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強敵已逝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明月雖已西沉,看起來卻更圓了。

  一輪圓月,彷彿就掛在太和殿的飛簷下,人卻已在飛簷人很多,卻沒有人聲。

  就連司空摘星、老實和尚,都已閉上了嘴,因為他們也同樣能感受到那種逼人的壓力。

  忽然間,一聲龍吟,劍氣衝霄。

  葉孤城劍已出鞘。

  劍在月光下看來,彷彿也是蒼白的。

  蒼白的月,蒼白的劍,蒼白的臉。

  葉孤城凝視著劍鋒,道:"請。"他沒有去看西門吹雪,連一眼都沒有看,既沒有去看西門吹雪手裡的劍,也沒有去看西門吹雪的眼睛。

  這是劍法上的大忌。

  高手相爭,正如大軍決戰,要知已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所以對方每一個輕微的動作,也都應該觀察得仔仔細細,連一點都不能錯過。

  因為每一點都可能是決定這一戰勝負的因素。

  葉孤城身經百戰,號稱無敵,怎麼會不明白這道理。

  這種錯誤,本來是他絕不會犯的。

  西門吹雪目光銳利如劍鋒,不但看到了他的手,他的臉,彷彿還看到了他的心。

  葉孤城又說了一遍道:"請。"

  西門吹雪忽然道:"現在不能。"

  葉孤城道:"不能?"

  西門吹雪道:"不能出手,葉孤城道:"為什麼?"西門吹雪道:"因為你的心還沒有靜。"

  葉孤城默然無語。

  西門吹雪道:"一個人心若是亂的,劍法必亂,-個人劍法若是亂的,必死無疑。"葉孤城冷笑道:"難道你認為我不戰就已敗了?"西門吹雪道:"現在你若是敗了,非戰之罪。"葉孤城道:"所以你現在不願出手?"

  西門吹雪沒有否認。

  葉孤城道:"因為你不願乘人之危?"

  西門吹雪也承認。

  葉孤城道:"可是這一戰已勢在必行。"

  西門吹雪道:"我可以等。"

  葉孤城道:"等到我的心靜?"

  西門吹雪點點頭道:"我相信我用不了等多久的。"葉孤城霍然指起頭盯著他,眼睛裡彷彿露出一抹感激之色,卻又很快被他手裡的劍光照散了。

  對你的敵手感激,也是種致命的錯誤。

  葉孤城道:"我也不會讓你等多久的,在你等的時候,我能不能找一個人談談話?"西門吹雪道:"說話可以讓你心靜?"

  葉孤城道:"只有跟一個人談話,才可以使我心靜,西門吹雪道:"這個人是誰?"這句話他本不必問的,葉孤城說的當然是陸小鳳,因為他心裡的疑問,只有陸小鳳-個人能答復。

  陸小鳳坐了下來,在紫禁之顛,滑不留足的琉璃瓦上坐了下來。

  明月就掛在他身後,掛在他頭上,看來就像是神佛腦後的那圈光輪。

  葉孤城凝視著他,已凝視了很久,忽然道:"你不是神。"陸小鳳道:"我不是。"

  葉孤城道:"所以我想不通,你怎麼會知道那麼多秘密?"陸小鳳笑了一笑,道:"你真的認為這世上有能夠永遠瞞住人的秘密?"葉孤城道:"也許沒有,可是我們這計劃……"陸小鳳道:"你們這計劃,的確很妙,也很周密,只可惜無論多周密的計劃,都難免有漏洞。"葉孤城道:"我們的漏洞在哪裡?你是怎麼看出來的?"陸小鳳沉吟道:"我也不知道自已是怎麼看出來的,我只不過覺得,有幾個人本來不該死的,卻不明不白的死了。"葉孤城道:"你說的是張清風、公孫大娘、歐陽情?"陸小鳳道:"還有龜孫子大老爺。"

  葉孤城道:"你一直想不通為什麼會有人要對他下毒手令?,陸小鳳道:"現在我已想通了。葉孤城道:"你說。"陸小鳳道:"這計劃久已在秘密進行中,王總管和南王府的人一直都保持連絡,他們見面的地方,就是歐陽情的妓院。

