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解不開的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一)

  ——五月十三,天帝誕辰。

  他還有個朋友的生日,好象也是五月十三日,他好象在無意中聽見過的。這朋友是誰?

  鄧定侯的瞳孔突然收縮,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就在這時,拉車的馬忽然一聲驚嘶.往道旁直衝了過去。

  車馬忽然翻倒。

  鄧定侯雙臂一振,凌空拔起。

  道旁的草叢中,有一道寒光射出,打在已倒下的馬腹上。

  還有個人也從道旁的草叢中竄了出來,身法竟似比暗器還快。

  只聽趕車的大呼:"是你,我就知道你會來找我的。"聲音尖銳,果然是王大小姐的聲音。

  她衝過來拉車門.想拿車廂裡的霸王槍,黑衣人卻已凌空向她撲下。

  鄧定侯本來可以乘這時候走的,這黑衣人的目標並不是他。

  他沒有走。

  他不能看著王大小姐死在這人的掌中,他一定要撕下這人的面具來。

  黑衣人凌空下擊,如鷹搏兔,王大小姐竟連閃避招架的機會都沒有。

  一擊致命,不留活口。

  這黑衣人雙手觸及了她的頭髮,突聽"呼"的一聲,一服勁風從旁邊撞了過來。

  少林神拳!

  據說這種拳法練到爐火純青時.在百步外就可以致人於死。

  鄧定侯的神拳雖然還沒有這種威力.但一拳擊出,威力已十分驚人。

  黑衣人只有先避開這一拳,招式雖然撤回,餘力卻未盡。

  王大小姐還是被他的掌風掃及,"砰"的一聲撞在馬車上,幾乎暈了過去。

  幸好鄧定侯擋在她面前。

  黑衣人冷笑道:"好一個護花使者,我就索性成全了你們,讓你們死在一起。"他的聲音沙啞低沉,顯然是逼著嗓子說出來的。

  他是不是怕鄧定侯聽出他本來的聲音?

  鄧定侯忽然笑了笑,道:"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出手。"黑衣人道:"為什麼?"

  鄧定侯道:"因為我知道你一定認得我.我也一定認得你.所以你只要一出手,五招之內,我就能看出你是誰了。"黑衣人冷冷笑道:"你看著。"

  這三個字說出,他已攻出兩招,鄧定侯剛閃避開,還擊了一招,他又攻出三招。

  他的出手不但迅急狠毒.變化奇詭.出手五招.用的竟是五種不同門源的武功。

  他第一招攻出時,五指彎曲如鷹爪,用的是淮南王家的"大鷹爪攻"。

  這一招還未用完,他的身子忽然轉開,出手已變成了武當的"七十二路小擒拿法。"鄧定侯還擊一招.他雙手突發,連消帶打,竟是岳家散手中的殺著"烈馬分鬃",就在這同一剎那間又踢出了一著北派掃堂腿。

  這一著很快又變成了"拐子鴛鴦腳",然後忽然又沉腰坐馬.近通中宮,雙拳帶風,直打胸膛,竟變成了鄧定侯的看家本事"少林神拳"。

  這五招間的變化,實在是瑰麗奇幻.叫人看得眼花繚亂。

  黑衣人冷冷道:"你看出了我是誰?"

  鄧定侯看不出。

  他只看出了一件事,一件很可伯的事——就是他實在也不是這個人的敵手。

  "神拳小諸葛"縱橫江湖多年.什麼樣的厲害角色他都見過,這還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技不如人。

