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這一條路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一)

  上山容易,下山也不難。

  太陽還沒有下山,他們就已下了山。

  山下有條小路,路旁有棵大樹,樹下停著輛大車,趕車的是個小夥子,打著赤膊.搖著草帽蹲在那裡曬太陽。

  樹蔭下有風.風吹過來,傳來一陣陣酒香:"是上好的竹葉青。"附近看不見人煙,唯一可能有酒的地方,就是這輛大車。

  這小伙子一個人蹲在外面曬太陽,卻把這麼好的酒放在車戶裡吹風乘涼。

  了喜嘆了口氣,忽然發現這世上有毛病的人倒是真不少。

  鄧定侯看著他,問道;"你想不想喝酒?"丁喜道:"不想。"鄧定侯很意外,道:"為什麼?"

  丁喜道:"因為我雖然是個強盜,卻還沒有搶過別人的酒喝。"鄧定侯道:"我們可以去買。"

  丁喜道:"我也很想去買,只可惜我什麼樣的酒鋪都看見過,卻還沒有看見過開在馬車裡的酒鋪。"鄧定侯笑道;"你現在就看見了一個。"丁喜果然看見了。

  那趕車的小夥子,忽然站起來,從車後拉起了一面青布酒旗,上面寫著:"上好竹時青,加料滷牛肉。"若說現在這世上還有什麼事能讓丁喜和鄧定侯高興一點兒,恐怕就只有好酒加牛肉了。

  鄧定侯道:"那老烏龜實在很不好對付,我只怕還沒有撕下他的耳朵來,就已先被他撕下了我的耳朵。"丁喜道:"所以你現在就很發愁。"

  鄧定侯道:"我以我就要去借酒澆愁。"

  丁喜道:"好主意。"

  兩個人大步走過去。

  "來十斤滷牛肉,二十斤酒。"

  "好。"

  這小伙子口裡答應著,卻又蹲了下去,開始用草帽扇風。

  他們看著他,等了中天,這小子居然連一點站起來的意思都沒有。

  丁喜忍不住道:"你的牛肉和酒自己會走過來?"趕車的小夥子道:"不會。"

  他連頭都沒有抬,又道:"牛肉和酒不會走路,可是你們會走路。"丁喜笑了。

  小夥子道:"我只賣酒,不賣人.所以"

  丁喜道:"所以我們只要是想喝酒,就得自己走過去拿了。"小夥子道:"拿完了之後.再自己走過來付帳。"馬車雖然並不新,門窗上卻掛著很細密的竹簾子,走到車前,酒香更濃。

  "這小伙子的人雖然不太怎麼樣,賣的酒倒真是頂好的酒。""只要酒好,別的事就全都都可以馬虎一點了。"鄧定侯走過去,往車廂裡一看。丁喜也怔住。

  一個人舒舒服服地坐在車廂裡,手裡拿著一大杯酒,正咧著嘴,看著他們直笑。

  這個人的嘴表情真多。

  這個人赫然竟是"福星高照"歸東景。

  車廂裡清涼而寬敞。

  丁喜和鄧定侯都已坐下來,就坐在歸東景對面。

  歸東景看著他們,一會兒咧著嘴笑,一會兒撇著嘴笑,忽然道:"你們剛才說的老烏龜是誰?"鄧定侯道:你猜呢?"歸東景道:"好象就是我。"

  鄧定侯道:"猜對了。"

  歸東景道:"你準備撕下我的耳朵?"

  鄧定侯道:"先打門牙,再撕耳朵。"

  歸東景嘆了口氣.道:"你們能不能先喝酒吃肉,再打人撕耳朵?"鄧定侯看著丁喜。

  丁喜道:"能。"

  於是他們就開始喝酒吃肉,喝得不多.吃得倒真不少。

  切好了的三大盤牛肉轉眼間就一掃而空,歸東景又嘆了口氣道:"你們準備什麼時候動手?"鄧定侯道:"等你先看看這六封信。"

  六封信拿出來,歸東景只看了一封:"這些信當然不是你親筆寫的。"鄧定侯道:"不是。"

  歸東景苦笑道:"既然不是你寫的,當然就一定是我寫的。"鄧定侯道:"你承認?"

  歸東景歎道:"看來我就算不想承認也不行了。"丁喜道:"誰說不行?"

  歸東景道:"行?"

  丁喜道:"你根本就不必承認,因為…。."

  鄧定侯緊接著道:"因為這六封信,根本就不是你寫的。"歸東景自己反而好象很意外,道:"你們怎麼知道不是我寫的?"丁喜道:"餓虎崗上的人不是大強盜,就是小強盜,冤家對頭也不知有多少。"鄧定侯道:"這些人就算要下山去比武決鬥,也絕不該到處招搖,讓大家都知道。"丁喜道:"因為他們就算不怕官府追捕,也應該提防仇家找去,他們的行蹤一向都唯恐別人知道。"鄧定侯道:"可是這一次他們卻招搖得厲害,好像唯恐別人不知道似的。"丁喜道:"你猜他們這是為了什麼?"

  歸東景道:"我不是聰明的丁喜,我猜不出。"鄧定侯道;"我也不是聰明的丁喜,但我卻也看出了一些苗頭。"歸東景道;"哦?"丁喜道;"他們這麼樣做,好象是故意製造機會。"鄧定侯道:"好讓我們上餓虎崗去拿這六封信。"歸東景道:"你既然知道這六封信不是自己寫的,就一定會懷疑是我了。"鄧定侯道:"於是我就要去打你的門牙,撕你的耳朵。"丁喜道:"於是那個真正的奸細,就可以拍著手在看笑話了。"歸東景不解道;"餓虎崗上的好漢們,為什麼要替我們的奸細做這種事情?"丁喜道:"因為這個人既然是你們的奸細,就一定對他們有利。"歸東景道:"你呢?你不知道這回事?"

