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魔教血書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青銅的面具,在星空下發著青光。

  呂迪的臉色也是鐵青的,卻已扭曲,一雙凸出的眼睛裡,充滿了恐懼和不信。

  他至死也不能相信一件事。

  一件什麼事呢?

  葉開嘆道:"他好像至死也不相信你能殺了他。"墨九星冷冷道:"就因為他不信,所以他才會死。"葉開嘆息著,徐徐道:"有些事的確是一個人至死也不會明白的……"葉開也有件事還不明白。

  "多爾甲"既然是呂迪,那麼"布達拉"孤峰天王是誰呢?

  死人已搬走,屋子裡卻還沒有燃燈。

  葉開道:"晚上你自己從不點燈?"

  墨九星反問道:"為什麼要點燈?"

  這句話問得很妙,葉開竟被問得怔了怔,苦笑道:"每個人到了晚上都要點燈的,點起燈來,才可以看清很多事。"墨九星道:"不點燈我也一樣可以看得很清楚。"葉開道:"我看不清楚。"

  墨九星冷冷道:"你隨時都可以走,我並沒有留你。"葉開又笑了,道:"可是你也沒有趕我走。"

  墨九星道:"我不必。"

  葉開道:"不必?"

  墨九星道:"該走的時候,你總是要走的。"

  葉開道:"什麼時候對"是該走的時候?"

  墨九星道:"找到孤峰的時候。"

  葉開眼睛亮了,立刻追問道:"你也知道孤峰是誰?"墨九星沒有回答,卻又反問道:"你一定認為呂迪是孤峰?"葉開不能否認,苦笑道:"因為他的確是孤高驕傲的人。"墨九星道:"現在你已能確定他不是孤峰?"

  葉開道:"孤峰已受了傷,呂迪卻沒有。"

  他已仔細看過,呂迪身上唯一的傷痕,就是墨九星留下的。

  墨九星道:"你能確定孤峰已受傷?"

  葉開道:"有人親眼看見的。"

  墨九星道:"是什麼人親眼看見的?"

  葉開道:"一個我絕對信任的人。"

  墨九星冷笑,道:"你信任的人也好像不少。"葉開嘆道"我也知道這是我的大毛病,只可惜我總是改不了。"墨九星不再說話。

  草帽雖然已破了,卻還是恰好能遮住他的臉,誰也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

  也許他臉上根本就沒有表情。

  葉開忍不住又道:"你為什麼還是戴著這草帽?"墨九星道:"因為外面有狗在叫。"

  葉開怔了怔,道:"外面有狗叫,跟你戴草帽又有什麼關係?"墨九星冷冷道:"我戴不戴草帽,跟你又有什麼關係?"葉開笑了。

  他忽然發現這人看來雖沉默寡言,其實卻是個很會說話的人,說出來的話,往往能一下子就封住別人的嘴,令人非但無法辯論,也無法再問下去。

  葉開卻偏偏有些事要問,而且非問不可。

  墨九星在釘子上掛起了條長繩,竟真的躺在繩子上,而且還像是很舒服的樣子似的。

  他睡覺的時候還是戴著那頂草帽。

  禪房裡連凳子都沒有,葉開只有站著,搭汕著道:"據說青城是道家的三十六洞天之一洞天福地,風物美不勝收。"墨九星不理他。

  葉開道:"你們隱居的那個地方,一定更是個世外桃源,卻不知我是不是有福氣去看一看?"墨九星還是不理他。

  葉開道:"那地方據說從來也沒有外人去過,你們也從來不跟外面的人來往,可是你一出山就找到了多爾甲,你的本事倒不小。"墨九星閉上眼睛,似已睡著。

  葉開卻還不死心,又問道:"你怎麼會知道多爾甲就是呂迪?你怎麼找到他的?"墨九星忽然翻了個身,從繩子上跳下來,大步走了出去。

  葉開當然也從後面跟著,道:"你要到哪裡去?"墨九星道:"去我樣東西。"

  葉開道:"去找什麼?懸不是我布達拉?你能找得到他?"墨九星道:"我我的東西,你若想要,我可以分一半給你。"葉開道:"你想到哪裡去找?"

  墨九星道:"就在這裡。"

  葉開道:"這裡有什麼好找的?"

  墨九星不再回答,卻又從身上拿出個木瓶,瓶子裡裝的也是粉末,卻是黃色的。

  他將瓶裡的粉未灑在地上,灑成個圓圈,卻又留下個缺口,然後他就站在旁邊,等著。

  葉開看不懂:"你這是幹什麼?"

  墨九星道:"我在做飯。"

  葉開道:"做飯?"

