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久別重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老和尚沉默了很久,又長長嘆了口氣,道:"不錯,燕十三,當然是燕十三。"竹葉青道:"普天之下,除了夫人外,只有他知道謝曉峰劍法中的破綻。"老和尚道:"可是他自從在綠水湖中刻舟瀋劍後,江湖中就再也沒有人見到過他的行蹤,他怎會替人去找謝曉峰!"竹葉青:"他不會。"

  老和尚道:"謝曉峰會去找他!"

  竹葉青道:"也不會。"

  他微笑,又道:"可是我保證他們一定會在無意中相見。"老和尚道:"真的無意!"

  竹葉青拂衣而起,淡淡道;:"是有情?還是無情?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些享有誰能分得清!"夜。

  院子裡黑暗而幽靜,謝曉峰卻走得很快,用不著一點燈光,他也能找到這裡的。

  就在這個院子,就在這同樣安靜的晚上,他也不如有多少次曾經披衣而起,來靜靜的體味這中宵的風露和寂寞。

  今夜星辰非昨夜,今日的謝曉峰,也已不再是昔日那個沒有用的阿吉。

  世事如棋,變幻無常,又有誰能預測到他明日的遭遇?

  現在他唯一關心的,只是他身邊的這個人。

  小弟慢慢的走在他身邊,穿過黑暗的庭院,忽然停下來,道:"你走吧!"、謝曉峰道:"你不走?".小弟搖搖頭,臉色在黑暗中看來慘白如紙,過了很久,才徐徐道:"我們走的本就不是一條路,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謝曉峰看看他慘白的臉,心裡又是一陣刺痛,也過了很久才輕輕的問;:"你不能換一條路走!"小弟握緊雙拳,大聲道:"不能。"

  他忽然轉身衝出去,可是他身子剛躍起,就從半空中落下。他慘白的臉上,冷汗如雨,再想掙扎著躍起,卻已連站都站不穩了。

  他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挨得住柳枯竹那一劍,現在卻發覺傷口裡的疼痛越來越無法忍受。

  他已暈了過去。

  等他醒來時,斗室中一燈如豆,謝曉峰正在燈下,凝視著一截半寸長的劍尖。

  枯竹劍的劍尖。

  枯竹劍撥出時,竟留下了這一截劍尖在他的肩胛骨節裡。

  一這種痛苦有誰能忍受。

  若不是因為謝曉峰有一雙極穩定的手,又怎能將這截劍尖取出來?

  可是直到現在他的衣服還沒有乾,手心也還有汗。

  直到現在,他的手才開始發抖。

  小弟看著他,忽然道:"這一劍本該是刺在你身上的。"謝曉峰苦笑,道:"我知道。"

  小弟道:"所以你雖然替我治了傷,我也用不著感謝你。"謝曉峰道:"你用不著"小弟道:"所以我要走的時候,你也不該留我。"謝曉峰道:"你幾時要走!"

  小弟道:"現在。"

  可是他沒有走,他還沒力氣站起來。

  謝曉峰慢慢的站起來,走到床頭,凝視著他,忽然問;:"以前你就見過我!"小弟道;:"雖然人沒見過,卻有見過別人替你畫一幅像。"謝曉峰並沒有問是誰替他畫的像,他知道這個人是誰。

  他只問:"你有沒有告訴過別人,你已認出了我!"小弟道;:"我只告訴過一個人!"

  謝曉峰道:"誰!"

  小弟道:"天尊。"

  謝曉峰道:"所以他就訂下這計劃來殺我!"

  小弟道;:"他知道要殺你並不容易。"

  謝曉峰道:"單亦飛.柳枯竹、富貴神仙手,和那老和尚都是天尊的人!"小弟道:"仇二也是。"

  謝曉峰瀋默了很久,才輕輕的問:"天尊就是你母親。"一這句話他顯然早就想問了,卻一直不敢問。

  小弟回答得卻很快:"不錯,天尊就是我母親,現在我也用不著瞞你。"謝曉峰黯然道:"你本來就不必瞞我,我們之間,本就不該有祕密。"小弟盯著他,道:"為什麼!"

  謝曉峰目中又露出痛苦之色,喃喃道:"為什麼?你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小弟搖頭。

  謝曉峰道:"那我問你,既然你母親要殺我,你為什麼要救我!"小弟還是在不停的搖頭,臉上也露出痛苦迷惘之色,忽然跳起來,用身上蓋著的被蒙住了謝曉峰的頭,一腳踢開了斗室的門,衝了出去。

  謝曉峰若是要追,就算用一千張,一萬張被,也一樣攔不住他的。

  可是他沒有追,因為他掀起這張被時,就看見了慕容秋荻。

  冷冷清清的星光,冷冷清清的夜色,冷冷清清的小院裡,有一棵已枯萎了的白楊樹。她就在樹下,清清淡淡的一個人,清清淡淡的一身衣服,眼皮朦朧。沒有人知道她是從那裡來的,也沒有人知道她是幾時來的。她要來的時候就來了,要走的時候,誰也留不住。有人說她是天上的仙子,有人說她是地下的幽靈,不管別人怎說,她都不在乎。

  已經有十五年了。

  漫長的十五年,在這四千多個長長短短、冷冷熱熱、有甜有苦的日子裡,有多少人生?多少人死?有多少滄桑多少變化?可是她沒有變。十五年前,他第一次看見她時,她就是這樣一個人。

  可是他已變了多少?

