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五回 慷慨入險地 心驚毒宴 一見生情愁 暗然傷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天地間哪有這等不近情理,以怨報德的怪事情!不禁激怒了藍劍虹,范青萍,姚宗鴻,邱冰茹幾位青春氣盛的少年英俠,各拔兵刃,同時一湧而上!

  怪乞何濤雙目如電,先掃了幾人一眼,然後仰面哈哈一笑,道:「臥牛山豈是爾等撒野的地方,我老丐化雖是重傷方愈,但你們這幾個娃娃兒一齊上來,要飯的還不用費多大的手腳……」

  幾人之中,以姚宗鴻的情感較為脆弱,容易衝動,何濤的幾句話,激得他憤怒難遏,大聲喝道:「你的話未必盡然,就讓我一個人來領教你幾招絕學試試……」

  話猶未了,驀聞妙空一聲駭叫道:「哎呀!那邊又來了一條金鱗毒蛇!」

  眾人一驚,何濤更是大駭,回頭一望!

  妙空乘他回頭剎那,以奇快身法,一俯身探手抓起何濤擲在地下的鐵管,對準何濤背心,左手捏住管蓋,喝道:「快把冰蟾還我,否則,我拔管塞子啦……」

  怪丐何濤已知中計,心想:她一旦把管塞拔,金鱗奇毒小蛇必定猛然竄出,直飛背上,自己上身赤裸,如被咬中要害,縱有神物冰蟾,也未必救治得了?

  於是,只得哈哈一笑,道:「我原只是跟你們鬧著玩的,誰會真要這冰蟾,這位小師太真夠聰明!」

  說話中取出冰蟾,要交還妙空。

  妙空怕他有詐,秀日掃了藍劍虹一眼,道:「虹弟弟,你把冰蟾接著。」

  眾人見她做事,心細如髮,不禁暗自佩服,藍小俠趕忙走過來,接過冰蟾,退後數尺。

  妙空見劍虹已安然接過了冰蟾,也就淡淡一笑,把鐵管交還何濤。

  她伸出交還鐵管的右手,尚未收回,突見千蜂遠處,奔來了兩條黃影。

  來人身法快得出奇,不過眨眼之間,已到了眾人跟前,藍劍虹等朝來人一看,只見是兩個年若十四五歲的童子,兩人一律黃色俗裝,手提長劍,全都長得眉清目秀,齒白唇紅,惹人憐愛。

  不過,在他們那消秀英挺的面上,卻露出幾分緊張惶恐之色,四隻烏黑靈活的眸子,射出異光,仔細的向劍虹等人瞧了一陣,然後朝怪丐何濤躬身一揖,站在左面的一個童子說道:

  「教主吩咐,請三師叔立刻返莊。」

  何濤聽得怔了一怔,怪眉微鎖,答道:

  「看你們神色慌惶,知道教主要我回莊是什麼事麼?」

  那童子目光又移向劍虹等,掃了一眼,沉思一陣,道:

  「這個……」

  何濤知他在外人面前,不便把事情真像說出,忙一揮手,說道:

  「那麼我們快回去吧!」

  說完話,人已在兩丈開外,突又停步回過頭來,怪目射出兩道異光,深深的盯了劍虹等人一眼,一轉身,幾個急縱,往西北方奔去,兩個黃衣童子,緊跟身後,剎那間三條人影,消失在峰巒間!

  藍劍虹呆了一呆,急道:

  「妙空姊姊,我們是不是要跟蹤追去,要不然那燕湯山在何處?我們還是無法知曉!」

  妙空似也為何濤及兩個黃衣童子那離去的奇快身法,看的有些發呆,聽劍虹一問,才如夢驚醒,輕輕的嘆口氣,答道:

  「他們的身法太快,只怕我們這時追去,已嫌慢了一步啦!」

  玉筆俏郎嘿嘿一笑,接道:

  「他們的身法再快,恐也未必能快過我的烏龍捲風靈駒,不妨讓我去跟他們一程,探得燕湯山的所在,再回來帶路……」

  話猶未了,忽見西面峰腳,奔來一匹快馬,但騎馬人,卻全身伏在馬背之上。

  范青萍,邱冰茹兩人,江湖經驗閱歷較深,一見奔來快馬,全都心裡一震,不約而同,說道:

  「馬背上人,已受了重傷!」

  快馬如箭,就在他們兩人話剛說完不久,健馬已近眾人跟前,馬上人似已再無法支持,緊抓馬鬃的雙手,突然一鬆,滾下馬背,在地下又滾了兩滾,身子才停下,仰臥地下一動不動。

  藍劍虹等,見落下馬背的人是一個俗裝老者,不禁全都一震,一湧而上,向老者看去!

  突聽姚宗鴻一聲驚叫,道:

  「二叔父!」

  藍劍虹一見這老者,似乎也很面熟,只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如今聽宗鴻叫聲二叔,心頭猛然憶起,急接道:

  「姚兄,這不是貴幫雲龍山總堂,五龍壇張壇主,張明熹麼?」

  姚宗鴻含淚點了點頭,淒然答道:

  「正是二叔父張明熹,不知他老人家,怎麼會來臥牛山的?也不知道怎麼會傷成這個樣子?真是令人大惑不解?」

  語畢,蹲下身子,檢查他身子,但全身衣服完好,看不到一點傷痕?

  藍劍虹一鎖劍眉,也蹲在地下,幽幽說道:

  「我們解開張壇主的衣服看看。」

  話聲中已將張明熹的上衣解開,眾人一見,不禁大吃一驚,全都徐徐把身子蹲下!

