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身外化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寒星在天。

  冷清清的星光,照在這人臉上。

  他的臉也在發著光。

  青光!

  沒有人的臉上會發出這種青光的,除非他臉上戴著個青銅面具。

  這人的臉上就戴著青銅面具,在星光下看來,顯得更猙獰而怪異。

  他身上穿著的,卻是件美麗的繡花長袍,腰帶上斜插著三柄彎刀。

  慘碧色的刀鞘上,綴滿了明珠美玉。

  "來了,果然來了。"

  葉開輕輕吐出口氣,道:"來的是多爾甲,還是布達拉?""你看不出?"

  葉開已看出來,這人長袍上繡著的,是象徵權法的魔杖。

  "多爾甲,也許他還不是多爾甲。"

  "還不是?"

  "多爾甲的身外化身還有三個。"

  什麼叫身外化身?

  葉開還沒有問,已看見了一個人。

  一陣風吹過,一個人隨著風從外飄了進來,繡花的長袍,猙獰的面具,腰帶上也斜插著三柄綴滿珠玉的彎刀。

  幾乎就在同一瞬間,竹林後和屋簷下也出現了兩個人。

  完全同樣的兩個人。

  葉開怔住。

  他實在分不出誰才是真正的多爾甲天王。

  "你就算能殺了他們三個,那真的一個還是一樣可能會逃走。"墨九星冷笑。

  "他既然來了,就休想再走。"

  "你怎麼知道他真的來了,你看得出?"

  "我看得出。"墨九星冷冷道:"我只知道他非來不可。""為什麼?"

  "因為我在這裡。"

  葉開沒有再問下去,也不能再問下去,他已看見一個人踏著星光走過來。

  銀粉也在發著光。

  他每走一步,地上就多了個淺淺的腳印。

  只憑這腳印,難道就能分得出他是不是真的多爾甲?

  葉開又不禁嘆息,至少他是分不出的。

  這個人背負著雙手在禪院中漫步,一個人背負著雙手走過來。

  他們不但裝束打扮完全相同,連走路的姿態都完全一樣。

  墨九星憑什麼能分辨出他們的表情?

  多爾甲終於道:"青城墨九星?"

  墨九星點點頭。

  多爾甲道:"現在我已來了。"

  墨九星忽然道:"滾出去。"

  多爾甲冷笑道:"我既然已來了,要我走只怕就很不容易。"墨九星道:"你一定要死在這裡?"

  多爾甲的手已握住了刀柄。

  墨九星道:"你本來不配我出手,可是現在……"多爾甲道:"現在你不出手,就死。"

  刀光一閃,他的刀已出鞘,慘碧色的彎刀,眨眼間已劈出三刀。

  墨九星沒有動,連指尖都沒有動。

  他已看出這三刀都是虛招。

  多爾甲手腕一翻,第四刀劈下去,已不是虛招。

  刀光削破墨九星頭上的草帽,擦著墨九星的鼻尖削下,只差半寸,墨九星的臉就要被這一刀削成兩半。

  只可惜他還是差了半寸。

  墨九星居然還沒有出手,卻皺了皺眉。

  突然間,一點寒星飛出,打在多爾甲頭上。

  多爾甲並不是沒有閃避,只可惜這一點寒星來得太快,大意外。

  他看見寒星飛出時,想閃避已來不及了,突然咬了咬牙,反手一刀,刺在自己肚子上。

  血光飛濺,他人已倒下。

  墨九星還是沒有動,連指尖都沒有動,可是眉心之間的一點寒星,已不見了。

  這種暗器竟用不著動手,就可以發出來,他只要皺一皺眉就可以製人於死地。葉開嘆了口氣,道:"果然是殺人的利器,一點不假。"墨九星道:"這個多爾甲卻是假的。"

  葉開道:"你看得出?"