  小院中枯樹搖曳,斗室裡一燈如豆。

  她沒有走進來,他也沒有走出去,只是靜靜的互相凝視著。

  他們之間的關係,也總是像這樣,若即若離,不可捉摸。

  沒有人能了解他對她的感情,也沒有人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不管他心裡想什麼,至少他臉上連一點都沒有表露。

  他久已學會在女人面前隱藏自己的情感,尤其是這個女人。

  有風,微風。

  她抬起手,輕撫被微風吹亂的頭髮,忽然笑了笑。她很少笑。

  她的笑容也像是她的人,美麗、高雅、瓢忽,就像春夜中的微風,沒有人能捉得住。

  她的聲音也像是春風般溫柔:"已經有很多年了?是十五年?還是十六年!"他沒有回答,因為他知道她一定比他記得更清楚,也許連每一天發生的事都能記住。

  她笑得更溫柔:"看樣子你還是沒有變,還是不喜歡說話。"他冷冷的看著她,過了很久,才冷冷的說:"我們還有什麼話好說!"她的笑容消失,垂下了頭:"沒有了沒有了"是不是真的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

  不是。

  她忽又抬起頭,盯著他:"我們之間若是真的已無話可說,我為什麼要來找你!"一這句話本該是他問她的,她自己卻先問了出來。然後她又自己回答:"我來,只因為我要帶走那個孩子,你以前既然不要他,現在又何必來惹他,讓他痛苦?"他的瞳孔收縮,就像是忽然有根針刺入他心裡。

  她的瞳孔也在收縮:"我來,也因為我要告訴你,我一定要你死。"她的聲音冰冷,彷彿忽然變了個人:"而且這一次我要讓你死在我自己手裡。"謝曉峰冷冷道:"天尊殺人,又何必自己出手!"慕容秋荻道:"殺別人我從不自己出手,你卻是例外。"又有一陣風,她的頭髮更亂。

  風還沒有吹過去,她的人已撲了過來,就像是發了瘋一樣樸過來,就像是又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現在她已不再是那清淡高雅,春風般瓢忽美麗的少女。

  也不再是那冷酷聰明,傲視天下武林的慕容夫人。

  現在她只不過是普普通通的女人,被情絲糾纏,愛恨交迸,已完全無法控制自己。

  她沒有等謝曉峰先出手,也沒有等他先露出那一點致命的破綻。她根本連一點武功都沒有用出來。因為她愛過這個男人,又恨這個男人,愛得要命,又恨得要命。所以她只想跟他拚了這條命,就算拚不了也要拚。

  對這樣一個女人,他怎能施展出他那天下無情的劍法?

  他身經百戰,對付過各式各樣的武林高手,度過了無數次致命的危機。可是現在他簡直不知道應該怎辦。

  桌上的燈被踢翻了。

  慕容秋荻已潑婦般衝進來,彷彿想用牙齒咬他的耳朵咬他的鼻子,把他全身的肉都一塊塊咬下來,也彷彿想用指甲抓他的頭髮,抓他的臉。

  他一拳就可以把她打出去,因為她全身上下都是破綻。

  可是他不能出手,也不忍出手。

  他畢竟是個男人,她畢竟曾經是他的女人。他只有往後退,斗室中可以退的地方本不多,他已退無可退。

  就在這時,她手裡忽然有劍光一閃,毒蛇般向他刺了了過來!

  這一劍已不是潑婦的劍,而是殺人的劍!

  精華,致命的殺手!

  一這一劍不但迅速.毒辣.準確,而且是在對方最想不到的時候和方向出手的刺,正是對方最想不到的部位。

  一這一劍不但是劍法中的精粹,也已將兵法中的精義完全發揮。

  這本是必殺必中的一劍,可是這一劍,可是這一劍沒有中。

  除了謝曉峰外,世上絕沒有第二個人能避開這一劍,因為世上也沒有人能比他更了解慕容秋荻。

  他能避開這一劍,並不是他算準了這一劍出手的時間和部位,而是因為他算準了慕容秋荻這個人。

  他了解她的,也許比她自己還多。

  他知道她不是潑婦,也知道她絕不會有無法控制自己的時候。

  劍鋒從他脅下刊過時,他已擒住她的腕脈,他的出手時間也絕對準確。

  短劍落下,她的人也軟了,整個人都軟軟的倒在他攘裡。她的身子輕盈.溫暖而柔軟。他的手卻冰冷。

  長夜已將盡,晨曦正好在這時從窗外照進來,照在她臉上。

  她臉上已有淚光。一雙朦朦朧朧的眼睛,又在癡癡迷迷的看著他。

  他看不見。

  她忽然問:"你還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相見的時候,我也要殺你,你也奪過了我的劍,就像這樣抱著我!"他聽不見,可是他忘不了那一天——是春天。

