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緞帶風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九月十五,凌晨。陸小鳳從合芳齋的後院角門走出來,轉出巷予,沿著晨霧迷漫的街道大步前行。他雖然又是一個晚上沒有睡了,但卻並不疲倦,洗過一個冷水澡後,他更覺得自己精神健旺,全身都充滿了鬥志。他已下了決心,一定要將這陰謀揭破,一定要找出那個在幕後主謀的人。蠟像還在他懷裡,他發誓要將這個人的臉,也像蠟像般壓扁。

  "泥人張"就住在櫻桃斜街後面的金魚胡同裡,黑漆的門,上面還有招脾,很容易找。

  現在他已見過了歐陽情。歐陽情雖然沒有開口說話,可是臉色已變得好看多了,顯然已脫離險境。西門吹雪不但有殺人的快劍,也有救人的良藥。

  "救人好像真的比殺人愉快些。"陸小鳳在微笑。他只希望殺人的人,以後能變成救人的人。

  他也已見過孫秀青。明朗爽快的孫秀青,現在也已變了,變得溫柔而嫻靜。因為她也不再是縱橫江湖的俠女,已是個快要做母親的女人。

  "你們忘了請我喝喜酒,可不能再忘了請我吃紅蛋。""你幾時請我們喝喜酒呢?"

  陸小鳳看到歐陽情溫柔的眼波,心裡也在問自己,"我是不是真的也該有個家了?"現在當然還太早。可是一個男人只要自己心裡有了這種想法,實現的日子就也不會太遠。

  葉落歸根,人也總是要成家的。何況他的確已流浪得太久,做一個無拘無束的浪子,雖然也有很多歡樂,可是歡樂後的空虛和寂寞,卻是很少有人能忍受的。

  也很少有人能了解。失眠的長夜,曲終人散的惆悵,大醉醒來後的沮喪……那是什麼滋味,也只有他們自己心裡才知道。

  泥人張已是個老人。他似已忘了自己還有張英風那麼樣一個不肖的子弟。

  在老人眼中看來,不肯安分的成家立業,反而要到外面去闖盪的年輕入,就是不學好。

  陸小鳳當然也沒有提起張英風的死。老人本身就是一種悲哀,他又何必再讓這老人多添一份悲哀。可是一提到他的本行,這駝背的老人立刻就好像已能挺起臉,眼睛裡也發出驕傲的光。

  "我當然能將這蠟像復原,不管它本來是什麼樣子,我都能讓它變得和以前一模一樣。"老人傲然道:"你到這裡來,可真是找對了人。"陸小鳳的眼睛也亮了,"要多少時候才能做好?""最多一個時辰,"老人很有把握,"你一個時辰後再來拿""我能不能在這裡等?"

  "不能。"老人顯露了他在這一行中的權威和尊嚴,"我做活兒的時候,誰也不許在旁邊瞧著。"這是他的規矩。

  在做這件事的時候,他說話就是命令,因為他有陸小鳳所沒有的本事。所以陸小鳳只好走。

  何況,有一個時辰的空,豈非正好到前面街上的太和居去喝壺茶。

  太和居是個很大的茶館,天一亮就開門了,一開門就坐滿了人。因為京城的茶館子,並不像別的地方那麼單純,來的人也並是純粹為了喝茶。

  尤其是早上,大多數人都是到這裡來等差使做的。泥瓦作、木廠子、搭棚舖、飯莊子、裁縫局、槓房、租喜橋的,各式各樣的商家,頭一天答應了一件買賣,第二天一早就得到茶館子來找工人,來晚了就怕找不到好手。

  茶館裡看來雖很雜亂,其實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地盤,棚匠絕不會跟泥瓦匠坐到一塊去,困為坐錯了地方,就沒有差使。

