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群鷹飛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清晨,晴。

  鳳卻比昨夜更冷,雪溶的時候,總是比下雪時還冷的。

  現在雪已將溶,東方已有陽光照射,照著燦爛的梅林。

  地室中卻仍是陰沉的。

  丁靈琳已走過來,依偎在葉開身旁。

  葉開靜靜地站著,既沒有開口,也沒有動,眼睛裡竟似還帶著種奇怪的笑意。

  伊夜哭盯著他的手,沉聲道:"你對付他,我殺了這女人再來助你。"郭定道:"嗯。"

  伊夜哭道:"小心他的飛刀。"

  郭定道:"你也得小心,小心我的劍。"

  伊夜哭愕然道:"小心你的劍?"

  郭定道:"嗯!"

  突然間,劍光一閃,他的劍已出手,閃電般向伊夜哭刺了過去。

  劍光並不像閃電。劍是烏黑的,井沒有什麼光華,但森寒的劍氣卻比閃電更懾人。

  這就是嵩陽鐵劍。

  普天之下,獨一無二的嵩陽鐵匈。

  劍一出鞘,伊夜哭就覺得有股攝人的劍氣,逼到了他的眉睫。

  他大驚,暴怒,狂吼一聲,紅魔手已血箭般飛了出去。

  昔年青魔手在兵器譜中排名第九,其實它的威力並不在排名第六的鞭神蛇鞭、排名第七的金剛鐵拐之下,只不過因為這件兵器太邪,所以百曉生故意抑低了它。

  紅魔手製作得比青魔手更精巧,招式也更怪異毒辣。

  兵器也如世上很多別的事一樣,總是在不停地進化著的。

  只見一道鮮紅色的光芒閃動,夾帶著種令人作嘔的血腥氣。

  郭定冷笑,後退兩步,突然長嘯一聲,衝天飛起,鐵劍竟已化做了一道烏黑的長虹。

  他的人帶劍竟已似合而為一。

  這正是嵩陽鐵劍的殺手,幾乎已接近無堅不摧。

  只聽"叮"的一響,紅魔手已被這一劍擊碎,碎成了無數片,看來就如滿天血雨。

  郭定長嘯不絕,凌空倒翻,長虹一劍化做無數點光影。

  滿天血雨立刻被壓了下去,伊夜哭也已在劍氣籠罩下。

  他無論向任何方向閃避,都已避不開了。

  就在這時,嘯聲突絕,劍氣頓收,郭定身形落下時,鐵劍已入鞘。

  伊夜哭的手垂落,整個人都似已呆住了,陰森怪異的臉上,汗落如雨。

  郭定冷冷地看著他,一字字道:"你要和我聯手,你還不配。"伊夜哭咬了咬牙:"你為何不索性一劍殺了我?"郭定道:"你也不配。"

  伊夜哭道:"你要怎麼樣?"

  郭定道:"要你滾。"

  伊夜哭突又陰惻惻地笑了,道:"我若走了,總有一天你要後悔的。"他並沒有逃。

  他慢慢地走過郭定面前,慢慢地走了出去。

  碎裂了的紅魔手落在地上,也像是一滴滴鮮血。

  郭定轉過身面對葉開。

  葉開在微笑。

  郭定沉著臉道:"你很沉得住氣。"

  葉開點點頭。

  郭定道:"你不怕我跟他聯手對付你?"

  葉開道:"我知道。"

  郭定道:"知道什麼?"

  葉開笑了笑,道:"我知道嵩陽鐵劍是好人,絕不會跟那種人聯手做任何事的。"郭定凝視著他,但眼睛裡帶著種很奇怪的表情,過了很久,才徐徐道:"郭嵩陽是我的長兄。"葉開微笑道:"果然是有其兄,必有其弟。"

  郭定道:"他英雄一世,竟不幸死在刑無命手裡。"葉開嘆了口氣道:"那也正是小李探花生平最大的憾事。"嵩陽鐵劍與小李飛刀惺惺相借,由互相尊重的敵人,變成了互相尊重的朋友,他們一生互相尊重,郭嵩陽為了替李尋歡赴約,才死在刑無命的劍下,那雖然是一段恨事,卻也是一段佳話。