  原來張明熹前胸,已完全成為黑色,黑得像塗了層濃黑一般,同時眼見著黑氣在緩緩向四周蔓延,上至喉管,下到小腹,黑氣中心處,有五個爪痕,深深浸入肉裡,面色卻是慘自,雙目緊閉,呼吸細微,淹淹一息,有如遊絲……

  姚宗鴻雙目落淚,淒然問道:

  「這是什麼毒物?怎傷的這般利害?」

  范青萍俏臉上也罩上一層憂傷,接道:

  「張壇主已不能言語,中的是什麼毒氣,咱們自是無從知曉,不過以小弟推測,和以五個爪印看來,當是傷在百毒教人手裡,自是毫無疑問,但目前當務之急,乃是設法如何先替張壇主解了奇毒,搶救性命要緊!」

  姚宗鴻情感脆弱,似已沒有了主張,只是目注張明熹,不住輕泣!

  邱冰茹忽的一轉面,目露乞求之光,望著妙空,道:

  「妙空姊姊,只有你能救得張老前輩……」

  妙空已然知道她話中含意,不待她再說,目光掠掃過邱冰茹,落在張明熹胸前,搖搖頭,接道:

  「張壇主傷勢過重,縱以冰蟾吸毒,也未必救治得了!」

  藍劍虹見妙空似無相助之意,不禁大急,俊目蘊淚,急道:

  「妙空姊姊,張壇主對小弟,有過極深恩惠,雙鳳山若非他老人家相助,哪裡還能活到今天,務祈姊姊本以慈悲,借冰蟾救他一命。」

  妙空蹙了蹙秀眉,沉吟一會,才點了點頭,低聲說道:

  「好吧!不過要趕快去找一碗清水來。」

  藍劍虹、范青萍、邱冰茹,雖不知道找清水來,有何用途,但在事關緊急之際,也不便問她,邱冰茹一挺嬌軀,說道:

  「小妹這就去找泉水就是。」

  話畢,在鏢囊中摸出一個皮袋,往左面一個小峰下泉水處,疾奔而去。

  這時藍劍虹已把冰蟾,放在張明熹胸前五個爪痕之中。

  待邱冰茹取夾一袋泉水時,一隻通體雪白的冰蟾,已漸漸變成灰色,又過了半盞熱荼工夫,由灰白變成了漆黑。

  妙空在地上拾起兩根細拈枝,鉗起冰蟾,放在泉水之中。

  只見冰蟾一張小嘴張張合合,縷縷黑絲,從它口中吐了出來,不到片刻工失,一皮囊極清泉水,已變成漆黑,有如墨汁,但冰蟾全身,卻又變得純淨雪白。

  妙空從毒水中鉗出冰蟾,又放在張明熹胸前傷處,秀目掃了邱冰茹一眼,笑道:

  「茹妹妹,請你把這毒水倒了,再取點清水來……」

  就這樣吸毒浸毒,吐了七八皮囊清水,張明熹身上黑氣,才漸漸消盡,一張慘白的瞼色,也逐漸顯出紅潤之色,但人還是昏迷不醒,不過大家已知他生命已無危險,各人的心坎上,才像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盪出一層欣愉顏色。

  藍劍虹見他人還未清醒,忙盤膝坐在地上,伸出雙手,開始替他推宮過血,按摩穴道。

  等張明熹徐徐醒轉過來,已是紅日西沉,彩霞抹天的時候。

  姚宗鴻見張明熹已能言語,正想問他受傷經過,及為什麼來臥牛山?還未及開口,妙空立即阻止說道:

  「張壇主傷勢初癒,不宜消耗精神,我們得找一處避靜地方,在此歇一宵,讓他靜靜躺著養神,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邱冰茹一聽要找處避靜地方,住上一宵,忙道:

  「我適取泉水的峰腳,有兩個石洞,正好供我們隱身安歇,我們就到那裡去吧。」

  於是,由姚宗鴻揹著張明熹,其餘各牽馬匹,往西面峰下走去。

  到了峰腳流泉右邊,各見一大一小,兩個石洞。

  這兩個石洞,雖然是天然生成,但形勢卻迥異尋常,大洞洞口,高可及人,小洞則只能哈腰而入,兩洞並排,洞口老松伸空,滿生山藤長草,往下伸垂,有如魔鬼披髮,剛好把兩個洞口遮住,若不注意,很難看出伸垂的藤草之後,有兩個石洞。

  姚宗鴻揹著張明熹,領先進入大洞,眾人隨後跟入,把張明熹平放在地下之後,經過一番商討,妙空和邱冰茹睡在小洞,藍劍虹,范青萍,姚宗鴻伴著張明熹,住在大洞。

  幾個人吃了一些乾糧之後,又將馬匹用青草餵飽,妙空,邱冰茹兩人,正要去小洞安歇。

  忽聽藍劍虹道:

  「兩位姊姊請慢走一步!」

  妙空,邱冰茹果然停步不走,轉身問道:

  「有什麼事嗎?」

  藍劍虹點點頭,笑道:

  「臥牛山既是百毒教人出沒所在,我們自是已如陷虎穴龍潭,稍有疏忽,就要遭到殺身橫禍,所以小弟之意,今夜我們要有一個輪流守望,以防萬一,但不知諸位尊意如何?」

  眾人一聽,認為他所說頗有道理,範青萍首先一盪俏笑,答道:

