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短兵相接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九月十五,黃昏。夕陽豔麗,彩霞滿天,陸小鳳從合勞齋的後巷中衝出來,沿著已被夕陽映紅的街道大步前行。

  他一定要在月亮升起前找回一條緞帶,今夜的決戰,他絕不能置身事外。絕不能。

  因為葉孤城和西門吹雪都是他的朋友,因為他已發現,就在今夜的圓月下,就在他們的決戰時,必定會有件驚人的事發生,甚至比這次決戰更驚人。

  已送出去的緞帶,當然不能再要回來,可是被偷走的緞帶就不同了。被人偷走的東西不但可以要回來,也可以偷回來,甚至可以搶回來。他已決定不擇手段。現在唯一的問題是,要怎麼才能找到司空摘星!這個人就像是風一樣,也許比風更不可捉摸,不想找他的人,雖然常常會遇見他,想找他的人。卻永遠也找不到。

  幸好陸小鳳總算還有條線索,他還記得司空摘星剛才是從一家藥材舖走出來,這家藥材舖就多多少少總跟他有點關。"老慶餘堂"的金字招脾,在夕陽下閃閃發光,一個孩子站在門口踢健子,看見陸小鳳走過來,就立刻把兩根手指伸進嘴裡,打了個呼哨。

  街前街後,左鄰有捨,忽然間就有十來個孩子奔了出來,看著陸小鳳嘻嘻的笑。

  他們還認得陸小鳳,當然也還記得那首可以把人氣死,又可以把人笑死的兒歌。

  陸小鳳也在笑,他以為這些孩子一定又準備唱"司空摘星,是個猴精"了。

  誰知孩子們竟拍手高歌:

  "小鳳不是風,是個大臭蟲,臭蟲腦袋尖,專門會鑽洞,洞裡狗拉屎,他就吃狗屎,狗屎一吃一大堆,臭蟲吃了也會飛。"這是什麼詞兒?簡直不像話。

  陸小鳳又好笑,又好氣,卻忘了他編的詞兒也並不比這些詞兒高明,也很不像話。

  他當然知道這是誰編的,司空摘星顯然又來過這裡。

  好不容易讓這些孩子停住口,他立刻問道:"那個白頭髮的老頭子是不是又來過了?"孩子們點著頭,搶著道:"這首歌就是他教我打唱的,他說你最喜歡聽這首歌了,我們若唱得好,你一定會買糖給我們吃,"陸小鳳的肚子又幾乎要被氣破,挨了罵之後,還要買糖請客,這種事有誰肯做?孩子們眨著大眼睛,又在問:"我們唱得好不好?"陸小鳳只有點點頭,道:"好,好極了。"

  孩子們道:"你買不買糖給我們吃?"

  陸小鳳歎了口氣,苦笑道:"我買,當然買,"沒有人肯做的事,陸小鳳卻往往會肯的,他怎麼能讓這些天真的孩子失望?他果然立刻就去買糖,買了好多好多糖,看見孩子們拍手歡呼,他自己心裡也覺得甜甜的,比吃了三百八十斤糖還甜。

  孩子們拉著他的衣角,歡呼著道:"那老公公說的不錯,大叔你果然是個好人。"陸小鳳很奇怪,道:"他居然會說我是好人?"

  孩子道:"他說你小的時候就很乖。"

  陸小鳳更奇怪,道:"他怎麼知道我小時候乖不乖?"孩子們道:"他看著你從小長到大,還抱你撤過尿,他當然知道:"陸小鳳恨得牙癢癢的,只恨不得把那猴精用繩子綁起來,用毛竹板子重重的打。

  孩子們道:"那老公公剛才還在這裡,大叔你若早來一步,說不定就遇上他了。"陸小鳳道:"現在他的人呢?"

