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魔 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一)

  "丁喜真的走了!"

  他是真的走了,不但帶走了那匹馬.還帶走了一罈酒,卻在車上留下兩個字:"再見!"再見的意思,有時候永遠不再見。

  "他為什麼不辭而別?是不是我們逼他上餓虎崗?"王大小姐用力咬著嘴唇;"我怎樣也想不到他居然是個這麼怕死的懦夫。""他絕不是。"鄧定侯說得肯定:"他不辭而別,一定有原因。""什麼原因?""我也不知道。"

  鄧定侯嘆了氣,苦笑道;"我本來認為我已經很了解他。"王大小姐道;"可是你想錯了。"

  鄧定侯嘆道;"他實在是個很難了解的人,誰也猜不透他的心事。"王大小姐道:"我想他一定認得百里長青,說不定跟百里長青有什麼關係。"鄧定侯道:"看來的確好象有一點,其實卻絕對的沒有。"王大小姐道;"你知道?"

  鄧定侯點點頭道:"他們的年紀相差太多,也絕不可能有交朋友的機會。"上大小姐道;"也許他們不是朋友,也許他真的就是百里長青的兒子。"鄧定侯笑了。

  王大小姐道:"你認為不可能?"

  鄧定侯道;"百里長青是個怪人.非但從來沒有妻子,我甚至從來也沒看見他跟女人說過一句話。"王大小姐道:"他討厭女人?"

  鄧定侯點點頭,苦笑道:"也許就因為這原因,所以他才能成功。"他也知道這句話說也有點語病,立刻又接著道:"說不定丁喜也是到餓虎崗的。"王大小姐道:"為什麼不願我們一起去?"

  鄧定侯道:"因為我受了傷.你…。"

  王大小姐板著臉道:"我的武功又太差,他怕連累我們,所以寧願自己一個人去。"鄧定侯道:"不錯。"王大小姐冷笑道;"你真的認為他是這麼夠義氣的人?"鄧定侯道:"你認為不是?"

  王大小姐道:"可是他總該知道,他就算先走了,我們還是-定會跟著去的。"鄧定侯道:"我們?"王大小姐盯著他,道;"難道你也要我一個人去?"鄧定侯笑了,又是苦笑。

  他這一生中,接觸過的女人也不知道有多少,卻從來也不懂應該怎麼拒絕女人的要求。

  ——也許就因為如此,所以女人很少能拒絕他。"你到底去不去?""我當然去。"鄧定侯苦笑著.看著自己腳上已快磨穿了的靴子:"我最近肚子好象已漸漸大了,正應該走點路。""你走不動時,我可以背著你。"

  "你的意思是不是說,當你走不動時,也要我背著你?""我們是不是先去找老山東?"

  "嗯。"

  "你知道老山東是誰?"

  "不知道。"

  我只希望這個老山東還不太老,我一向不喜歡和老頭子打交道。""你難道看不出我就是個老頭子?"

  "你若是老頭子,我就是老太婆了。"

  兩個人若是有很多話說,結伴同行,就算很遠的路,也不會覺得遠。

  所以他們很快就到了餓虎崗。

  他們並沒有直接上山,鄧定侯的傷還沒有好,王大小姐也不是那種不顧死活的莽漢。

  山下有個小鎮,鎮上有個饅頭店。

  "老山東.大饅頭。"

  (二)

  "老山水饅頭店"資格的確已很老,外面的招牌,裡面的桌椅,都已被煙燻得發黑了。

  店裡的老闆、跑堂、廚子,都是同一個人,這個人叫做老山東。

  這個人倒還不太老,卻也被煙燻黑了,只有笑起來的時候,才會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

  除了做饅頭,他還會做山東燒雞。

  饅頭很大,燒雞的味道很好,所以這家店的生意不錯。

  只有在大家都吃過晚飯.饅頭店已打了烊時.老山東才有空歇下來.吃兩個饅頭,吃幾隻雞爪,喝上十來杯老酒。老山東正在喝酒。

  一個人好不容易空下來喝杯酒,卻偏偏還有人來打擾,心裡總是不愉快的。

  老山東現在就很不愉快。

  饅頭店雖然已打烊了,卻還開著扇小門通風,所以鄧定侯、王大小姐就走了進來,老山東板著臉,瞪著他們,把這兩個人當做兩個怪物。

  王大小姐也在瞪著他,也把這個人當做個怪物——有主顧上門,居然是吹鬍子瞪眼睛的人,不是怪物是什麼?

