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惆悵杳芳蹤 心神俱碎 重逢談奇遇 燭影搖紅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石洞雖然是天然生成,但形勢奇特,洞口高不及人,滿生出藤長草,草像魔鬼披髮,從洞口上緣垂生而下,剛好將洞口遮住,若不注意,就是身援幽谷之中,也根本不會發覺這裡有個奇特古洞,何況洞在谷底面峰腳,在峰頂之人,就更加無法知悉這洞穴了。

  洞內共分兩進,第一進較小,由右側一個高可及人的方形壁口,進入第二進,恰似兩間石屋,裡面一間面積頗大,且四壁光滑如鏡,屋中石桌,石凳,石床一應俱全,一年前,邱冰茹帶著易蘭芝,找到這個石洞時,兩個人就猜測這個石洞,定有人居住過,而且斷定不是獵人,就是一位武功極高的異人潛修在此。

  是以二人對這古洞外面的一草一木,及洞內的一切全都異常珍惜,從不敢有所損壞。

  邱冰茹將易蘭芝平放在墊有厚厚茅草的石床上,在身上取出火摺子,隨手揚燃,在石桌上點燃從遠處小鎮上買回來的紅色巨燭。

  然後拿著一支木盤,走出洞外,在洞右峰壁崖處,取了一盤泉水,回入洞中,先替易蘭芝將傷口外緣的鮮血洗去,又細細的察看了一陣。

  隨在自己的行囊中,取出她那位隱姓埋名恩師所贈的最後一顆靈藥「萬應寶丹」。

  她手握靈丹,回到易蘭芝身邊,坐在石床上,俯首含淚,雙目注視在手中那粒,外以淺青蠟丸封固,大小有若龍眼的靈丹之上沉思出神。

  她又想起了恩師臨別贈丹時的一番諄諄教言:此丹功能起死回生,為武林中罕有靈藥,窮我四十年之心血,共練成五顆,今贈兩粒與汝,望能挽回生命,不到自己生命垂危之際,不要隨便使用……。

  兩年前藍劍虹在雲龍山。一場混戰中,被赤精妖道常一嵐的玄陰透骨掌所擊傷,奇毒無比的陰寒惡毒,潛循骨內,眼看就要奇毒攻心而死,自己為了救他,不惜違犯恩師教言,給他服了一顆萬應寶丹,得以挽回他垂死生命。

  當時慨贈靈丹的目的是見藍劍虹長得骨神奇秀,人間靈俊,加以他又是峨嵋門下弟子,悟玄子老前輩,人所敬仰,他的弟子有難,當然應該設法挽救,才不失武林大義,如今易蘭芝……。

  她想至此,緩緩偏過頭,淚若泉湧,在模糊的淚光然,秀目凝神注視了躺在石床上的易蘭芝一陣。

  只見她一張平日白裡透紅的秀面,這時慘白得沒有一絲血色,雙目微閉,牙關緊咬,嘴角也淌出一陣陣的鮮血,氣若游絲,奄奄一息,形狀至為淒慘……。

  邱冰茹愈看愈心酸,暗道:一位這樣年青美麗,天性純誠幼稚的姑娘,我怎麼能夠眼見她就此死去呢?何況我與她一年多的相處,情同姊妹,而且她……她還是我虹……虹弟弟的師妹,悟玄子的女弟子啊……我能不救她……。

  想至此,一陣極巨之痛,纏上心頭,鼻尖一酸,飽含新淚,又淹著舊淚簌簌落下!

  驀的她秀面一掃感傷之色,在脅下猛的扯出絲絹,揩去臉上淚水,雙膝並跪地下,雙掌合十,仰面朗聲禱告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弟子二次違背恩師訓諭,只好日後向恩師領罪吧!」禱告畢,雙目注視了一陣洞頂,一低頭,又淒然淚下!

  過了片刻時間,才站起身子,落坐床緣,然後俯下身,將萬應寶丹,挾在右手的纖纖中食兩隻玉指之間,湊送到昏死躺在石床上的易蘭芝嘴邊,兩指微微用力,輕輕捏破靈丹外封固的淺青蠟殼。

  蠟殼開處,登時噴出一縷奇清芬香,繚繞洞中,愈散愈廣,久久不逝。

  邱冰茹用右手大拇指輕輕在半邊蠟殼中一撥,一顆大如黃豆,通體透明,呈淺紅色的寶丹,滑入易蘭芝牙齒間,再用指頭撬開蘭芝牙關,靈丹落口裡,倒以少許清泉,將萬應寶丹,送入腹中。

  然後又在行囊中取出一包黃色藥粉,敷在易蘭芝的傷口上,用布裹住。

  由於她用恩師所贈萬應寶丹替易蘭芝療治傷勢,致使她更為懷念藍劍虹,是以,她替蘭芝裹好傷口之後,呆坐床緣秀目癡望著手中兩片淡青蠟殼,思潮如浪,起伏不停,在想念著藍劍虹……。

  藍劍虹靈秀絕世,武學超群,像是人間一顆彗星,自己和他相處的時間,雖不太長,但在邱冰茹的心靈中,卻留下了玄秘的光芒,像彗星飛洩過她靈魂的晚空,所留下的尾巴一樣!

  然而,自己和易蘭芝一年多的相處,在平日的言語談吐中,已然知道這位純真聖潔的小姑娘,一顆幼稚的心,也在深深的愛著劍虹,她純潔無邪!她天真幼稚!再加上自己和她一年相處,情逾姊妹,又怎能忍心奪情劫愛去佔有她所愛的人……。

  煩惶思維,飄搖不定,像一隻黑色飛蝶,在她心靈的天地間飛翔,使她煩苦!幽怨!

  她在想,如果藍劍虹果真身墜千丈地穴死去,也就好了,那麼人間就會只有兩個薄命女,相依為命,終有一天會替他報雪親仇,使他含笑泉下。

  萬一他死不了,且他與易蘭芝終結蓮理,那我邱冰茹心靈的缺憾,又將何以彌補……。

  她默默無聲,靜悄悄的想著,含淚雙目,射出兩道幽怨之光,從手中握著的兩片蠟殼,移到石桌上高燒的紅燭上熊熊火光……

  就在此時,忽聞洞中一聲輕嘆!邱冰如似從夢中,被這聲輕嘆驚醒,駭然向床上一望,見易蘭芝一張嬌秀的臉,慘白中已透出兩片微紅,像是朝霞,雙目微睜,慘然的望著自己。

  原來,那萬應寶丹,稀世靈丸,果然靈效無比,易蘭芝自服過靈丹之後,就這麼不過盞茶工夫,痛苦似已消除不少,人不但有了起色,且從昏死中甦醒過來,恢復了正常神智。

  再說邱冰茹見易蘭芝人已從昏死中甦醒過來,心中自是異常興奮,一掃適才憂思疑慮,滿面笑容,說道:「芝妹,你已無恙,只要靜靜的休養幾天,就會完全復原的。」

  易蘭芝嘴角蕩起一絲微笑,點點頭,然後說道:「茹姊姊,萍哥是失手傷我,你不能怪他,他現今人在哪裡?」

  邱冰茹聞言一怔,暗道:她不先謝我救命之恩,反為玉筆俏郎範青萍辯護,意思是怕我因懷恨而對他下以毒手,她實在是太稚氣,太善良了,楓林鎮樂賓客棧範青萍深夜對她欲圖非禮的一幕,她竟因事非自己親眼所見而不懷恨於人,如此純善的姑娘,確是世所罕見。

