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豬狗不如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屋子裡沒有聲音,一點聲音都沒有。也不知過了多久,大老闆忽然問:「你跟他約的是今天晚上?」

  竹葉青道:「是。」

  大老闆道:「那麼你現在就應該趕快去將那地方安排好。」

  竹葉青道;「大老闆真的準備要去?」

  大老闆點點頭,道:「我想見見他?」

  他又替自己解釋:「因為我從末想到世上真的有他這種男人,能夠讓一個娘子心甘情願的為他死,我想看看他到底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竹葉青閉上嘴。他知道大老闆的主意是從來沒有任何人能夠改變的。

  大老闆卻偏偏要問他:「你的意思怎麼樣?」

  竹葉青沒有立刻回答。

  一這件事的關係實在太大,絕不能有一點疏忽錯誤,他必須詳細考慮。

  大老闆又在問:「你認為我會有危險?」

  竹葉青沈吟著,緩緩道:「既然苗子兄妹還在我們手裡,他也許還不敢輕舉妄動。」

  大老闆道:「這一點我已想到。」

  竹葉青道:「可是一個人如果能讓一個裱子為他死,也許什麼事都做得出的!」

  大老闆道:「譬如說什麼事?」

  竹葉青道:「有些人平時雖然對朋友很講義氣,可是到了必要時,就會不惜將朋友犧牲的!」

  大老闆道:「什麼時侯才是必要的時候?」

  竹葉青道:「他決心要做一件大事的時候!」

  大老闆沒有再問下去。

  他當然懂得竹葉青的意思,無論誰殺了他,都必定是件毒動江湖的大事。

  竹葉青道:「在天黑之前,我一定可以將所有的好手都集中到韓大奶奶那裡去,我們可以用的好手,至少還有三十幾個。」

  大老闆道:「有他們保護我還不夠?」

  竹葉青道:「也許夠了,也許不夠,只要有一分危險,我就不敢這麼做!」

  大老闆道:「有他們在前面擋著,我至少可以全身而退!」

  竹葉青道:「可是他目標只有大老闆一個人,我們只要有一分疏忽,他就很可能會出手,他的出手一擊,也許沒有人能擋得住!」

  他輕輕嘆了口氣,道:「如果鐵虎在,情況當然又完全不同了。」

  大老闆道:「你的意思是說我不能去?」

  竹葉青道:「大老闆一定要見他,當然可以去,只不過……」

  大老闆道:「怎麼樣?」

  竹葉青道:「我們卻不一定讓他見到大老闆。」

  他沒有再解釋,他知道大老闆立刻就會明白他的意思。

  無論什麼人能夠做到像大老闆這樣的大老闆,郡絕不是僥倖的,也一定要有別人比不上的才能和機智。

  大老闆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因為他從來沒有見過我,所以我們可以隨便找個人冒充我去會他,我扮成隨從踉在後面,一樣還是可以見到他。」

  竹葉青道:「他如果出手,首當其衝的就是那個人了,大老闆就一定可以全身而退!」

  大老闆微笑道:「好,好主意!」

  門外忽然有人道:「不好,一點都不好!」

  這是大老闆的書房,也就是他和他的高級幕僚商談機密的地方。沒有大老闆的允許,誰也不取直闖到門外。

  這個人卻已在門外。

  大老闆的意思,從來沒有人敢反駁,大老闆說「好」,就一定是好的,從來沒有人敢爭辯。

  這個人卻是例外。

  在大老闆面前,只有這個人敢做別人不敢做的事,敢說別人不敢說的話。

  因為他能為大老闆做的事,也絕不是任何人能做得到的。

  聽見他的聲音,大老闆已面有喜色「鐵虎回來了!」

  一大碗執氣騰騰的牛肉麵剛端上來,湯是原汁,裡面還加了四個蛋,兩塊排骨。看來滋味一定不錯。阿吉心裡卻不知是什麼滋味?他已有很久未曾吃過這麼好的東西,對他來說,這已是種很奢侈的享受。