  鄧定侯道:"還有沒有饅頭?我要幾個熱的。"

  老山東道:"沒有熱的。"

  鄧定侯道;"冷的也行。"

  老山東道:"冷的也沒有。"

  王大小姐忍不住叫了起來:"饅頭店裡怎麼會沒有饅頭?"者山東翻著白眼,道;"饅頭店裡當然有饅頭,打了烊的饅頭店,就沒有饅頭了,冷的熱的都沒有.連半個都沒有。"王大小姐又要跳起來,鄧定侯卻拉住了她,道:"若是小馬跟丁喜來買,你有沒有?"老山東道:"丁喜?"

  鄧定侯道:"就是那個討人喜歡的丁喜。"

  老山東道:"你是他的朋友?"

  鄧定侯道;"我也是小馬的朋友.就是他們要我來的。"老山東又瞪著他看了半天,忽然笑了:"饅頭店當然有饅頭.冷的熱的全都有。"鄧定侯也笑了:"是不是還有燒雞?"

  老山東道:"當然有,你要多少都有。"

  燒雞的味道實在不錯,尤其是那碗雞滷,用來蘸饅頭吃,簡直可以把人的鼻子都吃歪。

  老山東吃著雞爪,看著他們大吃大喝.好象很得意.又好象很神秘。

  鄧定侯笑道:"再來條雞腿怎麼樣?"

  老山東搖搖頭,忽然嘆口氣.道:"雞腿是你們吃的,賣燒雞的人,自己只有吃雞爪的命。"王大小姐道:"你為什麼不吃?"

  老山東又搖頭道:"我捨不得。"

  王大小姐道;"那麼你現在一定是個很有錢的人。"老山東反問:我象個有錢人?"

  他不象。

  從頭到尾都不象。

  王大小姐道:"你嫌的錢呢?"

  老山東道:"都輸光了,至少有一半是輸給丁喜那小子的。"王大小姐也笑了。

  老山東又翻了翻白眼,道:"我知道你們一定把我看成個怪物,其實……"王大小姐笑道:"其實你根本就是個怪物了。"老山東大笑,道:"若不是怪物,怎麼會跟丁喜那小子交朋友?"他上上下下地打量著王大小姐,又道:"現在我才真的相信你們都是他的朋友,尤其是你。"王大小姐道:"因為我也是個怪物?"

  老山東喝了杯酒,微笑道:"老實說,你已經怪得有資格做那小子的老婆了。"王大小姐臉上泛起紅霞.卻又忍不住問道:"我哪點怪?"老山東道:"你發起火來脾氣比誰都大,說起話來比誰都兇.吃起雞來象個大男人.喝起酒來象兩個大男人;可是我隨便怎樣看,我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還是覺得你連一點男人味都沒有.還是個十足的不折不如的女人。"他嘆了口氣,又道:"象你這樣的女人若是不怪,要什麼樣的女人才奇怪?"王大小姐紅著臉笑了。

  她忽然覺得這個又髒又臭的老頭子,實在有很多可愛之處。

  老山東又喝了杯酒,道:"前天跟小馬來的小姑娘,長得雖然也不錯,而且又溫柔、又體貼,可是要我來挑.我還是會挑你做老婆。"鄧定侯生怕他扯下去,搶著問道;"小馬來過?"老山東道;"不但來過,還吃了兩隻燒雞、十來個大饅頭。"鄧定侯道;"現在他們的人呢?"

  老山東道:"上山去了。"

  鄧定侯道;"他有什麼話交待給你?"

  老山東道:"他要我一看見你們來,就盡快通知他.丁喜那小子為什麼沒有來?"王大小姐開始咬起嘴唇——認得她的人,有很多都在奇怪:一生氣她就咬嘴唇,為什麼直到現在還沒把嘴唇咬掉?

  鄧定侯立刻搶著道:"現在我們來了,你究竟怎樣通知他?"老山東道:"這些日子來,山上面的情況雖然已經有點變了,但是他卻還是有幾個朋友,願意為他傳訊的。"鄧定侯道:"這種朋友他還有幾個?"

  老山東嘆了口氣,道:"老實說,好象也只有一個。"鄧定侯道:"這位朋友是誰?"