  想畢,忙笑道:「范青萍見你受傷,心有愧疚,故早已走了,芝妹,你放心吧!好了你姊姊不會傷他,傷未痊癒,你不宜多說話,快點睡吧!」

  易蘭芝目露感激之光,望著冰茹點點頭,笑道:「茹姊姊,你對我太好了,我將來一定要重重謝你,如果我虹哥哥尚在人間的話,他也不知該會如何的感激你啊……」

  邱冰茹聽她以極其親熱的口吻,提到藍劍虹,不禁心頭一震,但隨即又平靜了下來,笑道:「吉人自有天相,令師兄定會無恙出險的,你快睡吧!」

  易蘭芝又微笑著點頭,然後才閉上雙目,安然入睡。

  過了約頓飯工夫,邱冰茹見易蘭芝已經入夢,自己才一聲輕嘆,和衣倒在蘭芝身側,伴著她沉沉睡去,靜寂的石洞中,只有石桌上的紅燭,然著熊熊火光,照得滿洞通明。

  邱冰茹伴著易蘭芝在這石洞之中,又住了一段時間,蘭芝姑娘的傷勢,自服過萬應寶丹之後,加以在邱冰茹的悉心愛護之下,業已痊癒,身體不但完全復原,且比以前出落得更為嬌嫩秀麗。

  韶光似水,星月如流,這時已是深春季節。

  這天,易蘭芝與邱冰茹同在石洞中,習練劍術,邱冰茹突覺有些口渴,忙一沉腕收劍,對易蘭芝笑道:「芝妹,我有點口喝,到洞外去喝些泉水,你獨個兒好好的在這時練習吧!」

  易蘭芝也忙收劍光,捧劍一禮,做了一個頑皮的鬼臉道:「請!」

  邱冰茹見她如此頑皮,格格一笑,道:「我看你呀,將來六十歲還不會上大運呢?」

  易蘭芝聽她這樣一說,嬌笑著滑步上前,正想要抓她,但邱冰茹身法奇快,隨著響起一陣銀鈴似的笑聲,飄身出了石洞之外。

  蘭芝見抓不到茹姊姊,也就只好回到內室,去悉心練劍去了。

  邱冰茹出了石洞,仰望藍天白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看洞外景物,經春陽照耀,愈發顯得秀麗,碧草如茵,奇花燦爛,柔風拂面,泉崖處水聲潺潺,洞壁之上,古松含翠,巨枝伸空,蘿帶飄垂,點綴得這天然古洞之口,更加清幽奇秀。

  邱泳茹只顧欣賞這大自然的幽奇景色,幾乎連口渴的事也忘了,要不是那不絕於耳的潺潺泉水之聲,激起了她的渴欲,她真不知會要呆在那兒多久。

  邱冰茹緩緩移步,走近泉崖,伸出一雙白玉似的雙手,捧了兩捧泉水,喝入肚中,然後在脅下扯出絹帕,在嘴唇上按了一按。

  一轉身,猛見一位神俊驚人的少年,身著青緞緊身勁裝,背上背著一個包袱,一紮紅絲劍穗,露在包袱之外,迎風飄舞,那少年一見邱冰茹,似已驚愕得瞠目結舌,說不出什麼話來!

  邱冰茹則更是芳心忐忑,兩個人四目相對,各露驚喜異光,望了半響!

  冰茹才高興得秀目熱淚盈眶,叫了一聲,「虹弟弟,是你!」

  語畢,就想縱身向藍劍虹撲去抱著他痛哭一頓,但轉念一想,石洞中尚有終日思念他的易蘭芝在,萬一被她撞著,豈不要刺傷她一顆稚弱的心!

  想至此,隨壓制住衝動的情感,大眼珠在長睫毛中轉了兩轉,跟著落下幾顆淚水,道:「虹弟弟,聽說你墜身千丈地穴,真把我和你的師妹急死啦!」

  藍劍虹一聽「師妹」二字,面上驟然變色,道:「是不是蘭芝?她人在哪裡?」

  邱冰茹見他這急切神情,知道對易蘭芝也深懷愛意,不禁心鼻一酸,又落下幾顆熱淚,向石洞中一指,悽聲道:「正是易蘭芝,她現今正在石洞中練習劍法,你快去見……」

  「他」字尚未出口,藍劍虹已轉身拔步,向石洞中狂奔而去。

  但跑出未及十步,忽聽邱冰茹發出一聲憂淒長嘆!這聲嘆息中,似含有無窮幽怨!淒傷!

  藍劍虹心靈驚的一震,趕緊停住身子,回頭一望,只見邱冰茹疾縱狂躍,人已離泉崖五丈開外,向峰壁右側急奔而去。

  藍劍虹見此情形,也就好把想急見蘭芝的心,暫時按下,去追冰茹。

  他一面追一面大聲叫道:「冰茹姊姊,冰茹姊姊,你往哪裡去呀?」

  也不知是他這兩聲姊姊叫得有力量?還是邱冰茹言猶未盡,果然停住了腳步,轉身望著劍虹。

  藍劍虹一連幾個急躍,才到邱冰茹跟前,見她滿面淒婉,一雙清澈如水的大眼睛中,淚光閃閃,谷風拂起她鬢邊秀髮,更顯得她悽容楚楚!

  劍虹呆呆的望了冰茹一陣,見她神色如此痛苦,心中已明白了一半,俊目中也不自禁的落下幾顆淚珠,道:「冰茹姊姊,兩年前救命深恩,我藍劍虹無時不在心中,何以剛一見面,你就要離去。」

  說這幾句話的聲音,特別淒婉冗長,邱冰茹聽了就感如一隻利劍透心刺過,但粉面上卻泛起兩朵羞霞,嬌軀微抖,淚若落珠,深注了劍虹半響,悽聲說道:「我與蘭芝相處一年,情同姊妹,但由於她愛你太深,我不願刺傷她一顆嬌稚天真,純潔善良的心,所以我要離去,一切經過中詳情你去問她,她會詳細的告訴你,不過,她就是身陷危境時,仍是時時以你為念,所以今後你要好好的待她,我心願已足!」

