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拳頭對拳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一)

  夜。

  燈已燃起。

  屋裡子充滿了烤肉和燒刀子的香氣。屋梁很高,開花五犬旗高高地掛在屋樑上,隨風展動。

  既然是在屋子裡,風是從哪裡來的?是從小馬嘴裡吹出來的。

  他仰著臉,躺在椅子上,喝一口酒,吹一口氣,旗子已不停地動了半個多時辰,酒已去掉了一缸。

  丁喜在旁邊看著,也看了半個多時辰,忍不住笑道;"你的真氣真足。"他不但氣足,而且氣大.可是一到了丁喜面前,他就連一點脾氣都沒有了。旗桿在桌上。

  丁喜輕撫著發亮的旗桿.忽然又問道:"你知不知道這旗杆裡藏著什麼?"小馬搖搖頭。

  丁喜道:"你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你搶這面旗子?"小馬又搖搖頭。他沒空說話,他的嘴還在吹氣。

  丁喜嘆道:"你能不能少用嘴吹氣,多用腦袋想想。"小馬道:"能。"

  他立刻閉上嘴,坐得筆筆直直的,揉著鼻子道:"可是大哥你究竟要我想什麼呢?"丁喜道:"每件事你都可以想,想通了之後再去做。"小馬道:"我用不著去想,反正大哥你要我去幹什麼,我就去幹什麼!"丁喜看著他,忽然不笑了。

  他真正被感動的時候,反而總是笑不出。

  小馬盯著桌上的旗桿,連眼睛都沒有眨一眨,忽然道:"我想不出。"丁喜道;"你想不出?"

  小馬道:"這旗桿既不太粗,又不太長,我實在想不出裡面能藏多少值錢的東西。"丁喜終於又笑了笑,旋開旗杆頂端的鋼球,只聽"叮叮咚咚"一串晌,如琴弦撥動,一連串落了下來,落在桌上。

  小馬的眼睛已看得發直。

  他絕不是那種見錢眼開的人,可是連他的眼睛都已看得發直。

  因為他實在沒有看見過,世上競有如此輝煌、如此美麗的東西。

  使他驚奇感動的,並不是明珠的價值,而是這種無可比擬、無法形容的輝煌與美麗。

  丁喜拈起了一粒明珠,眼睛裡也流露出感動之色,喃喃道:"要找一顆這樣的珍珠也許還不太難,可是七十二顆同樣的…。."他嘆了一口氣,才接著道:"看來譚道這個人,雖然心狠手辣,倒還真有點本事。"小馬道:"譚道?是不是那個專會刮皮的狗官譚道?"丁喜道:"嗯。"

  小馬道:"這些珠子是他的?"

  丁喜道:"是他特別買來的,送給他京城裡的靠山作壽禮的。"小馬的眼睛立刻又瞪圓了,忽然跳起來,一拳打在桌子上.恨恨道;"這個老上八蛋,我早就想宰了他,虧他媽的鄧定侯還自命英雄,居然肯替這種龜孫子做走狗!"丁喜淡然說道:"保鏢的眼睛裡只有兩種人,一種是顧客,一種是強盛,強盜永遠該死,顧客永遠是對的。"小馬怒道:"就算這顧客是烏龜王八,也都是對的?"丁喜道:"不管這強盜是哪種強盜,在他們眼裡都該死。"他臉上雖然還帶著笑,眼睛裡也露出種說不出悲哀和憤怒。

  雖然沒有人叫他"噴怒的小馬",但他無疑也是個憤怒的年青人,恨不得將這世上所有的不平事,都連根剷平。

  ——唉,年青人,多麼可愛的想法,多麼可愛的生命!

  這一顆明珠是不是也曾有過它們自己的夢想和生命?

  丁喜又拈起顆珍珠,道.;"以你看,這些珍珠可以值多少?"小馬道:"我看不出。"

  他真是看不出。

  有些人根本沒有金錢和價值的觀念,他就是這種人。

  丁喜道:"-百萬兩。"

  小馬道:"一百萬兩銀子?"

