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月夜挑燈處 忿言秘隱 暮靄煙鬟所 靈果奇童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太原府是山西省省會,地瀕汾水西岸。汾水,又名汾河,源出山西甯武縣西南管涔山,水向西南流,經靜樂縣,折東南經陽曲,環太原,再兩南流,經介休,靈石諸地,注入黃河。是以,太原府乃山西省內水陸交通要道,百貨幅輳,商務殷繁,人口稠密,熱鬧已極!在這繁華府城,鬧市中心的十字街口拐角處,矗立著一座紅磚牆,琉璃綠瓦,三層大廈的鏢局,在最下一層朱漆大門上,橫掛著一塊黑漆巨匾,匾上寫著「鴻運鏢局」四個斗大金字。力足墨飽,有如龍飛風舞,據說是出於當時巡撫大人陳耀宗的手筆。這鴻運鏢局在太原府說來,雖然雖有二十年歷史,算不得老字號,但卻有它與眾不同的地方!總鏢頭藍曉霞,是一位年已四十的女人,但由於她內功精堪,駐顏有術,所以看起來還不過只有卅左右的樣子。再加上她本來就麗質天生,風華絕代,是以,更顯得她年輕!美艷!藍曉霞年僅雙十就來太原創立鴻運鏢局,但他二十歲以前的身世來歷,太原府中除了她自己之外,再無第二人知曉?在創立鴻運鏢局二十年來,她仗著一柄青鋼長劍,和十二枚白蝶追命鋼鏢,闖遍了大江以北數省,二十年來末逢遇敵手。十二年前,她走鏢冀西,遇上一場仇殺,她路見不平,伸手管下這樁閒事,一舉殲滅了嶺南三霸,聲名更是大振,博得白蝶娘子的稱號。但她自己也就在那次力殺三霸的惡鬥中,身負重傷,回到鏢局休養了兩年,才得復元。那次她付出的代價雖大,但收穫亦足以慰她的平生。原來她力毀嶺南三霸時,救了一個人,這人在鴻運鏢局走鏢十多年,前幾年不說,後十來年中從未出個差錯,一半自然是靠白蝶娘子藍曉霞的威名,一半也是靠這個人的得力相助。這個人是鴻運鏢局的鏢頭姓郭名昭民,他與嶺南三霸結仇的原因,也是為了不忍看嶺南三霸在江湖中的為非作歹,將三霸中的矮腳虎王進教訓了一頓,三年後,王進邀約他的兩個盟兄,挾怨尋仇,在冀西正定一場惡鬥,郭昭民當時雖有飛刀聖手之稱,但好漢難敵三把手。郭昭民仗著自己高強武功,及七節虎尾鞭和十八把柳葉飛刀,力敵嶺南三霸半日,總以為自己即算不能勝過三霸,也不會喪命他們的手中。未料嶺南三霸,不但心狠手辣,且個個武功高強,郭昭民正在生命傾危之際,恰遇白蝶娘子走鏢由此經過,路見不平,拔劍相助,力誅三霸,救了郭昭民。飛刀聖手郭昭民,為了報答藍曉霞救命之恩,當即護送受重傷的藍曉霞回到鏢局醫傷,自己也就在鏢局替救命恩人走鏢。藍曉霞見郭昭民忠實能幹,又有一身絕世武功,傷癒後就將局務全部交給郭昭民處理。郭昭民今年已經四十有七,不但長得劍眉朗目,論武功也在上乘,本可自立門戶,創設鏢局,但江湖中講究的是恩怨二字,他為了報答藍曉霞救命之恩,甘心為鴻運鏢局出力賣命,不生異心,這樣一來鴻運鏢局也就成了他的第二故鄉。藍曉霞玉顏未退,獨守空房,郭昭民正在壯年,尤未有室,二人情誼又非一日,說起來本可結為一封佳偶,但郭昭民是老實人,總視藍曉霞為自己再生恩人,不敢心生非想,所以十二年來,兩人相敬如賓!這天正是臘月十五夜,大雪後的晴空,碧如深海,一輪凍月,高掛頂空,幾朵白雲。從月光旁悠然而過,消失在無涯天際!銀色月光,與地下積雪相映生輝,使人幻覺如身處廣寒深宮。好一個雪月宜人夜景,惜人們畏懼嚴寒,早已擁被酣眠。只有鴻運鏢局二樓靠街窗口內,吐出明亮燈光……原來總鏢頭藍曉霞和鏢頭飛刀聖手郭昭明,正在密議一件要事!藍曉霞滿面不安神色,望著坐在八仙桌對面的郭昭民道:「昭民,鴻運鏢局二十年的金字招牌,在這一趟生意中,可能會被人家摘下來!」郭昭民一臉焦急,掃了藍曉霞一眼,淒然一聲長嘆,道:「我若早知這是一筆辣手的生意,我就會勸總鏢頭你不要接下來……」

  飛刀聖手的話猶未說完,藍曉霞忙接道:「昭民,我們相處多年,你不該再叫我總鏢頭了!」話至此淺笑而住,隨之粉面不自覺地盪上一層紅霞。郭昭民微微點點頭,道:「曉霞,不過生意既已接下來了,我們也沒有什麼可懊悔的,但願上蒼保佑,能安然走完這趟鏢,為了報答十二年前救命之恩,我昭民就是露骨荒山,死而何恨!」話到這裡突頓,圓睜一對朗目,向靠街窗子上一掃,繼道:「不過我對這位客人,頗多犯疑之處,他的言談舉止,都不像是個生意人,尤其兩太陽穴高高凸起,分明是個內功精堪的武林人物,但他何以要將一盒小小的人參,當價值連城之寶。委託我們押送黔西,而且一開口就願出三萬兩銀子的高價佣金,這事情實在令人費解!」語畢,朗目神光炯炯望著藍曉霞。白蝶娘子朗聲一笑,聲音雖也嬌甜悅耳,但似隱含著無限幽怨!悲傷!