  「藍兄所說,很有道理,就從小弟開始,輪流守望,諸位請各自安歇吧。」

  語畢,翻手摘下背上背著的翠玉雙筆,飄身出了洞外,坐在兩洞之間的一塊青石上,全神守望,妙空,邱冰茹也跟著走出,進到小洞歇息。

  由於幾天來的趕路辛勞,不到頓飯工夫,全都悠悠入夢,但聞陣陣鼾聲,由兩個洞中頻頻傳出,范青萍知道他們已全入夢鄉。

  沉沉夜色,天上雖無明月,但繁星羅布,淡淡星光,照得地下景物依稀可辨。

  大約是已時將盡的時候,范青萍轉向大洞中一望,忽見一顆亮晶晶的東西,發出閃閃紅光,在漆黑的洞中,格外顯得晶瑩可愛。

  他心頭一震,暗想:

  「這是什麼東西?」

  心念轉動間,人已徐徐站起,步進石洞,注意一望,原來是藍劍虹那柄金龍劍劍鞘上的一顆紅色寶石……。

  這顆紅色寶石,陡然觸動了玉筆俏郎的殺機,只覺得全身熱血登時起了一陣沸騰,呼吸也隨之緊張,他怕自己激動的情緒,驚醒了藍劍虹,趕忙輕聲步出洞外,仰望夜空。

  但見晚空如洗,繁星滿天,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氣,心中暗道:

  現在我如把藍劍虹殺了,不但可以得到這柄金龍寶劍,而且還可得到金龍鏢、金龍參和三百年前,南海無極島渺法仙尼手繪的龍行劍笈,我練好劍笈上所載的武功,找到十三株罕世神藥金龍參,又有金龍寶劍和金龍鏢,再加上自己所學的彈指開碑神功,和烏龍捲風靈駒相助,那麼當今之世,有誰還能和我一爭長短!

  如果留得藍劍虹的命在,這些東西全是金龍二郎木飛雲的遺物,價值連城,他決不會分一件給我,不但如此,就是他師妹易蘭芝,自己也無法得手,良機錯過,豈不要含恨終身……

  范青萍心念,有如風車般,急急地打了幾個轉,陡的面色一變,兩聲低微陰笑,笑聲裡充滿殺機,一轉身,飄入石洞,步近劍虹身邊,右手掄起玉筆正要朝劍虹麵門揮去!

  驀聞洞口一聲驚喊道:

  「范少莊主,你要做什麼?!」

  喊聲極大,把妙空,藍劍虹,姚宗鴻全都從夢中驚醒,一挺身,從地下站起,張明熹雖也醒來,但他卻未站起。

  范青萍知道事已失敗,趕忙朝洞口輕輕一笑,道:

  「巳時已過,我叫藍兄起身出外輪值守望!」

  藍劍虹啊呀一聲!說道:

  「我真糊塗,一覺睡的到了半夜,范兄請快睡吧,養養神,明天還有大事待辦呢?」

  話至此突頓,幾個大步,邁至石洞門口,對呆立洞口外3的邱冰茹,笑問道:

  「茹姊姊,你大呼大叫的做什麼?難道發現了敵蹤?」

  邱冰茹一低頭,期期艾艾,輕聲道:

  「沒……沒……沒有什麼……」

  稍頓,一抬頭,望著劍虹,又道:

  「百毒教人,心腸太過毒辣,虹弟弟,你要隨時謹慎小心啦!」

  藍劍虹點點頭,道:

  「小弟知道了,姊姊請快回洞安歇去吧!」

  邱冰茹轉身與妙空重入石洞,藍劍虹拔出金龍寶劍,握在手中,也坐在範青萍坐過的那塊青石板上,全神守望。

  原來,範青萍心起毒念,走出洞外,一陣沉思之後,突然發出兩個極為陰險的怪笑!

  笑的聲音,雖然極低,但仍舊驚醒了邱冰茹,一聽這陰毒而又滿充殺機的笑聲,是范青萍所發,芳心不禁大震!

  玉筆俏郎的為人個性,她知之甚詳,一挺嬌軀,爬了起來,飄身出洞,她的輕功造詣,本來就很深,再加上她格外小心,手腳更是比平時輕巧許多,聽以沒有把伴著她睡的妙空驚醒。

  她剛出洞門,即看到范青萍閃身入洞,哪敢怠慢,一晃身竄了過來,一撩垂蘸長草,正好見範青萍玉筆電閃,正要往藍劍虹麵門點去,情急中只嚇得一聲驚喊!

  她這一聲驚喊,雖然驚醒了眾人,救了藍小俠一命,但卻使範青萍,對她恨之入骨!

  這一晚,雖然續由藍劍虹,姚宗鴻二人輪值守望天亮,但邱冰茹卻從那時起即無法安眠!

  第二天天色大亮,眾人才起身,在流泉處捧著泉水梳洗過,才分食乾糧。

  姚宗鴻見張明熹安睡了一晚,傷勢已經大好,忙問道:

  「二叔父,你老人家怎麼會來臥牛山的?遇的是什麼強敵,竟傷成這個樣子?」

  伏地龍張明熹被問的紫面一紅,慢慢坐起身子,淒然地搖搖頭,道聲:

  「慚愧!」

  隨著一聲輕嘆,又接道:

  「幾天前,我接到林成的靈鴿傳書,稟報少幫主已來臥牛山,但他書中並未說明,賢侄來此之目的,和隨一些什麼人來的?」

  姚宗鴻插口罵道:

  「該死的林成,怎的這樣糊塗!」

  兩句話剛出口,隨即一頓,又道:

  「其實也不能怪他,當時小姪也沒有把內中詳情告訴他,只命他接連以靈鴿傳書,飛報雙鳳山,告之我的行蹤。」

  張明熹,道:

  「近來各地弟子,都探得臥牛山百毒教與崆峒派赤靈道人賈雲亭,有了勾結,朋比為奸,想席捲天下武林,我得林成飛報之後,不禁大駭,怕你深入虎穴,孤掌難鳴,立即將壇務交劉亮暫帶,自己挑選了壇中兩名武功較高的弟子,用快馬連夜往臥牛山趕來。」

  姚宗鴻啊了一聲!道:

  「原來這樣!」

  張明熹道:

  「這天我們來到大寧鎮,正在一個飯店中打尖,忽聽店門外人聲喧嘩,同時在鬧聲中,還挾著陣陣泣哭,我們走近一看,只見地下仰臥著一個年若七旬左右,鬚髮皆自的老者,口吐紫血,已經是氣絕死去!」

  邱冰茹聽的啊呀一聲,道:

  「那一定是那老者得了什麼急症,陡然暴斃,真可憐!」

  張明熹搖搖頭,幽然接道:

  「姑娘你猜錯啦,那老者乃是被一個身穿青布俗裝,長得粗眉暴目的大漢,一掌劈死的!」

  邱冰茹心腸一震,又插嘴說道:

  「一掌能夠劈死人,這大漢定是武林好手,人命關天難道就這樣罷了麼?」

  張明熹道:

  「大寧鎮是有王法的地方,事情當然不能就這樣算了,何況那老者還有兩個小孫兒,一個伏屍大哭,一個死命的用雙手抱著那兇徒的兩隻腳,哭叫著問他要爺爺,場面頗為悽慘!」

  姚宗鴻道:

  「後來怎樣?」

  張明熹道:

  「我帶的兩名弟子,一個叫曹誠亮,一個叫馬德山,馬德山不但性情暴燥,且生就一付俠義心腸,好管閒事,一見這情形,不禁大怒,伸手一把抓住那大漢的右肩,問他為什麼要一掌把老者打死,誰知那大漢,登時火起,右腿一屈膝,把抱著他雙腿哭叫的小童,頂出三四尺開外,跌坐地上,口裡吐出一股鮮血,人就此倒下,昏絕過去!」

  藍劍虹驚道:

  「那惡徒果然武功不弱!」

  張明熹雙目望著劍虹慈和的一笑,道:

  「饒是他武功不弱,但與馬德山相比卻差了許多,他屈膝頂開那小童之後,右手向上一擋,左手一掌,朝馬德山腰際打來,馬德山身手何等矯健,抓住他右肩的左手一鬆,收肘滑步,不但對方右手一擋之勢已然落空,左手一記厲掌也只貼衣掃過,緊接著右手疾出,五指箕張,朝大漢兜頭抓下,這一下他含恨出手,已用了十成真力,同時手法奇快,眼見那大漢一個頭顱,要被馬德山抓得粉碎。驀聞人叢中響起一聲陰森森的怪笑,笑聲中,一個全身黑衣,黑紗蒙面的女人,快逾閃電般,飄身到了馬德山背後,只見她右手五指直伸,在馬德山背上抓了一下,等我和遭誠亮兩人警覺不妙,雙雙出手疾攻黑衣婦人,搶救馬德山時,馬德山已慘叫一聲,倒在地上,待我們望了倒地的馬德山一眼,再抬頭時,那打死老膏的大漢已經不見,黑衣婦也正想逃走!」

  藍劍虹等人聽到這裡,除妙空之外,全都大驚失色,範青萍急道:「張壇主,那大寧鎮離臥牛山有多遠,那黑衣婦人是誰?你可看到了她的真面目麼?」

  張明熹道:「大寧鎮在臥牛山南,離馬門關不過廿里路程,當時我雖不知道黑衣婦人是哪路人物,但如今我已知道她是百毒敦中的一女梟,同時……」

  范青萍未等他的話說完,忙又插口道:「同時她面貌極醜,是麼?」

  張明熹呆一呆,道:「你怎麼知道?」

  范青萍淡淡一笑,道:「姪馬門關興泰客淺,我們和她交過手,她一手敵我們四個,最後雖然不敵而逃,但她卻絲毫未受到傷,武功的確罕見!」

  姚宗鴻道:「二叔父,後來又怎樣?」

  張明熹道:「我哪裡會就此讓她逃去,吩咐曹誠亮儘速施救馬德山,自己卻奮起全力,向她撲去,同時雙掌齊揮,朝她當胸劈去。我要為馬德山復仇。所以下手不但極重,而且迅快無倫,心想,她不死在自己掌下,也得身受重傷,哪知,事情竟大出意料,她只微徽一晃身形,便讓過我齊出的雙掌,站在一邊,兩聲怪笑,我正待再撲上前,她突然伸手撤去蒙面黑紗,露出一張醜惡已極的怪面孔,我一生江湖,看的奇貌人已不少,就從未見過像她那櫸醜惡可怖的女人,不禁嚇得一呆,圍著看熱鬧的人,也全都嚇得驚叫,紛紛散去。」

  張明熹說到這裡,心中餘悸猶存,瞼上不由得露出恐怖的神色!