  丁喜笑了笑,道:"聰明的丁喜,也有做糊徐事的時候,這次我好象就做了被人利用的工具。"歸東景也笑了,道:"幸好你並不是真糊塗,也不是假聰明。"鄧定侯道;"所以現在你耳朵還沒有被撕下來,牙齒也還在嘴裡。"歸東景盯著他,忽然問道:"我們是不是多年的朋友?"鄧定侯道:"是。",,

  歸東景道;"現在我們又是好夥伴?"

  鄧定侯道:"不錯。"

  歸東景指著丁喜道:"這小子是不是被我們抓來的那個劫鏢賊?"鄧定侯微笑點頭,

  歸東景嘆息著,苦笑道:"可是現在看起來,你們反而像是個好朋友,我倒像是被你們抓住了。"丁喜道:"你絕不會像是個小賊。"

  歸東景道:"哦?"

  丁再道:"你就算是賊,也一定是個大賊。"

  歸東景道:"為什麼?"

  丁喜道:"小賊唯恐別人說他糊塗,所以總是要作出聰明的樣子;大賊唯恐別人知道他聰明,所以總是喜歡裝糊塗,而且總是裝得很象。"歸東景大笑,道:"討人歡喜的丁喜,果然真的討人歡喜。"他大笑著站起來,拍了招丁喜的肩,道:"這輛馬車我送給你,車裡的酒也送給你。"丁喜道:"為什麼給我?"

  歸東景道:"我喝了酒之後,就喜次送人東西,我也喜歡你。"丁喜道:"你自己呢?"

  歸東景笑道:"我既然已沒有嫌疑,最好還是趕快溜開,否則就得陪著你傷透腦筋了。"歸東景道:"奸細既然不是我.也不是老鄧,怎麼能跟餓虎崗串通的?怎麼會知道你們的要求?"他搖著頭,微笑道:"這些問題全部傷腦筋得很,我是個糊塗人.又懶又笨,遇著要傷腦筋去想的事,一向都溜得很快。"他居然真的說溜就溜。

  丁喜看著鄧定侯,鄧定侯看著丁喜,兩個人一點法子也沒有。

  歸東景跳下馬車,忽又回頭,道:"還有件事我要問你。"丁喜道:"什麼事?"歸東景道:"你們既然已懷疑我是奸細,怎麼會忽然改變主意的?"丁喜笑了笑,道;"因為我喜歡你的嘴。"

  歸東景看著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喃喃道:"這理由好象不錯,我這張嘴也實在很不錯。"只說了這兩句話,他的嘴已改變了四種表情,然後就大笑著揚長而去,卻將一大堆傷腦筋的問題,留給了鄧定侯和丁喜。

  鄧定侯嘆了口氣,苦笑道:"這人實在有福氣,有些人好象天生就有福氣,有些人卻好象天生就得隨時傷腦筋的。"丁喜道:"哦?"

  鄧定侯道:"你剛才既然說出了那些問題,現在我就算想不傷腦筋都不行了。"丁喜同意。

  鄧定侯道;"有可能知道我們到餓虎崗來的,除了我們外,只有百里長青、姜新和西門勝。"丁喜道:"不錯。"鄧定侯道:"現在看起來,嫌疑最大的就是西門勝了。"丁喜道:"因為他親耳聽見我們的計劃。"

  鄧定侯道:"也因為他在九份純利中,只能佔一份。"丁喜道:"可是他們卻已被歸東景派出去走鏢了。"鄧定侯苦笑道:"所以我才傷透腦筋。"丁喜道:"百里長青呢?"鄧定侯道:"兩個月前,他就已啟程回關東了。"丁喜道:"現在有嫌疑的人豈非已只剩下了玉豹姜新?"鄧定侯道;"算來算去,現在的確好象已只剩下他,只可措他已在床上躺了六個月.病得連站都站不起來了。"他苦笑著又道:"據說他得是色癆,所以姜家上上下下都守口如瓶.不許把這些消息洩露。"丁喜怔了一怔,道:"這麼樣說來,有嫌疑的人,豈非連一個都沒有?"鄧定侯嘆道:"所以我更傷腦筋。"

  丁喜的眼珠轉了轉,忽又笑道:"我教你個法子,你就可以不必傷腦筋了。"鄧定侯精神一振,問道;"什麼法子?"

  丁喜道:"這些問題你既然想不通,為什麼不去問別人?"鄧定侯立刻又洩了氣,喃喃道:"這算是個什麼法子?"丁喜道:"算是個又簡單、又有效的法子。"

  鄧定侯道:"這些問題,我能去問誰?"