  郭定道:"伊夜哭並沒有說錯,我此來的確是為了上官金虹的秘笈。"葉開道:"我知道。"

  郭定道:"所以我還是要等韓貞。"

  葉開道:"我知道。"

  郭定道:"你的話,我本不該相信,我姑且相信你,只因為你是李尋歡唯一的傳人。"葉開嘆道:"他老人家並沒有真的將我收為弟子,他的武功我也未得十一。"郭定道:"但他卻將他的飛刀絕技傳給了你。"葉開沒有否認。

  郭定道:"家兄在世時,最大的願望,就是找小李飛刀一較高下。"葉開道:"我知道。"

  郭定黯然道:"興雲莊外,楓林一戰,他終於敗在小李飛刀之下。"葉開道:"他並沒有敗。"

  郭定又嘆道:"他敗了,敗就是敗。"

  葉開道:"但那一戰卻被天下武林中人認為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一戰。"那一戰李尋歡本有三次機會可致郭嵩陽死命,卻都未出手。到後來李尋歡刀鈍刃折,郭嵩陽說不定已可致他於死地,但郭嵩陽非但也未出手,反而心甘情願的認敗服輸了。

  葉開道:"像他們那樣,才真正是男子漢大丈夫,才真正無愧於英雄本色。"郭定道:"只不過無論如何,嵩陽鐵劍總算是敗在小李飛刀之下。"葉開只有沉默,他已不能再說什麼。

  郭定看著他,目中突然又有精光暴射,冷笑道:"據說近日來又有人重作兵器譜,已將你的飛刀,評為天下第一。"葉開苦笑,他也聽過這句話。

  自從他聽到這句話的那一天,他就已知道他有麻煩要來了,武林好漢們,絕沒有任何人會心甘情願被列在別人之下的。

  就憑這一句話,已足夠引起無數凶殺,無數血戰。

  郭定道:"所以無論你說的話是真是假,此事過後我還是要一較勝負,看一看今日的嵩陽鐵劍,是不是不在飛刀之下。"葉開還是只有苦笑。

  丁靈琳卻忍不住道:"你最好明白一體事。"

  郭定在聽著。

  丁靈琳道:"他的刀被評為天下第一,是因為他的刀救過很多人,並不是因為殺人。"郭定道:"我也聽說過。"

  丁靈琳道:"所以你若要勝過他,就該去救人,不該去殺人。"郭定沉著臉,冷冷道:"我若殺了他,就已勝過他。"丁靈琳嘆道:"你錯了,你就算真的能殺了他,也不能勝過他的。"郭定冷笑。

  冷笑的意思,有時也是否認。

  丁靈琳也忍不住笑道:"你莫以為你勝了紅魔手,就已很了不起,紅魔手雖然比青魔手更要惡毒靈巧,卻還是比不上青魔手的。"郭定道:"哦?"

  丁靈琳道:"因為伊夜哭這個人既沒有氣魄,也沒有人性。"郭定道:"哦?"

  丁靈琳道:"他看來雖然是孤高驕做,其實卻是個花言巧語、偷機取巧的人,就憑這一點他已經比不上青魔手了。"郭定看著她,眼睛裡也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

  丁靈琳道:"古往今來,真正的武林高手,都是特立獨行,不受影響的人,一個人若連自己獨特的個性都沒有,又怎麼能練得出獨特的武功來?"郭定忽然冷冷道:"你說的話並不是沒有道理,只可惜你的話太多了。"他背轉身,面對著牆,競連看都不再看丁靈琳一眼。

  丁靈琳卻笑了,道:"看來這人倒真是有個性的人。"葉開微笑道:"他的確是的。"

  丁靈琳眨著眼道:"只可惜他卻有點不明是非,不知好歹,居然將楊天那種人當作了朋友。"葉開嘆了口氣,道:"我以前豈不也曾將楊天當做朋友?"丁靈琳道:"所以你現在才會這麼倒霉。"

  郭定本來似已決心不聽他們說的話,此刻忽又回過頭,道:"楊天不是個好朋友。"葉開不能不承認:"他不是。"

  郭定道:"他出賣了你們?"