  藍劍虹看他神色猶存恐怖,忙道:「那張根本就沒有人形的面孔,也的確是夠令人驚嚇害怕的了,後來張壇主又怎麼會知道她是百毒教中的人物呢?」

  張明熹道:「當時她以為我被她那張醜惡無比的怪臉,嚇得昏了,一拉面紗,又將丑面蒙住,同時當時她似乎是有極勾緊急之事待辦,不想和我戀戰,一晃身又想逃走,我雖的確被她的醜惡嚇的一呆,但神智卻仍然清醒,見她要逃,情急中揚手打出一支三菱沒羽鏢,但她背上卻好似長了眼睛,上身一偏,讓過一鏢,緊接著一閃身形立即不見!」

  稍頓又道:「我為了惦念馬德山的生命安危,也就不再追她,走進飯店,只見曹誠亮呆立馬德山身旁,滾滾落淚,我情知不妙,走近一看,馬德山通體漆黑,連頭上發心都是如塗黑墨,早已氣絕身死!」

  姚宗鴻心頭一凜,道:「二叔父,你老人家沒有解開馬德山的衣服察看,看他的是什麼毒?」

  張明熹道:「我只知道馬德山是身中奇毒而死,為了要找到那黑衣醜婦復仇,也就忘了察看屍體,忙拿出銀子,命店夥計買棺將馬德山安葬了。」

  話說到這裡,雙目一紅,接著落下兩顆老淚……

  姚宗鴻滿面憂傷,一聲輕嘆,道:「二叔父,你老人家昨天也是被這種奇毒所傷,好在蒙妙空姊姊賜藉神物冰蟾救治得快,否則……」

  姚宗鴻未及說完,張明熹已驚出一身冷汗,忙道:「是真的嗎?」

  姚宗鴻點點頭,道:

  「當然是真的,」

  張明熹目光向在場的邱冰茹,妙空兩人一掃,急問道:「哪一位是妙空姑娘?」

  藍劍虹指著妙空,含笑答道:「這位就是五台山採金穀折雲庵冰面仙尼的高足妙空,這位是小姪師姊邱冰茹邱姑娘,那位是皖北範家莊,范少莊主玉筆俏郎範青萍……」

  張明熹除了劍虹和自己的少幫主之外,對范青萍,妙空,邱冰茹從未謀過面自是不認識,但一聽自己身中絕毒是妙空賜藉神物冰蟾,才救了這條老命,不禁頓生感激,雙手把拳向妙空一禮,道:「蒙姑娘救命,宏恩大德,老朽蓋棺難忘!」

  妙空趕忙合掌還禮,道:「張壇主這樣說,可要罪煞小尼了,但不知以後的事情如何,你老人家是否亦遭那黑衣醜婦毒手,百毒教中,我除了認識已故的洪桐和昨日所遇的怪乞何濤之外,其餘的人,並不認識,但不知這醜婦人是百毒教中什麼人物?願聞其詳。」

  張明熹道:「我當然不會就此放過那黑衣醜婦,把馬德山埋葬妥善之後,即在大寧鎮暗探醜婦去向行蹤,經過一下午的時間果然被我探出一點線索,說她住在馬門關興泰客棧花園內,我立即率著曹誠亮趕到馬門關,悄悄的住在花園右側的一個獨院中,暗中監視著她的行動,不過那打死老者的大漢卻自大寧鎮逃走之後,始終不復再見,就只有這醜婦一人獨自住在那花園中,三四天前的一個晚上,她突然從花園左面奔回,在房中抱起一顆人頭,越過右面獨院,在客棧的馬欄中盜走一匹快馬,離了馬門關,我哪敢怠慢,立即領著曹誠亮,也各乘快馬,銜馬而追,直追到臥牛山的東端燕湯山中的一個怪莊宅,見她沒入莊中,我們才停下來,據我想,她已經發覺了我們在追蹤她,但她只是一股勁揮鞭狂奔,對我們毫未理會,也就因此,我一時大意,才遭到她的毒手,曹誠亮也死於非命,我卻身負奇毒重傷!」

  眾人一聽曹誠亮也死在黑衣醜婦手上,不禁同時一震!

  姚宗鴻雙目陡的一紅,滾落兩顆淚珠,悽然說道:「想不到為了我的行蹤,竟犧牲了幫中兩名武功極高的弟子!」

  藍劍虹見姚宗鴻,竟泫然下淚,忙道:「這也許是天意使然,姚兄何必憂傷呢?」

  話至此突頓,轉面對張明熹道:「那天晚上黑衣醜婦,就是在花園左側的獨院中,和我們四人交手,她不敵逃走,小姪與範兄還曾經追至花園,但由於她的身法奇快,以至被她逃走了。」

  張明熹一震,道:「原來這樣,如果早知此事,我與曹誠亮在右側獨院中攔截就好啦。」

  稍頓又道:「雖然找到了百毒教的窩穴,但久聞這班兇魔,個個武功高強,我與曹誠亮二人勢單力薄,不敢冒然闖莊,是以只好退離魔莊若十里地的一個高峰上,計議如何下手,並一面探找少幫主來此的行蹤!」

  姚宗鴻道:「那麼昨天二叔父又怎麼碰上那黑衣女梟的呢?」

  張明熹搖搖頭,嘆息一聲道:「昨天中午我和曹誠亮在峰上,分食過乾糧,下峰來一面找口水喝,一面想探得賢侄下落,就在我們剛在峰下找到一處流泉,正想哈腰喝水,忽聞身後響起一陣陰森森的怪笑,我們同時大吃一驚,轉面望去,只見黑衣醜婦,不知什麼時候,已立在我們身後,兩道如冷電般的目光,從蒙面黑紗的兩個小洞中,射出來盯在我們瞼上,看了一陣,才問道:你們既追蹤我來了臥牛山,我又怎好意思不成全你們,永遠埋骨此地!話聲一落,身形已動,向我們兩人撲來,快愈閃電,不知道她用的是什麼手法,一下即在曹誠亮左肩上抓了一下,曹誠亮雖然當時也是一聲慘叫,但他的功力似要比馬德山稍為深厚些,陡然一個猛撲,全身向醜婦身上撞去,醜婦冷笑一聲,閃身讓過,曹誠亮知道自己被她抓中,奇毒即發,絕無生理,所以他這一撞,乃是用盡了餘力,哪知醜婦一讓,他前衝之勢,竟無法收得住,竄到丈許開外,撲的一聲!栽倒地下,就此再也爬不起來了!」