  葉孤城道:"因為他們認為,絕不會有人想到太監和喇嘛居然也逛妓院。"陸小鳳道:"但你不放心,因為你知道龜孫大老爺和歐陽情都不是平常人,你總懷疑他們已發現了這秘密,所以你-定要殺了他們滅口。"葉孤城道:"其實我本不必殺他們的。"

  陸小鳳道:"的確不必。"

  葉孤城道:"可是這件事關係實在太大,我不得不冒一點險。"陸小鳳道:"也正因如此,所以我才發現,在你們這次決戰的幕後一定還隱藏著個極大的秘密,絕不僅是因為李燕北和老杜的豪賭。"葉孤城嘆了口氣,道:"他總該知道張英風是非死不可的。"陸小鳳道:"因為張英風急著要找西門吹雪,找到了那個太監窩,卻在無意間發現了你也在那裡,他當然非死不可。"葉孤城道:"你想必也已知道,他捏的那第三個蠟像就是我。"陸小鳳道:"就因為這個蠟像,所以泥人張才會死。"葉孤城道:"我殺公孫大娘,就是為了要嫁禍給她。"陸小鳳道:"你還希望我懷疑老實和尚。"

  葉孤城冷笑道:"難道你真以為他很老實?"

  陸小鳳忽然又笑了一笑,道:"我雖然常常看錯人,做錯事,走錯路,但有時卻偏偏會歪打正著。"葉孤城道:"歪打正著?"

  陸小鳳道:"我若不懷疑老實和尚,就不會去追問歐陽情,也就不會發生王總管和南王府的喇嘛那天也到那裡去的。"葉孤城道:"你問出了這件事後,才開始懷疑到我?"陸小鳳歎息著道:"其實我一直都沒有懷疑到你,雖然我總覺得你絕不可能被人暗算,更不可能傷在唐家的毒器下,但我卻還是沒有懷疑到你,因為……"他凝視著葉孤城,慢慢的接著道:"因為我總覺得你是我的朋友。"葉孤城扭轉頭,他是不是已無顏再面對陸小鳳?陸小鳳道:"你們利用李燕北和杜桐軒的豪賭煙幕,再利用這一次決戰作引子,你先安排好一個人在杜桐軒那裡,作你的替身,你出現時,滿身鮮花,並不是怕人嗅到你傷口的惡臭,而是怕人發覺你身上並沒有惡臭。"陸小鳳又嘆了口氣,接著道:"這些計劃實在都很妙,妙極了。

  葉孤城沒有回頭。

  陸小鳳道:"最妙的還是那些緞帶。"

  葉孤城道:"哦?"

  陸小鳳道:"魏子雲以緞帶來的限制江湖豪俠人宮,你卻要王總管在內庫中又偷出一匹變色綢,裝成緞帶,交給白雲觀主,由他再轉送出來,來的人一多了,魏子雲就只有將人力全都調來太和殿防守,你們才可以從容在內宮進行你們的陰謀。"葉孤城仰面向天默默無語。

  陸小鳳道:"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你雖然算準了西門吹雪絕不會向一個負了傷的人出手,卻忘了還有一心想報兄仇的唐天縱。"葉孤城道:"唐天縱?陸小鳳道:"若不是唐天縱出手暗算了你的替身,我可能還是不會懷疑到你。

  葉孤城道:"哦?"

  陸小鳳道:"我發現了你的秘密,我立刻想到南王府,又想到王總管,直到那時,我才明白你們的陰謀,是件多麼可怕的陰謀。

  陸小鳳道:"你在笑?"

  葉孤城道:"我不該笑?"

  陸小鳳看著他,終於點了點頭,道:"只要還能笑,一個人的確應該多笑笑。"只不過笑也有很多種,有的笑歡愉,有的笑勉強,有的笑餡媚,有的笑酸苦。

  葉孤城的笑是哪一種?不管他的笑是哪一種,只要他還能在此時此刻笑得出,他就是個非平常人所能及的英雄。

  他忽然拍了拍陸小鳳的肩,道:"我去了。"

  陸小鳳道:"你沒有別的話說?"