  墨九星點點頭,冷笑道:"這人的死,也是假的。"葉開笑道:"這就連我也看得出來。"

  墨九星道:"哦?葉開道:"這種刀鋒可以縮回去的魔刀,我已看過不止一次,卻連一次都沒有騙過我。"墨九星淡淡道:"要騙過你,的確也不容易。"倒在血泊中的"多爾甲"果然"復活"了,突然抽出了另一柄刀,翻身站起。

  可是他這一刀並沒有劈過來,又是一點寒星飛來,釘人了他的咽喉。

  他人又倒下。

  葉開嘆道:"看來這次已不是假的。"

  墨九星冷冷道:"他本來不必來送死。"葉開道:"他也不配你出手。"墨九星道:"我並沒有出手。"

  他的確連指尖都沒有動過,無論誰也看不見這種暗器會在什麼時候發出,當然更沒法閃避。

  葉開又嘆道:"看來上官小仙果然沒有說錯。"墨九星道:"她說什麼?"

  葉開道:"她說你是世上最可怕的三個人之一,甚至就是最可怕的一個。"墨九星冷冷笑道:"的確沒有說錯。"

  院子裡有人在冷笑,卻不知是誰在冷笑。

  三個同樣的人,全部背負著雙手,站在星光下。

  墨九星刀鋒般的目光在他們腳下一轉,忽然停留在一個人的臉上,冷冷道:"你不必再要別人送死了。"這人道:"我?"

  墨九星道:"就是你。"他眼睛在草帽裡發著光,這人的眼睛也在青銅面具裡發著光。

  兩個人的目光相遇,就像是刀劍相擊。

  風也冷如刀鋒。

  這人突然大笑,笑聲比刀鋒更冷,更尖銳:"好!好眼力!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墨九星道:"你們的人可以作假,腳下的腳印卻是假不了的。""你有多深的功夫,就會留下多深的腳印,功夫越深,腳印越淺,這的確是假不了的。"葉開這才明白墨九星為什麼要在院子裡遍酒銀粉的用意。

  多爾甲也嘆了口氣道:"想不到你對本門的功夫也很熟悉。"墨九星道:"天魔十三大法,在我眼裡看來,根本不值一文。"多爾甲冷笑道:"好,很好。"

  他揮了揮手,另外的兩個人就退了下去。

  葉開忽然發現他的手在星光下看來,也像是刀鋒般冷厲。

  他的手顯然也是種殺人利器。

  能殺人的,就是武器。

  要命的武器。

  他們身上都有絕對致命的武器,這種武器竟已成為他們身體的一部分。

  沒有人能奪走他們的武器,他們的武器已經與生命結合。

  你最多也不過能奪走他們的生命。

  這就是他們最可怕之處。

  生命的力量,豈非就是世上最可怕的力量。

  葉開嘆了口氣。

  他雖然知道這一戰必將改變江湖中很多人的命運,對這一戰的結局,他也同樣關心。

  可是他幾乎已不忍看下去。

  因為他也知道,要造成一件這種武器,也不知要流多少汗,多少血,多少淚。

  他實在不忍看著它被毀滅。

  毀滅之前,總是分外安靜平和。

  院子裡更靜,殺氣豈非也是看不見、聽不見的。

  能感覺這種殺氣的,他本身的感覺也一定比別人敏銳。

  葉開忽然覺得很冷。

  一縷刺骨的寒意,就像是刀鋒般刺入了他的骨髓。

  這就是殺氣。

  草帽已破裂,卻還沒有摘下來,葉開還是看不清墨九星的臉。

  但是他可以看見多爾甲的眼睛。

  多爾甲的瞳孔在收縮,忽然道:"現在已只剩一個人。"另外的兩個人,的確已退出禪院。

  多爾甲道:"你們有兩個人。"

  葉開搶著道:"出手的卻只有一人。"多爾甲道:"你雖不出手,也已威脅到我。"葉開道:"為什麼?"