  說此,又不禁一陣悲從中來,落下兩顆淚珠,過了半響,才又接道:「我在驚怒交集之下,也打算把這條老命和她拼了,一聲怒吼,連人帶掌,向她撲去,她似也察出我的來勢奇猛,不敢硬接,身形陡晃,橫飄數尺,讓過掌風,待我一個以全力撲去的身子,剛剛拉樁站穩,她已捷若飄風,沾衣而至,我怕她在我背後疾下毒手,忙運掌行功,身子跟著奇厲掌風一轉,想一掌把她劈死或迫退,哪知她身手,比我快捷的多,就在我掌風橫帶,身子剛好轉過一半時,她有臂疾探,快如電光火石,在我胸前抓了一下……」

  邱冰茹聽到這裡,不禁「啊」的一聲!叫了出來,眾人也隨著她的叫聲,心頭一凜!

  張明贏繼道:「我立時知道不妙,右手掌風咬牙續推,身子也跟著疾轉,但醜婦已躍出六七尺開外,避過掌力,等我再想奮力撲去時,斗然胸前奇痛入骨,一陣臣痛有如電閃而過,緊接著是胸前奇癢難當,我還想運掌反擊,哪知雙手竟抬不起來,胸前也奇癢無比,眼黑頭昏,登時想嘔,我情知不妙,急中生智,一個箭步,竄到烏前,雙手緊抓著馬鬃,用盡平生之力。爬上馬背,以後的事情如何?我已昏絕,知覺失去,全然不知了!」

  姚宗鴻啊然一聲!道:「好在那黑衣醜婦沒乘人之危,再下毒手,加以馬兒通靈,似知道主人身負重傷,所以二叔父你爬上它的背上之後,它不待驅使,立即狂奔!」

  藍劍虹一盪笑容,接著說道:「這也是張壇主平日德高仁厚,積有陰功,所以才能逢凶化吉。」

  話到此略頓,俊日流波,掃了眾人一眼,繼道:

  「既然張壇主已知百毒教魔穴所在,就煩請壇主領我們前往,搗它一個片瓦不留!」

  語畢,朝著張明熹躬身一揖。

  張明熹一聽他的話,不禁呆了一呆,雙手一拱,還禮答道:

  「原來幾位來臥牛山,是要找百毒教的,但不知為了何事?」

  范青萍接道:

  「一來百毒教勾結崆峒,逞凶武林,勢在必誅,二來藍兄師妹易蘭芝,在清風店為百毒教人擄去,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所以我們全是來幫藍兄找尋他師妹易姑娘的。」

  伏地龍張明熹聽完玉筆俏郎的話,不禁啊了一聲!道:

  「原來這樣!藍小俠師兄妹,對咱們五龍幫恩惠不淺,既是易姑娘身陷魔教,縱令老朽骨肉成灰,也要把姑娘救出來。」

  話到這兒稍頓,一雙神目掃了拴在洞門口的幾匹健馬一眼,又道:

  「此離燕湯山,路程雖只有廿餘里,但這段路全是奇峰小徑崎嶇難行,馬不能走只有步行,這樣就只好把馬匹拴在這裡,待事完之後,再來這裡取馬。」

  范青萍灑然一笑,道:

  「晚輩的烏龍捲風靈駒,能越峰渡澗,再是難行的路,它都如履平地,是以,我的意思是,把烏龍捲風駒帶在身邊,萬一有事也好及時應變。」

  藍劍虹點點頭道:

  「範兄所說不錯,再說張壇主重傷初癒,不宜過於勞動,不妨騎著烏龍捲風靈駒,領咱們立刻動身,去燕湯山。」

  眾人點頭,表示同意,隨即將所餘馬匹拴在洞口,跟在張明熹身後,往燕湯山進發。

  越過了四五座插天高峰,遠遠望去,只見前面一座山腰處,有一座黑色圍牆的豪莊巨院。

  張明熹端坐馬上,指著那座莊院,轉頭向眾人淺淺一笑,道:「那座形如伏燕的小山,就是燕湯山……」

  話未說完,範青萍搶著接道:「那麼黑色圍牆的莊院,自是百毒教的窩穴了。」

  張明熹道:「莊院形式,不但建設古怪,且黑色圍牆無入院之門,黑衣醜婦,乃是越牆而入的,百毒教人,何以要這樣興建,委實令人難解?」

  藍劍虹微微皺了皺劍眉,道:「想必建有秘門,因為這是一座魔莊梟宅,外人當然不會知道。」

  又走了若半個時辰,已到了這座怪莊牆下,只見黑色圍牆,高若兩丈,裡面的房屋,除了屋脊露出可見之外,其餘什麼都無法看到。

  眾人正在尋思,怎樣入莊,忽見一隻白羽巨鶴,從莊內越牆飛出,緊跟著一名黃衣童子,尾追白鶴身後,身法快捷無倫,人在半空中,兩個飛撲,已騎在白鶴背上,右手一拍鶴頭,巨鶴立即一個盤旋,又飛了回去,落入莊院中。

  白羽巨鶴雖由藍劍虹等人頭頂飛過,但那騎在鶴背上的黃衣童子,卻連眼睛角都沒有瞟他們一眼,似根本就不知牆外有人。

  按理說,那黃衣童子,應該是發現了他們,但為什麼不但毫無驚異,且連看都未看他們一眼,眾人正在大惑不解……

  突聽一陣軋軋響聲,起自黑色圍牆,牆壁間登時顯出一個圓形洞門,門中走出一個上身赤裸的老者,望著眾人不住微笑。

  藍劍虹一見這人,不禁一驚,低聲道:

  「這人不就是昨天捉蛇的怪乞何濤麼?」

  話剛說完,何濤怪眼一翻,道:

  「昨日蒙幾位賜借冰蟾,救我一命,今日難得幾位大駕光臨寒莊,請到裡面喝幾杯水酒以表寸心。」

  藍劍虹邁上一步,笑答道:

  「如此,太打擾了,愧不敢當!」

  何濤沒有答話,右手一伸,請客入內。

  藍劍虹等魚貫進入圓門,妙空待何濤搶先領路之後,悄悄回過頭-一看。

  只見圍牆是用極厚的青磚砌成,鐵門厚達五寸,外面塗著黑漆,且造得嚴密無縫,所以門關上,在外面一看,就如同沒有門一般,心中不免暗暗欽佩藍劍虹的聰明智慧。

  眾人走進這道黑色圍牆不久,鐵門即在身後悄然無聲的關上,舉日望前面,又有一道紅色磚牆,攔住去路……

  這道磚牆,也是無門,只見何濤在牆外輕拍了兩下手掌,接著又聽到一陣軋軋響聲,紅磚牆上,也現出一個洞門來。

  穿過這道圍牆,經過一個很寬的院落,來到巨宅大廳屋中。

  何濤清眾人坐下,又輕輕的拍了兩下手掌,由廳右長廊,走進來一個黃衣童子,朝何濤躬身一禮,說道:

  「三師叔,有什麼命諭?」

  何濤先望著藍劍虹等笑了一笑,然後轉向黃衣童子,道:「吩咐擺席。」

  黃衣童子答聲:「是!」逕自退出。

  過了若一盞熱茶工夫,魚貫進來七八個黃衣童子,手中各捧著菜餚酒類,放在桌上,隨即退出。

  何濤雙手抱拳,向劍虹等一拱,笑道:

  「荒山寒莊,無佳餚美酒,以敬貴賓,幾樣粗菜,兩杯清酒,算是我老丐化報答各位賜借冰蟾的救命之恩,來清入席!」

  藍劍虹等依言落坐,見桌上萊餚雖是極為豐盛,但全是一些蛇蟲毒物之類,不禁心頭一凜。

  何濤捧起酒壺,在每人面前斟了一杯,只見由壺中倒出來的酒液顏色碧綠,自是奇毒之酒。

  何濤見眾人面現驚色,仰面一陣哈哈大笑,笑聲中端起酒杯,將一杯毒酒喝光,隨著舉筷在盤中挾起一條東西,只見紅頭黑身,赫然是一條大蜈蚣!

  又嘿嘿笑了一聲,一張口把一條長若五寸的毒蜈蚣,放入口中,一陣津津有味的細嚼,然後吞下肚去,放下筷子,連道:

  「既來之,則安之,諸位別客氣,請吧!請吧!」

  眾人見他把條五寸來長的絕毒蜈蚣嚼碎吞下,無不大驚,邱冰茹更是一陣噁心,險些嘔了出來,忙一別頭,哪裡還敢再看。

  藍劍虹,范青萍,姚宗鴻,張明熹,哪裡敢動筷,只是面現驚赫,相顧愕然!

  只有妙空,柳眉微皺,秀目盯住何濤,一動不動……。

  何濤見把眾人嚇倒,逸興橫飛,得意之極,又伸筷挾著一條蜈蚣吃下,笑道:

  「諸位既來我們百毒教,想必定有要事,敢請見告?」

  藍劍虹心想:

  既然千里迢迢,來到臥牛山,又冒著極大奇險,進入魔莊,哪怕他百毒教人,個個是毒蛇猛虎,也不能見他喝下一杯毒酒,吃下兩條蜈蚣,就心生怯懼,倏然灰心,我無論怎樣,也要把蘭芝師妹救出來,才不辜這番心血。

  心念及此,當下起立,雙手把拳,向何濤一禮,說道:

  「在下師妹在清風店為貴教人擄來,特來祈貴教主放赦。」

  何濤一雙怪目,射出兩道異光,在藍小俠俊面上盯了一陣,笑道:

  「老弟尊姓大名?令師尊是淮?令師妹叫什麼芳名能否見告?」

  藍劍虹見他目光,並無過分敵意,忙道:

  「晚輩藍劍虹,恩師峨嵋名宿悟玄子,師妹易蘭芝……」

  藍劍虹的話,尚未說完,怪乞何濤面色突變,有如寒鐵,沉聲答道:

  「你就是藍劍虹麼?咱們百毒教正要找你,想不到你自己會送上門來,其餘幾位全是來為你助陣的麼?嘿嘿!只怕你們全不能活著走出這莊院了!」

  此言一出,大廳中空氣登時緊張,玉筆俏郎範青萍見他出言狂妄,正想反唇相,譏還未及開口!

  突聞廳左長廊盡頭,傳來一陣尖銳異常的哨聲,音若梟獍悲鳴,慘厲已極,各人不由得機伶伶的打了一個寒噤,毫毛直豎!

  邱冰茹不由自主的握住劍虹的左手,低聲驚道:

  「這是什麼怪異聲音?」

  劍虹尚未答話。

  只見怪乞何濤,已肅然起立,輕聲說道:

  「教主升座,大家到後廳,聽從發落,看各人的造化如何?」

  語畢,逕自離坐入內。

  范青萍望著藍劍虹,冷笑一聲,道:

  「看樣子咱們今天是逃不過一陣殺劫了!」

  范青萍說話之時,藍劍虹只覺得茹姊姊握著自己的一隻玉手,在微微發抖,心裡想:

  她莫非在害怕,如果要是真有了怯懼敵人的心理,那麼這場戰,必敗無疑!