  老山東道:"拼命胡剛。"

  鄧定侯道:"胡老五?"

  老山東道:"就是他。"

  王大小姐忍不佳插口道:"這個胡老五是個什麼樣的人?"鄧定侯道:"這人彪悍勇猛,昔日和鐵膽孫毅並稱為河西雙雄,可以說是黑道上的好漢。"老山東插嘴道:"他每天晚上都要到這裡來的。"鄧定侯道;"來幹什麼?"

  老山東道;"來買燒雞。"

  王大小姐笑了,道;"這位黑道上的好漢,天天自己來買燒雞?"老山東瞇著眼笑了笑,笑得有點奇怪:"他自己雖然天天來買燒雞,自己卻也只有吃雞腿的命。"王大小姐笑道:"燒雞是買給他老婆吃的嗎?"

  老山東道:"不是老婆,是老朋友。"

  王大小姐道:"鐵膽孫毅?"

  老山東道:"對了。"

  王大小姐道:"看來這個人非但是條好漢,而且還是個好朋友。"現在,夜已很深,靜寂的街道上,忽然傳來"篤、篤、篤"一連串聲音。

  老山東道:"來了。"

  王大小姐道:"誰來了?"

  老山東道;"拼命胡老五。"

  王大小姐道:"他又不是馬,走起路來怎麼會篤、篤、篤的響?"老山東沒有回答,外面的響聲已越來越近,一個人彎著腰走了進來。

  他彎著腰,並不是在躬身行禮,而是因為他的腰已直不起來。

  其實他的年紀並不大,看起來卻已象是個七八十歲的老頭子,滿頭的白髮,滿臉的刀疤,左眼上蒙著塊黑布,右手技著根拐杖,一走進門,就不停地喘息、不停地咳嗽。

  這個人就是那彪悍勇猛的拼命胡老五?就是那黑道上有名的好漢?

  王大小姐怔住。

  胡老五用拐杖點著地,"篤、篤、篤",一拐一拐地走了過來,連看都沒有往王大小姐和鄧定侯這邊看一眼。

  老山東居然也沒說什麼,從櫃檯後面拿出了一個早已準備好的油紙包,又拿出根繩子,把紙包紮起來,還打了兩個結。

  胡老五接過來,轉過身用拐杖點著地,"篤、篤、篤",又一拐一拐地走了。他們連一句話都沒有說。

  王大小姐不住問道;"這個人就是那拼命胡老五?"老山東道:"是的。"王大小姐道:"小馬就是要他傳訊的?"老山東道:"不錯。"王大小姐道;"可是你們連一句話也沒有說。"老山東道:"我們用不著說話。"

  鄧定侯道:"小馬看見那油紙包上繩子打的結,就知道我們來了,來的是兩個人。"老山東道:"原來你也不笨。"

  王大小姐道:"可是小馬在山上打聽出什麼事,也談想法子告訴我們呀。"老山東道:"他在山上暫時還不會出什麼事,因為孫毅跟他的交情也不錯,等到他有消息時,胡老五也會帶來的。"王大小姐點點頭,忽又嘆了口氣,道:"我實在想不通,拼命胡老五怎麼會是這樣的人。"考山東喝下了最後一杯酒.慢慢地站起來,眼睛裡忽然露出種說不出的悲傷.過了很久,才緩緩道:"就因為他是拼命胡老五,所以才會變為這樣子。"(三)

  寂靜的街道,黯淡的上弦月。鄧定侯慢慢地往前走,王大小姐慢慢地在後面跟著,月光把他們的影子拖得很長。

  老山東已睡了,用兩張桌子一併,就是他的床。

  "轉過這條街,就是一個客棧.五分銀子就可以睡上一宿了。"這種小客棧當然很雜亂。

  "到餓虎崗上的人,常常到那裡去找姑娘,你們最好留神些。"王大小姐並沒有帶著她的霸王槍,她並不想做箭靶子。

  鄧定侯忽然嘆了口氣,道:"做強盜的確也不容易,不拼命,就成不了名,拼了命又是什麼下場呢?那一身的內傷,一臉的刀疤.換來的又是什麼?"王大小姐道:"做保鏢的豈非也一樣?"