一陣笑過,她驀的秀面一沉,如一抹冷霜,郭昭民驟然一涼,就在昭民驚魂未定之際,藍曉霞忽變得一臉悽惶,目蘊淚水,一聲嘆息,道:「昭民,二十年來我心中一直隱藏著一個秘密,為恐告訴人家後,與我誓報夫仇,尋找愛子有所不利,你也曾經問過我的出身來歷,今天我不得不把這段隱密告訴你了,昭民……你哪裡會想到我就是二十幾年前,威震大江南北終南神茫藍克武的內子,藍筱華呢……」藍曉霞這席話,直聽得郭昭民,面色乍變,連連倒抽了幾口冷氣,驚訝萬分地說道:「原來你就是威名震天下,終南神茫藍大俠的夫人!昭民真是眼拙,十二年來未離左右,竟沒有識破!」飛刀聖手郭昭民話說此突停,禁不住雙目一紅,不自覺的一聲慘然長嘆,道:「藍大俠不但武功已臻化境,且品格高潔,尤重道義,曾被同道稱為一代武聖,想不到二十年前,在吉南竟遭赤總魚涎灑身,屍骨被毒液溶化成一攤血水,慘死黑海雙怪手中,據當時傳說,兩歲餘的公子也遭毒手,只剩下夫人你一人死裡逃生,這也是藍大俠生前待人頗施仁愛,積下不少陰德,才蒙上蒼所佑留下你以替夫君愛子報仇……唉……」

  說完又是一聲長嘆!藍曉霞被郭昭民的一席話,勾起了傷心往事,內心之淒苦自不待言,但她究竟是個女中丈夫,強忍滿腹辛酸,取出懷中絹巾抹了一下目中淚水!淒然說道:「人生若浮雲朝路,曾見幾多英雄好漢,如霸王之勇,范增,諸葛亮之明見才能,又何能保其江山於萬年,持其智勇而垂千世!克武雖生百年,亦難免一死,但他實在是死得太冤太慘了!他含冤泉下,又怎能暝目啊!」終南神茫藍克武,與黑海雙怪錢氏兄弟,究竟有何恩怨,江湖上傳說不一,真實詳情,恐怕就只有黑海雙怪,及死去了的藍克武自己知道了,就是藍曉霞,也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且說藍曉霞的話說完,郭昭民慘然的點了點頭,忽道:「曉霞!藍天俠死雖確實,但公子是否真的也同遭毒手,當時傳說不一,不知你為這事,作過一番打聽沒有?」藍曉霞淒切切的搖搖頭,道:「就是為了這件撲朔迷離的事,我才苟延殘喘,用娘家曉霞之名,來太原府開設鴻運鏢局,藉走鏢而探聽真實,想不到,二十年我走遍了大江南北,足跡海角天涯,未聽到愛子絲毫消息,想必是已慘遭賊毒手了,這也是天意,夫子均失,我傷痛已極,誰知就在這時,無意中卻使我探悉了黑海雙怪,十五年前就已離黑海伏蛟島,投身崆峒派中的下落……」郭昭民聞言一涼,急道:「這兩個魔頭,既已回到中原,曉霞!你就要謹慎小心了,萬一他們探悉你的居處,不但你替夫、子報仇的願望不能成,恐還要惹來麻煩!」藍曉霞一盪苦笑,道:「正因如此,我今天才接下了這趟神秘生意,昭民,我們相處十二年,情如手足,自可無話不說,我的意思是無論這趟鏢,能否安全走完,我都想從此離開太原,不再回來!」郭昭民微微一怔道:「鴻運鏢局,名傳遐邇,你若離開鏢局,二十年心血經營的基業,又有誰來承接?」藍曉霞莞爾一笑,燈光照美人,這一笑格外的顯得嬌美嫵媚!郭昭民不自覺的又是一怔!藍曉霞笑過,說道:「好在我創立鴻運鏢局的目的,並非圖利,再說,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待辦,替夫君愛子報仇是我二十年來未了心願,為了要了結此願,所以……」藍曉霞的話說至此突頓,以下的話似難於啟齒!郭昭民不禁聽得紫面顏色微變,急言道:「曉霞!救命大恩,郭昭民刻骨難忘,只要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哪怕是赴刀山,闖箭雨,我都在所不辭!」語畢,睜著一雙虎目,深注著曉霞。白蝶娘子藍曉霞,被他這目光一逼,禁不住粉面微紅,笑道:「誅強濟弱,原本就是我們武林中人,份內之事,幹嗎老要提它呢?鴻運鏢局能有今天這樣的盛名,十二年來,還不是全仰仗你,不過,今後更希望你能將鴻運鏢局發揚光大!」郭昭民聽她弦外之音,紫面立顯難色,道:「曉霞,你離開鏢局,不外是要赴崆峒替他們父子報仇,可是一個單身女子,只劍江湖,恐有諸多不便,我的意思……」藍曉霞沒等他的話說完,忙截住,嫵媚一笑,道:「你的意思是想伴我一道走!」

  郭昭民紫面盪紅,微點點頭,沒有說話!藍曉霞又是嫵媚一笑,笑容中似隱著無限欣愉,說道:「那鴻運鏢局交與何人管理?」一語甫畢,倏覺一陣奇腥臭氣,飄拂房中,聞之令人欲嘔!二人面色,同時驟變,郭昭民噗的一口,吹滅了桌上的蓮花銀座油燈,藍曉霞捷若飄風,奪門而出,奔入自己房中,抓起青鋼長劍,等她重新奔回來時,郭昭民已昏倒在地下。銀色月光,從窗外射了進來,照在他那正作掙扎的身上!藍曉霞這一驚,可真非同小可,忙一個箭步,竄至昭民身邊,蹲在地下,伸玉臂托起他上身,輕淒地喊道:「昭民!你怎麼啦!」郭昭民雙眼微睜面露笑意,搖搖頭道:「沒有什麼!好在來賊沒下毒手,只不過略施小計,以示其武功高強而已,賊人早已一聲狂笑而去,我們快去看看那小盒人參及那怪異客人!」說完話,一挺身從藍曉霞懷中躍起,和白蝶娘子雙雙奔至放置鏢貨的房門前。