  葉開也不能否認。

  郭定道:"他和上官小仙串通,出賣了你們?"丁靈琳道:"他好像已被上官小仙迷住了。"

  郭定道:"但你們本來也是要保護上官小仙的,除去你們,對上官小仙也沒有好處。"丁靈琳道:"她要重振金錢幫,楊天已做了金錢幫的堂主。"郭定道:"所以她要除去所有可能跟金錢幫作對的人。"了靈琳嘆道:"你總算明白了。"

  郭定道:"金錢幫要是再度興起,我也一定會跟他們作對的。"丁靈琳道:"所以他約你來,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意。"郭定道:"現在我已來了,她們為什麼不對我下手?難道早已知道你們會被韓貞救走?故意要我來對付你們?難道韓貞也是金錢幫的人,故意將你們救出來對付我?"丁靈琳說不出來了。

  她想的並沒有這麼多,現在才想到,這並非沒有可能。

  葉開忽然嘆了口氣,道:"無論如何,韓貞總是我們的救命恩人。"郭定道:"他有理由救你們?"

  葉開道:"有。"

  郭定道:"他是不是也有理由出賣你們?"

  葉開道:"我不願這麼樣想。"

  郭定道:"你是個恩怨分明的人。"

  葉開苦笑道:"有人這麼說過。"

  郭定道:"韓貞若是你們的朋友,現在就早已該回來的。"葉開道:"並不是每個地方都能找到酒的。"

  郭定道:"據我所知,這地方應該有個酒窖。"葉開道:"也許上官小仙已將那酒窖毀了。"

  郭定道:"為什麼?"

  葉開道:"因為只有酒才可以解我的毒。"

  郭定道:"你現在並沒有喝酒,但你中的毒也已解了。"葉開也說不出話來了。

  郭定冷冷他說道:"用酒來解毒,不但荒謬透頂,而且處處矛盾,就連三歲的孩子,只怕都不會相信的。"葉開不想辯白,也不能辯白。

  郭定看著他,忽然長長嘆了口氣,道:"但也不知為了什麼,我居然相信了。"丁靈琳的眼睛亮了起來,笑道:"我就知道你是個明白人。"郭定又沉下了臉,道:"也許就因為我不是個明白人,所以我才會相信。"丁靈琳道:"你放心,我們絕不會讓你後悔的。"郭定冷冷道:"但你若找不到上官小仙、楊天和韓貞,我卻一定會要你們後悔的。"丁靈琳道:"用不著你說,我們也一定要找到他們。"郭定道:"我給你們三十六個時辰去找。"

  他不讓丁靈琳開口,接著翼道:"三天之後我還會回到這裡來找你們,為了你們自己好,我希望你們能找到那些人。"丁靈琳道:"有三天功夫,想必已足夠了。"

  郭定已走出去,忽又回頭道:"還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們。"丁靈琳道:"我們在聽。"

  郭定道:"要找你們算帳的人,並不只我一個,就算我相信你們的話,別人也絕不會相信的,所以這兩天你們最好小心。"葉開忍不住問道:"除了你和伊夜哭外,還有些什麼人?"郭定沉吟著,忽然問道:"你有沒有去獵過狐?"葉開點點頭。

  郭定目光似已到了遙遠處,徐徐道:"獵狐最好的時候,通常是在九月。"丁靈琳道:"九月?"