  丁喜道;"去問無孔不入萬通。"

  鄧定侯精神又一振。

  丁喜道:"熊家大院的決戰那麼招搖,一定是他安排的,和你們那奸細勾結的人,也-定就是他。"鄧定侯道:"至少他總有份。"

  丁喜道;"所以他就一定會知道那奸細是誰。"鄧定侯跳起來,拉住丁喜道;"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還不走?"丁喜卻懶洋洋地躺了下去,微笑道:"莫忘我已是有車階級,為什麼還要走路?"(二)

  他們趕到熊家大院時,熊九太爺正在他那平坦廣闊、設備完美的練武場上負手漫步。

  他平生有三件最引以為傲的事,這練武場就是其中之一。

  自從他退休之後,的確已在這裡造就過不少英才,使得附近的鄉里子弟,全部變成了身體強壯的青年。

  現在他溫柔可愛的妻子已故去多年,兒女又遠在他方,這練武場幾乎已成為他精神上最大的安慰和寄託。

  陽光燦爛,是正午。

  七月初六的正午。

  練武場上柔細的沙子,在太陽下閃閃發光,他光禿的頭頂、赤紅的臉,在陽光下看來,亮得幾乎比兩旁的兵器架上的槍還耀眼。

  他是個健壯開朗的老人,儀表修潔,衣著考究,無論誰都休想從他身上找出一點老人的中共蹣跚擁臃之態。

  丁喜和鄧定侯已在應有的禮貌範圍內,仔細地觀察他很久了。

  他們只希望自己到了這種年紀時,也能有他這樣的精神和風度。

  在驕陽的熱力下,連遠山吹來的風都變得懶洋洋的,提不起勁來。

  老人"刷"地展開手中的摺扇,扇面上四個墨跡琳潤的大字:"清風徐來。"這四個字看來好象很平凡、很庸俗,但你若仔細咀嚼,才能領略到其中滋味。

  熊九太爺輕搖著摺扇,已帶領著丁喜和鄧定侯四面巡視了一週,臉上帶著種驕傲而滿足的微笑,道:"這地方怎麼樣?"鄧定侯道:"很好,好極了。"

  他們只能說很好,但他們說的也並不是虛偽的客氣話,而是真心話。

  熊九太爺微笑道:"這地方縱然不好,至少總算還不小.就算同時有兩千人要進來,這裡也照樣可以容納得下。"鄧定侯同意.他們就這麼樣走一圈,已走了一頓飯的功夫。

  熊九太爺道:"一個人十兩,三千人就三萬兩,別人在拼命,他們卻發財了。"鄧定侯道:"這件事前輩也知道?"

  熊九太爺縱聲大笑道:"他們以為我不知道.以為我戴上頂高帽子,就可以利用我,卻不知我年紀雖老了,卻還不是老糊塗。"鄧定侯試探著道:"前輩這麼樣做,莫非別有深意?"熊九太爺笑說道:"我這裡排場雖擺得大,卻是個空架子,經常缺錢用。"鄧定侯道:"我聽說過,貧窮人家的子弟到這裡來練武,前輩不但管吃用,還負責照顧他們家小。"熊九太爺點點頭,日中露出狡黠的笑意,道:"這筆開銷實在很大,可是有了三萬兩銀子至少就可以應付個三五年了。"鄧定侯也不禁微笑。

  現在他才明白熊九的意思.原來這老人竟早已準備黑吃黑。

  熊九太爺用一雙炯炯有光的眼睛,直視著面前這兩個人,忽又笑了笑,道:"兩位遠來,我直到現在還未曾請教過兩位的高姓大名.兩位一定以為我禮貌疏緩,倚老賣老。"鄧定侯道:"不敢。"

  熊九太爺道:"閣下想必就是神拳小諸葛鄧定侯了。"鄧定侯笑了一笑,道:"前輩怎麼知道的?"

  熊九太爺道;"一個四十歲的年青人,除了神拳小諸葛外,誰能有這樣的風采、這樣的氣概?"他目中忽又露出那種狡黠的笑意,道:"何況,遠在多年前,我就已見過閣下的真面目了,否則我還是-樣認不出來的。"鄧定侯又笑了。

  他忽然發現這老人的狡黠.非但不可恨,而且很可愛了。

  熊九太爺轉向丁喜,道:"這位少年人,我卻眼生得很。"丁喜道:"在下姓丁.丁喜。"

  熊九太爺道:"就是那個聰明的丁喜嗎?"

  丁喜道:"不敢。"

  熊九太爺又上下打量他幾眼,笑道:"好,果然是一付又聰明、又討人歡喜的樣子。"他微笑著,忽然出手.五指虛拿,閃電般去扣丁喜的手腕。

  這招正是他當年成名的絕技"三十六路大擒拿手"。

  他的出手不但迅速、準確,而且虛實相間,變化很多。

  丁喜直等到脈門已被他扣住了,手腕輕輕一翻,立刻又滑出。

  老人臉色變了。

  三十年來,江湖中還沒有一個人能在他掌握下滑脫的。

  他看著自己的手,忽又大笑,道:"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看來我真的已老了。"丁喜微笑道:"可是你雙手卻還沒老,心更沒老。"熊九太爺拍著丁喜的肩,道:"好小子真是個好小子.你下次若是劫了鏢,有剩了的銀子,千萬莫要忘記送來給我,我也缺錢用。"丁喜道:"前輩昨天豈非還賺了二萬兩?"

  熊九道:"連一兩都沒賺到。"

  廠喜道:"日月雙槍和霸王槍決鬥,難道會沒有人來看?"熊九道:"有人來看,卻沒有人決鬥。"

  丁喜愕然道:"為什麼?"

  熊九道:"因為王大小姐根本就沒有來。"

  丁喜怔住。

  鄧定侯忍不住問道;"餓虎崗上的那些好漢們呢?"熊九道;"他們聽人說起王大小姐和金槍徐的那-戰.就全都趕到杏花村去了。"鄧定侯立刻躬身道:"告辭。"

  熊九道:"你們也想趕到杏花村去?"