  綠草如茵的山坡上,濃蔭如蓋的大樹下,站著個清清佚淡的大女孩。

  他看見了她對他笑了笑,笑容就像春風般美麗瓢忽。

  他也對她笑笑。

  看見她笑得更甜,他就走過去,採下一朵山茶送給她。她卻給了他一劍。

  劍鋒從他咽喉旁劃過時,他就抓住了她的手,她吃驚的看著他,問他:"你就是謝家的三少爺!""你怎知道我是"他反問。:"因為除了謝家的三少外,沒有人能在一招間奪下我的劍。"他沒有問她是不是已有很多人傷在她劍下,也沒有問她為什麼要傷人。

  因為那天春正恰,花正豔,她的身子又那輕,那軟。

  現在呢?

  十五年漫長艱辛的歲月,已悄悄的從他們身邊溜走。

  現在他心裡是不是還有那時同樣的感覺?

  她仍在低語:"不管你心裡怎樣想,我總忘不了那一天,因為就在那一天,我就把我整個人都給了你,迷迷糊糊的給了你,你卻一去就沒了消息。"他好像還是聽不見。

  她又說:"等到我們第二次見面的時候,我已訂了親,你是來送賀禮的。""那時我雖然恨你,怨你,可是一見到你,我就沒了主意。""所以就在我訂親的第二天晚上,我又迷迷糊糊的跟著你走了,想不到你又甩下了我,又一去就沒消息。""現在我心裡雖然更恨你,可是可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像以前一樣,再騙我一次,再把我帶走,就算這次你殺了我,我也不怨你。"她的聲音哀怨柔美如樂曲,他真的能不聽?真的聽不見?

  他真的騙了她兩次,她還這對他。他真的如此薄情,如此無情?"我知道你以為我已變了!"她已淚流滿面:"可是不管我在別人面前變成了個什麼樣的人,對你,我是永遠不會變的。"謝曉峰忽然推開她,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她還不放棄,還跟著他。

  斗室外陽光已照遍大地,遠處山坡又是一片綠草如茵。

  他忽然回頭,冷冷的看著她:"你是不是一定要我殺了你!"她臉上淚猶未乾,卻勉強作出笑臉;:"只要你高興,你就殺了我吧。"他再轉身往前走,她還在跟著:"可是你的傷口還在流血,至少也該讓我先替你包好。"他不理。

  她又說:"雖然這是我叫人去傷了你的,可是那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只要你開口,我隨時都可以去替你殺了那些人。"他的腳步又慢了,終於又忍不住回過頭,冷酷的眼睛裡已在了感情。

  不管那是愛?還是恨?都是種深入骨髓,永難忘懷的感情。

  堤防崩潰了,冰山融化了。

  縱然明知道堤防一崩,就有災禍,可是堤防要崩時,有誰能阻止?她又倒入他懷裡。又是一年春季,又是一片綠草如茵。

  謝曉峰慢慢的從山坡上坐起來,看著躺在他身旁的這個人。他心裡在問自己:"究竟是我負了她?還是她負了我?."沒有人能答復這問題,他自己也不能。

  他只知道,無論她是好是壞,無論是誰負了誰,他只有和這個人在一起時,才能忘記那些苦難和悲傷,心裡才能安寧。

  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種什麼樣的感情,只知道人與人之間,若是有了這種感情,就算是受苦受騙,也是心甘情願的。

  就算死都沒關係。

  她又抬起頭,癡癡迷迷的看著他:"你知道!""你想要我解散天尊,帶回那個孩子,安安靜靜的過幾年。""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

  她的確說中了他的心事。

  就算他天生是浪子,就算他血管裡流著的都是浪子的血,可是他也有厭倦的時侯。

  尤其是每當大醉初醒,夜深人靜時,又有誰不想身畔能有個知心的人,能敘說自己的痛苦和寂寞。

  她輕輕握住了他的手,忽又問道:"你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他不知道,女人的心事,本就難測,何況是她這樣的女人。

  她忽然笑了笑,笑得很奇怪:"我在想,你真是個呆子。""呆子。"他不懂。

  "你知不知道天尊是我花了多少苦心才建立的?我怎能隨隨便便就將它毀了?你既然已不要那孩子,我為什麼帶來給你。"謝曉峰的心沉了下去,全身都已冰冷,從足底直冷到心底。

  慕容秋荻看著他臉上的表情,笑得更瘋狂:"你至少也該想想,我現在是什麼地位?什麼身分?難道還會去替你煮飯洗衣裳!"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