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老實和尚不老實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刀。刀在陽光下閃耀著耀目的光芒。

  刀在陸小鳳手上。

  陸小鳳把玩著手中的刀,忽然對太陽射在刀上發出光芒的角度發生興趣。

  他把刀平放,垂直,傾斜,擺了五十六個不同的角度,只看到十四個角度時會反射光芒。

  他忽然笑了,對這樣的研究笑了起來。

  假如有-天,他要用刀來對付敵人,他就可以先用這種陽光反射的方法來刺激對方的眼睛,對方如果受到干擾,他就必勝無疑了。所以他很感謝鷹眼老七。

  要不是鷹眼老七身上剛好帶著刀,要不是鷹眼老七剛好醉醺醺的躺在桌上,要不是他剛好要去留個字條給鷹眼老七,他就不會拿鷹眼老七的刀,也就不要發現這個道理了。

  撫摸著刀身,陸小鳳忽然得意的笑了起來。

  要不是我去留字條,要不是我順手拿了他的刀,要不是我在陽光下把玩這刀,我會發現這個道理嗎?

  所以我應該感謝自己才好,為什麼要感謝鷹眼老七?

  陸小鳳的笑容更得意了。

  鷹眼老七現在一定帶著他的手下,在趕赴長安的途中吧?

  鷹眼老七沒有理由不去長安的,任何一個人在那種情況下,一定會去長安的。

  假如他相信字條上的話。他一定會去。

  假如他不相信,他也一定會去。

  因為留字條的人隨時都可以取走他的性命;他焉能留下。

  而且,陸小鳳也沒有騙他,因為陸小鳳只寫上西門吹雪長安,中間空了一個字。

  空的地方也可能是兩個字:不在。

  西門吹雪"不在"長安。

  三個字。

  西門吹雪"也許在"長安。

  這就是留空的好處。

  陸小鳳忽然想道古人的繪畫,為什麼會留空那麼多,原來它的地方,具有更多層的解釋,大家可以各憑已意去欣賞去批評,去猜測畫中意境。

  而陸小鳳字條留空的意境卻只有一種:西門吹雪根本不在長安。

  西門吹雪應該到了沙曼她們隱藏的地方了吧?

  陸小鳳算算日期,應該是西門吹雪見到沙曼的時候了。

  西門吹雪並沒有見到沙曼。

  西門吹雪首先見到的,是一道懸崖,是懸崖下拍岸的怒濤,是打在懸崖上濺起的浪花。

  然後他才看到陸小鳳說的木屋。他很喜歡這裡。

  看到那懸崖和浪花,他就想起蘇東坡的詞。

  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這裡實在是適合隱居的地方。

  西門吹雪好後悔答應陸小鳳要把沙曼她們帶去。

  為什麼不答應陸小鳳,來這裡保護她們?

  這樣他就可以住在這裡,可以在這裡享受海風,享受浪飛濺的景象了。

  他雖然後悔,卻還是舉步走向木屋,一點遲疑的意思也沒有。

  西門吹雪不管走到哪裡,都不會忘記他的君子風度。

  就算在這只有一間木屋的懸崖上,他還是記得君子的表所以木屋的門儘管是半掩的,他還是在門上敲了幾下。

  他一向都等屋裡的人來應門,或者請他入內,他才進去,但這次他卻例外。

  任何事情都有例外的。

  比如敲了幾十下的門,都沒有人應門。

  比如忽然聞到血腥的氣味。

  西門吹雪不但敲了五六十下的門都沒有回音,而且也聞了血腥的氣味。

  所以他只有破例。

  所以他就把門全部推開,人像貓一樣機警的走入屋內。

  大廳裡除了木桌木椅茶杯茶壺外,什麼也沒有。

  西門吹雪並沒有一下子衝進房間裡。他是高叫了兩聲"有人嗎"之後才衝進去的。

  第一個房間裡除了木床棉被枕頭外,沒有人。

  第二個房間的景物和第一個的一模一樣。

  第三個房間卻有一個人。

  死人。死去的女人。

  西門次雪衝進去,把這女人翻轉身,他發現兩件事。

  這個女人是小玉,因為陸小鳳形容的沙曼,不是這個樣子。

  這個女人並沒有死,因為她喉中還發出非常微弱的呻吟聲。

  西門吹雪把小玉救回他馬車時,他又了發現了一件事。

  小玉的右手緊緊的握著。

  他把小玉的右手拉開,一張紙團掉了下來。

  紙條小只寫著七個字。

  用血寫的七個字"老實和尚不老實。"