  他更不懂。

  墨九星道:"每個人都是吃飯的人,我也是人。"葉開還想再問,忽然看見院子裡出現了一點燈光,一個瘦瘦長長的和尚,左手提著一盞燈籠,右手端著個木盤,從前面走人了院子,臉上還帶著三分恐懼,三分猶疑,想過來,又不敢。

  這和尚正是苦竹。

  墨九星道:"你來幹什麼?"

  苦竹道:"我是送東西來的。"

  墨九星道:"送什麼?"

  苦竹舉了舉手裡的木盤,道:"屍身我已收殮,這是我從他們身上找到的東西,全都在這裡。"墨九星冷冷道:"你這和尚倒還老實。"

  苦竹苦笑道:"和尚有時雖然也貪財,卻還不至於吞沒死人身上的東西。"他走過來,放下木盤,立刻就溜了。

  和尚總是怕麻煩的,更不想多管閒事。

  葉開道:"看來一個人只要做了和尚,想不老實也不行了。"墨九星道:"所以你也應該去做和尚,做了和尚,你至少可以活得久些。"盤子裡有五柄彎刀,一塊玉牌,七八顆珍珠,還有封開了口的信。

  玉牌上刻著的果然是根權杖,魔教中的大無王,每個人身上好像都有塊這樣的玉牌的。

  這並不奇怪,奇怪的是這封信。

  信是用血寫的,只有十幾個字:"初三下午入長安,會於延平門,請相信。"下面沒有具名,卻畫了座山峰。

  孤峰。

  葉開長長吐出了口氣道:"這一定是孤峰寫給多爾甲的,要多爾甲在延平門等他。"墨九星道:"初三就是明天。"

  葉開道:"明天他真的會來?"

  墨九星道:"當然會來,他並不知道多爾甲已是個死人。"葉開道:"現在他在什麼地方?那地方難道沒有筆墨?他為什麼要用血來寫信?"墨九星道:"血書通常只有兩種意思。"

  葉開道:"哪兩種?"

  墨九星道:"一種是臨危時的絕筆,一種是表示情況的危急嚴重。"葉開忽然笑了笑,道:"也許這只不過因為他已受了傷,本就有血要流出來。"墨九星道:"魔教中人寫血書,通常都不是用自己的血。"葉開道:"你認為這封信是真的?"

  墨九星道:"絕對不假。"

  葉開道:"你怎麼能確定?"

  墨九星又閉上了嘴。

  就在這時,竹林裡忽然響起了一陣奇異的聲音,一種無法形容、不可思議的聲音。

  無論誰聽見這種聲音,都一定毛骨驚然,甚至會忍不住嘔吐。

  葉開看見的事,卻比這聲音更可怕。

  他忽然看見,也不知有多少條大大小小的毒蛇、壁虎、蜈蚣蠕動著,從竹林裡爬了出來,爬入墨九星用粉未灑成的圓圈。

  葉開只覺得胃在收縮,勉強忍耐住,道:"這就是你的晚飯?"墨九星點點頭,喃喃道:"我一個人吃已夠了,兩個人吃就還少了些。"葉開駭然道:"兩個人吃?還有誰要來?"

  墨九星淡淡道:"沒有別人了,我一向很少請客。"葉開道:"現在你只有一個人。"

  墨九星道:"你不是人?"

  時開倒抽了口涼氣,苦笑道:"這麼好的東西,還是留給你一個人享受吧,我不敢奉陪。"墨九星冷冷道:"你不肯賞光?"。

  葉開道:"我……我還有約會,我要到外面去吃飯,吃完了我就回來。"話還沒有說完,他已溜之大言。

  他這一生,從來也沒有被人駭得逃走過,可是現在卻逃得比一只中了箭的兔子還快。

  墨九星忽然大笑道:"你若在外面吃不飽,不妨再回來吃點心,我可以留兩條最肥的蜈蚣給你。"葉開已越牆而出,連頭都不敢回。

  這是他第一次聽見墨九星的笑聲,也是最後一次。

  這飯鋪很小,卻很乾淨。

  現在已過了吃飯的時候,除了他之外,飯鋪裡已沒有別的客人。

  葉開要了兩樣菜,一壺酒。

  他本不想喝酒的。

  酒入愁腸,化做相思淚。

  也許只要一杯酒,就能勾起他的傷心事。

  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他就算要傷心,也得等到這件事過去以後。

  只可惜一個人越是想勉強控制自己不喝酒的時候,反而忍不住要去喝兩杯的。

  "我只喝兩杯。"

  他在心裡警告自己,絕不能多喝,夜還很長,明天一定是非常艱苦的一天,可是兩杯酒喝下去以後,他覺得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沒有剛才想的那麼嚴重了。

  所以他又喝了兩杯。

  他忽然想起了了靈琳若是在這裡,一定也會陪他喝兩杯的。

  他們常常坐在這種小店裡,喝兩杯酒,剝幾顆花生,過一個平靜的晚上。

  當時他總是覺得這種生活太單調,太平靜,可是現在他已知道自己錯了。

  現在他才知道,平靜就是幸福。

  ——人們為什麼總是要等到幸福已失去了時,才能真正明白幸福是什麼?