  鄧定侯勉強笑了笑,道;只要是在江湖中混的人,差不多都一樣,除了幾個運氣特別好的,到老來不是替別人買燒雞,就是自己賣燒雞。"王大小姐道:"你看那老山東以前也是在江湖中混的?"鄧定侯道:"一定是的,所以直到今天,他還是改不了江湖人的老毛病。"王大小姐道:"什麼老毛病?"

  鄧定侯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事,管他娘。"王大小姐笑了,笑得不免有些辛酸:"所以丁喜畢竟還是個聰明人,從來也不肯為別人拼命。"鄧定侯皺眉道;"這的確是件怪事,他居然真的沒來。"王大小姐冷冷道:"這一點兒也不奇怪,我早就算準他不會來的。"鄧定侯沉思著,又道:"還有件事也狠奇怪。"王大小姐道:"什麼事?"

  鄧定侯道:"餓虎崗那些人明明知道小馬是丁喜的死黨,居然-點兒也沒有難為他,難道他們想用小馬來釣丁喜這條大魚?"王大小姐道:"只可惜丁喜不是魚,卻是條狐狸。"一陣風吹過,遠處隱約傳來一聲馬嘶,彷彿還有一陣陣清悅的鈴聲。

  他們聽見馬嘶時,聲音還在很遠,又走出幾步,鈴聲就近了。這匹馬來得好快。

  王大小姐剛轉過街角,就看見燈籠下"安住客棧"的破木板招牌。

  鄧定侯忽然一把拉住了她,把她拉進了一條死巷子裡。

  她被拉得連站都站不穩了,整個人都倒在鄧定侯身上。

  她的胸膛溫暖而柔軟。

  鄧定侯的心在跳,跳得很快。

  一這是什麼意思?

  王大小姐忍不住要叫了,可是剛張開嘴,又被鄧定侯掩住。

  他的手雖然受了傷,力氣還是不小。

  王大小姐的心也在跳得快了起來,她早已聽說江湖中這些大亨的毛病。

  他們通常只有一個毛病——

  女人。

  難道這才是他的真面目?就在這種時候,這種地方-…王大小姐忽然彎起腿,用膝蓋重重的往鄧定侯兩腿之間一撞。

  這並不是她的家傳武功,這是女人們天生就會的自衛防身本能。

  鄧定侯疼得冷汗冒了出來,卻居然沒有叫出來,反而壓低了聲音,細聲道:別出聲,千萬不要被這個人看見。"王大小姐鬆了口氣,終於發現前面已有兩匹快馬急馳而來,其中一匹的頸子上,還繫著對金鈴,"叮叮噹噹"不停地響。

  也就在這時,"砰"的一聲,客棧的一排房間,忽然有一扇窗戶被震開.一張凳子先打出來,一個人跟著竄出。

  這人的輕功不弱,伸手一搭屋簷,就翻上了屋頂。

  馬上繫著金鈴的騎士彷彿冷笑了一聲,忽然揚手,-條長索飛出.去勢竟比弩箭還急。

  屋頂上的人翻身閃避,本來應該是躲得開的。

  可是這條飛索卻好象又變成了條毒蛇,緊緊地釘著他,忽然繞了兩繞.就已將這人緊緊纏住。

  馬上的騎士手一抖,長索便飛回,這個人也跟著飛了回去。

  後面一匹馬上的騎士,早巳準備好一隻麻袋,用兩隻手張開。

  快索再一抖,這個人就象塊石頭一樣掉進麻袋裡。

  兩匹馬片刻不停,又急馳而去,霎眼間就轉入另一條街道,沒入黑暗中,只剩下那清悅麗可怕的金鈴聲,還在風中"叮叮噹噹"的響著。

  然後就連鈴聲都聽不見了。

  兩匹馬忽然來去,就彷彿是來自地獄的騎士,來揖拿逃魂。

  王大小姐已看得怔住。

  這樣的身手,這樣的方法,實在是駭人聽聞、不可思議的。

  又過了片刻,鄧定侯才放開了她,長長吐出口氣道:"好厲害。"王大小姐才長長吐出口氣,道:"他剛才甩的究竟是繩子?還是魔法?"用飛索套人,並不是什麼高深特別的武功,塞外的牧人們,大多都會這一手。

  可是那騎士剛才甩出的飛索,卻實在太快、太可怕,簡直就象是條魔索。

  鄧定侯沉吟著,緩緩道;"象這樣的手法,你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王大小姐眼睛亮了。

  她見過一次。

  丁喜從槍陣中救出小馬時,用的手法好象差不多。

  鄧定侯見過兩次。

  他的開花五犬旗也是被一條毒蛇般的飛索奪走的。

  王大小姐道:"難道這個人是丁喜?"