  語畢,猛一轉身,又往前面跑去。

  藍劍虹忙道:「請姊姊稍留片刻,小弟尚有話說……」

  邱冰茹果然又停住身子,但未轉身,只是以背對著劍虹,淒低說道:「萬千情愁,皆因我一時錯誤,勒馬懸崖,當無後患,你又何苦……」

  突然石洞口處,傳出兩聲「茹姊姊,茹姊姊,你上哪裡去了呀!」

  邱冰茹心頭一酸,淚水又如斷線珍珠,簌簌落下,急道:「她來了,快回去吧!你們師兄妹一別兩年,正應該好好的談談。」

  藍劍虹聽剛才那兩聲叫喊,也已聽出確是易蘭芝的聲音,但一聽到邱冰茹所說的話,心頭已如萬箭射中,不自禁的真情激動,伸手一把抓住冰茹的勁衫下擺,熱淚如雨的說道:「我不能讓茹姊姊離去!」

  邱冰茹被他這一拉,更是全身顫抖,正在不知所措之際,忽又聽到易蘭芝似帶哭泣的大聲叫道:「茹姊姊,你到哪裡去了呀!難道你忍心把我丟在這裡走了嗎?那叫我一個人怎麼辦呢?」聲音似比第一次叫聲近了許多。

  一聲哭喊聲,有如一把利刃,在零割著邱冰茹的一顆心,不但淚若泉湧,心上鮮血也似在直往下滴……過了片刻,她陡的一咬牙,大聲答道:「芝妹,姊姊在這裡,你快來呀!」

  語畢,一扭嬌軀,掙脫了藍劍虹抓衣之手,狂縱猛躍往前奔去。

  藍劍虹再想去追趕時,易蘭芝答道:「姐姐我來啦!」的聲音已近。

  他猛一轉身,果見易蘭芝穿一身白緞勁裝,狂奔如飛而來……。

  藍劍虹癡呆的望著奔來的易蘭芝,心中不知是悲是喜!

  易蘭芝直到劍虹跟前相距不過丈許,才看清前面卓立的,並不是邱冰茹,而是和自己分別了兩年多,生死不明而自己卻天天在思念的師兄藍劍虹!

  她心頭突然一震,意外重逢以為自己是在做夢,趕忙停住步子,呆呆的凝神注視著劍虹,半晌,才抖唇說道:「是虹哥哥嗎?」

  藍劍虹點點頭,道:「正是,芝妹!兩年不見,你好呀?」

  易蘭芝這才肯定站在自己身前的果然是虹哥哥,心中陡的一陣高興,秀目中一眶新淚,如泉湧出,淹著頰上殘珠,叫了一聲,「虹哥哥!」縱身一躍,直往藍劍虹懷中撲去。

  藍劍虹迎上兩步,健臂一張,接住她飛來嬌軀,緊擁中,悽低的喚了一聲:「芝妹!」淚如雨落,顆顆滴在易蘭芝秀肩之上。

  師兄妹二人,就在這幽谷峰腳的嵯峨怪石之上,抱頭痛哭了一陣,足足有一盞熱茶工夫,藍劍虹才鬆開易蘭芝,見她悽楚楚,滿面淚痕,忙從自己勁裝袋中,取出一塊白綾手帕,先替她拭擦了一陣淚水,而後才在自己雙目按去眼淚,正想說話,尚未來得及開口。

  易蘭芝已搶著說道:「虹哥哥,我以為今生見不到你了!」語畢,秀目又現淚光。

  藍劍虹一聲苦笑道:「遭遇實在太危險,不過,身墜千丈地穴,不但沒有粉身碎骨,反而因禍得福,這倒的確出乎我意料之外。」

  易蘭芝一怔,道:「因禍得福?」

  藍劍虹笑著點點頭道:「說來話長,這待我以後慢慢告訴你。」

  話至此稍頓,忽的伸出雙手,搭在易蘭芝兩隻秀肩上,輕輕的搖了一搖,繼道:「我們今天重逢,你心裡高興嗎?」

  易蘭芝秀面盪起愉快笑容,答道:「我太高興了!……不過,若是你真的死在五台山古墓地穴中,我早就對茹姐姐說過……」

  話說到這兒,突然嚥住,星目流波,望著劍虹,面上也顯出無限羞態。

  藍劍虹真不知道她向邱冰茹說了些什麼,急急追問道:「芝妹,你對冰茹姊姊說了些什麼?」

  易蘭芝羞得一低頭,道:「我常常對冰茹姊姊說,如果虹哥哥真遭不測,我也不能活了,決心不顧生死闖入崆峒山紫霞宮,替你報了殺父之仇以後,再飲刃自斃,到九泉之下去找你。」

  稍頓又道:「虹哥哥,冰茹姊姊真好,我是這樣做,她不但沒有阻止我,而且還答應助我替你復仇,然後一同和我橫劍死去!」

  這一席話,已說明了這兩個癡情的女子,是何等的深愛著自己,只聽得藍劍虹一顆心,片片粉碎,雙臂一緊,又緊緊的抱住易蘭芝一個玲瓏嬌軀,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熱淚如泉,滴在蘭芝秀肩上。

  易蘭芝半晌沒聽到劍虹的聲音,問道:「虹哥哥,你在想什麼?」

  藍劍虹強忍淒傷,答道:「我在想,你和冰茹姐姐待我太好了!」

  易蘭芝突然掙脫藍劍虹的緊擁,星目射出疑惑之光,道:「冰茹姐姐呢?」

  藍劍虹聽得心頭一震,跟著俊目四顧一掃,淒低道:「她已經走了!」

  這五個字,有如晴天霹靂,易蘭芝頓時臉上變色,眼睛中含蘊著一片淚光,深注著虹哥哥,急道:「她為什麼要走?到哪裡去了?我一定要把她找回來。她……她待我太好啦……」隨著落話之聲,起了傷心不止的輕泣。

  藍劍虹被她這一頓淒哭,也沒有了主意,半響,才強忍傷心,笑道:「茹姐姐說,我已經尋到了你,他的責任算是完了,因她尚有要事纏身,不克在此久留,故她……她走了!……」

  一個天性誠實的人,不要說他根本就不會撒謊,就是勉強要他撒謊,說出來也不自然,且全是漏洞,令人不會相信。

  是以,藍劍虹這篇謊言,不但不能藉以安慰易蘭芝,反而使其哭得更為淒切,她跺著腳,雙手握拳,在藍劍虹胸前粉拳如雨的擂著,並哭叫道:「你要還我茹姐姐……你要還我茹姐姐……」

  驀的,易蘭芝兩支秀肩,被一雙巨掌按著一陣搖晃,耳邊也同時響起藍劍虹驚訝的聲音,說道:「芝妹妹,你看那不是茹姐姐麼?」

  易蘭芝聞言,猛一抬頭,循著藍劍虹手指處望去,果見幽谷北面峰腰間嬌立著邱冰茹,似在凝神的注視著這雙情愛深深的師兄妹。

  此時,易蘭芝大眼睛中淚珠兒,雖然還在一顆接一顆的由腮上滾了下來,但嘴角卻浮現出盈盈笑意,凝望了對峰的邱冰茹片刻,然後陡的一伸手,抓住藍劍虹的右手腕,說聲:「走!」師兄妹二人,雙雙如飛般,逕往北面山峰腰奔去!