  這就叫"坎子"哪幾張桌面,是哪一行的坎子,絕對錯不了。陸小鳳並不是第一次到京城來,他也懂得這規矩,所以就在靠門邊找個座位,沏了壺"八百一包"的好菜。

  在這裡茶葉不是論斤論兩賣的,一壺茶,一包茶葉,有兩百一包的,有四百一包的,最好的就是八百一包的。八百就是八個大錢。

  京城裡的大爺講究氣派,八個大錢當然沒有八百好聽。

  陸小鳳剛喝了兩口茶,準備叫夥計到外面去買幾個"麻花兒來吃的時候,已有兩個人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在茶館裡跟別人搭座,並不是件怪事。可是這兩個人神情卻奇怪,眼神更奇怪,兩個人四隻眼睛全都瞬也不瞬的盯在他的臉上。

  兩個人的衣著都很考究,眼神都很亮,兩旁太陽穴隱隱凸起,顯見都是高手。

  年紀較長的-個,高大威猛,氣勢凌人,身上雖然沒有帶兵刃,可是一雙手上青筋暴起,骨節崢蠑,顯然有劈碑裂石的掌力。年紀較輕的一個,服飾更華麗,眉宇間傲氣逼人,氣派竟似比年長的更大,一雙發亮的眼神裡,竟布滿血絲,好像也是通宵沒有睡,又好像充滿了悲哀和憤怒。

  他們盯著陸小鳳,陸小鳳卻偏偏連看都不去看他們。

  這兩個人對望一眼,年長的忽然從身上拿出了個木匣子,擺在桌上,然後才問:"閣下就是陸小鳳?"陸小鳳只好點了點頭,嘴唇也動了動。他嘴上多了這兩撇眉毛一樣的鬍子,也不知多了多少麻煩。

  "在下蔔巨。

  "你好,"陸小鳳道。他臉上不動聲色,就好像根本沒聽見過這名字,其實當然聽過的。

  江湖中沒有聽過這名字的人,只怕還很少,"開天掌"卜巨鎮川湘一帶二十六幫悍盜的,急瓢把子,龍頭老大。卜巨眼角已在跳動。

  平時他眼角一跳,就要殺人,現在卻只有忍著,沉住了氣道:"閣下不認得我?"陸小鳳道:"不認得。"

  卜巨冷笑道:"這匣子的東西,你想必總該認得的。"他打開匣子,裡面竟赫然擺著二塊晶瑩圓潤,全無暇疵的玉壁。陸小鳳是識貨人。他當然看得出這三塊玉壁,每一塊都是價值連城的寶物。

  但他卻還是搖了搖頭,道:"這些東西我也沒見過。"卜巨冷冷道:"我也知道你沒見過,能親眼看見這種寶物的人並不多。"他忽然將匣子推到陸小鳳面前,"可是現在我只要你答應一件事,這就是你的!"陸小鳳故意問道:"什麼事?"

  卜巨道:"這二塊玉壁,換你的二條帶子。"

  陸小鳳道:"什麼帶子?"

  卜巨冷笑道:"真人面前不說假話,你決定答應?還是不答應?"陸小鳳笑了。這兩個人一坐下來,他就已想到他是為了什麼來的。

  "我已設法令人通知各江湖朋友,身上沒有這種緞帶的,最好莫要妄入禁城,否則一律格殺匆論。"到魏子雲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已知道會有這種麻煩來了。

  卜巨已漸漸沉不住氣了,又在厲聲問:"你答不答應。"陸小鳳道:"不答應。"他的回答很簡單,也很乾脆。他並不是個怕麻煩的人。

  卜巨霍然長身而起,一雙手骨節山響,臉上也已勃然變色,可是他並沒有出手,因為那年輕人已拉住了他,另一隻手卻也拿了樣東西出來,擺在桌上。一枚毒援蘸。唐家威懾天下,見血封喉的毒藻黎。

  在陽光中看來,這枚毒蒺藜不但鋼質極純,而且打造得極複雜精巧,葉瓣中還藏著七枚極細的鋼針,打在人身上後,鋼針崩出,無論是釘到骨頭上,還是打入血管裡,都必死無疑。

  這種暗器通常都不會放在桌上讓人看的,很少有人能看得這麼仔細。就連陸小鳳也不能不承認,這種暗器的確有種不可思議的魔力,縱然擺在桌上,也一樣可以感覺得到。

  年輕人忽然道:"我姓唐。"

  陸小鳳道:"唐天縱?"

