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癡女情恨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燕十三並沒有爭辯,也不想爭辯。這是武林中四大世家的規矩,是江湖中人都默認了的。如果沒有深仇大恨,誰也不想破壞這規矩。

  在江湖中混的人,多多少少總得遵守一點江湖上的規矩。連燕十三都不例外。

  小討厭道:"只可惜你什麼事都明白,卻不明白一件事。"燕十三道:"哦。"

  小討厭道:"現在你不想進去都不行。"

  燕十三道:"為什麼."小討厭道:"因為現在就是我姊姊要我來叫你進去的。"樹林裡和平而甯靜,連腳步踏在落葉上,聲音都是溫柔的。走到林木深處,秋也更濃了。

  烏鴉並沒有跟著進來"因為我姊姊只想見他一個人。"她為什麼要見他?而且要單獨一個人相見?燕十三想不通,也不必再想。

  他已經看見了她。

  本葉已枯黃的老樹下,鋪著張新席,席上有一張琴,一爐香,一壺酒。

  這顯然遠是夏侯星留下來的,他離開這裡時,走得顯然很匆忙。

  難道他是被趕走的,被此刻坐在樹下的這個憂鬱的女人趕走的?

  她看來不但憂鬱,而且脆弱,彷彿再也禁受不了一點點打擊。

  燕十三走過去,輕輕的走過去,也彷彿生怕鷲動了她。她卻已抬起頭,用一雙剪水雙瞳在打量著他:"你就是奪命燕十三."茄十三點點頭,道"姑娘是從翠雲峰來的?"他認得外面那翠綠的絲帶,正是翠雲峰,綠水湖的標誌。想不到她卻搖了搖頭。燕十三真的想不到,不是翠雲峰的人,怎麼敢用翠雲峰的標誌?

  "我是從江南七星塘來的。"

  她的聲音也很柔弱∶"我叫慕容秋荻。"

  燕十三更吃驚。江南七星塘也是武林中的四大世家之一。

  慕容秋荻不但是江湖中有名的美人,也是有名的孝女。為了照顧她多病的父母,她拒絕了無數次親事,也犧牲了她生命中最美麗的年華。現在她為什麼忽然出現在這裡?難道七星塘的主人"江南大俠"慕容正已去世?

  七星塘的聲名並不在翠雲峰之下,她為什麼要盜別人的標誌?

  慕容秋荻竟似已看穿他心裡正想什麼,忽然道∶"我的父親並沒有死,他雖然多病,三年五載內還死不了的。"燕十三吐出口氣,道∶"但願他身子健康,還能多活幾年。"慕容秋荻道∶"這次我出來,是偷偷溜出來的,他根本不知道。"燕十三忍不住想問∶"為什麼?"

  他還沒有問出來,慕容秋荻已接著道∶"因為我要殺一個人。"她憂鬱的眼波中,忽然露出種說不出的悲傷和怨恨。

  她一定恨透了這個人一這個人究竟是誰.,燕十三不敢問,也不想問,他並不想管武林四大世家中的事。

  慕容秋荻目光彷彿在遙視著遠方,人也枋彿到了遠方,過了很久,才慢慢的接著道:"你們一定都知道我是個孝女。"燕十三承認。

  慕容秋荻道∶"這七年來,我已拒絕過四十三個人的求親。"夠資格到七星塘去求親的,當然都是江湖中名門子弟。

  慕容秋荻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拒絕他們?"燕十三道∶"因為你不忍離開令尊。"

  慕容秋荻道∶"你錯了。"

  燕十三道∶"哦?"

  慕容秋荻道∶"我並不是別人想像中的那種孝女,我……我……"她忽然用力握住自己的手,道∶"我只不過是個騙子,不但騙了別人,也騙了自己。"燕十三怔住,他不敢再看她,她的眼圈已紅了,眼淚隨時都可能流下來。

  他不願看見女人流淚,也不想知道女人們流淚的原因。

  只可惜她偏偏要說。

  "我拒絕別人的親事,只因為我一直在等他來求親。

  他"是誰?是不是那個她要殺的人?.慕容秋荻的眼淚終於流落;"他答應過我,一定會來的,他答應過很多次。"可是他沒有來。

  一個無情的男人,用婚姻作餌,欺騙了一個多情的少女。

  ——這並不是她獨有的悲劇。

  自古以來,這種悲劇已不知發生過多少次,直到現在還隨時隨地都在發生著。燕十三並沒有為她悲傷。

  因為只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劇,才是真正的悲劇。別人的悲劇,就很難打動像燕十三這樣的人。

  慕容秋荻道∶"我是在十六歲那年認得他的,他要我等他七年。"七年!多麼漫長的歲月。

  從十六到二十三,這又是一個女人生命中多麼美麗的年華?

