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千蛇怪劍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大人們走了進去,一個青衣小帽,長得很清秀的孩子,卻走了出來,拿出一根大紅色的絲帶,在外面的樹枝上打了個結。小孩也走入林木深處,燕十三就嘆了口氣,道;"看來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去喝酒的好。"烏鴉道∶"這地方不好?"

  燕十三道∶"很好!"

  烏鴉道∶"既然很好,為什麼要換?"

  燕十三道∶"因為這個。"

  他指了指樹枝上的紅絲帶。烏鴉道."這是什麼意思!"燕十王道∶"這意思就是說,這地方暫時已成了禁地,誰都不能再進去。"烏鴉冷笑,道∶"這是那裡的規矩?"

  燕十三遠沒有開口,樹林中忽然有琴聲傳了出來,悠揚悅耳的琴聲,充滿了幸福愉悅。

  烏鴉的手卻已握緊。

  就在這時,道路上忽然奔來了十一騎快馬,馬上的騎士一身勁裝,剽悍兇猛,每個人背上都有柄大刀,刀上的紅綢迎風飛舞。快馬一衝入樹林,騎士就翻身下馬每個人的動作都很矯健。

  江湖中真正的高手並不多,這十一人看來卻都是高手。動作最快的是條獨臂大漢,一衝入樹林,就厲聲大喝,"你們拿命來吧!"樹林裡的琴聲沒有停,聽來遠是那麼悠揚悅耳,令人歡悅。

  十一條大漢已衝進去。

  烏鴉道∶"這些人是不是太行來的?"燕十王道∶"嗯。"烏鴉道∶"太行大刀果然有膽子。"

  燕十三道;"嗯。"

  烏鴉道;"你看他們是幹什麼來的?"

  燕十三道;"是來送死的!"

  一這句話剛說完,樹林裡就有個人飛了出來,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摔在地上就不動了,連叫都沒有叫出來。

  這個人正是那最剽悍兇猛的獨臂大漢。

  悠揚的琴聲還沒有停。

  樹林裡卻不停的有人飛出來,一個接著一個,一共是十一個。

  十一個人一飛出來,就摔在地上,連動都不會動了。

  他們衝過去時,動作都很快。

  他們出來得更快。

  烏鴉冷冷道∶"他們果然是來送死的。"

  燕十三道∶"想來送死的好像還不止他們這幾個。"烏鴉道;"還有我。"

  燕十三道∶"現在還輪不到你。"

  烏鴉沒有問下去。

  他已經看見兩個人從路上走過來,一個大人,一個小孩。大人的年紀並不大,最多也只不過三十歲左右,而且是個女人。看起來很嬌弱,很秀氣的女人,臉上帶著說不出的悲傷之色。小的比剛才出來結絲帶的孩子還要小,一雙大眼睛的溜溜的轉。無論誰都看得出這是個很聰明的孩子,又聰明,又可愛。

  可是他要做的事卻好像不太聰明。

  他們正在往樹林裡走。

  連烏鴉都不忍眼看著他們去送死,已經準備去攔阻他們。

  他們也看見了樹枝上的紅絲帶,那翠衫少婦忽然道∶"解下來!"孩子就墊起腳去解了下來,卻拿出根翠綠的絲帶繫了上去,也打了個結。

  然後兩個人就慢慢的走入了樹林。

  兩個人好像都沒有看見地上的死屍,也沒有看見烏鴉和燕十三。烏鴉本來準備去攔住他們的,現在不知為了什麼,已改變了主意。燕十三更連動都沒有動。

  可是他們眼睛裡卻都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

  就在這時,樹林裡的琴聲突然停頓。

  風吹木葉,陽光滿地。

  琴聲停頓後,過了很久很久,樹林裡都沒有聲音傳出來。

  誰也不知道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撫琴的人是誰?

  琴聲為什麼會忽然停頓?

  那少女和童子是不是也會像太行大刀們一樣被拋出來?

  一這些事無論推都一定很想知道的,烏鴉和燕十三也不例外。

  所以也們還沒有走,就連踉在後面的車夫,鄱磴著雙眼睛在等著看熱鬧。

  沒有熱鬧看。沒有人被拋出來。

  他們只聽見了一陣腳步聲,踏在落葉上,走得很輕,很慢。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剛才把紅絲帶繫上樹枝的那個人孩子。兩個人慢慢的跟在他身後,一男一女,看來像是對夫妻。他們的年紀都不太大,衣著都很考究,風度都很好。

  男的腰懸長劍,看來英俊而瀟灑,女的不但美麗,而且溫柔。如果他們真的是夫妻,實在是很令人羨慕的一對,只不過現在兩個人的臉都有點發白,心裡彷彿有點氣惱。

  他們本來是準備上車的,看了看樹林外的烏鴉和燕十三,又改變了主意。

  兩個人低聲咐了那孩子兩句話,孩子就跑過來,用一雙大跟睛瞪著他們,道;"你們是不是已經來了很久?"燕十三點點頭。

  孩子道;"剛才的事,你們都看見了?"