見房門緊閉如常,郭昭民在門上急急的敲了兩下,房中毫無聲息,不由得他心中犯疑,隨高聲叫道:「王英,李五,快醒醒啦……」他連喊了四五聲,可是房中仍舊如前,毫無回音,郭昭民情急中,飛起一腳,踢得兩扇門應聲而倒,二人搶入房間一看,不由得同時驚得變色!房間中,桌上蠟燭高燒,打開鐵箱一看,哪裡還有那盒人參的影子,只見兩顆鮮血淋淋的人頭,並放在鐵箱內,一張木榻上,橫放著兩具無頭屍體。郭昭民細看鐵箱內兩顆血肉模糊的人頭,正是自己派在房內監守鏢貨的手下鏢夥,王英、李五二人……藍曉霞目見這種驚異場面,已怔於當地。郭昭民這一氣,只氣得他紫面鐵青,回頭向藍曉霞,道:「來人手段毒辣,武功高得出奇,你想想,會是什麼人幹的!」藍曉霞滿面淒傷,搖搖頭,驀的一個意念,閃電似的,湧至心頭,忙道:「我們去看看那個託運人參的客人……」一句話提醒了郭昭民,左手放下箱蓋,右手一把拉住藍曉霞的一只玉臂,逕往樓下參客房中奔去,由於他們在二樓一陣急走,已驚醒了鏢局中不少鏢夥,全都披上衣服,出來看發生了什麼事情!郭昭民,藍曉霞,來至樓下,見參客房門大開,郭昭民目射疑光,回轉頭掃了白蝶娘子一眼,二人逕往那房間奔去。二人剛到房門口,驀然呼的一掌,由房中吐出,向二人迎面劈來,掌挾勁風,凌厲無比!好在郭昭民,藍曉霞武功都已到了爐火純青之境,二人見掌勢來的奇猛,不約而同的向房門外右邊一閃,避過掌風!但對方掌力卻擊在房間門緣上,嘩的一聲!紅磚牆壁,被擊得沙泥碎磚四濺,現出一個三四尺寬大的缺口!郭昭民臉色鐵青,左手護胸,右手含勢待吐,藍曉霞也是秀面慘白,左手一領劍訣,右手長劍緊握,二人各蓄掌勢,緩步進房!走入房間一看,郭昭民驚得呆在那裡,半天講不出話,藍曉霞更是嚇得全身直打觳觫!暗忖:「莫非又是那雙老魔頭來了!」原來那參客原有的修長身軀,齊臀以下,已然不見,兩隻腳化成了一堆血水,順著榻緣,直往地下淌,腥臭難當,慘不忍睹!饒是如此,但那客人並未死去,他一掌落空,似已再沒有了真力,垂手仰臥床上,見郭、藍二人進房,嘴角上掛起一絲陰惻惻的冷笑。一雙血絲的目光,向二人一掃,道:「我原以為鴻運鏢局的總鏢頭,和鏢頭都是身負絕世武功的江湖人物,所以我才將那無價之寶的『金龍參』,交託你們鏢局押護黔西九龍鎮,準知你們卻是如此平庸,金龍參被人竊去,殺死鏢伙,我也被斬去兩腿……唉……」說完話,一聲慘然嘆息,隨之淚水像急泉湧出!郭昭民被他這席話說得面色由青變得血紅,暗道:「人家說的不錯,錯在自己疏忽輕視了那金龍參,但事已至此,夫復何言!」他想至此,又見這怪客確已真力消失,這才收回蓄勢待發的掌力,一時間愧疚焚心,不禁長嘆了一聲!正要開口說話。藍曉霞已然垂下長劍,面色變得微紅,搶先說道:「棋差一著,滿盤皆輸,鴻運鏢局屹立太原府二十午,內外沒有出過差錯,這次可算是栽到家了!」「不過,我們推開窗子說亮話,客爺你今日交貨匆匆,加以你言談舉止都使人犯疑,我們早已知道你不是一位真正的參客,所以我們連姓名都不敢問你。」「人參雖是值錢的東西,但我們卻沒想到那小小一盒金龍參,竟是無價之寶。」「現在金龍參確係連城之寶,我們雖武技平庸,但也應冒生命之險,將客人你的金龍參追了回來,物交原主,不過客爺!你尊姓大名,以及金龍參的來歷,究有何用,駑請詳細賜告!」藍曉霞滔滔不絕,一口氣把話說完,臉色做變,秀目先向立在身旁的郭昭民一瞟,而後射出神光,逼在躺在榻上失去雙腿的那怪客臉上,等待他答話!那怪客功力的確精湛的嚇人,雖失去兩腿,但仍能以精堪內功,抵住巨痛,強打起精沖,和郭、藍二人說話……。他聽完藍曉霞的話後,忽的一聲淒然長嘆!隨之轉過面,目露神光,望著郭昭民、藍曉霞說出下面段經過:十五年前,長白山脈一支環於吉林省永吉縣東北之老嶺,又名小白山,來了一群挖參客,老少一行,十七八人,其中有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長得雖然眉清日秀,體態英俊,但衣著襤褸,幾不遮體。這孩子的出身來歷,無人知曉,永吉居民也只知道縣城中,在四五年前就出現了這麼一個孩子,他流浪街頭,沿門求乞,狀至可憐!縣城中有不少明智之人,見這孩子雖然襤褸,滿面汙泥,但在汙泥之後,卻隱著一張英俊靈秀的臉,和一個風姿神威的身材,知道他將來必成大器,為了想獲得這樣塊渾金美玉,培育出一株人間奇葩,欲收留身邊……。

