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群雄奪寶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激戰的人影倏然分開,一人捧著腕子,慘呼後退,直踉蹌退出個數步去!

  再一看受傷後退的不是慕容紅,而是"赤髮靈猴"常去惡!

  慕容紅嬌喘無力,粉臉煞白!

  但臉上卻抹過一片欣喜之色!

  原來此時場中已多了一人!來人丰神如玉,態度從容,一個十足的美男子,年紀甚輕,但眉宇間英氣迫人,伊然有一代宗師的風度,望著"赤髮靈猴"的狼狽像,嘴角上接著一抹淡淡嘲笑!

  正是隱身樹後的展白,見慕容紅勢危,適時出面搶救,只一掌便把狂傲不可一世的"赤髮靈猴"震出了二丈開外!

  婉兒一見展白出現,心中一喜,接連兩掌把"鬼谷隱叟"逼遲,嬌軀一晃撲向展白,同時口中急呼道:白哥哥……"她積壓在心底的熱情一下子爆發出來,但叫了一聲白哥哥,突想起答應姐姐共嫁展白的事,不能當著人說出,不由嬌屆羞紅,千言萬語,一時倒說不出話來!

  但從她那激動的神情,以及因為內心欣喜而在眼中放射出來的光輝,亦可知道她心中是多麼高興了。

  展白還給她一個會心的微笑,然後對"鬼谷二奇"道:"二位有事找在下,為什麼不直接來找,卻向兩個女孩子狠下辣手,難道這也是英雄行徑嗎?""赤髮靈猴"正在運功療傷,無法答話。"鬼谷隱叟"翻了個白眼,道:"姓展的!亡魂谷讓你死裡逃生,今夜相遇,說不得要你的死命!"展白淡淡一笑,道:"亡魂谷展白也沒有輸給二位,這次二位想要展白的命,恐怕也沒有那麼容易!""鬼谷隱叟"偷眼望了望師兄,見"赤髮靈猴"仍在閉目跌坐,運功療傷。他心中明白,就憑自己一人不一定是展白的對手,但嘴中不甘示弱,陰森一陣冷笑,道:"如果你小子把那本天下第一奇書《鎖骨銷魂天佛卷》給交出來,老夫便可放過那段過節,甚至殺死老夫愛徒三寸丁那件事,也從此不提了!"展白道:"尊駕放棄前仇,這份寬大心胸,展白感激不盡。但想要在下交出《鎖骨銷魂天佛眷》,二位可是來晚了一步!""鬼谷隱叟"冷冷地道:"這樣說,你小子還是不想把書交出來?"展白道:信不信由你,在下實在是當著天下群雄之面,把那本書撕毀了!"…赤髮靈猴"已運功完畢,晃晃悠悠走上前來,惡狠狠地道:"這點鬼計謀,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老人家。現在老哥倆只問一句,你是交?還是不交?"氣勢洶洶,咄咄逼人!

  "鬼谷隱叟"見師兄傷好,膽氣為之一壯,也跨前兩步,蓄滿周身功力,同時嘴中喝道:"莫非一定要等我兩位老人家動手嗎!"展白見他二人蠻不講理的兇狠之態,心中一氣,道:"別說這本秘錄已毀,就是還在,展白也不會把它交給欺師滅祖之人!……"這句話可以說是挖了二人的瘡疤,二人同時暴喝了一聲:"小子找死!"暴喝聲中,一個"黑煞手",一個"陰風掌",兩種不同的力道,同時向展白攻到!

  展白以"千幻飄香步"法,略一迴旋,即已脫出二人招式之外,但並未出手還擊,冷冷笑道:"真的要動手,展白不見得懼怕二位,還是那句老話,展白退出江湖,不願再與二位結梁子!"二人同時暴怒,大奇"赤髮靈猴"叱道:"誰管你退出江湖不退出江湖!"二奇"鬼谷隱叟"也叱道:"不交出《鎖骨銷魂天佛卷》便與你沒完!"說著"陰風掌"、"黑煞手"又同時攻到!

