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惺惺相惜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葉開靜靜地坐在那裡,眼睛裡帶著種無法描敘的表情,彷彿是伶憫,又彷彿突然覺得很寂寞。

  殺人,並不是件愉快的事。

  但窗外卻傳來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是上官小仙的笑聲。

  "好快的刀。"

  笑聲還在窗外,她人卻已從門外掠進來,輕盈像是隻燕子。

  葉開還是靜靜地坐在那裡,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

  現在她無論什麼時候出現,葉開都已不會覺得驚異。

  上官小仙拍手笑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你,我從來也沒有看見過這麼快的刀。"葉開突然冷笑道:"你還想再看看?"

  上官小仙道:"我不想,我也知道你不會殺我的,用這種刀來殺一個孤苦伶汀的女孩子,小李探花知道了,一定會很生氣。"她嬌笑著又道:"何況,你本該感激我才是,若不是我昨天叫華子清留下那兩包藥,你今天也未必能殺得了他的。"葉開不能否認。

  上官小仙嫣然道:"可是我也很感激你,你總算已為我殺了一個人了。"這句話就像是條鞭子,一鞭子抽在葉開臉上。

  明知要被人利用,還是被人利用了,這的確不是件好受的事。

  葉開冷冷道:"我既已殺了一個,就還能殺第二個。"上官小仙道:"我相信。"

  葉開道:"所以你最好趕快走。"

  上官小仙道:"你又要趕我走?"

  葉開道:"是!"

  上官小仙輕輕嘆息道:"我長得難道比那女道士難看?我難道就不能像她一樣的侍候你?"床頭的幾上,已擺著套洗得乾乾淨淨、疊得整整齊齊的衣服。

  這當然也是崔玉真替他準備的。

  可是她人呢?

  丁靈琳呢?

  葉開拿起了衣服,他已沒有法子再躺下去,上官小仙道:"你要走了?到哪裡去?"葉開還是不開口。

  上官小仙悠然道:"你若是找她,我勸你不如躺下去養養神,因為你一定找不到她的。"葉開想開口,又閉住。

  他已很了解上官小仙,她若不想說的事,沒有人能問得出來,她若想說,就根本不必問。

  上官小仙道:"你若想去找了靈琳,就不如陪我在這裡談談心,因為你就算找到了她,也只有覺得更難受。"葉開不聽。

  上官小仙道:"也許你現在還能找一個人。"

  葉開已在穿靴。

  上官小仙道:"現在你唯一可以找得到的人就是韓貞,而且一找就可找到,你知道為什麼?"葉開不問。

  上官小仙道:"因為他已躺在棺材裡,連動都不會動了。"葉開霍然站了起來,目光火炬般瞪著她。

  上官小仙笑了笑,道:"你明知道他不是我殺的,瞪著我幹什麼?你著想替他報仇就該先找出他的仇人來。"她淡淡地接著道:"可是我勸你不要去,你現在唯一應該做的事,就是躺下去好好睡一覺。"葉開沒有聽她說完這句話,人已衝了出去。

  棺已蓋,卻還沒有上釘,薄薄的棺材,短短的人生。

  韓貞的臉,看來彷彿還在沉睡,他本是在沉睡中死的。

  "我們發現他的時候,他已經無救了,只好先買口棺材,暫時將他收殮,但我們卻連他姓什麼都不知道,只希望他還有親戚朋友來收他的屍。"這客棧的掌櫃,倒不是個刻薄的人。

  棺材雖薄,至少總比草席強。

  "謝謝你。"

  葉開真的很感激,但卻更內疚、悔恨,若不是為了他,韓貞就不會受傷,若不是他的疏忽大意,韓貞的傷本可治好的,可是現在韓貞已死他卻還活著。

  "他怎麼死的?"

  "是被一柄劍釘死在床上的。"

  "劍呢?"

  "劍還在。"

  劍在閃著光。

  是一柄形式很古雅的長劍,精鋼百鍊,非常鋒利,劍背上帶著鬆紋。

  血跡已洗淨,用黃布包著。

  "我們店裡的兩個夥計,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將這劍拔出來。"掌櫃的在討好邀功。

  他雖然並不是刻薄的人,但也希望能得到點好處,能得到些補償時,他也不想錯過。

  葉開卻好像聽不懂這意思。

  他心裡卻在思索著別的事:"這一劍莫非從窗外擲入,刺入了韓貞的臉,再釘在床上的?""這一擲之力實在不小。"

  掌櫃的又道:"跟大爺你一起住店的那位姑娘,前天晚上也回來過一次,她好像也病了,是被那位擊敗了南官遠的郭大俠抱回來的。""他們到哪裡去了?"