  年輕人傲然道:"正是,"他也的確是他值得自傲的地方,在唐家兄弟中,他年紀雖最小,可是他的武功卻最高,鋒頭也最健。

  陸小鳳道:"你是不是想用你的暗器來換我的緞帶?"唐天縱冷冷道:"暗器是死的,你若不懂怎麼樣使用它,我縱然將囊中暗器全送給你,也一樣沒有用。"陸小鳳歎了口氣,道:"原來你只不過是給我看看而已。"唐天縱道:"能看見這種暗器的人已不多。"

  陸小鳳道:"我也可以把緞帶拿出來讓你看看,能看見這種帶子的人也不多。"唐天縱道:"只可惜它殺不了人。"

  陸小鳳道:"那也得看它是在什麼人手裡,有時一根稻草也同樣可以殺人的。"唐天縱沉下了臉,盯著他,擺在桌上的手忽然往下一按,桌上的毒援黎立刻憑空彈起,只聽"赤"的一響,已飛起了三丈,"奪"的,釘入了屋梁,竟直沒入木,看來這少年不但暗器高妙,手上的功夫也很驚人。陸小鳳卻好像根本沒看見。

  唐天縱臉色更陰沉,道:"這才真正是殺人的武器。"陸小鳳道:"哦?"

  唐天縱道:"三塊玉壁,再加上一條命,你換不換?"陸小鳳道:"誰的命?"

  唐天縱道:"你的。"

  陸小鳳又笑了,道:"我若不換,你就要我的命?"唐天縱冷笑。陸小鳳慢慢的倒了杯茶,喝了兩口,忽然想到一件事,唐天縱和卜巨既然能找到他,別的人也一樣能查出他的行蹤。

  泥人張既然能將那蠟像復原,就一定有人想將他殺了滅口。陸小鳳放下茶杯,已決定不再跟這兩個人糾纏下去,這已是他最後線索,泥人張絕不能死。

  唐天縱道:"你拿定了主意沒有?"陸小鳳笑,慢慢的站起來,把桌上的三塊玉壁拿起來,放進自己衣袋裡。

  卜巨展顏道:"你肯換了?"陸小鳳道:"不換。"卜巨變色道:"為什麼要拿走我的玉壁?"

  陸小鳳悠然道:"我陪你們說了半天話,就得換點東西回來,我時間一向很寶貴。"卜巨霍然長身而起。這次唐天縱也沒有拉他,一雙手已探入了腰畔的豹皮革囊。

  陸小鳳微笑著道:"你們若要緞帶,也不是一定辦不到,只不過我有我的條件。"卜巨忍住氣,道:"什麼條件?"

  陸小鳳道:"你給每人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頭,我就一人給你們一條。"卜巨怒吼,揮掌。唐天縱的手也已探出。只聽"波的一聲,卜鉅的手裡忽然多了個茶壺,茶壺已被捏得粉裂,茶水濺滿了他身上紫緞長袍,他居然沒有看清茶壺是怎麼樣到他手裡的他的手本想往陸小鳳肩頭上抓過去,誰知卻抓到個茶壺。唐天縱一隻手雖已伸出豹囊,手裡雖已握著滿把暗器,卻也不知為了什麼,竟偏偏沒有發出來。

  再看陸小鳳,竟已到了對街,正微笑著向他們招手,道:

  "茶壺是你弄破的,你賠,菜錢我也讓你付了,多謝多謝。"卜巨還想追過去,忽然聽見唐天縱嘴裡在"絲絲"的發響,一張臉由白變青,由青漲紅,滿頭冷汗滾滾而落,竟像是已被一人點了穴道。陸小鳳是幾時出的手?卜巨鐵青的臉忽然變得蒼白,長長吐出口氣,重重的倒在椅子上。