  孩子們道:"又飛了,飛得好高好高,大叔你飛得有沒有他高?"陸小鳳拍了拍衣襟,道:"我自己也不知道,你們現在最好看著我,看看是誰飛得高,"司空摘星既然已不在這裡,他也準備飛了誰知孩子們卻又在搶著道:"大叔你慢點走,我們還有件事忘了告訴你。"什麼事?""那老公公留了個小包在這裡,你請我們吃糖,他就叫我們把這小包交給你,你若不請,他就叫我們把這小包丟到陰溝裡去。"-個跑得最快的孩子,已跑回藥材舖,提了個小包袱出來。陸小鳳做夢也沒有想到,包袱裡包著的,竟是兩條緞帶。

  緞帶在夕陽下看來已變成了紅的,除了緞帶外,還有張紙條,"偷你一條,還你兩條,我是猴精,你是臭蟲,你打我屁股,我請你吃屎。陸小鳳笑了,大笑,"這小子果然從來也不肯吃虧。"他既然已將緞帶偷走,為什麼又送了回來?還有一條緞帶是哪裡來的呢?"這些問題陸小鳳都沒有去想,看見了這兩條踏破鐵鞋無覓處的緞帶?居然一點功夫都不花就到了他手裡,他簡直比孩子看見糖還高興,"你們看著,是誰飛得高?"他大笑著,凌空翻了三個跟頭,掠上屋脊,只聽孩子們在下面拍手歡呼,"是你飛得高,比那老公公還高?"孩子們眼明嘴快,說的話當然絕不會假。陸小鳳心裡更愉快,總覺得身子輕飄飄的,就好像長出了雙翅膀一樣,幾乎已可飛到月亮裡去。月亮雖然還沒有升起,夕陽卻已看不見了。

  夕陽西下,夜色漸臨。陸小鳳又從後巷溜回了合芳齋,窗子裡已亮起廠燈。燈光柔和而安靜,窗於是開著的,從花叢間遠遠的看過去,就可以看見孫秀青和歐陽情。

  她們都是非常美麗的女人,在燈下看來更美,可是她們臉上,卻帶著種說不出的悲傷,連燈光都彷彿也變得很淒涼。西門吹雪莫非已走了?他當然已走了,屋子裡只有這盞孤燈陪伴著她們。門也是虛掩著的,陸小鳳居然忘了敲門,他心裡也很沉重。西門吹雪是甚麼時候走的?陸小鳳想問,卻沒有問,他不敢問,也不忍問。桌上有三只空杯,一壺酒,他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的喝下去,又倒了一杯,很快的喝下去。

  孫秀青忽然道:"他走了。"

  陸小鳳道:"我知道。"

  孫秀青道:"他說他要提早一點走,先出城去,再從城門進來,讓別人認為他一直都不在京城。"陸小鳳道:"我明白。"

  孫秀青道:"他希望你也快點去,因為他……他沒有別的朋友。"陸小鳳說不出話了。孫秀青也沒有再說什麼,轉過頭,凝視著窗外的夜色。夜色更深,一輪圓月已慢慢的升起,風也漸漸的涼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孫秀青才輕輕的說道:"今天的夕陽很美,比平時美得多,可是很快就看不見了。"她閉上眼睛,淚珠已落,又過了很久,才接著道:"美麗的事,為什麼總是分外短暫?為什麼總是不肯在人間多留片刻?"她是在問蒼天?還是在問陸小鳳?陸小鳳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這問題根本就沒有人能回答。

  他又喝了杯酒,才勉強笑了笑,道:"我也走了,我一定會把他帶回來。"他不敢再說別的話,也不敢去看歐陽情。多出來一條緞帶,他本來是準備給歐陽情的,讓她也去看看那百年難遇的決戰。

  可是現在他連提都沒有提起這件事。他知道歐陽情一定會留下來路著孫秀青,他了解孫秀青的心情,那絕不是焦急,恐懼,悲傷……這些話所能形容的。現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真的能把西門吹雪帶回來。

  他正準備走出去的時候,歐陽情忽然拉住了他的手,他回過頭,就看見了她的眼睛,眼睛裡已有了淚光,就算是呆子,也應該看得出她的關懷和情意。陸小鳳當然也看得出來,卻幾乎不能相信。現在看著他的這個歐陽情,真的就是剛才那個冷冰冰的歐陽情。

  她為什麼忽然變了?直到現在,陸小鳳才發現自己對女人的了解,實在少得可憐。

  幸好他總算還知道,一個女人若是真的討厭一個男人,是絕不會用這種眼色看他,更不會拉住他的手。她的手冰冷,卻握得很用力。因為也直到現在才了解,一個女人失去她心愛的男人時,是多麼痛苦悲哀。

  兩個人就這麼樣互相凝視著,過了很久,歐陽情才輕輕的問道:"你也會回來?"陸小鳳道:"我-定會回來。"歐陽情道:"一定?"陸小鳳道:"一定,歐陽情垂下頭,終於慢慢的放開了他的手,道:"我等你。"我等你。一個男人若是知道有個女人在等著他,那種感覺絕不是任何事所能代替的。