  也有許多豪門善士,可憐他年齡幼小,孤苦無依,乞食街頭,受盡飢寒交迫之苦,想收在家中,做個僕役小童。無奈這孩子天負奇秉,且生就俠骨心腸,凌人傲氣,每有人要收留他,他總是含淚答道:「謝謝爺爺的好意,但我要去學本領替慘死的父母報仇!」是以,這些想收留他的人,見一個七八歲的孩子,竟懷有凌雲大志,也就不便勉強,均點頭一聲嘆息,把自己欲收留他的心意頓時打消!這孩子既不接受人家好意收留,一心想求仙學藝,就只好仍舊在永吉城中以乞食果腹,小心靈中總幻想著有一天能遇上一位,須白如銀的仙長,帶他深山學藝。所以他除了求乞之外,時常跟著成群結隊的挖參客,到長白山老嶺一帶峻嶺峰吉林中挖取人參,時日一久,這些經常來老嶺的挖參客,也就漸漸地認識了他,見他是個乞兒,又不知其姓名,所以均呼之為「小叫化」!這天小叫化跟著這批參客,來到小白山一個千峰環抱的原始森林中。林中古木參天,毒藤滿佈,奇草遍地,有些林木密生之處,綠葉遮天,人行其間。鬚髮皆碧,具有一股陰森森的感覺。這些人在這古林中,一連尋找三天,沒有發現一株人參,許多人已感心灰意冷,提議撤出長林,另覓別處……。只有一位被人稱為古老伯的老者,以他數十年挖參經驗,慈笑著對眾人道:「耐心點,總會有所發現的……」一語甫畢,忽有一人驚叫道:「古老伯說的不錯,你們看!」眾人循聲望去,果見相距若五丈開外,有一片淡紅、潔白的小花,雜呈而生。大家發現有了人參,全都面露驚喜之色,幾個年輕手腳較快的小夥子,趕忙從懷中取出紅色絲線,隨之一陣喧天喊叫,竄入花叢,將紅色絲線,拴在短株人參小花下若五寸處的莖上。按:人參為國藥中著名補劑,原產我國東北部及朝鮮(現在的韓國),以吉林長白老嶺產品最為貴重。人參為一神奇植物,種子入土數年,始開花結實,初年莖高三四寸,六七年後,高若兩三尺,百年老參,高可及人。逾齡老參,即通靈氣,挖參者若不先用紅色絲線,纏在莖上,隨之一陣澈雲喊叫,土內人參果實,即會聞人氣而消失蹤跡。人參葉,如掌狀,復形,由五小葉而組成,邊緣有小鋸齒,秋日開花,花色分兩種,一種潔白,一種淡紅,小花五瓣,繖形花序。人參狀扁圓,初年顏色淡青,熟時變成赤色,百年老參則呈深紅,生在地下,有粗細不一之須,散零雜亂,生在參體之上。人服之,不但可回復身體及神經之疲勞,且為補身上品,價值貴重。且說大家發現人參後,古老伯喜笑顏開的率著眾人挖參,從天亮不久,直挖到紅日西沉,各人都有異常豐盛的收穫……。唯小叫化年幼力小,無法挖取人參,再說他也沒有挖參的工具鋤頭等物,他之跟著眾參客來到老嶺挖參,只不過是想替人家做些零星事情,討些乾糧食物,以餵漉漉飢腸……。同時,他那弱小心靈,時時不忘,在廣古深山峻嶺中,萬一能遇到銀鬚仙長,豈不就此達成夙願。所以,挖參一天,人皆有獲,唯他仍是兩手空空,一無所得。就在一窩人參挖盡,日沉西峰的時候,小叫化突覺口渴,參客們雖全攜帶有水囊,但他怎麼敢向人家討口水喝?只好忍著,然口渴逾來逾厲,就在他口乾如焚的時候,一眼看到離自己若十餘丈開外,一株千年古柏下,毒藤長草中,隱現出一個小水潭。在一抹晚霞,橫映古林中,潭中的水蕩起絲絲淡紅漪漣,格外顯得豔麗可愛!小叫化喜出望外,小面上也隨即露出欣愉笑容,趕忙如飛似地奔了過去。只見這小水潭佔地一丈許,水深三尺,清澈見底,小叫化為了要立求止渴,隨伏下身去,小嘴埋在潭水中,一陣猛吸!片刻,水已喝夠,正要挺身站起,驀見伏身處左側潭邊,有一片紅白鮮花,花瓣細小,莖長不及三寸,花形與人參花無異。所不同的此花紅者深紅似火,白者白裡透青,小叫化見花形雖與人參花相同,但顏色有異,心想,這自然不會是人參!但他為了好奇,隨伸手拔出一株,潭邊泥土,已被潭水潤濕,拔之自是較易,被拔的異花,連根而起,他拿在手中一看,只見莖下有一顆,大小如拇指,顏色血紅的果實,出土後奇香四溢,清芬直透人心肺,使人精神頓爽……。小叫化更為奇異,忙將拔出的果實,在清水潭中洗淨泥土,隨往自己嘴裡一塞,一陣緊嚼,只覺果實香甜,味美可口,清香之氣,直衝丹田!小叫化見這異草果實能吃,且味奇美,哪能放過,忙站起身子,走過去再蹲地下,一陣急拔,將所有紅白花果,一口氣拔得乾乾淨淨,放入懷中……。回頭看時,只見眾人正在收拾挖參工具,準備離去,他隨奔了過去。古老伯見他喜形於色,笑道:「小叫化你一人跑到哪裡去啦?」

  小叫化一對靈活明亮的眸子,在長睫毛中轉了幾轉笑答道:「口渴得很,跑到那邊清水潭中,喝了點水止渴。」古老伯銀眉一皺,目中隱現淚光,道:「孩子!林中毒蛇遍地,那水怎麼能喝呢?口渴了我有的是水,幹嗎不問我要,以後千萬不可如此胡亂飲食!」說完話,慈目瞪著小叫化一張汙泥的臉,搖搖頭,一聲嘆惜,又道:「年紀幼小,孤苦無依,真可憐……。」小叫化雖流於乞食,但憐惜他的人很多,像這樣的話,平時他也聽到過,似無動於衷,然此時他卻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淚!是以,古老伯的話說完,他流淚答道:「多謝老伯關懷,我以後不喝冷水就是!」眾參客收穫甚豐各懷愉快心情,當晚就趕路離開了原始森林。人參市場多集中於遼寧盛京(今之瀋陽市),這批參客由古老伯領著曉行夜宿,出吉林,越遼北,走了半月工夫,已達盛京小東門正街,一家叫「就後」的大參行。小叫化與古老伯似有緣份,他這次離老嶺後,沒再回永吉,也隨古老伯等來到盛京。永發參行,是盛京城數一數二的大參行,不但巨屋連雲,堂皇富麗,且店東李玉明也懂得幾套拳腳功夫,所以,永發參行屹立盛京城數十年,沒有出個絲毫差錯。