  展白旋身閃開,只不還手,"江南二奇"倏忽之間,同時搶攻了五六招!

  招招都是致命殺招!

  在這兩大高手全終末還手,這份身法的輕靈曼妙,確曠古末聞,但也被"江南二奇"逼退了十數步出去!

  展白已被迫得非要出手自衛不可了,婉兒與慕容紅也同時趕上前來,準備隨時接應展白……

  突然——

  遠處傳來一聲豪笑,一聲厲吼,交雜了一聲令人毛髮豎立的慘嗥!

  幾人同時一愕,連"江南二奇"也禁不住同時住手,掠退一丈開外,轉臉向發出聲響之處望去……

  因這些聲音,顯示出恐怖,似乎有什麼重大的禍害,就要發生在眼前似的!

  就在眾人一愕之間,一條黑影疾射而來!

  黑影飛射疾掠,腳不沾地,人未至先發聲叫道:"展哥……小俠!有人找你!"展白已聽出來人是有著"江南第一美人"之稱的金彩鳳,但他聽出金彩鳳語調中充滿了驚駭,似乎是遇到了什麼重大的禍事,當即一擺,答道:"什麼人找我?使得姑娘這樣驚惶?"金彩鳳俊美無比的臉上一片驚容,嬌喘吁吁,道:"九大門派,還有……其他很多人,以及南海門的許多高手,都要找展小俠!"展白一楞,道:"這麼多人,都是找我的嗎?"

  金彩風嚥了口口水,連連點頭,又道:"他們似乎是約集齊了來找展小俠,雷大敘說展小俠不在,他們不情,要挨屋搜查,窮家幫的人出面攔阻,他們已出手傷了人,而且聲言不尋出展小俠,要把在場所有之人,一一殺死!……"金彩鳳一口氣說到這裡,展白已急道:有這等事,我去看看!"說罷飛身向來路掠回!

  "江南二奇"陡喝一聲:"哪裡走!"

  喝聲中隨後追去!

  婉兒、慕容紅、金彩鳳也先後腳緊跟著追上!

  尚距離院牆有十數丈之遠,展白迫不及待,一式"直上青雲",飛身躍起,半空中雙臂一抖,中間末藉任何墊腳之力,已躍上了高牆!

  放眼向院中一看,廣大院落裡足有二、三百人混戰在一起[掌風指影,刀劍光寒,不時傳出受傷之人的悶哼慘嗥!

  地下已倒有十數具斷頭殘膠的屍體!

  戰況十分慘烈!

  展白陡喝一聲:"住手!"

  這一聲大喝,聲如雷震,院落中混戰之人,同時收招停身,躍步退出圈外!

  噗!噗!噗!……先後六條人影縱落院中!

  當先俊美少年,風度高雅,玉面生成,正是展白!

  後邊跟著的是"江南二奇"、婉兒、慕容紅及金彩鳳。

  展白俊目一掃地下的橫屍,心中一陣激越。昂聲道:"何方高人尋找在下?為什麼一言不合即開這麼大的殺劫,難道這值得麼?"一聲宏亮佛號,人群中走出一位身軀高大、著灰色架裟、白髮白眉,但面色紅潤的老僧。

  高大老僧向展白單掌問訊,道:"小施主想必就是當年俠名滿四海霹靂劍展雲天展大俠的後人了?"展白點頭稱是。

  高大老僧又道:"老袖乃當今少林寺拿門萬丈智海,現在借重九大掌門的面子,想向展小俠討要一件東西,不知展小俠肯賞臉否?"少林掌門"智海"話末說完,峨嵋、崆峒、武當、崑崙、點蒼、華山、長白、法華八大掌門人,同時跨前兩步,在"智海"身後一字並肩排望定展白!