  我等你。這是多麼溫柔美妙的三個字。陸小鳳彷彿已醉了,他醉的並不是酒,而是她那種比酒更濃的情意。

  明月在天。陸小鳳又有了個難題。他一定要把身上多出的一條緞帶送出去,卻不知送給誰。所有夠資格佩上這條緞帶的人,他連一個都看不見。

  街上人倒不少,酒樓茶館裡的人更多…二教九流,五花八門,各式二三兩兩的聚在一起,竊竊私議。"陸小鳳用不著去聽他們說什麼,就知道他們必定是在等著今夜這一戰的消息,其中有很多人,必定都已在西門吹雪和葉孤城身上買下賭注。這一戰的影響力不但已轟動武林,而且已深入京城的下層社會裡,古往今來武林高手的決戰,從來也沒有發生這種情況。

  陸小鳳覺得很好笑,他相信西門吹雪和葉孤城自己若是知道了,也一定會覺得很好笑。

  就在這時,他看見-個人從對面一家茶館裡走出來,這人很高、很瘦、穿著極考究,態度極斯文,兩鬃斑斑,面容清瘦,穿著件質料顏色都很高雅的寶藍色長袍,竟是"城南老莊"杜桐軒。

  這裡雖然已不是李燕北的地盤,卻還是和杜桐軒對立的。他怎麼會忽然出現在這裡?而且連-個隨從保鏢都沒有帶。

  陸小鳳忽然趕過去,拍了拍他的肩,道:"杜學士,你好。"杜桐軒一驚,回頭看見了陸小鳳,也勉強笑了笑,道:

  "託福託福,陸小鳳道:"你那位保鏢呢?"他說的當然就是那條忽來忽去,神秘詭異的黑衣人。

  杜桐軒道:"他走了!"

  陸小鳳道:"為什麼要走?"

  杜桐軒道:"小池裡養不下大魚,他當然要走,陸小鳳眼珠子轉了轉,故意壓低聲音,道:"你一個人就敢闖入李燕北的地盤,我佩服你!"杜桐軒笑了笑,淡淡道:"這裡好像已不是李老大的地盤。"陸小鳳道:"他雖然已死了,可是他還有一班兄弟。"杜桐軒道:"一個人死了,連妻子都可以改嫁,何況兄弟。"聽到了李燕北的死訊,陸小鳳也笑了笑,道:"看來你不但已知道李老大死了,也已知道他的兄弟都投入了白雲觀。"杜桐軒面無表情,冷冷道:"幹我們這一行的,消息若不靈通,死得-定很快。"陸小鳳道:"顧青楓莫非是你的朋友。"

  杜桐軒道:"雖然不是朋友,倒也不能算是冤家對頭!"陸小鳳笑道:"這就難怪你會一個人來了?"

  杜桐軒道:"閣下若有空,隨時都可以到城南去,無論多少人去都歡迎。"陸小鳳眼珠子又轉了轉,道:"你既然已在葉孤城身上下了註,今夜這一戰,你一定也想去看看的!"杜桐軒沒有否認,也沒承認。

  陸小鳳道:"我這裡還多出條緞帶,你若有興趣,我可以送給你。"杜桐軒沉默著,彷彿在考慮,過了很久,忽然道:"卜巨卜老大也在這茶館裡。"陸小鳳道:"哦?"

  杜桐軒道:"你為什麼不將多出來的一條緞帶去送給他?"陸小鳳怔住。這緞帶別人干方百計,求之不得,現在他情願白送去,杜桐軒居然不要。

  杜桐軒拱了拱手,道:"閣下若沒有別的指教,我就告辭,幸會幸會計他居然說走就走,毫無留戀"陸小鳳怔了半天,拾起頭,才發現卜巨也已從茶館裡走出來,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肩上的緞帶,忽然笑道:"閣下的緞帶還沒有賣光,"他笑得很古怪,笑容中好像帶著種說不出的譏消之意。

  陸小鳳道:"我這緞帶是不賣的,卻可以送人,你若還想要,我也可以送給你。"卜巨看著他,笑得更古怪,道:"只可惜我不喜歡磕頭。"陸小鳳道:"用不著磕頭。"

  卜巨道:"真的?"