  丁喜點點頭,道:"只不過這是賊贓,他們若急著賣,最多只賣六成。"小馬道:"我們是不是急著要賣?"

  丁喜道:"不但要急著賣,而且一定要現錢。"小馬道:"為什麼?"

  丁喜道:"亂石崗的沙家七兄弟都死在五犬旗下,留下的滿門孤寡,還有青風山和西河十八寨的兄弟,就算他是罪有應得,他們的孤兒寡婦並沒有罪。這些女人孩子都有權活下去,要活下去,就得有飯吃,要有飯,就得要銀子。"這道理小馬是明白的。

  象這樣的孤兒寡婦,江湖中實在太多。

  可是除了丁喜外.又有誰替他們想過?

  小馬眨著眼,道:"一百萬兩,六成.是不是六十萬兩?"丁喜嘆了口氣,道:"這次你總算沒有算錯。"小馬道:"六十萬兩銀子,要我一箱箱地搬也得搬老半天.江湖中有誰能一下子於就搬出這麼多銀子來,買這批燙手的貨?"丁喜沒有回答,先喝了杯酒,又吃了塊烤肉,才悠言道;"保定府是個大地方,振威的鏢局就在保定,城裡城外,說不走到處都有他們的耳目"小馬承認;"那地方他們的狗腿子實在不少。"丁喜道:"那麼你想,我為什麼別的地方不去,偏偏要到保定來?"小馬道:"我想不出。"

  丁喜道:"你真的想不出?"

  小馬揉了揉鼻子,陪笑道:"大哥既然已想出來了,為什麼還要我想?"丁喜道;"因為我要抽出你幾條懶筋,再拔出你幾根懶骨頭,治好你的懶病。"沒有人能比他更了解小馬。

  他知道有很多事小馬並不是真的想不出,只不過懶得去想而已。

  丁喜道:"你知不知道張金鼎這個人?"

  這次小馬總算沒有搖頭。他來過保定。

  到過保定的人,就絕不會不知道張金鼎。

  張金鼎是保定的首富,也是保定的第一位大善人,用"富可敵國、樂善好施"這八個字來形容他,絕不會錯。

  丁喜道:"你知不知道張金鼎是靠什麼發財起家的?"這次小馬又在搖頭了。

  丁喜道:"有種人雖然不自己動手去搶,卻比強盜的心更黑,別人賣了命搶來的貨,他三文不值二文地買下來,一轉手至少就可以賺個對開對利。"小馬道:"你說的是不是那些專收賊髒的?"

  丁喜點點頭,道:"張金鼎本來就是這種人。"小馬怔住,

  丁喜道:"現在他還是這種人.只不過現在他的胃口大了,小一點兒的買賣,他已看不上眼。"小馬道:"咱們到保定府來,為的就是要找他?"丁喜道:"嗯。"

  小馬忽然又跳起來,大聲道:"這種人簡直他媽的不是人,大哥居然要來找他?"丁喜沒有開口,門外已有個人帶著笑道:"他來找的不是我,是我的銀子。"(二)

  張金鼎的人就象是一隻鼎,一隻金鼎。

  他頭上戴的是金冠,腰上圍著的是金帶,身上穿的是金花袍,手是戴著白玉鑲金的斑指,最少戴了七八個。

  金子用得最多的,當然是他的腰帶。

  他的腰帶很多,因為他的肚子絕不比保國寺院子裡擺的那隻鼎小。

  小馬衝出去打開門的時候,他就已四平八穩地站在那裡,也象是有三條腿一樣。

  他後面還跟著兩個人,一身繡花緊身衣,歪戴著帽子,打扮就象是戲台上的三級保鏢。

  小馬道:"你就是那姓張的?"

  張金鼎道:"你就是那個憤怒的小馬?"

  看來小馬在江湖中的名聲已不小,居然連這種人都已經聽過。

  小馬瞪著眼睛,從他的肚子看到他的臉,厲聲道:"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張金鼎?"張金鼎道:"你應該看得出,除了我之外,誰有我這一身肉?"小馬冷笑道:"你這一身肥肉是從哪裡來的?"