  鄧定侯點點頭。

  老人眼裡第三次露出了那種有趣而狡黠的笑意,道:"到了那裡,千萬莫忘記替我問候那朵紅杏花,就說我還是不嫌她老,還等著她來找我。"車馬已啟行,熊九太爺還站在門外.帶著笑向他們揮手。

  從車窗裡望去,他的人越來越小.頭頂卻越來越亮。

  鄧定侯忽然笑道:"其實我也早就見過了.只不過一直懶得跟他打交道而已。"丁喜道:"為什麼?"鄧定侯道:"因為我一直以為他只不過是個昏庸自大的老頭子,想不到"丁喜道:"想不到他卻是條老狐狸?"

  鄧定侯點點頭,微笑道:"而且是條很可愛的老狐狸。"丁喜伸直了雙腿,架在對面的位子上,忽然自己一個人笑了起來,笑個不停。

  鄧定侯道:"你笑什麼?"

  丁喜笑道:"假如我們真的能替他跟紅杏花撮和,讓他們配成一對,那豈非一定很有趣?"鄧定侯大笑,道:"假如你真有這麼大的本事,我情願輸給你五百席酒席。"丁喜的人立刻又坐直了,道:"真的?"

  鄧定侯道:"只要你能叫那老太婆來找他.我就認輸了。"丁喜道:"一言為定?"鄧定侯道:"一言為定。"其實他心裡也知道聰明的丁喜一定有這種本事,可是他卻情願輸。

  因為他從來也沒有見過熊九和紅杏花這麼年青的老人。

  所以他們就應該永遠有享受青春歡樂的權利。

  所以他希望他們真的能生活在一起。

  他也相信,假如這世上真的還有一個人能讓那妖精去找那老狐狸,這個人一定就是丁喜。

  (三)

  紅杏花忽然從藤椅中跳起來,跳得足足有八尺高,人還沒有落下來,就一把揪住了丁喜的衣襟,大聲道:"什麼?你說什麼?"丁喜賠笑道:"我什麼都沒有說,什麼話都是那老狐狸說的。"紅杏花瞪眼道:"他真的說我怕他?"

  丁喜道:"他還跟我打賭,說你絕不敢走進熊家大院一步。"他作出一副不服氣,一副要替紅杏花打抱不平的樣子.他恨恨道:"最氣人的是,他居然還說你一直都想嫁給她,他卻不要你。"紅杏花又跳了起來:"你最好弄清楚,是他不要我,還是我不要他!"丁喜道;"當然是你不要他。"

  紅杏花道:"你跟他賭了多少東道?"丁喜道:"我沒有賭。"紅香花道:"為什麼?"丁喜嘆道:"因為我知道這種死無對證的事,是永遠也弄不清楚的,就讓他自己去自我陶醉,我倒也不會少掉-塊肉。"紅杏花瞪著他,忽然反手給了他一記耳光,又順手打碎了酒壺,然後就象是被人踩疼了尾巴的貓一樣.衝了出去。

  丁喜摸著自己的臉,喃喃道;"看來這次她真的生氣了。"鄧定侯道:"你看得出?"

  丁喜苦笑道:"我看不出,卻摸得出,我至少已挨過她七八十個耳光,只有這次她打得最重。"鄧定侯道;"就因為打得重,可見她早已對那老狐狸動了心,只不過自己想想,畢竟已有了一大把年紀.總不好意思臨老還要上花轎。"丁喜失笑道:"答對了,有獎。"

  鄧定侯嘆了口氣;"我本來一直認為他用的這法子很不高明,想不到你用來對付她,倒真的很有效。"丁喜道:"所以現在你已經後悔.本不該跟我打賭的。"鄧定侯故意冷笑道:"難道你認為我現在已經輸了嗎?"丁喜道;"難道你認為你自己現在還沒輸?"

  鄧定侯淡然道;"你怎麼知道她一定是到熊家大院去的?"丁喜道:"我當然知道。"

  鄧定侯道;"她連一點行李也沒有帶,連一樣事都沒有交待,就會這樣走了?"丁喜微笑道:"她不想走的時候,你就算明火燒了她的房子,她還是一樣會動也不動地坐在房裡。"一直斜倚在旁邊軟榻上的小馬,忽然也笑了笑,接著道:"她若想到一個地方,就算光著屁股,也一定會去的。"鄧定侯忍不住大笑,道:"看來你們兩個人的確都很了解她。"鄧定侯道:"哦?"

  小馬道:"她明明知道我寧可讓傷口爛出蛆來.也不願這麼樣躺在床上的。"他整個人就象是件送給情人的精美禮物一樣.被人仔仔細細地包紮了起來。

  鄧定侯看著他,笑道;"幸好你這次總算聽了她的話,傷口裡若真的爛出蛆來,那滋味我保證一定比這麼樣躺著還難受得多。"丁喜也同樣在看著這個象禮物般被包紮得很好的人,眼睛裡連一點笑意都沒有,卻帶著種很奇怪的表情,忽然問道;"岳麟、萬通他們還沒有來了?"小馬顯得很詫異,反問道:"他們會來?"

  丁喜慢慢地點了點頭,目光不停地往四面搜索,就象是條獵狗。

  一條已嗅到了獵物氣味的獵狗。

  小馬道;"你在找什麼?"

  丁喜道:"狐狸。"

  小馬笑了,一笑起來,他的傷口就痛,所以笑得很勉強。

  鄧定侯忍不住問道:"這屋子裡有狐狸?"

  丁喜道;"可能。"

  鄧定侯道:"老狐狸在熊家大院。"

  丁喜道:"小狐狸卻可能在這裡。"

  鄧定侯道;"是公的?還是母的?"