這天古老伯等一行十餘人,來到永發參行,正是撐燈時候,只見永發參行燈火輝煌,大廳中設了三桌豐盛酒席,席前一字排開並擺了三口巨鍋,中間的巨鍋,煤火高燒,綠焰尺許,鍋中開水沸騰,熱氣繚繞,左右二口巨鍋中,卻滿盛冷水。古老伯一馬當先,走到永發參行尚差十丈遠近的地方,店東李王明早已率著行中先生夥汁恭迎門外,幾句商場客套,隨請眾客入廳。眾參客到了大廳,李玉明目光似電,向眾人一掃,笑道:「蒙諸位光顧,迢迢乾裡趕來敝行,榮幸之至,特設酒筵,替諸位洗塵接風,不過,今日酒筵首席,小弟要請諸位中的一位小客人上座!」眾人聞言一怔,數十隻目光,全集中在小叫化臉上,一時間使小叫化羞得滿面緋紅,欲避無處……按:買賣人參規矩,參客攜貨入行,行東即應設席招待,替參客洗塵接風,並以身懷價值最高人參的客人上坐首席,以示敬意……且說眾參客一聽店東要請小叫化,上坐首席,除驚訝之外,有幾個年輕氣傲的客人,心想,小叫化只不過是一個要飯乞兒,再說他隨我們在小白山,他根本就沒有挖參,又哪來值錢上貨,難道說,我們所挖的百年老參竟不值一文?想至此,不禁全面露慍色,似有些不服,以為這店東看走了眼,其中一人正想質詢理由,他尚未來得及開口!古老伯已然看出他神色不對,忙以眼示意,一拱手向店東笑道:「我古某人吃了四十年挖參飯,雖不敢說是行家,但多少有點經驗,李老闆所說的話,自是不會有錯,我們就讓這位小兄弟坐上首席,俟他現出實貨,認定價錢後,務請李老闆你見告其中原委,以使古某等開開眼界。」語畢,又拱手一禮。

  李玉明仰面呵呵一笑,笑聲中親自扶著小叫化坐上首席,然後請眾客入座。李玉明捧杯敬酒,酒過三巡,李玉明笑對小叫化道:「小客人,請將上貨出示一看,然後再談價錢如何?」小叫化一聽,不但小臉急得緋紅,且全身顫抖,暗道:我哪來的上品人參!這店東簡直在拿我開玩笑嗎!李玉明見他滿面緋紅,以為他年幼害羞,又笑道:「小兄弟,你儘管拿出來看看,無淪你的貨邑如何?我都會出高價收買,更不會有人笑你!」說完活,面堆笑容,望著小叫化。小叫化含羞俯首沉思,驀的一個閃電似的意念,湧至心頭!事情已逼到這步田地我何不將在清水潭邊所採的那十幾株怪草拿了出來,給大家看看!好在剛才行東說過,無論我拿出什麼貨色他們都不會笑我!心念既決,小叫化顫抖著手,在懷中將那些在清水潭邊所採的怪草,全拿了出來,往桌上一放!頓覺異香縷縷,繚繞全廳,怪草花葉,雖經小叫花置於懷中半月餘,但仍蕾花鮮葉綠,好像是剛從泥土中所挖起來一股!眾人一見這怪草花形雖像人參花,但顏色有異,且果實細小如拇指,形若雪蓮,呈深紅色!大家注目望了這怪草一陣,但誰都不認識它叫什麼東西有可用處,唯古老伯心裡,已經有了三分明白,然而,他也只不過察覺到這香氣有異,定為參中上品,其他眾人仍知之不詳……。永發參行店東李玉明,見眾人只是目射疑光,注視異草,久不說話,不禁呵呵一笑,道:「我早就知道小客人身懷上品,三十年參行飯,我李玉明總算沒有白吃!」話至此略頓,轉面望著小叫比滿堆笑容道:「小兄弟,你這些上貨要賣多少銀子?」李玉明話說完,眾參客全都目注小叫化,看他如何開價?古老伯原就坐在小叫化右邊,聽店東要小叫化開價,而小叫化此時卻正尷尬得無地自容,小臉滿布紅霞,俯首胸前,不敢抬頭一望眾人!古老伯原本就憐愛小叫化,但他對這十幾株怪草,也摸不清底細,所以也不便代小叫化開價,只好用左手緊握著小叫化右手,以壯壯他的膽量!誰知小叫化卻會錯了意,他以為古老伯暗示他開價多少,隨從古老伯掌中,將自己的左手抽出,五指散伸,在李玉明面前含笑晃了一晃。李玉明見小叫化一晃五指,仰面應聲呵呵一笑,道:「小兄弟你開價五百兩銀子,並不為多,我有件事必需在事前言明!」李玉明話說至此,一笑而住!古老伯及眾參客一聽李玉明,以小叫化五個指頭,認為開價白銀五百兩,不禁全都驚得瞪目乍舌!大廳中一時間聲息全無。過了片刻,李玉明才向眾人拱手笑道:「我們生意人,一言千斤,五百兩白銀價額是小客人自己開的,我李某事前要言明的就是,銀貨兩清之後。不得反悔,小兄弟尊意如何!」小叫化哪懂這多,不自覺的點了點頭。李玉明隨命賬房先生,取出現銀五百兩,交與小叫化,小叫化也隨在桌上一把抓起十九侏怪草交給李玉明,買賣就此成了定局。小叫化五六年來乞食街頭,餐風宿露,受盡人間飢寒交迫之苦,唯他奇質天生,雖眼見這大堆白恍恍的銀子,卻視之如泥土,無動於中,只是端著酒杯,連連喝了幾杯美酒!就在這時,古老伯忽然站起身子,雙手抱拳向店東李玉明笑道:「買賣既成定局,雙方自無什麼可說,不過這幾株異草,究為何物?有何功效?還望李兄賜教一番,以使古某等人得開眼界!」李玉明也站起身子還禮呵呵,一笑,道:「李某雖不才,但早已料到有這麼一著,所以,諸位尚沒到敝行以前,即備好三口巨鍋,以當面試驗這無價妙品!」