  陸小鳳道:"當然是真的。"

  卜巨道:"真的我也不要。"他忽然沉下了臉,拂袖而去,連看都不再看陸小鳳一眼。

  陸小鳳又怔住。這個人上午還不藉以三塊玉壁來換一條緞帶,現在卻連白送都不要了。

  陸小鳳實在想不通這是怎麼回事,也沒空再去想了。圓月已升起,他一定要盡快趕入紫禁城,他不能去遲。

  太和殿就在太和門裡,太和門外的金水玉帶河,在月光下看來,就像是金水玉帶一樣。

  陸小鳳踏著月色過了天街,入東華門,隆宗門,轉進龍樓風陶下的午門,終於到了這禁地中的禁地,城中的城。

  一路上的巡卒守衛,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若沒有這種變色的緞帶,無論誰想闖進來都很難,就算能到了這裡,也休想再越雷池一步。

  這地方雖然四下看不見影,黑暗中到處都可能有大內中的侍衛高手潛伏。

  大內中藏龍臥虎,有的是專誠禮聘來的武林高人,有的是胸懷大志的少年英雄,也有的是為了躲仇家,避風頭,暫時藏身在這裡的江洋大盜,無論誰也不敢低估了他們的實力。月光下,只見一個人盤膝坐在玉帶河上的玉帶橋下,禿頂也在發著光。

  "老實和尚,"陸小鳳立刻趕過去,笑道:"和尚來得倒真快。"老實和尚正在啃饅頭,看見陸小鳳,趕緊把饅頭藏起來,嘴裡含含糊糊的嗯了-聲,只希望陸小鳳沒看見他的饅頭。陸小鳳卻又笑道:"看見了你手上的東西,我才想起了一件事。"老實和尚道:"什麼事?"

  陸小鳳道:"想起了我忘了吃晚飯。!老實和尚翻了翻白眼,道:"你是不是又想來騙和尚的饅頭?"陸小鳳瞪著眼道:"我幾時騙過你?兩條緞帶換一個饅頭,你難道還覺得吃了虧?"老實和尚眼珠子打轉,忽然也笑了,道:"和尚不說謊,和尚身上還有三個半饅頭,你想不想換?"陸小鳳道:"想。"

  老實和尚道:"你想用什麼來換?"

  陸小鳳道:"我全副家當都在身上,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J"老實和尚上上下下看了他兩眼苦笑道:"看來你的家當也並不比和尚多。"陸小鳳笑道:"我至少比和尚多兩撇鬍子,幾千根頭髮。"老實和尚道:"你的頭髮鬍子和尚都不要,和尚只要你答應一件事,就把饅頭分你一半。"陸小鳳道:"什麼事?"

  老實和尚道:"只要你下次見到和尚,裝作不認得,和尚就天下太平了。"陸小鳳大笑,拍了拍他的肩頭,在他旁邊坐下來,還在不停的笑。

  老實和尚道:"你答不答應?"

  陸小鳳道:"不答應。"

  老實和尚道:"你不想吃饅頭了?"

  陸小鳳道:"想。"

  老實和尚道:"那末你為什麼不答應?"

  陸小鳳道:"因為我已有了個饅頭。"

  老實和尚怔了怔,道:"你的饅頭是從哪裡來的?"陸小鳳道:"是從司空摘星那裡來的。"

  老實和尚又怔了怔,道:"司空摘星?"

  陸小鳳笑道:"若不是我跟他學了兩手,怎麼能摸到和尚的饅頭,所以饅頭當然是從他那裡來的。"老實和尚說不出話廠,他已發覺身上饅頭少了一個。饅頭已在陸小鳳手裡,就好像變戲法-樣,忽然就變了出來。

  老實和尚嘆了口氣,哺哺道:"這個人什麼事不好學,卻偏偏要去學做小偷。"陸小鳳笑道:"小偷至少不挨餓,"他先把半個饅頭塞了下去,才問道:"你坐在這裡等什麼?"老實和尚板著臉,道:"等皇帝老爺睡著。"

  陸小鳳道:"現在我們還不能進去?"

  老實和尚道:"不能。"

  陸小鳳道:"我們要等到什麼時候?"

  老實和尚道:"到時候你就會知道的!"