  展白見這少林掌門話中含意,滿是強索硬討口吻,又見八大掌門虎視耽既的情形,顯然有點仗勢欺人的味道,暗忖:"怨不得掌武林牛耳達數百年的九大門派,會忽然消沉不振,憑這些掌門人的嘴臉,很難成就大事……"因為九大掌門言談舉止威脅性甚大,引起展白不快,當下瞥了九大掌門一眼,冷冷笑道:"有什麼需求,大師請說就是!只要不違背武林正義,展白能力所及,一定照辦!"展白這話說得義正詞嚴,不卑不亢,不少人心中暗暗欽佩:"憑這點子年紀,當著九大門派掌門,不談武功,光是這份談吐和風度,便令人心折……"但展白話中之意,對少林掌門無札的言詞,也隱含諷刺味溫。

  "智海"身為少林掌門,當然不會聽不出來,但因為此舉關係重大,僅老臉一紅,仍繼續言道:"其實老鈉也不會有什麼額外的苛求,只希望小俠把那本《鎖骨銷魂天佛卷》,交回老鈉,老袖連同八大掌門轉臉就走,絕不多說半句廢話!"展白淡淡一笑道:"假如那本秘錄還在本人身上,就憑掌門人一句話,展白即當雙手奉上。可是,大師來晚了一步,那本秘錄在數日之前,即已當眾撕毀,此來恐怕要使九大掌門之尊空跑-趟了!"展白實話實說,推卸少林掌門"智海撣師"臉色不變,仍向展白道:"老衲不妨實話實說,那本秘錄,乃是本寺前代掌門苦水大師會同武當前代掌門鐵心道長,對二百餘年之前一代奇人只眼朗君加了一次授手之恩,只眼郎君為感恩圖報,將耗盡終生心血所著的一本《鎖骨銷魂天佛卷》贈與本寺苦水大師及武當鐵心道長,因為這本秘錄於武林關係甚大,兩位前代掌門商議的結果,將這本秘錄交與本寺保管,本寺歷代掌門均將這本秘錄珍藏於本寺藏經樓佛龕中,如今,江湖轟傳本秘錄在小施主手中,老鈉一查藏經樓的藏珍,果然這本秘錄失蹤!""智海撣師"說到這裡嘆了一口氣,似是惋惜寺中歷代鎮寺之寶的失竊,竟是輪在他擔任掌門之任時發生。

  眾人也為這從未聽說過的二百餘年中的秘聞,聽得入了神,都大睜雙眼,望著少林掌門說下去。

  "智海撣師"繼續道:"老衲雖然從未與小施主會過面,但從門下弟子之報告,及聞聽江湖傳言,知一代大俠霹雷劍展雲天之子,而且光明磊落大義凜然,絲毫不會是潛入本寺偷竊秘錄之人,想是小施主從別人手中輾轉得到,老衲為了取信於人,故約集八大門派掌門人,特趕來向小施主索回本寺歷代相傳之藏珍,尚祈小施主網開一面,將該秘錄交還老衲,不但老衲感恩不盡,即少林寺歷代弟子,必不忘小施主的大恩大德!""智海彈師"說完這長長的一大段話,雙眼神光暴射,一瞬不瞬地望定展白,似是等著展白立刻給一個滿意的答復!

  展白微微一笑,道:"事實的真相,恐怕不是如此吧!""智海撣師"面色一寒,長眉一聳動,似是頗為不悅地道:"此事乃本寺祕密,事非得已,絕不會與外人道及,難道小施主以為老衲會說謊嗎?"展白整容道:"大師身任少林掌門,當然不會說謊。但據展白所知,此事的經過,確與大師所說微有出入!"展白十分敬仰雷大叔,據雷大叔在秘洞內告訴他的有關《鎖骨銷魂天佛捲》的秘聞,與這少林掌門所說不同,他當然還是相信雷大叔說的。

  "智海禪師"卻被展白這幾句話激起了怒火,只見他鬚眉無風自動,沉聲道:"請道其詳!"展白道:當初只眼郎君修煉一門高強內功,正在緊要關頭,被天下第一尤物天仙魔女以姹女迷魂大法所擾,走火人魔,確曾為貴寺前代掌門苦水上人及武當鐵心道長施救。"展白繼續道:"但只眼郎君前輩異人,傷好之後,耗費半生心血,繪製的這本秘錄,卻並未贈給貴寺前代掌門!""智海禪師"面色陡變……