  郭定道:"那時秋高氣爽,遼闊的原野上,只要有一隻狐狸出現,就會有無數隻蒼鷹飛起,只要有鷹飛起,那隻狐狸就死定了。"丁靈琳道:"你現在為什麼要說這些話?現在並不是九月。"郭定徐徐道:"但現在卻是獵狐的時候,已有群鷹飛起……"他眼睛裡閃著光,彷彿已看到無數只矯健的蒼鷹,在長安城上的天空中飛翔。"丁靈琳終於明白:"難道我們就是那隻狐狸?"郭定沒有再說話。

  他頭也不回地走上石階,走了出去。

  丁靈琳目送著他走出去,癡癡地怔了半晌,喃喃道:"這人究竟是我們的朋友,還是我們的仇敵?"葉開沒有回答,他彷彿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回答。

  丁靈琳嘆了口氣,道:"不管怎麼樣,這個人卻不能算是個壞人。"葉開道:"的確不能。"

  丁靈琳道:"他不但很正直,而且還很有趣。"葉開笑了笑,道:"他看來也很喜歡你。"

  了靈琳道:"他喜歡我?"

  葉開道:"我看得出。"

  丁靈琳道:"哦?"

  葉開道:"男人若是喜歡上一個女人,他看到這個女人時,眼睛裡的表情都會不一樣的。"丁靈琳忽然笑了:"你在吃醋了。"

  她笑得就像是第一朵在春風中開放的百合:"我喜歡吃醋的男人,想不到你居然也會吃醋了。"葉開嘆了口氣,道:"我現在並不想吃醋,只想吃一隻燉得很爛的大蹄膀。"丁靈琳看著他,眼睛裏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咬著嘴唇道:"還有呢?"葉開道:"還有一大盆水,一張又軟又乾淨的床……"他看著她,眼睛裡也帶著種很奇怪的表情。

  丁靈琳呻吟般嘆了口氣,輕輕道:"你想的事為什麼會跟我一樣?"葉開微笑道:"因為我們已很久沒有見面了,是不是?"丁靈琳的臉突然紅了,忽然跳起來咬了他一口:"你實在不是好東西,我咬死你……"床很軟,也很乾淨。

  葉開躺在床上,他還沒有被咬死,可是看起來也並不像很快活的樣子。

  丁靈琳伏在他胸膛上。

  他的胸膛寬闊而堅實。

  屋子裡很溫暖,就像是春天一樣,盆裡的火還很旺。

  在這麼溫暖的屋子裡,一個人是不必穿大多衣服的。

  兩個人更不必。

  丁靈琳忽然輕輕嘆了口氣,輕輕道:"我們還沒有成親,本不該這樣子的。"葉開道:"嗯。"

  丁靈琳夢吃般低語道:"我總覺得這樣子是不道德的,我總覺得我們好像犯了罪一樣,但也不知道為了什麼,我每次都沒法子拒絕你。"葉開道:"我知道。"

  丁靈琳道:"你知道?"

  葉開看著她,眼睛裡充滿了愛憐的笑意,深深道:"你沒有拒絕我,只因為你比我更喜歡做這種犯罪的事。"丁靈琳的臉又紅了,用力咬著他的耳朵,恨恨道:"你這個壞人,你還知道什麼?"突聽一人道:"他還知道殺人。"

  這聲音清脆嬌美,而且還彷彿帶著種孩子般的天真。

  是上官小仙。

  "我們沒有去找她,她反而找上門來了。"

  丁靈琳爬了起來。

  她當然沒有真的爬起來,她想爬起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身上少了點東西。

  就在這時,從裡面拴著的門,忽然開了,上官小仙甜甜地微笑著,姍姍地走了進來,手裡居然又抱著個泥娃娃,一雙眼睛不停地在兩個人臉上打轉。

  這次丁靈琳實在是真的想將這雙眼珠子挖出來了。

  上官小仙搖著頭,吃吃地笑道:"你們做這種事的時候,本該用張桌子把門頂上的,你們總該知道,要從外面挑開裡面的門閂,並不困難。"丁靈琳恨聲道:"誰想到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闖進來。"上官小仙笑道:"我不要臉,你們呢?天還沒黑就這樣子了,你們羞不羞?"丁靈琳的臉紅了,趕緊改變話題,大聲道:"你來得正好,我們正要去我你。"上官小仙道:"是你們偷偷溜了,為什麼又要找我?"丁靈琳道:"你自己做事,為什麼要賴在我們頭上?"上官小仙悠然道:"又不是我賴你們的,人家要認為是,我又有什麼法子。"丁靈琳道:"你承認是你殺的。"