  孰料,他們剛到北面峰腳,邱冰茹嬌軀倏然一晃,但見人若疾箭,向峰頂飛去,眨眼之間,已越過峰尖,去的沒有了蹤影。

  易蘭芝又是一陣傷心,淚若泉湧,投入劍虹懷中,幽然說道:「虹哥哥,為什麼你一來,茹姐姐棄下我而去呢?我真想不到她是為了什麼?這樣太使我傷心了!」話畢,又是悽聲輕泣。

  幾句話在不知內情的人聽來,似平淡無奇,但聽在藍劍虹的耳裡,卻有如萬箭穿心,陡的一張雙臂,將蘭芝一個玲瓏嬌軀,又緊緊的抱在自己懷裡,說不出一句話來,熱淚如泉,滴落在玉人的秀髮上。

  就這樣過了足足一杯茶的時間,藍小俠才淒低的抖著嘴唇說道:「這也許是天意,非我們的力量所能挽回,好在她終年江湖,總有一天,我們會在江湖中碰到她,芝妹,你可知道,重逢的心情,該是多麼的興奮啊!」說著話,輕輕推開蘭芝,左手輕托她的秀顎,右手在衣袋中取出手帕,替她擦乾麵上淚水。

  然後指著西面峰腳的石洞,道:「我們先回到石洞中去,你將在雲龍山一場混戰中,我們失散後的詳細情形告訴我,我再把墜身地穴的奇遇講給你聽,而後我們再計議前程,離開這裡。」

  易蘭芝秀目含著未乾殘淚,望著藍劍虹點了點頭跟著一盪苦笑,拉著劍虹左手,往西面峰腳石洞走去。

  約一盞熱茶工夫,已到洞口,藍劍虹俊目流波掃了洞口四周一眼,但見地上短草如茵,奇花燦爛,長草從洞的上面披生而下,像似垂簾,剛好遮住洞口,古松青翠,巨枝伸空,飄垂藤帶,迎風輕飛,夕陽染紅西天,將這洞口抹上一層紫色,水聲潺潺,柔風拂面,把這大自然的幽谷古洞,點綴得愈發清幽奇秀。

  藍劍虹正想讚美這古洞之外的奇麗景色一番,但易蘭芝已經在古洞中嬌聲喚著:「虹哥哥,快進來呀?我已點燃了桌上紅燭。」

  藍劍虹答應了一聲!隨著右手一撩遮住洞口的長草,進入石洞。

  易蘭芝一拉劍虹右臂,走進石洞裡屋,小心細看石室,約有兩丈見方,裡面打掃得十分乾淨,左面石壁下一張長方形石桌,上面除高燒兒臂粗細的紅燭之外,還放了許多日用之物及炊食器具。

  右邊一張石床,床上鋪著一層厚厚柔軟的茅草,茅草上被褥整齊,想是蘭芝和冰茹的鋪位了。

  靠床位西頭,有一塊似用人工移置的大青石,上面擺滿了野果獸肉之類的東西。

  易蘭芝請藍劍虹坐在床上,自己也隨之伴著坐下,順手在青石上端過來一碗潔白濃凝的山羊乳,雙手送給劍虹,笑道:「虹哥哥,想必你肚子已經很餓了,快把這碗鮮羊乳喝下去吧!」

  藍劍虹不但早就飢腸轆轆了,而且口喝已極,只因為突遇蘭芝、冰茹,再加上冰茹又含恨離去,自己經過一陣悲喜交集之後,竟把飢渴之事全給忘了,此刻蘭芝一提,這才立刻感到飢渴難耐,接過碗來一口氣把一大碗新鮮羊乳,喝得千乾淨淨。

  易蘭芝看到劍虹喝的甚是香甜,禁不住秀目圓睜,嘴角含笑的望著劍虹,從眼神裡,流露出無限溫柔,無限的情意!然後接過他手中的空碗笑道:「耽會兒,我煮野鹿肉給你吃。」

  藍劍虹笑著點了點頭,道:「謝謝你!」

  稍頓,又道:「芝妹,你和冰茹姐姐在這石洞中住有多久了?」

  易蘭芝一雙漆黑眼珠,在長睫毛中滴溜溜的轉了幾轉,然後仰起秀面望了一會洞頂,似在回憶,一低頭笑道:「山中無甲子,住了大概有一年了吧!」

  藍劍虹道:「那你們又怎會找到這石洞裡來住的呢?」

  易蘭芝聞言一怔,面上略現淒傷神色,一聲輕嘆道:「唉!說來話長啊!」

  於是,她從兩年前,在雲龍山突遇崆峒派偷襲五龍幫,一場混戰說起,在亂戰中,不但與虹哥失散。後來連黑湖山怪張嘯天也不知去向。

  自己幸遇玉筆俏郎範青萍,不顧身中數箭,生命旦夕之危,捨命相救,皖北範家莊一年居住,玉筆俏郎箭傷痊癒,他對自己愛護之深已是無微不至,但自己卻一心惦念著虹哥哥,故吵著硬要範青萍用烏龍捲風靈駒,伴送自己來五台山天龍峰大佛寺,誰知來到大佛寺,卻聽到虹哥哥身遭不測,墜入千丈地穴中了……。

  易蘭芝說到這裡,面上余悲猶存,秀目落下淚珠,凝神的望著藍劍虹。

  藍劍虹微微一笑道:「芝妹,你的虹哥哥現在不是安然的坐在你身旁了嗎?快別孩子氣啦?以後又怎樣?說下去吧!」

  話畢,又在自己懷中取出手帕,替蘭芝揩了一番淚水,易姑娘這才一盪甜笑,繼續把自己如何決心要冒撞紫霞宮替虹哥哥報雪親仇,范青萍並允助一臂之力,於是,二人靈駒雙騎,欲赴崆峒,哪料在楓林鎮樂賓客棧住店時,范青萍突起淫念,半夜逼門,欲圖非禮,幸蒙醉僧周師伯暗中相救,用三陰透肌掌,擊傷範青萍,得保青白之身。

  范青萍負傷逃走之後,正感自己孤苦無依,突遇冰茹姐姐。

  茹姐姐向我說明她是受了虹哥哥重託,要她尋找小妹,是以,她一遇到我之後,再也不讓我離開她半步,但當我告訴她,虹哥哥在大佛寺後峰坡密林古墓中,墜身千丈地穴時,她已是哭得死去活來。

  後來,我與茹姐姐二人決定,先赴紫霞宮,找了黑海雙怪錢氏兄弟,及赤精妖道等幾個魑魅魁首,替虹哥哥報了殺父大仇之後,雙雙橫劍自絕。

  但為了紫霞宮的一班妖道,個個武功高強,恐非敵人對手,自己必須要精求武功進境一番,才能對敵,完成心願,加以茹姐姐,總認為吉人自有天相,虹哥哥決不會就此墜穴死去,所以,我們在這幽谷之中,找到奇特石洞,一面潛心習練自己的武功劍術,力求精進,一方面也是在等待虹哥哥。

