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患難相共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華少坤撿色果然變了,厲聲道:"我為什麼睡不著?為什麼要消愁解悶!"竹葉青道:"因為華先生是個君子。"

  他的笑忽然變得充滿譏誚:"只可惜又不是真正的君子。"華少坤的手已抖,顯然在強忍著怒氣。

  竹葉青道:"今晨那一戰,是誰勝誰負,你知道得當然比誰都清楚。"華少坤的手抖得更厲害,忽然拿起了桌上的半樽酒,一口氣喝了下去。

  竹葉青道:"你若是真正的君子,就該當著你妻子的面承認你自己輸了。"他冷笑:"可是你不敢。"

  華少坤用力握緊雙拳,道:"說下去。"

  竹葉青道:"你若也像我一樣,也是個不折不紮的小人,就不會將這種事放在心上了,只可惜你又不是真正的小人,所以你心裡才會覺得羞愧痛苦,覺得自己對不起謝曉峰。"他冷冷的接著道:"所以現在若有人問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就不妨告訴他,你不但是個偽君子,還是個懦夫。"華少坤盯著他,一步步走過來:"不錯,我是個懦夫,但是我一樣可以殺人"他的聲音忽然變得含糊嘶啞,收縮的瞳孔忽然擴散。

  然後他就倒了下去。

  仇二契驚的看著他,想動,卻沒有動。

  竹葉青道:"你想不通他為什麼會倒下?"

  仇二道:"他醉了?"

  竹葉青道:"他已是個老人,體力已衰弱,又喝得太快,可是酒裡若沒有迷藥,還是醉不倒他的。"仇二變色道:"迷藥?"

  竹葉青淡淡道:"這裡的迷藥雖然又濃又苦,但若混在陳年的竹葉青裡,就不太容易分辨得出,我也試驗了很多次才成功。"仇二忽然怒吼,想撲過來,卻撞翻了桌子。

  竹葉青微笑道:"其實你早該想到的,像我這樣的小人,怎會將這樣的好酒留給別人享受!"仇二倒下地上,想扶著桌子站起來,剛起來又倒下。

  竹葉青道:"其實我還得感謝你,華少坤本是個很謹慎的人,若不是看見你喝過那樽酒,他也不會喝的,卻不如你只不過因為喝得太慢,所以藥才遲遲沒有發作。"仇二只覺得他的聲音漸漸遙遠,人也漸漸遙遠,然後就什麼都聽不見,什麼都看不見了。

  紫鈴忽然嘆了口氣,苦笑道:"我本來以為你的野心只不過是想拚倒大老闆,取而代之,現在現在連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心裡究竟在打什麼主意。"竹葉青笑了笑,道:"你永遠不會知道的。"

  謝鳳凰從噩夢中醒來,連被單都已被她的冷汗濕透了。她夢見她的丈夫回來了,血淋淋站在她床頭,血淋淋的壓在她身上,壓得她氣都透不出,醒來時跟前卻只有一片黑暗。

  他丈夫為她點起的燈已滅了。

  屋子裡沒有燃燈,謝曉峰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黑暗裡,坐在他們契飯時總要特地為公主留下的位子上。

  她一生下來就應該是個公主,你若看見她,也一定會喜歡她的,我們都以她為榮。

  炊火早已熄滅,連灰都已冷透。狹小的廚房裡,已永遠不會再有昔日的溫暖,那種可以讓人一直暖入心底的肉湯氣,也永遠不會再嗅得到了。

  但是他的確在這裡得到過他從來未曾得到過的滿足和安慰。

  我叫阿吉,沒有用的珂吉。

  今天我們的公主回家契飯,我們大家都有肉契,每個人都可以分到一塊,好大好大的一塊。

  肉捧上來時,每個人眼睛裡都發出了光,比劍光遠亮。

  劍光閃動,劍氣縱橫,鮮血飛濺,仇人倒下。

  我就是謝家的三少爺,我就是謝曉峰。

  天下無雙的謝曉峰。

  究竟是誰比較快樂?是阿吉?還是謝曉峰?門悄悄的被推開,一個纖弱而苗條的人影,悄悄的走了進來。

  這是她的家,這裡的每樣東西她都很熟悉,就算看不見,也能感覺得到。

  現在她又回來了。

  帶她回來的,是個胖胖的陌生人,卻有一身比燕子還輕靈的功夫,伏在他身上,就像是在騰雲駕霧。

  她不認得這個人。

  她跟他來,只因為他說有入在這裡等她,只因為等她的這個人就是謝曉峰。,阿吉慢慢的站起來,輕輕道:"坐。"一這是他們為她留的位子,她回來,就應該還給她。

  他還記得他第一次看見她坐在這張椅子上,她烏黑柔軟的頭髮長長披下來,態度溫柔而高貴,就像是一位真的公主。那時他就希望自己以前從末看過她就希望她是一位真的公主。

  ——你總不能讓謝家的後代娶一個妓女做妻子。

  ——妓女,婊子。

  他又想起他第一次看見她時,想起了他的手按在她小腹上感覺到的那種熱力,想起了她倒在地上,腰肢扭動時的那種表情。

  ——我才十五,只不過看起來比別人要大些。

  小弟永遠是個孩子。

  ——沒有人願意做那種事的,可是每個人都要生活,都要吃飯。

  ——她是她母親和哥哥心目中的唯一希望,她要讓他們有肉吃。

  但是小弟才十五歲,小弟是謝家的骨肉。

  娃娃已坐下來,像一位真的公主般坐下來,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發著光。

  謝曉峰遲疑著,終於道:"我見過你大哥。"