  但尚未等到他有何舉動,展白又道:"而是放置在:羅浮山一個秘洞內,在死前並故意透露消息,於是引起二百餘年之前,江湖上一場爭奪此一秘錄的流血慘劇!"這無異證明"智海禪師"所言不實,"智海禪師"衝衝大怒,猛然上前一步,噸道:"照小施主所說,難道這本秘錄,還是本寺前代掌門參與群雄奪寶,爭奪到手的不成嗎?"智海禪師"此時功貫雙掌,眺目喝問,如果展白說一個"是"字,或微一點頭,他這力可開山破石的一掌,便要全力擊出!

  "智海禪師"激怒得如一隻被鬥敗的雄雞,展白卻極為輕鬆地道:大師先別急,當時貴寺前代掌門是否參與這爭奪秘錄之戰,在下沒聽說起,不敢武斷。倒是這中秘錄落在法華南宗弟子手內,確是事實!"此言一出,眾雄-陣騷動:"法華南宗"及"法華北宗"兩位掌門人,同時挺身而出!

  "法華南宗"掌門人"彈箏客"張強哈哈大笑道:"說來說去,《鎖骨銷魂天佛捲》真正的主人,應該是屬於敝宗所有!""法華北宗"掌門人"鐵琵琶手"范丹向展白一拱手道:"就請展小俠把二百餘年的失物,交還原主如何?"展白微微一笑,道:"可是這本秘錄,法華南宗的弟子並未能保住,略一過手,即死在當場,而且死得很慘,那本秘錄,卻又被武功不高的五爪靈狐得去!"群雄又是一愕,"鐵琵琶手"范丹道:"我們雖未親跟目睹,但參與奪寶之戰的,想必俱是當時武功高手,怎會被一個武功不高的人得去?"展白道:"這還不簡單,武功高強的搶先出手,最後死傷殆盡,五爪靈狐卻始終隱身一邊末出手,這叫坐山觀虎鬥,卞莊刺虎的故事你該聽過吧?卞莊力不能敵一虎,但隱身一邊,等到兩虎惡鬥,兩敗懼傷,他卻一拳獵了兩虎。五爪靈狐用了同一的方法,所以他得了《鎖骨銷魂天佛捲》。"突聽一陣桀桀怪笑,人群中飛快掠出一個瘦骨嶙峋的老者,大聲叫道:"想不到!想不到!這天下第一奇書,還是我們崆峒派的!"說著雙掌一攤,對展白道:真主人在此,交出來吧!"眾人一看,這瘦如排骨的老者,正是當今"崆峒掌門"排骨仙"王之道。

  至此,眾人恍然大悟,原來展白口中的"五爪靈狐"是屬於"崆峒派"!心中也均感不忿!

  少林掌門"智海禪師"深恐被展白三言兩語,不但剝奪了本門對秘錄的主權,而且會分散了以自己為首的九大門派之團結,當時念珠一捻,強忍住滿腔怒火,向展自道:"小施主,照你所知繼續說下去,想那《鎖骨銷魂天佛捲》,既是高手環伺,以當時武功平平的五爪靈狐,就是暫時得手,也不見得能保住此書!後來又落入何派手中?"展白道:以後的事,便不知道了!在下所知,僅僅如此!"智海禪師"冷笑一聲,道:孫施主說話,有頭無尾,分明是捏造事實,妄想抵賴,以圖私吞秘錄歸為已有!"關於《鎖骨銷魂天佛捲》之秘聞,展白本來只聽到雷大叔句句實言說至此為止,現在聽少林掌門語含謾罵,當時怒道:"大師要顧慮自己的身份,不要含血噴人!""智海愕師"也怒道:"江湖傳言小施主光明磊落,肝膽照人,今日老衲一見,真所謂江湖傳言不可盡情!"展白道:"此話怎講?"

  "智海"道:"小施主徒有俠名,事實上是虛妄奸詐之輩,當年霹靂劍展大俠的一世英名,都被小施主沾汙了!……"展白大怒,暴喝道:"住口!"