  張金鼎笑道:"當然是從你們這些人身上來的。"他笑的時候,皮笑肉不笑,這倒不是因為他臉上的肉太多,只不過因為他皮太厚,幾乎連鼻子都被埋在裡面,看不見了。

  小馬真想一拳把他的鼻子打出來。

  張金鼎道:"莫忘記我是你大哥請來的客人,你若打了我,就等於打你大哥的臉。"小馬緊握拳頭,這一拳沒有打出去。

  張金鼎長長地吐出口氣,微笑道:"現在我們是不是已經可以進來了,請說。"小馬道:"要進來,也只准你一個人進來。"

  張金鼎道:"你們有兩個人,我當然也得兩個人進去,我做買賣,-向公平交易。"小馬道;"你自己呢?"

  張金鼎道:"我這個人根本不能算是個人,這是你自己剛才說的。"小馬氣得怔住,丁喜卻笑了。

  他微笑著走過來.拉開了小馬,淡淡道:"既然連張老闆自己都不把自己當做人,你又何必生氣?"小馬居然也笑了,道:"我只不過在奇怪,這世上為什麼總會有些人不喜歡做人呢?"張金鼎瞪著眼笑道:"因為這年頭只有做人難,無論做牛做豬做狗,都比做人容易。"看見了桌上的明珠,張金鼎瞇著的眼睛也瞪圓了,輕輕吐出口氣,道:"這就是你要賣給我的貨?"丁喜道:"若不是這樣的貨.我們豈敢勞動張老闆的大駕?"張金鼎道:"你想賣多少?"

  丁喜道:"一百萬兩。"

  張金鼎道:"一百萬兩?"

  小馬跳了起來,-把揪住他衣襟,怒道:"你是在說話,還是在放庇?"張金鼎居然還是笑瞇瞇的,道:"我只不過是在做生意,漫天要價,落地還錢,做生意本來都是這樣子的。"小馬道:"我們可不是生意人。"

  丁喜道:"我是。"

  小馬怔住,手已鬆開。

  丁真微笑道;"張老闆若喜歡討價還價,我可以奉陪。"張金鼎道:"我最多只能出兩萬。"

  丁喜道:"九十九萬。"

  張金鼎道:"三萬……

  丁喜道:"九十八萬。"

  張金鼎道:"四萬。"

  丁喜道:"好,我賣了。"

  小馬又征住,就連張舍鼎自己都怔住,他做夢也想不到會遇上居然有人拿金子當破銅爛鐵,這簡直象是天上忽然掉下個肉包子來。

  丁喜微笑道;"我是個很知足的人,知足常樂。"珍珠是用筷子圍住在桌上的。

  他移動一根筷子,珍珠就從缺口中一顆顆滾出來,落下,落入那漆黑的旗杆裡。

  張金鼎看著他,忽然道:"你知不知道我出的四萬,是四萬什麼?"丁喜道:"難道不是四萬兩銀子?"

  張金鼎道:"不是。"

  丁喜道:"是什麼?"

  張金鼎道:"是四萬個銅錢。"

  丁喜道:"四萬個銅錢我也賣了。"

  小馬吃驚地看著他,就好象從來也沒有見過這個人。

  丁喜卻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又道:"莫說還有四萬個銅錢,就算張老闆一文不給,我也賣了。"小馬實在忍不住了,大聲道:"我大哥肯賣,我可不肯。"丁喜道:"你大哥肯,你也得肯。"

  小馬道;"為什麼?"

  他一向聽丁喜的話,丁喜要做的事,這是他第一次問:"為什麼?"因為他實在覺得奇怪,奇怪得要命。

  丁喜道:"你一定要問為什麼?"

  小馬道:"嗯。"

  丁喜嘆了口氣,道:"因為我怕打架。"

  小xx眼睛又瞪圓了,用手指戳了戳張金鼎的肚子,道:"你怕跟這個人打架?"丁喜上上下下看了看張金鼎兩眼道:"象張老闆這樣的角色,就算來上七八百個,要打架我還是隨時可以奉陪的。"小馬道;"那麼你怕跟誰打架?"