  娃娃道:"我知道。"

  謝曉峰道:"他受的傷已沒事了,現在也絕不會有人再去找他。"娃娃道:"我知道。"

  謝曉峰道:"我怕你不方便,所以請那位謝掌櫃去接你。"娃娃道:"我知道。"

  她忽然笑了笑:"我也知道你為什麼要我來!"謝曉峰道:"你知道!"

  娃娃道:"你要我來,只因為你不要我嫁給小弟。"她還在笑。

  她的笑容在黑暗中看來,真是說不出的悲傷,說不出的淒涼。

  她慢慢的接著道:"因為你覺得我配不上他,你對我好,照顧我,只不過是同情我,可憐我,但是你心裡還是看不起我的。"謝曉峰道:"我"娃娃打斷了他的話,道:"你用不著解釋,我心裡也很明白,你真正喜歡的,還是那位慕容夫人,因為她天生就是做夫人的命,因為她用不著出賣自己去養她的家,用不著做婊子。"她的淚已流下,忽然放聲大哭:"可是你有沒有想到,婊子也是人,也希望能有個好的歸宿,也希望有人真正的愛她。"謝撓峰的心在刺痛,她說的每句話,都像是尖針般刺入了他的心。

  他忍不住走過去,輕撫她的柔髮,想說幾句安慰她的話,卻又不知道該怎說。

  她已痛哭般撲倒在他懷裡。

  對她說來,能夠被他抱在懷裡,就已經是她最大的安慰。

  他也知道,他怎忍心將她推開。.忽然間,:"砰"的一聲響,門被用力撞開,一個臉色慘白的少年,忽然出現在門外,眼睛裡充滿了悲傷和痛苦,充滿了恨。

  誰知道仇恨有多大的力量,可以讓人做出多可怕的事來?誰知道真正的悲傷是什麼滋味?

  也許小弟已知道。也許謝鳳凰也知道。

  華少坤的屍體,是一個時辰前在六角亭裡被人發現的。他的咽喉已被割斷,衣服上、手上.蒼白的鬚髮上都是血。他身旁還有把血刀。

  沒有人能形容出謝鳳凰看到她丈夫屍身時的悲傷,痛苦,和憤怒。

  在那一瞬間,她就像是忽然叟成了隻瘋狂的野獸,得把自己整個人都撕裂,裂成片片,再用火燒,再用刀切,燒成粉末,切成濃血。七、八隻有力的手按住了她,直到一個時辰後,她才總算漸潮平靜。

  可是她還在不停的流淚。

  二十年患難相共的夫妻,二十年休戚相關,深入骨髓的感情。

  ——現在他已是個老人,你們為什麼還要他死?

  死得這慘!她的悲傷忽然變作仇恨,忽然冷冷道:"你們放開我,讓我坐起來。"天雖然已快亮了,桌上還燃著燈,燈光照在慕容秋荻臉上,她的臉色也是慘白的。

  謝鳳凰已在她對面坐下,淚已乾了,眼睛裡只剩下仇恨。

  真正的悲傷可以令人瘋狂,真正的仇恨卻能令人冷靜。

  她冷冷的看著跳躍的燈火,忽然道:"我錯了,你也錯了!"慕容秋荻道:"你為什麼錯了?,"謝鳳凰道:"因為我們都已看出,今晨那一戰,敗的並不是謝曉峰,而是華少坤,可是我們都沒有說出來。"慕容秋荻不能否認。

  謝曉峰的挪柄劍,只是真正被震飛的,又怎會恰巧落在謝鳳凰手裡。

  他借別人的一震之力,還能將那柄劍送到謝鳳凰手裡,這種力量和技巧用得多巧妙?

  謝鳳凰道:"謝曉峰本來不但可以擊敗他,還可以殺了他,可是謝曉峰沒有這做,所以現在殺他的人,也絕不會是謝曉峰。"慕容秋荻也不能否認。

  謝鳳凰盯著她,道:"所以我想問你,除了謝曉峰外,這裡還有什麼人能一劍割斷他的咽喉!"慕容秋荻瀋思著,過了很久很久才回答:"只有一個人。"謝鳳凰道:"誰?"