  這一大喝,聲如雷震,可見展白已經怒極!

  "智海禪師"當場退了一步,以為展白要出手,雙掌提起,蓄勢以待!

  展白孝心特重,最忌別人辱及先父,當時還是真想動手,但他功聚雙掌,陡然記起自己答應"南海門"的約言,不再過問江湖是非,立刻又把聚至頂峰的功力撤了回去,提起的雙掌又緩緩垂了下來,狠狠地道:"在下尊敬大師乃一代掌門,但大師辱及先父,若不足展白與人有約,不再過問江湖是非,哼!對大師便要不客氣了!現在展白不再多說,你們走吧!""智海禪師"身為少林掌門,身份何等尊貴?如今,當著天下群雄,被展白像斥比下人般一喝,競當時怔了!

  展白說完,毫不理會地轉身而去!

  突然"排骨仙"一聲暴喝:"對九大掌門,竟敢這般無禮?小子別走,先接老夫一掌!"暴喝聲中,騰身而起,半空中揮掌,猛向展白後心要害撞舌!

  展白聽到身後掌風狂嘯,猛一轉身,斜跨兩步,"排骨仙"勢若排山倒海的一掌,已經落空:

  "轟"的一聲,塵沙四濺,"排骨仙"這一掌竟把三合士的地面,硬砸了一個大坑!

  "崆峒掌門""排骨仙"掌力不弱!

  "法華南宗"掌門人"彈箏客"、"法華北宗"掌門人"鐵琵琶手",同時飛身掠至,喝道:"要想走,沒那麼容易!除非閣下把《鎖骨銷魂天佛卷》交出來!"接著,"智海禪師"及另幾位掌門人同時掠上前來,把展白圍在核心!

  "智海禪師"道:"小施主如果不把《鎖骨銷魂天佛卷》交出來,可別說我們九大門派要出手得罪了!"展白冷笑不語!

  事實所迫,他非出手應敵不可,但他又不願當著群雄自壞諾言。

  是以左右為難,一時之間不知怎樣才好……

  突然——

  雷大叔急掠而前,在展白身前一站,面向"智海禪師"道:"少林掌門,可認得老夫否?""智海禪師"上下打量雷大叔兩眼,見雷大叔滿頭亂髮,神態威猛,雙目奇光如電,看來內力精湛,但確實沒見過。當時正氣頭上,也末深思,隨即冷冷地道:"老袖眼拙,不認得貴施主!"雷大叔道:"難道你接任掌門時,上一代掌門,沒有交代嗎?"這話說得沒頭沒腦,"智海禪師"一楞,又狠狠地看了雷大叔兩眼,道:"難道少林寺交代掌門重任,跟貴施主還有什麼牽連不成?"雷大叔微微一笑,道:"恐怕有一點!"

  這涉及武林門派派內隱秘算是干涉內政,乃一派之中絕大的恥辱,"智海撣師"衝衝大怒,道:"老鈉與施主素不相識,如果施主不把此話交代清楚,老衲必然以性命相搏!"跟著又加上了一句:"少林寺所有僧眾,也絕不會饒過施主,就是少林寺世世代代也與施主沒完!"雷大叔又笑道:"這話說得有點過火,真要逼著老夫說出實話,恐怕對少林數百年清修有些不便!"這話更激起了"智海禪師"的怒火,沉聲道:"請道其詳!"雷大叔道:"事關貴寺數百中清譽,不要當著天下群雄說出,還是咱們二位找個無人所在,私下裡談談比較妥當!""智海禪師"已經怒不可遏,晚道:"看貴施主也像個人物,怎麼這般吞吞吐吐?有話快說就是,"事實上,雷大叔介入少林寺上代掌門人門戶之爭,且對整個少林寺有過大恩,還是真不可當眾吐露。但二人僵上了,在這種情況下,"智海禪師"決不會接受雷大叔的提議,兩個人真到一邊去說,而雷大叔在一連聲催促之下,勢也不能不說出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