘高姓?」

  少女格格一聲嬌笑,沒有當時作答,沉思良久,才一盪淺笑,道:

  「原來享譽武林的藍小俠,就是閣下?」

  稍頓,一雙烏黑的眸子,盯在劍虹一張靈透俊逸的瞼上,轉了兩轉,又道:「但不知大駕光臨,有何見教?」

  藍劍虹道:「藍某人欲親謁教主,始能明言,不悉貴教主可在否……」

  話猶未了,忽見少女雙目一紅,藍小俠正自一震,少女已然蘊淚答道:「家父十年前已經仙逝了,我叫韋倩,有什麼話跟我說一樣。」

  藍劍虹聽她的話,不禁一愕,正待回答,尚未及開口,範青萍已搶先說道:「江湖中言傳,百毒教已與崆峒勾結,朋比為奸,想席捲天下武林各派,就沒有聽說過韋昌齡已於十年前就已死去的信息,姑娘不必隱瞞,還是請你父親出來答話吧……」

  韋倩冷然一笑,道:「不錯,我的確去過青陽峰紫霞觀兩次,但與崆峒結盟之事,尚未確定,請問閣下是誰?意將耳聞江湖流言,來這裡信口開河!」

  范青萍傲然一聲冷笑,道:「在下範青萍,人稱玉筆俏郎,百毒教惡蹟昭彰,天人共憤,怎能說是我范某人信口開河!」

  韋俏仰面一陣狂笑,道:「照這樣說,各位是興師問罪來的羅?」

  藍劍虹不願在未探得師妹易蘭芝下落之前,把事情鬧翻,見兩人詞鋒犀利,各不相讓,忙插口笑說道:

  「韋姑娘令尊確已仙逝,我們當然相信,不過姑娘是否繼承了父業?」

  韋俯淡淡一笑,道:「當然!」

  藍劍虹供手一禮道:「那我們應稱你一聲教主才是!」

  稍頓又道:「韋教主藍某人與貴教,可說毫無恩怨可言,不知何以要將我的師妹擄來燕湯山?」

  韋倩一笑,道:「閣下師妹可是易蘭芝?」

  藍劍虹道:「正是,她人現在哪裡?」

  韋倩道:「你看你急成這個樣子!你放心好啦,咱們不會傷她一毛一發的,不過……」

  話未說完,倏然終止!

  這令藍小俠頗為不歡,急道:「不過什麼?韋教主儘管明言,我藍某人力能所及,一定從命就是。」

  韋倩微微一笑,道:「真的麼?」

  藍劍虹點點頭,道:「君子一言九鼎,豈能騙人。」

  韋倩道:「我要你告訴我金龍二郎木飛雲的下落,以此為交換易蘭芝的條件。」

  藍劍虹心中一凜,道:「這個……」

  韋倩秀面陡然變色,如布寒霜,喝道:「這個什麼?江湖好漢,豈能自食其言!」

  藍劍虹道:「告訴你當然可以,不過我要知道,教主為什麼要在藍某口中探聽木老前輩下落?」

  韋倩雙目又是一紅,兩顆淚珠,由眶中滾落,滴在胸前,淒然道:

  「他和敝教有很深淵源,不但家父是因他而歸天,且你身上所配的那柄寶劍,也是我們教中的寶物,被他盜走的,所以我誓要找到木賊為家父雪仇!」

  藍劍虹啊了一聲!道:「原來這樣,木……」

  他木字以下的話,尚未說出,邱冰茹一聲長笑,打斷他的話,說道:

  「我爹爹正人英俠之流,豈會與你們這些左道旁門的凶徒惡首有什麼淵源,虹弟弟,你不能告訴她。」

  她這幾句話,震驚了在場所有百毒教人,黑衣醜婦,原來就用一雙怪目,一瞬不瞬的盯著冰茹,此時驀然從班中閃出,躍至冰茹跟前,一探右臂,向姑娘左肩上抓去,同時喝道:

  「你是金龍二郎的女兒麼?」

  邱冰茹不禁大驚,一晃嬌軀,讓過一抓之勢,怒聲喝道:

  「是的,你要怎樣?」

  陡聞衣襟飄風之聲,侍立教主韋倩兩旁的兩個妙齡少女,已捷若風飄,一躍而上,站在黑衣醜婦兩側,同聲怒道:

  「木賊人在哪裡,趕快說出,自可饒你一死,否則,你就無法逃過剝皮慘刑了!」

  藍劍虹見兩個妙齡少女,身形快捷無倫,一晃即至,已知她們武功極高,絕非庸手,更是起了戒懼之心,忙暗運功力,蓄勢以待。

  邱冰茹雖然聽的心頭一凜,但外表卻還是異常鎮定,一繃麵皮,怒道:

  「爹爹在哪裡,我為什麼要對你們說。」

  黑衣醜婦仰面哈哈一聲長笑,音若梟獍怪鳴,聞之令人不寒面栗,一陣笑過,叫道:

  「他居然還有你這麼一個孽種,快對我說,他人在哪裡?」

  邱冰茹冷哼一聲,搖搖頭道:

  「我不知道!」

  黑衣醜婦似是氣極,雙眉陡豎,一聲怪吼,雙手猛探,快愈閃電,向邱姑娘胸前抓去。

  這一下倉猝發難,加以出手快捷絕倫,邱冰茹哪裡還來得及躲避,眼見醜婦餵有奇毒的尖尖十指,就要觸及冰茹胸前,身中絕毒慘死。

  藍劍虹倏的右手向上一一揮,一招「飛瀑流泉」,直劈醜婦前胸。

  這一招勢急力猛,黑衣醜婦也自無法閃避,趕忙將抓出雙手,易為護胸,先求自保。

  饒是如此,仍被劍虹的掌力,震退出七八尺開外,呆在當地。

  這樣一來,百毒教眾人,皆大驚嚇,相顧愕然!