  上官小仙道:"我承認。"她笑了笑又道:"不過我只在你們面前承認,若有別人在,我就不承認了。"丁靈琳怒道:"不承認就殺了你。"

  上官小仙笑道:"你若真的殺了我,就更糟了,這件事就更變得死無對證,你們就算跳到黃河裡去也洗不清了。"丁靈琳咬了咬牙,冷笑道:"我們總有法子叫你承認的。"上官小仙道:"哦?我想聽聽你們有什麼法子?"了靈琳道:"你若不承認,我就挖出你這雙眼珠子來,看你還敢不敢賴。"上官小仙道:"你是準備現在挖,還是在別人面前挖呢?"她微笑著,悠然道:"現在我根本就承認了,你們根本不必逼我,若是等到別人在旁邊時,每個人都知道我只不過是個白痴,只會抱著泥娃娃餵奶,你們就算真的忍心對我下這種毒手,別人也不會答應的。"丁靈琳氣得臉都青了,卻偏偏想不出法子來對付她。

  上官小仙柔聲道:"所以你們既不能殺我,也不能逼我,就算把我抓住,也一樣連半點用都沒有。"丁靈琳恨恨道:"你考慮得很周到。"

  上官小仙道:"若是沒有考慮周到,又怎麼會敢來。"丁靈琳已氣得快瘋了,忍不住打了葉開一拳,道:"你怎麼不說話?"葉開嘆了口氣,道:"我沒有話說。"

  上官小仙嫣然道:"畢竟還是你聰明,還是你想得開。"葉開道:"而且我也很放心。"

  上官小仙道:"放心?"

  葉開道:"現在我們雖然沒法子對付你,你也不會對付我們的。"上官小仙道:"哦?"

  葉開道:"因為你還要逼著我們跟別人拼命。"上官小仙笑道:"一點也不錯,郭定、伊夜哭他們,都是很難對付的人,我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了你這樣的好幫手,幫著我去對付他們,我又怎捨得讓你死。"丁靈琳又忍不住道:"所以你才故意讓韓貞救我們走?"上官小仙眨了眨眼道:"你猜呢?"

  丁靈琳道:"難道韓貞也是你手下的人?"

  上官小仙道:"很可能。"

  丁靈琳冷笑道:"你這麼樣說,我反而知道他不是了。"上官小仙道:"隨便你怎樣想都行。、丁靈琳道:"所以只要我們找到他,就可以證明你是個怎麼樣的人了。"上官小仙道:"別人會相信那樣的話?"

  她嘆了口氣,搖著頭道:"我看你才真的只不過是個七歲大的孩子,韓貞若是真能揭穿我的秘密,我又怎麼會讓你們找到他。"丁靈琳變色道:"莫非你也把他殺了?"

  上官小仙並沒有否認,悠然道:"不管怎麼樣,這件事除非我自己肯在別人面前承認,否則你們就只有背著這冤名了。"丁靈琳咬著牙,恨恨道:"好狠毒的女人。"

  上官小仙淡淡道:"背著這樣的冤名,實在不是件值得高興的事,現在長安城裡,至少有十六八個人想要你們的腦袋,所以……"葉開終於開口道:"所以怎麼樣?"

  上官小仙道:"所以你就趕快想個法子,讓我承認呀。"葉開道:"你肯?"

  上官小仙道:"別人反正遲早總要知道金錢幫主是誰的。"葉開嘆道:"只可惜他們大概要等我死了之後才會知道。"上官小仙道:"很可能。"

  葉開道:"難道你肯先告訴他們?"

  上官小仙道:"只要你肯答應我一件事,我先死也無妨。"葉開道:"你要我答應什麼?"

  上官小仙道:"答應嫁給我。"

  葉開怔了怔,道:"你要誰嫁給你?"