  一個人的生命中,有多少個這麼樣的七年?燕十三心裡已經開始在嘆息。

  他要你等他七年的時侯,就已經是在欺騙你。

  他以為你一定不會等得這麼久的,以為你七年後一定早已忘記了他。

  燕十三是男人,當然很了解男人的心。可是他並沒有說出來,他看得出這漫長的七年對她是種多麼痛苦的折磨,多麼辛酸的經歷。

  慕容秋荻道∶"剛才你看見的那孩子,並不是我弟弟。"燕十三道∶"不是?"慕容秋荻道:"他是我的兒子,是我跟那個人的私生子。"燕十三怔住。現在他才明白她為什麼要等七年,為什麼恨透了那個人。現在連他都已在為她悲傷。

  慕容秋荻道∶"我告訴你這些事,並不是要你為我難受的。"她的聲音忽然變得很冷,憂鬱的眼波也忽然變得利如刀鋒。

  她冷冷的接著道;"我要你去替我殺一個人。"燕十三道∶"就是那個人?"慕容秋荻道∶"是!"燕十三道∶"我只殺兩種人。"

  慕容秋荻道;"跟你有仇恨的人?"燕十三點點頭,道∶"還有一種,就是想殺我的人。"他慢慢的接著道∶"所以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慕容秋荻道∶"你說。"

  燕十三道;"如果你一定要去殺一個人,就一定要自己去動手,自己打的結,一定要自己才解得開。"慕容秋荻道∶"可是我不能去。"

  燕十三道∶"為什麼?"

  慕容秋荻道∶"因為……因為我不想再見他。"燕十三道∶"是不是因為你生怕一見到他的面,就不忍下手?"慕容秋荻的手又握緊。

  燕十三嘆了口氣,道∶"既然不忍,又何必非殺他不可。"慕容秋荻盯著他,忽然道∶"我也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燕十三道;"你說。"

  慕容秋荻道∶"我一定要殺這個人,而且一定要你去殺!"燕十三道;"為什麼?"

  慕容秋荻道∶"因為這個人的名字叫謝曉峰。"燕十三的臉色變了,道∶"綠水湖的謝曉峰?"慕容秋荻道∶"就是他!"

  翠雲峰,綠水湖,神劍山莊的大臨中有一塊很大的橫匾。上面只有五個字;金字。

  "天下第一劍"。

  這並不是他們自己吹噓,這是多年前江湖中所有聞名的劍客在華山絕頂論劍後,每個人都拿出了一兩黃金,鑄成了這五個金字,送給謝天的。

  謝天就是神劍山莊的第一代主人。這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匾上的金字雖然依舊光華奪目,"天下第一劍"的名聲卻不再存在。近百年來,江湖中名劍輩出,已沒有人能被公認為天下第一劍。

  神劍山莊的光芒也漸漸由絢爛而歸於平淡,直到這一代——因為神劍山莊這一代又出了位了不起的人,絕豔驚才,天下側目。

  這個人在十三年前就已擊敗了華山門下的第一位劍客華玉坤。

  這個人一生下來,就彷彿帶來了上天諸神所有的祝福與榮寵。

  他生下來後,所得到的光榮和寵愛,更沒有人能此得上。他是江湖中不世出的劍客,也是在武林中公認的才子。

  他聰明英俊,健康強壯,而且是個俠義正直的人。在他的一生中,無論誰都很難找出一點瑕疵,一點缺憾來。

  這個人就是綠水湖"神劍山莊"的三少爺。

  這個人就是謝曉峰。

  樹林裡更安靜,涼爽乾燥的空氣中,充滿了木葉的芬芳。

  燕十三卻彷彿完全沒有感覺,聽見了這三個字,他似已連呼吸都停頓。過了很久,他才輕輕吐出一口氣,道∶"我知道這個人。"慕容秋荻道∶"你當然應該知道,你們還有個不見不散的死約會!"燕十三不能否認∶"我的確約好了要去找他的。"慕容秋荻道∶"約好了的事你從不更改了."燕十三道∶"從不。"慕容秋荻道∶"那麼這次約會,只怕就是你最後一次約會了。"燕十三道∶"哦。"

  慕容秋荻道;"我看過你的劍法,你絕不是他的敵手。"燕十三苦笑道∶"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叫我去殺他?"慕容秋荻道∶"因為你遇見了我。"

  燕十三道∶"你……"慕容秋荻道∶"他的劍法渾然天成,幾乎已超越了劍法中的極限。"燕十三歎息道∶"他的確是個天才,我也看過他出手。"慕容秋荻道∶"你也看得出他劍法中的破綻?"燕十三道∶"他的劍法中沒有破綻,絕沒有。"慕容秋荻道∶"有。"

  燕十三道;"真的有?"