  "不知道,他們只出現了一下子。"

  一個夥計補充著道:"那天晚上是我當值,我剛進了院子,就看見屋裡有道光芒一閃,就像閃電一樣。""等我趕過去時,大爺你的這位朋友已被釘死在床上。"然後郭大俠就抱著那位姑娘回來了,郭大俠和南官遠比劍時,我也抽空去看了,所以我認得他。""等我去報告了掌櫃,再回去看時,郭大俠和那位姑娘又不見了。"葉開猜得不錯。

  這一劍果然是從窗外擲進去的,所以這店伙才會看見那閃電般的劍光。

  等這兇手想取回他凶器時,郭定已回來。

  他是乘崔玉真已將葉開帶走後,郭定還沒有帶丁靈琳回來前,在那片刻間下手的。

  那時間並不長,也許他根本沒時間取回這柄劍,也許他急切間沒有將劍拔出來,兩個夥計費了很大的力,才將這柄劍拔出來的。

  "郭定又將丁靈琳帶到哪裡去了?"

  "他們為什麼不在這裡等?又沒有去找他?"

  這些問題,葉開不願去想,現在他心裡只想著一件事——絕不能讓韓貞白死。

  他心裡的歉疚悔恨,已將變為憤怒。

  "這柄劍你能不能讓我帶走?"

  "當然可以……"

  葉開說走就走。

  掌櫃的急了:"大爺你難道不準備收你這位朋友的屍?""我會來的,明後天我一定來。"

  葉開並不是不明白這掌櫃的意思,只不過一個人囊空如洗、身無分文的時候,就只好裝裝傻了。

  陽光燦爛。

  十天來,今天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燦爛的陽光。

  街上的積雪已溶,泥濘滿路。

  但街上的人卻還是很多,大家都想乘著這難得的好天氣,出去走走。

  "八方鏢局"的金字招牌,在陽光下看來,氣派更不凡。

  一個穿著青布棉祆的老人,正在門前打掃著積雪和泥濘。

  葉開大步走了過去。

  他只要走得稍微快些,胸口的傷就會發疼,但他卻還是走得很快。肉體上的痛苦,他一點也不在乎。

  他走進院子的時候,正有兩個人從前面的大廳裡出來。

  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衣著很華麗,相貌很威武,手裡捏著雙鐵膽,"叮叮噹噹"的響。

  另一個年紀較輕,卻留著很整齊的小鬍子,白生生的臉,乾乾淨淨的手。

  葉開迎過去。

  他心情好的時候,本是個很有禮貌的人,很客氣的人,可是他現在心情並不好。

  他連抱拳都沒有抱拳,就問道:"這裡的總鏢頭是誰?"捏著鐵膽的中年人上上下下看他兩眼,沉著臉道:"這裡的總鏢頭就是我。"對一個無禮的人,他當然也不會太客氣。

  鐵膽鎮八方戴高崗,並不是好惹的人。

  "你又是什麼人,來找誰的?"

  葉開道:"我就是來找你的。"

  戴高崗道:"有何見教?"

  葉開道:"有兩件事。"

  戴高崗道:"你不妨先說一件。"

  葉開道:"我要來借五百兩銀子,三天之內就還給你。"戴高崗笑了,眼睛裡全無笑意,冷冷地盯著葉開的胸膛道:"你受了傷。"葉開的傷口又已崩裂,血漬已滲過衣裳。

  戴高崗冷冷道:"你若不想再受一次傷,就最好趕快從你來的那條路滾回去!"葉開凝視著他,徐徐道:"我久已聽說鐵膽鎮八方是個橫行霸道的人,看來果然沒有說錯。"戴高崗冷笑。

  葉開道:"我向你借五百兩銀子,你可以不借,又何必再要我受一次傷?又何必要我滾回去?"戴高崗怒道:"我就要你滾。"