  說完話,從懷中取出一株異草,逕往大廳中所擺的三口巨鍋,中間一口滾水鍋走去!眾人各停吃喝,雙目射神望著李玉明,大廳中聲息全無,空氣顯得特別緊張。再說李玉明走近開水鍋旁,見鍋中開水滾若翻浪,他忽轉過面,向眾人徽微一笑,隨將手中所持異草,往滾水鍋中一丟!只見一鍋如浪翻騰的開水,頓時變得冰冷,鍋下爐火也隨之熄滅!眾參客一見,全都驚愣得滿色乍變,就在眾人驚魂未定之際。李玉明已將拋下去的奇草,伸手從鍋中取了出來,再往左邊的冷水爐旁走去。這當兒古老伯與眾人都已離席,圍集鍋旁,李玉明復又將這株異草,拋入冷水鍋中,只見一鍋冷水,如被一爐猛烈巨火焚燒,頓刻問沸騰如煮!熱氣繚繞廳中,使人雙目難睜!李玉明目露興奮光芒,又是仰面呵呵人笑,一陣過後,說道:「諸位,驚奇的並不只此,請再看!」話至此略頓,掃了廳上一眼,喊道:「王老三,快去拿把鐵火鉗來。」人叢中一個麻麵漢子應聲而去。不過片刻工夫,麻麵漢子右手提著一把三尺長的鐵火鉗,跑入廳中,雙手交給李玉明。李玉明面無表情,接過鐵火鉗,將丟入鍋中的異草,挾了起來握在手中,把火鉗拋給麻麵漢子,然後回身再走向右邊滿盛冷水的鍋旁。他隨從懷中摸出以錠白恍恍的銀元寶,放入鍋裡,再將奇草拋入鍋中。異草入鍋,頓聞一陣噝噝之聲,起自鍋內,接著水色變得淡紅,若過一杯熱茶工夫,水面漸起一層紅色泡沫,再過盞茶工夫,李玉明重新接過麻麵漢子手中火鉗,將銀子挾起!眾人一見不禁同時驚得長「哦」了一聲!只見一個白恍恍的銀錠,經過以異草煮煉,已變成了一錠黃登登的金元寶!李玉明再用火鉗,在鍋中鉗起異草,命店夥計,將三口巨鍋抬了出去。隨在懷中將十八棵異草取了出來,緊握手中,走至席前笑對眾人說道:「諸位,這仙草靈果的妙用,不但能點銀為金,且人食之能強氣充神,成為金剛不壞之身,延年益壽,可保百餘年而不死,不過,它的名字,恕李某才淺,也不知道!」說完話,雙手捧著十九株仙草靈果,仰面大笑!李玉明笑聲剛落,突聞大廳屋樑上,響起一陣嘿嘿怪笑,聲若猿啼,聲震瓦屋燈火搖幌!李玉明雖懂的武技不多,但一聽這怪笑之聲,已然知道來了武林高手,他驚惶中,趕緊將雙手棒著的奇草,就要往自己懷中放去。哪知他剛一提手,驀的銀星一點,從屋樑上電射而下,只聞李玉明一聲淒歷慘叫,隨之噗的一聲,栽倒地下,當堂死去!地下一顆雪亮的銀彈子,沾滿鮮血。這笑起巨變,只嚇得大廳中眾多夥計及十餘名參客,無不瞪目咋舌,臉色慘白。就在這時,那嘿嘿怪笑又起,笑聲中,一個身著灰袍年若六旬兇眉怒目的高大和尚,從屋樑上,飄身落下,他腳落實地,也不和廳中之人說活,慌忙一個箭步,捷若飄風竄至李玉明屍體旁,伸手一把奪過李玉明手中握著的十九株異草,然後一點雙足,只覺他一個高大身子,有如一陣清風,飄拂而過,出了廳屋,又是哈哈一笑,笑聲裡,縱身躍上屋面,向夜空飛去!大和尚走後,永發參行大廳中,起了一陣強烈騷動,正在混亂中,驀然響起一個沉若洪鐘的聲音喝道:「人間萬事,均乃天意使然,惜貧道晚來一步,至使貴店東,含恨九泉,諸位不必驚慌,貧道願對這靈草仙果的來歷,向諸位簡說一篇!」眾人循聲望去,只見大廳門口卓立著一位老道,潤面童顏,銀鬚皓首,穿一襲玄緞道袍,腰束紅絲線帶,白襪紅鞋,晚風輕拂起袍袂,神采飄然,顯得道骨仙風。眾參客雖非闖蕩江湖的武林人物,但見這老道風采若仙,知道是位世外高人,全都垂手肅立。

  老道一拂手中龍鬚雲帚,繼道:「據說一千年前,有一條金龍,由東海往北行,路過長白山,正行至老嶺,忽然天上雷電交加,巨雷急電,逕往金龍身上劈襲,金龍似無法前行。隨隱身老嶺一片千峰環抱的古樹林中,既是如此,金龍仍被巨雷劈中。

  雨過天晴,金龍身負雷傷,續往北走,但古林中卻留下了金龍所流出的一灘鮮血,年深月久,龍血潛入土中,受日精月華之撫照,風雨霜露之孕育,三百年後,凝成廿粒種子,種子生芽出土,又三百年始開花,再過三百年才結成雪蓮大小的果實。由於這靈果乃龍血為種,又生長在產參之地的長白山,故名『金龍參』。金龍參確為曠世仙品,不但可解各種奇毒,醫治百病,力能起死回生,且有駐顏益毒之妙!是以,這種千年靈果非大忠大孝之人,難以獲到。金龍參既被人劫去,流入武林,以後不知要引起多少紛爭仇殺,天意使然,非人力所能挽回!」老道放說至此,手撫飄胸銀鬚,一嘆而住。老道的這席話,只聽得眾參客,似已入了神,全都呆目結舌,不知所措!唯古老伯機智過人,他看老道風標,如蒼松古月,知道他定有超凡本領,絕俗道行,忙斜眼望瞭望站在身邊的小叫花一眼,隨又露出一雙敬慕眼光,望著老道,一揖到地,說道:「古某等俗子凡夫,以挖參為生,今日得拜仙顏,真是緣修前世。金龍參既是曠世仙品,自非凡人所能獲有,永發參行店東,身遭參死,以及驚動仙長鶴駕,都因金龍參而起,古某等罪該萬死。尚望仙長能恕古某等不知之罪!」古老伯話至此突頓,伸手拉過小叫化,又向老道躬身一揖,繼道:「此子孤苦無依,在永吉城中,流為乞討,此次隨古某人等老嶺挖參,隨又跟來盛京,不知他從何處獲得曠世珍品金龍參,致引起大禍,不過,古某看他生得眉目清秀,風采不凡,將來或可造就,仙長世外奇人,力挽造化,能否可憐這破家遊子,無依孤兒,收留身邊,作一個守爐童子。