  門外卻忽然有個人帶著笑道:"我早就說過,你們若想要陸小鳳聽話,就得先發制人,只要他的手還能動,你們就得聽他的了。"一個人施施然走過來,腦顱光光,笑得就像是個泥菩薩,"和尚說的一向都是實話,你們現在總該相信了吧J"陸小鳳並沒有看見老和尚。他若看見了,心裡一定更著急,現在他雖然沒看見,已經急得要命。不但急,而且後悔。

  他本不該留下泥人張一個人在那裡的,他至少也該守在門外。只可惜陸小鳳這個人若有機會坐下來喝壺好菜,就絕不肯站在外面喝風。

  現在他只希望那"第三個人"還沒有找上泥人張的門去,他甚至在心裡許了個願,只要泥人張還能好好的活,好好的把那蠟像復原交給他,他發誓三個月之內絕不會再喝茶,無論多好的茶都不喝。

  泥人張還好好的活著,而且看樣子比剛才還活得愉快得多。困為蠟像已復了原,銀子已賺到手。一個人的年紀大了,花銀子的機會雖然越來越少,賺銀子的興趣卻越來越大。

  賺錢和花錢這兩件事通常都是成反比的,你說奇怪不奇怪?陸小鳳一走進門,看見泥人張,就鬆了口氣,居然還沒有忘記在心裡提醒自己三個月之內絕不能喝茶,無論多好的茶都不喝。喝茶也有癮的,喜歡喝茶的人,若是不喝茶,那實在是件苦事。

  幸好他也沒有忘記提醒目己,他還能喝酒,好酒。

  泥人張兩隻手都伸了出來,一隻手是空的,一隻手裡拿著蠟像。陸小鳳當然明白他的意思。

  有本事的人,替人做了事,立刻就要收錢,只要遲一下子他事實上,他不要你先付錢,已經是很客氣的了。空手裡多了張銀票,泥人張才把另外一隻手鬆開,臉上才有笑容。陸小鳳卻笑不出了。這蠟像的臉,竟是西門吹雪的臉。

  "金魚胡同"是條很幽雅的巷子,九月的陽光曬在身上。

  既不太冷,也不太熱。夜晚天氣晴朗的日子裡,若能到這條巷子裡來走走,本是件很愉快的事。

  陸小鳳心裡卻一點也不愉快。他絕不相信西門吹雪就是殺死張英風的兇手,更不相信西門吹雪會和那些太監們同流合汙,最重要的是,他相信西門吹雪不會說謊,更不會騙他。

  可是這個蠟像的臉,卻偏偏是西門吹雪的。

  他本想問問泥人張,"你會不會弄錯?"他沒有問。

  因為他一向尊重別人的技能的地位,在這方面,泥人張無疑是絕對的權威。你若說泥人張把蠟像弄錯,那簡直比打他一耳光還要令他難堪。

  陸小鳳從不願讓別人難受,可是他自己心裡卻很難受。

  這蠟像本是他最有力的線索,可是他有了這條線索後,卻比以前更迷糊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實在想不出。

  不冷不熱的陽光,照著他的臉,也照著他手裡蠟像的臉。他一面往前面走,一面看著這蠟像,剛走出巷子,忽然又跳了起來,轉頭奔回去,就好像有條鞭子在後面抽著他一樣。他又發現了什麼?泥人張會客的地方,就是他工作的地方,屋子裡三面都是窗戶,一張大桌子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瓷土顏料,刻刀畫筆。除了替人捏泥塑像外,他還替人刻圖章,畫喜神。陸小鳳第三次來的時候,這老人正伏在桌上刻圖章,有人推門走進來,他連頭都沒有抬。

  屋裡的窗子雖多,卻還是好像很陰暗,老人的眼力當然也不太好,老人還是沒有抬頭,也沒有動,連手裡的刀都沒有動。刀不動怎麼能刻圖章?難道這老人也已遭別人的毒手?陸小鳳的心沉了下去,人卻跳了起來,一步躥到他背後,剛想扳過他的身子來看看。

  誰知道老人卻忽然開廠口,"外面的風大,快去關上門。"陸小鳳又嚇了一跳,苦笑著退回去,輕輕的掩上了門,只覺得自己就像是個犯了疑心病的老太婆。

  泥人張道:"你是來幹什麼的?"