  他突然出手,抓葉開的衣襟,像是想將葉開一把抓起來,摔出去。

  他的手堅硬粗糙,青筋暴露,顯然練過鷹爪功一類的功夫。

  葉開沒有動。

  可是他這一抓,並沒有抓住葉開的衣襟。

  他抓住了葉開的手。

  葉開的手已迎上去,兩個人十指互勾,戴高崗冷笑著輕叱一聲:"斷!"他自恃鷹爪功已練到八九成火候,競想將葉開的五指折斷。

  葉開的手指當然沒有斷。

  戴高崗忽然覺得對方手指上的力量競遠比他更強十倍。只要一用力,他的五根手指反而就要被折斷。

  ——飛刀本是用指力發出的,若沒有強勁的指力,怎麼能發得出那無堅不摧的飛刀。

  戴高崗臉色變了,額上已冒出黃豆般的冷汗。

  可是葉開也沒有用力,只是冷冷地看著他,淡淡道:"你拗斷過幾個人的手指了?"戴高崗咬著牙,不敢開口。

  葉開道:"你下次要拗別人的手指時,最好想想此時此刻。"他突然鬆開手,扭頭就走。

  那一直背負著雙手,在旁邊冷眼旁觀的年輕人道:"請留步。"葉開停下:"你有五百兩銀子借?"

  這年輕人笑了笑,反問道:"朋友尊姓?"

  葉開道:"葉。"

  年輕人道:"樹葉的葉?"

  葉開點了點頭。

  年輕人凝視著他,道:"葉開?"

  葉開又點點頭,道:"不錯,開心的開。"

  戴高崗聳然動容道:"閣下就是葉開?"

  葉開道:"正是。"

  戴高崗長長吐出口氣,苦笑道:"閣下為何不早說?"葉開淡淡道:"我並不是來打秋風的,只不過是來借而已,而且只借三天。"戴高崗道:"五百兩已夠?"

  葉開道:"我只不過想買兩口棺材。"

  戴高尚不敢再問,後面已有個機警的帳房送來了五百兩銀票。

  "請收下。"

  葉開並不客氣,韓貞的喪事固然要辦,伊夜哭的屍體也要收殮。

  他並不是那種殺了人後就不管的人,他需要這筆錢。

  前倨後恭的戴高崗又在問:"閣下剛才是說有兩件事的。"葉開道:"我還要打聽-個人。"

  戴高崗道:"誰?"

  葉開道:"呂迪,白衣劍客呂迪。"

  戴高崗臉上忽然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

  葉開道:"據說他已到長安,你知不知道他在哪裡?"那留著小鬍子的年輕人忽然笑了笑,道:"就在這裡。"這年輕人態度很斯文,長得很秀氣,身上果然穿著件雪白長袍,目光閃動間,帶著種說不出的冷漠高做之意。

  葉開終於看清了他。

  "你就是呂迪?"

  "是!"

  葉開解開了左手提著的黃布包袱,取出了那柄劍,反手捏住劍尖,遞了過去。

  "你認不認得這柄劍?"

  呂迪只看了一眼:"這是武當的鬆紋劍。"

  葉開道:"是不是只有武當弟子才能用這柄劍?"呂迪道:"是。"

  葉開道:"這是不是你的劍?"

  呂迪道:"不是。"

  葉開道:"你的劍呢?"

  呂迪傲然道:"我近年已不用劍。"

  葉開道:"用手?"

  呂迪一直背著雙手,冷冷道:"不錯,有些人的手,也一樣是利器。"葉開道:"可是你若要從窗外殺人,還是得用劍。"呂迪皺了皺眉,好像聽不懂這句話。

  葉開道:"因為你的手不夠長。"

  呂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葉開道:"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

  呂迪道:"你是說,我用這柄劍殺了人?"

  葉開道:"你不承認?"

  呂迪道:"我殺了誰?"

  葉開道:"你殺人從不問對方的名字?"

  昌迪道:"現在我正在問。"

  葉開道:"他姓韓,叫韓貞。"

  "韓貞?"呂迪回過頭來問戴高崗,"你知不知道這個人?"戴高崗點點頭,道:"他是衛天鵬的智囊,別人都叫他錐子。"呂迪目中露出了輕蔑之色,問葉開:"這錐子是你什麼人?"葉開道:"是我朋友。"

  呂迪道:"你想替他復仇?"

  葉開道:"不錯。"

  "你認為是我殺了他的?"

  葉開道:"是不是?"

  呂迪做然道:"就算是我殺的又如何?這種人莫說只殺了一個,就算殺了十個八個,也不妨一起算在我的帳上。"葉開冷笑道:"你以為你是什麼人?"