  陸小鳳站起來,四下看了一眼,道:"西門吹雪和葉孤城來了沒有?"老實和尚道:"不知道:"陸小鳳道:"別的人呢?"老實和尚道:"不知道:"一個人都沒有看見?"老實和尚道:"只看見-個半人,陸小鳳道:"一個半人?"老實和尚道:"一個人是殷羨,就是他要我在這裡等的I"陸小鳳道:"半個人是誰?"

  老實和尚道:"是你,你最多只能算半個人,"陸小鳳又笑了,只見黑暗中忽然出現了一條人影,身形如飛,施展的竟是內家正宗"八步趕蟬"輕功,接連幾個起落,已到了眼前,青布衣襪,白髮蕭蕭,正是武當名宿木道人。

  陸小鳳笑道:"和尚果然老實,居然沒有把道士的東西吞下去,老實和尚道:"和尚只會吞饅頭,饅頭卻常常會被人偷走。

  木道人膘了陸小鳳一眼,故意皺眉道:"是什麼人這麼沒出息,連和尚的饅頭也要偷。"陸小鳳道:"只要有機會,道士的東西我也一樣會偷的。"木道人也笑了,道:"至少這個人還算老實,居然肯不打自招,"就在這時,黑暗中又出現了一條人影。

  陸小鳳只看了一眼,就皺起眉道:"還有條緞帶你給了誰?"老實和尚道:"這人不是嚴人英。"

  木道人立刻道:"這人不是嚴人英。"

  老實和尚道:"也不是唐天縱,更不是司馬紫衣,"這人的身法很奇特,雙袍飄飄,就好像是藉著風力吹進來的,他自己連一點力氣都捨不得使出來。

  嚴人英、唐天縱、司馬紫衣,都沒有這麼高的輕功,事實上,江湖中有這麼高輕功的人,加上陸小鳳最多也只不過三五個。"老實和尚道:"這人是誰?"

  陸小鳳道:"他不是人,連半個人都能算,完全是個猴精。"這句話還沒有說完,黑暗中的人影忽然旗花火箭般直竄了過來,衣抉帶風,獵獵作響,好像要一頭撞在陸小鳳身上。

  剛沖到陸小鳳面前,忽然又凌空翻了二個跟頭,輕飄飄的落下,滿頭白髮蒼蒼,彎著腰不停的咳嗽。

  陸小鳳板著臉,道:"你們不知道這猴精是誰?"木道人微笑道:"司空摘星,是個猴精,我下午已經聽見過了。"司空摘星嘆了口氣,道:"看來我的易容術好像已變得一點用都沒有!"木道人道:"你不該施展這種輕功的,除了司空摘星外,誰有這麼高的輕功?"陸小鳳道:"我。"

  司空摘星笑道:"狗屎一吃一大堆,臭蟲吃了也會飛。"陸小鳳故意裝作聽不見,瞪著他身上的緞帶,道:"你偷了我一條,還了我兩條。"司空摘星道:"我這人一向夠朋友,知道你忘了替白己留下一條,就特地替你找了兩條。"陸小鳳道:"你是從哪裡找來的?"

  司空摘星道:"莫忘記我是偷王之王。"

  陸小鳳道:"難道你把司馬紫衣和唐天縱的偷了來?"司空摘星笑了笑,忽然伸手向前面一指,道:"你看看前面來的誰?"遠方又有兩條人影掠過來,左邊的一個人身形縱起時雙肩上聳,好像隨時都在準備掏暗器,用的正是唐家獨門輕功身法。右邊的一個人身法卻顯得很笨拙,好像因為硬功練得太久,若不是唐天縱特地等他,他早已遠遠落在後面。

  老實和尚道:"卜巨,"來的果然是卜巨,看見陸小鳳,他臉上又露齒中帶著譏消的微笑,好像是在向陸小鳳示威你不給老子緞帶,老子還是來了。

  他身上居然也系著條緞帶,顏色奇特,在月光下看來,忽而淺紫,忽而銀灰,無疑也是用變色綢做成的。這種緞帶本來只有六條,陸小鳳身上兩條,老實和尚、木道人、司空摘星各一條,再加上他們兩條,已變成七條。

  六條緞帶怎麼會變成七條?多出來的這條是哪裡來的?卜巨已得意揚揚的走上橋頭,唐天縱臉色鐵青,連眼角都沒有看陸小鳳。陸小鳳知道就算問他們,他們也不會說,何況這時他已沒時間去問。