  葉孤城想了想,道:"還有一句。"

  陸小鳳道:"你說。"

  葉孤城扭轉頭道:"不管怎麼樣你總是我的朋友,"一步走出去,走向西門吹雪,忽然覺得秋風已寒如殘冬……

  這時候,月已淡,淡如星光。

  星光淡如夢,情人的夢。

  情人,永遠是最可愛的。有時候,有人雖然比情人還可愛,這種事畢竟很少。

  仇恨並不是種絕對的感情,仇恨的意識中,有時還包括了了解與尊敬。

  只可惜可愛的仇人不多,值得尊敬的仇人更少。

  怨,就不同了。

  仇恨是先天的,怨恨卻是後天的,仇恨是被動的,怨恨卻是主動的。

  你能不能說西門吹雪恨葉孤城?你能不能說葉孤城恨西門吹雪?他們之間沒有怨恨,他們之間只有仇恨,只不過是-種與生俱來,不能不有的,既奇妙又愚笨的,既愚笨又奇妙的仇恨。

  也許,葉孤城恨的只是既然生了葉孤城,為什麼還要生西門吹雪。

  也許,西門吹雪所恨的也是一樣。

  恨與愛之間的距離,為什麼總是那麼令人難以衡量。

  現在,已經到了決戰的時候。

  真正到了決戰的時候,天上地下,已經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阻止這場決戰。

  這一刻,也許短暫,可是有許多人為了等待這一刻,已經付出了他們所有的一切。

  想起了那些人,葉孤城忽然覺得有種說不出的心酸。

  這一戰是不是值得?那些人等得是不是值得?沒有人能回答,沒有人能解釋,沒有人能判斷。

  甚至連陸小鳳都不能。

  可是他也同樣感覺到那種逼人的煞氣和劍氣,他所感受的壓力,也許比任何人都大得多。

  因為西門吹雪是他的朋友,陸小鳳也是。

  假如你曾經認為-個人是你的朋友,那麼這個人永遠都是。

  所以,陸小鳳一直都盯著西門吹雪和葉孤城的劍,留意著他們每一個輕微的動作,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表情,甚至每一根肌肉的跳動。

  他在擔心西門吹雪,西門吹雪的劍,本來是神的,劍的神。可是現在,他已不再是神,是人。

  因為他已經有了人類的愛,人類的感情。

  人總是軟弱的,總是有弱點的,也正因如此,所以人才是人。

  陸小鳳是不是已抓住了西門吹雪的弱點?陸小鳳很擔心,他知道,無論多少弱點,都是足以致命的。

  他知道,就算葉孤城能放過西門吹雪,西門吹雪也不能放過自己。

  勝就是生,敗就是死,對西門吹雪和葉孤城這種人說來,這其間絕無選擇的餘地。

  最怪的是,他也是同樣擔心葉孤城。

  他從未發覺葉孤城有過人類的愛和感情。

  葉孤城的生命就是劍,劍就是葉孤城生命。只不過生命本身就是場戰爭,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戰爭。

  無論是哪種戰爭,通常都只有一種目的勝。

  勝的意思,就是光榮,就是榮譽。

  可是現在對葉孤城說來,勝已失去意義,因為他敗固然是死,勝也是死。

  因為他無論是勝是敗,都是無法挽回失去的榮譽,何況無論誰都知道,今夜他已無法活著離開紫禁城。

  …所以他們兩個人雖然都有必勝的條件,也都有必敗的原因。

  這一戰究竟是誰勝?誰負?這時候,星光月色更淡了,天地間所有的光輝,都已集中在兩柄劍上。

  兩柄不朽的劍。

  劍已刺出。

  刺出的劍,劍勢並不快,西門吹雪和葉孤城兩人之間的距離還有很遠。

  他們的劍鋒並未接觸,就已開始不停的變動,人的移動很慢,劍鋒的變動卻很快,因為他們招末使出,就已隨心而變,別的人看來,這一戰既不激烈,也不精采,魏子雲、丁敖、段羨、屠萬,卻都已流出了冷汗。