  藍劍虹也自覺奇怪,心中暗道:在馬門關興泰客棧,她那一雙肉掌,力敵我們四人,雖未得勝,但亦未敗在我們手中,何以,此時我一掌竟把她驚成這個樣子?

  黑衣醜婦江妙香,是百毒教教主百毒人魔韋昌齡的最小一個師妹。

  當年燕湯毒叟何紅,共收了五個弟子,大弟子韋昌齡,二弟子洪桐,三弟子何濤,四弟子卓天龍,江妙香入師要比韋昌齡晚了廿年,所以她的武功,大都是大師兄韋昌齡代師傳授。

  十年前,百毒人魔韋昌齡,為了要找尋金龍二郎木飛雲向他逼回那被他盜去的鎮山寶毒龍劍(後被木飛雲參與金龍參改鑄為金龍劍),足跡天涯!

  不料中途感染傷寒,身罹重病,回燕湯山未及一月,醫藥罔效,終於與世長辭。

  由於他深愛自己的女兒韋倩,故將師門絕學百毒掌傳給了她,這件事情,雖引起教中許多人的不滿,但韋昌齡事向來一意孤行,不頤人家反對,又以教主之尊,專行獨斷,所以這些對他不滿的人,也就只好敢怒而不敢言了……

  不僅如此,他臨終之時,又把何濤,卓天龍,江妙香,及教中所有弟子召至床側,一番諄諄遺言之後,竟將掌門交給了自己愛女韋倩!

  當時洪桐早已被他逐出門牆,故洪桐對師兄之死的這段經過,全然不知。

  這種將掌門交給自己愛女的做法,雖有些反常,但又有誰敢說話呢?

  韋倩接掌門戶,已有十年寒暑,由於她玲瓏通達,機智絕人,所以十年來的百毒教,並未發生過任何內訌,而且還能同心同力,以對付江湖中各門各派。

  再說那兩個妙齡少女,一個叫顧月娥,一名喚于玉珍,是教主韋倩的左右護法。

  兩人見藍劍虹一掌把江妙香震退數尺,驚愕中相顧一點頭,顧月娥朝劍虹冷冷一笑道:

  「我來領教幾招絕學。」

  話聲中,雙掌一錯,緩步上前。

  玉筆俏郎範青萍,驟然一飄身,站在劍虹身前,說道:

  「藍兄,讓小弟來接她幾掌!」

  藍劍虹知道範青萍身負絕學,自然不會敗在這兩個女子手裡,自己也就正好樂得乘機去找尋師妹易蘭芝,不過,他卻注意到百毒教中,人人身藏奇毒,是以只順口提醒青萍一句,說道:

  「她指尖有毒,範兄,要用雙筆對她!」

  范青萍點點頭,搶起翠玉雙筆,當下與顧月娥展開拼鬥。

  接著,百毒教從人,一擁而上,他們全不用兵刃,只以自己尖尖十指,快愈閃電般,向對方抓去。

  姚宗鴻,妙空,張九如,藍劍虹,邱冰茹,各自拔出兵刃接戰。

  片刻之間,大殿上一片刀光劍影,殺聲震天,藍劍虹偷眼一望,只有教主韋倩,怪乞何濤,九陰毒爪卓天龍,和醜婦江妙香四人,仍在原地,沒有出手,他正覺有些怪異!

  忽聞兩聲淒厲怪笑,黑衣醜婦江妙香勢如出籠瘋虎,雙手齊探,直往邱冰茹撲來。

  藍劍虹知她心中含有極大毒怨,雖不明原委,但想必與金龍二郎有著極深關係,否則她何以一聽茹姊姊是亡師後代,竟兩次不頤一切的撲上來欲下毒手?

  此人心若蛇蠍,出手毒辣,千萬不能讓她撲近茹姊姊……

  心念及此,刷刷兩劍,逼開兩個聯手挾攻的黃衣童子,一個急縱,躍至邱冰茹面前,金龍寶劍一招「霧鎖雲封」,攔擊江妙香。

  江妙香嘖嘖兩聲怪笑,易抓為掌,右手揚處,一股其猛無比的勁道,直撲過來。

  藍劍虹見她易抓為掌之勢,竟是奇快無倫,不禁大吃一驚,閃身一讓,躲過厲掌,邱冰茹也橫飄數尺,避開掌風。

  突聞一響大聲嬌喝,道:

  「大家住手!」

  百毒教眾人,聽這喝聲是教主所發,首先停住,同時很迅快的各自撤歸原位,在教主座前,整整齊齊的排成兩列。

  韋倩秀面露出微笑,一雙含春妙目深深的盯在劍虹俊面之上,輕啟朱唇,說道:

  「藍相公外表溫文爾雅,瀟灑不凡,內裡卻身負絕學,讓我來領教幾招高技如何?」

  藍劍虹聽的心頭一震,暗道:

  百毒教人,個個武功高強,人人身藏奇毒,她身為教主,自不必說,同時那雙足被抽去腳筋的可憐老者洪桐,臨終時曾對我說過。

  韋昌齡把師門絕學「百毒掌」傳給了他的女兒。如今韋倩指明要親自和我交手,這倒的確不能有輕敵之念……

  當下微微一泛冷笑,答道:

  「教主武學精博,百毒掌尤堪一絕,藍某人自得甘拜下風!」

  韋倩一聽,心中甚感驚異,暗道:

  爹爹把百毒掌傳授給我,這是咱們百毒教中一大秘密,除幾位叔輩們及教中少數弟子知道之外,外面的人,根本就不得而知,他怎麼會曉得的?