  陸小鳳道:"我是來換蠟像的?"

  泥人張道:"換什麼蠟像?陸小鳳道:"你剛才交的貨不對,我想把原來那個人換回來。"走到巷口,他才發現泥人張交給他的蠟像顏色發黃,嚴人英給他的蠟像卻是淡青色的,顯然已被這老人掉了包,讓西門吹雪來替那兇手揹黑鍋,這老人若不是兇手的同黨,就是已經被買通了。

  陸小鳳道:"我是來要你把我那蠟像還原的,並沒有要你另外替我捏一個。"他慢慢的走過來,眼睛盯在這老人握刀的手上,刻圖章的刀也一樣能殺人的,他不想別人拿他當圖章一樣,在他咽喉上刻了一刀。

  誰知泥人張卻將手裡的刀放下來,才慢慢的回過頭,道:"你在說什麼?我不懂。"陸小鳳也糊塗了,他已看見了這老人的臉,這個泥人張,競不是他剛才看見的那個。

  他一口氣幾乎憋在嗓子裡,過了半天才吐出來,又盯著這老人的臉看了幾眼,忍不住問道:"你就是泥人張?"老人露出滿嘴黃牙來笑了笑,道:"王麻子剪子雖然有真有假,泥人張卻是只此一家,別無他號,陸小鳳道:"剛才的那個人呢?"泥人張瞇著眼睛四面看了看,道:"你說的是什麼人?我剛從外面回來,剛才這地方連個鬼影子都沒有,"陸小鳳只覺得滿嘴發苦,就好像被人塞了個爛桃子在嘴裡。

  原來他剛才遇見的那泥人張竟是冒牌貨,別人要他上當,簡直比騙小孩還容易。

  泥人張看了看他手裡的蠟像,忽然道:"這倒是我捏出來的,怎麼會到了你手裡?"陸小鳳立刻回答道:"你看見過這個人?"

  泥人張道:"沒有。"

  陸小鳳道:"你沒有見過個人,怎麼能捏出他的像來。"泥人張笑了笑,道:"我沒有看見過關公,也一樣能捏出個關老爺的像來I"陸小鳳道:"是不是有人畫出了這個人的像貌,叫你照著捏的。"泥人張笑道:"這次你總算明白了。"

  陸小鳳道:"是誰叫你來捏這個像的?泥人張道:"就是這個人。"他轉身從桌上拿起了個泥人,道:"他來的時候,我手上正好有塊泥,就順便替他捏了個像,卻忘了拿給他。"陸小鳳眼睛又亮了,只可惜老人的手恰巧握著這泥人的頭,他還是沒有看見他最想看的這張臉。泥人張還在搖著頭,嘆著氣,喃喃道:"一個人年紀大了,腦筋就不管用了,不是忘活己了這樣,就是忘記了那樣。"陸小鳳忽然笑道:"你腦筋雖不好,運氣卻好極了。"泥人張道:"什麼運氣?"