  丁喜道:"當然是母的。"

  鄧定侯也笑了。

  就在這時,只聽"嘩啦啦"一聲響,好象同時有人摔破了七八個杯子。

  這間房是紅杏花的私室,外面才是販賣酒的地方。

  小馬皺眉道:"這一定是老許伺候得不周到.客人們發了脾氣。"老許就是杏花村唯一的夥計,又老又聾,而且還時常偷喝酒。

  這時外面又是"嘩啦啦"-聲響,酒壺杯子又被摔破了不少。

  鄧定侯也不禁皺起了眉.道:"這位客人的脾氣也未免太大了。"小xx眼珠子轉了轉,道:"岳老大的脾氣一向不小,不知道來的是不是他?"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丁喜已衝了出去,鄧定侯也蹬著衝了出去。

  小馬看著他們衝出門。

  小馬忽然長長嘆了口氣,就好象放下副很重的擔子。

  只聽外面一個人大聲道:"是你.你居然還沒有走?"這人的聲響沙啞低沉,果然是"日月雙槍"岳麟的聲音。

  另外一人道;"我們等你已經等得快要急出病來了,你卻躲在這裡喝酒。

  這人的聲音又尖又高,恰好跟岳麟相反,卻是岳麟的死黨,"活陳平"陳準。

  活陳平和立地分金一向形影不離,他既然來了,趙大秤當然也在。

  "萬通呢?"這是丁喜的聲音。

  萬通的膽子最小,從來不肯落單,別人都來了,他怎麼會沒有來?岳麟道:"你要找他?"丁喜道:"嗯。"

  岳麟冷冷道:"他好象也正想找你。"丁喜道;"他的人在哪裡?"陳準道:"就在附近,不遠。"趙大秤道:"只要你有空,我們隨時都可以帶你去找他。"三個人說話的聲音都很奇怪,竟象是隱藏著什麼陰謀-樣。

  一一他們對丁喜會有什麼陰謀?

  小馬又皺起了眉,掙扎著想爬起來.可是他身後忽然伸出了-隻手,按住了他的肩。

  屋子裡本來沒有別的人,這人是哪來的?難道是從他後面的衣櫃裡鑽出來的?

  小馬顯然早已知道衣櫃裡有人,所以一點也不覺得驚奇意外,卻壓低了聲音,道:"快躲進去,說不定他們馬上就會進來。""不會的。"這人也壓低了聲音,俯在他肩上輕輕耳語。

  "丁喜好象在急著找萬通,-定會馬上就跟著我們去。"小馬道:"他就算要走,也一定會先進來告訴我一聲的。"這人道:"也不會。"小馬道:"為什麼?"

  這人道:"因為他怕別人跟著他進來,他不願別人看見你這樣子。"小馬還沒有開口,已經聽見丁喜在外面大聲道:"好。"岳麟道:"外面那輛馬車是你的嗎?"

  丁喜道:"是別人送給我的。"

  陳準冷笑道;"原來小丁現在交的都是闊朋友,所以才會把我們忘記了。"趙大秤道:"能交到闊朋友也是好事,我們是禿子跟著月亮走,多多少少也可以沾點光。"幾個人冷言冷語,終於還是跟著丁喜一起走了出去,大家誰都沒有問起鄧定侯。

  "神拳小諸葛"名頭雖響,黑道朋友見過他真面目的卻不多。

  腳步聲忽然就已去遠了,外面只剩下老許一個人在罵街。

  "你他娘的是什麼玩意兒,亂碰杯子幹什麼?我操你姐!"然後外面又傳來一陣車轔馬嘶聲,轉眼間也已去得很遠。

  小馬和按在他肩上的那隻手緊緊地握在一起,就好象彼此都再也捨不得放開。

  (四)

  車子裡坐七個人雖然還不算太擠,可是鄧定侯卻已被擠到角落裡。

  因為坐在他這邊的幾個人,有兩個是大塊頭,尤其是其中一個手裡提著把開山大斧的,一條腿就比陳準整個人都重。

  "這個人一定就是大力神。"

  鄧定侯看來象是已睡著,其實卻一直在觀察著這些人的。

  尤其是岳麟,——-個人被稱做"老大",總不會沒有原因的。

  岳老大的身材並不高大,肩卻極寬,腰是扁的,四肢長而有力,只要一伸手,就可以看見一塊塊肌肉在衣服裡跳動不停。

  他的臉上卻很少有什麼表情,古銅色的皮膚,濃眉獅鼻,卻長著雙三角眼,眼睛裡精光四射,凜凜有威,雖然一坐上車就沒有動過,看起來卻象是條隨時隨地都準備撲起來擇人而噬的高山豹子。"這個人看來不但彪悍勇猛,而且還一定是天生的神力。"鄧定侯又從他的手,看到他所拿的槍。

  他的手寬闊粗糙。

  他總是把手平平地放在自己膝蓋上,除了小指外,其它的指甲都剪得很禿.仔細一看,才看得出是用牙齒咬的。

  "這個人的外表雖然冷酷無情,心裡卻一定很不平靜。"鄧定侯觀人於微,知道只有內心充滿矛盾不安的人,才會咬指甲。

  那對份量極重的"日月雙槍".並不在他手裡,兩桿槍外面都用布袋套著,也有個人專門跟著他,為他提槍。

  這人也是個彪形大漢,看來比大力神更精悍,此刻就坐在岳麟對面,一雙手始終沒有離開過槍袋,甚至連目光都沒有離開過。

  陳準卻是個很瘦小的人,長得就象是那種從來也沒有做過蝕本買賣的生意人一樣,臉上不笑時也象是帶著詭笑似的。

  他們一直都在笑瞇瞇地看著丁喜,竟象是完全沒有注意到車子裡還有鄧定侯這麼樣一個人。

  丁喜當然也不會著急替他們介紹,微笑著道:"你們本來是不是準備到杏花村去喝酒的?"岳麟扳著臉道:"我們不是去喝酒,難道還是去找那老巫婆的?"想喝酒的人,喝不到酒,脾氣當然難免會大些。