  她心裡雖然這樣想著,但表面上卻仍是笑意迎人的說道:

  「藍相公過獎了,相公聲威卓著,名播武林,不是我韋倩奉承,大江南北,誰不知藍小俠的大名1」

  話猶未了,但覺紅影電閃,韋倩已離了披錦太師椅,嬌立劍虹面前,左手護胸,右臂疾探,紅色輕妙飄盪中,一招「玉燭搖紅」,朝藍小俠當胸抓去。

  出手之快,抓勢之猛,為藍劍虹自闖蕩江湖以來所罕見,哪裡還敢怠慢,急切中,滑步晃身,算是很僥倖的讓過了她這一抓!

  但奇怪的是韋倩見對方避過自己一抓之後,並未追擊,秀面上盪起歡愉笑容,望著劍虹。

  藍劍虹見她並不追擊自己,忙道:

  「藍某人與貴教,素無恩怨,不知教主何以要命人把我師妹易蘭芝擄來燕湯山,以作人質,實令藍某百思不解!」

  韋倩笑意更濃,柔聲答道:

  「藍相公真是太過健忘,我不是對你說過嗎?關鍵就在金龍二郎木飛雲身上,你既身懷他的金龍寶劍,當然知道他的藏身所在,我們先把易姑娘請來,原意是希望她能說出木飛雲的下落,誰知她卻堅拒不吐隻字。」

  藍劍虹心頭一震,道:

  「她當然不會告訴你們,你們用刑逼供!」

  韋倩搖了搖頭,道:

  「她不肯說出逼供也沒有用,只是暫不把她釋放,候你來救她時,我們再以她為交換條件。」

  藍劍虹面色微變,道:

  「你這樣做手段未免太欠光明。」

  韋倩道:

  「江湖中人,雖然講求的是光明磊落,義薄雲天,但在某種情形之下,也是不擇手段的。」

  話至此突頓,上前兩步,含笑如花,道:

  「小妹只希望你能把金龍二郎木飛雲的藏身所在告訴我,關於這柄寶劍,都可以暫時不提。」

  藍劍虹見她在自己面前,自稱小妹,正自吃了一驚,忽聽邱冰茹低聲說道:

  「虹弟弟,你不能告訴她。」

  韋倩轉面望著冰茹,微微一笑,道:「不告訴我也罷,你既是木飛雲的女兒,那麼我就把你留下來,祭了先父之靈再說!」

  她說話時雖輕顰淺笑,神態靦腆,完全像是一個羞答答的少女一般,可是所說出來的話,都是厲害已極。令人不寒而慄!

  藍劍虹道:

  「自古道,好漢一人作事一人當,木老前輩既與貴教結有樑子,他女兒何辜,我看教主還是去找他本人吧!不過,金龍二郎離此萬里,只怕教主不易將他找著……」

  韋倩幽然一聲輕嘆,道:

  「先父過世時,小妹只有十四歲,十年來我遵父親遺諭,走遍天涯海角,但哪裡找得著他,如今把他女兒扣在這裡,木飛雲聞訊,自會前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結算這筆十年血債了!」

  邱冰茹一聽,怒不可遏,大聲喝道:

  「哼!你說話的口氣,倒的確不小,你自問能把我扣住麼?我要是跑去把這事情告訴爹爹,教他來把你們百毒教一個個都殺了!」

  韋倩面色突變,轉頭喝問黑衣醜婦江妙香道:

  「她像不像木飛雲?」

  江妙香朝韋倩一躬身,答道:

  「相貌和她爹爹一模一樣,驕傲之氣,也相差無幾……」

  話聲餘音尚未全絕,韋倩陡的把頭轉回,一泛嬌笑,對藍劍虹細聲道:

  「藍相公,你和你的好友,都請便吧,令師妹我會派人隨後送來,但邱姑娘我們要留下。」

  語畢,右手一擺,像是送客!

  藍劍虹不禁一驚,暗想:

  她只與茹姊姊一人過不去,若能把她先行送出,這裡的形勢雖然極為險惡,別人縱然一時無法脫險,想必也無大礙!

  心念及此,正要藉作揖告別的剎那,示意邱冰茹逃走……

  忽聽九陰毒爪卓天龍大聲喝道:

  「慢著!」

  藍劍虹正自一驚!