  陸小鳳道:"你若沒有忘記把這泥人交給他,你就少賺五百兩銀子。"泥人張眼睛裡也發出了光,道:"現在你能讓我賺五百兩銀子?"陸小鳳道:"只要你把這個泥人給我,五百兩銀子就已賺到了手!"泥人張已笑得連嘴都合不攏,立刻把手裡的泥人送到陸小鳳面前。陸小鳳剛想去接,突聽"崩"的一聲輕響,泥人的頭已裂開,七八點寒星暴射而出,直打他的咽喉。這泥人裡竟藏著筒極厲害的機簧暗器,距離陸小鳳的咽喉還不到兩尺!兩尺間的距離.閃電般的速度,絕對出人意料之外的情況,七根見血封喉的毒針。"看來陸小鳳這次已死定了!無論誰在這種情況下,都已死定了!這樣的距離,這樣的速度,這樣的暗器,天上地下,絕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躲過去.這一次暗算,顯然已經過深思熟慮,不但已十拿九穩,簡直已萬無一失!就連陸小鳳也萬萬躲不過去。可他並沒有死,因為他手裡還有個蠟像。"崩"的一響機簧發動時,他的手一震,手指彈出,蠟像就從他手裡跳了起來,恰巧迎上了這七點寒星。

  毒針打在蠟像上,餘力末盡,蠟像還是打在他的咽喉。蠟像雖然打不死人,他還是吃了一驚。就在這時,泥人張已凌空掠起,箭一般竄出了窗戶,等陸小鳳發現時,他的人已在窗外。

  這"泥人張"的反應居然也不慢,一擊不中,立刻全身而退。

  可是他剛躥出去,就發了一聲驚呼,呼聲很短促,其中來夾著"砰"的-聲響,就好像有樣東西重重的撞在木頭上。

  響聲過後,呼聲就突然停頓。陸小鳳趕快出去時,他的人已倒在院戶裡,像是已暈了過去。另外有個人站在他旁邊,用一雙手抱著頭,卻是個光頭。

  陸小鳳叫了出來,"老實和尚。"

  老實和尚摸著頭,苦笑道:"看來和尚的名字已經應該改了,應該叫做倒霉和尚。"陸小鳳道:"和尚幾時倒了霉?"

  老實和尚道:"和尚若不倒霉,怎麼會有人把腦袋硬往和尚腦袋上撞。"就在片刻間,"泥人張"的腦袋上已腫起廠又青又紫的一個大塊。陸小鳳又好笑,又奇怪,他當然知道兩個人的腦袋是不會湊巧碰上的,他想不通老實和尚為什麼要幫他這個忙。

  老實和尚還在摸頭,喃喃道:"幸好和尚的腦袋還硬。"陸小鳳笑道:"所以和尚雖然倒霉,泥人張卻更倒霉。"老實和尚道:"你說他是泥人張?"

  陸小鳳道:"他不是?"

  老實和尚道:"這人若是泥人張,和尚就是陸小鳳了,"其實陸小鳳當然知道這個泥人張是冒牌的,可是他也想不通,那第一個真的泥人張為什麼要把蠟像掉了包來騙他。

  老實和尚道:"和尚雖然長得不漂亮,卻也曾來找泥人張捏過一個像。"陸小鳳道:"所以和尚認得泥人張!"

  老實和尚點點頭,道:"你是不是也想找他捏個像?"陸小鳳笑道:"卻不知他能不能捏出我這四條眉毛來?"老實和尚道:"你就算有八條眉毛,他也絕不會捏少一條,連一根都不會少,只可惜他現在已只等著別人替他捏像了!陸小鳳皺眉道:"為什麼?"老實和尚道:"和尚剛才是從後面繞過來的,後面有口土井"陸小鳳道:"井裡有什麼?"

  老實和尚嘆了口氣,道:"我勸你還是自己去看看的好!"井裡當然有水。可是這口井裡,除了水外,還有血。泥人張的血。""和尚就是嗅到井裡的血腥氣,才過來看的,"老實和尚雙手合十,苦著臉道:"看了還不如不看,阿彌陀佛,我佛慈悲。"他看的是四個死人,現在陸小鳳也看見了,泥人張一家大小四口,已全都死在井裡。

  陸小鳳一直沒有開口,他不想在老實和尚面前進出來,他一肚水都是苦水。

  現在他才知道,他看見的兩個泥人張,原來都是冒牌的。第一個冒牌泥人張只管將蠟像掉包,嫁禍給西門吹雪,若是陸小鳳不上當,就一定會再回來,第二個泥人張就等在那裡要他的命,這正是個不折不扣的連環毒計,一計不成,計中還有計。陸小鳳歎了口氣,忽然覺得自己的運氣還算不錯,居然還能活到現在。

  老實和尚卻嘆了口氣,道:"我早就說過,你霉氣直透華蓋,一定要倒霉的。"陸小鳳道:"我倒了什麼霉?"