  他很想能與他的朋友們分享。他很想到大牛家裡去看苗子和娃娃。可是他不敢冒險。

  離開鐵頭的小公館時,桌上還堆滿了昨夜的賭注銀子。他只拿走了最小的一錠。

  他一定要吃點能夠補充體力的食物,他一定要勉強自己吃下去。

  這是家很小的麵館,狹窄而陰暗。阿吉就坐在最陰暗的一個角落裡,低著頭,慢慢的吃麵。

  他不想去看別人,也不想讓別人看見他。只想安安靜靜的吃完這碗麵。可是他沒有吃完。

  就在他開始吃第二個蛋時,用舊木板搭成的屋頂上,忽然有一大片灰塵掉下來掉在他的麵碗裡。

  接著就是「咯吱」一聲響,屋頂已裂開個大洞,一個人輕飄飄落下,伏在他身後,壓低聲音道:「不許動,不許開口,否則就要你的命!」

  阿吉沒有動,沒有開口。

  麵館裡唯一的夥計更嚇得腿都軟了,因為他已看見這個人手裡雪亮的刀。

  也看見了這個人一雙像野獸般的眼睛。

  一條已經被獵人追捕得無路可走的野獸,眼睛裡充滿了恐懼和殺氣。

  「你坐下來,慢慢的坐下來!」

  一這個人在命令麵館裡的夥計:「就像什麼都沒有看見。」

  夥計立刻坐到他那張破木椅上,整個人都軟了。

  這人又命令阿吉:「繼續吃你的面,你把它吃完!」

  阿吉繼續吃麵。

  掉在糞汁裡的饅頭,他都能吃得下去,麵碗裡有灰,他當然更不在乎。

  他能感覺到背後這人的緊張和恐懼,卻不知這人怕的是什麼?

  他也不想知道。但是就在這時侯,他正好看見一個很高大的人昂著頭從門外走過。

  看見這條大漢,街上大部分人都立刻彎下腰,垂下頭。

  躲在阿吉背後的人呼吸立刻變得更急促,全身都好像在不停的發抖。

  他怕的一定就是這條大漢?

  一這條大漢究竟是什麼人?

  為什麼能讓人怕得這麼厲害?