  九陰毒爪卓天龍,已經飄身到了韋倩面前,躬身繼道:

  「姓藍的小子,我吃過他不少大虧,我們曾經商定務要生擒,以雪心頭之恨,怎麼如今教主竟要將他放走,這豈不是放虎歸山麼!」

  韋倩面色陡的一沉,答道:

  「那麼四叔的意思……」,

  話說至此,怒目而視。

  卓天龍雖然心頭一震,但仍強裝無懼,又說道:

  「我要把藍劍虹碎屍萬段。」

  韋倩冷冷一笑,道:

  「四叔,你既吃過藍相公的幾次大虧,當然就是他的武功比你高強,如令要把他屍碎萬段,你自問有這份能力麼?」

  卓天龍麵現慍色,道:

  「有教主及教中這許多人在,還怕他不死個骨肉成灰!」

  韋倩格格一陣大笑,道:

  「若我下令,不准教中任何入援手,你又將如何……」

  卓天能未等她的話說完,也自冷笑一聲,接道:

  「百毒教一向協力同心,抗敵外派,我想決不會有禍起蕭牆,變生肘腋,袒護外人的事情發生,所以,我決不讓姓藍的活著離去!」

  韋倩仰面哈哈一陣狂笑,聲音雖然嬌甜清越悅耳,但隱含著無窮懾人威力,一陣笑過,沉面說道:

  「家父去世,已有十載,小姪女無德無能,實不足領導群倫,接掌本派,只因先父慈命難違,不得不免為應命,得承諸位叔叔大力匡扶,幸未辱命,十年來無大事發生。

  也沒有人敢在我面前,如此大言狂妄過,今日你對我竟敢炎炎大言,若非看在你與我死去的父親,是同門師兄弟的份上,我豈能饒你,還不替我退下去!」

  九險毒爪卓天龍,似仍不服,正想再說什麼?

  忽聽怪乞何濤大聲說道:

  「教主能一革她父親過去惡習,不傷無辜,我很贊成,四弟你快別多說,站回來吧!」

  卓天龍至此才知自己再多說也是無用,氣的一跺腳,退回班中。

  藍劍虹聽韋倩,何濤兩人言詞,對自己全都有利,心裡不禁暗喜,一轉身,對韋倩一揖,說道:

  「那麼,我們再見了!」

  話猶未了,忽的左手一拉冰茹,雙雙躍出大殿,幾個縱躍,到了殿左牆邊。

  范青萍、姚宗鴻、妙空、張九如、全是智謀淵博,極端聰明的人,一看藍劍虹帶著冰茹乘機逃走,已然知道,此地情勢極險,他是要暫時退出魔莊,再作計議,設法來把易蘭芝救出,於是,四人也一齊飄身,緊跟藍劍虹,邱冰茹身後,奔到牆邊。

  這道內牆,雖不及外面的黑色圍牆那麼高,但最低說有兩丈左右,藍劍虹右手執劍,左手拉著邱冰茹,想雙雙同時縱上,似不可能,趕忙一松左手,放開了茹姊姊,大叫道:

  「茹姊姊,留神點!」

  喊聲未絕,百毒教眾人,已一窩蜂似的追出,齊聲怒喊,暗器有如雨點般,紛紛向劍虹,冰茹二人打來!

  藍劍虹,邱冰茹同時舞動手中長劍,但聞一陣叮叮噹噹之聲,不絕於耳,靠近兩人身邊的暗器全都被長劍擋落,其餘也全都落空掉在地下。

  藍劍虹俊目流波一掃,見范青萍、姚宗鴻、妙空、張九如四人,已各揮兵刃,在和百毒教人拚鬥,但百毒教適才在大殿中的人,雖然全都追了出來,可是怪乞何濤與黑衣醜婦江妙香卻未動手,只站在大殿左側長廊上靜靜觀戰。

  劍虹看的雖然大惑不解,但在情勢危急之下,也不容許他多作思忖,一轉面急道:

  「茹姊姊,乘此時暗器較為稀少,趕快躍過牆去。」

  邱冰茹雖有一身超凡絕學,但在此時,也不敢冒然施展,一來是百毒教人個個武功極高,且人人身藏奇毒,只要自己皮肉一碰上他們任何一人,不死也得身受重傷,脫去一層皮,再說他們一番怨恨,全是衝著自己來的,這雖是亡父惹下的禍苗,但做女兒的又怎能怪得他老人家……

  是以,她一聽虹弟弟要她趕快越牆逃走,自是也不敢稍有待慢,一提丹田真氣,騰身而上,雙手剛剛抓住牆頭,正要飄身外躍。

  但覺一陣香風,襲到自己身下,她忙低頭一看,只見韋倩左掌猛向虹弟弟面門擊到。

  藍劍虹見她身形剛動,人已到了牆下,同時掌風已近自己面門,身手之快,委實無倫。

  他自別師下山以來,從未遇到過如此高強敵手,不禁又驚又佩,喝聲:

  「好!」

  好聲中,人已橫飄數尺,讓過一掌。

  韋倩見掌勢劈空,接著右手一揚,一點銀星,快愈流星飛瀉,往牆頭電射而去。

  藍劍虹暗道:

  「不好!」

  牆頭上的邱冰茹,頓覺右足跟處,劇痛難當,雙手一鬆,人如垂石,,跌落牆下,身邊一顆極細餵毒銀彈子。

  站在殿側長廊上,靜靜觀戰的黑衣醜婦,一見冰茹跌下牆來,似大吃一驚,幾個縱躍,撲向冰茹,雙手齊出往冰茹身上探去!

  這時藍劍虹已與韋倩連拆了四五招,小俠一柄長劍,疾若驚虹,韋倩一雙白膩如脂,欺霜賽雪的肉掌,快愈閃電,兩人攻守,都如暴風驟雨,迅疾無比。

  藍劍虹百忙中,一眼瞥到江妙香雙手向茹姊姊探去,情勢十分危急,那裡敢有絲毫怠慢,右手長劍抵敵,左手探囊,摸出一枚紫金流星釘,揚手擊去。

  黑衣醜婦江妙香,已是身懷絕學的江湖中成名人物,耳聞金風破空之聲,情知已來暗器,趕忙一收雙手,退後兩步,轉面望著藍劍虹磔磔兩聲怪笑!