  陸小鳳不知道懸崖上的小木屋已經發生變故。

  陸小鳳不知道沙曼和老實和尚已經不知去向。

  陸小鳳不知道小玉已經被刺重傷。

  陸小鳳不知道西門吹雪為了救小玉,並沒有趕路,不但不趕路,反而找了個小鎮住了下來,請了個大夫醫小玉的傷。所以他到了認為西門吹雪無論怎樣也該回來的時候,卻還看不到馬車的蹤影,他的內心就浮現起一片濃濃厚厚的陰影。

  西門吹雪會不會發生意外?

  沙曼會不會發生意外?

  他們全都發生意外?

  太陽由天空中央爬近西邊,又由西邊沉下隱沒,陸小鳳還在疑問的陰影籠罩下,一彎新月已爬至中天,他依舊坐在門前,焦急的伸長脖子盼望。

  他感到煩躁擔憂焦慮渴望。他這份心情只一個人了解。

  西門吹雪了解陸小鳳的心情。因為他知道陸小鳳的期待。

  但是他實在沒有辦法趕回去,不是他不趕,而是他不能趕。

  小玉失血很多,需要靜養,決不能讓她在馬車上受顛額之苦。

  所以儘管西門吹雪了解陸小鳳的焦急,他實在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他自己又何嘗不急?

  小玉緊握在手中的七個字"老實和尚不老實"很明顯的表示出,沙曼的失蹤,小玉的受傷一定和老實和尚大有關聯。但真相如何?老實和尚在哪裡?

  西門吹雪只想早日見到陸小鳳,把心中的疑問統統交給陸小鳳,讓他自己去思考去解決。

  然而小玉的臉色是那麼蒼白,連靜靜的躺在床上他都會痛得發出呻吟聲,他又怎麼能忍心上路?

  而且他又不敢把一個人丟下,讓大夫來照顧她。

  所以他只有一條路好走,等待的路。

  陸小鳳已經等得很不耐煩了。三天前他就幾乎忍不住要離開去尋找了。

  因為三天前他就認為最遲西門吹雪應該在三天前就回來。

  能夠等待了六天,陸小鳳的脾氣實在是不錯了。這一點他不得不佩服自己。

  所以當他舉起腳步要離去時,他做了一個決定。

  他決定再佩服自己一天。因為佩服自己實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這是陸小鳳佩服自已有耐性的最後一天了。

  這是第九天,不是第七天。因為陸小鳳又多等了兩天。

  兩天來他舉了一百二十四次步。但一百二十四次都沒有走成功。

  因為他舉了一次步,他腦中就浮起一個想法。

  假如剛走,西門吹雪就帶著沙曼回來怎麼辦?

  假如沙曼-到,竟然見不到他怎麼辦?