  鄧定侯道;"不是。"

  王大小姐道:"你知道他是誰?"

  鄧定侯道:"這個人叫管殺管埋包送終。"

  王大小姐勉強笑了笑.道:"好奇怪的名字,好可怕的名字。"鄧定侯道:"這個人也很可怕。"

  工大小姐道:"江湖中人用的外號,雖然大多數都很奇怪、很可怕,可是這麼樣一個名字,我只要聽見一次,就絕不會忘記。"鄧定侯道:"你沒有聽見過?"

  王大小姐道;"沒有。"

  鄧定侯道:"關內江湖中的人,聽見過這名字的確實不多。"王大小姐道:"這個人是不是-直在關外?"

  鄧定侯點頭道:"他的名字雖然兇惡,卻並不是個惡徒。"王大小姐道:"哦?"鄧定侯道:"他殺的才是惡徒.若有人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卻還逍逐法外,他就會忽然出現。"鄧定侯道:"他便會用飛索把這個人一套,用麻袋裝起就走,這個人通常就會永遠失蹤了。"王大小姐目光閃動,道;"也許他並沒有真的把這個人殺死,只不過帶回去做他的黨羽了。"鄧定侯居然同意:"很可能。"

  王大小姐道:"那些惡徒本就是什麼壞事都做得出的,為了感謝他的不殺之恩,再被他的武功所脅,當然就不惜替他賣命。"鄧定侯也同意。

  王大小姐道:"他在暗中收買了這些無惡不作的黨羽,在外面卻博得了一個除奸去惡的俠名,豈非一舉兩得?"鄧定侯冷笑。

  他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

  王大小姐道:"那天才凶手做的事.豈非也總是一舉兩得的?"鄧定侯道:"不錯。"

  王大小姐眼睛更亮,道:"你有沒有想到過,這位管殺管埋包送終,很可能也是青龍會的人?"鄧定侯道:"嗯。"王大小姐道:"只要是正常的人,絕不會起包送終這種名字的,所以……"鄧定侯道:"所以你認為這一定是個假名字。"王大小姐嘆了口氣,道:"老實說,我也早就懷疑他是百里長青王大小姐眨了眨眼睛.故意問道:"除奸去惡,本是太快人心的事,為什麼要用假名字去幹?"鄧定侯道:"因為他是個鏢客,身份跟一般江湖豪俠不同,難免有很多顧忌。"五大小姐道:"還有呢?"鄧定侯道:"因為他做的全就是見不得人的事,所以難免做賊心虛。"王大小姐道:"他生怕這秘密被揭穿,所以先留下條退路。"鄧定侯道:"他本就是個思慮周密、小心謹慎的人。"王大小姐道;"所以他的長青鏢局,才會是所有鏢局中經營得最成功的一個。"鄧定侯道:"他本身就是一個很成功的人,無論做什麼事,都從來未失手過一次。"王大小姐嘆了口氣,道:"這麼樣看來,我們的想法好象是完全一樣的。"鄧定侯道:"這麼樣看來,百里長青果然已到了餓虎崗了。"王大小姐冷笑道;"管殺管埋的行蹤一向在關外,百里長青沒有到這裡來,他怎麼會到這裡來?"鄧定侯道:"由這一點就可以證明,這兩個人,就是-個人。"王大小姐道;"他剛才殺的,想必也是餓虎崗上的好漢,不肯受他的挾制,想脫離他的掌握,想不到還是死在他手裡。"鄧定侯道;"老山東剛才說過,這裡時常有餓虎崗的兄弟走動,但願讓兄弟們發現他手段的。"王大小姐道:"借刀殺人,栽贓嫁禍,本就是他的拿手本事。"鄧定侯接著又道:他最可怕的還不是這一點。"王大小姐道:"哦?"鄧定侯沉吟著,道:"世上的武功門派雖多,招式雖然各處不相同,但基本上的道理,卻完全是一樣的,就好象"王大小姐道:"就好象寫字一樣。"