  少林神拳走的是剛猛一路,全憑一口氣,現在他的氣已餒,拳勢也弱了。

  黑衣人招式一變,競以北派劈掛掌,混合著大開碑手使出來。

  這正是掌法中最剛烈最威猛的一種。

  他以剛克剛,以強打強,七招之間,鄧定侯已被逼入死角。

  車輪還在轉動,馬的嘶聲已停頓,王大小姐從車窗裡抓出了她的槍,還沒有拔出來。

  突聽"喀嚓"一聲.轉動的車輪被打得粉碎.接著又是"格"的一響.竟象是骨頭折斷的聲音。

  王大小姐轉過頭,才發現鄧定侯的一條手臂已抬不起來。

  黑衣人出手卻更凶、更狠,他已決心不留下一個活口。

  王大小姐臉上汗珠滾滾,還是拔不出這桿也不知被什麼東西嵌住了的霸王槍。

  鄧定侯肘間關節被對方掌鋒掃著,也已疼得汗如雨落了。

  這種劇烈的痛苦.卻激發了他的勇氣,使得他更為清醒。

  他以一隻手擊出的招式,竟比兩隻手還有效。

  他的聲名本就是血汗和性命去拼來的,他當然不會這樣容易就倒下去。

  只要還活著,就絕不能倒下去。

  就在這時.黑暗中忽然有寒光一閃,象流星般飛了過來。

  黑衣人一側身,這道流星般的光芒就"奪"的釘在馬車上,竟是柄短劍,-柄劍鋒奇窄,精光四射的短劍。

  鄧定侯立刻鬆了一口氣,他已看出黑衣人臉上起了種面具都掩不住的變化。

  他精神-振,奮力攻出二拳。

  黑衣人卻忽然凌空躍起,倒翻了出去。

  就在這時,又是寒光一閃,王大小姐終於拔出了她的霸王槍。

  鄧定侯一回手,乘著她這一拔之力.將這桿槍標槍般地擲了出去。

  一丈三尺長,七十三斤重的霸王槍,槍鋒破空,是多大的威力!

  只見黑衣人凌空-個翻身,忽然反手抄住了這桿槍,借力使力.向下一戳。

  一聲慘呼,一個人被槍鋒釘在地上。

  黑衣人卻又藉著一槍下戳的力量,彈丸般從槍桿下彈了起來,又是凌空幾個翻身,竟掠出十餘丈.身形在遠處樹梢又-彈,就看不見了。

  鄧定侯幾乎已看得怔住。

  少林門下雖然並不以輕功見長,他自己卻一向喜歡輕功。

  他的輕功身法別有傳授,在這方面,他-向很自負,總認為江湖中已很少有人的輕功能比得上他。:可是現在他跟這個黑衣人一比,這個人若是飛鷹.他最多只不過是隻麻雀。

  直到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確應該回去多練幾天了。

  他花在女人身上的功夫實在太多。

  就在他覺得自己以後應該離開女人之時,已有個女人走過來,扶住了他。

  王大小姐的手雖然冰冷,聲音卻是溫柔的:"你傷得重不重?"鄧定侯苦笑著搖頭。

  有些人好象命中注定就離不開女人的,就算他不去找女人,女人也會找上他。

  他在心裡嘆了口氣.忽然問道:"丁喜呢?"

  王大小姐怔了怔,道:"他來了?"

  鄧定侯已不必回答這句話,他已看見丁喜慢吞吞的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王大小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釘在馬車上的短劍:"這是你的劍?"丁喜道:"嗯。"

  王大小姐道:"剛才那個黑衣人,好象已認得你這柄劍?"丁喜道:"哦?"

  王大小姐目光閃動;盯著他道:"他是不是也認得你?"丁喜淡淡道:"我也不知道他認不認得我,我只知道我不認得他。"王大小姐道:"你連他長得什麼樣子都沒有看清楚,怎麼知道不認得他?"丁喜板起臉,冷冷的道:"你怎麼知道我沒有看清楚?"王大小姐眼珠子轉了轉.忽然笑了笑.道:"也許你真的比我們看得都清楚一些,他剛才就是從你那邊逃走的。"丁喜搖頭道:"哼。"