  這四個人都是當代一流的劍客,他看得出這種劍術的變化,竟已到了隨心所欲的境界,正是武功中至高無上的境界。

  葉孤城的對手若不是西門吹雪,他掌中劍每-個變化擊出,都是必殺必勝之劍。

  他們的劍與人合一,這已是心劍。

  陸小鳳手上忽然也沁出了汗,他忽然發現西門吹雪劍勢的變化,看來雖靈活,其實卻呆滯,至少比不上葉孤城的劍那麼空靈流動。

  葉孤城的劍,就像是白雲外的一陣風。

  西門吹雪的劍上,卻像是繫住了一條看不見的線他的妻子,他的家、他的感情,就是這條看不見的線。

  陸小鳳也已看出來了,就在下面的二十個變化間,葉孤城的劍必將刺入西門吹雪的咽喉。

  二十個變化一瞬即過。

  陸小鳳指尖已冰冷。

  現在,無論誰也無法改變西門吹雪的命運,陸小鳳不能,西門吹雪自己也不能。

  兩個人的距離已近在咫尺。

  兩柄劍都已全力刺出。

  這已是最後的一劍,已是決定勝負的一劍。

  直到現在,西門吹雪才發現自己的劍慢了一步,他的劍刺入葉孤城胸膛,葉孤城的劍已必將刺穿他的咽喉。

  這命運,他已不能不接受。

  可是就在這時候,他忽又發現葉孤城的劍勢有了偏差,也許只不過是一兩寸間的偏差,卻已是生與死之間的距離。

  這錯誤怎麼會發生的?是不是因為葉孤城自己知道自己的生與死之間,已沒有距離?劍鋒是冰冷的。

  冰冷的劍鋒,已刺入葉孤城的胸膛,他甚至可以感覺到,劍尖觸及他的心。

  然後,他就感覺到一種奇異的刺痛,就彷彿他看見他初戀的情人死在病榻上時那種刺痛一樣。

  那不僅是痛苦,還有恐懼,絕望的恐懼。

  因為他知道,他生命中所有歡樂和美好的事,都已將在這一瞬間結束。

  現在他的生命也已將結束,結束在西門吹雪劍下。

  可是,他對西門吹雪並沒有怨恨,只有一種任何人永遠無法了解的感激。

  在這最後-瞬間,西門吹雪的劍也慢了,也準備收回這一著致命的殺手。

  葉孤城看得出。

  他看得出西門吹雪並不想殺他,卻還是殺了他,因為西門吹雪知道,他寧願死在這柄劍下。

  既然要死,為什麼不死在西門吹雪劍下?能死在西門吹雪的劍下,至少總比別的死法榮耀得多。

  西門吹雪了解他這種感覺,所以就成全了他。

  所以他感激。

  這種了解和同情,唯有在絕世的英雄和英雄之間,才會產生。

  在這一瞬間,兩個人的目光接觸,葉孤城從心底深處長長吐出口氣。

  "謝謝你。"

  這二個字他雖然沒有說出口,卻已從他目光中流露出來。

  他知道西門吹雪也一定會了解的。

  他倒了下去。

  明月已消失,星光也已消失,消失在東方剛露出的曙色田這絕世無雙的劍客,終於已倒了下去。

  他的聲名,是不是也將從此消失?天邊一朵白雲飛來,也不知是想來將他的噩耗帶回天外?還是特地來對這位絕世的劍客,致最後的敬意?曙色雖已臨,天地間卻彷彿更寒冷、更黑暗。葉孤城的面色,看來就彷彿這一抹剛露出的曙色-樣,寒冷、朦朧、神秘。

  劍上還有最後-滴血。

  西門吹雪輕輕吹落,仰面四望,天地悠悠,他忽然有種說不出的寂寞。

  西門吹雪藏起了他的劍,抱起了葉孤城的屍體,劍是冷的。屍骨更冷。

  最冷的卻還是西門吹雪的心。

  轟動天下的決戰已過去,比朋友更值得尊敬的仇敵已死在他劍下。

  這世上還有什麼事能使他的心再熱起來?血再熱起來?他是不是已決心永遠藏起他的劍?就像是永遠埋藏起葉孤城的屍體-樣?無論如何,這兩樣都是絕不容任何人侵犯的。

  他對他們都同樣尊敬。

  丁敖忽然衝過來,揮劍擋住了他的去路,厲聲道:"你不能將這人帶走,無論他是死是話,你都不能將他帶走。"西門吹雪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丁敖又道:"這人是朝廷的重犯,為他收屍的人,也有連坐之罪。"西門吹雪道:"你想留下我?"

  丁敖冷笑道:"難道我留不住你?"

  西門吹雪額上青筋凸起。

  丁敖道:"西門吹雪與葉孤城雙劍聯手,天下也許無人能擋,但可惜葉孤城現在已經是個死人,這裡卻還有禁衛三乾。"這句話剛說完,他忽然聽到他身後有人在笑。

  一個人帶著笑道:"葉孤城雖然已經是個死人,陸小鳳卻還沒有死。"陸小鳳又來了。

  丁敖霍然回身,喝道:"你想怎麼樣?"