  丁喜笑了笑,從車座下提出了一罈酒,拍開了泥封,酒香撲鼻。

  陳準深深吸了口氣,道:"好酒。"

  趙大秤皮笑肉不笑,悠然道;"小丁果然越來越闊了。居然能喝得起這種好幾十兩銀子一壇的江南女兒紅,真是了得。"陳準笑道:"也許這只不過是什麼大小姐、小姑娘送給他的定情禮。"大力神忽然大聲道:"不管這酒是怎麼來的,人家總算拿出來請我們喝了,我們為什麼還要說他的不是?"岳麟道:"對,我們先喝了酒再說。"

  他一把搶過酒缸子,對著口"咕嚕咕嚕"的往下灌,一口氣至少就已喝了一斤,陳準忽又嘆了口氣,道:"這麼好的酒,百年難遇,萬通卻喝不到,看來這小子真是沒有福氣。"丁喜道:"對了,我剛才還在奇怪,他為什麼今天沒有跟你們在一起?"陳準道:"我們走的時候,他還在睡覺。"丁喜道;"在哪裡?"陳準道:"就在前面的一個尼姑廟裡。"

  丁喜道:"尼姑廟?為什麼睡在尼姑廟裡?"

  陳準帶笑道;"因為那廟裡的尼姑,一個比一個年青,一個比一個漂亮。"丁喜道:"尼姑他也想動?"陳準道:"你難道已忘了他的外號叫什麼人?"

  丁喜大笑。

  陳準瞇眼笑著道:"無孔不入的意思就是無孔不入.一個人名字會叫錯,外號總不會錯的。"(五)

  青山下,綠樹林裡,露出了紅牆一角,烏木橫匾上有三個金漆脫落的大字:"觀音庵。"你走遍天下,無論走到哪裡,都一定可以找到叫"觀音庵"的尼姑廟,就好象到處都有叫"杏花村"的酒家一樣。

  尼姑庵裡出來應門的,當然是個尼姑,只可藉這尼始既不年青,也不漂亮。

  事實上這尼姑比簡直紅杏花還老。

  就算天仙一樣的女人,到了這種年紀,都絕不會漂亮的。

  丁喜看了陳準一眼笑了笑。

  陳準也笑了笑,壓低聲音道:"我是說一個比一個年青,一個比個漂亮,這是最老最醜的-個,所以只夠資格替人開門。"丁喜道:"最年青的一個呢?"

  陳準道:"最年青的一個,當然在萬通那小子的屋裡了。"丁喜道:"他還在?"

  陳準道:"-定在。"

  他臉上又露出那種詭秘的笑,道:"現在就算有人拿掃把趕他,他也絕不會走。"他們穿過佛殿,穿過後院,梧桐樹下一間禪房門窗緊閉,寂無人聲。

  "萬通就在裡面?"

  "嗯。"

  "看來他睡得就像是個死人一樣。""像極了。"老尼姑走在最前面,輕輕敲了一下門,門裡就有個老尼姑垂首合什,慢慢地走了出來。

  這尼姑果然年青多了.至少要比應門的老尼妨年青七八歲。

  應門的尼姑至少已有七八十歲。

  丁喜忍不住問道:"這就是最年青的一個?"

  陳準道:"好象是的。"丁喜笑了。

  陳準道:"我們也許會嫌她年紀太大了些,萬通卻絕不會挑剔。"丁喜道:"哦?"

  陳準道;"因為現在無論什麼樣的女人,對他來說,都是完全一模-樣的。"丁喜道:"為什麼?"

  陳準道:"因為……"

  他沒有說下去,也不必說下去.因為丁喜已看見了萬通。

  萬通已是個死人。

  (六)

  屋子裡光線很陰暗.一口棺材,擺在窗下,萬通就躺在棺材裡。

  他身上穿著的,還是他平時最喜歡穿的那身藍綢子衣服。

  衣服上也沒有血漬.他身上也沒有傷口,但他卻的的確確已死了,死了很久。

  他的臉蠟黃乾瘦,身子已冰冷僵硬。

  丁喜深深吸了口氣,道:"他是什麼時候死的?"岳麟道:"昨天晚上。"

  丁喜道:"是怎樣死的?"

  岳麟道:"你看不出?"

  丁喜道:"我看不出。"

  岳麟冷笑道:"那麼你就應該再仔細看看,多看幾眼了。"陳準道:"最好先解開他的衣襟再看。"

  丁喜遲疑著,推開窗子。

  七月黃昏時的夕陽從窗外照進來,照在棺材裡的死人身上。

  丁喜忽然發現他前胸有塊衣襟,顏色和別的地方有顯著的不同,就像是秋天的樹葉一樣,己漸慚開始枯黃腐爛了。

  岳麟冷冷道:"現在你還看不出什麼?"丁喜搖搖頭。

  岳麟冷笑著,忽然出手,一股凌厲的掌風掠過,這片衣襟就落葉般被吹了起來,露出了他蠟黃乾瘦的胸膛,也露出那致命的傷痕-

  塊紫紅色的傷痕,沒有血,連皮都沒有破。

  丁喜又深深嘆了口氣,道,"這好象是拳頭打出來的。"岳麟冷笑道:"你現在總算看出來了。"

  丁喜道;"一拳就已致命,這人的拳頭好大力氣。"陳難道:"力氣大沒有用.還得有特別的功夫才行。"丁喜承認。

  陳準道:"你看不出這是什麼功夫?"