  慕容秋荻道∶"絕對有,只有一點。"

  燕十三道∶"你知道?"

  慕容秋荻道∶"只有我知道。"

  燕十三眼睛發出了光。他相信她說的不是謊話,世上如果還有一個人能知道三少爺劍法中的破綻,這個人一定就是她。

  因為他們曾經相愛過。至少在他們有了那孩子的那一瞬間,他們的心靈無疑是完全溝通的。

  只有一個真正和他相愛過的人,才能知道他的秘密。

  對一個天下無敵的劍客來說,他劍法中的破綻,就是他最大的秘密。

  燕十三不但眼睛發光,心跳也加快了。他也是個練劍的人。他也已將自己的生命和愛全都貢獻給他的劍。這已經不僅是種偉大的貢獻,而是種艱苦卓絕的犧牲。這種儀牲並不完全沒有代價的。

  得勝時那一瞬間的輝煌的光芒,已足以照耀他的生命。他練劍的目的本是求勝,不是求死。

  絕不是!

  如果有得勝的機會,誰願意放棄?

  慕容秋荻看著他發光的眼睛,當然也看得出他已被打動了。立刻接著道∶"所以這世上只有我能助你了敗他,也只有你能替我殺了他。"燕十三道∶為什底只有我?"

  慕容秋荻道∶"因為你的奪命十三劍中,有一著只要稍加變化,就可以置他於死地!"燕十三道;"那是第幾劍?"

  慕容秋荻道∶"第十四劍。"

  明明是奪命十三劍,怎麼會有第十四劍?別的人一定不會懂的。

  燕十三懂。

  奪命十三劍的劍招雖然只有十三種,變化卻有十四種。那一著變化,才是他招式中的精粹,劍法中的靈魂。魂雖然是看不見的,卻沒有人能否認它的存在T..慕容秋荻忽然站了起來。她看來還是那麼嬌柔,那麼脆弱,可是她眼睛裡又發出了那種刀鋒般的光。她在看著燕十三,一字字道:"現在我已是謝曉峰。"說完了這七個字,她眼睛裡的光竟似又變成了一種懾人的殺氣!一種只有殺人無算的高手們獨具的殺氣。

  難道這嬌柔脆弱的名門淑女也殺過人,她殺過多少人?燕十三沒有間,也不必問。他看得出。

  慕容秋荻折下了一截枯枝,道∶"這是我的劍。"這截枯枝到了她手裡,她的人又變了,那種無堅不摧,不可抵禦的殺氣已不僅在她眼睛,已在她身上。已無處不在!

  慕容秋荻道:"現在你看著,仔細看著,這只是他劍法中唯一的破綻。"一陣風吹過,風忽然變得很冷。

  她的人與劍已開始有了動作,一種極緩慢,極優美的動作,就像是風那麼自然。

  可是風吹來的時候,有誰能抵擋?又有誰知道風是從那裡吹來的?

  燕十三的瞳孔在收縮。

  她的劍已慢慢的,慢慢的刺了出來。

  從最不可思議的部位刺了出來,刺出時忽然又有了最不可思議的變化。可是在這種變化之間,果然有一點破綻。

  狂風捲開大地時,豈非也難免有遺漏的地方?.可是當狂風吹過來時,又有誰能注意到這些地方?

  燕十三忽然發現自己掌心已有了冷汗。

  就在這時,她的動作已停止。

  她冷冷的凝視著燕十三,道∶"現在你是不是已看出來了?"燕十三點頭。

  慕容秋荻道;"你能看出來,只因為我的動怍比他出手時慢了二十四倍。"燕十三相信她的計算絕對正確。

  一位真正的高手,對於劍法速度的怙計,絕對比當鋪朝奉怙計貨物的價值還準確十倍。

  慕容秋荻道∶"我真正出手時,雖然比他慢一點,慢得並不多。"燕十三也不能不信。現在他已發現這嬌柔脆弱的女人,實在是他平生僅見的高手。

  慕容秋荻道∶"現在我已將出手。"

  燕十三道∶"出手對付誰?"

  慕容秋荻道∶"你。"

  燕十三輕輕吐出口氣,道;"你要看看我是不是能破這一劍?"慕容秋荻道;"是的。"燕十三道;"我若破了這一劍,你豈非就要死在我的劍下?"慕容秋荻道∶"這點用不著你擔心。"

  燕十三道∶"如果我還是破不了這一劍?……"慕容秋荻道∶"那麼你就得死!"她冷冷的接著道∶"你若還是破不了這一劍,再活著對你我都已沒好處,我只有殺了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