  王大小姐忽又沉下臉,道;"他剛才既然是從你那邊逃走的.你為什麼不攔住他?"丁喜冷冷道:"因為你們的霸王槍,先替他開了路。"王大小姐說不出話來了。

  丁喜走過來,拔起了霸王槍,忽又冷笑道;"他的確應該謝謝你們,本來他已來不及把這個人殺了滅口,你們卻及時把這桿槍送給了他。"鄧定侯輕咳兩聲,苦笑道:"他殺的這個人是誰?"丁喜道;"蘇小波。"鄧定侯嘆了口氣,道:"你果然沒有看錯,蘇小波果然真是跟他串通的。"丁喜又慢慢地走過來,拔出了車上的劍,鄧定侯道:"這的確是口好劍。"他還想再仔細看看,卻已看不見了。丁喜一反手,這柄劍就忽然縮入了他的衣袖。鄧定侯道:"你剛才那一劍雖然並不想傷人,卻已把別人嚇走了。"丁喜道:"你怎麼知道我那一劍不想傷人?"

  鄧定侯笑了笑,道:"這柄劍釘在馬車上,只釘入了兩寸。"這是事實,車上的劍痕猶在。鄧定侯道:"以你的腕力,再加上這柄劍的鋒利,若是真的想傷人,這一劍擲出,就算打在石頭上,至少也應該打進去五六寸。"丁喜冷冷道:"你也未免把我的力氣估量得太高了一些。"鄧定侯笑了笑.道:"不管怎麼樣,那個黑衣人總是被這一劍嚇走的。"丁喜道:"哦?"

  鄧定侯道:"他怕的當然不是這劍,而是你這個人。"丁喜淡淡道:"也許他把我估量得太高了。"

  鄧定侯道:"他至少知道這是你的劍.至少知道你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他才會走。"丁喜看了他兩眼道:"你究竟想說什麼?"

  鄧定侯嘆了口氣,道:"有很多的話我都想說出來,只不過現在"丁喜道:"現在怎麼樣?"

  鄧定侯道:"我現在只想問你一句話。"

  丁喜道;"你為什麼不問?"

  鄧定侯盯著他的眼圈。

  鄧定侯道;"你心裡究竟隱藏些什麼,為什麼不肯說出來?"丁喜道,"你既然知道,我又何必再說。"

  鄧定侯道:"我怎麼會知道?"

  丁喜冷笑道:"你既然不知道,憑什麼斷定我心裡有事?"鄧定侯怔了怔,苦笑道:"其實我心裡也藏著件事,沒有說出來。"丁喜道:"哦。"

  鄧定侯道:"我知道有個人雖然是在關外成名的,但是他成長的地方,卻是閩南。"丁喜聽著。

  鄧定侯道:"閩南是個很偏僻的地方,少年人想在那裡出頭,很不容易,所以他們到外面來闖天下.有的人到了中原,有的人到關外。"王大小姐道:"他們?"

  鄧定侯道:"當年他們一起闖蕩江湖的,當然不止一個人。"王大小姐臉色又發了白,道:"你是說,我父親也是他們其中之-?"鄧定侯道;"我現在說的只是一個人,他在閩南闖過天下,卻在關外成名,所以他跟你父親是老朋友。"王大小姐臉色更蒼白,握緊他的手.道:"你說的是百里長青?"鄧定侯點點頭道;"一個人發跡之後,總不願再提起以前那些不得意的往事,所以他和你父親在閩南那一段經歷,江湖中很少有人知道。"王大小姐道:"你怎麼知道的?"

  鄧定侯道:"因為我老婆的娘家,恰巧是閩南的武林世家,她的一個大伯,以前還跟百里長青有過來往。"提起她的妻子,他就在有意無意間,輕輕放開了王大小姐的手。

  王大小姐沒有注意。

  鄧定侯又道:"閩南的武林世家.大多數都很保守,因為他們的鄉土觀念很重,語言又和中原完全不同,所以他們的子弟,很少到中原來。"王大小姐道:"所以百里長青在閩南的往事,中原人很少有人知道。"鄧定侯道;"可是我老婆在我面前提起過,她的大伯是遼東大俠的老友,她也覺得很有光彩,她甚至還知道百里長青的生日。"王大小姐道:"是嗎?她怎麼會知道的?"