  呂迪道:"是個不怕別人來找我麻煩的人,等你的傷好了,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復仇。"葉開道:"那倒不必。"

  呂迪道:"不必?"

  葉開道:"不必等。"

  呂迪道:"你現在就想動手?"

  葉開道:"今天的天氣不錯,這地方也不錯。"呂迪看了看他,忽然問道:"你剛才說要買兩口棺材,一口就是給韓貞的?"葉開點點頭。

  呂迪道:"還有一口呢?"

  葉開道:"給伊夜哭。"

  呂迪道:"紅魔手?"

  葉開道:"是的。"

  呂迪道:"他已死在你手下?"

  葉開道:"我殺人後絕不會忘了替人收屍。"

  呂迪道:"好,你若死了,這兩口棺材我就替你買。你的棺材我也買。"葉開道:"用不著,我若死了,你不妨將我的屍體拿去餵狗。"呂迪突然大笑,仰面笑道:"好!好極了。"

  葉開道:"你若死了呢?"

  呂迪道:"我若死了,你不妨將我的屍體一塊塊割下來,供在韓貞的靈位前,吃一塊肉,下一口酒。"葉開也大笑,道:"好,好極了,男子漢要替朋友復仇,正當如此。"他忽然轉過身,背朝著呂迪。

  因為他的傷口又被他的大笑崩裂,又迸出了血。

  陽光燦爛。

  有很多人都喜歡在這種天氣殺人,因為血乾得快。

  他自己若被殺,血也乾得快。

  呂迪站在太陽下,還是背負著雙手。

  他對自己這雙手的珍惜,就像守財奴珍惜自己的財富一樣,連看都不願被人看。

  葉開緩緩地走過去,第二次將劍遞給他。

  "這是你的劍。"

  呂迪冷笑著接過來,突然揮手,長劍脫手飛出,"奪"地釘在五丈外的一棵樹上。

  劍鋒入木,幾乎已沒到劍柄。

  這一擲之力,已足夠穿過任何人的身子,將人釘在床上。

  葉開的瞳孔收縮,冷笑道:"好,果然是殺人的劍。"呂迪又背負雙手,做然道:"我說過,我已不用劍,"葉開道:"我聽說過了。"呂迪道:"你殺人自然也不用劍。"

  葉開道:"從來不用。"

  呂迪盯著他的手,忽然問道:"你的刀呢?"

  他當然知道葉開的刀。

  江湖中人幾乎已沒有人不知道葉開的刀。

  葉開凝視著他,等了很久,才冷冷道:"刀在。"他的手一翻,刀已在手,雪亮的刀,刀鋒薄而利,在陽下閃動著足以奪人魂魄的寒光。

  若是在別人手上,這柄刀並不能算利刃,但此刻刀在葉開手上。

  葉開的手乾燥而穩定,就如同遠山之巔。

  呂迪的瞳孔也突然收縮,遠在五丈外的戴高崗,卻已連呼吸都已停頓。

  他忽然感覺到一種從來也沒有體驗過的殺氣。

  呂迪脫口道:"好!果然是殺人的刀。"

  葉開笑了笑,突然揮刀。

  刀光一閃不見。

  這柄刀就似已突然消失在風中,突然無影無蹤。

  就算眼睛最利的人,也只看見刀在遠處閃了閃,就看不見了。

  這一刀的力量和速度,絕沒有任何人能形容。

  呂迪已不禁聳然動容,失聲問:"你這是什麼意思?"葉開淡淡道:"你既不用劍,我為何要用刀?"呂迪凝視著他,眼睛裡已露出很奇怪的表情,過了很久,忽然伸出手:"你看看我的手。"在別人看來,這並不能算是隻很奇特的手。

  手指是纖長的,指甲剪得很短,永遠保持著乾淨,正配合一個有修養的年輕人。

  但葉開卻已看出了這隻手的奇特之處。

  這隻手看來竟似完全沒有筋絡血脈,光滑細密的皮膚,帶著股金屬般的光澤。

  這隻手不像是骨骼血肉組成,看來就像是一種奇特的金屬,不是黃金,卻比黃金更貴重,不是鋼鐵,卻比鋼鐵更堅硬。

  呂迪凝視著自己的這隻手,徐徐道:"你看清了,這不是手,這是殺人的利器。"葉開不能不承認。

  呂迪道:"你知道家叔?"