  慕容秋荻道:"就是他,他自己。"

  謝鳳凰用力握住自己的手,指甲刺入掌心:"難道你說他他是自殺的?"慕容秋荻道:"嗯。"

  謝鳳凰忽又用力搖頭,大聲道:"不會,絕不會,為了我他絕不會這做。"慕容秋荻嘆了口氣,道:"他這做,也許就是為了你。"她接著又道:"因為他看得出你也知道真正敗的是他,你不忍說出來,他自己也沒有勇氣說出來,這種羞侮和痛苦,一直在折磨著他,像他那剛烈的人,怎能忍受!"謝鳳凰垂下頭,黯然道:"可是"慕容秋荻道:"可是如果沒有謝曉峰,他就不會死!"她自己是女人,當然很了解女人。女人們在自己悲傷憤怒無處發洩時,往往會遷怒到別人頭上。

  謝鳳凰果然立刻又抬起頭,道:"謝曉峰也知道他的脾氣,也許早就算準了他會走上這條路,所以才故意那樣做。"慕容秋荻輕輕的嘆了口氣,道:"那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謝鳳凰又盯著跳躍的火燄看了很久,忽然道:"我聽說只有你知道謝境峰劍法中的破綻。"慕容秋荻苦笑道:"我的確知道,可是知道了又有什麼用!"謝鳳凰道:"為什麼沒有用!"

  慕容秋荻道:"因為我的力量不夠,出手也不夠快,雖然明明知道他的破綻在那裡,等我一招發出時,已來不及了。"她嘆息著,又道:"這就像我雖然明明看見有隻麻雀在樹上,等我去捉時,麻雀已飛走。"謝鳳凰道:"可是你至少已知道捉麻雀的法子。"慕容秋荻道:"嗯。"

  謝鳳凰道:"你有沒有告訴過別人!"

  慕容秋荻道:"只告訴過一個人,因為只有他那柄劍,或許能對付謝曉峰。"謝鳳凰道:"這個人是誰!"

  慕容秋荻道:"燕十三。"

  小弟已轉身衝了出去,連一個字都沒有說,就轉身衝了出去。他已親眼看見他們擁抱在一起,還有什麼話好說?

  ——就算親眼看見的事,也未必就是真的。

  他還不了解這句話,也不想聽人解釋,只想一個人走得遠遠的,越遠越好。

  因為他自覺受了欺騙,受了傷害,縱然他對娃娃並沒有感情,但是她也不該背叛她,謝曉峰更不該。

  謝曉峰了解這種感覺。他也曾受過欺騙,受過傷害,也曾是個倔強而衝動的熱血少年。

  他立刻追了出去。他知道謝掌櫃一定會照顧娃娃的,他自己一定要照顧小弟。

  只有他能從這少年倔強冷靜的外表下,看出他內心深處那一份脆弱的情感。

  他一定要保護他,不讓他再受到任何傷害。

  小弟明知他跟在身後,卻沒有回頭。

  他不想再見這個人,可是他也知道,謝曉峰若是決心想跟住一個人,無論誰都休想甩脫。

  謝曉峰沒有開口。

  因為他也知道,這少年若是決心不想聽人解釋,無論他說什麼都沒有用。

  天已經亮了,日色漸高。

  他們從陋巷走入鬧市,從鬧市而走入荒郊,已從荒郊走上大道。

  道上的過客大都行色匆匆。

  現在秋收已過,正是人們結算這一年盈虧利息的時候。有些人正急著要將他們的收穫帶回去和家人分享。有些人帶回去的,卻只有滿心疲勞,和一身債務。謝曉峰忍不住在心裡問自己。——這一年我是否已努力耕耘過?有什麼收穫?——這一年是我虧負了別人,還是別人虧負了我?有些人的帳,本就是誰都沒法子算得清的。

  正午。

  他們又走了另一個城市,走上了熱鬧的花街。

  不同的城市,同樣的人,同樣在為著名利和生活奔波。同樣要被恩怨情仇所苦。

  謝曉峰在心裡嘆了口氣,抬起頭,才發現小弟已停下來,冷冷的看著他。

  他走過去,還沒有開口,小弟忽然問:"你一再跟著我,是不是因為你已決心準備要好好照顧我!"他停下來的地方就在:"狀元樓"的金字召牌下,一轉身就可以看見裡面那和氣生財的胖掌框,正在對著他們鞠躬微笑。

  "八執炒四葷四素,先來八個小碟子下酒,再來六品大菜,蝦子烏參,燕窩魚翅,全雞全鴨,一樣都不能少。"這就是小弟點的菜。

  胖掌櫃微笑鞠躬:"不是小人誇囗,這地方除了小號外,別家還真沒法子在倉促間辦得出這樣一桌菜來。"小弟道:"只要菜做得好,上得快,賞錢絕不會少。"胖掌櫃道:"卻不知還有幾位客人?幾時才能到!"小弟道:"沒有別的客人了。"

  胖掌櫃道:"只有你們兩位,能用得了這多的菜。"小弟道:"只要我高興,吃不了我就算倒在陰溝裡去,也跟你沒關係。"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