  鄧定侯道:"因為他的大伯曾經告訴過她.百里長青的生日,跟她是同一天。"王大小姐道:"哪一天?"

  鄧定侯道;"五月十三。"

  繁星在天,大地更安靜,暖風吹過樹梢,柔軟如情人的呼吸。

  丁喜忽然道:"你們為什麼不說話了?"

  沒有反應,

  丁喜道:"不說話的意思,是不是你們都已認定了百里長青就是那該死的天才兇手?"王大小姐恨恨道:"看來他還是個該死的奸細。"鄧定侯道:"我們的聯營鏢局若是組織成功,青龍會的勢力就難免要受到影響,所以他就把我們的秘密出賣給了你。"丁喜道;"有理。鄧定侯道:"他這樣做,不但破壞了開花五大大旗的威信,而且還可以坐收漁利。"丁喜道:"有理。"鄧定侯道:"但他卻想不到聰明的丁喜也有失手的時候,這一次的計劃既然已注定失敗,他就只有再發動第二次。"了喜道:"有理。"

  鄧定侯道:"幸好他早已將青龍會的勢力,滲透入餓虎崗,餓虎崗恰巧又發起了一個黑道聯盟,他就決心要把這組織收買了,讓黑道上的朋友和開花五犬旗火拼。"丁喜道:"有理。"鄧定侯道:"只可惜餓虎崗上的兄弟們,還有些不聽話的,他既然無法收買到這些人.於是就索性把他們殺了滅口。"丁喜道:"有理。"鄧定侯道:"然後他再讓我們來替他頂這個黑鍋,叫你也回不了餓虎崗,因為他對聰明的丁喜多少還有些顧忌。"丁喜道;"有理。"鄧定侯道:"大王鏢局堅決不肯加入開花五犬旗.也許就因為王老爺子早已知道了他的陰謀,他們早年在閩南時,本是很親密的朋友。"丁喜道:"有理。"

  鄧定侯道:"據說青龍會的發祥地,本來也在閩南,王老爺子早年時,說不定也會加入過他們的組織。"丁喜道:"有理。"

  鄧定侯道:"等到青龍會要把勢力擴展到中原鏢局時,當然就會要王老爺子為他們效力,但這時王老爺子已看透了他們的真面目,雖然被他們威逼利誘,也不為所動,所以才會慘死在他們手下。"丁喜道:"有理。"鄧定侯笑了笑,道:"你已經說了九句有理,一定是真的認為我有理了?"丁喜也笑了笑,道;"我承認你說的每句話都有道理,只可惜我連一點證據都沒有看見。"鄧定侯道:"你要什麼樣的證據?"

  丁喜道:"隨便什麼樣的證據都行。"

  鄧定侯道:"假如沒有證據,我們就不能把百里長青當作兇手?"丁喜道:"不能。"鄧定侯嘆了口氣,道:"他是王老爺子的朋友,早年也曾經在閩南鬼混過,我們走鏢的路線和秘密,只有他完全清楚,他不但武功極高,而且還練過百步神拳,甚至連你用的兵器都知道。"他嘆息著,又道;"所有的條件.只有他一個人完全符合,這難道還不夠?"丁喜道:"還不夠。"

  鄧定侯道:"為什麼?"

  丁喜道:"因為符合這條件的人.並不是只有他一個……

  鄧定侯道:"除了他還有誰?"

  丁喜又笑了笑,道:"至少還有你。"

  鄧定侯道:"我?"

  丁喜道:"你也是王老爺子的朋友.你的妻子既然是閩南人,你當然也到閩南去過.你們鏢局的秘密,你當然也知道。"鄧定侯苦笑道:"而且我當然也練過百步神拳,而且練得不錯。"丁喜微笑道:"我當然也知道體絕不會是兇手,我只不過提醒你,符合這些條件的人,並不一定就是兇手。"鄧定侯看看他,忽然也笑了笑,道;"你只忘了一點。"丁富道:"哦?"