  他說的就是"溫侯銀戟"呂鳳先。

  葉開當然知道。

  呂迪道:"這就是他昔日練的功夫,我的運氣卻比他好,因為我七歲時就開始練這種功夫。"呂鳳先是成名後才開始練的,只練成了三根手指。

  呂迪道:"他練這種功夫,只因他一向不願屈居人下。"兵器譜上排名,溫侯銀戟在天機神棒、龍鳳雙環、小李飛刀和嵩陽鐵劍之下。

  呂迪道:"百曉生作兵器譜後,家叔苦練十年,再出江湖,要以這隻手,和排名在他之上的那些人爭一日之短長。"他沒有再說下去。

  因為呂鳳先敗了,敗在一個女人手下。

  一個美麗如仙子,卻專引男人下地獄的女人——林仙兒。

  呂迪道:產家叔也說過,這已不是手,而是殺人的利器,己可列名在兵器譜上。

  "

  葉開一直在靜靜地聽著,他知道呂迪說的每個字都是真實的。

  他從不打斷別人的實話。

  呂迪已抬起頭,凝視著他,道:"你怎麼能以一雙空手,來對付這種殺人的科器?"葉開道:"我試試。"

  呂迫不再問,葉開也不再說。現在無論再說什麼,都已是多餘的。

  陽光燦爛。

  可是這陽光燦爛的院子,現在卻忽然充滿了一種說不出的肅殺之意。

  戴高崗忽然覺得很冷。

  陽光也很溫暖,可是他忽然覺得百般寒意,也不知從哪裡鑽了出來,鑽入了他衣領,鑽入了他的心。

  刀已飛人雲深處,劍已沒人樹里。

  這既不是刀寒,也不是劍氣,但比刀鋒劍刃更冷,更逼人。

  戴高崗幾乎已不願再留在這院子裡,可是他當然也捨不得走。

  無論誰都可以想象得到,這一戰必是近年來最驚心動魄的一戰,必將永垂武林。

  能親眼在旁看著這一戰,也是一個人一生中難得的機遇。

  無論誰都不願錯過機會的。

  戴高崗只希望他們快些開始,快些結束。

  可是葉開並沒有出手。

  呂迪也沒有。

  連戴高崗這旁觀者,都已受不了這種無形的可怕的壓力,但他們卻像是根本無動於衷。

  是不是因為這壓力本就是他們自己發出來的,所以他們才感覺不到?

  或許是因為他們本身已變成了一塊鋼,一塊岩石,世上已沒有任何一種壓力能動搖他們?

  戴高崗看不出。

  他只能看得出,葉開的神態還是很鎮定,很冷靜,剛才因仇恨而生出的怒火,現在已完全平息。

  他當然知道,在這種時候,憤怒和激動並不能致勝,卻能致命。

  呂迪的傲氣也已不見了,在這種絕不能有絲毫疏忽的生死決戰中,驕做也同樣是種致命的錯誤。

  驕做、憤怒、頹喪、憂慮、膽怯……都同樣可以令人作出致死的錯誤判斷。

  戴高崗也曾看見不少高手決戰,這些錯誤,正是任何人都無法完全避免的。

  可是現在,他忽然發現這兩個年輕人竟似連一點錯誤也沒有。

  他們的心情,他們的神態,他們站著的姿勢,都是絕對完美的。

  這一戰究竟是誰能勝?