  風很冷,很冷。

  夜也很冷。

  在如此寒冷的冬夜裡,一個寂寞的浪子,又怎麼能不心酸?

  寂寞,刀一樣的寂寞。

  對一個幸福的人說來,寂寞並不可怕,有時甚至反而是種享受。

  可是等到他的幸福已失去時,他就會了解寂寞是件多麼可怕的事了。

  有時那甚至比刀鋒更尖銳,一下子就能刺入你的心底深入。

  葉開的心在刺痛。

  若不是外面突然傳來一聲慘呼,他一定會心酸的。

  他已無法控制自己。

  可是就在他第七次舉杯的時候,寒風中忽然傳來一聲慘呼。

  呼聲是從十方竹林寺那處傳來的。

  這小店舖就在竹林寺後。

  慘呼聲響起,他人已箭一般竄了出去。

  然後他就看見了兩個人。

  兩個死人,像麻袋般搭在禪院外的短牆上,繡花長袍,青銅面具,正是多爾甲的身外化身。

  葉開鬆了口氣。

  他並不是個沒有同情心的人,可是對這兩個人的死,他實在並不太同情。

  他們既然已走了,為什麼還要回來送死?

  他們既然要回來,墨九星當然就不會讓他們再活著走出去。

  這也不值得吃驚。

  葉開只不過嘆了口氣而已,等到他看見墨九星時,才真的吃了一驚。

  他實在想不到墨九星竟也已是個死人。

  院子裡還是沒燃燈。

  墨九星就倒在院子裡,整個人都扭曲收縮,就像是個縮了水的布娃娃。

  葉開怔住。

  他知道牆頭上的兩個人是死在墨九星手裡的,但他卻想不出墨九星是怎麼死的。

  他看見過墨九星的武功。

  一個人若已能將自己的功力練得收放自如,別人要殺他,就很不容易。

  何況墨九星的沉著和冷靜,也是很少有人能比得上的。

  是誰殺了他,有誰能殺他?

  葉開俯下身。

  草帽還在墨九星頭上,可是現在他已不能再拒絕別人摘下來。

  葉開摘下這頂草帽,就看見了一張慘碧色的、已扭曲變形的臉。

  他是中毒而死的。

  是誰下的毒?

  葉開動也不動地站著,刀鋒般的冷風一陣陣刺在他臉上。

  他終於明白墨九星是怎麼死的了。

  但他卻還是不明白,墨九星為什麼總是要將這頂草帽戴在頭上。

  這頂草帽沒有特別的地方。

  墨九星的臉上,也並沒有什麼地方是葉開看不得的。

  除了臉上的寒星外,他也是個很平凡的人,只不過比葉開想象中蒼老些。

  一個很平凡的人,一頂很平凡的草帽,這其中難道還有什麼不平凡的秘密?

  葉開慢慢地放下草帽,蓋住了墨九星的臉,苦笑著道:"你為什麼不也像別人一樣吃牛肉呢?至少牛肉總是毒不死人的。"墨九星的屍身也已收殮。

  苦竹雙掌合十,嘆息著道:"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我佛慈悲阿彌陀佛。"他嘴裡雖然在念著佛號,臉上卻連一點悲傷的樣子都沒有。

  對墨九星的死,他顯然也並不大同情。

  葉開笑了笑,道:"出家人不該幸災樂禍的。"苦竹道:"誰幸災樂禍?"

  葉開道:"你。"

  苦竹苦笑道:"人應該有好生之德,可是,他死了我的確不太難受。"葉開道:"你這和尚雖然多話,說的倒好像都是老實話。"苦竹嘆了口氣,道:"老實說,若不是因為我有多話的毛病,現在我早已當了大相國寺的主持。"葉開笑了,他覺得這和尚非但不俗,而且很有趣。

  苦竹又開始在唸經,超度墨九星的亡魂。

  葉開忍不住又打斷了他的經文,道:"這裡做法事的只有你一個人?"苦竹道:"別的和尚都已睡著,這雖然是個廟,可是到這裡來做法事的人並不多,到這裡來的施主們,大多數都是為了吃素齋,看風景的。"他嘆息著又道:"老實說,這個廟簡直就跟飯館客棧差不多。"這的確又是老實話。

  葉開又笑了笑,忽然問道:"你知不知道他是怎麼死的?"苦竹搖頭。

  葉開道:"就是因為你太多話,所以他才會死。"苦竹臉色變了變,勉強笑道:"施主一定是在開玩笑。"葉開道:"我從不在死人面前開玩笑。"

  苦竹道:"施主難道還看不出他是被毒死的?"葉開道:"你看得出?"