  多爾甲道:"因為你的刀。"

  葉開道:"我的刀並不是用來暗算別人的。"

  多爾甲道:"可是只要有刀在,就已威脅到我。"葉開道:"你要我走?"

  多爾甲道:"你也不能走。"

  葉開道:"為什麼?"

  多爾甲冷冷道:"我們三個人既然都已來了,至少就得有兩個人死在這裡。"葉開笑道:"你殺了他,還要殺我?"

  多爾甲道:"所以你不能走。"

  葉開笑道:"難道你要我先交出我的刀,然後坐在這裡等死?"多爾甲道:"我只要你答應一件事。"

  葉開道:"你說。"

  多爾甲道:"你已說過,你們絕不會兩人同時出手。"葉開道:"不錯。"

  多爾甲道:"你說的話我相信,你並不是言而無信的小人。,葉開微笑道:"多謝。"多爾甲道:"所以他活著時,你的刀就絕不能出手。"葉開道:"他若死了呢?"

  多爾甲道:"只要看見我一招得手,就可以發你的刀。"葉開道:"怎麼樣才叫做一招得手?"

  多爾甲道:"只要我的手已打在他身上,就叫做一招得手。"葉開道:"只要你的手打在他身上,他就已必死無疑?"多爾甲傲然道:"我的手本就是武器,能一招殺人的才能算做武器。"葉開道:"現在我明白了。"

  多爾甲道:"你答應?"

  葉開看著他,眼睛裡帶著很奇怪的表情,過了很久,才緩緩道:"我答應,因為我欠你的情。"多爾甲盯著他,過了很久,才緩緩道:"你幾時欠我的情?"葉開笑了笑道:"那次的事我既然沒有忘記,你當然也不會忘記。"多爾甲道:"我欠不欠你的?"

  葉開搖搖頭道:"所以你這次若殺了我,我絕不怪你。"多爾甲道:"很好,這句話我絕不會忘記。"

  他忽然轉身,盯著墨九星,冷冷道:"只不過第一個要死的還是你。"墨九星冷笑道:"你好像還是忘記了一件事。"多爾甲道:"哦?"

  墨九星道:"我若沒有把握殺你,怎麼會特地約你來?"多爾甲道:"也許你本來的確有幾分把握,只可惜你也忘記了一件事。"墨九星道:"什麼事?"

  多爾甲道:"你不應該洩露了你的秘密。"

  墨九星又問道:"什麼秘密?"

  多爾甲道:"殺人的秘密。"