  丁喜遲疑著,道:"你看呢?"

  陳準道:"無論哪一門、哪-派的拳法,就算能一拳打死人,傷痕也不是紫紅的。"丁喜道:"不錯。"陳準道:"普天之下,只有一種拳法是例外的。"丁喜道:"哪種拳法?"陳準道:"少林神拳。"他盯著丁喜,冷冷道:"其實我根本就不必說,你也一定知道。"陳準道:"你再仔細看看,萬通的骨頭斷了沒有?"丁喜道:"沒有。"陳準道:"皮破了沒有?"丁喜道:"沒有。"陳準道;"假如有一個人一拳打死了你,你死了之後,骨頭連一根都沒有斷,皮肉連一點都沒損傷,你看這個人用的是哪種拳法?"丁喜道:"少林神拳。"

  陳準道:"會少林神拳的人雖然不少.能練到這種火候的人有幾個?"丁喜道:"不多。"

  陳準道"不多是多少?"

  丁喜道:"大概……大概不超過五個。"

  陳準道:"少林掌門當然是其中之一。"

  丁喜點點頭。

  陳準道:"少林南宗的掌門人,當然也是其中之一了。"丁喜又是點點頭。

  陳準道:"嵩山寺的那兩位護法長老算不算在內?"丁喜道;"算。"

  陳準道;"還有-個,你看是誰呢?"

  丁喜不說話了。

  陳準忽然笑了笑,轉向鄧定侯,道:"這些問題我本來都不該問他的,因為你知道得一定比他清楚。"鄧定侯道:"我知道什麼?"

  陳準道:"你最少應該知道,除了我們剛才說的那四個老和尚外,還有一個是誰?"鄧定侯道:"我為什麼應該知道?"

  陳準笑了笑道:"因為你就是這個人。"

  趙大秤道:"除了少林四大高僧外,唯一能將少林神拳練到這種火候的人,就是神拳小諸葛鄧定侯。"陳準道:"所以昨天晚上殺了萬通的人,也一定就是鄧定侯。"岳麟冷冷地看著丁喜,冷冷道;"我現在只問你,你這朋友是不是鄧定侯?"丁喜嘆了口氣,苦笑道:"這問題你也該問他的,他比我清楚得多。"鄧定侯道:"我卻有件事不清楚。"岳麟道:"你說。"鄧定侯道:"我為什麼要殺萬通?"

  岳麟道:"這問題我正想問你。"

  鄧定侯道:"我想不出。"

  岳麟道:"我也想不出。"

  鄧定侯苦笑道:"我自己也想不出,我也根本沒理由要殺他。"岳麟道:"但你卻殺了他,所以更該死。"

  鄧定侯道:"你有沒有想到過.也許根本不是我殺了他的。"岳麟道:"沒有。"鄧定侯嘆了口氣,道;"難道你真是個完全不講理的人?"岳麟道:"我若是時常跟別人講理的話,現在早巳不知死了多少次。"他轉向丁喜,忽然問道:"我是不是一直將你當做自己的兄弟?"丁喜承認。

  岳麟道;"我在有酒喝的時候,是不是總會分給你一半?我在有十兩銀子的時候.是不是總會分給你五兩的?"丁喜點頭。

  岳麟盯著他,道:"那麼你現在準備站在哪一邊?你說!"丁喜在心裡嘆了口氣,他早就知道岳麟一定會給他這麼樣一個選擇。

  ——不是朋友.就是對頭-

  一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幹他們這一行的人,就像是原野中的野獸一樣,永遠有他們自己簡單獨特的生活原則。

  岳麟冷冷笑道:"假如你想站在他那邊,幫他殺了我,我也不會怪你.賣友求榮的人很多,而你並不是第一個。"丁喜看看他,又看了看鄧定侯,道;"我們難道就這樣殺了他?"岳麟道:"他既然來了,就非死不可。"

  丁喜道:"我們難道連一點辯白的機會都不給他?"岳麟道:"你必也該知道,我們殺人的時候,絕不給對方一點機會,任何機會都不給。"丁喜道:"因為辯白的機會,時常都會變成逃走的機會。"岳麟道:"不錯。"丁喜道:"只不過我們若是殺錯了人呢?"

  岳麟玲冷道:"我們殺錯人的時候很多,這也不是第一次。"丁喜道:"所以冤枉的,死了也是活該的。"岳麟道:"不錯。"丁喜笑了笑,轉向鄧定侯,道;"這樣看來.你恐怕只有認命了。"鄧定侯苦笑。

  丁喜道:"你本就不該學少林神拳的,更不該叫鄧定侯。"鄧定侯道:"所以我錯了?"

  丁喜道:"錯得很厲害。"

  鄧定侯道:"所以我該死?"

  丁喜道:"你想怎麼樣死?"

  鄧定侯道:"你看呢?"