  上官小仙道:"要你。"

  葉開笑了。

  上官小仙道:"你笑什麼,男人可以娶老婆,女人難道就不能娶個老公?"她居然沒有笑,板著臉又說道:"何況,我是天下第一大幫的幫主,以我的身份就算娶個十個八個老公,也是天經地義的事。"葉開好像已有點笑不出了。

  上官小仙道:"我本來是想要你做第一護法的,卻又不能信任你,所以只好勉強要你做老公了,老公我總可以管得你的。"丁靈琳臉已氣得通紅,冷笑道:"你不必勉強,他已經嫁給了我,根本就輪不到你。"上官小仙笑了笑,悠然道:"莫忘記男人也一樣可以改嫁的。"丁靈琳終於忍不住叫了起來:"我死也不會讓他嫁給你。"上官小仙嘆了口氣,冷冷道:"那麼你就只好去死了。"丁靈琳又用力打了葉開一拳,恨恨道:"你怎麼又不說話了,難道忽然變成了啞巴?"葉開道:"我正在考慮。"

  丁靈琳又叫了起來:"你在考慮,考慮什麼?"葉開道:"我在考慮應該怎樣把她扔出去。"

  丁靈琳的悶氣立刻平了,展顏笑道:"你的確應該再考慮考慮。"上官小仙嘆道:"生意不成仁義在,你就是不答應,也不該這樣對我的,我至少總是你的客人。"了靈琳道:"我們並沒有請你來。"

  上官小仙道:"但我卻已經來了。"

  丁靈琳道:"你怎麼會找到這裡來的?"

  上官小仙笑了笑,道:"這裡不但有最好的廚子,還有最舒服的床,我恰巧又知道你們都是喜歡享受的人。"丁靈琳眼珠子轉了轉,道:"你既然是客人,就該做些客人的樣子出來。"上官小仙道:"客人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丁靈琳道:"你至少應該先出去,讓我們好好來迎接你。"她現在火氣已消了,忽然又變得機靈了起來。

  上官小仙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丁靈琳道:"你應該明白了。"

  上官小仙道:"我轉過身去,不看你們行不行?"丁靈琳恨得牙癢癢的,但人家硬是不肯出去,她也沒法子。

  幸好上官小仙已真的轉過了身,面對著牆,悠然道:"我真奇怪,在這種天氣裡,你們居然好像一點也不怕冷。"丁靈琳沒有開口,也沒空開口。

  上官小仙道:"聽說你以前身上總是掛著很多鐵鈴鐺的,若是不摘下來,豈非更好玩。"丁靈琳本就在後悔,她身上若戴著那些要命的金鈴,早已將上官小仙頭上打出好幾個洞來了。

  就在這時,上官小仙突然大叫了一聲,就好像忽然見到了鬼一樣,撞破窗戶,竄了出去,手裡的泥娃娃也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丁靈琳也叫了起來,道:"不管怎麼樣,也不能讓她走。"這句話還沒有說完,葉開也已竄出窗子。

  女人穿衣服總是慢些的,等她穿好衣服時,上官小仙早已連影子都看不見了。

  葉開是個很奇怪的人,他本來並不想太出名,所以他初人江湖時,用好幾個名字。

  但世界上的事往往也很奇怪,不想出名的人,反而偏偏會出名。

  他用過的名字幾乎都已很有名了,其中最有名的一個,當然還是風郎君。因為他的輕功實在很高,有人甚至認為他的飛刀還比不上小李探花,但輕功卻已不在任何人之下。

  還有的人甚至認為,近八十年來,武林中輕功最高的一個人就是他。

  可是他居然沒有追到上官小仙。

  上官小仙一出了那屋子,就好像忽然奇蹟般消失了。

  葉開追出了很遠,卻連她的影子都沒有看見。

  現在已是黃昏。

  黃昏的風更冷,葉開並不想像傻子一樣站在露天裡喝西北風。

  既然迫不到,就只有先回去再說。"

  也不知為了什麼,他近來對丁靈琳已越來越熱心。

  他從原來的路退回去,剛才被撞破的窗戶,被冷風吹得"噗魯噗魯"的直響。

  他正想接近窗戶,忽然怔住了,這屋子裡竟然變得熱鬧起來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