一來使他有個棲身之所,二則不負天生奇才,古某一點愚誡,務祈仙長接納!」語畢,又是躬身一揖!老道人側目一視小叫化,呵呵笑道:「古兄何出此言,貧道若不是為了成全這孩子,我也就不會來了!」小叫化奇智天生,一聽老道的話,暗喜道:我久立習藝學道之志,今日果能如願以償,想至此,不自覺的跪到老道跟前,雙膝拜倒地下,含淚說道:「小叫化拜見師父!」老道忙伸右手扶起小叫化笑道:「孩子,你有姓有名,何能自稱小叫化,這些暫且不說,快跟我走吧!」老道活的餘音未落,伸手一把挾住小叫化,雙足點地,身騰數丈,頓刻間,消失在夜空中。古老伯見小叫化,已有安身之所,也就心中暗喜,永發參行雖出人命,但與這些參客無關,古老伯帶著眾人,只好另找參行,出售所獲人參。筆者已將金龍參的來歷,詳細的交代了一番,拙筆自應轉向正鋒。且說那斷去雙腿的怪客,躺在床上,滔滔不絕的說至此突頓。隨著一聲痛苦呻吟淒嘆!嘆畢,將一張慘白如臘的臉轉向床裡。

  白蝶娘子藍曉霞和郭昭民,似全都聽入了神,忽從那怪客一聲淒嘆中驚醒,不約而同的「哦」了一聲,道:「原來如此!」白蝶娘子藍曉霞回思怪客口中所說的小叫化,算年齡似與自己愛子相近,忙道:「客爺!事後你可聽人說過那小叫化的姓名麼?」怪客又轉過頭,道:「十五年來,一直沒有人知道那小叫化的真實姓名,但卻有人探出,當時帶走小叫化的老道人,就是當今武林,俠名譽四海,受天下武林人所尊敬的峨嵋掌門人悟玄子林一弘。」藍曉霞一聽小叫化沒有姓名,芳心不禁一涼,但她情似不捨,又說道:「以時計算,那小叫化應該是早就技成下山,闖蕩江湖了呢?」那怪客只是搖搖頭,沒有答話。藍曉霞又道:「金龍參無價之寶,又怎會到客爺你手中來的哩?敢祈客爺見告上姓大名?」怪客一聲長嘆,道:「說來慚愧,贛南三傑在武林中,多少也有點小名氣,但從今以後,我龍鳳雙筆就此倒下去了!」藍曉霞,郭昭民一聽這怪客就是名震,湘、鄂、贛的贛南三傑老大,龍鳳雙筆並振,不禁同時一驚,藍曉霞正要開口說活。龍風雙筆井振隨又接言道:「十五年來,十九株金龍參,少說些也經過了六七個人的手,但落在我手中不到五天,又被黑海雙怪老大錢英青搶去……」藍曉霞一聽今晚來鏢局盜去金龍參,毀了井振雙腿的人,就是二十年前殺夫仇人錢英春,不禁粉面顏色倏變,隨之倒抽了兩口冷氣。就在這時,突然一個鏢店夥計,滿面驚慌跑進來,稟道:「外面有兩位來客,要求見總鏢頭……」藍曉霞,郭昭民同時心頭一震,不待夥計說完,藍曉霞霍然轉身,就想出去見客,忽被郭昭民一把抓住道:「夜已深,一個女流出去,諸事不便,讓我去見他們!」話至此突頓,轉臉問夥計道:「他們人在什麼地方……」這個鏢伙,名叫李雄,在鴻運鐐局已經乾了近十年,為人機警異常,知道鏢局中今晚出了亂子,沒經總鏢頭許可,怎敢亂讓客人進來,再說他已看出來人已非普通訪客,立時接道:「未得總鏢頭及你郭鏢頭的示下,小的怎敢隨便讓人家進來,來人現在鏢局門外候示。」這時已是午夜過後。鴻運鏢局大門外四盞垂蘇宮燈下雪地裡,並立著兩個人。一高一矮,高的年約五十,矮的不過四十三四歲,一色黑緞緊身勁裝,青緞包頭外披深藍色風褸,高個子長得黑面微須,濃眉闊口,兩太陽穴微微突起,矮個子雖長得面色白淨,但一雙神目精光外射,一望即知兩個人都全是內功火候極深的人物。郭昭民略一打量兩人,立時搶步,長揖笑道:「夜已深,不知二位駕監敝局,找總鏢頭有何貴幹……。」那高個漢子,沒等飛刀聖手郭昭民的話說完,陡的面色一沉,道:「我且請問閣下,你是不是鴻運鏢局總鏢頭?若是,我兄弟自然事請教,若不是,還得請閣下通報總鏢頭一聲,請他親自答話。」郭昭民聽完他的話,暗裡一怔,但他臉上卻無絲毫驚惶之色,仍舊滿面笑容,答道:「在下雖非總鏢頭,但敝局中大小情,我尚能作十分之七八的主,兩位有何見教,請儘管說好了。」黑麵大漢半信半疑,正在沉思,忽聽那矮個子說道:「二哥,他既然這樣說,我們就問一個究竟吧!若再延誤時間,恐生意外!」黑麵大漢點點頭目光如電,向郭昭民一掃道:「今日下午有一位客人,託運一盒價值貴重的人參,前往黔西九龍鎮,但不知貴局起鏢沒有?」說著,兩個人四雙眼睛全是神光炯炯,逼射在飛刀聖手臉上。郭昭民雖早已料到這兩人也為那十九株金龍參而來,但沒想他們知道的這樣詳細,心裡雖暗一怔,但為了想不再惹麻煩,任何人來,都只有具實相告,想至此,舉止從容,雙手抱拳,微向二人一拱,笑道:「二位既是為那盒人參而來,兄弟怎敢不推腹直告,這筆生意敝局確已接下,也準備在今夜起鏢,但事出意外,二人如早來幾個時辰,尚可見得那盒無價之寶,可惜兩位來遲一步,那人參已……」郭昭民的話,尚未說完,那黑衣大漢驀地迫近一步,面露驚惶,急道:「那盒人參怎麼了!」