  戴高崗也看不出。他只知道有很多人都認為葉開已是當今武林中,最可怕的一個敵手。

  他已知道有人說過,現在若是重作兵器譜,葉開的刀,已可名列第一。

  可是他現在沒有刀。

  雖然沒有刀,卻偏偏還是有種刀鋒般的銳氣、殺氣。

  葉開能勝嗎?戴高崗並不能確定。

  他也不知道呂迪是否能勝。戴高崗也不能確定。

  葉開看來實在太鎮定,大有把握,除了刀之外,他一定還有種更可怕的武功,一種任何人都無法思議也想不到的武功。

  現在若有人來跟戴高崗打賭,他也可能會說葉開勝的。他認為葉開勝的機會,至少比呂迪多兩成。

  可是他錯了。

  因為他看不出葉開此刻的心情,也看不出葉開已看出的一些事。

  一些已足夠令葉開胃裡流出苦水來的事。

  自從呂迪的劍擲出後,葉開已對這個驕傲的年輕人起了種惺惺相惜的好感。

  可是他聽過兩句話:"仇敵和朋友間的分別,就正如生與死之間的分別。""若有人想要你死,你就得要他死,這其間絕無選擇。"這是阿飛對他說過的話。

  阿飛是在弱肉強食的原野中生長的,這正是原野上的法則,也是生死法則。在這種生死一瞬間的決戰中,絕不能對敵人存友情,更不能有愛心。

  葉開明白這道理。他知道現在他致勝的因素,並不是快與狠,而是穩與準。

  因為呂迪很可能比他更快、更狠。

  因為現在他的胸膛,正如火焰燃燒般痛苦,他的傷口不但已迸裂,竟已在潰爛。"妙手郎中"給他的,並不是靈丹,也不會造成奇蹟。

  痛苦有時雖能令人清醒,只可惜他的體力,已無法和他的精神配合,所以他一出手,就得制對方的死命,至少要有七成把握時,他才能出手。

  他所以必需等,等對方露出破綻,等對方已衰弱,崩潰,等對方給他機會。

  可是他已失望。直到現在,他還是無法從呂迪身上找出一點破綻來。

  呂迪看來只不過是隨隨便便地站著,全身上下,每一處看來都彷彿是空門。

  葉開無論要從什麼地方下手,看來好像都很容易。

  可是他忽又想到了小李探花對他說過的話,昔年阿飛與呂鳳先的那一戰,只有李尋歡是在旁邊親眼看著的。

  那時的呂鳳先,正如此刻的呂迪。

  "那時阿飛的劍,彷彿可以隨便刺入他身上任何部位。""但空門大多,反而變成了沒有空門。"

  "他整個的人都似已變成了一片空靈。"

  "這空靈二字,也正是武學中至高至深的境界。""我的飛刀出手,至少有九成把握。"但那時我若是阿飛,我的飛刀就未必敢向呂鳳先出手。"只要是李尋歡說過的話,葉開就永遠都不會忘記。

  現在呂迪其人是不是也已成了一片空靈?

  葉開忽然發覺自己低估了這個年輕人,這個人才真正是他平生未曾遇見的高手。

  他雖然並沒有犯任何致命的錯誤,可是他卻已失去一點最重要的致勝因素。

  他已失去了致勝的信心。

  呂迪冷冷地看著他,眼睛越來越亮,越來越冷酷,忽然又說出了三字:"你輸了。""你輸了。"

  葉開還未出手,呂迪就已說他輸了。

  這三個字並不是多餘的,卻像是一柄劍,又刺傷了葉開的信心。

  葉開居然沒有反駁。

  因為他忽然發現呂迪終於給了他一點機會——一個人在開口說話時,精神和肌肉部會鬆弛。

  他面上露出痛苦之色,因為他知道若是表現得越痛苦,呂迪就越不會放過他的。

  在這種生死決戰中,若有法子能折磨自己的對手,無論誰都不會放過的。

  呂迪果然又冷冷地接著道:"你的體力已無法再支持下去,遲早一定會崩潰,所以你不必出手,我已知道你輸了。"就在他說出最後一個字的時候,葉開已出手。

  這已是他所能找到的最好機會。

  呂迪剛說完了這句話,正是精神和肌肉最鬆弛的時候。

  他的身形雖然還是沒有破綻,但葉開已有機會將破綻找出來。

  葉開沒有用刀。

  可是他出手的速度,並不比他的刀慢。

  他的左手虛捏如豹爪、鷹爪,右手五指屈伸,誰也看不出他是要用拳?用掌?是要用鷹爪功?還是要用鐵指功?

  他的出手變化錯落,也沒有人能看得出他攻擊的部位。

  他必需先引動呂迪的身法,只要一動,空門就可能變實,就二定會有破綻露出。

  呂迪果然動了,他露出的空門是在頭頂。葉開雙拳齊出,急攻他的頭頂,這是致命的攻擊。可是他自己的心卻已沉了下去。因為他已發覺,自己這一招露出,前胸的空門也露了出來。

  胸膛上是他全身最脆弱的一環,因他胸膛上本已有了傷口。

  無論誰知道自己身上最脆弱的部位可能受人攻擊時,心都會虛,手都會軟了。

  葉開的攻勢已遠不及他平時之強,速度已遠不如他平時快。

  他忽然發覺,這破綻本是呂迪故意露出來的。

  呂迪先故意給他出手的機會,再故意露出個破綻,為的只不過是要他將自己身上最脆弱的部位暴露。

  這正是個致命的陷阱,但是他竟已像瞎子般落了下去。

  他再想補救,已來不及了。

  呂迪的手,忽然已到了他的胸膛。

  這不是手,這本就是殺人的利器。

  戴高崗已聳然變色。

  現在他才知道自己剛才看錯了,他已看出這是無法閃避的致命攻擊。

  誰知就在這時,葉開的身子忽然憑空掠起,就像是忽然被一陣風吹起來的,沒有人能在這種時候、這種姿態中飛身躍起,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葉開的輕功,竟已達到了不可能的境界。

  戴高崗忍不住失聲大呼:"好輕功!"