  阿吉又低下頭的時候,彷彿看見這條大漢往麵館裡瞥了一眼,目光就像是厲電。

  幸好他只看了一恨,就大步走了過去。

  這時阿吉才看見他背後的腰帶上還掛著條繩子,繩子上還繫著六個人。

  六個人的衣著都很華麗,甚至連腰飾、帽飾、靴子,也都配得很考究。

  可是六個人都已被打得鼻青眼腫,有的人連手腳都已打斷了。

  每個人都像狗一樣乖乖的被那條大漢用繩子牽著走過去,躲在阿吉背後的人才吐口氣,緊握著刀柄的手也已放鬆。

  阿吉忽然問:「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

  這人低叱;「閉嘴!」

  阿吉沒有閉嘴,又道:「既然你能逃出來,為什麼不救救他們?」

  這句話還沒有說完,刀柄已架在他的脖子後:「你再開口,我就要你的命!」

  他這句話還沒有說完,已有人冷冷道:「你不開口,我也一樣要你的命!」

  剛才明明已從門外走過去的大漢,忽然間又回來了,忽然間已站在阿吉面前。

  他的一雙眼睛閃射如厲電,臉上顴骨高聳,鷹鼻闊口。

  阿吉低著頭吃麵。

  躲在他背後的人,用刀架住他的脖子:「你一動手,我就先殺了這個人!」

  大漢道:「你殺了他,我就不殺你!」

  他的聲音沈重冷酷:「我至少要讓你多活三年,多受三年罪。」

  阿吉還是在低著頭吃麵。

  躲在他身後的人,卻已飛躍而起,一刀閃電般往這條大漢頭頂上砍了下去。

  大漢的身子沒有動,頭也沒有動,只一伸手,就握住了這個人的手腕。

  「格」的一響,這個人的手腕就斷了,「當」的一聲,刀落在地上,他的人就跪了下去。

  大漢冷冷的看著他,道;「你走不走?」

  一這人疼得連眼淚都已流下,不停的點頭,道:「我走!」

  大漢冷笑,拿著他走出去,忽又回頭,瞪著阿吉。

  阿吉還是在吃麵。

  大漢冷笑道:「你倒很沈得住氣!」

  阿吉沒有抬頭,道:「我餓極了,我只想吃麵!」

  大漢又瞪著他看了很久,忽然回頭向麵館伙計道:「這碗麵的賬我付!」

  夥計道:「是!」

  阿吉道:「謝謝。」

  大漢道:「不必!」

  繩子上又多了一個人,七個人被繩子繫著,像狗一樣被大漢牽著走。

  阿吉終於吃完了他的面。他決心要吃完這碗麵,他就一定要吃完,不管這碗麵裡有荻也好,有血也好,有淚也好。

  然後他才站起來,走到麵館伙計面前,問:「那個人是誰?」

  夥計驚魂猶未定,頭聲道:「那個人?」

  阿吉道:「剛才那個請我吃麵的人。」

  夥計東張張,西望望,才壓低聲音,道:「那是個惹不得的人!」

  阿吉道:「他叫什麼?」

  夥計道:「鐵虎,鐵老虎,只不過比鐵還硬,比老虎還凶-」

  阿吉笑了,笑容中帶著一種說不出的譏誚「能夠把七匹狼像狗一樣牽著走的人,當然比老虎還凶!」

  夥計的聲音壓得更低,悄悄的問:「你認得他!」

  阿吉道:「不認得!」

  他笑得更奇怪,慢慢的接著道:「可是我知道我們很快就會認得的。」

  「鐵虎回來了。」

  現在他就站在大老闆面前,腰雖然彎得並不低,神色間卻帶著絕非任何人所能偽裝出的驕傲和尊敬。驕傲的是,他又為自己所尊敬的人做成了一件事。

  大老闆道:「你同來得比我們想的還早!」

  鐵虎道:「因為那群狼根本不是狼,是狗!」

  大老閭微笑,道:「在你面前,就算真是狼也變成了狗。」

  鐵虎也在笑。

  他並不是個謙虛的人,他喜歡聽別人的誑美,尤其是大老闆的讚美。

  大老闆道:「現在那群狗呢?」

  致虎道:「六條死狗已餵了狼,七條活狗我都帶回來了。」

  大老閭道:「連一條都沒有漏網?」

  致虎道:「半路上本來有一條幾乎溜了,我想不到他在褲襠裡還衣著把刀。」

  大老闆道:「現在那把刀呢?」

  鐵虎道:「現在那把刀已經在他屁眼裡。」

  大老闆大笑。

  他喜歡鐵虎做事的方式。

  鐵虎做事,永遠最直接,最簡單,最有效。

  鐵虎忽然道:「剛才大老闆要見的是什麼人?」

  大老闆道:「他叫阿吉!」

  鐵虎道;「阿吉?」

  大老問道:「我知道你一定沒聽過這個人的名字,因為他根本沒有名,而且總喜歡把自己說成是個沒有用的人。」

  鐵虎道:「其實他很有用□大老闆道:」

  不但很有用,而且一定很有名,只不過名聲太響的人有時侯就不願別人再提起他的名字。」

  鐵虎明白這意思。

  他自己也一樣,他已將自己的真名實姓隱藏了多年。

  大老闆道:「我們本來約好了今天晚上見面的,可是小葉怕我出事!」

  鐵虎冷笑,道:「小葉的膽子比葉子還小。」

  大老問道:「你不能怪他,一個人做事謹慎些,總不是壞事。」

  竹葉青一直在聽著,陪著笑,等到鐵虎不再開口,才說:「那時候我不能不特別謹慎,只因為虎大哥還沒有回來。」

  鐵虎道:「現在呢十.」

  竹葉青道:「現在當然不同了。」

  他在笑,可是笑得令人很不舒服:「現在大老闆若是想要見一個人,只要虎大哥一出手,馬上就能把那個人抓回來!」

  鐵虎瞪著他:「你以為我辦不到?」

  竹葉青道;「這世上若是還有虎大哥辦不到的事,還有誰能辦得到?」

  鐵虎的只拳已握緊。

  大老闆忽然道;「你累了!」

  他是對竹葉青說的:「現在鐵虎已回來,你不妨先回去睡兩個時辰!」

  竹葉青道:「是!」

  大老門道:「如果你床上有人在等著陪你睡覺,你也不必吃驚,也不必客氣!」

  竹葉青道:「是!」

  大老闆道:「不管那個人是誰都一樣!」

  竹葉青道:「是!」

  他立刻退了下去,既沒有問那個人是誰,也沒有問別的。大老闆說的話,他永遠只聽從,從不多問。

  一直到竹葉青走出門,鐵虎還在瞪著他,握緊的雙拳上青筋凸起,眼角也在跳。

  大多數人看見他眼角跳的時候,都會遠遠的躲走,能夠走多遠,就走多遠。

  大老闆盯著他跳動的眼角,忽然問「你跟我已有多久?」

  鐵虎道:「五年。」

  大老闆道:「不是五年,是四年九個月另二十四天。」

  鐵虎的眼角不跳了,眼睛立刻露出佩服和尊敬之色。他想不到大老闆能將這種小事都記得這麼清楚,記憶力這麼好的人,通常都能令人佩服尊敬。

  大老闆又問「你知不知道小葉已跟我多久?」

  鐵虎道:「他此我久!」

  大老闆道:「他跟著我已有六年,六年三個月另十三天。」

  鐵虎不敢開口。

  大老闆道:「你跟若我,已裡花了我四十七萬,已經換了七十九個女人,他呢?」

  鐵虎不知道。

  大老闆道:「我已俚通知過賬房,你們兩個人,不管要用多少,我都照付,可是他在這六年間,一共只用了三兩。」

  鐵虎忍耐著,終於迫是忍不住道:「有的人會花錢,有的人不會。」

  大老闆道:「他也沒有女人。」

  鐵虎又忍耐了很久,又忍不住道:「挪也許只因為他根本不是男人?」

  大老悄道:「可是他替我做的事,絕不此你少。」

  奴虎不願承認,又不敢否認。

  大老闆道:「他為我做的並不是什麼可以光宗耀祖的事,他既不要錢也不要女人,你說他為的是什麼?」

  鐵虎更不敢開口.大老闆道:「這世上除了名利和女人外,還有什麼能更令男人功心的?」

  鐵虎知逍,可是不敢說。

  大老闆自己說了出來「權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