  郭昭民一聲長嘆!道:「人參被人盜去,客人雙腿齊斷,現在正躺在敝局二樓中。」這幾句話,有如晴天霹靂,只見得兩人面色頓變,全身顫抖,黑麵大漢只問了聲:「客在哪裡!」二人同一晃身,捷若飄風,進了鴻運鏢局。飛刀聖手何等聰智,一見這兩人惶急神色,已然看出他們身分,忙揮手暗示守門鏢夥李雄,不要阻攔,讓二人進去!飛刀聖手郭昭民也隨之兩個人急竄,追上二人,道:「兩位若要見那位客人,請隨兄弟我來吧!」說罷,疾走兩步,上前領路。郭昭民將兩人帶至井振房間中,二人一見失去雙腿躺在床上的龍鳳雙筆井振,面色頓時大變,雙雙撲上叫聲:「大哥!」隨並肩伏在床緣,流淚不止。龍鳳雙筆井振,也是老淚如麻,淒道:「事已至此,夫復何言!愚兄所盼者是兩位賢弟能殺了黑海雙怪,替愚兄報了這毀腿之仇!」話至此突頓,轉面望著並肩立在榻前的白蝶娘子藍曉霞,飛刀聖手郭昭民道:「這兩位是井某義弟,老二黑面判官陳琳,老三玉面神梭趙廷宜。」藍曉霞聽完他的話,露齒一笑,郭昭民肅立雙手抱拳向陳、趙二人一拱道:「久仰二位俠名,今日幸會!」玉面神梭忙直身笑著還禮。黑面判官陳琳,卻是冷著臉瞪著一雙炯目,恨恨的盯了郭昭民一眼!這眼風已然為龍風雙筆井振所察,忙道:「二弟!來賊武功高的出奇,愚兄和他動手,不過三招,即被毀去雙腿,何況又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是以,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他們鏢局。」赤面判官陳琳聽大哥這樣一說,才略將面色變得溫和些道:「既然如此,我……」陳琳話還未完,守門鏢夥李雄,又匆匆忙忙的闖進房間,對藍曉霞、郭昭民二人一揖,稟道:「皖北範家莊,范氏雙英,求見總鏢頭。」飛刀聖手郭昭民尚未來得及答話,黑面判官陳琳霍然立身,搶先急道:「范家兩兄弟和我們兄弟三人有點小過節,見了面難免雙方都感到不愉快,咱們兄弟還是先走一步吧!」話至此,驀的伸雙手,攔腰一把橫抱著龍風雙筆,一個箭步竄到窗前,正要點足躍出,忽又回過頭,對郭昭民道:「今晚來到太原府想奪取那金龍參的人,除了黑海雙怪,范氏雙英之外,還不知來了多少江湖好漢,綠林奇人,金龍參雖早被人家所奪去,但鴻運鏢局卻成了眾日所歸之地,兩位務要小心方是……」話的餘音未落,人已負著井振越窗飛出,玉面神梭跟在身後,接著雙雙騰身上屋,消失在夜色中。飛刀聖手郭昭民想向人家說幾句感激之話,贛南三傑已走得沒了影兒,心中暗道:贛南三傑,果然名不虛傳,輕功的確驚人。

  心裡想著,人卻隨著藍曉霞、李雄出了房間,來到正廳,藍曉霞欲親自去會見范氏雙英,卻又為郭昭民所拒,晚霞無奈,只好露齒一笑,進入正廳左首房中……。郭昭民隨李雄迎出鏢局大門。大門外火光熊熊的垂蘇宮燈下,並肩立著二人,一個身材高大,穿著一身黑布長衫,年約三十左右,面如黃紙,鷹鼻鳥嘴,濃黑的長眉下,一雙精光外射的大眼睛,顎下三寸短髮,形同棕刷,背上背著一柄長劍,非僧非道的裝束,使人一望知道他不是善類……。另外一個,年約二十三四歲,穿著很是別緻,一件寶藍大褂,下擺齊膝,腰束一條三寸餘寬的淡黃緞帶,淡黃緞褲,粉底快靴。玉面劍眉,俏目隆鼻,肌白如雪,唇若一硃砂,睨如處子,但美中不足的是,俊中帶俏,且俏媚中隱含著一層陰寒殺氣!郭昭民一望,立即認出正是名震大江南北的范氏雙英,那年紀較大的是老大,無敵追風手范青毅,那年少的俏男子是老二玉筆俏郎範青萍。飛刀聖手認明了來人,立時拱手長揖笑道:「嚴寒深夜,兩位俠駕蒞臨敞局,使蓬敝生輝不少,敝局總鏢頭聞報二位到此,正在起身著衣,特先命兄弟郭昭民代為迎進二位大駕,請裡面坐吧!」范氏雙英年紀雖不大,但各懷一身超凡絕技,老大以一對梅花奪,和連環十二追風掌,老二以翠玉雙筆和十二支喪門釘,兄弟倆打遍大江南北先後十餘年來未逢敵手,且二人均心狠手辣得嚇人,郭昭民為了息事寧人,是以,對他們二人,不得不忍讓三分。且說郭昭民說完話,無敵追風手范青毅,斜著一雙細目,打量了飛刀聖手郭昭民一眼,冷冷笑道:「夤夜打擾清夢,殊覺不安,還望總鏢頭及郭兄賜諒!」話聲中,范氏兄弟,已隨郭昭民進了鴻運鏢局。

  郭昭民二人正廳上坐,打雜童子捧上香茗敬客,郭昭民陪著範氏兄弟又談了一陣!正廳左首房中走出來藍曉霞,淺笑盈盈,姍姍上前向眾人走來。范氏兄弟見藍曉霞,雖徐娘半老,但風韻猶存,燈光照美人,更顯得她麗中帶豔,正要離坐行禮,郭昭民指著藍曉霞向范氏雙英笑道:「這位就是敝局藍總鏢頭。」范氏兄弟同時呵呵一笑,笑聲中離坐躬身一揖。藍曉霞也露齒一笑,向二人福了一福。沒等藍曉霞落坐,玉筆俏郎範青萍又是一拱手道:「鴻運鏢局譽滿天下,總鏢頭更是玉容照人,我們兄弟今夜得會,足慰平生!」話聲中,一雙俏目隱著襲人異光,向藍曉霞掃了一眼,藍曉霞被他這襲人眼風掃得心頭一震!但片刻恢復了平靜,笑道:「蒙誇獎,愧不敢當!但不知二位,寒夜駕臨敝局有何見教?」瀟湘書院圖檔,chzhjOCR,瀟湘書院獨家書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