  呂迪也不禁脫口讚道:"好輕功。"

  這兩句話他們同時說出,最後一個字還沒有說完,葉開已憑空跌下。

  呂迪的手,已打在他胯骨上。

  葉開使出那救命的一掌時,知道自己躲過了呂迪第一招,第二招競是再也躲不過的了。

  他身子凌空翻起時,下半身的空門已大破,他只有這麼樣做,他的胸膛已絕對受不了呂迪那一擊。

  可是胯骨上這一擊也同樣不好受。

  他只覺得呂迪的手,就像是一柄鋼錐,錐入了他的骨縫裡。

  他甚至可以聽得見自己骨頭碎裂的聲音。

  地也是硬的。

  葉開從沒有想到,這滿是泥濘的土地,也是硬得像鐵板一樣。

  因為他跌下來時,最先著地的一部份,正是他的骨頭已碎裂的那一部份。

  他幾乎已疼得要暈了過去。

  他忽又警醒,因為他發現呂迪的手,又已到了他的胸膛,這一來他才是真正無法閃避的,也無法伸手去招架。

  他的手是手,呂迪的手卻是殺人的利器。

  死是什麼滋味?

  葉開還沒有開始想,就聽戴高崗大呼:"手下留情。"呂迪的手已停頓,冷冷道:"你不要我在這時殺他?"戴高崗嘆了口氣道:"你何必一定要殺他?"

  呂迪道:"誰說我要殺他?"

  戴高崗道:"可是你……"

  呂迪冷笑道:"我若真的要殺他,憑你一句話就能攔得住?"戴高崗苦笑,他知道自己攔不住,世上也許根本沒有人能攔得住。

  呂迪道:"我若真的要殺他,他已死了十次。"這並不是大話。

  葉開看著這驕傲的年輕人,痛苦雖已令他的臉收縮,但是他的一雙眼睛,卻變得出奇的平靜,甚至還帶著笑意。

  他為什麼笑?

  被人擊敗,難道是件很有趣的事?

  呂迪已轉過頭,盯著他,忽然問道:"你可知道我為什麼不殺你?"葉開搖搖頭。

  昌迪道:"因為你本已受傷,否則以你輕功之高,縱然不能勝我,我也無法追上你。"葉開笑了:"你根本用不著追,因為我縱然不能勝你,也不會逃的。"呂迪又盯著他,過了很久,才慢慢地點了點頭:"我相信。"他眼睛裡也露出種和葉開同樣的表情,接著道:"我相信你絕不是那種人,所以我更不能殺你,因為我還要等你的傷好了以後,再與我一決勝負。"葉開道:"你……"

  呂迪打斷了他的話,道:"就因為我相信你不會逃,所以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葉開道:"到了那一天,我還是敗在你手下,你就要殺我了?"呂迪點點頭:"到了那一天,你若勝了我,我也情願死在你手下。"葉開嘆了口氣,道:"世事如棋,變化無常,你又怎知我們一定能等到那一天?"呂迪道:"我知道。"

  突然牆外一人嘆息道:"但有件事你卻不知道。"呂迪沒有問,也沒有追出來看看。

  他在聽。

  牆外的人徐徐道:"今日你若真的想殺他,現在你也已是個死人了,他身上並不止一把刀。"呂迪的瞳孔突然收縮。

  就在他瞳孔收縮的一剎那間,他人已竄出牆外。

  戴高崗沒有跟出去,卻趕過來,扶起了葉開,嘆息著道:"我實在想不到你居然會敗。"葉開卻在微笑:"我也想不到你居然會救我。"戴高崗苦笑道:"並不是我救你的,我也救不了你。"葉開道:"只要你有這意思,就已足夠。"

  戴高崗勉強笑了笑,忽然站起來,大聲吩咐:"套馬備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