  所以他又留下來,苦等,苦苦的等待。

  黃昏。黃昏一向都是很令人愉快的。

  因為黃昏就是親人即將團聚的時候。

  耕田的人荷著鋤,迎著火紅的落日,走在阡陌田的小徑上,回家和家人共聚。

  各行各業的人,看到夕陽的餘輝,就知道休息的時候到了,一天的疲勞可以得到憩息了。

  約會的情人,開始裝扮,準備那黃昏後的會面了。

  只有一種人正在黃昏時不愉快,等待的人。

  陸小鳳是等待的人,但是他的臉在晚霞映照下卻浮起笑容,因為他已不必再等待了因為他已聽到馬車奔馳的聲音。

  因為他已看到西門吹雪的馬車。所以這個黃昏,是令陸小風愉快的黃昏。

  陸小鳳的快樂,也跟天邊絢爛的彩霞一樣,稍稍停留,又已消失。

  因為他看到的,是一臉風霜的西門吹雪,是一臉蒼白的小玉。

  陸小鳳雖然焦急,但是他卻沒有催促小玉,只是耐心的細心的聽著小玉用疲弱的聲音,述說老實和尚不老實的故事:有一天,老實和尚忽然說他有事要離開幾天,就留下我和沙曼在那小屋裡,他就走了。

  然後過了七八天,老實和尚就回來了。

  他回來的時候,我不在,因為我一個人去撿貝殼去我捧著貝殼興高采烈的回去,還大聲高叫著沙曼的名字。

  沙曼沒有回答我。

  我看到老實和尚抱著沙曼。

  沙曼連掙扎也沒有,她大概在出其不意的時候,被老實和尚點了穴道。

  我大聲喝問老實和尚要於什麼。

  他一言不發,對我露出邪淫的笑容。

  我衝向他。

  他忽然丟下沙曼,拿起掛在牆上的劍,刺向我。

  他的武功很可怕。

  他大概以為把我殺死了。

  我也以為我要死了。

  所以我在臨死前寫下了那七個宇。

  …然後呢?"陸小鳳忍不住問。

  "然後我就到了這裡。"小玉說老實和尚在"四大高僧"中掛名第三。

  老實和尚到底是真老實還是假老實,沒有人知道,但是人人都知道,他武功之高,確是一點不假,誰惹了他,他總是嘻皮笑臉,但惹他的人忽然在半夜不明不白的死去。

  老實和尚已經有半年在江湖中絕跡,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幹什麼去了。

  陸小鳳在這半年來第一次見到老實和尚,是在島上,老實和尚忽然從箱子裡冒了出來。陸小鳳開始懷疑一件事:老實和尚真的被捉進箱子裡嗎?

  陸小鳳忽然記起了在島上和老實和尚的一段談話:"和尚為什麼沒有走?""你為什麼還沒有走?"

  "我走不了。"

  "連你都走不了,和尚怎麼走得了?"

  "和尚為什麼要來?"

  "和尚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你知道這裡是地獄?你是到地獄來幹什麼的?那位九少爺又是個什麼樣的人?怎麼會把你裝進箱子的?"老實和尚沒有回答。

  "你既然知道,為什麼不說?"

  老實和尚喃喃道:"天機不可洩漏,佛云:不可說,不可說。陸小鳳知道,老實和尚一定很了解島上的秘密。

  陸小鳳忽然想起一個問題。

  老實和尚是不是已被小老頭說服收買,做了隱形人?

  陸小鳳又想起了兩件事:老實和尚躲在沙曼的床下,教他和沙曼一個逃走的方法。

  老實和尚又在船上救了他們一次。

  陸小鳳心中浮起一個疑問:為什麼自己想的逃走方法都行不通,老實和尚想的就行得通?陸小鳳心中掠過一絲隱影:這是老實和尚和宮九串通的嗎?

  陸小鳳馬上想到問題的關鍵:為什麼?

  假如宮九要殺他,他相信,在島上就可以殺了他。

  以宮九為人處事的態度,絕不可能疏忽到讓陸小鳳和沙曼他們逃上船的。

  更絕不可能讓他們從船上逃回陸地!

  那是絕不可能的。

  陸小鳳心中又浮起同樣的問題:那到底是為什麼?

  宮九既然存心放他回陸地,為什麼又設計陷害他,讓他走上絕路?

  老實和尚這次劫走沙曼,又是為什麼?