  墨九星在冷笑,卻不由自主看了地上的死人一眼。

  多爾甲道:"你不該用這種法於殺他的,你本該留著這一招來對付我。"墨九星冷笑道:"我不用這法子,也可以殺你。"多爾甲大笑。

  無論誰在笑的時候,精神難免鬆弛,戒備都難免疏忽。

  他一開始笑,葉開已發現他露出了空門。

  "空門"的意思,就是死。

  就在這一瞬間,墨九星已撲過去。

  他的身法輕靈如煙霧,敏捷如燕子,他的出於卻銳如鷹啄,猛烈如雷電。

  他已看準了多爾甲的空門。

  多爾甲還在笑。

  可是等到墨九星撲過去時,他的空門已不見了。

  這間不容髮的一剎那問,他的空門已奇蹟般不見了。

  他的手在那裡。

  別人的手,只不過是一隻手,但他的手卻是種致命的武器。

  墨九星一招擊出,忽然發現這一招打的不是空門,而是他的手。

  ——是多爾甲的手,只不過是一隻手。

  沒有人能用一隻手去硬拼一件致命的武器。

  墨九星想收回這一招,已來不及了。

  他的手接近多爾甲的手時,就可以感覺到一種冰冷的殺氣。

  就像是劍鋒上發出的劍氣一樣。

  多爾甲冷笑。

  葉開卻不禁嘆息。

  他知道無論誰的手打在多爾甲這隻手上,都是悲劇。

  他幾乎已可想象到墨九星這隻手粉碎的情況。

  只聽"啪"的一聲,雙手拍擊。

  墨九星的手沒有碎。

  他競在這一剎那間,將手上的力量完全消洩了出去。他竟已能將自己全身的力量,收放自如。

  這用力的一擊,竟變成了輕輕一拍,輕得幾乎就像是撫摸。

  撫摸是絕不會傷人的,既不會傷害別人,也不會傷害自己。

  只要你用的力量夠輕,就算去撫摸一柄利劍,也不會傷害了你。

  多爾甲怔住。

  這輕輕的一拍,竟似比重逾泰山的一擊更令他吃驚。

  他從來也沒有接過這麼輕的一招。

  高手較技,往往只不過是一招之爭。

  這一招卻是千變萬化,無奇不有的。

  墨九星這一招的奇妙,並不在他的變化快,出手重。他一招能制敵,只不過因為他的出手夠輕。

  葉開也不禁嘆為觀止。

  直到現在才明白,武功中的變化奧妙,的確是不可思儀,永無止境的。

  多爾甲一怔間,墨九星的手已沿著他的手背滑過去,扣注了他的脈門。

  他又一驚,雖驚而不亂。

  他的另一隻手突然從下翻出,猛切墨九星的時。

  可是他又忘了一件事。

  一個人的脈門若是被扣住,縱然有千斤神力,也使不出來了。

  葉開已聽見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不是墨九星的骨頭,是多爾甲的。

  多爾甲失聲高呼:"你……"

  他只說出一個字。

  "你!"

  這就是他這一生中,說出的最後一個字。

  一顆寒星已打入了他的咽喉:一顆殺人的星!

  沒有聲音,一點聲音都沒有。

  甚至連風都已靜止。

  多爾甲倒在血泊中,他一倒下去,他的人就似已在於癟收縮。

  他活著時無論是英雄也好,是魔王也好,現在卻已只不過是個死人。

  死人就是死人。

  就算是世上最可怕的人,死了後看來也跟別的人沒什麼不同。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手。

  他的手還是在夜空下閃著光,彷彿是在向墨九星示威。

  "你雖然殺了我,毀滅了我這個人,卻還是沒有毀滅我這雙手!""我這雙手還是天下無雙的武器!"

  還沒有燃燈。

  墨九星站在星空下,動也不動地站著。

  激戰過後,縱然是勝利者,也難免會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空虛與寂寞。

  他是不是也不例外?

  過了很久,他才轉過頭。

  葉開正走過來。

  墨九星看著他,忽然道:"你不想揭開他的面具來看看?葉開嘆息道:"不必。"墨九星道:"你已知道他是誰?"

  葉開道:"我認得這雙手。"

  手還在發著光。

  葉開看著這雙手,又不禁嘆道:"這的確是天下無雙的武器。"世上的確永遠再找不出這一雙手。

  墨九星淡淡道:"只可惜無論多可怕的武器,本身都不能殺人的。"葉開明白。

  殺人的並不是武器,殺人的是人。

  墨九星道:"一件武器是否可怕,主要得看它是在什麼人手裡。"這道理葉開七然也明白。

  墨九星道:"我那一招若是出於重了些,我的手很可能被他毀了。"葉開點點頭,道:"很可能。"

  墨九星道:"可是我那一招出手夠輕,這就是勝負的關鍵。"葉開苦笑道:"那一招的確妙得很。"

  墨九星道:"高手相鬥,勝負的關鍵,往往就在這一招問。"葉開沉默著,忽然俯下身,去揭"多爾甲"臉上的面具。

  墨九星道:"你既然已知道他是什麼人,現在還想再看看他?"葉開道:"嗯。"

  墨九星道:"死人並沒有什麼好看的。"

  葉開道:"但我卻想看看,他臨死前是不是也已明白這道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