  笑過,再不上前去擊冰茹,只是呆立原地一雙怪目盯在冰茹面上,同時望著掉落在她身邊的一枚紫金流星釘,怔怔出神!

  藍劍虹見江妙香似無意再傷邱冰茹,也就稍為放心,全神貫注抵敵韋倩。

  只見她一雙白膩柔軟的玉掌,十指尖尖之上,還擦著粉紅色的鳳仙花汁,每遇一掌壁來,掌風中帶著一陣濃奇異香,令人欲醉。

  當然,賦性剛強忠厚的藍劍虹,決不會被她這陣陣香風薰迷神智,見她掌風愈來愈利,同時也知道她只只玉指雖然可愛,但藏有奇毒,萬一不慎碰上,就算不死也得身負奇傷。

  是以,情急中,大聲喝道:

  「範兄、姚兄,你們快把邱姑娘抱起,越牆奪路出去!」

  這時范青萍、姚宗鴻、妙空、張九如早已被百毒教眾,纏住拚鬥,以寡敵眾,哪裡還搶得出去,雖已聽到藍劍虹的話聲,但卻無法答復。

  藍劍虹乍遇勁敵,精神陡長,展開金龍劍笈中的絕學,長劍金光閃閃,威不可當!

  韋倩的掌法,雖得自乃父真傳,威勢猛不可當,但她十隻藏毒手指,始終無法碰到劍虹,所以,打了這久,仍是難分勝敗,何況她還存著手下留情的心,故意不下殺手。

  聰明的藍小俠,看準了這點,心裡又稍為寬些,轉面一望,見邱冰茹仍是坐在地下,始終站不起來,當下長劍一緊,刷,刷,刷,連攻三招,將韋倩逼退數步,陡的一晃身,搶到邱冰茹面前,把茹姊姊一把扶起,正待要抱她奪路離去。

  忽聽拍的一聲巨響,他轉面一望,不禁大驚,只見張九如和九陰毒爪卓天龍,四掌猛一相接,隨著又各自震開。

  張九如大吼一聲,正要上前再攻,突覺雙掌一陣澈心鉅痛之後,跟著起了一陣難當奇癢,注神一看雙掌時,已漸紅腫,心中大駭!

  驟聞藍劍虹大聲嚷道:

  「百毒教人指上全餵有奇毒,張壇主,你已著了卓天龍的道兒,趕快去向妙空要冰蟾吸毒!」

  原來百毒教人,人人會幾手奇厲掌風,他們倒不是想以掌風來勝敵人,而是要藉劈掌之勢,十指與對方肌骨相碰,一旦碰上,十隻指甲中所藏奇毒,立即透到對方肌肉之上,可登時制人於死地。

  張九如似未明了這點,所以他竟與卓天龍雙雙以掌力相拚,哪知卻著了惡賊道兒。

  黑衣醜婦江妙香在馬門關興泰客棧,以一雙肉掌,力敵藍劍虹、范青萍、姚宗鴻、邱冰茹四人,只因他們全是用的兵刃,自己指頭始終無法碰上他們,所以只好相拚半天,知難而退了!

  藍劍虹要張九如向妙空討冰蟾吸毒的這句話,一經嚷出,百毒教人,無不駭然!

  教主韋倩,先看了那身著寬大灰袍的妙空女尼一眼,然後緩步迫近藍劍虹。

  藍劍虹見她緩步逼來,以為她又要向自己下手,自己扶著受了傷的邱冰茹,再要和她交手,實感不便,忙一沉面色,說道:

  「韋教主,藍某人和你,既無恩怨可談,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你如不放我們走,莫怪我藍劍虹失禮了!」

  韋倩淺淺一笑,唇邊卻深深顯出兩個酒渦,一雙水汪汪的秀目,含著無限深情,在藍劍虹臉上,走至相距他若五步左右,停住步子,說道:

  「我要是存心傷你,你恐怕早已倒地不起了……」

  藍劍虹劍眉微蹩,幽然說道:

  「既然這樣,你何以又逼近我呢?」

  韋倩一聲苦笑,道:

  「我不能問問你的話麼?」

  藍劍虹道:

  「有什麼教言,請速吩咐,茹姊姊身遭你餵毒銀彈擊傷,情勢危急,不能拖延時間!」

  韋倩秀面上,嫉目怒道:

  「她是你什麼人?要你這樣深情呵護!」

  這句活問得藍小俠俊面一紅,一時間真不知道要怎樣答復,過了良久,才低聲答道:

  「她是我的師姊!」

  韋倩道:

  「那身懷冰蟾,穿灰布僧袍的是誰?」

  藍劍虹道:

  「也是我的師姊。」

  韋倩呵了一聲,道:

  「你的師姊師妹倒真不少呀!」

  稍頓又道:

  「那手揮玉笛的少年,想必定是你的什麼師兄師弟了。」

  藍劍虹嘿嘿兩聲輕笑,搖搖頭道:

  「他是名揚江湖五龍幫幫主姚宗鴻,那老者是幫中的五龍壇壇主,與藍某是好友。」

  韋倩格格一笑,道:

  「五龍幫幫主,壇主,範家莊少莊主都被你邀來助陣,這樣說來你是早有預謀,來和我們百毒教作對的羅,是嗎?」說完話,又輕移蓮步,逼近兩步。

  藍劍虹道:

  「我適才已經說過,好漢一人作事一人當,為什麼要邀人助陣,最先我只是和茹姊姊兩人欲來貴教,求釋放我的師妹易蘭芝、姚幫主等人,只是中途巧遇相會,跟來燕湯山而已。」

  韋倩又是一陣格格嬌笑,道:

  「我並非怪你邀人助陣,來和百毒教作對,其實你就再多邀些江湖高人來,我韋倩也不會放在眼睛裡,要知道我不向你下毒手,只是……」

  藍劍虹聽的心頭一怔,道:

  「只是什麼?你為什麼不向我下毒手呢?說話不要過於夜郎自大,你縱下毒手,也未必能把我藍某置於死地,要知道,江湖中有句俗話『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你以為你那點黔驢之技,就能稱得上,曠絕一代的武林奇人麼?再說借重毒物傷人,縱然得勝,何足為奇,鬼域技倆,更豈足言武,快別大言不慚,沾沾自喜了,還有甚麼要問的,快問,否則藍某少陪了!」

  韋倩被他這席話罵得,眨了眨丹風美目,本來一張笑意盈盈的秀面,剎那間,笑容頓斂,面如寒霜,柳眉微揚,怒形於色地喝道:

  「我活了這大把年紀,接掌百毒教已有整整十年,就沒有人敢這般尖刻狠毒的責罵過我!」

  藍劍虹聽她說的天真幼稚,忍不住一笑,幾乎笑出聲來。

  韋倩嗔道:

  「你笑什麼?我說的都是實話,你不相信去問我的幾位叔父及教中所有弟子。」

  藍劍虹道:

  「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話,適才我已親眼見到貴教中人對你那分尊敬之態,只可笑你說話過於幼稚,你說你活了這大把年紀,我倒要請問你,芳齡究有多大?」

  這最後一句話,問的韋倩怒意盡消,秀面之上又泛起一層那少女含羞的紅霞,道:

  「我今年才廿三歲呢!」

  藍劍虹問她芳齡,原是一種譏諷,想不到她竟答的如此幼稚,不禁呵呵一笑,道:

  「看來百毒教只有你能算是一個心地純潔之人,有藥可救!」

  韋倩笑道:

  「那也未必,我發起狠,比誰都兇,殺人連哼都不哼一聲,不過這要看我心中對來人的印象了,如果我心中不討厭他,我對他極好,若是我看不順眼的人,別說和他講話,就是取他性命也不願親自下手,只用眼睛一示意,我門下弟子就會立刻取他性命!」

  藍劍虹先是心頭一凜,繼而聽她愈扯愈遠,甚是不耐,冷哼一聲,說道:

  「恕在下無暇聽教主談這些無謂之事,有什麼要講但請速說,師姊傷重,救她要緊。」

  韋倩也冷哼了一聲,沉面怒道:

  「我就是不能讓邱冰茹逃去,還有那女尼手上的冰蟾,也要留下,這柄金龍寶劍,我還是那句話,讓你帶走,至於你師妹易蘭芝,在你們離開臥牛山一百里時,我會派人送來交還給你。」

  藍劍虹仰面打了一個哈哈,笑過喝道:

  「你要把我茹姊姊留下來的目的,無非是想逼她說出她父親金龍二郎所在,你卻不知,茹姊姊生性強頑不屈,和易蘭芝一樣,寧為玉碎,決不苟全,你再迫她,也是無用,你若將她殺死,祭奠你的亡父,那你們百毒教就可能會因此而招來毀基大禍。神物冰蟾,乃是五台山採金谷白雲庵冰面仙尼之物,別說我藍某人無法將它留下,就是妙空師姊,也不敢擅自作主。這柄金龍寶劍,原就是我自己的東西,何用教主施措,至於師妹易蘭芝……你就是不送來,我也得把她救出魔莊!」

  韋倩格格一陣冷笑,道:

  「藍劍虹,你說話好大的口氣,你以為我當真捨不得殺你麼?」

  語畢,柳眉鳳目,連揚幾下,一張美如嬌花的面上,登時滿布秋霜,殺氣騰漫,緩緩抬起右手,掌心朝向藍劍虹。

  藍劍虹左臂挾著邱冰茹,右手橫劍,挺胸卓立,冷冰冰地一笑,說道:

  「看你樣子是要施展『百毒掌』,將我劈死是吧?請下手吧!」

  他嘴裡雖這樣說,其實他早已功行雙足,兩目凝神盯注韋倩右手掌心,蓄勢待敵,只要她毒掌一吐,他立即施展醉僧周天時所授曠絕輕功,閃身躲避。

  他的這種蓄意,韋倩當然不會知道,見藍劍虹這視死如歸的氣慨,心頭不禁一凜,心想:

  難道說,他真的不怕死麼?明知我要用百毒掌取他性命而不逃避,我……我……我……

  心念轉此,芳心不由得陡的一陣絞痛,秀目中滾落下兩顆淚珠,徐徐垂下抬起的右手,淒悲而斷續地說道:

  「藍……藍相公……你害死我啦……快……快離去吧……」

  她這聲淚俱下的幾句話,倒出乎劍虹意料之外,心想:

  我之挺胸慨然要她下手,只不過是窺破了她的心理,和她那純雅的個性,但要我離去,卻是萬萬沒有想到,她既這樣說,我豈能失去此一良機!