  陸小鳳淡淡道:"我只不過想提醒你,西門吹雪和葉孤城都是我的朋友。"丁敖道:"難道你想包庇朝廷的重犯?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罪?"陸小鳳道:"我只知道一點。"

  丁敖道:"說。"

  陸小鳳道:"我只知道不該做的事我決不去做,應該做的事,你就算砍掉我的腦袋,我也一樣要去做。"丁敖臉色變了。

  屠方、殷羨也衝過來,侍衛們弓上弦,刀出鞘,劍拔彎張,又是一觸即發。

  忽然間,又有一個人跳起來,大聲道:"你們雖然有禁衛三千,陸小鳳至少還有一個朋友,也是個不怕砍頭的朋友。"這個人就是卜巨。

  木道人立刻跟著道:"貧道雖然身在方外,可是方外人也有方外之交。

  他轉過頭,看著老實和尚,道:"和尚呢?"

  老實和尚瞪了他一眼,道:"道士能有朋友,和尚為什麼不能有?"他又瞪上了司空摘星一眼,道:"你呢?"

  司空摘星嘆了口氣,道:"這裡的侍衛大老爺們不但都是高手,而且都是大官,我是個小偷,小偷伯的就是官,所以木道人道:"所以怎麼樣?"司空摘星苦笑道:"所以我不想承認陸小鳳是我的朋友,只可惜我又偏偏無法子不承認。"木道人道:"很好。"

  司空摘星道:"很不好。"

  木道人道:"不好?"

  司空摘星道:"假如他們要留下西門吹雪,陸小鳳是不是一定不答應?"木道人道:"是。"

  司空摘星道:"假如他介入要對付陸小鳳,我們是不是不答應?木道人道:"是。"司空摘星道:"那麼我們是不是一定要跟他們幹起來?"木道人默認。

  司空摘星道:"我們剛剛已計算過。假如我們要跟他們幹起來,我們每個人,至少要對付他們三百一十七個。"他嘆了口氣,接著道:"雙拳難敵四手,兩隻手要對付六百多隻手,那滋昧一定不好受。"木道人忽然笑了笑,道:"莫忘記你有三隻手。"司空摘星也笑了。

  他們笑得很輕鬆,在天子腳下,紫禁城裡,面對著寒光耀眼的刀山槍林、他們居然還能看得很輕鬆。

  丁敖他們已緊張了起來,侍衛們更是一個個如臨大敵。

  這一戰若是真的打起來,那後果可想象了。

  看起來這一戰已是非打不可。

  魏子雲面色沉重,雙手緊握,緩緩道:"各位都是在下心慕已久的武林名家,在下本不敢無禮,只可惜職責所在。"陸小鳳打斷了他的話,道:"你的意思,我們都懂,我們這些人的脾氣,我也希望你能懂。"魏子雲道:"請教。"陸小鳳道:"我們這些人,有的喜歡錢,有的喜歡女人,有的貪生,有的怕死,可是一到了節骨眼上,我們就會把朋友的交情,看得比什麼都重。"魏子雲沉默了很久,才嘆息著點歹點頭,道:"我懂。"陸小鳳道:"你應該懂。"

  魏于云道:"還有件事,你也應該懂。"

  陸小鳳道:"哦?"

  魏子雲道:"這一戰的結果,必定是兩敗具傷,慘不忍睹,這責任應該由誰負?"陸小鳳沒有開口,心裡也-樣沉重。

  魏子雲環目四顧,長長嘆息,道:"無論這責任由誰負,看來這一戰已是無法避免,也沒有人能阻止了。"陸小鳳沉思著,緩緩道:"也許還有一個人能阻止。"魏子雲道:"誰?"

  陸小鳳遙視著皇城深處,眼睛裡帶著種很奇怪的表情。

  就在這時,大殿下已有人在高呼:

  "聖旨到。"-

  個黃衣內監,手捧詔書,匆匆趕了過來。

  大家一起在殿脊上跪下聽詔:

  "奉天承運,天子沼曰,著陸小鳳即刻到南書房,其他各色人等,即時出宮。"天子金口玉言,說出來的話永無更改。

  各色人等中,當然也包括了死人,所以這一戰還未開始,就已結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