  丁喜道,"你真的看不出?"

  小馬道:"我看不出。"

  一直垂著頭站在張金鼎身後,打扮得象戲子一樣的花衣鏢客忽然笑了笑,道;"我看得出。"小馬瞪眼道:"你?你他媽的看出了什麼?"

  花衣鏢客道:"我至少已看出了一件事。"小馬道:"你說。"花衣鏢客道:"討人喜歡的丁喜實在不愧是黑道上的第一號智多星,憤怒的小馬卻實在是他媽的一個大草包。"小馬跳起來,道:"你是什麼東西?"

  花衣鏢客道:"你還看不出?"

  小馬道:"我只看出了你既不是東西,也不是人,最多只不過是他媽的一條白狗。"花衣鏢客大笑。

  他大笑著脫下身上的繡花袍,摘下頭上的歪帽,用脫下的花袍子擦了擦臉。

  於是這個戲台上的三流小保鏢,忽然變成了江湖中頂尖兒的一流大鏢客。

  嚴格說起來.江湖中夠資格被稱作一流大鏢客的人,絕不會超過十個,"神拳小諸葛"鄧定侯當然是其中之一。

  這個人的面貌,目光炯炯,氣道之從容,在王公巨卿中也很少看得見。

  小馬冷笑道;"果然不錯,果然是小豬哥。"

  鄧定侯微笑道:"但我卻看錯了你,你倒不是大草包,最多只不過是條小驢子而已。"小馬的拳頭又握緊。

  可是他這拳頭部被丁喜拉住。

  小馬道:"你真的怕打架?"

  丁喜道:"真的,只可惜這場架看來已非打不可。"小馬道:"那你為什麼要拉住我?"

  丁喜道:"因為現在還沒有到開始的時候。"

  小馬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丁喜道:"我們至少得等西門大鏢頭先脫下戲服來再說。"另一個花衣鏢客冷冷道,"想不到你居然也認出了我。"丁喜看著他繡花袍裡一條凸起的地方,微笑道:"我倒沒有認出你,只不過認出了你身上這對乾坤筆而已。"乾坤筆是用百煉精鋼打成的,此刻就斜插在西門勝繡花袍裡、緊身衣的腰帶上。

  他的人也象這對筆一樣,瘦削、修長、鋒利,已經過千錘百鍊,鍊成了精鋼。

  開花五犬旗下的五大鏢局,若論老謀深算、算無遺策,自然要推"遼東大俠"司馬長青。

  鄧定侯思路之開明、魄力之大當稱第一。歸東景大智若愚,總是福星高照,是中原武林中的第一位福將。"玉豹"姜新示彪悍勇猛,銳不可擋。

  但若論起武功,中原鏢局的第-高手,還得算是"乾坤筆"西門勝。

  他的點穴、打穴、暗器和內家錦拳的功夫,在中原已不作第二人想。

  近年來江湖中的確已很少有人想跟他們打架。小馬卻很想。

  只要他想打架,對方的武功是強是弱,他根本完全不在乎。

  "你就是西門勝?"

  西門勝點點頭。

  小馬道:"現在是不是已到了開始打架的時候?"西門勝冷笑。

  小馬拍了拍手,道:"你說怎麼打?"

  西門勝道:"打架只有一種打法。"

  小馬道:"哪種?"

  西門勝冷笑道:"打到對方躺下去,冉也爬不起來時為止。"小馬大笑,道:"好,這種打法正對了我的口味。"丁喜忽然笑了笑,道:"這種打法卻不對你大哥的口味。"西門勝道:"我找的不是你。"

  丁喜道:"據我所知,打架的法子有兩種,一種是文打,一種是武打。"西門勝道:"你想文打?"

  丁喜微笑道:"象西門大鏢頭這種有身份的人,總不能象兩條狗一樣咬來咬去吧。"西門勝道:"文打怎麼打?"

  丁喜道:"我說出來,你肯答應?"