  哪知兩三個月前的一個月黑風高之夜,冰茹姐姐正在洞外練習劍術,突然來了玉筆俏郎範青萍他一定要把我帶走,茹姐姐卻堅拒不肯。

  因此,倆個人動起手來,範青萍武藝高強,似與茹姐姐銖兩悉稱,功力相若,雖然戰來特別驚人,但數十個回合下來,勝負難分。

  就在他兩個戰到極其兇險之際,我想,兩個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願其中的任何一人在我面前受傷或死去,所以,我甘冒奇危,躍入她們戰圈,想盡力婉勸他們罷手。

  誰知,范青萍一時失手,刺中我的「玄機穴」上,我當時昏死地下。

  茹姐姐為了要立即救我性命,也就只好放過範青萍,他去之後,茹姐姐將我抱回洞中,以她恩師相贈的武林奇寶萬應寶丹給我服下,又敷上一些藥粉,我的傷勢才漸漸痊癒,身體也復了原。

  我們本來打算再在這幽谷石洞中,住一個月,即要雙赴崆峒山替虹哥哥報仇,做夢也沒有想到,今天虹哥哥你會到這幽谷中來,尋找我們,但遺憾的是,虹哥哥你來了,茹姊姊卻又走了!

  易蘭芝一口氣將這經過中情形,詳詳細細的告訴了藍劍虹,只聽得藍小俠劍眉深鎖,似有無限感慨!過了半響,才緩緩平復,一聲輕嘆道:「為了我的事情,害芝妹妹你,和冰茹姊姊吃不少的苦,心裡真過意不去,我真不知道將來要如何感激二位才好?」

  易蘭芝忙道:「虹哥哥,你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呢?要沒有你,我和茹姊姊兩個人,都活不成了……」語畢,微微淺笑不止。

  天真無邪的易蘭芝,她不但不知道邱冰茹為什麼沒有了藍劍虹,會厭世自絕,就是連她自己。何以會追隨劍虹於地下,都弄不清楚,這究竟是一種什麼力量,她實在是太純真,太幼稚了!

  這就不得不使藍小俠替這位純真幼稚的師妹,有些憐憫,當心,情不自禁的目露憐愛之光,盯了蘭芝的秀臉一陣,然後一垂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久久說不出一句話來!

  易蘭芝雖覺得虹哥哥的神情有異,但她哪裡會想到這些,她以為自己說錯了話,劍虹在生她的氣,急道:「虹哥哥,你生氣啦?是小妹說錯了話麼?」語畢,秀目中竟現淚光。

  藍劍虹心頭一震,忙道:「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呢?何況你根本就沒有說錯什麼話呀!我只是在想,你為我吃的苦太多了。」

  說著話無限憐惜的在自己衣袋中,掏出絹帕,替她擦去臉上的淚水,然後雙手握著易蘭芝一雙柔軟無骨般的玉手,又道:「芝妹,我永遠不會生你的氣,以後千萬不許胡猜,知道嗎?」

  易蘭芝滿面笑容的點點頭,道:「只要虹哥哥不生氣,我就高興了。」話完笑意正濃,竟笑得一張美若嬌花的秀面上,浮頰羞紅。

  藍劍虹看她笑得粉面上透出兩頰羞紅,愈覺得她嬌豔奪目,惹人憐愛,不覺緩緩伸右手,輕輕的拂著她鬢邊散發,動作十分溫存。

  易蘭芝慢慢的微合雙目,朱唇間含笑如花,似乎這兩年來所受的委屈,就在藍劍虹這略示溫存的剎那間,完全消失,在盡情享受著愛的柔撫!愛的賜予,久久沒有睜開眼睛。

  藍劍虹見易蘭芝笑得秀面梨窩深陷,雙目低垂,芳心中似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樂,不覺暗自一聲嘆息,想道:「我不過略示呵護溫存,她競如同身登仙境,有些飄飄然,把兩年受的委曲,似全都忘懷,她對我如此情深,我辜負了她,不但對不起她自己,更何有顏見我恩師,今後應對她悉心照顧才是。」

  想到這裡,腦際突然閃過幾個影子,邱冰茹不惜跋涉萬里,幫自己找尋蘭芝,在這古洞中陪伴她一年多,並言明我果真粉身地穴,她將要和蘭芝同赴崆峒,替我報了殺父深仇之後,雙雙飲劍自絕。

  崆峒敵派中的紫飛燕沈靜蓉,數年前在米靈鎮興隆客棧,若不是她替我解圍,以當時自己的武功,能否敵得過毒杖君翁魏泰誠,和冀北清風店的清風三老中的老二穿雲燕子邱天澤和老三草上飛蛇邱天錦,實難預料,當時雖然還有郭昭民叔叔,黑湖山怪張嘯天在側,但母親身中釘傷未好,張嘯天又身負重傷,何況魏泰誠等這幾個老魔頭,都是武功極高的武林奇人,那晚若沒有沈靜蓉,哪裡還會有今日的自己。

  還有那採金谷白雲庵冰面師叔的女弟子妙空,在力誅妖蛇時,她對我的太過露於顏色至遭她師父軟禁三天,我臨走時,偷偷的命妙性送我乾糧,給我在來大佛寺的一段路程中裹腹。

  這些人和事,都非無因而起,想著,想著,頓感情愁滿懷,無法自遣,不覺呆在那裡目不轉珠,言不出口,有了一段很長的時間。

  易蘭芝張開微閉雙目,看到劍虹那種發呆的樣子,心中驚奇不止,忙道:「虹……你在想什麼?」

  這話聲,似將藍劍虹從夢中驚醒,趕緊一抬頭,笑道:「沒有想什麼。」

  易蘭芝聽他說,沒有在想什麼?似放了許多心,一蕩興奮的淺笑道:「那麼虹哥哥,快將你跌入地穴後的經過情形講出來給我聽聽,你說因禍得福,莫非你在那古墓千丈地穴中,得了什麼寶物不成?」

  藍劍虹聞言,精神鬥然一振,笑道:「芝妹,你果真是有絕頂的聰明,我的確在地穴中得了幾件,當今武林中絕無僅有的寶物,讓我將經過的詳細情形,慢慢的來告訴你吧:」

  語畢,移了移自己身子,與易蘭芝靠得更近些,雙手握著她兩支柔軟玉掌,俊面上顯出得意笑容,星目盯住易蘭芝,說出了以下的一段經過……

  原來一年多以前,藍劍虹因追黑虎,在大佛寺後峰坡密林中,誤觸古墓機關,自己被墓樓中飛出來的金龍鏢擊傷。

  天童禪師鄭嘉榮認識這奇毒金龍鏢,為一代怪俠金龍二郎木飛雲所有,故由醉僧周天時替藍劍虹療癒鏢傷之後,幾個人即往峰後古墓去察看,言傳金龍二郎於十年前已經死去,何以他的金龍鏢,會在五台山天龍峰的大佛寺峰後出現。