  丁喜又笑了笑,道:"我看你最好買塊豆腐來一頭撞死。"他忽然出手,以掌緣猛砍鄧定侯的咽喉。

  這是致命的一擊,他們的出手,也像是野獸撲人一樣,兇猛、狠毒、準確、絕不容對方有一點喘息的準備機會。

  先打個招呼再出手,在他們眼中看來,只不過是孩子們玩的把戲,可笑而幼稚。

  ——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一個人也只能死一次。

  這一擊之迅速兇惡,竟使得鄧定侯也不能閃避,眼看著丁真的手掌已切上他的喉結,岳麟目中不覺露出了笑意。

  這件事解決得遠比他想象中還容易。

  ——無論什麼事情,只要你處理時用的方法正確,就一定會順利解決的。

  岳麟正對自己所用的方法覺得滿意時,丁喜這一擊竟突然改變了方向,五指突然縮回,接著就是一個肘拳打在岳麟左肋軟骨下的穴道上。

  這一擊更迅速準確,岳麟竟完全沒有招架抵擋的餘地。

  他立刻就倒下去。

  五虎怒吼著揮拳,提槍的火速撕裂槍袋,用力抽槍,陳準、趙大秤想奪門而出。

  只可惜他們所有的動作都慢了一步。

  丁喜和鄧定侯已雙雙出手,七招之間,他們四個人全都倒了下去。

  鄧定侯長長吐出口氣,嘴角還帶著笑意,誼;"我們果然沒有看錯你。"丁喜道:"你看得出我不會真的殺你?"鄧定侯點點頭。

  丁喜道:"你若看錯了呢?"

  鄧定侯道:"看錯了就真的該死了。"

  丁喜笑了笑,道:"不管怎麼樣,你倒是真沉得住氣。"岳麟雖已倒在地上,卻還是狠狠地盯著他,眼睛裡充滿了怨毒和仇恨。

  丁喜微笑道:"你也用不著生氣,賣友求榮的人,我又不是第一個。"鄧定侯笑道:"也絕不是最後一個。"

  丁喜道:"何況我這樣做,只不過我知道這個人絕對沒有殺死萬通,昨天晚上,我一直都願他在一起。"鄧定侯道:"我雖然練過少林神拳,卻沒有練過分身術。"丁喜道;"只可惜你們根本不聽他的解釋,所以我只有請你們在這裡休息休息,等我查出了真兇,我再帶酒去找你們賠罪了。"他實在不願再去看這些人惡毒的眼睛,說完了這句話.拉著鄧定侯就走。

  鄧定侯道;"現在我們到哪裡去呢?"

  丁喜道:"去找人。"

  鄧定侯道:"找尼姑?"

  丁喜淡淡地道:"我對尼姑一向有興趣,不管是大尼姑、小尼姑都是一樣。"剛才那兩個尼姑本來還站在院子裡,現在正想溜,卻已遲了。

  丁喜已竄出,一隻手抓住了一個。

  老尼姑嚇得整個人都軟了,顫聲道:"我今年已七十三,你……你要找,就該找她。"丁喜笑了.鄧定侯大笑。

  慧能本已嚇白的臉.卻又脹得通紅,無論誰都絕不會想像到現在她心裡是什麼滋味?

  丁喜笑道;"原來尼姑也一樣會出賣尼姑的。"鄧定侯笑道:"尼姑也是人,而且是女人。"

  他微笑著拍了拍慧能的肩,道:"你用不著害怕,這個人絕不會做什麼太可怕的事,最多只不過"丁喜好象生怕他再說下去,立刻搶著道:"最多只不過問你們幾句話。"慧能終了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我可以保證,絕沒有任何人能看得出,她的眼色是慶幸,還是失望。

  丁喜只好裝著看不見,輕輕咳嗽兩聲,沉下臉,道:"屋子裡那些人是什麼時候來的?"慧能道:"昨天半夜。"

  丁喜道:"來的幾個人?"

  慧能顫抖著,伸出一隻手。

  丁喜道:"四個活人,一個死人?"

  慧能道:"五個活人。"

  老尼姑搶著道;"可是他們今天出去的時候,卻已剩下四個人。"丁喜眼睛亮了,道:"還有一個人在哪裡?"

  老尼姑道:"不知道。"

  丁喜道:"真的不知道?"

  老尼姑道:"我只知道昨天晚上他們曾經到後面的小土地廟裡去過一趟。"丁喜道:"那裡有什麼人?"

  老尼姑道:"什麼人都沒有,只有個地窖。"

  鄧定侯的眼睛也亮了。

  鄧定侯道:"你知道少了的那個人是誰?"

  丁喜道:"一定是小蘇秦,蘇小波。"

  鄧定侯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丁喜道:"是個很多嘴的人,你若想要他保守秘密,唯一的法子就是……"鄧定侯道:"就是殺了他?"

  丁喜笑了笑,道:"但若他是你的大舅子,你應該怎麼辦呢?"鄧定侯道:"我當然不能讓我妹子做寡婦。"

  丁喜道;"當然不能。"

  鄧定侯道;"所以我只有把他關在地窖裡。"

  丁喜大笑,道:"小諸葛果然不愧是小諸葛。"鄧定侯道:"小諸葛並不是他大舅子。"

  丁喜道:"岳麟卻是的。"

  鄧定侯嘆了口氣,道:"假如她妹妹是跟他-樣的脾氣,蘇小波就不如還是死了的好。"丁喜忽然皺起了眉,道;"你不是他舅子,那兇手也不是。"鄧定侯道;"所以他隨時隨地都可能把蘇小波殺了滅口。"丁喜道:"所以我們若還想從蘇小波嘴裡問出一點秘密,就應該趕快到土地廟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