  烏鴉點點頭。

  孩子道∶"你知道咱們是從那裡來的?"燕十三道∶"火焰山,紅雲谷,夏侯山莊。"孩子嘆了口氣,道∶"你知道的事看來倒還真不少。"他的聲音雖然還是個孩子,口氣神情卻都老練得很。

  燕十三道∶"你叫什麼名字?"

  孩子板著臉,"你不必問我的名字,我也不是跟你們攀交情來的!"烏鴉道∶"你是幹什麼來的?"孩子道∶"我們公子想要問你們借三樣東酉,每個人三樣!"烏鴉道∶"那三樣?"孩子道;"一根舌頭,兩隻眼睛。"燕十三笑了。

  烏鴉居然也笑了。

  兩個人忽然同時出手,一個人抓臂,一個人抓腿,同時低喝!"飛吧,小子。"孩子就飛了上去,"呼"的一聲;就像是砲彈般直沖上天。

  那位公子背負著隻手,好像根本沒有看見,但他的妻子卻皺了皺眉。

  這時侯孩子才落下來。

  烏鴉和燕十三又同時出手,輕輕的將他接住,輕輕的放在地上。孩子已嚇得兩眼發直,連褲襠都濕了。

  燕十三微笑著拍了拍他的頭,道∶"沒關係,我小時就常常被大人這樣拋上去。"烏鴉道∶"這麼樣可以練膽子。"

  孩子翻了翻白眼,已經準備開溜。

  燕十三道∶"你要來拿的東西,沒有拿走,回去怎麼交代!"孩子道∶"我……"燕十三道∶"我可以教你個法子。"孩子在聽著。

  燕十三道∶"你們的公子,是不是夏侯公子?"孩子點頭。

  孩子不停點頭。

  燕十三道∶"是不是他要你來拿的?"燕十三道∶"那麼你就可以回去問他,既然是他想要這三樣東西,他為什麼不自己來拿?"孩子不點頭了,掉頭就跑。

  夏侯公子臉上還是沒有表情,他的妻子卻走了過來。她走路的姿態優雅而高貴,聲音也很動聽,柔聲道∶"我叫薛可人,站在那邊的,就是我丈夫夏侯星。"燕十三淡淡道∶"原來是紅雲谷的少莊主。"

  薛可人道∶"兩位既然聽說過他的名字,也該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燕十三道∶"我不知道。"

  薛可人道∶"他是個天才,不但文武雙全,劍法之高,更少有人能比得上。"女人們就算佩服自己的丈夫,也很少會在別人面前這麼樣稱讚自己的丈夫,就算稱讚了幾句,也難免會有點臉紅。她卻一點都不臉紅,連一點難為情的樣子都沒有,美麗的眼睛裡,充滿了對她丈夫的愛慕和尊敬。

  燕十三心裡在嘆息——能娶到這麼樣一個女人,真是好福氣。

  薛可人又道;"像他這麼樣一個人,兩位當然是不會跟他動手的!"燕十三道∶"哦?"

  薛可人道∶"因為他不但家世顯赫,自己又那麼了不起,兩位踉他動手,豈非雞蛋碰石頭,所以我勸兩位還是……"燕十三道∶"還是乖乖的割下舌頭,剜出眼睛來送給他?"薛可人嘆了口氣,道∶"那樣子雖然有點不方便,至少總比送掉性命的好。"燕十三又笑了,忽然道∶"你這位文武雙全的公子爺是不是啞巴?"薛可人道∶"當然不是!"

  燕十三道∶"那麼這些話他為什麼不自己來說?"烏鴉冷冷道;"就算他是個啞巴,屁眼總有的,這些屁他為什麼不自己來放?"夏侯星的臉色變了。

  燕十三道∶"他既然不過來,我們為什麼不能過去?"烏鴉道∶"能!"

  燕十三道∶"是你去?還是我去?"

  烏鴉道∶"你!"

  燕十三道∶"據說他的藕斷絲連,滿天星雨千蛇劍,不但是把好劍,而且是把怪劍。"烏鴉道∶"嗯!"

  燕十三道∶"他若死了,他的劍歸誰?"烏鴉道;"歸你!"燕十三道∶"你不想要那把劍?"

  烏鴉道∶"想,"燕十三道∶"你為什麼不搶著出手?"烏鴉道∶"因為我懶得踉這種兔崽子交手,我一看他就討厭。"一句話沒說完,跟前人影一閃,夏侯星已到了也面前,鐵青著臉,冷冷道∶"我要找的卻是你!"烏鴉道∶"那就快拔你的劍!"