  太和門裡,已竄出條人影,背後斜背長劍,一身御前帶刀侍衛的服飾,穿在他身上竟嫌小了些,最近他顯然又發福了。但他的身法卻還是很靈活輕健,正是大內四高手中的殷羨殷三爺。

  他的臉色也是鐵青的,沉著臉道:"我知道諸位都是武林中頂尖兒人物,可是諸位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可不是茶館,諸位要聊天說笑話,可來錯了地方。

  他的人一來,就先打了頓官腔,大家也只好聽著。這件事他們擔的關係實在很大,心情難免緊張,脾氣也就難免暴躁些,何況,這裡的確也不是聊天說笑的地方。

  殷羨臉色總算和緩了些,看了看這六個人,道:"現在諸位既然已全都到了,就請進去吧,過了大月台,裡面那個大殿,就是太和殿。"木道人道:"也就是金巒殿?"

  殷羨點點頭,道:"皇城裡最高的就是太和殿,那兩位大爺既然一定要在紫禁之顛上過手,請位也不妨先上去等著。"他看了看卜巨,又看了看其中一個連腰都直不起來的白髮老頭子,冷冷道:"諸位既然敢過來,輕功當然全都有兩下子,可是我還得提醒諸位一聲,那地方可不像平常人家的屋頂,能上去已不容易,上面鋪著的又是滑不留腳的琉璃瓦,諸位腳底下可得留點神,萬一從上面摔下來,大家的婁子都不小。"卜鉅的臉色很沉重,已笑不出來,司空摘星好像也在偷偷的嘆氣。陸小鳳一直到現在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現在他剛想開口,殷羨忽然道:"你暫時別上去,還有個人在等著你。"陸小鳳道:"誰?"

  殷羨道:"你若想見他,就跟我來。"

  他雙臂-振,旱地拔蔥,身子斜斜的躥了出去,好像有意要在這些人面前顯露一下他的輕功。

  他的輕功確實不弱,一躥之勢,已出去二四丈。陸小鳳遠遠的在後面跟著,並不想壓過他的鋒頭,殷羨更有心賣弄,又一個翻身,竟施展出燕子飛雲縱的絕頂輕功。

  誰知他身形剛施展,突聽"哩"的一聲,一個人輕飄飄的從他身旁掠過,毫不費力就趕過了他,卻是那連腰都直不起來的白髮老頭子。

  一進了太和門,陸小鳳的心情就不同了,非但再也笑不出,連呼吸都輕了些。天威難測,九重天子的威嚴,還是他們這些武林豪傑不敢輕犯的。

  就連陸小鳳都不敢。丹埠下的兩列品級台,看來雖然只不過是平平常常的幾十塊石頭,可是想到大朝貿時,文武百官分別左右,垂首肅立,等著天子傳呼時的景象,陸小鳳也不禁覺得身子裡的血在發熱。

  世上的奇才異士,英雄好漢,絞盡腦汁,費盡心血,有的甚至不惜拼了性命,為的也只不過是想到這品台上來站一站。

  丹據後的太和殿,更是氣象莊嚴,抬頭望去,閃閃生光的殿脊,彷彿矗立在雲端。太和殿是保和殿,保和殿旁,乾清門外的台階西邊,靠北牆有三間平房,黑漆的門緊閉,窗子裡隱約有燈光映出,黯淡的燈光,照著門上掛的一塊白油大牌,上面赫然竟寫著四個觸目驚心的大宇,"妄入者斬"殷羨居然就把陸小鳳帶到這裡,居然就在這道門外面停下,道:"有人在裡面等你,你進去吧。"陸小鳳立刻搖了搖頭,苦笑道:"我還認得字,我也不想被人斬掉腦袋。"殷羨也笑了笑,道:"我叫你進去,天大的干係,也有我擔當,你伯什麼?"陸小鳳看著他,看起來他倒不像要害人的樣子,可是到了這種掌管天下大事的內閣重地,陸小鳳也能不特別謹慎,還是寧可站在外面。

  殷羨又笑了笑,道:"你是不是想不出誰在裡面等你?"陸小鳳搖搖頭,道:"究竟是誰?"

  殷羨道:"西門吹雪。"

  陸小鳳怔了怔,道:"他怎麼會進去的?"