  他心裡雖這樣想,但並未說出來,也沒有回答範青萍的話,轉面對冰茹輕聲道:

  「茹姊姊,你怕麼?那我們就先退出去,再行計議搶救蘭芝妹妹之上策如何?」

  邱冰茹尚未及答話,廳中突然響起砰然一聲大響,廳門上落下一塊大鐵板,把門封住,阻了退路。

  眾人正在吃驚,大廳中突然出現一個黃衣童子,向藍劍虹微一躬身,說道:

  「教主宣召各位?」

  到了這個時候,劍虹已知逃走無望,向黃衣童子點了點頭,道:

  「請帶路吧!」

  黃衣童子一轉身,在大廳磚牆上伸手一按,壁上鐵格落地窗門呀的一聲打開,領先往長廊走去。

  邱冰茹鬆開了握著劍虹的手,跟在他身後,接著范青萍,妙空,姚宗鴻,張明煮,在後跟隨。

  黃衣童子領著眾人,走完一條極長極長的長廊,轉入右面白石甬道,來到一座建築雄偉壯麗無比的殿堂!……

  藍小陝這時已悍然不頤,舉目一望,只見殿內上方中央用青磚砌成一座矮台,台上置了一張白石太師大椅,椅上披了朱紅色的錦披,太師椅兩旁,各站著兩名童子,一律紅衣。

  大殿中左右,每邊也肅立著十名黃衣童子,藍劍虹見這些黃衣童子,有些面熟,有些卻不認識,心中暗思一陣,原來這些面熟的,是昨日請何濤返莊,和今日捧那些毒菜敬客的童子。

  領著眾人來到大殿的這名黃衣童子,把眾人領到之後,立即走到右邊的眾童子中站著。

  就在這時,殿後響起一下清越的鐘聲,音繞大殿,尚未全絕,毆右一張小門開處,走出來男女十人,分站兩旁。

  這些人全都是凝神垂首,對藍劍虹等,根本就不加理會。

  藍劍虹一見這十人,不禁呆了一呆,其中有怪乞何濤,黑衣醜婦,還有九陰毒爪卓天龍,其餘的七人,卻不認識。

  他一見卓天龍,立即想到在清風店長林焚燒茹姊姊的母親遺骨時,突遇紫雲飛燕沈蓉,千里迢迢,趕來告訴他的兩件事,其中一件就是有關卓天龍的。

  她說:百毒教中的九陰毒爪卓天龍,吃過你幾次大虧,對你懷恨,已如切齒,聲言百毒教務要生擒藍劍虹,以雪心頭之恨……

  想至此心頭不禁一凜,暗嘆道:

  「藍劍虹啊!藍劍虹!百毒教並未派人抓你,你今天卻是自投羅網,送上門來!……不過,我之深入魔穴,乃是為了挽救師妹易蘭芝,只要能把她救出,自己生死,又算得了什麼?何況還有這許多人來幫忙我,我何懼之有!」

  心念這樣一轉,反而倒鎮靜了許多,面含微笑,卓立殿中,邱冰茹、范青萍、妙空、姚宗鴻、張明熹,散站在他身後。

  又是一聲清越的鐘響,百毒教中所有的人,一聽這下鐘聲,頓時一齊伏在地下!

  接著青磚矮台之後,現出一張圓門來,門裡緩緩步出兩名妙齡美女。

  藍劍虹一見這兩名姿容秀麗的女子,不禁一呆,詫然忖道:

  百毒教中人物,多為奇形怪狀,相貌醜惡,教主百毒人魔韋昌齡,比洪桐,何濤,卓天龍等人,年紀還大,自是老態龍鍾,兇醜無比了,但何來兩名這樣妙齡美女,真是令人詫異不解!

  他忖思之間,兩名美女,已緩步走至披錦太師椅側,分兩旁站立,同時嬌聲喊道:

  「教主升座!」

  喊聲剛落,但覺一陣奇異香風,沁心入睥,緊接著由圓門裡走出一個身穿淡紅紗衣的少女來!

  這女郎長的貌似嬌花,秀麗無比,鳳目含春,柳眉入鬢,年齡若在二十三四歲。

  這又使藍劍虹暗裡一驚,心想:

  這女子玉貌雪膚,透逸絕俗,說姿色比得上廣寒仙子,講風度宛如流水行雲!

  我以為適才那兩個少女,是百毒教中唯一的美人兒,哪知一見到這紗衣女子,兩下相較,即感到那兩個女子黯然失色!

  尤使自己大惑不解的是,既高宣教主升座,出來的應該是百毒人魔韋昌齡,何以走出來這樣一個姿容絕美的少女?她……她……她是誰……

  正想至此,她已蓮步輕搖,走到披錦太師椅坐下,一雙含春妙目,徐徐掃了全殿一眼,然後一盪盈盈淺笑,說道:「諸位不遠千里而來,本座未及迎迓,望祈恕罪……」

  音若銀盤走珠,清越悅耳,藍劍虹又自一震,遂淡淡一笑,拱手答道:「姑娘太過客氣,實不敢當!」

  這當兒百毒教拜伏地下的人,已全站起身子,垂首肅立。

  少女見藍劍虹似群雄之首,又淺淺一笑,這一笑的更為嫵媚,笑過,嬌滴滴的問道:「請教尊客貴姓?」

  瀟湘書院圖檔,chzhjOCR,瀟湘書院獨家書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