  幾個人到了古墓石樓,醉僧智觸墓中機關,又飛出了兩枚金龍鏢,知道沒有了危險,才魚貫走入石樓,誰知眾人正在勘察石樓有無異隱之際,藍劍虹一腳觸及供桌邊石板機關,石板開處他墜身地穴。

  地穴深不測底,不但一團漆黑,且有縷縷陰寒冷風股上,又加以劍虹跌下之後,石板隨即歸回原位,再想弄開已不可能,天童等人見挽救無望,只好各人懷著極悲痛的心情回到大佛寺。

  再說藍劍虹墜入千丈地穴,人雖未完全昏死過去,但身如垂石,在漆黑的空間,直往下墜,且陰寒之氣,侵肌透骨,已經是嚇得魂魄俱散,萬念皆空,流著眼淚,暗道:想不到我藍劍虹大仇未報,劫難未平,今天竟粉身這無底地穴,長眠穴中了!

  正想之間,眼前突然一亮,現出天光,他心頭一震,舉目望去,身下竟是一條深逾千丈,目不見底的奇險絕壑!

  藍劍虹的武功經悟玄子、天童禪師、醉僧三位風塵奇人的造就,已屬上乘,但從這千丈穴空,疾墜絕壑,雖有再妙的身法,也自無從施展!

  藍劍虹此時的心情,委實難過到了極點,自己原本是來大佛寺祈求天童師叔,待自己來日報雪親仇,仗寶刃盡殲紫霞宮群魔時,助自己一臂之力,得以光耀天下,名垂武林。

  哪知天童師叔竟因不願涉及江湖恩怨,拒己所求,願將絕學「風雷劍法」授與自己,以備來日施為,大佛寺一年居住,蒙天童師叔及醉僧師伯悉心教誨,確已速成了不少絕世武功。

  誰又能想到,居然今天會逢此大變,古墓石樓,粗心失足,一墜千丈,通過一段暗無天日的穴井,如今雖見天光,但身下卻仍是無底奇險絕壑。

  這一落下,分明是有死無生,自己的性命倒看得頗淡,但父仇未復,母親生育之恩未報,武林中劫難更是難平,自己竟先行葬送在這絕壑之內,斷了藍氏香菸,骨肉成泥,未免有些遺憾難眠!

  就在這片刻痛思之間,目睹壑底,業已如飛迎上,相距那些看來足以令人洞穿胸腹,碎骨粉身的嶙峋嵯峨尖銳怪石,不過三四十丈高下之際,劍虹突萌求生之念!……

  心中晴想:自古道生死有命,我就不信,能在數次遭遇強敵的手下逃生,今日卻會送命在這絕壑之內,想至此,乃即屏百念,力覓生機。

  人在半空中,盡展週天時所授,蓋世輕功絕學,人在離地面尚有廿餘丈時,硬將全身真氣,納入丹田,然後再盡力往上一提,想使自己下墜的身子,能在空中停留剎那則可減輕疾墜力量,就算跌在尖銳怪石之上,也許不至粉身碎骨!

  哪知就在他輕功絕技,施出之後,收效並無大益,危機瞬息,千鈞一髮之際!

  藍劍虹目光瞬處,看見壑中有一團白影,往上飛來,迎著劍虹直掠而上。

  這樣一來,情勢自然有了轉變,小俠俊目凝神一望白影,迎飛而上的竟是一隻全身白羽巨鳥,形態稀奇,似鶴非鶴。

  心想:雖然它可挽救自己於萬一,但仍不免把自己生命,當著孤注一擲,就在那白鳥近身剎那,拼竭全力,硬在空中施了一式「翠雀穿雲」,身軀飄移兩尺,接近巨鳥,雙臂一張,向那白色巨鳥抱去。

  大鳥本在昂道展翼,刺空直上,雖然看到有人墜落,但它萬萬沒想到,對方在危急萬分之時,竟會橫飄兩尺,抱住自己,以求急救,自是閃避不及,一把被藍劍虹抱個正著。

  那白鳥雖然體形頗大,但究非武林中奇人所飼養的異鳥靈禽,神力驚人,加以藍小俠求生心切,匆忙之下,抱的地方未免錯誤,竟把白色大鳥的左冀緊緊束住,大鳥獨翼無法飛騰,身體失去平衡,再加上小俠墜落之勢極重,全身重量壓在一隻普通巨鳥之上,大鳥自是難以負荷,一聲慘鳴,連人帶鳥,疾若隕星飛墜一般,直往壑底落去!

  待藍劍虹覺得展眼便及壑底,即將粉身碎骨的一剎那,驀起「蓬然一聲」巨響,藍劍虹暈死就地。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等悠悠自行醒轉時,發現自己身睡大鳥背上,雙手仍是緊抱白鳥左翼,可憐無辜大鳥則被壑底嶙峋嵯峨的尖銳怪石,沿腹穿胸,濺血遍地,死於非命了……

  藍劍虹俊目蘊淚,滿懷歉疚的鬆開雙手,躍下鳥背。呆呆的望了陳屍壑底的巨鳥出了一會兒神,然後自言自語道:「救命之恩,永生難忘,我一定設法將汝屍首深埋地下,免遭凶獸嚼食。」

  說完話,突然又想到適才驚心動魄的所遭所遇,不覺冷汗沁身,全身微抖,過了半響,才又自道:「人生在世,生死之數,冥冥中真是自有天定啊!」

  藍劍虹在壑底,費了足足有半天的時間,才用隨身攜帶的短刃在無石之處,挖了一個大穴,將死鳥拖入坑中,再用泥土蓋上。

  藍小俠埋好白鳥之後,俊目流波四顧,在壑中詳細的打量了一陣。

  只見壑底佔地不過卅丈寬大,仰首雖然可見藍天白雲,但四方峭壁陡立,高若數百丈形同一個大天井,慢說是無路可達壁頂,就是足資援引落腳的藤蔓草木之屬,均不多見,且石壁之上,全是一些又肥又厚的奇滑蘚苔,翠滴奪目,不由得有些瞿然心驚!

  暗道:那古墓地穴,竟能通到這壑底之中,金龍二郎木飛雲老前輩,的確是位善工心計的奇人,果能在這壑底之中,探出他的生死究竟,不但可在武林中掀穿他的生死之迷,自己要想離開這千丈奇壑,重履江湖,恐也再無什麼希望了!

  想畢,不禁陡然起了一陣傷感,俊目中滴下兩顆淚水。

  忽然一陣展翼破空之聲,掠過劍虹頭頂,他趕忙昂首一望,只見又是一隻白羽大鳥,形狀和剛才為自己送命壑底的巨鳥一模一樣,由東至西面陡壁間如隕星之瀉,疾飛而去!