  老實和尚道:"你什麼事都不好做,偏偏要找死人來捏像,這難道還不算倒霉?"陸小鳳看著他,道:"就算我是來找死人捏像的,和尚幹什麼來的?"老實和尚好像被問住了,半天說不出話來。幸好就在這時,那頭巳被撞腫的"泥人張"忽然發出呻吟。他們到後來的時候,當然沒有忘記把這個人也一起帶來。

  老實和尚松廠口氣,道:"看樣子他總算已快醒了,和尚總算沒有把他撞死。"陸小鳳盯著他,道:"你本來是不是想把他撞死的?"老實和尚趕緊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罪過罪過,上天有好生之德,和尚若有這種想法,豈非要被打下十八層地獄?"陸小鳳笑了笑,道:"那地方豈非也不錯,至少還可以遇見幾個老朋友,何況,和尚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老實和尚搖著頭,喃喃道:"千萬不能跟這個人鬥嘴,千萬不能跟這個人鬥嘴,千萬不能……"陸小鳳忍不住笑道:"和尚是在念經?"

  老實和尚嘆了口氣,道:"和尚只不過在提醒目己,免得以後拔舌地獄。"陸小鳳本來還想說話的,卻又忍住。因為他看見地上的人終於已醒,正捧著腦袋,掙扎著想坐起來。陸小鳳看著他,他也看著陸小鳳,眼睛裡立刻露出恐懼之色,看見了老實和尚後顯然更吃驚。看樣子他是認得這個和尚的。

  老實和尚臉上卻連一點表情也沒有,陸小鳳居然也沒有開口。兩個人就這麼樣不聲不響的站在他面前,看著他。他雖然不是泥人張,卻真的已是個老人,陸小鳳知道自己用不著開口,他也該明白這是什麼意思的。

  老人果然嘆了口氣,道:"我知道你們一定有話要問,也知道你們要問的是什麼。"他當然應該知道。無論誰被暗算了之後,都一定會盤問對方的姓名來歷,是受誰主使的,一個人活到五六十歲,這種不懂。

  老人道:"可是你們要問的話,我一句也不能說,因為一說出來,我就非死不可。"陸小鳳道:"你怕死?"

  考人苦笑道:"我雖然已是個老頭子,雖然明知道已活不了多久,但卻比年輕的時候更怕死。"他說的是實話。一個人年紀越大,就越不想死,所以逞勇輕生的都是年輕人,跳樓上吊的都是年輕人--你幾時看見過老頭子自殺的?陸小鳳板著臉,道:"你既然怕死,難道就不怕我們殺了你?"老人道:"我不怕。"

  陸小鳳奇怪了,"為什麼不怕!"

  老人道:"因為你看樣子就不像喜歡殺人的,也不像要殺我的樣子,陸小鳳道:"你看得出?"老人道:"我已活到這麼大年紀,若連這點事都看不出,豈非白活了。"他居然在笑,笑得就像是條狐狸。

  陸小鳳瞪著他,忽然道:"這次你錯了。"

  老人道:"哦?"