  陸小鳳仰望蔚藍的蒼天,心中打起一個一個的結。

  白雲飄來,白雲飄去,蔚藍依舊是蔚藍。

  陸小鳳忽然感到心中興起一陣熱度。在震撼中,他理出了頭緒:天空是不變的,變的只是來去的雲層而已。

  --只要把老實和尚和宮九撇開,天空的容貌還是原來的樣子。

  這天空就代表了小老頭。

  陸小鳳記起小老頭對他說的話:只要陸小鳳加入小老頭那個行列,隨便陸小鳳考慮多久,絕不限制他的行動,無論他幹什麼,無論他到哪裡去都可以。這是絕不可能的事。因為陸小鳳根本就不想加入。

  這一點,小老頭應該知道。

  所以,放他走,讓他和沙曼一起走,無非是讓他和沙曼的愛情更加深刻更加難忘。

  所以,設計陷害他,無非是讓他行走江湖時更加困難更加煩惱。

  這些都只有一個目的。

  小老頭的目的——加入他們。

  假如陸小鳳加入他們的行列,他知道,劫鏢的事馬上可以澄清,而且一定是由他來破案,贏回清白。

  因為這樣一來,他的名望就更高,就更沒有人會懷疑他會做壞事,他就可以做一個可能是空前絕後的隱形人了。

  假如陸小鳳加入他們的行列,他知道,沙曼馬上就會現身,他就不會再受相思的煎熬了。

  陸小觀心中還有一個疑問。

  --小老頭為什麼一定要他加入呢?

  他們已經有能力劫持價值三千五百萬兩的金珠珍寶,他們還要他加入幹什麼?

  這問題只有一個可能的答案:小老頭要進行一件非常大的陰謀,這陰謀絕對是轟動江湖的陰謀。

  所以小老頭才需要他。

  所以小老頭才幹方百計的設陷井來困擾他。

  陸小鳳很替小老頭惋惜。因為小老頭不了解他。

  他會為了蒙受不白之冤受江湖人唾棄而加入他們,去做壞勾當嗎?

  他會為了愛情的煎熬放棄自己做人的原則嗎?

  假如他會,他就不是陸小鳳。

  假如不是陸小鳳,江湖上早就遍布邪惡勢力,黑白兩道恐怕只剩下了一道——黑道。

  惡勢力儘管會在一段時期裡佔著優勢,但是總會出現一些不妥協、不為利誘、不為情感、無視生死恩仇的英雄,出來整頓局面。

  陸小鳳絕對是其中的一個。所以陸小鳳感到悲哀,一種不被了解的悲哀。

  在陸小鳳心目中,小老頭是一個奇人。

  陸小鳳也是奇人。

  奇人應該了解奇人,但小老頭卻不了解陸小鳳。

  所以陸小鳳想起一件事——

  也許小老頭是個完人。在陸小鳳心目中,完人有三個定義。

  第一,完人不是人。

  第二,完人很不好"玩"。

  第三,完人已經完了。

  以小老頭的才智,以他在島上網羅到的人才,以他設計的劫案來看,這些,都不是"人"能夠做到的。

  對付這種人,陸小鳳只有一種方法。

  很簡單但卻很有效的方法:不妥協不為情困,跟小老頭宮九他們拼到底,查不出劫案和凶殺案的真相,絕不干休。陸小鳳決定這樣做的時候,他通常都能做到。所以小老頭可以說已經快完了。

  下了決心以後,陸小鳳知道他要做兩件事。

  他必須回到那懸崖上的木屋,看看老實和尚有沒有留下什麼暗示給他。

  老實和尚絕對不會單單劫走沙曼就算了,他一定會想辦法讓陸小鳳知道他做了什麼事,應該到哪裡找到他和沙曼才對。

  假如他回到木屋,而一無所獲的話,他就要做另外的-件事。

  到長安去他把鷹眼老七引到長安,鷹眼者七一定會在長安找尋西門吹雪的下落。

  所以只要地到長安,他一定可以找到鷹眼老七。

  找到鷹眼老七,他就可以找到宮九,就可以找到老實和尚和沙曼。

  在未做這兩件事以前,他必須要做一件事。

  這件事他不做,他就做不了下面的事。

  這件事是他必須向西門吹雪辭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