  藍劍虹俊目凝神隨著白鳥去處追視,眨眼之間,見白鳥已隱沒在西峰陡壁腳處的一匹瀑布之後,再無動靜。

  劍虹心知那瀑布之後,必有洞穴,如非白鳥窩巢,即是金龍二郎木老前輩藏身之所,心念及此,哪裡還敢待慢,忙拔步縱身,逕往瀑布飛奔而去。

  到了瀑布跟前,才察覺到這毫無出路的死壑之中,西面峰壁景色頗佳,數十條細細清泉,自干百丈谷頂涓涓滴滴,漱石流下,但流到離地百來丈高之處,卻匯成一道不小瀑布,匹練遙空,自峰壁間曳白拖青,順壁疾飛而下,水花四濺,形成奇觀。

  藍劍虹認定這如簾瀑布之後,定有洞穴,乃半繞瀑布,騰身飛過一道七八尺寬的排水小溪,走的壁腳,順著壁腳,往水晶簾後走去。

  到了瀑布背後,雖覺瀑聲隆隆,水氣逼人,身上微生寒意,但瀑布內果如其料,離地面若三丈高處,有一個漆黑大洞。

  藍劍虹心頭狂喜,正要爬壁入洞,驀見飛瀑水光之外,一團影子一閃!

  小俠不禁大吃一驚,正待運功吐掌,對抗來敵,陡聞幾聲震翼撲空之聲,又是一支白色巨鳥,繞瀑布右側飛入壁上石洞。

  劍虹這才驚魂平靜,長長噓了一口氣,即展師門絕學玄門走壁輕功,遊壁而上。

  游爬到了石洞門口,藍劍虹忽然想起天童師叔說的金龍二郎,極為工於心計,此洞若果是他藏身之所,必與古墓石樓一樣,定有暗器射出。是以,入洞之時務必要格外小心才是。

  念頭既定,他即俊目凝神,往這石洞之中先行詳細打量一番。

  只見這洞中,除了外面的飛瀑水光反映,看得見當前的一段以外,轉折之處,便即暗影沉沉,難以辨物,飛入的兩隻白鳥,也不見其蹤跡,除此再無可疑異樣,雖然如此,藍小俠仍是異常小心的試步入洞。

  走若五六尺遠近,陡聞「嗖」的一聲!自洞中發出,跟著一點黃星,疾若電閃,向藍劍虹迎面射來,好在這一段路程有水光反映,洞中能夠辨物,加以藍小俠眼明手快,隨用手中短刃向黃星一點。

  但聞叮的一聲!一枚金龍鏢被擋落地下,劍虹拾起金龍鏢一看,已然證實,金龍二郎確實是藏身在此洞穴之中,更是大喜欲狂。

  不過,靈秀天賦的藍劍虹,隨又想道:金龍二郎木老前輩善於心計,既有第一隻金龍鏢出現,當然會有二隻三隻接連射出,以阻襲入洞找尋他的人,再入數尺,即如黑漆,伸手不見五指,萬一暗中飛出毒鏢,自是無法防範,何不揚燃火折,貼洞而入,以求安全。

  心念既決,趕忙將拾得的金龍鏢藏入懷中,隨在懷裡掏出火折,陡的晃燃,移步右側洞壁,藉火折暗光,緩緩而進。

  走若丈許,向右轉灣,又走了兩三丈,石洞忽又向左轉,藍劍虹隨著石洞的曲折,又走了若盞茶工夫,見前面盡頭處,現出一個內洞,愈往裡走,愈加小心,直至內洞之口,往洞裡一看,不由得駭然驚詫!

  原來內洞,竟是一間三丈見方,極其高廣的寶室,壁間燈內雖無存油,但燈下卻置著一個大油桶,藍劍虹暗忖道:桶內必有存油,何不入室先將存油灌入燈內,點燃油燈再作打算。

  想罷,乃跨入內洞,走近油桶邊,往桶中一望,雖存油不多,但足夠應用,遂將壁上油燈取下,上滿燈油,燃起燈火,再將油燈掛歸原位。

  然後藉油燈光亮,向石室中一打量。

  發現石室四壁,用利刃刻滿了人形圖案,且這些人的動作,似全在揮拳踢足,為人過招,但招式形態卻異常奇怪。

  藍劍虹不能立時體會,這些圖案的作用何在?也就不去多想它。

  忙移目室中,只見室內丹床藥灶,一應俱全,但最令人觸目驚心的,卻是丹床之上,端端正正的盤膝坐著一具骷髏白骨!膝骨前並擺著九枚金龍鏢,鏢尖向外,距金龍鏢若尺許,橫擺著一柄黃光耀眼,彎彎曲曲的寶劍,寶劍劍柄之下,壓著一張黃色紙條。

  藍劍虹見此情形自是已然大悟,這座瀑內秘洞,果然是金龍二郎木飛雲的潛修之所,則這堆白骨,及劍鏢等,不問可知,必然是木老前輩的遺蛻遺物無疑!

  想至此,心頭陡出一陣肅然,趕忙攝衣向丹床之上,金龍二郎的遺蛻,恭謹下拜!

  拜畢起身,喟然嘆道:「據說木老前輩超化了已有十年,而丹床之上,骷髏不敗,坐像猶存,足見老前輩已真正將內家神功,練到了骨化金剛的一流地步,難怪天童師叔不說他是十餘年前武林的一位世無其匹的江湖怪俠了!」

  語畢,伸手在劍柄之下,抽出黃色紙條,拿在手中一看。只見紙上寫著一行筆勁有如龍飛鳳舞的小字:「能入門者,即是有緣,金龍劍鏢,重寶秘笈,當傳與汝,但遇禍莫怨。」字的左下角,又有五個「床上有小盒」,更為細小的草字。

  藍劍虹將紙條納入懷中,隨蹲在地下,往丹床下一望,果見床下有四方鐵盒一隻,盒蓋之上,放著一個白色封套,套上寫著:「請啟閱此柬」四個大字。

  藍劍虹雙手將鐵盒從床下捧出,放在丹床之上,先將封套拆開,見裡面裝著一張紙籤,用中食二指,鉗白色紙籤,展簽閱讀道:「金龍二郎含恨九泉,永不瞑目,所遺盒中之物,贈與有緣,惟須先行埋葬我的骸骨,始得捧盒離去。」