  西門勝冷笑道:"對付閣下這樣的人,無論怎麼打都是一樣。"他當然很有把握。

  近十年來,乾坤筆身經大小數百戰,從來也沒有敗過。

  丁喜笑了,道:"好,既然如此,我們就這麼樣打。""打"字剛出口,他已一拳打在張金鼎的大肚子上。

  張金鼎的肚子可沒有鐵鼎那麼硬,一拳就被打得彎下腰去,滿嘴都是苦水,眼淚、鼻涕甚至連小便都幾乎被打了出來。

  西門勝怒道;"你怎麼能打他?"

  丁喜笑道:"這就是我的打法,我們誰先把這位張老闆打得躺下去,再也爬不起來,誰就勝了,但卻只准用拳頭打。"這個"打"字出曰.他的拳頭又已落在張金鼎腰眼上。

  西門勝道:"哪有這種打法!"

  丁喜道:"你說過,無論我要怎麼打,你都答應,你若不想敗,馬上跟我一樣打。"這個"打"字出口,張金鼎肋骨上又挨了一拳。

  丁喜的拳頭實在不輕,他的肋骨卻居然沒有被打斷。

  無論誰想隔著一尺多厚的肥肉,打斷一個人的肋骨,都絕不是一件易事。

  只不過肋骨雖然沒有斷,褲管卻已濕了,就算張金鼎真的是隻鐵鼎,也經不過這種打法。西門勝是敗不得的。

  他臉上毫無表情,拳頭已無影無蹤地伸出來,擊中了張金鼎的腰。

  張舍鼎立刻倒了蔔去,倒得真快。

  這個人看來雖然比牛還蠢,其實卻比狐狸還精十倍。

  西門勝看著他,道:"你還爬不爬得起來?"張金鼎立刻搖頭。

  西門勝抬起頭,向丁喜冷笑,道;"他已爬不起來,你就算輸了。"這簡直就象是兩個人在唱雙簧一樣.一吹一唱,一格一擋。

  象丁喜這樣聰明的人,怎麼會上了這種當?

  小馬的臉色已因憤怒而漲紅,誰知丁喜卻反而大笑了起來。

  西門勝道:"你還不認輸?"

  丁喜道:"我認輸.我本來就準備認輸的。"

  西門勝道:"輸了為什麼還要笑?"

  丁喜笑道:"因為我白打了這烏龜三拳,氣已出了一半。"他明明本來已準備認輸的,還是白打了張金鼎三拳。

  原來上當的不是他.是張金鼎。

  這次張老闆總算做了次虧本生意。

  鄧定侯在旁邊看著,嘴角已不禁露出了微笑。

  小馬卻跳起來,道:"你真的本來就準備認輸?"丁喜道;"嗯。"

  小馬道:"為什麼?"

  丁喜笑了笑,道;"西門勝戰無不勝,鄧定侯神拳無敵,就憑我們兄弟.能擊敗人家的機會實在不多。"小馬道:"只要有一分機會,我們也得——"

  丁喜打斷了他的話,道:"何況,就算我們能擊敗他們,我們自己也並沒有什麼好處,就算還沒有被打得頭破血流,也一定已精疲力竭,哪裡還能對付外面的那些人?"他又笑了笑,接著道:"所以到頭來我們還是非輸不可,既然非輸不可,為什麼不輸得漂亮些?"小馬咬了咬牙,道:"你認輸,我可不認輸。"一句話還沒有說完.他的拳頭已閃電般向西門勝打了過去。

  他打的是西門勝的臉。

  他討厭西門勝那張冷冰冰的臉。

  可是他一拳剛擊出,西門勝面前就忽然多了一個人。

  這個人的臉白白淨淨、斯斯文文,看起來一點也不討厭。

  一拳擊出,要收回來並不容易,小馬居然將這一拳收住,大喝道:"閃開,我找的不是你。鄧定侯道:"現在已輪到我,你不找我也不行。"他一拳擊出去道:"我用的也是拳頭.我們正好拳頭對拳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