  鄧定侯道:"這些條件,我並不能完全符合,因為我直到昨天晚上為止,還不知道你用的什麼兵器。"丁喜不能否認。

  鄧定侯道:"近來你的名氣雖然也已不小,可是江湖中的人見過你的兵器的卻不多。"丁喜也不能否認。他的確一向很少出手.要解決困難時.他使用的是他的智慧,不是他的劍。

  鄧定侯一直都在盯著他.又笑了笑,道:"其實我當然知道,你絕不會和那兇手串通的,只不過。"丁喜道:"只不過怎麼樣?"

  鄧定侯道:"我總覺得你應該認得百里長青。"丁喜道:"為什麼?"

  鄧定侯道:"因為他對你的事,好象很了解,你對他的事,好象也很關心"王大小姐忽然冷笑著道:"不但關心,而且一直都在為他辯白,難道"丁喜也在冷笑,道:"難道你們認為我是他的兒子?"王大小姐道:"不管你是他什麼人,你既然要為他辨白,也應該拿出征據來。"丁喜道:"所以我就應該跟你們到俄虎崗去?"

  王大小姐道:"不管五月十三是不是百里長青,現在都已回到了餓虎崗。"丁喜道:"所以我現在就應該跟你們去?"

  王大小姐終於承認:"我就是要你現在就去。"丁喜道:"哈哈。"

  王大小姐道:"哈哈是什麼意思?"

  丁喜道:"哈哈的意思,就是不管你說什麼,我不去就是不去。"王大小姐怔住。她看看鄧定侯,鄧定侯也只有看看她。

  丁喜悠然道:"兩位還有什麼高論?"

  王大小姐真的著急了,連眼圈都已急紅了.忽然大聲道;"你為什麼不問問我小馬的下落?"丁喜道:"我為什麼要問?"

  他冷冷的接著道:"他又不是個小孩子,難道還要人一天到晚地跟著他,餵他吃奶?"王大小姐臉也紅了,終於忍不住道:可是"。"可是他們也已經去了餓虎崗,你難道——難道就一點也不著急?"鄧定侯已經先著了急,搶著問道:"他們是幾時去的?"王大小姐道:"我到酒樓去跟你們見面的時候,本來是叫他們在客棧裡等我的,誰知道…。."鄧定侯道:"誰知道你……等你回去時,他們兩人已經走了?"王大小姐咬著嘴唇,點了點頭,道:"小琳告訴我,小馬這個人天不怕、地不怕,就只怕他的丁大哥。"鄧定侯道:"他知道你去找丁喜,當然不敢再等在那裡挨罵。"丁喜沉著臉道;"我唯一要罵的人,就是我自己。"鄧定侯道:"不管怎麼樣,小馬總是你的好兄弟,現在餓虎崗雖然是把你當做叛徒,當然也不會放過他。"丁喜道:"哼。"

  王大小姐道:"他們臨走的時候,還交待過客棧的帳房,說他們要先到餓虎崗去看看,不管結果怎麼樣,他們都會有話給老山東的。"鄧定侯道:"現在他到餓虎崗去,簡直就等於是送羊入虎口.所以"王大小姐搶著道:"所以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應該盡快趕去。"丁喜道:"哼哼。"王大小姐道;"哼哼又是什麼意思?"

  丁喜冷冷道:"哼哼的意思就是.不管你們到哪裡去.我都要去睡覺了。"(二)

  駕車的馬,本來不會是好馬,但歸東景的馬,卻沒有一匹不是好馬。

  丁喜剛才臨走的時候,已將這匹馬繫在樹上,他看來雖然是個粗枝大葉的人,其實做事一向很仔細,因為他從小就得自己照顧自己。

  他也不管別人是不是在後面跟著,一個人走回來,從車箱裡找出半罈酒,一口氣喝下去.就跳上車頂,舒舒服服地躺下,放鬆了四肢。

  能有這樣一個地方.他已經覺得很滿意。

  鄧定侯和王大小姐當然也只有跟著他來了。

  他們找了些枯枝.生了一堆火。

  一這裡雖然不會有虎狼,蛇蟲卻一定會有的,生個火總是安全些。

  鄧定侯也是個做事仔細的人,所以他們才活到現在。

  "你手臂的傷怎麼樣了?"