  陸小鳳道:"你沒有看錯我,我的確不會殺你,但是你看錯了叫你來的那個人,你既然沒有殺了我,無論你說不說他的秘密,都一樣必死無疑。"老人的笑容已僵硬,眼睛裡又露出了恐懼之色。

  陸小鳳道:"你當然很了解他的手段,你若要走,我絕不會攔住你,你死了也不能怨我。"老人站起來,卻沒有動。陸小鳳道:"我一向很少殺人,卻救過不少人。"老人道:"你……你肯救我,"

  陸小鳳道:"你肯說?"老人遲疑著,一時間還拿不定注意。

  陸小鳳道:"你不妨考慮考慮,陸小鳳……"

  他的聲音忽然停頓,甚至連呼吸都已停頓,他忽然發現這老人的眼白已變成慘碧色,慘碧色的眼睛裡,卻有一滴鮮紅的血珠沁了出來。等他衝過去時,老人的眼角已裂開,卻好像一點也不覺得痛苦。

  陸小鳳一把抓伎他的手,手已冰冷僵硬,陸小鳳變色道:"快說,只要說出他的名字來。"老人嘴唇動了動,臉上忽然露出詭秘奇特的笑容。笑容剛出現,就已凍結。他的人也已僵硬,全身的皮膚都已乾硬如牛皮,陸小鳳一碰他,就發出"澎"的一響,聲音聽起來就好像是打鼓一樣。

  老實和尚吃了一驚,失聲道:"這是僵屍木腿散。"陸小鳳輕輕吐出口氣,道:"毒散入血,人化殭屍。老實和尚道:"難道他來的時候就已中了毒,毒性直到現在才發散?"陸小鳳道:"若不是被你撞暈了,他一出大門,只怕就已要化做殭屍。"老實和尚道:"所以這一計無論成不成,他都已必死無疑。"陸小鳳歎了口氣,道:"這麼周密的計劃,這麼大的犧牲,為的究竟是什麼?"老實和尚道:"為的是要殺你!"

  陸小鳳苦笑道:"若是只為了殺我,他們付出的代價就末免太大了些。"老實和尚道:"你也未免把自己看得太不值錢了些!陸小鳳道:"他們要殺我,只不過怕我擋住他們的路而已!老實和尚道:"你認為他們另有目的?"陸小鳳道:"嗯。"

  老實和尚道:"什麼目的?"

  陸小鳳道:"他們已付出了這麼多的代價,要做的當然是件大事。"老實和尚道:"什麼大事?"

  陸小鳳道:"你為什麼不去問問你的菩薩?"

  老實和尚道:"菩薩只會聽和尚念經,和尚卻聽不見菩薩的話。"陸小鳳道:"那末你為什麼要做和尚?"

  老實和尚笑了笑,道:"因為做和尚至少比做陸小鳳好,陸小鳳的煩惱多,和尚的煩惱少。"他忽然拍手高歌,"你煩惱,我不煩惱,煩惱多少,都由自找,你要去找,我就走了。"歌聲未歇,他的人真的走了。

  "煩惱多少,都由自找。"陸小鳳望著他的背影苦笑道:

  "只可惜就算我不去找它,它也會來找上我的。"天高氣爽,秋日當空。陸小鳳慢慢的走出巷子,忽然發現一個人站在巷口,裝飾華麗,臉色蒼白,竟是唐門子弟中的第一高手唐天縱。

  他為什麼要在這裡等著?是不是又有麻煩要找上門來了?陸小鳳笑了笑,道:"你那朋友呢?茶壺的錢他賠了沒有?"唐天縱看著他,眼睛裡布滿血絲,忽然跪下來,向陸小鳳磕了三個頭。陸小鳳怔住-

  我的條件很簡單,你們每人跪下來跟我磕三個頭,我就一人給你們-條緞帶。

  這條件本是陸小鳳自己說出來的,但是他卻想不到唐天縱真的會這麼樣做。

  一個像他這麼樣驕傲的年輕人,寧可被人砍下腦袋,也不肯跪下來磕頭。

  可是唐天縱卻磕了,不但著著實實的磕了三個頭,而且磕得很響。

  這眼高於頂的年輕人,競不藉忍受這種屈侮?為的究竟是什麼?陸小鳳歎了口氣,道:"難道你一定要去找葉孤城?你找到他也未必就能報得了仇。"唐天縱已站起來,瞪著他,一句話也不說,一個字也不說。

  陸小鳳只有從腰上解下條緞帶遞過去,唐天縱接過緞帶,回頭就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