  苦竹道:"這裡的蛇人多數都有毒,有毒的毒蛇也毒不死他。"他又道:"可是除了他自己抓的那些毒蟲外,他並沒有吃別的。"葉開道:"那些毒蟲既然是他自己抓的,怎麼能毒得死他?"苦竹怔了怔,喃喃道:"看來這件事倒的確有點古怪。"葉開卻又笑道:"其實這件事並不古怪。"

  苦竹不懂。

  葉開道:"他的確是被那些毒蟲毒死的,只因為那些毒蟲身上,又被人下了種他受不了的毒。"苦竹道:"是誰下的?"

  葉開道:"死在牆頭上的那兩個人。"

  苦竹鬆了口氣,道:"這跟我多話又有什麼關係?"葉開道:"有關係。"

  苦竹道:"哦?"

  葉開道:"若不是你多話,別人怎麼會知道他吃的是五毒?"——別人若不知道他吃的是五毒,又怎麼會在那些毒蟲身上下毒?苦竹說不出話來了。

  葉開道:"下毒的人想看看他是不是已經被毒死,想不到他臨死之前,還能把他們殺了報仇。"這解釋的確合情合理。

  葉開道:"像他這種人,無論誰對他不起,他無論死活,都一定不會放過的。"苦竹喃喃道:"活著時是兇人,死了也一定是惡鬼。"葉開道:"所以你千萬要小心些。"

  苦竹變色道:"我……我小心什麼?"葉開盯著他,緩緩道:"小心他忽然從棺材裡跑出來,割下你的舌頭,讓你以後再沒法子說話。"苦竹臉色變得更難看,忽然道:"我的頭疼得很,我也要去睡了。"葉開道:"你不能走。"

  苦竹彷彿又吃了一驚,道:"為什麼?"

  葉開道:"你若走了誰來超度他的亡魂?"

  苦竹道:"他用不著別人超度,這種人反正一定要下地獄的。"星光閃爍。大殿裡充滿了一種說不出的陰森詭秘之意,黑暗中彷彿真的有些含冤而死的惡鬼,在等著割人的舌頭。苦竹簡直連片刻也呆不下去了,連手裡敲木魚的棒糙都來不及放下,掉頭就走,走過門檻時,幾乎被絆了個跟斗。葉開看到他走出去,眼睛裡忽然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出家人本不該怕鬼的,除非他做了些見不得人的虧心事,他做了什麼虧心事?他真的怕鬼,還是怕別的?

  五口嶄新的棺材,並排擺在殿裡。

  葉開還沒有走,他不怕鬼,他沒有做過虧心事。

  他站在冷風中,看著這五口嶄新的棺材,喃喃道:"這廟裡雖然很少做法事,準備的棺材倒不少,難道這裡的和尚都能未卜先知,早已知道今天晚上會死很多人?"他說的聲音很輕,因為他知道這些問題誰也不能答復,他本是說給自己聽的。

  就在這時,苦竹忽然又從外面衝了進來,張大了嘴,伸出了舌頭,彷彿想叫,卻叫不出聲音來。

  葉開忽然發現他不但臉色變了,頭的顏色也變了,變成種可怕的死黑色,他指著自己的舌頭好像要對葉開說什麼,卻又說不出。

  葉開衝過去,才發現他舌頭上有兩個牙印,竟顯然是毒蛇的牙印。

  他的舌頭在嘴裡,毒蛇怎麼會咬到他的舌頭上去的,莫非這裡真有惡鬼要封住他的嘴?

  苦竹忽然說出了一個字:"刀!"

  "你要我用刀割下你的舌頭?"這句話說出,葉開也不禁激靈靈打了個寒噤。

  只見苦竹的舌頭越腫越大,呼吸越來越急促,突然用盡全身力氣一咬。一截舌頭被他自己咬了下來,血濺出,血也是黑的。

  苦竹終於發出了一聲慘呼,叫聲突然停頓時,他人也已倒下,臨死之前,竟還是咬下了自己的舌頭。

  這多嘴的和尚,無論死活都已不能多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