  "還好。"

  "我帶著有金創藥.我替你看看。"王大小姐忽然顯露了她女性的溫柔。

  她輕輕撕開了鄧定侯的衣袖,用一點兒燒酒為他洗淨傷口,倒了一點兒藥在上面,再撕開自己一條內裙.替他包紮了起來。

  她的動作溫柔而體貼,只可惜丁喜完全沒有看見。

  他脫下了自己的衣服,捲起來作枕頭.睡得好舒服。

  王大小姐好象也沒有看見他.卻又偏偏忍不住道:"你看看這個人,在這種地方他居然也能睡得著。"鄧定侯笑了笑.道:"據說他從小就在江湖中流浪了。象他這種人,有時連站著都能睡覺的。"王大小姐咬著嘴唇.沉默了很久,又忍不住道:"他難道一直都沒有家?"鄧定侯道:"好象沒有。"

  王大小姐彷彿在嘆息,卻還是板著臉,冷冷道:"據說沒有家的人,總是對朋友特別夠義氣的,他卻好象是個例外。"鄧定侯道:"你認為他對小馬不夠義氣?"王大小姐道:"哼。"鄧定侯道:也許他只不過因為吃的苦太多,所以做事就比別人小心些。"王大小姐冷笑道:"一個真正的男子漢,不管吃了多少苦,都不象他這樣怕死。"鄧定侯看著她,微笑道:"你好象對他很不滿意?"王大小姐道:"哼哼。"

  鄧定侯微笑道;"難道你認為他不喜歡你了?"王大小姐道:"我…"鄧定侯打斷了她的話,道:"有些人心裡雖然喜歡一個人.嘴裡卻絕不會說出來的;有時他心裡越熱情,表面上反面越冷淡。"王大小姐道:"為什麼?"鄧定侯道:"因為他們的身世孤苦,生活又不安全,而且隨時隨地都可能死在別人的刀劍下,所以他們若是真喜歡一個人時,反而要盡量疏遠她。"王大小姐道:"因為他不願連累了他喜歡的這個女孩子?"鄧定侯道:"不錯。"王大小姐道:"你認為丁喜是這種人?"鄧定侯道:"他是的。"他嘆息著,又道:"他表面看來雖然很灑脫,很開朗,其實心裡卻一定有很多解不開的結。"王大小姐凝視著他,柔聲道:"你好象總是在替別人著想,總是盡可能了解別人。"鄧定侯笑了笑,道:"這也許是因為我已經老了,老頭子總是比較容易諒解年青人的。"王大小姐嫣然一笑,道:"象你這樣的老頭子,世界上只怕還沒有幾個。"這時一陣仲夏之夜的柔風,正吹過青青的草地。

  星光滿天,火光閃動,映紅了她的臉,風中充滿了綠草的芬芳,綠草柔軟如氈,她笑得又那麼溫柔。

  鄧定侯忽然發覺自己的心在跳,跳得很炔。

  他並不是那種一見了美麗的女人就會心跳的男人,可是這個女孩子……

  他絕不能讓這種情況再發展下去,勉強笑了笑,道:"看樣子我們沒有什麼地方可去了,不如也將就在這裡睡一夜,有什麼話,等到明天再說。"王大小姐點點頭,道;"現在並不太熱,我們就睡在火旁邊好不好?"鄧定侯好象嚇了一跳:"我們?"王大小姐道;"你流了很多血,一定會覺得冷的,當然應該睡在火光旁邊。"鄧定侯道:"可是你…."王大小姐道;"我當然也睡在這裡,我怕蛇。"鄧定侯道:"你……你可以睡到車上去。"王大小姐道;"蛇難道不會爬到車上去?"她嫣然一笑,又道:"假如你怕我,我可以睡得離你遠一點兒.我的睡象很好,絕不會滾到你身邊去的。"她的睡象並不好,年青的女孩子,睡象都不會太好,何況,一個象她這麼樣嬌生慣養的大小姐,睡在這種草地上,當然睡不安穩。