  鄧定侯點頭道:"不錯,的確就好象寫字一樣。"世上的書法流派也很多,有的人學柳公權,有的人學顏魯公,有的人學漢隸,有的人學魏碑,有的人專攻小篆,有的人偏愛鍾鼎文,有的人喜歡黃庭小楷,有的人喜歡張旭狂草。

  這些書法雖然各有它的特殊筆法結構.巧妙各不相同,但在基本的道理上,也全都是一樣的,"一"字就是"一"字,你絕不會變成"二""十"字在"口"字裡面,才是"田"。你若果把它寫在口字上面,就變成"古"了鄧定侯道:"一個人若是已悟透了武功中基本的道理,那麼他無論學哪一門、哪一派的武功,一定都能舉一反三,事半功倍,就正如"王大小姐道:"就正如一個已學會了走路的人,再去學爬,當然很容易。"鄧定侯笑著點頭,目中充滿讚許,她實在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子。

  王大小姐道:"這道理我已經明白了,所以我也明白,為什麼丁喜第一次看見霸王槍,就能用我的槍法擊敗我。"鄧定侯閉上了眼。

  他好象一直都在避免著談論到丁喜。

  王大小姐又嘆了口氣,道;"我也知道你不願懷疑他,因為他是你的朋友,可是你自己剛才也說過,他用的飛索,手法也跟百里長青一樣。"鄧定侯不能否認。

  王大小姐道:"所以我們無論怎麼樣看,都可以看出丁喜和百里長青之間,一定有某種很奇怪、很特別的關係存在的。"鄧定侯道:"只不過"

  王大小姐打斷了他的話,道:"我知道他絕不可能是百里長青的兒子,但是他有沒有可能是百里長青的徒弟呢?"鄧定侯嘆息著,苦笑道:"我不清楚,也不能隨便下判斷,但我卻可以確定一件事。"王大小姐道:"什麼事?"

  鄧定侯道;"不管丁喜跟百里長青有什麼關係,我都可以確定,他絕不是百里長青的幫兇。"王大小姐凝視著他,美麗的眼睛裡也充滿了讚許的仰慕。

  夠義氣的男子漢,女人總是會欣賞的。

  黑暗的長空,朦朧的星光。她的眼波如此溫柔。

  鄧定侯忽然發覺自己的心又在跳,立刻大步走出去:"我們還是快找個地方睡一下,明天一早我們就起來等小馬的消息。"小馬是不是會有消息?

  現在他是不是還平安無恙?是不是已查出了"五月十三"的真象。

  "五月十三"是不是百里長青?

  這些問題,現在還沒有人能明確回答,幸好今天已快過去了,還有明天。

  明天總是充滿希望的。

  "我們不如回到老山東那裡去,相信他那裡還有桌子。""可是前面就已經是客棧了。"

  "我看見,但客棧裡太髒,太亂,耳目又多,我們還是謹慎些好。"王大小姐忽然笑了:"你是不是很怕跟我單獨相處在一起?"鄧定侯也笑了:"我的確有點怕,你剛才那一腳踢得實在不輕。"王大小姐臉紅了。

  "其實你本來用不著害怕。"她忽然又說。

  "哦?"

  "因為……"她抬起頭,鼓起勇氣:"因為我本來只不過想利用你氣氣丁喜.我還是喜歡他的。"鄧定侯很驚奇,卻不感到意外。

  這本是他意料中的事.令他驚奇的,只不過因為連他都想不到王大小姐居然會有勇氣說出來。他只是苦笑:"你實在是個很坦白的女孩子。"王大小姐有點兒不好意思了,紅著臉道:"後來我雖然發現你是個很了不起的人,可是……可是你已經有了家,我只能把你當作我的大哥。"鄧定侯道:"你是在安慰我?"王大小姐臉更紅,過了很久,才輕輕道:"假如我沒有遇見他,假如你"鄧定侯打斷了她的話,微笑道:"你的意思我明白,能夠做你的大哥,我已經感到很開心了。"王大小姐輕輕吐出口氣,就象是忽然打開一個結;"就因為我喜歡他,所以我才生怕他會做出見不得人的事。""他不會的。""我也希望他不會。"兩個人相視一笑,心裡都覺得輕鬆多了。然後他們就微笑著走進暗巷,這時夜色已很深,他們都沒有發覺,遠處黑暗中,正有一雙發亮的眼睛在看著他們。那是誰的眼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