  殷羨四下看了看,壓低聲音,道:"我們也都在他身上下了註,對他當然不能不優待些,先讓他好好的歇著,才有精神去接佐那一招天外飛仙。"陸小鳳也笑了。

  殷羨又道:"這地方雖然是機密重地,可是現在皇上已就寢了,距離早朝的時候也還早,除了我們這些侍衛老爺,絕不會有別人到這裡來!"他帶著笑,拍了拍陸小鳳的肩,又道:"所以你只管放心進去吧,若有什麼對付葉孤城的絕招,也不妨教給他兩手,反正我們都是站在他這邊的。"剛才他雖然官腔十足,現在卻像是變了個人,連笑容都顯得很親切,而且還替陸小鳳推開了門。

  陸小鳳也微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輕輕道:"幾時你有空到外面去,我請你喝酒。"屋子並不大,陳設也很簡陋,卻自然有種莊嚴肅殺之氣,世上千千萬萬人的生死榮辱,在這裡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決定了。

  無論誰第一次走進這屋子,都無疑是他一生中最緊張興奮的時候。陸小鳳悄悄走進來,心跳得也彷彿比平時快了很多。

  西門吹雪正背負著雙手,靜靜的站在小窗下,一身白衣如雪。他當然聽得見有人推門進來,卻沒有回頭,好像已知道來的一定是陸小鳳。陸小鳳也沒有開口。

  門已掩起,燈光如豆,屋子裡陰森並潮濕,他只覺得手腳也是冰涼的,很想喝杯酒。這地方當然沒有酒,但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的辛酸血淚。

  陸小鳳在心裡嘆了口氣,終於明白自己並不是天下煩惱最多的人,天天要到這屋子裡來的那些人,煩惱都遠比他多得多。

  西門吹雪還是沒有回頭,卻忽然道:"你又到我那裡去過?"陸小鳳道:"剛去過。"

  西門吹雪道:"你已見過她?"

  陸小鳳道:"嗯。"

  西門吹雪道:"她……她是不是還能撐得住?"

  陸小鳳勉強笑了笑,道:"你也該知道她並不是個柔弱的女人,三英四秀江湖中名頭,並不見得比我們差。"他臉上雖在笑,心卻已沉了下去。決戰已迫在眉睫,決定他生死命運的時刻就在眼前,可是這個人心裡卻還在掛念看他的妻子,甚至連他的劍都放了下來。

  陸小鳳幾乎不能相信這個人就是以前那個西門吹雪,但他又不禁覺得有些安慰,因為西門吹雪畢竟也變成個有血有肉的人了。

  西門吹雪霍然回過頭,看著他,道:"我女人是不是你朋友?"陸小鳳道:"是。

  西門吹雪道:"我若死了,你肯不肯替我照顧她?"陸小鳳道:"不肯。"

  西門吹雪的臉色更蒼白,變色道:"你不肯?陸小鳳道:"我不肯,只因為你現在已變得不像是我的朋友了,我的朋友都是男子漢,絕不會未求生,先求死。西門吹雪道:"我並未求死。"西口吹雪冷笑道:"可是你現在心裡想的卻只有死,你為什麼不想想你以前的輝煌戰蹟,為什麼不想想擊敗葉孤城的樣子?"西門吹雪瞪著他,過了很久,才低下頭,凝視著桌上的劍。他忽然拔出了他的劍。

  他拔劍的手法還是那麼迅速,那麼優美,世上絕沒有第二個人能比得上。

  司馬紫衣拔劍動作雖然也很輕捷巧妙,可是和他比起米,卻像是屠夫從死豬身上拔刀。

  陸小鳳忽然也問道:"我是不是你的朋友?"西門吹雪遲疑看,終於點了點頭。

  陸小鳳道:"我說的話,你信不信?西門吹雪又點了點頭,陸小鳳道:"那麼我告訴你,我幾乎已有把握接住世上任何人的出手一擊,只有一個人是例外。"他盯著西門吹雪的眼睛,慢慢的接著道:"這個人就是你。"西門吹雪凝視著手裡的劍,蒼白的臉上,忽然露出種奇異的紅暈。燈光似已忽然亮了些,劍上的光華也更亮了。

  陸小鳳立刻覺得有股森嚴的劍氣,直迫他眉睫而來,他知道西門吹雪已恢復了信心。

  對一個情緒低落的人來說。朋友的一句鼓勵,甚至比世上所有的良藥都有用。

  陸小鳳目中已露出笑意,什麼話都沒有再說,輕輕的轉身走了出去。

  門外月明如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