  遂冷然一笑,道:

  「那麼,藍某人就此少陪羅!」

  話聲甫落,人已挾著邱冰茹雙雙上了紅磚圍牆,接著一式「雁落沙洲」,飄落地下。

  奔過一片平地,來到黑色高牆之下,劍虹抬頭一望,但見牆如巨峰削壁,心想:

  這堵圍牆,最少也有六丈來高,若是我一人躍上,自無問題,如今脅下挾著茹姊姊,重量加了一倍,能不能一下躍上牆頭,實無把握……

  正暗忖至此,忽聽身後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音,藍劍虹驟然轉身一看。

  只見四名黃衣童子,各揮兵刃,攻了上來!

  以藍劍虹那絕世武功來說,追來的四名黃衣童子,當然不是他的敵手,吃虧在自己左脅下挾著邱冰茹一個受傷身子,而且她人已漸漸昏迷,如不及時相救,恐有生命之憂,再說百毒教中人人武藝高強,別看這四個黃衣童子,年紀輕輕,全都有一身好本領,何況他們手中也都藏有巨毒,一旦碰著自己皮肉,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是以,在情急中的藍劍虹,也只好冒著奇險,猛提丹田真氣,雙足在地上用力一蹬,人就如一支脫弦快箭,逕往牆頭之上飛去。

  這一式「攀雲乘龍」的曠世輕功,是在五台山大佛寺時醉僧周天時所授。

  他自學會這攀雲乘龍之後,從未用過,今日情急之下倏然施展,果是神妙無比,待四名黃衣童子,齊發暗器,紛紛向他襲到時,他已挾著茹姊姊停身牆頭之上,轉面望著牆下的四名黃衣童子,不住呵呵大笑。

  四名黃衣童子,見他脅下挾著一人,尚能一縱即上了數丈高牆,全都不禁心頭一震,心想:

  此人武功了得,自認輕功與他相較,真是差的太遠,還是先回去將情形稟告教主吧!

  四人同一心念,不禁一陣相顧愕然,轉身往紅牆下一道鐵門走去。

  四名黃衣童子走後,藍小俠突然想起醉僧師伯週天時當年傳授這「攀雲乘龍」輕功絕學時所說的幾句話。

  他說:

  「這攀雲乘龍,雖然只是輕功中的一式,但只要你潛心苦練,可也夠你傲視江湖了……」

  如今想起來,他所說的話,果非虛語,要不是施展了這式絕學,這堵高牆,無論如何是上不來的,思此,不禁深深地感激周天時,當年的大佛寺授技之恩!

  突然,一聲磔磔怪笑,響自身後,音若梟獍怪鳴,難聽已極,藍劍虹聽的心頭一凜,轉面一望。

  只見九陰毒抓卓天龍也上了牆頭,站在離自己若兩丈許的地方,右足踏著一塊凸出來的青磚,仍在獰笑不止……

  藍劍虹見茹姊姊傷勢沉重,不願再與人交手,以免拖延時間,誤了冰茹性命,遂也望著九陰毒爪,兩聲冷笑,一拔足就想逼上兩步,走到牆頭邊,飄身飛落下去。

  他左腳剛一跋起,驀聞卓天龍斷喝道:

  「你還想逃走嗎?」

  話聲中,右腳用力在凸出的青磚上一蹬,藍劍虹頓聽自己腳下「卡」的一聲巨響!

  等他驚覺不妙時,已經是來不及了,只覺得自己和茹姊姊兩人身軀,有如垂石,直往下落!

  九陰毒爪卓天龍,見自己已踏動黑色厚牆內的機關機紐,把藍劍虹邱冰茹兩人深深困入絕毒機關之內,不禁大喜,仰天狂笑了兩聲,正要飛撲上去,朝著厚牆機關內,灑些絕毒藥粉,把藍劍虹邱冰茹雙雙深骨毀體,慘死其中。

  驀聞背後響起金風破空之聲,他陡一轉身,見玉筆俏郎範青萍,已掄起雙筆,向自己點來。

  卓天龍當時呆了一呆,隨即一閃身,橫飄三尺,讓過雙筆。

  原來這堵黑色圍牆,不但高有六七丈,而且還有六七尺丈寬,牆內用泥土築城,外砌青石,陷阱滿佈,不知內情的人,根本無法知道。

  百毒人魔韋昌齡,不但心機深沉,思慮周到,且陰險狠毒,暴戾恣睢,當年造築這堵圍牆之時,就在牆內設下許多陷阱機關,無論你有通天澈地之能的人,只要落下陷阱,如無人在牆頭陷阱之口,踏動另一機紐,決無法爬得上來。

  九陰毒爪卓天龍,痛惡藍劍虹,已如切齒,先是見教主韋倩親在和他動手,自己不便插足,只是率著教中大批弟子,在和范青萍,姚宗鴻,張九如,妙空拼鬥,一面都注意著藍劍虹和韋倩兩人行動。

  他原也是一個極端機智的人,在大殿中,受教主一頓訓斥之後,心中已然明白韋倩這丫頭,對藍劍虹已萌愛意,礙於她是教主,心中雖然憤恨已極,但又不敢對她冒然點破或無禮,只好忍著。

  後來見她突然收回百毒掌掌勢,放走了藍劍虹,心中更是大怒難忍,俟韋倩轉身步入大殿之後,自己立即打開兩道圍牆密門,上了黑色圍牆牆頭,右足踏著一塊凸出青磚,這塊青磚,就是一個陷井機紐,說巧也真巧,藍小俠挾著邱冰茹,飛上牆頭之後,剛剛落在一個陷阱之上,卓天龍右腳用力一蹬,劍虹冰茹即雙雙墜入陷阱!