  藍劍虹天性忠厚,忙自言自語道:「木老前輩,你就是不贈我劍鏢秘笈,我也要替你埋妥遺蛻,才能忍心離去。」

  說話間,已將鐵盒打開,但只見盒中有一張紙籤上寫著:「在我丹床前若三尺處挖坑埋我骸骨。」一行小字之外,並無他物。

  好在劍虹並非有所祈求,忙將鐵盒蓋好,隨手在丹床上拿起金龍寶劍,在手中一抖。

  但見寶劍黃光刺目,隨他一抖之勢,劍身微微顫抖,發出一陣龍吟之聲,再看時原來一柄彎彎曲曲的寶劍,現在變的筆直。

  藍小俠何等聰明,恍然大悟,知道這是一柄剛柔並可的蓋世奇刃,心裡不免一陣高興。

  隨蹲在地下,在鐵盒中紙條上所示的地方,揮劍挖坑。

  神劍鋒利無比,勢能裂金開玉,再加上土質本來就不太緊,何須片刻工夫,已挖了若有三尺來深,藍劍虹以為深淺已夠,正要再挖兩劍,即將金龍二郎木飛雲的遺骸埋下。

  哪知一劍挖下,陡聞叮的一聲,劍尖好似觸及了鐵般的硬物,不由得心頭一震。

  隨用雙手在坑中爬開一些鬆土,果見一塊大如手掌的銅牌,趕忙取出,將牌上的泥土擦去,見銅牌之上,刻著兩行小字,劍虹凝神細看,只見上面刻著的是:「君如真心誠意葬我遺骨,請在坑中再向下挖三尺,使我能深居地下,不受蟲蟻之害。」

  藍劍虹自然只是遵命行事,又揮寶刃,挖掘了若三尺多深,忽然劍尖又挖到了堅硬之物,且每劍挖下即發出叮叮之聲,劍虹情知又挖到什麼鐵東西,忙又用手爬出一些泥土,見坑中現出一個長若一尺,寬若五寸的鐵盒。

  劍虹心想,木老前輩,心機極為細巧,說不定這鐵盒之上,又刻有什麼字跡,何不去抹去蓋上泥土,看是否有所發現。

  心念既決,遂用雙手將鐵盒捧起,人也躍出坑外,隨將鐵盒蓋上的積土抹去。

  但他此料未著,盒蓋上並無字跡,不免有點暗自譏笑自己,有些自作聰明。

  就在此時,陡覺一縷寒風,從丹床之下吹出,藍劍虹不禁心頭一凜,看時,一張白色紙籤,隨寒風飄飛而出,小俠趕忙伸手一抄,抓住紙籤,展開一看。

  只見上面寫著:「君乃忠厚仁者,心無惡念,葬我骸骨我當酬以重寶秘笈,及藏珍地圖,大鐵盒兩頭,均有機括,只須雙手捧盒,同時用力一擠,鐵盒自開,但盒蓋彈開之際,盒中同時有毒箭射出,務須謹慎,盒中秘笈及藏珍圖,均非真物,塗有劇毒,切不可黏,以懲貪欲惡徒,真者在此盒之夾底中,三十隻毒箭射完,鐵盒挾底自開。」

  藍劍虹看完這張紙條,心頭不禁一凜,全身也隨著連連打了幾個寒噤,暗道:金龍二郎,不但工於心計,手段也確實過份毒辣了些!

  他雖然是這樣想,但心中對這位一代怪傑仍是存著萬分敬意。

  乃先將金龍寶劍及鐵盒放在丹床之下,然後又朝著金龍二郎的骸骨恭謹下拜,叩了三個頭,站起身子,開始將木飛雲的骸骨,緩緩往挖好的坑中移去,足足有一頓飯的時間,才將全部骨骸移入坑中,用挖掘之泥土緊緊蓋上。

  埋妥遣蛻之後又重新雙膝跪地,向金龍二郎藏身之地拜了三拜!

  經過一番挖坑移骨辛苦,藍劍虹微有疲乏,乃席地盤坐,閉目養了一會兒神,才睜星目,站起身子,來開那只大鐵盒。

  他捧過鐵盒,如示而行,一手端著鐵盒兩頭,但他為了避免盒蓋開處,毒箭射出,傷了自己,乃將鐵蓋一面,朝著洞壁。然後雙手緩運真勁,用力一擠,但聞拍的一聲避盒蓋果然彈開。

  盒蓋開後,跟著嗖嗖之聲,不絕於耳,卅隻奇毒疾箭,有如飛煌,蓬射而出。

  毒箭撞在洞壁之上,全被擋落地下,藍劍虹不敢用手去觸,乃用目細察。

  只見毒箭長不及五寸,通體亮晶,只有蛇頭形的箭尖處,略帶青色,知道這奇毒即餵在這箭尖之上,人若中箭,奇毒潛體而後攻心,只是必死無疑,想到這裡,又不免有些心寒毛豎!

  毒箭雖出,鐵盒之內,並未全然安全,尚有塗以劇毒的秘笈及藏珍圖在。

  藍劍虹乃倒翻鐵盒,將盒中塗有奇毒的假笈偽圖,倒在地下。

  忽然叮的一聲!鐵盒夾底已經鬆脫,現出一本薄薄的書譜,及一封書信遺言,除此之外,並無他物,藍劍虹心中登時有些犯疑,在想何以不見藏珍地圖。

  乃急展開遺書一看,只見上面寫著:

  「鐵盒夾底內,除有天下第一祕笈龍行劍譜(今改為金龍劍笈)之外,並無藏珍地圖,此非有心作弄於君,實因重寶價冠天下,如被仁厚君子獲得,自會有益人群社會,萬一為惡徒邪類拿去,其禍之大,當不堪設想,故餘對此事,極為謹慎小心,金龍劍雖為罕世寶刃,能裂金碎玉,削鐵如泥,且隱有無比神威,但比神劍更為貴重的乃是金龍劍鞘,此鞘我已藏在石洞之中,一極其險要之處,君雖仁厚過人,但要獲得此寶鞘,不但還要屏除心中雜念,且要勇冒奇險,君果能不慘死於獲取寶鞘的奇險之下,將我所有遺物攜去,潛心精究金龍劍法,不稍一二年後,君自可成為當今武林中,第一奇人。

  但人生百年,也免不了要乘化輪迴,所留示後人的,與餘一樣,只是白骨一堆,是以,人生在世,萬不能閒等流轉,令其彈指輕過,務必要為社會人群或後世,留下一些可歌可頌,永垂不朽的痕跡,才算不空負在六道輪迴之中,走了一趟。

  是以最後,餘盼君能遵我三點遺命:

  一、離此之後,即去冀西清風店,找尋名鶯鶯之人,替我贈以黃金壹百兩,以了我積年之心願,黃金已備在丹床之下。

  二、若獲得金龍劍鞘,當可尋得稀奇寶,得寶之後,務要行俠江湖,濟事救貧,以自身之超凡絕學,盡殲武林中兇魁惡首,誅惡助弱。

  三、無父母即無我身,父之仇不共戴天,自是必報,但若果他們做了有辱後代之事,為人子者,也不得懷恨於心,或有所輕視仍須事親至孝!」

  信的尾後寫著金龍二郎木飛雲手遺,一行小字。

  藍劍虹看完金龍二郎的遺書,不禁心驚魂懼,木然而立,雙目癡視遺書,舌結口呆,說不出一句話來!

  瀟湘書院圖檔,chzhjOCR,瀟湘書院獨家書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