  夏侯星的劍已出鞘。

  藕斷絲連,滿天星雨千蛇劍。

  一這的確是把怪劍。

  他的手一抖,一把劍就真的好像化成了千百條銀蛇,化成了滿天星雨。這柄劍竟像是突然碎成了無數片,每一片打的都是要害。

  烏鴉的要害。

  烏鴉會飛,卻已飛不起來,身子一轉,一道劍光飛出,護住了身子。

  只聽"卡"的一響,千百片碎劍忽然又合了起來,刺向他的咽喉。這柄劍上竟裝著有種奇巧特別的機簧,可合可分,合起來是一柄劍,分開來時就變成了千百道暗器,用一根銀絲聯繫。當銀絲抽緊,機簧發動,又變成一柄劍。

  燕十三在嘆氣,道∶"這一戰應該讓我來,這柄劍我也想要。"忽然間,一連串"叮叮"聲笞,如密雨敲窗,珠落玉盤。

  就在這一剎那間,烏鴉也刺出了七七四十九劍,每一劍都刺在千蛇劍的一片碎劍上。

  千蛇劍就軟了下來,就像是條銀光閃閃的長鞭,烏鴉的劍已捲住鞭梢。夏侯星的臉色變了,身子一轉,凌空飛起,鞭梢已隨著他身子的轉動脫出劍鞘,"卡"的一響,又合成了一柄劍。

  燕十三立即搶著道∶"這一戰你們就算不分勝負,現在由我來!"夏侯星冷笑,目光四顧,臉色又變了,變得比剛才還慘。

  忽然發現少了一個人。

  孩子躺在地上,似已被人點住了穴道,薛可人卻已不見了。

  夏侯星一腳開他穴道,厲聲道∶"這是誰下的手?"孩子臉色發白,道∶"是……夫人!"

  夏侯星道∶"夫人呢?"

  孩子道;"夫人已跑了。"

  孩子還坐在地上哭,夏侯星已追了下去,燕十三和烏鴉並沒有攔阻。

  一個人的老婆忽然跑了,心裡是什麼滋味?他們能想得到。可是他們卻連做夢都想不到,一個那麼溫柔賢慧,那麼佩服自己丈夫的女人,竟會在自己丈夫踉人拚命的時候忽然跑了。看起來他們本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佳偶,連燕十三心裡都羨慕得很。

  她為什麼要跑?燕十三忽然覺得很悲哀,絕不是為了自己,更不是為了那位大少爺。

  他悲哀,是為了人。

  人類。

  誰知道人類有多少不如意,不幸福,不快樂的事,是隱藏在如意、幸福、快樂中的?

  誰知道?

  坐在地上哭的孩子已走了,另外一個更小的孩子卻笑嘻嘻的跑了出來。他跑得並不快,可是一下子就到燕十三和烏鴉面前。他最多只有七八歲。

  一個七八歲的孩子,能夠有這麼樣的輕功,誰都不會相信。燕十三和烏鴉卻不能不信,因為這是他們親眼看見的。

  孩子也在看著他們笑,笑得真可愛。

  烏鴉通常都不喜歡孩子。他一向認為小孩子就像是小貓小狗一樣,男子漢只要一看見,就應該走得遠遠的。這次他居然沒有走,反而問∶"你叫什麼名字?"孩子道∶"我叫小討厭。"

  烏鴉道∶"你明明一點都不討厭,為什麼要叫小討厭?"小討厭道∶"你明明是個人,為什麼要叫烏鴉?"烏鴉想笑,卻沒有笑。

  烏鴉豈非也正是人人都討厭的?這世上喜歡聽老實話的又有幾個人?燕十三忍不住道∶"你知道他叫烏鴉?"小討厭道∶"廢話。"

  燕十三問的倒真是廢話,小討厭若是不知道他叫烏鴉,怎麼會叫他烏鴉。

  小討厭又道∶"我不但知道他叫烏鴉,還知道你叫燕十三,因為從前有個人叫燕七,又有個人叫燕五,你自己覺得比他們兩個人加起來還要強一點,所以你就叫燕十三。"燕十三怔住!這的確是他的本意,也是他的秘密,他猜不透這小討厭怎麼會知道的。

  小討厭道∶"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老幾,這件事我只不過是聽我姊姊說的!"這一點又很出意外。剛才跟他一起走入樹林的少婦,看起來本來像是他母親。

  燕十三道∶"你姊姊有沒有名字?"

  小討厭道∶"當然有。"

  燕十三道;"她叫什麼名字?"

  小討厭道;"你是不是啞巴?"燕十三搖搖頭。

  小討厭道∶"你有沒有腿?"

  燕十三低下頭,好像真的也想看看自己是不是還有腿。

  小討厭道;"你既然有腿,又不是啞巴,為什麼不自己問她去?"燕十三笑了笑,道∶"因為我也不是瞎子,我還看得見。"小討厭道∶"看得見什麼?"

  燕十三指了指摘枝上的綠絲帶,道∶"這個結既然是你打的,你當然應該明白它的意思。"小討厭道∶"這意思就是說,這地盤已是我們的,不是啞巴的進去也會變成啞巴,有腿的進去也會變成沒有腿。"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