  九陰毒爪卓天龍讓過範青萍點來雙筆,隨即功行雙臂,左手護胸,右手朝準範青萍一掌擊去。

  范青萍適才在紅磚牆下,已和卓天龍交手過幾招,雖覺他的武功,與自己相比,略為遜色,但他十指藏有奇毒,一旦被他手指抓中或沾到自己就得要身中絕毒死於非命!

  是以,他也就不敢輕敵,滑步飄身,剛好避過對方劈來一掌。

  卓天龍見範青萍輕輕一閃,即讓開了自己一掌,心頭一震,但第二招「力劈華山」,又隨著攻出。

  這一招,勢急力猛,凌厲無匹,著實使玉筆俏郎吃了一驚,趕忙又一飄身,讓開劈來掌風。

  卓天龍見他避掌身法,已出一種至高絕學,含蓄玄機,和一般閃避身法不同,只需數尺方圓大小的一片地方,即可運用自如,自己連攻十招左右,均被他輕飄飄地閃避開去,心中不禁大怒,左手虛揚一掌,右手一拍腰間扣住的機簧,一根黑油油的三尺短鞭,已在右手,抖的筆直,一張鷹嘴兩角,掛上一絲微微冷笑,說道:

  「姓藍的小子,卓太爺這根襲魂鞭,你還沒有見過吧?」

  范青萍確未見過他這根含有玄奧莫測的魔鞭,也就不知道這根三尺短鞭,究有多麼利害,傲然一笑,冷冰冰地說道:

  「一根短短鋼鞭,又能有多大施為,少廢話,進招吧!」

  話聲中,一緊翠玉雙筆,正待掄筆搶敵先機,哪知卓天龍的襲魂鞭,已然閃動!

  三尺鋼鞭,活若靈蛇,一招「劈浪迎風」猛向範青萍前胸點到,勢如電光火石,快速無比。

  范青萍在紅磚牆下和他交手時,他是用一雙肉掌相搏,見他雙掌,除藏有奇毒之外,掌風並無特殊的地方,沒想他這根襲魂鞭,竟有如此靈捷狠毒,那裡還稍敢再存輕敵之意,忙一點足,一式「金鯉穿波」,向後倒退六七尺遠。

  范青萍避招夠快,可是卓天龍身法更是奇捷,他一個退後數尺的身子剛剛站穩,九陰毒爪,已經黏衣追至,鞭光一閃,只覺一陣逼人寒氣,直襲後心,他猛一驚,往前一個急竄,總算沒傷在他的鞭下:

  玉筆俏郎秉性自負,被他連逼兩招,哪裡能忍,前竄之勢,尚未停下,半途中猛一轉身,一聲怒吼,音若沉雷,震人魂魄!

  吼聲未絕,雙筆一掄,展開十餘年苦學火候雙筆挾著透骨寒風,有如萬千怪蛇飛空盤舞,一味的朝卓天龍猛攻猛點。

  他這一發狂,倒也使卓天龍著實吃了一驚,哪裡還敢怠慢,立展毒技,一百廿八轉襲魂鞭,同時冷冷道:

  「姓范的小子,你既然真是要討死,那就不要怪你卓太爺把你梟首當地了!」

  語畢,右手緊握短鞭,把鞭尖指向範青萍,一連抵住他翠玉雙筆的凌厲攻勢,一邊力貫腕處,腕動短鞭旋轉。

  初時旋轉緩慢,範青萍尚未覺出什麼?一雙翠玉筆著著向他要害點去。

  但卅招一過,旋轉漸速,但覺寒風縷縷中,發出聲聲噓噓怪叫,兩丈之內冷氣襲人!

  等過七十招左右,範青萍已是通體冷汗淋漓,雙筆失去自己控制,不但筆勢零亂無力,且覺出似有一股無比勁力,緊扣著自己心弦,愈扣愈緊,心將暴裂,隨著牆頭上沙石進飛,淒迷一片……。

  淒迷中,范青萍緩緩轉身,徐徐敗退……

  退若丈許,耳邊忽然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喊道:

  「趕快定氣凝神,練神還虛,使心朗如萬里睛空,默然無物,待魔鞭轉過一百二十轉之後,如未倒下,即可獲勝…」

  范青萍當時雖然無法分辨出這喊聲是何人所發,但卻依言而行……

  同時,運功行掌,雙筆挾在左脅之下,左掌護胸,右掌平推緩出……

  果然,卓天龍的襲魂魔鞭,轉過一百二十八轉之後,陡然停住,接著一聲震天怒吼!身形也隨怒吼朝範青萍躍撲過來!

  范青萍心知已至生死關頭,陡的一聲暴吼!穿雲掌吐手而出!

  這一掌,他用盡了全身真力,掌風如迅電急雷,猛向卓天龍一個撲來身軀,劈面掃去!

  但聽蓬的一聲如擊敗革,隨之九陰毒爪卓天龍悶哼一聲,再無聲息!

  這時范青萍的神智,已經完全恢復,注神看時,只見卓天龍仰臥在離自己丈許開外的地上,雙目呆瞪,面色慘白,口角汨汨淌出鮮血,黃豆大小的冷汗珠兒,一顆接一顆,由臉上滾落地上,手中的襲魂魔鞭,也不知了去向……。

  瀟湘書院圖檔,chzhjOCR,瀟湘書院獨家書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