  睡夢中,她忽然翻了身,一隻手竟壓到鄧定侯胸口上了。她的手柔軟而纖美。鄧定侯連動也不敢動。

  他也不是那種坐懷不亂的君子,對年青美麗的女孩子.他一向很有興趣。可是這個女孩子…。

  他嘆了口氣,禁止自己想下去。他開始想丁喜——

  這個年青人的確有很多長處,他喜歡他,就好象喜歡自己的親兄弟一樣。他又想到了他的妻子——這幾年來,他的確太冷落她了,她卻一直是個好妻子。他需要時,她就算已沉睡,還是從來也沒有拒絕過他。

  想起了他們初婚時那些恩愛纏綿的晚上,想起了她的溫柔與體貼,想起了她柔軟的腰肢,想起了豐滿修長的雙腿……

  他又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又是一陣柔風吹過,他輕撫著臂上的傷口,忽然覺得很疲倦,非常疲倦……他睡著了。

  (三)

  丁喜卻還沒有睡得著,他們剛才說的話,每-句都聽得清清楚楚。

  "就算他心裡喜歡你,嘴上也絕不會說出來的""他心裡一定有很多解不開的結……"

  鄧定侯的確很了解他.卻還了解得不夠深。

  他疏遠她、冷淡她,並不是因為他怕連累了她.而是因為他不敢。

  他不敢,因為他總覺得自己配不上她,一種別人永遠無法解釋的自卑,已在他心裡打起了結,生下了根。

  根已很深了。

  飢餓、恐懼、寒冷,象野狗般伏在街頭,為了一塊冷餅被人象野狗般毒打,只要一想起這些往事,他身上的衣服就會被汗水濕透.就會不停地打冷戰。

  他的童年,實在比噩夢還可怕。

  現在這些悲慘的往事雖然早巳過去,他身上的創傷也早巳平復。

  可是他心裡的創傷,卻是永遠也沒法消除的。

  "你好象總是替別人著想,好象總是這麼樣了解別人…。."他又想到:鄧定侯的確是個好朋友、好漢子,他已經欠他太多,幾乎很難還清。

  丁喜知道他也很喜歡她。

  雖然他已有了家,有了妻子.可是這些事對丁喜說來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是絕不能對不起朋友的。

  "-個從來沒有家的人,對朋友總是特別夠義氣。""你認為他對小馬不夠義氣?"

  丁喜在心裡嘆了口氣,小馬不但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的兄弟,他的手足。

  小馬這一去,的確是送羊入虎口的。

  難道他真的就這樣看著?

  他閉上眼睛,決心要小睡片刻.明天還有很多很多的事要做。

  繁星滿天.夜風溫柔。

  明天一定最好天氣。

  (四)

  旭日東昇。

  第一線朝陽衝破晨霧,照射在大地上時,鄧定侯醒了。

  他醒來的時候,陽光照在王大小姐柔軟烏黑的頭髮上。

  她的睫毛也很長,她的雙頰嫣紅,柔髮上帶著種醉人的幽香。

  她就睡在他身旁,睡得就象是個孩子。

  鄧定侯大醉後醒來時,常常會在自己身旁發現一個陌生而年青的女人,他通常都要想很久.才能想起這個女人是怎麼到他床上來的。

  可是這-次……

  他沒有想下來,悄悄地站起來,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清晨郊外的清新空氣。然後他就忽然怔住。

  睡在車頂上的丁喜已不見了,繫在樹上的那匹馬也不見了。清晨郊外的空氣很新鮮。

  鄧定侯見到馬車還停在原來之處,不過那匹馬和丁喜去了哪裡?

  良駒是不會自己走脫的,一定有人把馬匹解開。這是丁喜所做的嗎?

  他再深深地吸了口清新的空氣,但似乎還沒有把醉後的酒意消腦子有點模糊。他想著:丁喜走了,為什麼不說一句話?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